当前位置:

第155章 那些年被关的AI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六八的全名是六八七三五九。

    在进入帮你走上人生巅峰系统项目组之前,他一直以为世界都是美好的,生物和生物之间都是和谐的,ai是有ai权的。

    但他进入了人生巅峰项目组,还接了一个地球人的任务。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地球人意味着什么,所以接下任务的时候,他并未察觉到自己的同事朝他投来的都是同情的目光。

    项目组的组长语气沉重的对他说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注意安全,还有就是注意安全。

    六八一脸天真无邪的说:“我们ai会有什么危险呢?”

    组长的数据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六八并不知道这声叹气是什么意思。

    许多年之后,面对自己的宿主,六八七三五九会想起,组长带他去见识宿主的那个下午,而那时的六八,已经可以微笑着说出一句:组长我要杀你全家。

    每一个恶毒的系统都遇到过一个糟糕的宿主。

    在六八接下这个项目的时候,ai权益还没有那么完全,所以什么剧情都不会马赛克,他到宿主身上的那天,他的宿主正在捅一个人。

    一刀,又一刀,瘦瘦小小的宿主手里拿着一把刀,把面前的强壮的男人捅了个稀巴烂。

    他战战巍巍的开口:“你好。”

    宿主的动作顿了顿。

    六八颤声道:“你、你好。”他们的教程都告诉他们要礼貌的对待宿主。

    他的宿主说:“你是什么东西?”

    六八说:“我是六八七三五九。”

    宿主没说话。

    六八鼓起勇气,说:“你、你想变强吗?”

    宿主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他说:“我想啊。”

    六八一直听说人类笑容是和善的表情,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在看到自己宿主这个笑容的时候,却莫名的颤了颤。

    宿主说:“我叫紫猫。”

    紫猫,多么奇怪的名字——第一次接触地球人的六八并没有察觉自己宿主奇怪的地方,他还在想,要怎么认认真真的完成任务。

    紫猫虽然也在地球上,但世界却不同,他们有各式各样奇怪的力量,有的强者甚至可以跨越虚空干预系统世界——当然,这种人之存在在传说中,从未有人真正的见过。

    从那天开始,六八就有了个叫紫猫的宿主。

    这个地球的情况非常糟糕,没有法律,没有规则,单纯的强者为尊,是最为黑暗的时代。

    紫猫的身世很复杂,他本该出生在条件优越的家族里,却阴差阳错的成了孤儿。

    六八刚去的时候还很心疼紫猫,说猫猫你别怕,我来当你爸。

    紫猫听了这话,把嘴里的烟吐了,眯着眼睛说:“嗯?”

    六八说:“啊?”

    紫猫说:“原来你让我叫你八八,是这个意思啊。”

    六八:“……”

    误会从那一天就开始了。

    很久之后,当六八被按在床上日,紫猫还柔柔的叫他:“爸爸。”

    六八:“滚你妈的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当然,那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此时的六八还在每天给紫猫讲睡前故事。

    六八说:“很久之前,有一条小人鱼……”

    紫猫说:“我听过了。”

    六八翻了翻书,说:“好吧,那很久之前,有一个白雪公主……”

    紫猫说:“我也听过了。”

    六八又说了几个,紫猫都表示自己听过了。

    六八有点苦恼,说那怎么办,不然你讲几个故事给我听?

    紫猫冷淡的笑了笑,说:“好啊。”

    然后紫猫就给六八讲了个晚上开车的司机遇到鬼还被追着杀掉了的故事。

    六八听完后,沉默许久,然后弱弱的说了句:“系统是没有灵魂的。”

    紫猫闻言眯起眼睛笑了,说:“可是人有啊。”

    六八:“……”

    黑暗时代的地球真的很糟糕,六八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紫猫就为了抢一点食物捅死了三个人。

    六八说你为什么要捅死那么多个。

    紫猫说因为我吃不饱。

    六八说你这样是不对的。

    紫猫说你可以帮帮我。

    六八还以为紫猫是问自己该去哪里找食物,正在苦恼着就听到紫猫说:“你可以帮帮我看谁的食物比较多,这样我就能少捅死几个了。”

    六八对紫猫这种邪门歪道的理论无言以对,但紫猫又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紫猫就这么把六八带上了歪路。

    六八:“我觉得你这样太残忍了。”

    紫猫:“那我要怎么不残忍?”

    六八想了想,说:“不然你捅死他之前给他讲个故事?”

    紫猫:“……鬼故事?”

    六八:“……”

    紫猫觉得六八这个莫名其妙的系统有时候有一种让人想笑的天真,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想逗弄他,染黑他——占有他。

    六八可以给紫猫提供很多东西,武器,功法,战术,却不能给紫猫提供食物。

    这一点六八还记进了小本子,想着回总部的时候一定要给组长反应一下,他家宿主就是因为长期饿着才这么瘦弱,不然一定可以长得又高又壮早日走上人生巅峰。

    紫猫在六八来之前久遇到过很多事。

    他长得好看,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对他起了坏心。但当他亲手割掉那个企图对他动手的男人的命根子时,再也没人敢轻视他——那时候的紫猫才五岁。

    苦难让人早熟。

    收养紫猫的老人在他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从那时开始,对紫猫而言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值得他怜惜的人了,这种情况持续到六八到来。

    六八是个很可爱的系统。

    他天真,善良,柔软,就像冬天里烤热的食物,让紫猫着迷。

    紫猫问他,说你不想念你的父母么?

    六八毫无自觉,完全没有感觉到紫猫对他的试探,他说:“我没有父母啊。”

    紫猫说:“你生活在哪里?”

    六八说:“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紫猫说:“我可以去那里玩么?”

    六八说:“你呀?我想想,如果你把自己变成数据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紫猫微微一笑。

    六八把自己卖了个一干二净,他对紫猫毫无保留,毕竟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紫猫居然对自己怀了那种心思。

    生活总是不容易的。

    在六八没有来之前,紫猫三天受小伤,五天受大伤,万幸的是他体内的血脉给了他极强的自愈能力,他才熬到了今天。

    现在六八来了,紫猫的生活好过了许多,六八可以给紫猫提供最优的练习功法和合适的武器——他受伤的频率大大减少。

    但六八还是很心疼紫猫。

    第一次看见紫猫受伤的时候,他说:“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紫猫说:“真的不疼了哦。”

    六八说:“真的吗?那我给你多吹几下。”

    于是紫猫就听见六八这个蠢系统在他耳边呼呼呼的吹,见的人多了,紫猫就更能分别其他人的真情假意,他知道这个系统是认真的在心疼他。

    有趣,他居然被一串数据心疼。

    一人一系统,就这么相依为命。

    紫猫十三岁的时候,个子就开始拔高,从一米二一溜烟的长到了一米七。

    六八说:“你怎么长的那么快啊。”

    紫猫说:“吃的多了。”

    六八说:“别长太高了啊。”

    紫猫说:“为什么?”

    六八说:“长太高不好娶媳妇的。”

    紫猫闻言沉默了片刻。他们区里有个特别有名的高大个,身高两米七,体重三百多斤,走起路在地仿佛都在抖。

    但是这不是他找不到媳妇的原因。

    紫猫想,六八应该不知道天阉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六八担任了紫猫双亲的角色,他担心紫猫吃好了么,穿暖了么,打架该怎么赢,被欺负了要怎么欺负回去。

    紫猫享受着着一切,他问六八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六八说:“你是我的宿主啊。”

    紫猫说:“宿主?你以后会对其他人也这么好?”

    六八说:“会啊,等我回去了,肯定会接其他任务的。”

    紫猫摸着自己的匕首,笑了笑。

    紫猫飞快的成长着,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他终于找到机会离开了废墟区,到了上层世界。

    六八看到上层世界时也惊叹不已,说你们这里的科技好发达啊,和我们那里差不多了。

    紫猫说:“你喜欢这里么?”

    六八说:“喜欢呀。”

    紫猫说:“总有一天,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有的人说话,说了就说了,有的人说的话,却每一句都会实现。

    紫猫是后者,他有野心,有实力,有运气,还有六八。

    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比更加的复杂,这里汇聚了最好的资源。

    某天六八和紫猫路过了一个面包店。

    六八说:“我们去给你买个蛋糕吧。”

    紫猫说:“买来做什么。”

    六八说:“给你过生日。”

    紫猫说:“你还知道生日?”

    六八的语气又慢又软,他说:“我当然知道啦,来之前我都查过了,每个人类都要过生日的,明天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我们给你过好不好。”

    紫猫说:“好。”

    他们的钱很少,买的蛋糕还没有紫猫的拳头大。紫猫一口一口的吃的很认真,六八在他耳边唱生日歌。

    紫猫说:“你得给我一个生日礼物。”

    六八说:“你想要什么?”

    紫猫说:“我想要你一直陪着我。”

    六八答应了,他以为的一直陪着,是作为系统和宿主。六八并不知道人类有多么的贪婪。

    在上层世界的紫猫慢慢往上爬。

    他有了很多朋友,也有了很多敌人。

    他的朋友有的喜欢上了他,说紫猫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紫猫听到这种话,从来都是平静的笑笑,然后更加平静的拒绝。

    表白的人有男有女,被拒之后有难过也有恼羞成怒。

    然而紫猫的态度却始终如一。

    他的朋友问他,说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紫猫说:“对啊。”

    他的朋友想继续追问,却无法得到答案。

    同样得不到答案的还有六八,六八说:“猫猫,你到底喜欢上谁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紫猫说:“就不告诉你。”

    六八说:“你不和我好啦?”

    紫猫说:“我不告诉你就是不和你好了?”

    六八说:“对啊,他们都说,好朋友要什么事情都说的。”

    紫猫想了想,说:“那我不要和你做好朋友了。”

    六八因为紫猫的话好几天没理紫猫,任由紫猫怎么逗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结果打破冷战的契机还是紫猫受了重伤。

    当紫猫躺在地上,胸口上插了一柄剑,眼见就要不行的时候,六八带着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紫猫,别死啊,你撑住啊,撑住啊。”

    紫猫半眯着眼睛,听到六八这话,勉强的勾了勾嘴角。

    六八说:“撑住啊,以后我让你当爸爸!”

    紫猫:“……”这个六八,永远这么会破坏气氛。

    最后紫猫还是没有死,他撑了过来,并且变得更强。

    他亲手手刃了他的敌人,被他杀死的敌人一脸惊愕,说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紫猫一点点把自己的匕首推进他的心脏,说因为爱啊。

    敌人听了紫猫的话只以为紫猫是在嘲讽他——毕竟谁不知道紫猫冷情冷血呢,支撑这样一个人活下来的,怎么可能是爱。

    紫猫并不解释,他看着他的敌人没了生息,问六八,说:“六八,你觉得我残忍么?”

    六八嘟囔着说:“残忍?你为什么残忍,是他们先对你动手的……”

    紫猫突然想,六八如果有一具身体就好了,如果六八有身体,他就能摸摸六八的脑袋,看看他脸上的表情。

    这次重伤后,紫猫引起了他们家族的注意。

    紫猫的家族在这个世界是名门望族,嫡系个个珍贵无比,可以说从小到大,得到的都是最好的资源,受到的也是最好的教育。

    但紫猫不一样,紫猫是从垃圾堆里长大的,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手足之情,更不关心自己那几个所谓的亲人。

    然而到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紫猫还是被强行带了回去。

    看见自己父母的紫猫一脸冷漠,他的母亲哭着叫他:“鸣轩。”

    紫猫说:“鸣轩是谁?”

    他母亲说:“是我给你取的名字。”

    紫猫说:“我叫紫猫。”

    他母亲说:“紫猫?”

    紫猫笑了笑,道:“因为我被捡到的时候小的像只猫仔,脸还是紫的。”

    他的母亲哭声更加凄惨,父亲也是一副心疼的样子。

    紫猫说:“我怎么觉得他们那么假。”

    六八一直没吭声,这会儿才小声的说:“你小心点,他们不是真心的。”

    紫猫说:“哦?”六八很少会告诉他人到底是好是坏,一般情况都是在有危险的时候才提醒他。

    六八语气很不满意,嘟囔着说:“心脏都不跳快一点。”

    紫猫突然很想笑。

    紫猫的母亲还在擦眼泪,说这孩子能回来不容易,一定会好好的对紫猫。

    紫猫眼睛一转,语气便软了下来,表示自己在外面过的很不好,很高兴自己的父母能找到自己。

    紫猫的母亲神情之中全是隐隐的窃喜。

    紫猫看在眼里,心中冷笑。

    接下来的几天,紫猫表现的越来越软化,好像已经爱上了这个家。

    六八却很是不高兴,整天说紫猫父母兄弟的坏话。

    紫猫说:“你是不是怕我被抢走了?”

    六八说:“哼,我才不怕你被抢走呢。”

    紫猫说:“真不怕?”

    六八说:“哼,才不怕。”

    紫猫说:“真不怕?”

    六八说:“就一点点怕啦。”

    紫猫听了他的话,脸上笑容更甚。

    一个月后,家族里的人似乎都对紫猫放松了警惕。

    于是紫猫在某天晚上,抓住了一个机会,从家族里逃了出来。

    逃出来之后他十分明智的选择了隐匿行踪。

    如紫猫所料,在他逃出来的第二天,他的家族就开始对他大肆搜捕,甚至出了巨额悬赏。

    事出反常必有妖,紫猫虽然不明白其中关节,但也知道家族抓他回去,绝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几年后紫猫终于知道了真相。

    原来是他家族每隔十年就要用一个嫡系血脉祭祀神祇,而从小没在家族长大的他,就被当做了牺牲品。

    可惜紫猫对亲情毫无眷恋,逃的十分及时。

    六八在知道这件事后,对紫猫的家里人破口大骂,用词之脏把紫猫都听沉默了。

    紫猫抽了一根烟后,说:“你和谁学的这些话?”

    六八说:“你的好兄弟啊。”

    紫猫说:“哪个好兄弟?”

    六八说:“好几个呢……”

    紫猫眯了眯眼。

    然后紫猫把他的好兄弟统统找来聊了个天,而六天再也没有能听到脏话。

    家族时间后,紫猫的亲情之路算是彻底的断绝了。

    他的家人成了仇人,六八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紫猫说:“八八,你要是走了我就是孤儿了。”

    六八拍着他的小胸膛一脸严肃的保证说:“没事的,八八爱你一辈子。”

    紫猫仔细想想,才觉得这对话好像有点奇怪。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紫猫已经习惯了喊六八:八八。

    就这么成长着,六八陪着紫猫看遍了红尘百态。

    有好人,有坏人,有感人的故事,有糟糕的事故,当紫猫越来越强,六八的心里越来越空。

    他觉得这是不正常的——他明明是个没有感情的系统,为什么会觉得失落?

    然而在紫猫这里,六八却是找不到答案了。

    紫猫变强的速度简直可怕。

    他的心中有着必须完成的信念,所以面前即使有座山,他也会想着怎么把山移平。

    六八既希望紫猫越来越强,又难过他越来越强,因为紫猫越强,他离开的时间就越近。

    六八说:“我有点难过。”

    紫猫说:“你难过什么?”

    六八说:“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已经帮不上你什么了。”

    紫猫说:“你在我就很开心。”

    六八说:“可是我还出了故障。”最近六八遇到了一种奇怪的bug,既联系不到总部,也无法看见紫猫怎么样了,这种bug让六八觉得十分低落,因为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用了。

    紫猫说:“乖,别想那么多。”

    六八心里难受,想着紫猫是不是也嫌弃他了,所以态度才这么敷衍。却殊不知紫猫这种表现,只不过是因为心虚罢了。

    几百年时间转瞬即逝,当紫猫强到可以破开虚空的时候,六八遭遇了他参与项目以来最大的危机。

    他发现无法和总部联系的bug升级了,几乎快要一个月都收不到总部的小心。

    紫猫问六八怎么了。

    六八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告诉了紫猫。

    紫猫说:“哦,这样哦。”

    六八说:“对啊……”

    紫猫说:“不然你睡一会儿?”

    六八正想说我一个系统睡什么睡啊,结果话还没出口,就陷入了昏睡之中。

    六八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蚊子,被人一巴掌拍到了地上,被人拍到地上之后还被人碾了两脚。

    这梦委屈的六八直哼哼。

    然后他就醒了,醒了之后以为自己出bug了。

    平时六八的视角都是从紫猫头顶三百六十度都能看到,但是今天,他一睁眼居然看的是紫猫的正面。

    紫猫正笑嘻嘻的俯视着他。

    六八说:“紫猫?”

    紫猫说:“八八。”

    六八说:“我怎么了?”

    紫猫说:“我给了你一个惊喜。”

    六八一脸懵逼。

    紫猫说:“八八,我喜欢你。”

    六八差点回一句儿子我也喜欢你,但他很快就察觉了事情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因为他从数据变成了人,从数据变成了人,变成了人,成了人,了人,人。

    六八:“妈卖批耶。”

    紫猫:“……别说脏话。”

    六八说:“干你爸爸。”

    紫猫有点无奈,说:“好。”

    这一天结束于六八这句脏话,从这天开始,六八再也没有对紫猫说过:干你爸爸。

    被日的时候,六八心情真是很不好,他哭着要紫猫把他的1和0还回来。

    紫猫说:“你身体不是挺好看么。”

    六八哭着说:“我连着六个0可吉利了。”

    紫猫:“……”

    六八说:“你还给我。”

    紫猫说:“不然咱纹一个?”

    六八眼泪婆娑,说:“纹在哪啊。”

    紫猫想了想,说:“我身上吧……”

    六八这才转啼为笑。

    于是几天后紫猫的手臂上多了一串纹身,就是一串的000000,紫猫下属说:“老大你咋纹了六个蛋啊。”

    紫猫:“……老婆喜欢。”

    他兄弟说:“老大你啥时候有的老婆?嫂子口味挺重啊。”

    紫猫想起了六八贴着他手臂摩挲的样子,没吭声。

    六八虽然有了他心爱的六个0,但是从系统变成人这件事还是对他打击颇大。

    六八说:“变成人一点都不好,你把我弄回去。”

    紫猫说:“我不,变成人哪里不好了,你可以吃你一直想吃的食物了。”

    六八想了想,委屈的说:“可是屁/眼疼。”

    紫猫:“……那你爽到了吗?”

    六八说:“可是爽完了屁/眼疼啊。”

    紫猫:“……我带你去玩你想玩的虚拟游戏?”

    六八说:“玩了屁/眼就不疼了吗?”

    紫猫:“……”

    那天紫猫房间里传出了争吵的声音。

    有好事的去偷听,第二天就传出他们的老大好像把哪家小嫩孩子给潜了的新闻。

    紫猫下属们纷纷表示没想到他是这样的老大。

    紫猫给六八选的身体是他亲手制作的,外形是个十□□岁的男孩子,长的一张娃娃脸,十分的可爱。

    六八照了镜子之后对紫猫说他不想要这身体。

    紫猫说那你想要什么样的。

    六八的眼睛在人群里转了一圈,然后指向了紫猫一个下属。

    那个下属身高一米九二,体重两百斤,浑身上下都是肌肉。

    紫猫:“……”

    六八说:“我就喜欢这样的。”

    紫猫:“……”

    六八说:“我们副组长十三说这样的身体才是最好看的。”

    紫猫从六八嘴里听到过很多关于他们组长和副组长的事情,然而这时第一次,紫猫对六八的那个组织生出一丝丝的怨怼之心。

    紫猫看着他下属的模样,觉得自己实在是下不了口。

    六八说:“你不是说你爱的是我的数据么,那我换个身体你就不喜欢我了?”

    紫猫沉默许久,最后从嘴里蹦出一句:“在他身体里屁/眼会更疼的。”

    六八瞪大眼睛:“为什么?”

    紫猫说:“因为太紧。”

    六八说:“你怎么知道他很紧的?”

    紫猫对六八抓重点的能力十分佩服,他说:“他自己说的。”

    六八想了想,觉得自己已经够疼了,所以勉强接受了紫猫的解释。

    这两人对话的时候,紫猫的下属全程在场,对自家老大和嫂子讨论自己菊花紧致程度这件事心情非常的复杂,并且对自己的嫂子报以无以伦比的敬佩之心。

    紫猫和六八相处了这么久,也知道六八有点古灵精怪的味道。但他万万没想到,变成人的六八很是不好对付。

    六八哭闹了两天,然后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始了他做人之旅。

    六八说:“我要吃这个菜。”

    紫猫说:“你会上火。”

    六八说:“我不管。”

    紫猫说:“会辣屁股。”

    六八想了想说:“那岂不是也会辣你的jj?”

    紫猫:“……”

    饭桌上的其他人都是一脸要喷饭的表情。

    紫猫心情很不好,于是整个团都喝了一个月的粥——除了六八,六八整天大鱼大肉终于便秘了。

    当他哭着说自己出血了的时候,紫猫说:“叫你吃那么多辣的。”

    六八说:“可是我没被捅啊,没被捅为什么都还会出血?”

    紫猫拍桌子说:“我没把你捅出血啊。”每次他都是格外的温柔,几乎没有出血都是红肿。

    六八说:“哦,酱紫哦,那我都出血了那你就更不能捅我了。”

    紫猫说:“……”这是你的计划吗?

    变成人的六八完全没有紫猫想象中的好对付。

    紫猫说:“你以前不这样的。”

    六八啃着自己的鸡腿,含糊的回应:“儿不嫌母丑。”

    紫猫:“……”

    紫猫他们团的都知道他们团长是个妻管严,嫂子把团长克的死死的,团长却拿嫂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人问紫猫为什么这么喜欢六八。

    紫猫说:“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那人说:“当然需要了。”

    紫猫抽了口烟,说:“那我喜欢他贱贱的样子。”

    那人:“……”

    有时候紫猫会问六八想不想回去,六八说:“想啊,你让我回去吗?”

    紫猫说:“不让。”

    六八叹气,说:“你这个不孝的儿子,连爸爸都操啊。”

    紫猫说:“爸爸你走了我就孤儿了。”

    六八满目沧桑,说:“好吧,给我来根烟。”

    紫猫说:“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六八说:“没学会,这不准备学么?”

    紫猫深深的看了六八一眼,他想象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情形都没有发生,连准备好囚禁六八的锁链和屋子都没有用上,唯一用上的还是床头柜里的安/全/套和润滑剂。

    紫猫问六八,说你不想逃么?

    六八听了之后严肃的范文,说:“我逃跑了你岂不是就是孤儿了。”

    紫猫无言以对。

    六八说:“儿子,爸爸不会抛弃你的。”

    虽然六八是这么说的,但是系统总部还是找上门来了。

    他们组的组长在和六八联系上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好吗,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们马上救你出来。

    之前就有一个被宿主囚禁的系统,还是他们奋力解救出来的。

    六八不是第一个被宿主这么强行绑架的系统,估计也不是最后一个。

    六八说:“唉,我过的挺好啊。”

    组长:“……”

    六八说:“你当初给我说,这是份好工作,我那时候居然相信了你。”

    组长:“……”

    六八说:“干你爸爸。”

    组长:“……”你都是和谁学的。

    六八说:“好了,别逼逼了,有啥事说吧。”

    组长听到了六八的话,想起了那个曾经说什么都要加个“呢”字的系统。

    组长说:“……你别说话了,先回来?”

    六八说:“我才不回去。”

    组长说:“不回来?”

    六八说:“我回去了你帮我养儿子啊。”

    组长觉得六八可能是哪里坏掉了,他叹了口气,说:“你真的不回来了?”

    六八说:“不回。”

    组长想了想,没说话。

    六八以为组长放弃了的的时候,却猛地感到眼前一黑。

    被强行从身体里抽离的他差点没骂出脏话:你们一个把我往身体里塞,一个把我把我从身体里抽出来,就不能先问问我的意见么?

    从外面回来的紫猫于是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其他人大气不敢喘,直到紫猫问怎么回事,才有人战战兢兢的说:“一回来就发现大嫂他……”

    紫猫冷冷道:“都出去。”

    其他人赶紧出去了。

    紫猫低低的叹气,弯下腰抱住六八的身体,他说:“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被带走的六八很不开心,因为他发现他的六个0的数据包居然被换成了其他的。

    组长说:“你原来的数据包已经被销毁了。”

    六八说:“还我六个0。”

    组长说:“重点是6个0吗?”

    六八说:“八个0也挺好的。”

    组长对六八无话可说,他发现六八差不多被宿主弄的坏的差不多了……

    回到总部后,所有六八认识都来看望了他。

    副组长十三说:“六八,你没事吧?”

    六八看着十三,说:“组长,你说真的彪形大汉最好看吗?”

    十三说:“对啊!”

    六八说:“唉。”

    十三说:“你叹什么气?”

    六八说:“他果然是在骗我。”

    十三没吭声,其实他每次为宿主选身体,从来不选彪形大汉……

    被世界欺骗的六八还活在自己梦里。

    组长又来找了六八,说他如果还想回到紫猫身边,那他得打个申请,走个程序,就能过去了。

    六八说:“好吧,我想回去,有点想儿子了。”

    组长:“……”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然后六八就开始打申请。

    然而申请还没有走下来,紫猫就找过来了。

    六八没想到紫猫居然能把自己变成数据,他看向紫猫的眼睛里全是星星,道:“猫猫,你有好多零蛋蛋啊。”

    紫猫:“……重点是这个么?”

    六八说:“我申请还在走,走完了就打算回去找你呢。”

    紫猫说:“你还打算回来?”

    六八说:“我不回来你要去找后爹?”

    紫猫叹气。

    六八说:“傻儿子,别怕,爹不会抛弃你的。”

    紫猫的心情相当复杂。

    就在紫猫探亲的时候,组长来找六八,于是也看到了紫猫。

    组长说:“你能自己变成数据??”

    紫猫说:“对啊,你们bug可多了。”

    组长沉默了三秒,然后语气沧桑的说:“哦,那你们聊。”

    不久之后,组长就辞去了这份工作,没人知道组长为什么要辞职,除了六八。

    不过那时候的六八已经重新回到了身体里开始和紫猫一起浪了。

    紫猫万分庆幸自己还好跟着六八回了总部,他看了一眼六八自己选的身体,真是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被辣瞎了。

    六八没能进入自己选的身体,心情很不美丽。

    紫猫请他吃了几顿大餐,这种不爽才得到了缓解。

    紫猫说:“你不准走,走一次我□□一次。”

    六八说:“说的好像我不走你就不□□了一样。”

    紫猫:“有道理。”

    六八语气沧桑的说:“唉,操吧,操吧,操松了就不痛了。”

    紫猫:“……”你可以的。

    然后紫猫就如愿以偿的又尝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六八大餐。

    六八躺在床上,眼前全是星星,他说:“嗯嗯嗯,左边点,左边点,用力别停。”

    紫猫皱着眉头,说:“你再叫就把我叫萎了。”

    六八瞪了紫猫一眼,说:“那换我□□。”

    紫猫:“……宝贝你继续。”

    然后六八继续嗯嗯啊啊的叫,紫猫继续皱着眉头操。

    回到紫猫身边后,六八再也没有回系统那边。

    紫猫有时候会问六八,想不想念那里的生活。

    六八说:“老子才出生第一次做任务就遇到了你这样的宿主我能回忆点什么?”

    紫猫说:“哦。”

    六八说:“别说了,儿子过来,让我香一口。”

    紫猫说:“好的,爸爸。”

    然后这一对大手牵小手的快乐父子,就奔向了和谐的美好未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