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周佚和弹幕(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在接下来的世界里,周佚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成为陈立果的父亲。

    儿子陆嘉树,父子陆之扬,周佚在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心中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失望。

    “我居然是果果的爸爸。”周佚说,“唉。”

    “世事无常啊。”一零一二跟着周佚感叹。

    不过既然父子关系已经成为了事实,那周佚就只能试着接受了。周佚知道陈立果是个孤儿,于是他想着在这个世界给陈立果尝尝父爱的味道。

    小小的陈立果可爱极了,脸蛋白白嫩嫩,眼睛大大睫毛长长,脑门儿顶上还在一个劲的冒着弹幕:啊啊啊啊,海绵宝宝好好看啊,粑粑你再让我看半个小时吧啊啊啊啊啊。

    周佚对陈立果无言以对,于是干脆把陈立果的卧室全部装成了海绵宝宝的样子。

    黄色的窗黄色的灯黄色的墙纸,睡在床上的陈立果满脸都是满足的表情。

    周佚走过去,亲了亲陈立果的额头。

    在陈立果漫长的成长周期里,周佚真的把陈立果当做儿子来疼,虽然他并没有当过父亲,但做了一切父亲父亲应该做的事,带他去游乐园,给他买各种玩具。

    纯洁的父子关系终止于他发现陈立果不是自己亲生的。

    周佚:“我的头顶上没有弹幕,只有一片绿色的草原,你为什么不早点给我剧透?”

    一零一二说:“我也不知道啊。”

    可怜的陆之扬被陆嘉树不负责任的母亲戴了绿帽子,陆嘉树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一零一二说:“好了,现在陈立果不是你儿子了,你是会欣喜若狂还是兴致全无呢?”

    周佚:“……”他这个系统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没了血缘的阻碍,周佚的确可以靠近陈立果了,但他也不敢直接对陈立果下手,还是给了陈立果一个缓冲期。

    被他冷淡处理的陈立果楚楚可怜,抱着海绵宝宝含着泪水问爸爸你不喜欢我了么?

    周佚心中道,儿子,爹永远爱你。但脸上却一副冷淡的表情,看着陈立果失望的离去。

    周佚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是有点过分,然而陆之扬的人设就是这样,他不可能对不是他儿子的人温柔以待——除非那人有了"qing ren"的身份。

    陈立果慢慢的长大,从孩子,到少年,到青年。

    反正周佚最后能确定的事情就是:他把陈立果吃穿入腹时,陈立果在这个世界已经成年了。

    被他吃进肚子的陈立果哭着说不要,但是脑袋上的弹幕却暴露了他龌蹉的灵魂,弹幕飘着:陆之扬用力别停啊啊啊啊,有性/生活好开心啊啊啊啊。

    周佚:“……”

    完事儿之后,有了性/生活的陈立果在床上满足的睡去,周佚却去走廊上抽了一根烟。

    周佚说:“感觉自己被嫖了。”

    一零一二:“……”

    周佚说:“而且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一零一二听着也没吭声。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他们两人都算非常开心,除了陈立果死的时候。

    那一次周佚是真的想骂脏话,陈立果这个小王八蛋,死前都不忘记和他来一发,最后死在他怀里的时候简直要成为周佚的心理阴影。

    周佚把陈立果蒙在他眼睛上的布撤了下来,然后瞬间软了。

    周佚:“陈立果,我真他妈的想□□你。”

    一零一二眼前一片马赛克,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周佚把衣服给陈立果穿上,然后又叫来了医生。

    医生又不是阎王,自然不可能让死人复生,于是陈立果就这么嗝屁了。

    从小给陈立果看病的医生在看到陈立果身上的伤口后,对陆之扬一脸鄙夷,那是表情显然就是在说:你这个变态你居然这么对你的儿子,连人死了都不放过,把人搞的浑身都是伤。

    周佚:“……”他还真是有嘴都说不清。

    最后周佚震怒让人去查,这一查就查出了一连串的事情。

    陈立果因为命运之女而死。

    周佚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惊讶,他只是有点生气,说:“我是不是不太了解陈立果?”

    一零一二说:“啥意思?”

    周佚说:“他这么做,难道不是为了报复我么。”

    一零一二没吭声,其实他很想说,是不是你想多了,你家亲爱的只是想在死前来一发而已……

    举办了陈立果的葬礼,周佚却还是得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好在他演技过关,谁都觉得他很难过。

    周佚摸着陈立果的墓碑,在心中暗暗发誓,说下个世界一定要把陈立果操的他/妈都不认识。但是他却忘记了,只要离开这个世界,就会失去这个世界的记忆。

    这是崩掉第一个世界惩罚,他永远只记得第一个世界的事情。

    之后周佚很少出现在人前,他的生命里只有陈立果一个人,陈立果不见了,那他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

    好在这个世界的周佚没活多久,在陈立果死去的第二年,他就死于一场意外车祸。

    这车祸真的是意外,周佚感到眼前一黑的时候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回到了系统所在的特殊空间。

    一零一二讶异道:“你就这么死啦。”

    周佚说:“……好像是。”

    一零一二说:“好吧好吧,出意外也怪不得你,下个世界。”

    周佚当了一次陈立果的爸爸,正在想着下个世界能有什么花样,系统就给了他个惊喜。

    在末日的世界里,周佚成了陈立果的儿子。

    周佚:“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复杂呢,我只想和他保持单纯的*关系啊。”

    一零一二:“……”

    这个世界里,陈立果又能尝一尝当父亲的乐趣。

    周佚这个儿子比陈立果称职多了,才一年多时间就长大成人,省下不少粮食。

    这个世界的陈立果是个傻爸爸,只要周佚一卖萌,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周佚在发现自己的异能是吞噬别人的异能后,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个主角。

    藤蔓,冰火,想啥来啥,把陈立果用草藤拖进小树林的时候,周佚还有一点犹豫,他怕吓着陈立果了。

    结果证明他实在是想太多。

    因为藤蔓刚把陈立果的裤腰带撑开,陈立果的脑袋上就出现了一排“咦嘻嘻嘻嘻嘻。”

    周佚瞬间萎了。

    于是他没有进入陈立果,而是就用藤蔓帮陈立果撸了一发。

    陈立果面色潮红,身躯不断的扭动,按理说周佚应该很有兴趣,但他脑袋上的弹幕,实在是让周佚下不去手。

    周佚:“我感觉自己被嫖了。”

    一零一二没吭声,他已经预感这句话要成为周佚的专属台词。

    陈立果虽然挺乐意的,但身体却必须不诚实,他的演技已然出神入化,将他在这个世界的角色演的活灵活现。

    这时候周佚又必须得感谢弹幕,因为如果没有弹幕,他大概对陈立果是真的下不去手。

    “不要,不要。”陈立果双眼含泪,不住的哀求,他的表情是那么惊恐,声音里带着颤抖,“系系,我是你的爸爸啊。”

    周佚心想是我爸爸也没用,然后毫不犹豫的把陈立果吃了个干净。

    这个世界因为有异能,所以周佚和陈立果尝试了很多花样。

    陈立果全程一副爽的,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好爽啊啊啊不要停的表情。

    周佚对陈立果非常的无奈,他亲着陈立果的嘴唇,问陈立果喜欢么。

    陈立果当然说:“我不喜欢,求求你住手。”

    然后周佚嘟囔了一句:“明明你就很喜欢。”

    陈立果那时候已经全然听不到周佚说了什么,他的灵魂早就从脑袋里飞向了遥远的星空,脑子里全是些黄暴的东西。

    周佚看着他的表情差不多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心中相当的复杂,他既希望陈立果高兴,又害怕陈立果忘了他。

    周佚说:“你们有宿主忘记原来世界的例子么?”

    一零一二说:“有啊,多着呢。”

    周佚:“……”

    一零一二说:“这些世界多好,比原来的世界可有趣多了。”

    的确经历过这么多有趣的事情,会不会觉得原来的世界太过平淡?吃过了大餐,会不会嫌弃清粥小菜太寡淡?

    周佚有点心烦,又把陈立果操了一顿。

    这个世界命运之女最终的目标,是拯救世界。

    周佚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段时间因为意外有点神志不清,连系统声音都听不到。

    等他有意识的时候,才发现陈立果整个人都要被他玩坏了。陈立果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痕迹,正趴在水边抽抽噎噎。

    周佚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走过去,抱住了陈立果,含含糊糊的喊着爸爸。

    陈立果喜极而泣,知道自己不用纵欲过度而亡,他伸手搂着周佚,感动的说:“儿子,虽然你是傻的,但是爸爸爱你。”

    周佚:“……”

    陈立果总是能那么恰如其分的破坏气氛。

    再后来,陈立果就丢下他不到十岁的儿子撒手人寰。

    周佚看着陈立果尸体的时候,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是,爸爸,没了你儿子怎么办啊。

    但他很快就察觉是自己入戏太深,没了陈立果其实挺好的——因为那陈立果的任务完成又去了下个世界。

    陈立果去世后,周佚背着陈立果的尸体去了很多地方。

    陈立果的尸体比较奇怪,完全没有*的迹象,周佚问系统是怎么回事,系统说:“因为他就是一串模拟出来的数据啊,和这个世界真实的人类是不一样的。”

    周佚说:“那我也是数据?”

    一零一二说:“不,准确一点说,你是病毒。”

    周佚:“……”

    最后周佚把陈立果带回了他们曾经住过的屋子,那里已然是一片荒芜,周佚打扫干净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最后时间到来的时候,周佚带着陈立果的尸体找了一座火山口,然后终身一跃,跳了进去。

    一零一二说你的死法真是有创意,周佚说:“谁叫我那么无聊呢。”都把这个世界走遍了。

    一零一二说:“好啦好啦,下个世界下个世界。”

    本来按照正常情况,周佚是没有关于其他世界的记忆的。

    但是系统却出现了bug,所以当周佚穿到黑帮世界,成为伊淮的时候,对之前的世界的记忆已经开始隐隐约约的浮现在脑海里。

    他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沉迷肉/体,无心谈恋爱的陈立果全然没有发现周佚的暗示。

    在黑/帮的世界里,陈立果是个高贵冷艳的黑/帮大佬,而周佚则是狼子野心的继承人。

    不得不说,虽然在推倒陈立果的时候,周佚很有成就感,但两人做完,他心中却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

    陈立果就在他身边熟睡,周佚想的却是,好想早点回去。

    因为关于其他世界的记忆开始复苏,周佚开始想起陈立果各种各样的死法。

    什么被一枪/打死啊,什么抱着玉.势死啊,什么活活做死啊……他越想越头疼,连觉都睡不好。

    不得不说,黑/帮世界,是周佚最低落的时候,而这个世界偏偏又很长。

    周佚一边过,一边心疼陈立果,觉得额如果要是他没来,放着陈立果一个人穿越,那该有多心疼。

    至少现在,他还能陪着陈立果度过一个又一个轮回。

    这个世界的陈立果,去的非常安详。

    周佚某天回家,就看到陈立果坐在椅子上,已经失去了生息。

    周佚走过去,抱住他,在心中暗暗道,乖,你先走,我马上就来。

    周佚没有等待,他交代了后事,然后让人把自己和陈立果的骨灰和在了一起。

    这件事本该没人知道,但命运之女却察觉了一二,并且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活着的时候在一起,死了也别想将他们分开,这就是周佚的想法。

    接着又是几个世界。

    周佚的心情从平静到焦急最后又平静了下来,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无论陈立果怎么选,他都不会怪陈立果。

    在最后一个世界里,周佚没能成为他自己,他成了一个旁观者,一个路人甲。

    周佚隐约猜到了会发生什么。

    周佚说:“我很怕他留下。”

    一零一二安慰周佚,说不要难过,事情还有转机。

    周佚说:“无论他做出什么抉择,我都不怪他。”

    其实系统并没有规定周佚不能去干扰陈立果,他却自己选择了放弃。

    最后世界的陈立果看起来太幸福了,幸福的让周佚觉得他如果对陈立果做了什么,那真是件不可饶恕的事。

    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世界,原本世界清晰的记忆,也模糊了起来。

    但周佚知道他会永远记得陈立果的面容,记得他的笑。

    “高中的时候和他不熟。”周佚说,“连话也没说过几句,我甚至不知道他在暗恋我。”

    一零一二安静的听着。

    周佚说:“那么多个世界,简直就像生生不息的轮回。”万幸的是,这个轮回有终点,并且即将到来。

    然而陈立果真的喜欢这个终点么,真的愿意舍弃这一切么。

    在这个世界里,他爱的人也爱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羡慕的让人嫉妒。

    周佚从来没有在陈立果的脸上看到过那么多的笑容。苦难的生活在陈立果的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他不敢相信爱情,更不敢信有人会爱自己。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会和周佚错过的原因。

    但这个世界的陈立果却很自信。

    大概经过了那么多的世界,他也品尝到了许多他从未尝过的味道,感受到了许多他曾经渴望的感情。

    在穿越里,陈立果变了。

    同样改变的还有周佚。

    以前的周佚内敛的好像一块温润的玉,他怕吓着陈立果,于是循序渐进,想要用自己的行为让陈立果感到自己的感情。

    但事实证明,有的人是吃硬不吃软的。

    若是周佚当初直接对陈立果表白,那他们根本不会错过。

    周佚一直在想,如果陈立果选择回去,那他要做的第一件是就是把陈立果日了。

    周佚的系统一零一二和周佚一起在忧郁,他的目标是让周佚和陈立果成功谈恋爱,却没想到最后来了这么一茬。

    一零一二说:“我说他们的留存率怎么那么高,太阴险了完美命运项目组。”

    周佚说:“很多人留下?”

    一零一二想了想说:“很多。”

    的确很多,当虚幻变成现实,谁不愿意选择更美好的世界的呢。

    有爱人,有亲人,有你曾经渴望的一切。

    越思考,周佚越没有信心,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结局。

    生日,地震,升学,旅行。

    在陈立果的生命轨迹里,并没有一个叫做林昭容的人参与,他喜欢的周佚一直陪着他。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终于到了抉择的时分。

    周佚去找到了陈立果,他很想吻他,很想抱住他告诉他真相,但面对面目幸福的陈立果,这些话他都说不出口。

    于是他只能说:“生日快乐。”陈立果表情懵懵懂懂,并不知道这个叫做林昭容的人,为何对他有如此执念。

    林昭容用自己的额头抵着陈立果的额头,看着他心爱的小孩儿眼睛里都是星光。

    周佚说:“陈立果,我很想你。”

    陈立果听不懂。

    周佚觉得他要失去他心爱的小孩儿了,因为他看见他爱的小孩儿脑袋顶上全是幸福的泡泡。很高兴吧,这么多人为他过生日,周佚想,他以前一直以为陈立果不喜欢热闹,所以通常是和陈立果两个人一起过,现在想来,他原来一点也不了解陈立果。

    “你开心么?”他这么问陈立果。

    陈立果点点头。

    答案如周佚所料,丝毫没有意外。

    然后周佚就放陈立果回去了,他站在厕所里,把烟抽完后丢在了垃圾桶。

    周佚说:“如果他选择留在这里,那原来世界的他怎么办。”

    一零一二说:“时间不会倒流。”

    时间不倒流,便意味着陈立果会死在车祸里。

    周佚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掏空,他说:“他会留下么。”

    这个问题周佚已经问了好多遍了,一零一二一开始还以为周佚是在问他,后来才发现,周佚是在问他自己。

    他曾经把陈立果留下的理由和不留下的理由用纸列出来。

    发现留下那边长长一串,而不留下那边就只有一个:原世界的周佚在。

    周佚出了厕所,随便找了个座位开始等待。

    时间在他身上变得格外漫长,他甚至开始害怕眼前突然出现黑暗。

    就好像一个等待死亡通知书的病人,周佚已经不抱希望了。

    然后黑暗降临,光明又再次亮起,周佚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陈立果——车祸没有发生,时间倒流了。

    他的陈立果,选择了回来。

    周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一把抱住了陈立果,想要将他融进自己的身体。

    陈立果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回来后周佚会是这个反应。

    但周佚并不想解释,他恶狠狠的说:“陈立果我真他妈的想操/死你。”

    然后他低下头,狠狠的吻住了陈立果的唇。

    陈立果没有挣扎,虽然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周佚的吻他还是很乐意要的。

    吻完后,周佚把陈立果带回家,马不停蹄的吃穿入腹。

    陈立果被他操的掉眼泪,周佚也不停下,他差点就失去他了,差点失去他的蠢果。

    他的蠢果从不曾让他失望,即便是在故事的最后,他也选择了他心爱的周佚。

    万水千山,命运轮回,陈立果的心都从未变过,就像周佚,一直陪在他身边那样。(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