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3章 周佚和弹幕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周佚第一次看到陈立果脑袋顶上冒出弹幕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当时的陈立果被自己推倒在床上,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嘴里也叫着,冉青空你想做什么,放开我,不要啊。

    然而他脑袋顶上的弹幕弹出的内容却是:“好爽啊啊啊啊,别停啊啊啊啊啊。”

    周佚:“……”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问他的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一零一二帮你恋爱系统当即表示这是为了让爱人心意相通,不产生太大的误会研发出的功能。只要爱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那么他的脑袋上就会跳出弹幕条。

    周佚有点无语,但这弹幕条也让他稍微放下了心中的担忧——至少他知道,陈立果是自愿的。

    于是周佚轻轻的吻上了陈立果的唇,看见陈立果头顶上的弹幕变成了一个害羞的颜文字——(w)。

    周佚:还挺可爱的。

    然后两人就做了,周佚一点点进入了陈立果,亲吻着他的嘴唇,颈项和身体。

    陈立果低低从抽泣,表情看起来可怜极了。

    如果周佚没有看到他脑袋顶上的弹幕条,大概会心疼一会儿,然而他现在实在是心疼不起来。

    因为陈立果此时想的内容是:他还真是器大活好啊。

    周佚:“……”他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己被嫖了的感觉,很想站起来去抽根烟。

    这一天,两人做了几次,陈立果疲惫的睡了过去。

    周佚看着陈立果的睡颜,有些心疼,于是低下头亲了亲他汗湿的额头。

    一零一二问周佚,说:“你快乐吗?”

    周佚把手上的烟灭了,冷冷的吐出一句:“快乐你妈逼。”

    一零一二:“……”你以前都不说脏话的。

    穿越使人快乐——才怪。如果可以选择,估计周佚和陈立果一样,会想回到原来的世界,而且是越早越好。

    经过之前崩人设的世界,陈立果的演技有了质的提升,他终于知道了该怎么隐藏属于陈立果的情绪,扮演别人。

    陈立果扮演的徐文悠很真实。

    周佚把他吃穿入腹时,就算他爽到不能呼吸,也是一副啊,我不要,求你别这样的倔强表情。

    周佚心想,这样就够了,既让陈立果高兴了额,又让他完成任务,一切都很完美。

    周佚的系统一零一二也很高兴,他说:“啊,我的小十三,我爱他!”

    周佚:“……”他仿佛看到了一零一二说出这句话时那痴汉的表情。

    周佚是第一次强制爱,所以虽然陈立果的弹幕条已经表示了他真的很开心,但他还是有点担忧,怕陈立果不喜欢。

    于是周佚想尽办法给陈立果找乐子,让厨师天天做陈立果喜欢吃的菜。

    周佚这时候已经改变了自己做菜的味道——他不能让陈立果发现,自己就是周佚。

    把陈立果囚禁起来之后,周佚一度怀疑陈立果会因此消瘦。

    但是事实证明他多虑了,因为上称的陈立果不但没有瘦,还重的吓人。

    周佚看着那个数字目瞪口呆。

    和他一起假装目瞪口呆的还有陈立果,其实陈立果一点都不惊讶,他此时想的是: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吃得太多被发现了呢。

    周佚:“……”陈立果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在这个世界里,除了囚禁之外,其实两人相处的还行,至少陈立果是挺愉快的。他摸着陈立果的脑袋,亲了亲他软软的嘴唇。

    周佚想,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好像也还不错。

    但想归想,任务还是要做,陈立果为了冉童童的命运完成度死了,被人一枪打死在周佚的怀里。

    周佚当时浑身是献血,整个人都傻掉。

    陈立果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喜欢……”

    周佚的表情痛苦无比,他将额头抵在陈立果的额头上,哽咽的流着泪。

    救护车来了,陈立果被送上了担架。

    其他人或许会觉得陈立果还可以抢救一下,但周佚却很清楚,陈立果走了,去了下一个世界,但他还不能走,他得善后,将冉青空这个角色补全。

    周佚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因为第一个世界崩人设的惩罚,他根本不知道他和陈立果到底已经穿越了多少次。或许是一次,或许是两次,或许已经无数次。但这都不重要了,周佚想。

    葬礼那天在下雨,周佚抱着陈立果的骨灰盒,身后有人给他打着伞。

    他看到了属于徐文悠的坟墓,和陈立果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无论是照片还是名字,都是另外一个人。

    他们不过是在演戏罢了,连死亡也是假象。

    可即便是这样,周佚还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

    他看到坟墓被水泥盖上,对一零一二说:“我可以一起死么?”

    一零一二说:“你的时间还没有到。”

    周佚说:“还有多久。”

    一零一二查了一下,说:“冉青空是死于车祸,时间跨度有点长,二十三年。”

    二十三年,是挺长的。

    周佚道:“那就过吧。”

    二十三年,对于一个地球人来说,真的太长了。周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他有时候甚至都会产生一种幻觉,觉得陈立果这个人其实只是自己的幻想,他根本没有什么系统也不是在穿越,只是因为徐文悠死后太过悲伤,才自欺欺人产生了幻觉。

    万幸的是,他的脑海里还有个系统。

    “你忍忍吧。”一零一二说,“以后你在这些世界独活的时间会越来越短的。”

    周佚嘴里喊着根烟,说:“嗯。”

    然后他终于熬过了这漫长的二十年,如愿以偿的死了,死前居然觉得幸福。周佚眼前是无尽的黑暗,一零一二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他说:“走吧,下个世界。”

    下个世界的周佚是个古代皇子,名叫燕景衣。

    燕景衣和嵇熵,光看两人的身份,就已经可以脑部出一部虐心的大剧了。

    而事实也是如此。

    周佚强迫了陈立果,他捏着陈立果细瘦的腰肢亲亲的吻,看着他抽泣挣扎。

    陈立果脑袋顶上的弹幕条向来都很破坏气氛,陈立果:“啊啊啊,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

    周佚当时想的是,为什么陈立果每次都在啊啊啊啊呢。

    后来陈立果不啊了,变成了“咦嘻嘻嘻嘻好爽啊。”

    周佚:“……”宝贝,你还是“啊啊啊”吧。

    一零一二其实蛮佩服周佚的,说这样你都能不笑场。

    周佚站在窗边,看着窗外连绵的大雪,无奈的说:“我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陈立果。”

    一零一二说:“加油。”

    周佚和他系统的交流不像陈立果和十三那么频繁,他们也没有残忍的互相伤害,所以关系还不错。

    最最重要的是,帮你恋爱项目组早就研发出了声频马赛克,所以一零一二不用经受声音的摧残——虽然估计他挺想听的。

    周佚虽然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陪在陈立果的身边,但他的人设并不允许他这么做,于是他还得带兵打仗。

    周佚说我没打过啊。

    一零一二说不怕,瞎几把打。

    周佚:“……”

    然后瞎几把打的周佚就打赢了,他问系统如果打输怎么办。

    一零一二说:“打输了?换个身体呗。”

    周佚:“换个?”

    一零一二说:“你不觉得的敌国帝王我*师在一起这种故事也挺让人高兴的么?”

    周佚从这个世界开始,就确定他的系统是没有节操这种东西的。

    陈立果的文艺细胞,已经完全表露了出来,他在这个世界里,完美的扮演了一个铮铮傲骨的军师,即便被辱,也不曾放下自己的骄傲。

    周佚拿到了陈立果给他火星文,然而他并不能看懂。

    周佚叫一零一二给他查查这是什么意思。

    一零一二查过之后说:“你不懂我的爱。”

    周佚:“……”唉。

    这个世界燕景衣的人设,就是个标准的渣男,他喜欢既喜欢江山,又要美人,然后不管美人愿不愿意,先上了再说。

    周佚站在窗口对着一零一二语气深沉的说他想抽烟。

    一零一二说:“为什么。”

    周佚说:“我为什么那么渣。”

    一零一二说:“你可以的你是最棒的。”

    周佚说:“你说我娶妻,果果会难过么?”

    一零一二想了想,说:“我觉得不会。”

    周佚也觉得不会,因为他已经发现陈立果把他当成按/摩棒了。这种情形他应该是要高兴的,但却又偶尔会觉得气闷。

    生活虽然不如人意,但依旧要继续。

    在大婚的当天,陈立果离开了这个世界。

    周佚赶回去的时候,看到了陈立果的尸体,还有尸体上的一盒子玉/势。

    周佚:“我不知道我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一零一二说:“这时候,微笑就好了。”

    周佚:“……”

    不得不说,陈立果每次都在挑战周佚演技的极限。

    提问:看见自己心爱的人抱着按/摩棒一脸安详的去世了,爱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回答:多么痛的领悟,大概是你的爱人觉得你还没有按/摩棒好用。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新帝燕景衣在大婚第二日就被触怒,处死了二十多个太监宫女。没人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连皇后都不知道。

    发完火,周佚把陈立果葬入了皇陵。

    他这个行为,当然引起了无数朝臣的不满。然而周佚只是冷笑着说:“没了他,朕不介意当个昏君。”

    臣子们看出这皇帝是认真的,反对的声音被迫小了起来。

    第一次当皇帝的周佚居然非常称职。

    他励精图治,征战几国,创下了盛世。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终生无后。

    无论臣子们再怎么试压,他都毫不动摇,一开始还借口说朕还年轻,后来干脆说朕就是不想生你能拿朕怎么着。

    臣子们也没见过这么固执的皇帝,不过除了这一点之外,皇帝身上好像就没有什么缺点了,于是臣子们也只能忍着劝着,最后还是没能让皇帝妥协。

    当皇帝果然是很累的。

    每到夜深人生的时候,周佚坐在案桌前批阅奏折,累了他就会去窗边看看,然后一脸深沉的陷入思考。

    一零一二实在是没忍住,问:“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周佚说:“没什么。”

    一零一二:“你就告诉我吧。”

    周佚看着窗外茫茫大雪,叹着气说:“我只是在想,他为什么要抱着那盒玉势,我真的没能满足他么?”

    一零一二:“……”大兄弟你居然把这个问题想了这么多年,我竟是有些心疼你。

    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打击,就是他没能在身体上满足自己心爱的人。

    周佚忘不掉那盒玉势,觉得那盒玉势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陈立果如果知道了周佚在想什么,也不知会不会喊冤,说不是我给你添堵,都怪我的辣鸡系统,死活不肯把玉势带走,才造成了这个误会,佚佚你别想太多,你的活儿还是很好的。

    忧思过重的周佚没能活过五十岁。

    病来如山倒的他,竟是一夕之间就不行了。

    然后在临终之前,他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了早已看中的继承人,并且让他在自己死后,将自己和嵇熵葬在一起。

    “父皇。”周佚做父亲的皇子跪在病榻前,握着周佚的手说:“可还有什么吩咐?”

    周佚想了想,奄奄一息的说:“你把我柜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那皇子过去,取来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他本以为盒子里放的是什么珍贵之物,哪知盒子打开,他被里面的东西惊呆了。

    没错,盒子里放了十几根长短不一的玉势。

    皇子:“……父皇你身体有恙用这东西是不是太过刺激了?”

    周佚:“……”你他妈的脑子里想什么呢。

    皇子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说的好像有点问题,于是赶紧问:“父皇这东西你是想……”

    周佚已经快没气了,他用最后的力气说你把这东西给我一起埋了。

    皇子眼里闪着盈盈泪光,心想自己的父皇真是不容易,怪不得这么多年未曾有子嗣,原来是有龙阳之好,又顾忌皇家威严,竟是和这些冰冷的物件过了一辈子。

    周佚:“……”看你这表情,你又在脑补什么呢。

    其实周佚差不多能从皇子的表情里猜到一二,但是他这会儿已经没有力气解释,于是只能瞪着眼睛,死不瞑目。

    皇子见周佚没了气息,嚎啕大哭,然后举国同殇,为周佚办了一场盛大的葬礼。

    但周佚并不想要盛大的葬礼,他只想和皇子解释明白,那玉势真不是他在用……

    周佚:“好生气。”

    一零一二:“别生气,下个世界找回场子。”

    周佚:“……”不,他感觉他永远都找不回来了,他甚至怀疑之前的世界他是不是陈立果是不是早就尝试了更新奇的死法、

    然后周佚又穿了,这次他是个医生,还是个变态医生。

    abo真是神奇的设定,刚穿到那个世界的周佚还想着他心爱的果果会是个可爱的小o吗,信息素会很好闻吗,屁股会很白吗,生/殖腔会很深吗。

    现在演的角色多了,陈立果的演技也越发的精湛,周佚都快认不出他来了,但陈立果头顶上那特特立独行的弹幕还是出卖了他——虽然没有记忆的周佚在看到弹幕的第一时间差点笑场。

    周佚:“所以为什么我心爱的果果是个a?”

    一零一二说:“我之前不是给你说了他是a了么。”

    周佚沉痛的说:“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一零一二说:“你要知道,我们系统从来不开玩笑。”

    周佚说:“这个玩笑好好笑。”

    一零一二:“……”

    反正无论周佚怎么想,陈立果这个a是当定了。

    周佚开始威胁陈立果说要把他变成o。

    陈立果一脸不屈和冷酷,然而脑袋上的弹幕条却暴露了他怂货的本质:呜呜呜不要切我的jj。

    周佚:“……”他差点说出口变o是不用切jj的了。

    陈立果的信息素是酒的味道,非常好闻,周佚嗅了两口就有点沉溺其中。

    然后他问一零一二说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a对a没反应么?

    一零一二深深叹气,然后对周佚道:“不是我说你,我觉得陈立果如果变成一条狗,估计你会觉得人兽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

    周佚:“……”

    他沉默了整整三分钟,然后对一零一二说出三个字:“有道理。”

    一零一二:“……”

    没有搞人兽,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条让惹你动心的狗。周佚坚信他家陈立果变成狗也肯定很可爱。

    一零一二深深的感到了谈恋爱的周佚的恐怖之处。

    abo的世界里,命运之女对周佚充满了敌意。不,准确的说是好像自从周佚企图和陈立果搞基后,每个世界的命运之女都对周佚有意见。

    周佚觉得这很正常,谁叫他是个人渣呢。

    在这个世界作为双面间谍和奇怪医生存在的周佚给陈立果打了一针,

    陈立果被打针之后身体激素产生了变化,信息素越发的香甜,好像成熟的果子。

    而周佚就是那个把果子摘下来的人。

    两人在这个时机厮混许久,陈立果嘴上说着不愿意,弹幕却很诚实,冒出来的爽字都要给周佚洗脑了。

    周佚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点根烟在窗台上,看着深沉的夜空问一零一二谁是陈立果最喜欢的人。

    一零一二说:“是你是你,陈立果最喜欢的是周佚。”

    周佚把烟灭了,冷笑着说:“陈立果要是敢喜欢其他人,我就亲手把他阉了。”

    一零一二心想还以为你要给他吃毒苹果呢。

    白雪公主,哦不,妖艳贱货陈立果自从把这些世界当做游戏来玩后,小日子过的是很滋润的。

    周佚比陈立果要崩溃许多,因为他要在陈立果的弹幕里保持演技,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有一次在陈立果面前脱了衣服,就看见陈立果的脑袋上冒出一排字:“好长咦嘻嘻嘻嘻嘻。”

    周佚:“……”

    他走过去,一口吻住了陈立果。

    然后陈立果的弹幕就变成了:“好软咦嘻嘻嘻嘻。”

    周佚:我他妈的要被嘻嘻嘻洗脑了。

    周佚曾经尝试让一零一二把弹幕功能关闭了,但他发现这不行,因为没了弹幕的他无法确定陈立果到底喜不喜欢。

    影帝陈立果现在已经能够熟悉的掌握所有角色定位,你从表情上看不出一丝的端倪。

    周佚忍不了陈立果难受,于是他选择了让自己难受。

    abo的世界里,不开一次机甲好像对不起这个世界,于是周佚看着陈立果带着:来都来了。的心情,跑到前线去杀虫族了。

    “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周佚有点担心。

    “不会吧。”一零一二说,“十三很靠谱的。”

    周佚说:“那就好。”

    两人相别几年后再次重逢,周佚吻了陈立果,看到他头顶上蹦出了一条:我不能这么堕落下去了,我不能沉迷于*的快感。

    周佚心中欣慰想着他的果果的灵魂终于升华,结果不到一分钟,陈立果的头顶上的弹幕就变成了:去你妈的不沉迷,好爽啊啊啊,再来。

    周佚:“……”唉。

    这个世界陈立果去世的时候非常安详,就这么默默的死在周佚的怀里。

    等周佚察觉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周佚摸着陈立果的脸颊,低低的叹气。

    一零一二说:“别难过。”

    周佚说:“我不难过,我是在高兴。”

    高兴,我们离回家的路,又近了一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