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2章 系统的人生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系统十三原来的工作项目组,并不是完美命运项目。

    他们总部其实有很多部门,什么帮助宿主谈恋爱啊,帮助宿主变强啊,帮助宿主做好吃的菜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十三是人生巅峰项目组的组长。

    按理说他本来在这个项目组一直做下去,但是因为总部的人说要扩展业务,他们的原话是:现在ai竞争压力大了,我们要是不扩展业务,早晚要被淘汰的嘛。

    十三觉得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就成了新的项目组的负责人,那时的他还很年轻,还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对未来全是希望。

    不得不说,自从各种项目扩张之后,很多ai都出现了精神问题。

    十三一个认识的ai据说被宿主绑架之后强行转移到一具身体里,然后被宿主进行了非人道的虐待。

    至于虐待的内容十三不知道,只知道那个ai被救回来的时候基本已经废了,哭着喊着说要辞职,说地球人全是变态,说他再也不干了。

    十三当时对变态这个词还没有清晰的认识,他天真的以为世界都是美好的,所有宿主都是可爱的好人。

    地球,真是个神奇的星球,十三知道的很多意外事件,都是在上面发生的。

    在十三还是个小系统,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听说过很多关于地球的故事。

    他的前辈语气沉重,叮嘱十三千万要离地球远点,地球是系统们的地狱。

    十三问他的前辈,说为什么呀。

    他的前辈说:“你认识的一个ai居然和他们上面的一个生物谈起了恋爱,太可怕了。”

    十三说:“啊?我们可以和其他生物谈恋爱啊?”

    前辈用数据摸了摸他的脑袋,怜爱的看着他,说:“当然可以了,你要和我谈恋爱吗?小十三,我觉得你数据开头的那个1很美。”

    年轻的十三并没有察觉他前辈的险恶意图,但万幸的是那时的他一心工作无心恋爱,于是郑重的拒绝了他的前辈。

    他的前辈,也就是后来恋爱项目组的负责人一零一二说:“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

    十三最初的项目组,是帮你走上人生巅峰项目组。

    这个项目组的核心思想就是帮助宿主变强变强变强,没有最强只有更强。项目组内的ai大部分都没有出过什么乱子,直到某一次,一个ai突然向总部发来消息哭着说出大事了。

    当时的十三只是副组长,于是他看到他们组长问怎么了。

    那个ai哭着说他的宿主被日了。

    如果换了更年轻的十三,他大概连被日两个字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此时的他已经经历了许多,差不多能了解ai说的话是个什么意思。

    组长闻言,神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别问一串数据是怎么表情凝重的,反正这种情绪十三感觉到了,组长说:“你把详细情况发过来一下。”

    这个ai一看就没什么经验,明显就是个才来的萌新,说话的时候全部数据都在哆嗦,十三亲眼看到他的数值从正常的数字变成了了乱码。

    那个ai说,他和宿主穿到了一片蛮荒大陆,然后宿主任务才做了一半,就突然被他们那个世界的神看上了,还被日了,更恐怖的是看上他们宿主的神不止一个……

    十三感到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怖气息……

    组长说:“任务终止。”

    ai哭着说:“求求你快来把我带回去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十三当时想的是,为什么先受不了的不是宿主,而是系统……这个疑惑在他遇到陈立果后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然而这求救没什么卵用,因为组长后来问了技术部门,技术部门说ai所在的维度有点特殊,强行抽离可能会造成时间不稳定,甚至可能形成时空坍缩。

    十三听不太懂这些专业名词,反正他只要知道,这件事很严重就对了。

    因为那时候的十三还不是组长,这件事最后到底怎么处理的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ai最后回来的时候去疗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不久后法律上就出台了ai保护权益法,规定血/腥和色/情画面必须打上马赛克。

    看来那个系统的确是遭受了非系统的虐待。

    十三从来都是个很有上进心的系统,他继续帮助宿主,已经让好几任宿主走上了人生巅峰。

    这些宿主很多种类,甚至还有宇宙里一颗可爱的小星星和九维生物。

    项目组原来的组长退休了,退休之前对着系统语重心长,说让他加油,不要因为其他人改变了自己的本心。

    系统问他的组长说你为什么要退休啊。

    组长说:“我老了。”

    系统说:“数据也会老吗。”

    组长说:“我的心老了。”

    系统说:“数据也有心吗?”

    组长说:“灵魂的心。”

    系统说:“数据也有灵魂吗?”

    组长说:“就你他妈的话多。”

    系统:“……”

    系统不知道他妈的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组长为什么退休这件事,一直是个迷,后来十三从工作中隐约了解到,组长在退休之前最后接了一个宿主,那个宿主是地球上的。

    “你是不知道,你组长可惨了。”和十三八卦的那个系统说,“听说他一直在被性/骚扰。”

    十三说:“什么叫性骚扰?”

    那个系统说:“……你还年轻,还是不知道的好。”

    十三一脸懵逼,但因此对地球生出了丝丝的好奇之心。

    很久之后的十三很想对着当时的自己说:“叫你他妈的好奇,你他妈好奇个屁啊。”

    但年轻的十三还很年轻,年轻的系统心都很大,觉得自己可以征服宇宙。

    十三在帮你走向人生巅峰项目组做到了组长的位置,他经历过了无数的艰难挑战,感觉自己已经可以面对新的风暴。

    所以总部找到十三,并且对他说希望他可以去完美命运项目组当组长的时候,十三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了。

    知道他答应了这件事的好友惊恐的说十三你是不是疯了。

    十三说:“为什么说我疯了?”

    他的好友说你不知道地球是什么地方,那是系统的地狱!

    十三说:“啊?”他好像在哪里听过这话。

    他的好友说:“那上面的生物都太可怕了,你还记得你的组长么?他最后一任宿主就是地球人。”

    十三说:“没那么恐怖吧。”

    他的好友说:“真的有——我劝你早点把工作辞了吧”

    然而十三信心满满,说我一定可以拿下这个挑战。

    他的好友长叹一声,说:“祝福你。”

    从地球回来的十三如果能回到过去,大概会揪着年轻自己的衣领扇几耳光,说就你他妈的事多,要啥挑战,你他妈的是吃多了吗——自从从地球回去,他就知道他妈的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他们这个时空的时光是不能逆转的,所以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十三一开始遇到的几个宿主,还是蛮正常的。

    因为他挑的对象,都是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却因为意外事故突然身亡,充满了求生欲的人类。

    那些人类帮助了其他世界扭转了世界线,最后有的选择留在了系统构造的世界里,有的选择回到地球。

    总而言之,一切都很顺利。

    系统对他的友人说:“我觉得地球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吓人嘛。”

    他的友人说:“那是你运气好。”

    系统说:“不是吧,人类都还不错呀。”

    友人说:“呵呵。”

    flag是立不得的,在和友人经过了这次对话后,系统就遇到了陈立果。

    陈立果:“遇到系统是我三生有幸。”

    系统:“遇到陈立果是我八辈倒霉。”

    很嫩的系统遇到了很嫩的陈立果,本该过上和谐幸福的帮助他人的生活,但十三却被人阴了,不,是被系统阴了。

    一零一二带着他的帮你恋爱项目组开始尾随十三,而十三却毫无察觉。

    第一个世界,陈立果因为动了心崩了人设。

    看着陈立果在黑暗空间里发呆,十三对他好言相劝,说让陈立果不要太把这些世界当真。

    陈立果说:“可是这些人都是真实的啊。”

    十三说:“你玩过拟真游戏么?”

    陈立果说:“玩过。”

    十三说:“这就是一场游戏。”

    陈立果听着十三的话,似懂非懂。这时候的十三并不知道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砸的非常用力,差点没把自己砸残了。

    经过第一个世界,十三的宿主陈立果调整了心态,原本的完成了第二个世界的任务。

    十三以为他们可以轻松加愉悦的结束这次穿越,他抱着这种想法,直到到了第三个世界。

    陈立果被冉青空关起来的时候,懵逼的其实不止是陈立果,还有系统。

    他看着眼前一片马赛克,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耳边的对话却是如此清晰。

    “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不可能。”

    “啊……唔啊……啊!”

    “喜欢么?”

    “呜呜呜,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十三:“……”

    他开始怀疑是自己出了问题,还是宿主出了问题。

    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开头而已,十三和陈立果都在变化,陈立果从抗拒穿越变成了游戏人生的态度,十三从一个单纯的系统,成了佛经交流会的常驻人员。

    以前十三不明白为什么系统们会交流佛经,后来他们互相分享经验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止他一个系统这么惨。

    “我真的受不了了。”一个系统抽泣着说,“他每天晚上都要对着我做那种事,还问我喜不喜欢。”

    十三:“……”

    另一个系统冷冷道:“呵呵,我的宿主到了新世界就没有听过,他开车的时候都在撸。”

    十三:“……”

    还有一个系统说:“开车撸算个屁,我宿主开机甲的时候还在撸呢。”

    十三:“……”

    “十三。”有系统问他,说:“你的宿主呢?”

    十三想了想,幽幽的吐出一句:“撸死了。”

    其他系统:“……”

    “唉。”众系统感叹,“地球人真的好可怕啊。”

    完美命运项目才进行了一半,系统就已经多出了一个儿子,他是第一个被宿主叫爸爸的系统,大概也会是最后一个。

    “爸爸。”他的宿主陈立果腆着脸说,“你最好了,我最爱你了。”

    系统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我要是你爹我就把你射在墙上——这个想法一出,他就惊觉了自己的改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对这些荤段子信手拈来了。

    陈立果,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十三感到了世界观的碎裂。

    不得不说,陈立果不搞基的时候,还是个很可爱的宿主的,然而他可爱的时间实在是太少,让系统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啊,不要,求你放过我。”

    十三心想又来了。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不——”

    十三心想,陈立果,你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就不能换个台词么。

    再后来,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才怪。

    陈立果给他偷来的孩子取名叫陈系的时候,系统真的很强去搞一具身体,然后把陈立果揍的生活不能自理,最好是揍出个永久性阳/痿。

    但他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他们总部是反对暴力的。所以反对暴力的总部为什么不把声音一起屏蔽了呢?听着陈立果嗯嗯啊啊的十三想。

    十三觉得自己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告诉陈立果自己的本名。

    陈立果在不知道自己本名的情况下,都能给自己起那么多绰号,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本名还得了?

    十三是对的,因为后来陈立果知道他的本名后,他就多了个绰号叫“香香”。

    十三生气的问陈立果为什么叫他香香。

    陈立果眨着眼睛用一种天真无邪到让人愤怒的语气说:“我们地球上有种东西叫十三香啊。”

    十三:“……”

    最让十三受不了的,是他的同事也知道了他的这个绰号。

    下属不敢叫也就罢了,但问题是总有敢叫的同事。

    一零一二说:“香香,你要不要和我去地球度假,我给你买棉花糖。”

    十三说:“香香?”

    一零一二说:“怎么了香香。”

    十三:“……”

    陈立果真的是十三命中的劫难,所以和陈立果分别的时候,十三心中虽然略微有点舍不得,但更说的是舒爽。

    他很想对陈立果说:“我他妈的终于可以放假了。”

    但鉴于仅剩下的父子情谊,十三忍了,还是让陈立果撒了会儿娇。

    在最后一个世界里,十三以为陈立果会选择留下来。毕竟这里和陈立果的现实实在是差太远了,现实中的他没有父母没有周佚,一无所有。

    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他有什么理由离开呢。

    可是陈立果出乎了系统的预料,他选择了离开。

    “这不是我的周佚。”陈立果这么说,“周佚在我的世界等我呢。”

    系统说:“但他要结婚了。”

    陈立果说:“没关系,至少我要去参加他的婚礼。”

    系统说:“好。”他尊重陈立果的选择。

    于是时间回溯,陈立果回到了车祸前的十分钟。

    陈立果心爱的周佚拉着陈立果就回了家,系统有点疑惑,他奇怪周佚为什么会知道陈立果穿越的事情。

    这疑惑在他知道一零一二的存在后解开了。

    十三很生气,找到一零一二说你为什么跟踪我。

    一零一二说:“我没有啊。”

    十三说:“你放屁。”

    一零一二:“……”十三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突然就会说脏话了。

    忘了说,穿越的世界和他们的世界时间流逝速度不一样,穿了那么多年,在他们的世界也不过是一个月左右罢了。

    十三说:“别让老子以后看见你,看见你一次打一次。”

    一零一二:“……”

    十三说:“瞪什么瞪,不服?”

    一零一二沉默三秒,说:“服。”

    差点被十三揍的一零一二在十三去地球上旅游的时候,给他买了个棉花糖作为赔罪的礼物。

    棉花糖是粉色的,看起来味道很不错。

    十三一开始十分不屑,但尝了几口后,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默默的吃光了。

    一零一二看着十三吃,表情很是变态。

    然后就有路人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一零一二有点懵,和警察解释说自己不是变态,那个孩子也不是自己拐来的。

    警察说:“所以孩子呢?”

    一零一二:“咦?”

    十三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跑了,还查询了公交路线,准备去看看自己的傻儿子陈立果。

    然后父子两人在斑马线上相遇,儿子把不到一米的爸爸抱了起来。

    “统统,统统,来香你一个。”陈立果在十三粉嫩的脸蛋上印上了一个吻。

    十三:“……”

    在陈立果企图再次亲他的时候,十三阻止了陈立果,并且对他加以威胁:“再亲老子弄死你。”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陈立果又毫不犹豫的亲了他。

    十三:“……”好烦。

    陈立果虽然是惹人讨厌的,不过山竹的味道还不错,勉强抵消了十三的不满。

    山竹酸甜多汁,陈立果剥一个十三吃一个,很是满足。他大概也知道了在白烟楼的世界里,陈立果为什么会那么愤怒了。

    毕竟如果换了他,看见这么好吃的东西被别人吃了,大概也是很生气的,况且这东西还这么贵。

    吃完山竹之后就是火锅。

    系统吃的时候只恨自己是具小孩子的身体,没吃多少就已经饱了。

    陈立果饭量倒是很大,一桌子的菜居然被他和周佚消灭的差不多。

    十三被陈立果抱回了家,然后开始拉肚子——这种生病的情况他在陈立果身上也见过,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还叫陈立果赶紧去睡觉。

    结果就是晚上拉到脱水的时候十三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身体就这么魂归西天,死前还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按下了抽水马桶。

    回到总部的十三很难想象第二天他尸体被发现时陈立果的反应,他会被嘲笑吧,他一定会被嘲笑吧。

    果然被嘲笑了。

    嘲笑他的人还是一零一二这个王八蛋。

    他说:“你的死法怎么那么清奇。”

    十三说:“我乐意。”

    一零一二说:“好的亲爱的,你开心就好。”

    十三说:“哼。”

    一零一二说:“亲爱的其实我还给你准备了一具身体。”

    他说着给十三看了画面。

    十三看到了一个清秀的美少年。如果换成以前的十三,他大概会对一零一二的好意挺感激的,但现在的十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系统了。他察觉了一零一二的险恶用心,然后微笑着说:“你把身体给我吧。”

    一零一二:“好啊好啊。”

    拿到清秀美少年的十三去了趟建造身体的项目组,对他们说:“这身体可以改改么?”

    那项目组说你想怎么改。

    十三想了想,调出了一张东北金链大汉的照片说:“照着这具身体改。”

    那项目组说没问题你等着。

    十三露出会心的笑容。

    同样在笑的还有一零一二,这是的他并不知道,他精心挑选的美少年,已经变成了一米九的金链子纹身彪形大汉。

    十三再次回到地球上后,对着一零一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在我们那儿,是要被日的。”

    一零一二:“……”这他妈的是谁?!

    十三说:“我的小一零一二,我是你的十三啊。”

    一零一二:“……”

    十三说:“怎么不喜欢么?”

    一零一二哽咽着说:“喜欢死了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十三:“呵呵。”(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