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周佚的回忆(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陈立果搬出去这件事,周佚和陈立果闹了几个月的脾气,他断了和陈立果的所有联系。

    陈立果心中有鬼,更是不敢主动联系周佚,于是两人的关系就这么僵持下来。

    结果到最后坐不住的还是周佚,他找了一天晚上,直接去陈立果家的门口堵了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陈立果,我不联系你,你就真的不打算联系我了?”

    陈立果手里还提着准备做晚饭的食材,再次看见周佚,他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但他却不敢将这种喜悦表现出来,只是低低道:“没、没有。”

    “没有?”周佚说,“我今天不找你,你会给我打电话?”

    陈立果低着头没吭声。

    周佚有点心烦,说:“把门打开。”

    陈立果只能乖乖的开了门,让周佚先进了他的出租屋。

    周佚一屋子眉头就皱起来了,这出租屋太破旧了,就一室一厅,他虽然在外面的时候根据周围的情况就猜到了这里环境不好,但也没想到能差成这样。他说:“厕所呢?屋子里没厕所?”

    陈立果嗫嚅着说:“厕所在走廊尽头……”

    筒子楼都是这样,面积已经够小了,哪里有地方修厕所。

    周佚看了眼陈立果。

    此时正值八月,天气闷热无比,这屋子里没有空调,就一把电风扇。陈立果穿着t恤刚从外面回来,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周佚说:“你在哪里洗澡?”

    陈立果说:“洗澡啊,我都是烧水提到下面去……”

    周佚:“……”这夏天也就罢了,冬天怎么办。

    陈立果似乎猜到了周佚在想什么,慢慢的说:“我问了,这里冬天有澡堂……”

    周佚是真的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陈立果如此坚决的搬出他们一起住的地方。

    周佚身上的气压已经很低,然而在看到陈立果手里提着的晚餐食材时,他几乎是有些恼火了,他说:“陈立果,你晚上就吃这个?”

    陈立果手上提着点蔬菜和挂面,这屋子里连个冰箱都没有,想来也不可能有鸡蛋什么的。

    陈立果说:“只是今天比较忙……”他说的话是那么没有底气,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周佚说:“哦?那你昨天吃的什么?”

    陈立果说:“昨天啊,我炒了两个小菜呢。”

    周佚说:“吃完了?”

    陈立果说:“吃完了。”

    周佚看着陈立果,气笑了,他说:“可以啊,陈立果,这才两个月没见,你就学会对着我撒谎了?”

    陈立果的耳根子有点发红,说:“真的是两个菜,我做的豆腐和豆芽。”

    周佚表情冷冷的,没说话。他越看陈立果越觉得瘦了,他辛辛苦苦每周炖汤好不容易把陈立果养的白白嫩嫩,这才两个星期就瘦了一圈。

    陈立果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法子再和周佚在一间屋子里继续坐下去,于是说自己想去冲个凉。

    周佚面无表情,说:“去啊,我在这里等你。”

    陈立果说:“啊……”

    周佚说:“不然怎么着,你还想赶我走?”

    陈立果哪里敢这么想,他知道周佚是在生气,而且特别的生气,所以啥话也不敢说,提着个小桶装了衣服和洗发水屁颠屁颠的走了。

    然而到了厕所,洗发露都抹上了,才发现自己居然没带换洗的裤子。

    陈立果有点无奈,想着一看见周佚,他就什么事都做不好。万幸的是手机被他放在了桶里,所以陈立果在厕所里光着屁股给周佚打了个电话。

    周佚说:“怎么了?掉厕所洞里了?”

    陈立果苦着脸,心想男神生起气来挖苦人原来也是那么不留情面,不过这件事的确是他不占理,所以只能道:“周佚,你能帮我拿条裤子过来么,我忘记带了……”

    周佚说:“放在哪的?”

    陈立果说了自己放东西的位置。

    周佚说:“等着。”

    周佚挂了电话,正准备去给陈立果去找裤子,陈立果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不用了,他裤子找到了。

    周佚说:“找到了?”

    陈立果说:“对对对,不用你拿了,我看见自己的裤子了。”

    陈立果的语气有些慌张,这语气对于周佚来说十分熟悉,一般有什么事情想瞒着他的时候,陈立果就会是这种声音。

    周佚正准备问怎么了,眼神忽的一转,道:“好,那你快点洗完回来。”

    陈立果似乎松了口气,说:“嗯嗯,你在客厅坐着等我啊,我很快就洗完。”

    电话一挂,周佚立马去了陈立果的卧室,翻了陈立果的衣服柜子。

    这屋子里的衣柜很小,几乎藏不住什么东西。周佚拿开陈立果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几分钟后就在衣柜的最底下,找到了一个精致的实木盒子。

    周佚看了盒子一眼,片刻犹豫后,还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将那盒子慢慢的打开了。

    然后周佚就看到了自己的内裤。

    周佚:“……”

    那内裤被叠成了一个小方块,仔仔细细的摆放在盒子里。

    周佚脑海里浮现出了陈立果给他洗内裤的模样,心里一直燃烧着的火气完全熄灭了,他把盒子重新放好,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坐回了客厅里。

    陈立果这个澡洗的非常匆忙。事实上他在叫周佚帮他拿衣服的下一秒就后悔了——他想起了自己放在衣柜里藏着的东西。

    要是那东西被周佚发现了,自己一定会被当做变态吧,陈立果焦虑的想,周佚可千万不要去翻他的衣柜。

    万幸的是,陈立果进门后,看见周佚还坐在那破旧的布沙发上,正低着头看手机。

    本来冲个澡可以凉快不少,但陈立果却满头大汗,他说:“啊,周佚你热不热。”

    周佚闻言抬头,也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觉得周佚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嘴上也没有继续再嘲弄他,只是道:“不热。”

    陈立果说:“噢……”

    两人间就这么沉默下来,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最后周佚轻轻道:“陈立果,你真的不打算搬回来?”

    陈立果抿了抿唇,他说:“抱歉。”

    周佚觉得如果他没有看到陈立果抽屉里的东西,那大概会又生出一肚子的火气,但现在他看见了,所以眼前嘴硬的陈立果,在他眼里莫名的可爱了几分。

    周佚说:“你不回来,我就去找别人了。”

    陈立果听到这话,心中微微一痛,但脸上还是副宽容大度的模样,状似不在意的说:“新室友吗?要好好挑啊。”

    周佚一直在观察着陈立果脸上的表情,他发现陈立果的演技真是毫无破绽。或许是从小的生活让陈立果学会了伪装,总而言之,陈立果若是不想让人发现他在难过,那脸上还真是可以做到不露分毫。

    周佚叹气。

    陈立果觉得周佚这口气真是叹的他更难受了。

    周佚说:“陈立果,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回不回来。”

    陈立果说:“不,我不回去。”

    此时的陈立果简直就像一个叛逆逃家的孩子,周佚则是那个因为孩子逃家而无比烦恼的家长。一边心疼孩子在外面受苦,一边又想孩子受到教训。

    周佚说:“随便你吧。”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失望。

    陈立果勉强笑了笑。

    说完这些话,周佚便走了,那天晚上陈立果一个人吃的挂面。

    挂面挺难吃的,就随便放了点盐,陈立果吃完之后觉得胃堵得慌,就去走廊上坐了一会儿。

    此时筒子楼里有不少人都在走廊上休息,陈立果看到他们大多数都成双成对,有的还是三口之家,唯独自己。

    陈立果想,他一个人孤独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恐怕也会一个人孤独的离开。

    周佚回去之后就陈立果的问题咨询了一个很有感情经验的朋友。

    那些朋友非常惊讶周佚居然会被感情困扰,说没想到啊,周佚你也有今天。

    周佚说:“别废话。”

    “你确定那人喜欢你?”那朋友谈过很多次恋爱了,说,“哦,不对,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不喜欢你的人好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周佚说:“你难道也喜欢我?”

    那朋友很坦然的承认了,说:“对,曾经喜欢过。”

    周佚:“……我怎么没看出来。”

    那朋友说:“因为你很迟钝。”

    周佚:“……”

    他沉默两秒,认真思考之后觉得这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因为陈立果的心思,连他那个便宜妹妹都没看出来。

    跳过了这个话题,那朋友又给了周佚一些建议,说如果爱人太胆小,就要主动出击,感情这种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旦生出变数那后悔都来不及。

    周佚说:“你们一般怎么表白的?”

    那朋友说:“这你可就问对人了……来来来,让我给你制定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

    如果要说后悔,那周佚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他真的信了自己这个朋友。

    这朋友说表白的时候一定要有惊喜,特别是确定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

    周佚说什么惊喜。

    这朋友说,惊喜惊喜,先惊再喜,我保证你按我说的做你朋友高兴的能哭出来。

    于是周佚就被他朋友坑了,他居然真的去买了戒指,然后告诉陈立果,他要结婚了。

    陈立果当时在电话里听到的这个消息,眼泪刷的就掉下来,怎么都止不住。

    周佚说:“所以可以出来陪我一起挑礼服么?”

    陈立果说:“可以,当然可以。”

    周佚说:“陈立果,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

    陈立果:“……”

    电话挂断,陈立果整个人都泣不成声,他想到了那个来找他的女人,心想她果然没有骗自己。

    这个误会,本该是被无比甜蜜的解开。

    但是周佚才说出前面一句话,后面一句还憋在嘴里,一辆货车就朝着两人装了过来。

    周佚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陈立果一把推开,然后陈立果的身体被高高抛弃,又重重落下,在地上绽开出一朵血色的花。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周佚惊恐的表情,陈立果满是鲜血的脸。

    一个冰冷的机械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说:“你好,我是暗恋互助系统。”

    周佚说:“……”

    机械音道:“你好?”

    周佚说:“什么?你是什么?”

    那机械音又重复了一边,道:“我是暗恋互助系统,帮助天下有"qing ren"终成眷属。”

    周佚还在懵着。

    机械音说:“你再发呆,你的爱人就要走了哦。”

    周佚说:“你可以救他?!”

    机械音说:“不,是他可以救他自己。”

    这便是故事的开始,这机械音,就是周佚的系统一零一二。

    一零一二告诉周佚,完美命运系统已经入住陈立果的身体,陈立果也成为了宿主,只是任务和他们项目组不一样,只要陈立果完成了,就可以重新获得生命。

    “我的任务呢?我的任务是什么?”周佚这么问。

    “你的任务啊。”那系统说,“让你的爱人的高兴就行了,但是——你不可以妨碍你你的爱人做任务哦。”

    然后周佚就被投入了和陈立果一样的世界,在进入每个世界之前,他都会得到一个关于那个世界的剧本,和自己所要扮演的人设,只是根据周佚系统的设定,他唯一可以崩人设的对象就是陈立果,只是却不能让陈立果发现他的身份。

    当然,这些剧本大部分都因为周佚的缘故被崩的一塌糊涂,但他的系统说没关系,只要陈立果乐意,随便他做什么。

    在穿第一个世界的时候,周佚也不知道陈立果乐不乐意,所以他竭尽全力的对陈立果好,想要补偿他的蠢果。

    但是他的好心却毁掉了一切。

    陈立果没能承受住和周佚如此相似的爱人的诱惑,崩掉人设,进度条直接归零。

    周佚被抽离世界的时候,一零一二有些无奈,他说:“你这样不行啊。”

    周佚说:“怎么回事?”

    一零一二说:“他不能给你回应——准确的说,是他扮演的人设不能给你回应。”

    周佚眉头皱起。

    一零一二说:“你不能让他再崩人设了,这样太耗费时间,也太耗费宿主的心力。”他没有告诉周佚,不是每一个宿主都能够回去,有的人沉沦在了这些世界里,因为他们失去了分辨真假的能力。只希望周佚的爱人,能够恪守住本心。

    周佚也担心,于是第二个世界,便和陈立果拉开了距离。

    第二个世界陈立果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到达了第三个世界。

    第三个世界可以说是一个转折点。

    周佚变成了冉青空,陈立果变成了徐文悠。

    周佚看着陈立果认认真真的完成着任务,最后一个人出了国。

    周佚终于忍不住了。

    每个世界都太长了,几乎就是一个人的一生。

    几十年扮演一个人,简直就是种折磨。周佚有点失控,他把陈立果给囚禁了。

    然而让周佚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被他囚禁的陈立果并不难过,反而非常的高兴。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他的蠢果脑袋上蹦出这么一条弹幕。

    周佚:“……”

    蠢果脸上一副宁死不屈,你要了我的身体,不能要我的心的表情,灵魂却很诚实的往外蹦着弹幕条。

    周佚:“……”以前怎么没发现陈立果这么闷骚。

    然后他就把陈立果上了,不,准确的说,是冉青空把徐文悠上了。

    陈立果听开心的,周佚又不开心了。

    “如果换了其他人呢。”周佚说,“他也乐意么?”

    一零一二说:“但是没有其他人。”

    周佚说:“如果呢?”

    一零一二淡淡道:“如果他没有推开你,被撞死的是你,是不是他就不用做这些事情了。”

    周佚猛然醒悟。

    一零一二说:“所以你还要和我说什么如果。”

    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这种假设,只会让周佚自己难受。陈立果这么努力的做任务不就是为了回去见他么。陈立果扮演着别人,最终只为成为自己。

    坚持回去的想法,持续到了最后一个世界。

    周佚不知道自己在最后一个世界是怎么熬过来的。

    穿成林昭容的周佚,看着陈立果和这个世界的周佚相亲相爱。

    这个世界里,陈立果不是孤儿,他有疼爱他的父母,优越的家境,和喜欢他的周佚。用一零一二的话来说,就是这是个已经被改变的世界。

    周佚看着陈立果幸福的表情,有些绝望,他问一零一二说陈立果如果选择留下来,那这个世界会继续延续下去么。

    一零一二说:“会。”

    周佚说:“那陈立果的身体的?”

    一零一二说:“会死亡。”

    周佚感到了窒息,知道答案的他将陈立果绑了,却什么都舍不得做,只是吻了他一下。

    陈立果闭着眼睛躺在他的面前,像吃了毒苹果的王子,而他,就是想要抢夺王子的恶龙。

    最终周佚选择了放弃。

    他在生日的那天,看到了满目喜悦的陈立果。

    陈立果的手上戴着手表,那手表周佚见过——他曾经也戴过这一款。

    “生日快乐。”熄灭了最后一根烟,周佚走了。

    陈立果自然也不会叫他留下。

    周佚就像一个在等待绝症诊断书的病人,他想,他不能剥夺陈立果选择的权力。

    于是他看着陈立果从高中到大学,最后过了一个完满的生日。

    属于这个世界的周佚问陈立果想不想和他在一起。

    周佚看着陈立果狂喜的神色,心沉了下去。

    “他会选择留下么?”周佚问他的系统,他的语气如此无助。

    “你应该为他高兴。”一零一二说,“这个世界,有哪里不好么。”

    这个世界是完美的,没有一点瑕疵,任谁都可能沉溺其中。

    周佚想,换位思考,如果他是陈立果,那么选择留下,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我要失去他了。”周佚绝望的说,“我要永远失去他了。”

    一零一二低低的叹息。

    在这样的绝望里,周佚也依旧没有给陈立果一点暗示,他要让陈立果做出内心最渴望的决定,就算这个决定会让他痛不欲生。

    最后陈立果做出了选择。

    周佚看着时间凝结后,面前的美好画面逐渐碎裂。

    时间倒流回了周佚出车祸的前十分钟,他还在路边同陈立果说他那场不存在的婚礼。

    看着眼前鲜活的爱人,周佚不再压抑自己,他拉着陈立果就往家里跑。

    陈立果被他推到床上的时候还一脸懵逼。

    周佚心想,他真是不愿意再等一分钟。

    两人做的翻天覆地。

    最后结束的时候,陈立果差不多都不会动了。

    周佚摸着陈立果的脸,温柔的问他想去哪个国家结婚。

    陈立果就眼珠子能动,话都说不出出来。

    周佚说:“b国的移民比较好办,我们就去b国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陈立果:“……”说的好像我能说话一样。

    周佚说:“既然穿回来了,我有事情想问你。”

    陈立果眨眨眼睛。

    周佚说:“陈立果,你偷我内裤的时候,那内裤洗过了么?”

    陈立果::“……”啊啊啊啊啊被发现了!!!

    然后周佚这个不要脸的继续说:“要是一条不够,我还能送你几条,全是我穿过的。”

    陈立果脸涨红了。

    周佚瞅着他,笑眯眯的亲了亲他的嘴,说:“真可爱。”

    陈立果心想把我家纯洁可爱高贵冷艳的周佚去哪了,周佚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