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9章 周佚的回忆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周佚是在高中认识的陈立果。

    那天他在篮球场打球,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慢慢的走过来,说:“同学。”

    周佚以为他也想打篮球,于是正准备说来啊,一起。却见他眯着眼睛笑着问了句:“同学,你这矿泉水瓶子还要吗?”

    这句话太特别了,于是周佚便再也忘不掉这个人。

    那时候周佚还不知道陈立果的名字,只知道这个学生是一班的,成绩很好,是个孤儿。

    同他说这些事情的那个同学言语之际全是怜悯,那个同学说:“陈立果太可怜了,没有爸爸妈妈,还得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也不知道怎么活过来的。”

    周佚听到他的言语,想起了陈立果的模样,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那时候的陈立果因为营养不良有些矮小,和一些女生的身高差不多,整个人瘦瘦小小,周佚觉得自己把他整个人举起来都一点不成问题。

    只是他们两人一直没有什么交集,虽然周佚在暗中关注陈立果,但也没有贸然上前和他搭话。毕竟陈立果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处理同学关系。

    周佚并不想他苦恼。

    就这么过了三年,转眼到了高考。

    整个高中为止,周佚和陈立果的关系,止步于普通同学。

    高三那年的高考数学题特别难,周佚做完之后就知道不少人要哭了,果不其然,考试结束的铃声一结束,考场里一片哀嚎。

    不少女生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外走。

    看到这么一幕,周佚脑子里却冒出一个想法——不知道那个瘦瘦小小的陈立果考的怎么样。

    幸运的是数学是陈立果的强项。

    最后分数出来的时候,陈立果的数学比周佚还要高上几分。只是其他科目都比周佚要稍微差一些,但上一所好大学,是没什么问题了。

    分数出来后,周佚报考的a大,a大是全国最好的理科学校,也是周佚一早就决定的高考志愿。

    让周佚没想到的是,陈立果也报的是a大。

    在大学里第一次看到陈立果,是在同乡会上。

    周佚本是被他班上的同学,硬拉去参加的,他一进去就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陈立果。

    陈立果长高了一些,但还是瘦小,手里正拿着个单词本写写念念。

    周佚想了想,过去同陈立果打了个招呼。

    陈立果见到周佚,颇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他说:“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你。”

    周佚笑了,道:“不都是一个学校的么,你不知道我也读a大?”

    陈立果说:“知道啊,只是这学校这么大……”

    周佚又询问了陈立果一些事情,得知了他的近况。

    陈立果看着周佚,笑容很甜,就像吃到了很美味的糖果。

    看到这幅表情的陈立果,周佚的心微微一动,竟是觉得陈立果有几分可爱。

    周佚找陈立果要电话号码,却听陈立果道:“我没有手机,你有事的话……可以晚上来寝室找我。”

    周佚说好。

    同乡会散去后,陈立果很匆忙的走了,周佚知道他大概是要去打工。

    经过这第一次见面,两人间的关系逐渐熟络了起来。

    周佚也开始更加了解陈立果,从他的家境,到他的现状。

    陈立果的生活很拮据,但却从未抱怨什么。他似乎是天性乐观,即便是上帝给了他这样一手烂牌,他也打的有滋有味。

    “我觉得我过的挺好的啊。”陈立果对他这么说,“你看我还能上学读书,比和我在孤儿院的大多数孩子,都好太多了。”

    周佚听着看着,一点点了解这个有趣的男孩,越发觉得陈立果有趣。

    促使周佚和陈立果住在一起的契机。是一次周佚去找陈立果,听到了陈立果寝室里传来的争吵声。

    说是争吵,倒是更像是单方面的发泄。陈立果的室友不耐烦的职责陈立果,说陈立果能不能不要每天那么晚回来,很打扰他们休息。

    陈立果则是不停的道歉。

    周佚在外面听了皱眉。

    如果可以选,谁不想在大冬天十点钟就**?准备一个热水袋然后在被窝里玩手机?

    然而陈立果没得选,他的夜班必须上到晚上十二点,回来洗漱完毕,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大学虽然课程比高中少,但大一的学习任务却也并不轻松,陈立果如果想拿奖学金,就绝不能逃课。

    周佚那天没有进去,而是去找了个学生会的朋友,询问了出去住宿需要的手续。

    没过几天,周佚就向陈立果邀请,让他出来陪自己一起住。

    陈立果惊讶的说那怎么可以。

    周佚说:“为什么不行?”

    陈立果说:“可是你一个人出房租多不公平?”

    周佚说:“房租不需要你出,你负责洗衣服做卫生就行了。”

    陈立果说:“但是——”

    周佚打断了他的话,他道:“你每天回去很晚吧?你的室友对你没意见?”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露出有些无措的表情,他想起了室友对自己的意见似乎越来越大,可自己又没有什么好办法。

    陈立果一直觉得自己挺对不起他们的。

    在周佚的坚持下,陈立果还是勉强答应了。

    他们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事实上周佚的大部分衣服都不能手洗,所以陈立果可以做的家务实在是很少。

    但男孩子嘛,还是有需要换的小件,于是某天早晨起来,周佚惊讶的发现陈立果把他的袜子和内裤都洗了。

    周佚说:“你洗了?”平常都是他洗完澡后自己洗,只是昨天偷了个懒,没想到陈立果却帮他洗了。

    “嗯。”陈立果正在往阳台上晾衣服,说,“我还用热水给你烫了一遍。”

    周佚无奈,道:“不用那么麻烦……”

    陈立果说:“不麻烦啊,真的不麻烦。”他住进来后,内心一直有些不安。这房子不大,周佚说一周只做三次清洁,衣服也没什么可洗的,手洗会洗坏……

    周佚正欲说什么,却发现陈立果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耳根子却羞红了,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

    见到这样一幕的周佚眼里也浮起些笑意。

    陈立果晾完了内裤,说:“以后我帮你洗吧,反正我也要洗自己的。”

    周佚本该要拒绝的,但鬼使神差,他居然轻轻的道了句好。

    于是从此之后,陈立果就把周佚的内裤承包了。

    大学四年,周佚对陈立果的了解越来越深。

    陈立果有些自卑,但却很乐观,对感情非常的迟钝,但脑子很聪明。

    周佚看出来了陈立果身边其实有不少女生喜欢他,只是陈立果都浑然不觉。

    有一次周佚试探性的问了下,陈立果却失笑说:“她不可能喜欢我啦,我不会那么自作多情的。”

    周佚对陈立果的迟钝很满意,觉得陈立果应该是属于特别难拐走的那一类。

    结果却没想到到后来陈立果的迟钝让他伤透了脑筋。

    和周佚住在一起后,陈立果的生活又好过了很多,周佚经常在家里做饭,就算自己去睡了,也会给陈立果留灯。

    陈立果每次回家看到家里的橙色灯光,心中都是暖洋洋的。

    大学的时光飞快,很快就面临毕业。

    周佚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要走的路,所以大四一毕业立马进了自家的公司。

    新闻系的陈立果则去了本地的一个报社。

    其实这个报社的规模算不错了,也是因为陈立果的学习成绩优异,才得到的推荐机会,结果他没做几个月,就被人从娱乐版块调到了农业板块……

    那段时间周佚正好出国了两个月,回来之后就看到他好不容易养出了一点肉的陈立果瘦了一圈,原本白皙的皮肤也黑了,简直像是被继母虐待的小可怜。

    周佚有点生气,立马找了关系重新给陈立果介绍了工作。

    陈立果本来开始还不想去的,但周佚直接给了陈立果脸色看,说不去自己就没陈立果这个朋友了。

    陈立果见周佚是真的生气了,小心翼翼的说:“你别生气,我去还不行么。”

    周佚看了他这模样,又好气又心疼,他说:“你看看你,说吧,瘦了多少了?”

    陈立果说:“我没瘦啊,全是肌肉。”他说完还把袖子往上撸了撸。

    周佚说:“没瘦?行吧。”

    当天下午,周佚就去买了体重秤,逼着陈立果站了上去。

    陈立果苦着脸站上去后,周佚指着上面的数字说:“这叫没瘦?”

    陈立果说:“这称有问题……”

    周佚说:“哦?”

    陈立果被周佚盯的实在没办法,只好装可怜,说:“好,我错了,我去还不行么。”

    周佚说:“你再瘦看我怎么收拾你,去把我刚炖的汤喝了。”

    陈立果最怕的就是周佚炖的补汤,他实在是搞不清楚那一锅鸡汤里到底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材。反正味道可怕让陈立果浑身哆嗦,但周佚又不肯吃多少,最后舍不得把汤丢了的陈立果只能苦着脸把东西全都吃完。

    周佚也拿了个碗,慢吞吞的坐在陈立果对面喝,看着陈立果的脸皱成一团,心中暗暗好笑。

    陈立果说:“你再多吃点肉,这么大只鸡我吃不下……”

    周佚说:“吃不下就丢了。”

    陈立果:“那多可惜!”

    周佚说:“不然怎么办。”

    陈立果:“……那、那我吃吧。”

    周佚眼神里全是笑意。

    那鸡其实不大,一个人随随便便就吃了,陈立果就是觉得药味太奇怪,所以才装出一副吃不下的样子。但他的小小心思周佚早就看破了,所以最后陈立果还是捏着鼻子把鸡吃完了。

    喝完汤,周佚又从冰箱里拿了点水果让陈立果吃。

    陈立果说这水果是什么,怎么长的那么奇怪。

    周佚说:“山竹。”

    陈立果说:“贵吗?”

    周佚说:“不贵,比外面的橘子还要便宜,一块一斤,我还让老板搭了个苹果。”

    然后周佚就给陈立果剥了好几个。

    陈立果一边吃,一边傻乐,说真好吃。

    周佚看着他的模样,没忍住伸出手掐了一下陈立果的脸颊。

    陈立果被掐的有点懵,说:“你掐我干什么。”

    周佚说:“看起来很软。”

    陈立果说:“……”

    周佚一开始和陈立果住在一起,单纯是觉得这个人有趣。后来他也不知什么时候,他对陈立果的感情却逐渐变了质。

    陈立果完全没有察觉周佚对自己态度的变化,反而是陈立果认的那个干妹妹许舒怜先发现了。

    许舒怜趁着陈立果去洗碗的功夫,对周佚道:“你喜欢我哥吧?”

    周佚头也不抬说:“你不喜欢?”

    许舒怜是喜欢过陈立果的,虽然她现在自称自己是不喜欢了,但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许舒怜说:“你别骗我哥,他好骗我可不好骗!”

    周佚放下了手里的书,淡淡道:“你管得着我?”

    他恶劣的一面终于毫不顾忌的展示在了情敌的面前。

    许舒怜咬牙切齿说:“他们都说你温柔,我看他们真是瞎了眼。”

    周佚说:“他们还说你是女神呢。”

    许舒怜::“……”

    隔了一会儿,许舒怜似乎强行冷静了下来,她低低的说:“陈立果不容易,你真的别骗他。”

    周佚说:“我不会的。”

    许舒怜叹气,她说:“被你喜欢上,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时他们两个都全然没有察觉出陈立果对周佚的心思,

    陈立果洗完碗出来看见两人正在聊天,他说:“你们聊什么呢。”

    周佚心想我们在聊怎么把你瓜分了,但他脸上还是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说:“和你妹妹聊专业课。”

    许舒怜和周佚都是金融系的。

    陈立果说:“哦,这样啊。”

    许舒怜看着陈立果,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心想以前怎么没觉得陈立果这么好骗走,早知道这样,她就先下手为强了。

    大部分的大学同学,都在大学毕业后分道扬镳。

    陈立果和周佚的关系却越来越好。

    周佚忙着工作的时候,就由陈立果做饭,菜都是周佚叫人送过来直接放到冰箱里的,陈立果也不知道多少钱,问周佚,周佚就说:“家里人自己种的,没多少钱,就图个吃的安心。”

    陈立果也没有蠢到真的觉得这菜很便宜,于是坚持要付一部分的生活费。

    周佚却道:“这样吧,家里的水电气费你来付,其他的我来。”

    陈立果说:“那怎么行,水电气费能花多少钱。”他们在家的时间都不多。

    周佚说:“有什么浪费的,反正我一个人吃不完,吃不完还不是扔了,对了,我明天晚上炖点汤。”

    陈立果一听到汤这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佚看着他的表情实在是想笑。

    第二天晚上,陈立果喝到了周佚炖的汤,然后惊奇的发现味道还不错。

    陈立果说:“这是什么汤啊,真好喝。”

    周佚说:“**鸽。”

    陈立果说:“没放药材?”

    周佚说:“放了,放得少。”

    陈立果热泪盈眶,说:“以后能就这么炖不?”

    周佚说:“不行。”

    陈立果:“……”

    周佚说:“还是得放点药材。”

    陈立果想起了曾经周佚炖的鸡汤,那味道……

    周佚见陈立果脸皱的好像个包子,笑了,说:“就那么难喝?”

    陈立果说:“还好吧……”

    周佚低低的笑了起来。

    陈立果这才发现周佚是在拿他开玩笑,陈立果狐疑的说:“你不是故意把汤炖的那么难喝的吧?”

    周佚说:“不是啊。”

    陈立果说:“真不是?”

    周佚说:“真不是。”

    然而陈立果还是对周佚说的这句话的真实性报以严重怀疑的态度,他觉得周佚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挺好的,但是有时候却有点焉坏,陈立果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把汤弄的那么难喝。

    周佚从大二,一直和陈立果同居到毕业。

    毕了业两人也没有分开,周佚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近,陈立果提议说干脆让周佚把这里退了,去他公司附近住。

    周佚说:“那你呢。”

    陈立果说:“我们有员工宿舍啊。”

    周佚说:“哦。”

    结果没过几天,陈立果就苦着脸回来了,说他们公司的员工宿舍突然不办了,只给安家费,让他们自己租房子去。

    周佚说:“这样啊,那就委屈你再和我住段时间?”

    陈立果其实这时候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对周佚的喜欢,他怕自己暴露出来,被周佚赶出去——那时候的他肯定狼狈不堪。

    周佚对陈立果对他的心思也稍微有些察觉,但他不敢确定,又害怕吓到陈立果,于是决定循序渐进。

    事实证明,循序渐进,是周佚做过的最错的决定。

    某一天,周佚假装醉酒吻了陈立果,陈立果也给了他回应,周佚心中狂喜,正准备找个机会同陈立果说清楚,然而没过几天,陈立果却坚持要搬出去。

    “为什么要搬出去?”周佚问陈立果。

    陈立果没有给周佚答案,他低着头,整个人的色调都是灰色的。

    周佚说:“陈立果,你怎么不说话?”

    陈立果说不出话来,他怕自己一开口,话还没出口眼泪就先下来了。

    周佚说:“陈立果,你回答我。”

    “抱歉。”陈立果看着周佚的脸,想起了周佚未婚妻对他的威胁,他想如果周佚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他一定会崩溃的。

    “陈立果!”周佚到底是有些生气了,他说:“你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不给我个理由?”

    陈立果说:“真的,对不起。”脑子一片混乱的他,甚至想不出借口。

    周佚看着畏缩的陈立果,想到了前几天他吻了陈立果的事。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陈立果才要搬出去?难不成他觉得陈立果喜欢自己,都是他的自作多情?难不成陈立果不肯说理由,只是想给他留下最后的颜面?

    周佚第一次心乱如麻,他说:“陈立果,你真的要走么。”

    陈立果缓缓的点头。

    周佚冷冷的说:“你走吧,走了就别回来了。”

    周佚的声音是那么冰,冰的陈立果瑟瑟发抖,他想有时候上天真是格外的不公平,要将他生命里的唯一温度,从他的生命里抽走。

    对于陈立果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寒冷,而是享受过温暖之后的寒冷。

    陈立果拖着行李,慢慢的往外走去。

    周佚站在客厅里看着他的背影。

    陈立果觉得仿佛有无数根针扎在他的背脊上,他多想转身对着周佚说:“我不走了,你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但陈立果到底是不敢,于是他推开门,关上门,将他和周佚彻底隔开。

    陈立果走之后,周佚把屋子里的东西全摔了。

    他第一次这么生气,也是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陈立果,你好样的!”周佚最后坐在客厅里抽烟,抽了一包才勉强冷静下来,他说,“要是让我知道你搬出去是为了某个人,我就——”

    想到了陈立果那张脸,周佚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我就把你打断腿关起来。”

    此时的陈立果并不知道他心爱的周佚佚在想什么,他拖着行李到了自己租的小屋子,然后抱着行李低低的哭。

    哭完之后,从行李里掏出一条内裤,对着内裤低低的嘟囔,说:“周佚佚,你有那么多内裤,就送我一条给我留个念想吧,我、我真的……好喜欢你。”

    好喜欢好喜欢,就算把我的命当做礼物给你,我,也是愿意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