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系统旅行记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再次见到系统,是他和周佚结婚三个月后。

    他当时蹲在路边和一个卖山竹的小贩讲价。

    “十八吧,十八我就带几斤回去。”陈立果说。

    那小贩说:“十九卖给你了!十八我亏本!”

    “我昨天买的就是十八!”陈立果说,“还比你这个好一点。”

    小贩说:“帅哥,我这是小本生意……”

    陈立果说:“帅哥,我是穷人……”

    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小贩实在是受不了了,说:“行,十八就十八,拿走拿走。”

    于是陈立果就笑眯眯的选了好几斤。

    买完山竹,陈立果准备回家,结果过马路时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在红绿灯快要结束的时候还站在马路中间。

    陈立果看他周围没有大人,赶紧过去把他一把抱起来,带过了马路。

    那小孩被陌生人抱居然也没哭,小脸长得倒是挺可爱的,但是全程面无表情,即便是被陈立果抱起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陈立果过了马路把他放下,说:“小朋友,你家长呢?”

    那小团子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他说:“陈立果,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地球。”

    陈立果:“……”他觉得自己仿佛出现了幻觉。

    小团子说:“这身体一点都不好用。”

    陈立果颤声道:“爸爸!”

    小团子说:“哎,儿子。”

    没错,这个看起来十分鲜嫩可口的小团子就是来地球旅游的系统。他当时来的时候制造身体的部门问他对身体有什么要求没有。

    系统说:“我要一具最纯洁的,最不容易看见马赛克的身体。”

    那个部门一听说:“好的没问题。”

    然后三天后,系统和他的同事一起去领身体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具与众不同的身体。

    系统:“……这个身体怎么那么小。”

    那个部门负责人说:“但是纯洁啊。”

    系统说:“手脚也那么短!”

    那个部门负责人说:“但是纯洁啊。”

    系统:“……”

    那个部门负责人说:“我保证这是这批身体里最纯洁的。”

    系统无言以对,这时候换身体已经来不及了,于是这次地球旅行只能用这具身体……

    用了这具身体的结果就变成了,系统的其他同事都在愉快的各种浪,就他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连游乐园都只能坐旋转木马。

    更可恨的是他的一个同事还微笑着叫他别介意,然后给他去买了一个粉红色的棉花糖。

    “可爱的小男孩子就要吃棉花糖。”那个和他部门不同的同事这么说。

    系统有点小情绪,闷着脸没说话。

    那同事说:“别难过了,爸爸爱你。”

    系统:“……滚。”

    于是系统就趁着他们在赌场醉生梦死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溜出来找到了陈立果。

    陈立果抱着系统,满目都是怜爱之色,他亲了亲系统的小脸,又亲了亲系统的小脸,正准备亲第三次的时候。

    系统说:“再亲老子弄死你。”

    陈立果说:“好好好,不亲了。”然后他又摸了摸系统的小手。

    系统:“……”死变态。

    陈立果一手提着山竹,一手抱着系统,往家里走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粉色的气息。

    门口保安和他打招呼,顺口问了句这孩子是?

    陈立果说:“我亲戚的孩子,我的小心肝。”

    保安说:“长得真可爱!”

    系统:“……”

    陈立果嘿嘿嘿的笑了,仿佛人家是夸的他一样。

    系统:“……”他后悔了。

    到家后,周佚还没回来。

    陈立果把他心爱的统统放在沙发上,没忍住又亲了一口系统的小脸。

    系统说:“再亲弄死你。”

    陈立果:“啵。”

    系统:“……”

    陈立果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说:“宝宝,你在这里坐着啊,粑粑去给你剥山竹。”

    系统说:“你叫我什么?”

    陈立果说:“爹。”

    系统说:“嗯,乖。”

    陈立果的三岁爹一脸严肃,坐在沙发上腿短的连地板都碰不到。

    陈立果给他剥了几个山竹喂到了嘴边,系统拿着山竹凝视片刻,他说:“这就是可以让你出卖灵魂的食物?”

    陈立果:“……我是那种为了山竹出卖灵魂……”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系统的眼神逼的败退,垂头丧气的说:“灵魂三斤起卖啊。”

    系统:“哼。”

    然后系统小心翼翼的张开嘴,慢慢的咬了一口。

    陈立果期待的看着他。

    山竹酸酸甜甜,汁水充盈,系统咀嚼在口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说:“不错。”

    陈立果也松了口气,说:“不错吧,我也觉得好吃。”

    系统把陈立果剥给他的几个都吃完了。

    两人正吃的开心,门口处就传来了钥匙的声音。

    周佚走进了屋子,看到了客厅里的系统和陈立果,周佚悚然道:“陈立果,你去哪里偷来的孩子?”

    陈立果:“……”

    系统没吭声。

    结果周佚走过来,伸手就掐了掐系统的脸,说:“挺可爱的啊,眼光不错。”

    系统:“……”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陈立果说:“是系统,是系统!”

    周佚稍微愣了片刻,随即不可思议道:“这是你的系统?”

    陈立果说:“对啊。”

    周佚说:“为什么这么小?”

    陈立果说:“他就好这一口。”

    系统:“……”他最佩服的陈立果的地方在于陈立果从来不背着他说他坏话,一般有坏话当面就说了。

    周佚说:“哦。”

    系统:“……”你可以不要哦的那么意味深长么。

    不过身体太小这件事,的确比较麻烦,毕竟是刚上幼儿园小班的年龄,大概最刺激的活动就是街边的摇摇乐。

    陈立果说:“我家系统最可爱了,比你的系统可爱多了,对不对,爸爸?”

    周佚想了想自己系统的性格,没吭声。

    系统心想这陈立果真是有毒,还是剧毒。

    最后陈立果终于想起来问系统他叫什么名字。

    系统说:“叫我十三就行了。”

    陈立果说:“十三,十三是个好数字啊……周佚,你快说说十三多吉利。”

    周佚:“……”

    系统实在是受不了了,说:“你们去做自己的事吧,不用管我。”

    陈立果说:“对对,自己的事,周佚你去拿相机,我要和我的系统合影。”

    系统:“……”

    连拍了十几张全家福,系统已经有点后悔来找陈立果了。

    陈立果问系统准备玩多久。

    系统说:“用地球时间来计算,差不多是一个多月。”

    陈立果又问他回到总部之后打算接什么工作。

    系统说我们接工作的内容特别多,他现在调部门了,可能会致力于权益保障之类的工作。

    陈立果说:“保护人类?”

    系统冷冷的说:“当然是保护ai。”

    陈立果:“……”

    系统说:“你是不知道,有多少系统在完成任务回到总部之后出现了心理问题。”

    陈立果:“对啊,不是每一个宿主都像我这么可爱。”

    系统:“……”

    陈立果说:“你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系统说:“没什么意思。”

    陈立果觉得系统即便是换了具那么可爱的身体,却依旧是如此的冷酷无情。

    本来今天周佚和陈立果打算自己在家做饭吃的,但是鉴于无敌可爱的小系统来了,所以陈立果决定出去吃饭。

    自从周佚和陈立果结婚之后,家里吃这件事一般都是陈立果决定。

    三人找了家火锅店坐下,陈立果大手一挥,给系统点了所有他觉得好吃的菜,并且嘱咐店家每一样的分量都少上一点。

    系统太矮了,根本够不到桌子,最后在儿童座椅和被陈立果抱之间屈辱的选择了前者。

    陈立果还有点委屈,说我抱着你多好啊,还可以给你夹菜。

    系统说:“我不。”

    陈立果说:“唉……”

    系统:哼。

    菜上来了,陈立果全程一副傻爸爸的样子,问系统吃不吃这个吃不吃那个,吃到一半的时候,陈立果突然想起来,说:“你吃这些没问题吧?”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不能吃火锅啊。

    系统正在和一个无骨凤爪搏斗,含糊的说没事。

    陈立果见状又给系统夹了一块牛肝,说你尝尝,他家的牛肝是最嫩的。

    系统肚子小,每样菜都只能尝一点,但是还是很快就饱了。

    然而陈立果的征程却才刚刚开始……

    陈立果:“冬瓜入味了,太美味了,来点不?。”

    系统:“……饱了。”

    陈立果说:“牛筋也软了,糯糯的,来点不?”

    系统:“……饱了。”

    陈立果说——哦,他还没说话,系统就说:“我饱了!!你要我说几遍!”

    陈立果见一脸愤怒,没忍住又凑过去亲了系统一口,说:“十三三,你好可爱啊。”

    系统:“???”十三三是什么鬼名字!

    周佚在旁边看了一人一系统的互动有点想笑,他觉得有这样的系统陪着,陈立果的穿越旅程应该不会太无聊。

    这顿饭前期系统还是很满意的,但满意的这种感觉持续到他吃饱,就结束了。

    陈立果看着系统阴着小脸生闷气,说宝宝不生气哦,你要是想吃明天我们再来。

    系统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本来陈立果是打算带系统吃遍周围的美食的,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系统当天晚上就开始拉肚子。

    陈立果:“咦!!!你不是说没事么!!”

    系统认真思考了一下,说:“这身体根据地球人制造出来的……”

    陈立果想了下,觉得三岁小孩像系统这么吃,那肯定是要完蛋的。火锅加冰水,肠胃不好的成年人也受不了啊。

    他一直以为系统他们总部制造的身体和常人与众不同才让系统狂吃不止,结果现在系统居然告诉他和地球人一样。

    陈立果说:“系统,我们去看医生吧!”

    系统说我不去。

    陈立果说:“那我去给你买点止泻药吃!”

    系统说:“我不吃”

    陈立果还想说什么。

    就听到系统说:“我没事,死不了,你去睡觉吧。”

    陈立果表情非常犹豫。

    系统说:“快滚滚滚。”

    陈立果和周佚去睡觉之前,还叮嘱系统让他有事情一定要叫自己。

    结果第二天早晨,陈立果来看系统的时候,抱着系统已经凉了的尸体嚎啕大哭,说:“爹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我们看过了千山万水,度过了那么多劫难,你居然死在一顿火锅上面!”

    周佚:“……”

    系统的尸体已经凉了,而且看起来死因是脱水,周佚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他发现他家厚厚的一卷卫生纸全部被用完了。

    这系统可以啊,死前都不忘记冲厕所。

    周佚想了想,拨通了个电话。

    电话打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周佚说:“一零一二?”

    那头说:“周佚?什么事?”

    周佚说:“你认不认识十三?”

    一零一二说:“十三?认识啊,我们还挺熟的,怎么了。”

    周佚说:“他死了。”

    一零一二沉默三秒钟,似乎在思考周佚这句他死了是什么意思。

    周佚重复一遍说:“在地球上的身体死了。”

    一零一二说:“死了?昨天我不是还给他买棉花糖吃么,怎么就死了,你们对他做什么了。”

    周佚看了眼哭的快要厥过去的陈立果,无奈道:“请他吃了顿火锅,他拉肚子又坚持不去医院……”

    一零一二:“……”

    周佚说:“所以他芯子呢?”

    一零一二无道:“你等会儿啊,我给总部联系一下。”

    周佚等了五分钟,期间陈立果已经开始准备操刀系统的葬礼了,说他一定要给系统办一个盛大的葬礼。

    五分钟后,一零一二给周佚回了电话,说他联系了总部,总部说十三已经回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十三死活不肯接自己的通讯——估计是觉得丢脸吧,他是第一个来地球旅游,把身体弄死在地球上的系统。

    周佚说:“那这具身体怎么办?”

    一零一二说:“会有人来回收。”

    周佚得到了答案,放心了,他挂了电话,对他家哭的神志不清的爱人说:“别哭了,十三回去了,没死呢。”

    陈立果说:“真的没死吗?”

    周佚说:“没死。”

    陈立果:“哦,那我去吃个早饭。”他顺手就把这具已经凉了的尸体扔到了沙发上。

    周佚:“……”

    半个小时后,来领尸体的人上门了,那人见到陈立果和周佚,说不好意思啊,给两位添麻烦了。

    周佚见这人态度这么想,心想这人肯定不知道这系统是他们祸害死的……

    陈立果说:“这尸体你们带回去准备怎么办啊?”

    那人说:“当然是摧毁了。”

    陈立果说:“我可以和操控这具身体的系统联系一下吗?”

    那人说:“当然可以啦。”

    于是那人把给总部联系的通讯器递给了陈立果。

    通讯器接通后,陈立果哭着说:“爸爸,你回去了吗?我好担心你,你没事吧。”

    系统幽幽道:“我没事,你别担心我。”

    陈立果说:“你以后还来么?”

    系统说:“看情况吧。”

    陈立果说:“所以你至今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要选一具小孩子的身体当做容器?”

    系统说:“我有事先挂了。”

    陈立果:“……”他直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于是他在系统挂了通讯器后,委婉的问了一下来收拾的这个大兄弟。

    这个大兄弟说:“因为他选择了最纯洁的一具身体……”

    陈立果:“……”

    周佚:“……”

    收尸的人实在是简单粗暴,拿个袋子把那具身体随便一装就走了。

    陈立果看着他这大大咧咧的样子,觉得好担心这人出去就被警察调查最后上了社会版的新闻。

    这人走后,陈立果开始反省自己,他说:“都是因为我们两个太没分寸了,才让我可怜的小十三有了心里阴影。”

    周佚没吭声,其实他有点想笑,但看见陈立果这幅严肃的模样,又觉得笑出来不太好,于是便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

    陈立果说:“好难过哦,我还想带他去吃好多好吃的。”

    周佚说:“下次吧,我系统说他们经常出来旅游。”

    陈立果叹气。

    此时同样心情不好的还有已经魂归总部的系统。

    有系统和他打招呼说,老大,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地球不好玩吗。

    十三没说话,阴着脸走了。

    和十三打招呼的系统莫名其妙,心想是又出了什么事么,他家老大怎么那么不高兴……

    十三以为自己可以度过快乐的一个月,但他却死在了一顿火锅的手里。

    屏幕上其他系统们都过着十分开心的旅行生活,有吃东西的,有赌/博的,还有不可描述的。

    当然,补课描述的全都打上了马赛克。

    十三想起了火锅的味道,然后做下了一个决定。

    今天是十三死去的第七天。

    陈立果给他插了三炷香。

    周佚正在吃早饭,看到陈立果的动作差点没喷出来。

    周佚说:“宝贝你做什么呢。”

    陈立果幽幽的说:“纪念我逝去的父爱。”

    周佚说:“没事,我可以当你爸爸,儿子,过来,爸爸疼你。”

    陈立果面露幽怨之色,他说:“爸,你代替不了他。”

    周佚说:“那我要怎么才能让你忘了他。”

    陈立果哭泣着摇头。

    周佚把他按在桌子上,舔了舔陈立果的嘴唇,低低的说:“我用自己的身体让你忘了他好不好?”

    陈立果泪光盈盈的看着周佚,说:“你就算得到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周佚说:“爱,是做出来的。”

    这两个人正演的起劲,门口传来的咚咚咚的敲门声。

    周佚本想说别去管,结果那敲门的人却誓不罢休。

    无奈之下,陈立果只好走到门边问了句:“谁啊?”

    外面传来的瓮声瓮气的声音,说:“我。”

    陈立果听这声音非常陌生,从猫眼看了看发现外面站着个彪形大汉,他说:“你谁啊?”

    “是我。”那彪形大汉,开口话,“十三。”

    陈立果:“…………”

    周佚见陈立果半晌没动,也走过来了,说:“怎么不开门?”

    陈立果惨笑道:“我好像在做恶梦。”

    周佚说:“怎么了?”他顺手开了门。

    然后陈立果就窒息了。

    他的娇小无比,嫩的能滴出水的小正太变成了一个戴着金链子玟着纹身的彪形大汉,那大汉对着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嘎哈呢,撸串去啊。”

    陈立果砰的一声把门又关上了。

    周佚:“……”

    十三:“……”

    陈立果哇的一声哭开了,说我没有这样的爸爸,我不要这样的爸爸。

    周佚强忍着笑,说:“走吧,看来你家系统是真的挺喜欢火锅的。”

    陈立果这次是真的要哭的厥过去了,他说:“你走吧,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十三说:“陈立果,你信不信我揍你。”

    陈立果说:“你还我,你把那个可爱的正太还给我。”

    十三说:“都烧成灰了你自己刨去。”

    陈立果:“呜呜呜呜呜。”

    最后三人又出现在了火锅店里,这次是十三点菜,他大手一挥,说:“老板,每样菜都来一份。”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盯着锅底。

    周佚的笑已经快憋不住了。

    十三还在补刀,说:“我延长了假期,可以好好陪陪你了。”

    陈立果心想,爸,求!你!快!走!

    周佚终于笑出了声。(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