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6章 回到点(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在这个世界里,陈立果要改变的是自己的命运。

    但命运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在潜移默化的改变,或许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悄悄的拐了个弯。

    以前的两个学期对于陈立果来说或许很漫长,但现在却眨眼便过去了。

    暑假,周佚把陈立果领到了单位实习。

    陈立果开始尝试做一些做简单的工作。其实和周佚越熟,越能感觉到他的性格并没有人前表现出的那么柔软。虽然经常都是笑着,但已经决定的事却异常固执。

    不过周佚对陈立果的态度向来柔和,从未强制要求陈立果做些什么。

    陈立果最喜欢周佚办公室的那扇落地窗,休息的时候就趴在那上面看。

    周佚说:“你这么喜欢?”

    陈立果瞅着底下,说:“对啊,看着人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到处走,好玩。”

    周佚一直觉得陈立果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这会儿更这么想了。他说:“过几天你生日,有自己的想法么?”

    陈立果扭头冲着周佚笑,说:“你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我都听你的。”

    周佚闻言,脸上笑容更甚。

    陈立果一直在期待周佚承诺给他的礼物,以周佚的性格,很少会以重要来作为形容词。

    陈立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天气越来越热,日历从七月被翻到了八月。

    陈立果的生日是暑假,所以并不能请到大学里的同学。

    但周佚还是把原来篮球队的朋友们全都叫出来了,还叫了几个和陈立果关系不错的女生。

    众人吃完饭,又去了ktv,周佚也把自己买的生日蛋糕带了过去。

    那蛋糕很大,散发着奶油的香气,模样是一只橘色的篮球,做工非常精致。

    周佚正在拿着话筒唱歌,唱完之后把蛋糕摆了出来。

    陈立果说:“我去上个厕所。”

    周佚正在给他插蜡烛,叫他快去快回。

    陈立果匆匆忙忙的去了厕所,解决了问题之后想要赶快回去。

    但是他没想到,他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熟人——林昭容。

    林昭容看着陈立果,目光里全是陈立果不明白的情绪,他的面容和之前比起来似乎多了几分沧桑,莫名的的让人觉得他似乎苍老了许多。

    “生日快乐。”他说。

    陈立果心中一动,他道:“嗯,谢谢你。”

    林昭容抿着唇,目光凝固在陈立果的身上。

    陈立果被他的盯的莫名的有些慌,想从他身边走过去,然而刚走两步,却被林昭容直接按回了墙上。

    林昭容比陈立果高不少,撑着陈立果头两侧的墙壁,凝视着眼前的人。

    陈立果觉得林昭容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一个患了绝症的病人,眸中全是绝望。

    “陈立果。”林昭容说,“我很想你。”

    陈立果不明白林昭容的眼神里为什么会有那么浓烈的情绪。事实上他和林昭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甚至不明白林昭容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陈立果只能勉强回应道了声谢谢。

    然而林昭容要的,从来都不是陈立果的这句谢谢,他慢慢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陈立果的额头,然后缓缓的说:“你开心么?”

    陈立果看着林昭容近在咫尺的脸,疑惑道:“你怎么了?我当然很开心。”

    怎么会不开心呢。

    他有了父母,有了周佚,有了曾经幻想的一切,怎么会不开心。

    林昭容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在用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的情绪。

    陈立果觉得眼前的林昭容有些可怕,好像下一秒他就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

    但到底林昭容什么都没有做,他最后做的事情,就是牵起陈立果的手,然后在周佚送给陈立果的情侣表上落下一个意味不明的吻。

    “你开心就好。”林昭容笑了。

    陈立果看着林昭容的笑容,却觉得他还是不要笑的好,因为林昭容的眸中闪着水光,神色之中只余痛苦。

    “生日快乐。”林昭容松开了陈立果。

    陈立果迟疑的看着他,道:“你没事吧?”他觉得林昭容情绪不太对。

    “我没事。”林昭容点起了一根烟,他慢慢的眯起眼睛,说:“去吧,都在等着你呢。”

    陈立果点点头,他觉得林昭容这人其实也不算太坏……

    林昭容看着陈立果走了,他脸上的笑容终于淡下,全部变成了满目疲惫和绝望。

    “你幸福就好了。”熄灭了烟,林昭容对着空气这么说。

    陈立果回到了包房里。

    数值十九的蜡烛已经插在了蛋糕上面,灯也关了,陈立果走进去就看到了众人期待的眼神。

    “回来了。”周佚的声音柔柔的,他说,“快来,我们给你唱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众人的歌声响起。

    陈立果突然有点想哭。

    这是他梦想中的生日,大家聚在一起,给他长生日歌,然后许愿,再吹灭蜡烛。

    陈立果擦了一下鼻子,说:“谢谢大家。”

    周佚说:“许愿吧,果果。”

    陈立果看向了蛋糕,在心中暗暗的许了三个愿望,然后呼足一口气,将蜡烛吹灭。

    周佚见陈立果许完愿,却没有去开灯,而是到:“果果,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陈立果露出期待的眼神。

    周佚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郑重的打开。

    陈立果看到了盒子里放着一对漂亮的白金男士戒指。

    周佚说:“陈立果,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全部发出惊呼,但这惊呼很快变成了“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的叫喊声。

    陈立果的眼神从钻戒移到了周佚的脸上。

    周佚在浅浅的笑着,表情那么温柔,脸颊上的酒窝也是如此可爱,陈立果的心脏疯狂的跳动。

    然后画面突然凝结起来,就好像一部电视剧被按了暂停。

    系统的声音在陈立果的脑海中回荡,还是那冰冷的机械音,却仿佛多了其他的情绪,系统问:“陈立果,你想要留在这个世界么?”

    所有的画面都停留在了最好的一幕上。

    如果说陈立果是个饿得要死的乞丐,那面前就是一桌大餐,上面放着他所有想要吃的东西。这种诱惑,谁受得了。

    陈立果擦了擦眼睛,他说:“系统,你好过分。”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终于哭了出来,他说:“我怎么放得下,我怎么放得下啊——”

    梦终于醒了。

    这么多美好的事情,都不过是个梦而已,陈立果哭的绝望,因为这些都不是他的,他只是一个没有父母,没有爱人,什么都没有的孤儿。

    系统的声音意外的柔了起来,他说:“只要你想,就可以永远的留在这里。”

    陈立果抽泣不止。

    系统说:“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为你设计的,作为给你的报酬。”

    陈立果哭的整张脸都花了,他蹲在地上,背脊一直耸动。

    系统说:“那么多个世界,辛苦你了。”

    他没有安慰陈立果,这时候什么话语都是多余的,倒不如让陈立果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发泄出心中的委屈。

    陈立果说:“那周佚呢,我那个世界的周佚呢——”

    系统说:“陈立果,周佚没事,你做那么多任务,是为了复活你自己。”

    陈立果还在哭着,他带着哭腔说:“他还是会和别的人结婚么?是么?”

    他死去前,周佚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他要同别人结婚了,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死死的缠在陈立果心中,让他寝食难安。

    系统说:“抱歉,我不知道。”

    陈立果哭的快要厥过去了。

    系统听着他继续哭。

    陈立果抬起头,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周佚手里拿着的白金戒指,他擦了擦眼泪,慢慢的把戒指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然后抖着手戴到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戒指很合适,想来是周佚定做的,陈立果盯着自己的手指,又哭又笑,他说:“真好看啊。”

    没人回答他。

    “真好看啊。”陈立果说,“但是……不是我的。”

    系统说:“陈立果?”

    “我要回去。”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他说,“这不是我的世界,我……怕梦会醒。”

    系统的语气里充满了疑惑,他道:“可是只要你留下,这里就是真实的世界。”

    “不。”陈立果的语气充满了坚定,他说:“这不是真的。”

    系统第一次看到这么清醒的宿主。

    他之前也跟过一些宿主,大部分都选择了最后一个作为报酬存在的,全然完美的世界。小部分选择回去的,是因为在原世界有着无法放弃的牵挂。

    那陈立果在牵挂什么呢,牵挂着那个即将结婚离开他的周佚么。

    系统想不明白,他说:“陈立果,为什么?”

    陈立果说:“因为我爱他。”他爱着那个要结婚的周佚,即便周佚将要离开自己,他也爱的是他。

    系统说:“你确定了么?”

    陈立果说:“确定。”

    系统心中低低一叹,正欲动手,就听到陈立果道了句等等。

    系统以为陈立果改变了主意,然而却见陈立果擦干了泪水,笑着说:“我不是可以带一个东西去下个世界么,之前一直没有带,可以把这个戒指带回我的世界么。”

    系统说:“当然可以。”其实是不行的,所有快穿世界里的东西,都不能带回宿主原有的世界,但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系统答应了陈立果的要求。

    陈立果擦干净眼泪说:“爹,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系统:“……”我求求你别说话。

    陈立果做出了抉择,系统开始调整参数,让他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陈立果看到眼前完美的一切,都在分崩离析,就好像是被分解的数据包,那个喜欢陈立果的周佚变成了数据碎片,在陈立果的视野遁入黑暗。

    陈立果安静的看着,直到眼前出现了白色的光。

    系统说:“回来了。”

    陈立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人一个人重重的搂入了怀中。

    搂他入怀的人恶狠狠的说:“陈立果我他妈的真想操/死你——”

    陈立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感到一双唇封住了自己的嘴。

    那是一个充满了各种情绪的吻,狂喜愤怒绝望惊讶,陈立果喘不过气来,但却没有挣扎。

    因为他知道吻他的人的名字——周佚,他的周佚。

    陈立果神情恍惚,问系统:“我还没有回来么?”

    系统说:“回来了啊。”

    陈立果说:“回来了周佚为什么在吻我?”

    系统说:“我哪里知道。”

    最后周佚放开陈立果的时候,陈立果的嘴唇都肿了。

    两人就站在大马路上面,周围已经开始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陈立果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他被周佚拉着手往前狂奔,直到到了家他才彻底反应过来。

    “周、周佚。”陈立果说,“你做什么?”

    周佚狠狠的盯着陈立果,就像在盯着一块到手的肉,他说:“别说话——”

    陈立果满目茫然,直到被推到床上,他惊讶道:“你做什么?”

    周佚说:“我就不该给你委婉,操、他、妈、的!”

    这是周佚第一次情绪如此暴躁,也是他第一次说脏话,他的眼睛因为愤怒红了一圈,像是一头被激怒到了极点的野兽。

    陈立果的衬衫被推上去,周佚一口咬在了陈立果的胸口。

    陈立果整个混乱极了,他说:“周佚,你冷静一点!”

    周佚说:“我他妈的冷静不下来,陈立果,我差点就失去你了,我差点就永远的失去你了!”

    他死死的抱住陈立果,仿佛要将陈立果整个人镶嵌进身体里。

    陈立果说:“你说什么?”

    周佚伸出手,把陈立果额头的发丝往前抹去,然后道:“在你穿的最后一个世界里,我叫林昭容。”

    陈立果瞬间明白了,他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道:“你、你是跟着我一起穿的?”

    周佚说:“不然你以为每个世界上了你的人是谁?”

    陈立果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头脑混乱无比,一时间无法捋清思路。

    周佚也没有给陈立果这个时间,至少现在没有。

    在陈立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周佚就已经把他裤子扒了。

    然后陈立果目瞪口呆的看着周佚拿出了准备好的润滑剂。

    陈立果惊恐的说:“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东西?”

    周佚咬牙切齿:“你就不能问问我和谁结婚么?”

    陈立果刚想说不是那个长发女人,就想起那个号称要和周佚结婚的长发女人其实是周佚的结界周纯。

    然后陈立果就感到自己的菊花一凉。

    陈立果喘息着说:“太快了吧!”

    周佚说:“我进去了你就不嫌快了。”

    然后陈立果就被捅了,最惨的是这个世界他还是第一次,虽然周佚挺温柔的,但陈立果依旧感到了疼痛。

    陈立果抽着气,眼里含着泪,说:“系统,我是不是在做梦。”

    眼前全是马赛克的系统说:“我也怀疑自己在做梦。”

    陈立果:“……”等等,原来系统只屏蔽了画面,没有屏蔽声音啊,那岂不是……

    后面的事情陈立果没能仔细想,因为周佚发现他又在走神后,就更努力了。

    两人从早上一直做到了下午太阳落山。

    陈立果最后实在是不行了,哭着求周佚放过他。

    周佚狞笑着说:“我他妈憋了这么多年了,你要我放过你?”

    陈立果趴在床上想要爬走,又被周佚硬生生的拖回来。

    反正这天陈立果彻底的见识了周佚狂野的一面,他也不知道周佚居然能说出这么多荤话,玩出那么多花样。

    这个世界可是真实的,陈立果也没有那些天赋异禀,所以最后他被周佚做的失禁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几乎想给周佚跪下求他放过自己。

    周佚捏着陈立果的耳坠,说我给你打暗号你怎么就看不懂。

    陈立果哭着说:“我只知道是同一个世界的大兄弟哪能想到是你啊。”

    周佚说:“你居然没有认出我!”

    陈立果说:“我错了周佚,我错了哥,我错了爸爸——”

    周佚说:“没用!”

    陈立果:“……”再做真的要死了。

    最后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你以为你要死了,其实你还能坚持挺久。

    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陈立果真是感觉身体被掏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

    周佚睡在陈立果的旁边,手搂着他的腰,嘴含着陈立果的耳垂。

    陈立果哭都哭不出来,哑着嗓子说想尿尿。

    周佚说我陪你去。

    陈立果哪敢让他陪,颤颤巍巍的说我自己就可以。

    周佚说:“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陈立果天真的信了他,然后在厕所又被插了一次。

    陈立果被按在洗手台上的时候,想着人果然不能憋久了,憋久了就容易变态,一变态就容易出人命。

    这一做就做了足足两天。

    陈立果觉得整个世界都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周佚倒是神采奕奕,第三天早晨还给陈立果做早饭。

    陈立果吃着早饭瘫在床上,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周佚说:“陈立果,我们好好聊聊?”

    陈立果眼珠子动了一下。

    周佚说:“你同意就上下动动,不同意就左右动动。”

    陈立果的眼珠子上下动了动。

    周佚看见陈立果这样子,觉得可爱又有点心疼,说:“我知道我是做的太过头了,这样吧,你休息两天,休息两天我们再谈。”

    陈立果差点没翻个白眼。

    周佚说:“乖,你好好休息。”

    陈立果:“……”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说:“陈立果,我要走了。”

    陈立果一愣,随即道:“什么时候走?”

    系统说:“和总部交接好了就回去。”

    陈立果说:“爸……我舍不得你。”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说:“统儿,你再留在这里多陪陪我嘛。”

    系统咬牙切齿的说:“留在这里看马赛克吗?!”

    陈立果:“……”咳咳。

    系统说:“我他妈的好不容易工作完了你还要求加班?”

    陈立果:“……”咦,系统说脏话了。

    系统说:“陈立果,你这样的是要被ai劳工协会起诉的。”

    陈立果流出了一滴愧疚的泪水。

    系统表示自己虽然陪伴了陈立果挺久了有点舍不得,但自己还有诗和远方,是绝不会留恋陈立果的。

    陈立果说那你经常来地球看看啊。

    系统说等我去搞个身体。

    陈立果说记得搞个好看点的。

    系统说哪个世界我给你选的身体不好看?

    陈立果觉得很有道理,颜狗是天生的,根本不需要后天培养。

    系统说:“你和周佚好好过。”

    陈立果说:“嗯。”

    系统说:“小心点周纯。”

    陈立果说:“好。”

    系统说:“我不会想你的。”

    陈立果说:“啊。”

    系统说:“所以你也别想我。”遇到我,不是什么好事。

    陈立果说:“不想不想。”

    系统说:“儿子,再见啦。”

    陈立果说:“爸爸,再见。”

    隔了一会儿,陈立果道:“你走了吗?”

    系统说:“还没有。”

    又隔了一会儿,陈立果又说:“你走了吗?”

    系统说:“……还没有。”

    再隔了一会儿,陈立果还没开口,系统就气急败坏的说:“别他妈的问了,我走的时候会和你说的。”

    陈立果;“……哦。”

    系统:“你那个失望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是想我把你拉回去再穿个几十次吗?”

    陈立果说:“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

    系统:“哼。”

    陈立果:“……”爸,你真傲娇。(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