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虚幻的现实(十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旅行除了周纯那一点插曲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很完美。

    周佚的计划面面俱到,陈立果跟着他连脑子都不用带,模样越来越像个小弱智。

    周佚有时候看了他觉得好笑,伸手点点他的脑门儿说我把你丢这里了你就回不去了。

    陈立果正在喂鸽子,听到这话说:“把我丢这里了你还不是得来找我。”

    周佚想了想,觉得真是有道理。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玩,两人快到开学的时候才从国外回来。

    学校在外地,周佚早就定好了飞机票。

    陈立果他妈到底是有点舍不得儿子,虽然平时都是一副巴不得陈立果快点走的样子,却在机场掉了眼泪。

    陈立果抱着他妈叫她好好的。

    他妈说:“儿子,有什么事就给家里打电话。”

    陈立果说:“好,我会的。”

    周佚在不远处等着,给这对母子留下了充裕了时间。

    告别完了,陈立果和周佚一起进了安检。

    周佚身上就背了个小包,其他什么行李都没带。陈立果倒是被他妈塞了一堆东西,虽然有点重,但他还是带上了。

    “为什么不要你父母送?”周佚问,陈立果爸妈本来是想把他送到学校的,但陈立果却拒绝了。

    “有什么好送的。”陈立果说,“我都十八岁了。”

    今年十八岁的生日,陈立果和周佚在旅行中度过。

    生日当天周佚给陈立果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把钥匙。

    陈立果当时拿着钥匙一脸懵逼,说:“这钥匙是开启你心门的钥匙吗?”

    周佚听到陈立果说的话,差点笑出声,然后拍了陈立果的脑袋一下,说:“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

    陈立果挠着头,有点委屈,说:“那这钥匙是什么?”

    周佚说:“你不是要三环内一套房么。”

    陈立果吓的差点没给周佚跪下,他想他以后再也不随便许愿了,因为他随口胡诌周佚都会当真,要是他说自己想要月亮周佚会不会真的把他送上月球……

    这礼物最后陈立果还是没要,虽然周佚有点不高兴,但陈立果的态度却很坚决,他说:“媳妇,不能让你的嫁妆比我的聘礼还多啊。”

    周佚说:“那你出得起多少聘礼?”

    陈立果说:“……你看我这个人怎么样?”

    周佚说:“你要是送你自己给我,那你岂不是要贴更多聘礼了。”

    陈立果:“……”

    陈立果进安检的时候,往身后望了一眼,却好像在人群里看到了林昭容。但这似乎又只是他的错觉,因为那人影很快就一闪不见了。

    陈立果有点苦恼,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草木皆兵了,最近总是觉得到处都能看见林昭容,但每次仔细看过去,又好像看错了。

    不过人不见了,陈立果也就没有太在意,他和周佚一起上了飞机,开始了新的征程。

    大学时光,对于原世界的陈立果来说是非常美好的。

    虽然他没有机会像其他学生一样参加各种社团活动,还是得在上课之余花大量时间打工。但是他上的a大有着高昂的奖学金和各种学费减免政策,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还能找学校贷款。

    当然,a大里本来就是学霸群聚之地,想要拿奖学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陈立果经常半夜还在看书。因为他看书这件事,当时住在一起的舍友还和他起了点矛盾。

    陈立果和周佚熟起来,是因为他们两个高中就是一个班的,后来周佚慢慢的了解了陈立果,知道他的情况之后,便提出让陈立果和他一起出去住。他负责所有的房租和生活费,陈立果负责打扫卫生和洗衣服。

    陈立果一开始当然不同意,后来还是被周佚软磨硬泡的说动了。

    因为他每天回寝室的时间都有点晚,虽然尽可能的轻手轻脚,还是会影响室友的休息。短时间还好,长期下来陈立果自己都不好意思。

    当时陈立果已经对周佚生出了些隐秘的不可言说的念头,然而他从头到尾都很清醒,即便是和周佚一起同居,也不曾有一丝的奢望。

    周佚离他太远了,陈立果连伸手这个动作都不敢做。

    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陈立果和周佚同一个系同一个班,还同一个宿舍。

    陈立果是上铺,周佚是下铺。

    铺床的时候周佚开口说等大二学校允许了,他们就出去租房子住。

    陈立果说:“学校里不是挺好的么。”

    周佚说:“学校里不方便。”

    陈立果说:“什么不方便?”

    周佚颇有深意的瞅了陈立果一眼,微笑道:“当然是夫妻生活不方便。”

    陈立果:“……”为什么觉得周佚越来越黄了。

    大学的同学陈立果基本是忘得差不多了,时隔多年,陈立果已经全然记不得自己同学的模样和长相,不过他现在所在的班级和以前的也不是一个班级。

    开学第一天竞选班长,周佚坐在底下没动。

    陈立果说:“你不去吗?”

    周佚撑着下巴说:“好麻烦,不想去。”

    陈立果说:“咦,你居然也会觉得麻烦。”

    周佚说:“除了你之外的事情都挺麻烦的。”

    陈立果没出息的脸红了。

    和周佚熟了之后,才会发现这人其实也有些小脾气,偶尔也会懒散,并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但就是因为这些缺点,却让周佚这个人更加的鲜活,陈立果觉得遇到周佚,真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事情。

    下午下课之后,陈立果没有和周佚一起去吃饭,而是自己单独去了一趟。

    周佚问他去做什么。

    陈立果说去见一个以前一起玩朋友。

    周佚说:“你在这里还有朋友啊,去吧,早点回来。”

    陈立果说:“好好好。”

    周佚说:“嗯,乖。”

    然后陈立果就跟撒欢的兔子一样冲出去了,周佚看着陈立果这模样,心想他是不是把陈立果拽的太紧,偶尔也该放放风。

    陈立果去了社团联合会的办公室。

    他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独属女孩子的清脆笑声,陈立果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陈立果推门而入,进屋后就看到了一张许久不见的面容。

    “你有事吗?”女孩子短发,穿着兔子图案的t恤和黑色牛仔,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她正坐在桌子旁边粘着纸花。

    陈立果在心中轻轻叫了声妹妹。

    这女孩叫许舒怜,是陈立果的学姐,年龄却比陈立果小两岁,所以认了陈立果当哥哥。

    两人是在社团相识,后来关系越来越好。

    若说作为孤儿的陈立果在周佚身上尝到了爱情的滋味,那许舒怜就告诉了他什么是亲情。

    “我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招新。”陈立果笑着问,“我特别想来你们这里。”

    “啊?”许舒怜说,“你原来是来自荐的呀?”

    陈立果说:“对啊。”

    许舒怜还没说话,另一个学生就笑道:“可以可以,我们这里需要你这种胆子大的人才,你想来哪个部门?”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还没招新,就来自荐的。

    那学生陈立果没印象了,想来是哪个部门的部长吧,陈立果指了指许舒怜,道:“她在哪里部门?”

    几个学生起了哄,许舒怜的脸也有点红,她没吭声,其他学生解答道:“许舒怜是宣传部的,你也要来?”

    陈立果说:“都可以啊,我十项全能。”

    “好。”其中一人道,“我们国庆之后招新,你一定要来啊。”

    陈立果应下了。

    许舒怜的性格,却不像原来世界时那么直白,看向陈立果的时候莫名有些脸红。

    陈立果也没多想什么,又和他们聊了几句,便转身回去了。

    周佚在宿舍等着陈立果,见陈立果回来便叫他一起去吃晚饭。

    两人一起往外走的时候陈立果问周佚要不要加点什么社团。

    周佚说:“你加什么?”

    陈立果说:“社团联合会吧。”

    周佚说:“好啊,我跟着你一起。”

    陈立果说完这话,又有点后悔,因为原世界周佚似乎什么社团也没有加,而且从大一开始就开始忙。

    陈立果说:“你不要勉强啊,我只是加着玩……”

    周佚眉目温柔,他说:“嗯,我陪你一起玩。”

    大一的课程相对其他年级来说比较多,陈立果不用打工,于是一心扑在学习上面。

    周佚有时候陪着他,有时候做自己的事,两人间非常默契。

    陈立果和许舒怜的关系也好了起来,只是他隐约觉得这个世界的许舒怜和原来世界的她对自己态度似乎有些不同。

    一开始陈立果还没想明白,后来周佚点了他一句,他说:“那个女生喜欢你吧。”

    陈立果一听,愣了,说:“啊?”

    周佚对陈立果的情商有点发愁,他发现这小孩儿对自己的魅力一点都不了解,他说:“许舒怜对你有好感,你呢?”

    陈立果说:“我只当她是妹妹啊!”

    周佚说:“那我建议你注意一下界限。”

    陈立果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好。如果他喜欢女生,许舒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奈何他是个gay,还暗恋着周佚,于是只能和许舒怜走远了些。

    许舒怜约了陈立果好几次见他都不出来,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

    陈立果想了想,对她道出了实情,说:“对不起,我喜欢男人……”

    许舒怜整个人都傻了,说:“你喜欢男人?你不喜欢我啊?”

    陈立果:“……对不起。”

    许舒怜说:“你不会喜欢你室友吧?”

    陈立果悚然道:“这你都看得出来?”

    许舒怜说:“……我眼睛没瞎。”

    两人都陷入了迷之沉默,最后还是许舒怜叹气说:“算了算了,好男人要么都有女朋友了要么就是gay。”

    陈立果:“……”

    许舒怜说:“当不了男女朋友,就当姐妹吧。”

    陈立果听了这话有点想哭,原世界好歹还是兄妹呢,这个世界就换了个性别了。

    许舒怜显然比陈立果还要难过,叹着气走了。

    周佚的目标达成,许舒怜找陈立果的时间瞬间减少了一半。

    说实话,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周佚就感到自己仿佛变成了一条守着宝藏的恶龙,要把这些钱来攻略宝藏的人全部干掉。然而被他守着的宝藏是一点自觉都没有。

    陈立果的确没自觉,他从来没觉得会有多少人喜欢自己。

    所以第一次被人表白的时候他还觉得那妹子是在开玩笑,第二次的时候他就有点慌了。

    被表白的陈立果一溜小跑回了宿舍,找到周佚说:“他们怎么会喜欢我啊?!”

    周佚正在看书,听到陈立果这话,说:“怎么了?今天又有人和你告白?”

    陈立果悚然道:“对啊,这才开学半个月呢。”

    周佚说:“这叫先下手为强……”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略微有点停顿。

    陈立果说:“但是我有哪里好啊。”

    周佚说:“你长得好啊。”

    陈立果:“……”

    周佚说:“乖,不喜欢就拒绝。”

    陈立果做梦也没想到,他在这个世界里能有这种待遇。大概是他太亲民的缘故,找他告白的人比找周佚告白的还多,短短半个月就有三个,还全都是学姐。

    后来陈立果分析原因,觉得很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周佚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和他一样参加了社团,但除非必要的活动,都不会出现。

    陈立果这么受欢迎,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和系统说:“居然有这么多人喜欢我。”

    系统冷漠的说:“对啊,看看他们眼光有多差。”

    陈立果羞涩的说:“你当初不是也选了我。”

    系统:“……你一定要提这种黑历史来破坏我们两个之间所剩无几的情谊么。”

    陈立果说:“你选择了我~我选择了你~这是我们的~选择~”

    系统:“……”

    大学真是美好啊。

    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做自己想做的事,看自己想看的书。

    陈立果要么泡图书馆,要么去打篮球,生活过的格外滋润。

    周佚比陈立果要忙一些,他已经开始接手一部分他们家里的产业,这些东西陈立果是搞不太懂的,他只知道无论周佚做什么,都会给自己提前打个招呼。

    大一之后,到了大二,周佚按照他之前计划的那样搬出了学校。

    当然,被他一起拎出来的还有陈立果。

    在这个世界里陈立果和他们室友关系不错,所以走的时候还稍微有些不舍。

    周佚没给陈立果选择的机会,直接给陈立果办了外住手续。

    于是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在原世界里,陈立果和周佚住了差不多快六年,大学毕业后也住在一起。周佚有哪些小习惯陈立果一清二楚。

    事实上这个世界他们同居的时间还往前提前了些——高中就住在一起了。

    而且这房子也不知道是租的还是买的,装修的特别漂亮,还有一个陈立果很喜欢的大阳台。

    陈立果其实挺喜欢小动物的,只是他一直没有条件养,所以喜欢也就最多看看别人家的狗或者猫罢了。

    结果搬出去的第二个月,周佚就领回来了一只小金毛。

    陈立果看到那小金毛的时候整个人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抱着小金毛在屋子里狂奔。

    周佚看了他这模样眼里全是笑意,他道:“喜欢么?”

    陈立果说:“喜欢死了,喜欢死了。”那小金毛也挺喜欢他的,一直在摇着尾巴舔陈立果。

    陈立果说:“啊啊啊啊,好开心啊,好开心啊!”

    周佚眼神柔和,笑着说:“我们一直这么过下去好不好。”

    陈立果闻言一愣,随即傻笑,他说:“好啊。”

    周佚说:“嗯,等你今年生日,我有重要的礼物送给你。”

    陈立果一听礼物,就想起了那枚钥匙,他说:“别给我送房了啊。”

    周佚想了想,说:“是比房子还要珍贵的东西。”

    陈立果心想比房子还要珍贵的是什么。

    周佚慢条斯理的道:“非常非常珍贵哦。”

    陈立果猜了几个,都没猜对,他看着周佚笑意盈盈的面容,心想自己懒得猜了,反正到时候周佚会解密的。

    家里有了狗,陈立果生活又多了个重心,他现在甚至有一种自己在和周佚过婚后生活的错觉,除了没有性生活之外,一切都很完美——哦,对于系统来说现在就是最完美的状态。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一学期就过去了。

    寒假的时候陈立果被周佚拉去看了看他们家的公司。

    陈立果还没进去,看着那栋楼就愣了,他说:“这也是你们家的?”

    周佚说:“嗯。”

    这是家娱乐公司,规模非常的大,连陈立果这种不追星的人都知道一二。

    陈立果说:“你家到底有多少产业?”

    周佚说:“挺多的,我爸和他前妻离婚的时候还分了不少出去。”

    陈立果说:“啊,土豪,你还需要腿部挂件么,上过大学的那种。”

    周佚说:“腿部不用了,裆部还缺一个,你来么?”

    陈立果不敢置信的说:“……周佚你什么时候居然学会了这种荤话。”

    周佚说:“谁和我天天讲黄段子来着。”

    陈立果委屈的说:“怪我咯。”

    都怪他把他颜色雪白的男神染成了污浊的黄色……

    陈立果现在仔细想想,怪不得自己当初换了个工作之后上司对自己那么客气,福利还那么好,想来那家公司估计也是周佚家旗下的,老板介绍的员工,那待遇肯定要好一些。

    周佚说:“我带你去我办公的地方。”

    陈立果跟着周佚去了他的办公室。

    去的路上都有人在同周佚打招呼,称呼全是老板。

    周佚神色淡淡,全然不见在陈立果面前的温柔。

    周佚的办公室在顶层,身后就是巨大的落地窗,完全满足了陈立果对于高层人士的想象,他把脸贴在落地窗面前,往下望着,感叹道:“好高。”

    周佚说:“以后毕业了,来这里和我一起工作好不好?”

    陈立果说:“那我岂不是走后门进来的。”

    周佚说:“走不走?”

    陈立果说:“走走走。”

    周佚又笑了起来,他就喜欢陈立果这种性格,随着两人的逐渐了解,即便清楚的知道了他的家境,也未曾改变态度。

    陈立果现在倒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自卑的,他虽然是很穷,但是好歹也是开过机甲当过黑帮老大还成过神的人。

    周佚还没他见识过的东西多呢。

    周佚说:“陈立果,我很高兴遇到你。”

    陈立果没想到能从周佚嘴里听到这句话,有点受宠若惊,说:“我也很高兴遇到你。”

    周佚露出一个温柔笑容。

    陈立果看着周佚,突然就觉得站在落地窗面前的周佚仿佛下一刻就要大手一挥,对着自己说:看,陈立果,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陈立果:“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这智障看个落地窗都能笑成这样。

    陈立果说:“好喜欢周佚啊,我怎么可以那么喜欢他——”

    系统:“……”

    陈立果说:“爸爸,你也是。”

    系统说:“傻儿子,你真是个傻儿子。”

    陈立果说:“爸爸,我真的好爱你。”

    系统因为陈立果的这句话,略微有点触动,正准备回应,就听到陈立果的下一句。

    陈立果说:“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今天晚上就让我撸一发吧。”

    系统:“……”他终于知道陈立果为什么要傻笑了,这王八蛋看站在玻璃窗前的周佚,居然把自己给看硬了……陈立果,你是泰迪精转世么?(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