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虚幻的现实(十)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高三之后的那个暑假,对于所有考好了的学生来说,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光。

    这时候驾照的程序还没有那么严格,周佚只花了一个星期居然就拿到了驾照。

    陈立果怀疑他说你会开车么。

    周佚说要不然我带你去兜兜风?然后就把陈立果拎到了副驾驶里。

    事实证明周佚的车开的的确不错,动作娴熟显然是个老司机,陈立果感叹说他们终于单车变摩托,摩托变汽车了。

    周佚笑骂一句还委屈你了。

    陈立果哼了哼,心里想的却是自己还是最喜欢自行车——那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抱着周佚的腰了。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两人都填了同一个学校志愿。

    陈立果当初学的其实是新闻系,和然后凑巧周佚学的金融系在一个校区。

    但是这个世界里,陈立果跟着周佚一起填了金融系。

    系统说:“你还真是嫁夫随夫。”

    陈立果苦着脸说:“新闻系不好找工作啊。”

    系统说:“不是可以当记者或者编辑么。”

    陈立果说:“嗨,你别和我说,我毕业后在报社找了份工作,还没干几天就被调到了娱乐版块。”

    系统说:“娱乐版块?不是挺有意思么。”

    陈立果说:“有意思个屁啊,他们那个版块的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gay,我还没上到一个月呢,就想潜了我。”

    系统说:“那你咋办的?”

    陈立果说:“我表现的非常开心还委婉的提醒了一下他戴套,说上个月刚去查过艾滋虽然没问题但是还是戴一下比较保险”

    系统:“然后呢?”

    陈立果说:“然后我就被从娱乐版块调到农业版块天天研究养猪了。”

    系统竟是有点想笑。

    刚毕业的时候花钱的地方特别多,陈立果没找到新工作之前根本不敢辞职。于是陈立果就开始了自己的农业之路,天天往农村跑,一个月瘦了五六斤。

    后来还是周佚看不过去了,给他另外介绍了一份编辑的工作,陈立果才松了好大一口气。

    陈立果心里想的是如果他这个世界毕业了也找不到工作,那他干脆去卖保险算了,虽然压力大,但工资也高啊。

    钱不是万能的,但有了钱,你却可以多出很多种选择。

    陈立果一直以为周佚给他办护照最起码要一个月,哪知志愿刚填完,周佚就说手续办好了,问陈立果想去哪里玩。

    陈立果惊讶道:“这么快啊?”

    周佚说:“嗯,我爸妈帮了点忙。”此时中外交流还没有之后那么频繁,家里有外国人算得上是件稀奇的事。

    陈立果无所谓的说:“随便啊,我都可以。”

    周佚道:“你确定?”

    陈立果说:“我确定。”

    周佚说:“那行,我来制定行程吧。”

    周佚的计划向来面面俱到,陈立果最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他嚼着橡皮糖说:“好好好,都你定,我跟着你走。”

    周佚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说:“我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陈立果嘟囔:“我又不值几个钱。”

    陈立果考上了a大这件事,让他爸妈都很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特别是他妈那边的亲戚在高考结束后就特意打电话来问陈立果考的怎么样了——他们都知道陈立果的学习成绩不太好。

    他妈也有点坏,故意说一般,然后问那边的孩子考的怎么样。那边的亲戚带着点小得意说自己孩子考的还不错,五百九十多,上个二本是没问题了。然后妈妈说:“哎哟,怎么考的这么差啊,我家果果都考了六百九十多。”

    那边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遍:“陈立果考了多少?”

    他妈说:“六百九十五,就等a大的通知书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片刻后传来了艰涩的道喜声,说:“恭喜啊。”

    他妈说:“唉,这孩子就是争气,以前你们不是一直担心他成绩不好么,看来高三努力努力,还是很有用的嘛。”

    陈立果知道他爸妈和亲戚的关系都不好,但没想到不好到了这种程度。过年往来几乎都没有什么交流,连打电话互相问候,都藏着恶意。

    他妈说:“这群人就是看咱家条件好了,想来分杯羹,当初你出生的时候我们家条件不好,我又遇到难产,你爸找他们借一千块钱,他们都不肯借。”

    陈立果听的清楚,心里也隐约明白他为什么会成为了一个孤儿。父母双亡后,作为遗孤的他如果不见了,那些所谓的亲戚分起东西来,显然更加的便利,有时候人性真是丑陋的可怕。

    周佚的出国计划已经订好了,说他们到时候还可以去看看他的父母。

    陈立果听了他的话,感觉自己很有点见家长的味道。

    周佚说:“不要担心,我爸妈脾气都挺好的,到时候你好好发挥,毕竟第一次见公婆嘛。”

    陈立果说:“什么见公婆,明明是见岳父岳母好么?”

    周佚说:“就你那小身板还想娶我?”他说着用手比了一下自己和陈立果的身高。

    这个世界的陈立果其实已经比原世界高许多了,只是和周佚比还是矮上不少,陈立果在心中恨恨的想,他这个暑假一定要去多买几双内增高的鞋……周佚长得好看就算了,个子还那么高,这人怎么就那么完美呢。

    完美的周佚有着完美的桃花运。

    就连去学校拿通知书的时候,都有几个女生堵着周佚表白。

    毕竟高考之后大家就散了,再不说出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或许就永远没有机会说了。

    于是陈立果就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女生围着周佚,排队表白。

    陈立果和几个篮球队的队员站在不远处,感到无数的狗粮往自己脸上冷冷的拍。

    有个队员说:“陈立果,你嫉妒你周佚?”

    陈立果冷静说:“我才不嫉妒呢——”

    那队员说:“你不嫉妒就把手松开一点,我他妈的都要被你搂的窒息了。”

    陈立果:“……哦。”

    陈立果不嫉妒周佚,他嫉妒的是那些可以同周佚表白的女生。当然,这也只是陈立果自己想想的,如果他真的是个女的,还不一定有勇气和周佚表白呢。

    不过这一点点小事,并不能影响陈立果要和周佚出去旅游的好心情。

    拿到通知书后,两人就出发了。

    陈立果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白色云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到了目的地才被周佚叫醒。

    “果果,醒醒。”周佚说,“到了。”

    陈立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整个人还懵着。周佚见了好笑,帮他解开安全带,又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两人的动作是那么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目。

    到了机场外面,已经有人在等周佚了。

    这人说的是f国的语言,陈立果听不太懂,只能勉强听懂几个词。

    周佚的表情有些冷淡,和平时温和的他全然不像,两人坐到车上,被松开手的陈立果心中隐隐有些失落。

    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景色不断的变化,最后停留在了一片别墅群旁边。

    周佚说:“这房子景色很好,后面有个瀑布。”

    陈立果听他说的轻描淡写,但进了屋子后才发现后面那个瀑布是全世界有名的瀑布,矗立在瀑布边上的别墅,房价估计高的陈立果努力一辈子连个厕所都买不到。

    别墅很大,陈立果走在里面跟走迷宫似得,周佚温声解释说不要担心这里大,自己会一直和陈立果在一起。

    周佚说:“你不介意和我一起住,我们就睡一起,介意的话就睡我旁边的屋子。”

    陈立果说:“那我还是睡旁边的房间吧,我睡相不好,怕影响你”

    周佚看了陈立果一眼,说:“好啊。”

    周佚带着陈立果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道:“我爸妈还没回来,晚上应该要一起吃个饭。”

    陈立果点点头。

    二人正说着话,一个女声就从房间的拐角处传了过来,那女声有点尖,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她道:“周佚,你带谁回来了?”

    陈立果扭头,看到发出声音的人后,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人,他认识。

    “周纯。”周佚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只是陈立果莫名的从中听出了几分冷淡,周佚说,“你怎么在家?”

    “我为什么不能在家。”被周佚叫做周纯的人说,“这人是谁?”

    周佚说:“我同学。”

    “哦,你同学啊。”周纯长得很漂亮,穿着蓬蓬裙的模样,亚麻色的长发,很像童话里的公主,只是说出的话却和她甜美的模样大相径庭,她说:“别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往家里带啊。”

    周佚没理她,淡淡道了句:“果果,我们走。”

    两人往前走,陈立果却感到她的视线犹如针刺一般射在自己的背上。

    事实上陈立果的脑子有点乱,他当年也见过周纯的,只是周纯不是以姐姐的身份出现,而是以未婚妻——等等,周纯是周佚未婚妻这件事,似乎是周纯自己说的?

    陈立果越想越觉得脑子乱,想要理清思路,记忆却有些模糊不清。

    周佚带陈立果离开之后,才告诉陈立果说:“周纯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陈立果却想着其他的事情,他说:“周佚,你如果要结婚,对结婚对象有什么要求么?”

    周佚偏过头瞅了陈立果一眼,道:“要和你一样可爱。”

    陈立果笑了:“那你估计是找不到比我可爱的了。”

    周佚说:“怎么了?周纯说话就是那样。”

    陈立果说:“周佚……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个姐姐?”

    周佚淡淡道:“如果不是到这里来遇到她,我可能永远不会告诉你我有个姐姐。”

    陈立果说:“为什么?”他觉得周佚不是那么极端的人。

    然而周佚却道:“因为她根本不配做我姐姐。”

    陈立果愕然。

    周佚见陈立果神色惊讶,道:“是不是很惊讶我说出这种话?”

    陈立果缓缓点了点头。

    周佚却是道:“我妈和我爸是二婚,在生下我之后,又怀上了一个小孩儿。”

    陈立果静静的听着。

    然后周佚说:“周纯把我妈从楼上推下来,孩子没了,我妈也差点死掉。”

    陈立果表情更加惊愕。

    周佚冷冷道:“若不是我爸拦着,周纯哪里活的到今天?”

    陈立果一直以为周佚的家庭很幸福,一个太阳一般的人,若不是家庭幸福,怎么会养成如此温柔宽容的性格。

    在原来的世界,直到死去他都是这么想的,可在这个世界里,他的这种想法却被轻易的打破了。无数的信息疯狂涌来,在原来的世界,陈立果的确见过周纯。

    见面的过程也十分的不愉快。

    周纯找到了陈立果,开口第一句话就击中了陈立果的痛处,她说:“你喜欢周佚?”

    陈立果当时从未想过会有人看出他的心思,表情很是慌乱。

    然后周纯说:“我要和他结婚了,你离他远点吧。”

    周佚要结婚的消息加上暗藏的心思被拆穿,陈立果整个人都傻了。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觊觎国王被人发现的小丑,对周佚说出喜欢二字都是亵渎。

    周纯说:“你不会想让他知道你喜欢他的,他如果知道了,虽然不会怪你,但一定会远离你,你叫什么来着?陈立果?你三天之内从周佚家里搬出去,我就不告诉他。”明明说的内容是那么无礼,可周纯的表情却是那么的义正言辞,看向陈立果的眼神犹如在看一只臭虫。

    陈立果勉强的笑着,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周纯说:“选吧,是和周佚当朋友,还是永远失去他,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被周纯这么说的陈立果,慌张的搬出了和周佚一起住的地方。

    周佚问他为什么。

    陈立果找借口说不方便。

    周佚似乎有些失望,他说:“陈立果,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陈立果哪里敢看周佚,他怕他多看一眼,眼泪都会落下来,他说:“周佚,和你当朋友真的开心,是我对自己的问题,对不起。”

    陈立果来的时候狼狈,走的时候也狼狈。

    周佚看着他离开,那目光刺的陈立果背脊发疼,故事到这里本该就结束了。

    可现在,那个作为周佚未婚妻存在的周纯,却成了周佚的姐姐?

    陈立果脑子里一团浆糊,隐约抓到了什么线索。

    周佚说:“怎么又在发呆——”

    陈立果这才回了神。

    周佚说:“你怎么那么喜欢发呆呢,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有没有想我?”

    陈立果说:“我想晚上吃什么……”

    周佚略微有些无奈,他说:“都是你喜欢吃的。”

    晚上的时候,周佚的父母回来了。

    陈立果在原世界是见过他们的,周佚的母亲和父亲都十分温文尔雅,周佚的气质倒是和他们非常相似。

    陈立果看得出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非常好,整个家庭里,唯一的不和谐因素就是周纯了。

    吃晚饭的时候,周纯把盘子椅子弄得嘎吱直响,对着佣人挑三拣四。

    只是周佚的父亲并没有纵容她,对着她冷冷的道了句:“再弄出声音就不用吃了。”

    周纯这才消停。

    周佚的母亲神色淡淡,全程和周纯没有任何交流。

    后来陈立果才知道,周佚一家人几乎很少聚在一起,周纯也很少出现在周佚母亲在的地方,这次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跑到了f国还和他们住在一起。

    饭菜都是中餐,看得出食材相当讲究。

    陈立果穿了那么多世界,也算是吃过不少好东西了,所以虽然不能认出食材,但却能吃出好坏来

    周佚问他要不要喝汤。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自己来吧。”

    “没事。”周佚说,“我来。”

    于是周佚便开始帮他盛汤。

    周佚的母亲微笑着说:“以前一直没有见过佚佚带同学回来,还担心他在学校和朋友玩的好不好。”

    陈立果说:“阿姨,你想对了,周佚在学校可受欢迎了,好多女生找他表白呢。”

    周佚母亲笑着:“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孩子,周佚太早熟了,一点当妈妈的乐趣都没有。”

    周佚说:“妈,我不早熟能让你和我爸过那么久的二人世界?”

    周佚母亲笑的更甜了。

    不得不说,从一个女人的容颜和神态上,就能完全判断出她过得到底好不好。周佚母亲虽然年近五十,但模样却像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岁月似乎已经将她遗忘。

    但陈立果并不羡慕,因为他的妈妈也过的很好,他的爸爸很爱他的妈妈。

    周纯吃完饭,噔噔噔的就上了楼。

    周佚他爸出上厕所的时候,周佚妈妈对着周佚道了句:“她最近心情不好,你多注意点。”

    周佚说:“好。”

    他们母子二人,在这件事上似乎已经极有默契。

    后来周佚才告诉陈立果,说周纯恨极了他们母子,做出了很多让人无法容忍的事。

    周佚最后还说了一句:“我从来不承认她是我姐姐。”

    也难怪,他从未向陈立果介绍,若不是这次遇上了,恐怕陈立果也不会知道周纯的存在。

    和心爱的人一起旅行是一件幸福的事——前提是两人合拍,毕竟有很多情侣旅行结束之后回去就分手了。不过陈立果不用担心那么多,毕竟他还在暗恋阶段。

    如果谈恋爱的话,那周佚铁定是个完美男友,想的事情全都面面俱到,连行李都是他在背。

    陈立果可以从头到尾什么事都不想,跟着周佚走就行了。

    周佚说:“这里的披萨很有名。”

    陈立果说:“吃吃吃。”

    周佚说:“这里的舞台剧在全世界都很有名。”

    陈立果说:“看看看。”

    周佚说:“陈立果,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变傻了。”

    当时陈立果正在啃一个冰淇淋,听到周佚这话,一脸痴呆的扭头,他的嘴巴上还沾着白色的奶油,看起来可口极了。

    周佚的喉结微微动了动,他伸出大拇指轻轻的擦掉了一点陈立果唇上的奶油,笑着把手指上的奶油舔了,说:“真甜。”

    陈立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说你做什么呢。

    周佚说:“尝尝啊。”

    陈立果觉得周佚喜欢他,但是又觉得不可思议,他的男神怎么会喜欢上了他呢,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于是陈立果问系统说这不是他的错觉。

    系统说:“你还觉得我喜欢你呢。”

    陈立果:“……”

    系统说:“世界上有三大错觉,手机在响、有人敲门、他喜欢我。”

    陈立果觉得系统真是太可怕了。

    结果系统最后补了一句:“当然,不排除周佚的眼光突然出了问题。”

    陈立果沉默片刻,然后嗫嚅了两句说:“可是这个世界的我,很完美啊。”成绩好,性格好,家庭好,大家都喜欢周佚,大家也都喜欢陈立果。

    向日葵喜欢上向日葵,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了。

    系统说:“你可以和他表白。”

    陈立果说:“如果表白失败了呢?”

    系统语气坚定:“让他喜欢上你!”

    陈立果:“……喜欢,上我?”

    系统:“……”

    陈立果说:“可是人家在这个世界一点经验都没有会很害羞的好吗。”

    系统说:“陈立果,如果我可以杀人,你早就连骨灰都被用来拌饭了。”

    陈立果:“如果那碗饭是你来吃,我愿意献出自己的肉/体。”

    系统:“……”

    第一次遇到这么大公无私的宿主,系统竟是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