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虚幻的现实(九)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高三下的那半年,陈立果每周才会回家一次,其他的日子里都和周佚同吃同住。

    陈立果的妈妈当然也有给他生活费,还对他说在周佚家住的不习惯就回来。

    陈立果说:“没事啊,挺好的,和周佚住一起他能督促我学习。”

    他妈说:“互相督促就好,要不是你成绩上升了,我还真怕你是和周佚玩去了。”

    陈立果嘟囔说:“周佚那个变态天天守着我看书,连我上厕所都要背单词。”

    他妈敲了他脑袋一下,道:“以后你考了好学校,还不得好好感谢人家啊。”

    陈立果说那是肯定的,考上大学就立刻对周佚以身相许。

    虽然是压力极大的高三,但周佚却没有显露出一点紧张。

    他依旧淡定的考着年级第一,淡定的帮陈立果补课。

    陈立果在二模的时候考出了自己最好的成绩,竟是进了年级前三十。周佚说他只要保持下去a大肯定没问题。

    陈立果对考出这成绩的系统说:“爹,你看,你媳妇周佚夸你了。”

    系统说:“哦,冷漠。”

    陈立果:“……”

    二模一过,接着就是高考。

    今年六月的天气一常态格外的炎热,考场又没有空调,巨大的风扇在头顶上转啊转,勉强降下了些暑气。

    陈立果坐在一个靠墙的位置。

    第一门语文卷子发下来的时候,陈立果翻过去先看了看卷子的作文题目。作文题目是《小径》,陈立果看后说:“我都忘记原世界考了什么内容了。”

    系统说:“没指望你记得。”

    陈立果说:“爹,儿子未来的幸福就靠你啦!”

    系统没吭声,但陈立果却能想出他一脸鄙夷的表情。

    身体自己动了起来,陈立果看到卷子上出现了工整的字迹。

    第一科考完,陈立果找到周佚吃饭,周佚问他想吃什么。

    陈立果说:“这么热,就喝粥吧。”

    周佚说:“喝粥吃不饱,我让阿姨做了些鸡丝凉面送来了。”

    陈立果说:“好啊好啊。”

    两人直接去附近预定好的一个酒店,在那里阿姨已经将午饭已经备好了。因为担心来回往返浪费时间,所以周佚一早就定下了考场附近的酒店供他和陈立果吃饭休息。

    阿姨做的鸡丝凉面很好吃,面是自家做的,劲道软滑,鸡丝切的细细的扑在凉面上面,底下还压着黄瓜丝。粥也熬煮的十分美味,绿豆烂熟在米粒里,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还有已经完全入味的黑色卤蛋,连蛋黄都染上了卤味。

    陈立果喜欢这午饭,没忍住多吃了一些。

    周佚见状说:“你差不多了啊,别吃太多。”

    陈立果喝了一口温的绿豆粥,嘟囔着说:“太好吃啦,根本忍不住。”

    周佚闻言露出一丝笑意,说:“好了,等你考完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吃完饭,陈立果和周佚就躺在一张床上开始睡觉。

    周佚在陈立果的左边,呼吸很快均匀起来,显然是陷入了浅眠。

    陈立果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了半个小时,周佚就把陈立果叫起来了,他说:“陈立果,起来了,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陈立果乖乖的去洗了脸。

    “下午加油。”数学是陈立果,哦不,系统的强项,周佚向来不担心,他说:“以你平时的水平发挥就够了,不要紧张。”

    陈立果说我不紧张。

    周佚说你不紧张你脸怎么那么红。

    陈立果没吭声,心里想的却是还不是怪你太好看了,你要是没那么好看,我脸能这么红么。

    两人步行到了考场后,又互相叮嘱几句才分开。

    二十分钟后,陈立果拿到了自己的数学卷子。

    系统扫了遍数学卷子,说:“数学挺难啊。”

    陈立果说:“哎,我都不太记得了,不过好像确实挺难的。”经过了那么多世界,他原来世界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他用尽了全部力气去记得周佚的容颜,把其他事情全部抛到了脑后。

    系统说:“开做啦。”

    陈立果说:“嗯。”

    数学太难这件事,显然影响到了不少人。至少陈立果的考场里,就有一些考生表现的相当心浮气躁,甚至开始低声骂起娘来。

    监考老师因为这情况还招呼了几句。

    陈立果大致看了一下,觉得这卷子要是他自己来做,可能最多一百零点。不过换了系统就不一样了,系统要担心的事情不是考的太差,而是考的分数太高。

    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陈立果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声崩溃的哭了起来,她哭着喊说:“时间怎么就到了啊?我大题才做一道啊!怎么办啊!!”

    其他学生脸上的表情都不大好看,题太难,拉开的差距就会很大。数学好的分可以特别高,数学一般的就和数学差的一起沦落到格都及不了的地步。

    当年陈立果稳稳的上了a大,其中一部分就是托了数学比较难的福。

    出去之后,周佚问陈立果最后一道大题做没有。

    陈立果说:“没做,要对答案吗?”

    周佚说:“不对了,对了影响心情,明天继续加油。”

    陈立果说好啊好啊。

    一连两天高强度考试,考完之后所有学生都像是脱了层皮。

    考完当晚班上所有人都在一个餐厅聚餐,男生们点了好几箱酒。

    陈立果记得这个聚会,因为在这个聚会上他和周佚说了几句话。那时候的他没有现在这么受欢迎,他坐在角落里,安静的吃菜,看着其他人笑闹。

    然后周佚走过来问了他一句怎么不喝酒。陈立果记得自己回答的是不会喝。周佚闻言笑了起来,说:“不会喝就不喝吧,喝多了也伤身体。”其实那时候的陈立果和周佚完全不熟,他们同窗三年,连话也没说过几句。陈立果悄咪咪的看着周佚白皙脸上那个小小的酒窝,觉得这个人真是好看,笑起来也那么的温柔。接着周佚就被人拉走了,陈立果本以为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话,却没想到命运如此神奇,之后的他竟是和周佚上了同一所大学,还住在了一起。

    “想什么呢。”周佚的声音响起来,陈立果回了神。

    周佚无奈的说:“你看你又在走神。”

    在这个世界里,陈立果被同学们簇拥着。

    有人给他敬酒,有人让他写同学录,有人同他合影,还有人找他表白。

    没错,又有女生找陈立果表白了。

    那女生似乎也喝多了,红着脸大声的说陈立果,我喜欢你!

    陈立果有点愣。

    那女生说:“你、你的志愿准备怎么填?”

    陈立果说:“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那女生说,“啊,我猜我也没法和你上同一所学校,算了算了,能说出来我就满足了。”她说着抹了抹眼泪。

    周围都是起哄的声音,陈立果条件反射的看向周佚。

    周佚手里拿着酒杯,虽然在笑着,但眼神里却没有什么笑意,他的目光和陈立果的目光对上之后,陈立果莫名的生出些心虚。

    陈立果说:“真的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起哄的声音更大了,陈立果听见周佚淡淡的问:“谁啊,你喜欢谁我怎么不知道?”

    “对啊,连周佚都瞒得那么好。”有和他们一起打篮球的队友说,“陈立果你可以啊。”

    陈立果腼腆的笑了笑,他说:“我不告诉你们。”

    任由其他人怎么闹,陈立果都没有说出自己喜欢谁。于是他被灌了好多酒,最后喝的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

    但陈立果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周佚会护着他回家。

    晚上凌晨一两点,大家才差不多散了。周佚把几个女生送到家,才和后座上醉的一塌糊涂的陈立果一起回去。

    陈立果的脸蛋红红的显得格外乖巧,他被周佚抱在怀里,嘴里还嘟囔不舒服。

    这要是平时,周佚大概会哄他几句。但今天周佚却没有,他虽然抱着陈立果,但表情却是冷的。

    到家之后,阿姨做了醒酒汤问要不要喂陈立果吃。

    周佚说:“你先出去吧,等会儿我喂给他。”

    阿姨察觉周佚似乎心情不太好,于是十分识趣的赶紧走了。

    周佚把陈立果放到床上,把他的脏t恤脱了。

    差不多一年没有混迹篮球场,陈立果的皮肤又白了回来,还差两个月就是陈立果的十八岁生日,到那时小孩儿就彻底长大了。

    周佚的目光在陈立果的身上扫了一圈,表情有些微妙。

    陈立果懵懵懂懂的有了点意识,但眼神还是涣散的,嘴里叫着周佚。

    周佚说:“陈立果,你喜欢的人是谁?”

    陈立果没吭声。

    周佚伸手捏住了陈立果的鼻子,说:“说话。”

    陈立果呼吸不畅,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他嘟囔着说:“别、别捏啦。”

    周佚说:“你喜欢的人是谁?”这小孩儿和他在一起生活近一年了,连家都那么少回,他实在是想不到,小孩儿能喜欢上哪一个女生。是经常催他作业的课代表,还是喜欢和他搭话的后桌,亦或者是低年级的学生?

    周佚越想越觉得烦躁。

    陈立果勉强躲开了周佚的手,他委屈的说:“我不舒服……”

    周佚面无表情。

    陈立果又撒娇,说:“我真的不舒服,周佚佚,我……”

    周佚没让陈立果继续说,他的手指按住了陈立果的嘴唇,然后往里面伸入了一点,摸到了陈立果湿/软的舌头。

    陈立果一脸茫然的舔了舔周佚的手指。

    周佚的眼神暗了暗,他说:“陈立果,你好好回答我的话。”

    然而一个醉汉知道什么呢,陈立果被周佚搅弄的更不舒服了,于是便委屈的哼了几句。

    “你喜欢谁?”周佚问。

    陈立果还是给了周佚答案,他委委屈屈小小声声的说:“周佚,喜欢周佚。”

    周佚听了,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他道了声:“乖。”然后凑过去,在陈立果红艳艳的嘴唇上落下轻柔一吻。

    已经陷入半眠的陈立果浑然不觉他的骑士吻了他。

    第二天,陈立果一起床就感到头要炸了,他哎哟哎哟好几声,摇摇晃晃的出了门。

    周佚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说:“醒了?”

    “不行,我头疼,疼死了。”陈立果捂着脑袋说,“好难受。”

    周佚说:“谁叫你喝了那么多。”昨天他亲完陈立果,忘记给他喂醒酒汤就走了,这大概是为什么陈立果会这么疼的原因。

    不过周佚也不打算解释,谁叫陈立果昨天说他有喜欢的人。

    陈立果说:“你不是也喝了挺多么?怎么还没醉啊。”他依稀记得周佚酒量一般,难不成是他记错了?

    周佚说:“我喝不醉。”

    陈立果:“啊?”

    周佚说:“我这么大,就从来没有醉过,醒酒汤和饭在桌子上,我让阿姨给你温好了。”

    陈立果说:“哦……”他去洗漱完毕,浑浑噩噩的坐在桌子上,像是耷拉了耳朵的小兔子。

    喝完一碗醒酒汤,系统才对着陈立果道:“你昨天被周佚亲了。”

    陈立果差点一口汤没全部喷出来。

    陈立果说:“真的???”

    系统说:“对啊。”

    陈立果说:“我耍酒疯把周佚亲了??”怪不得周佚今天态度那么奇怪。

    系统说:“不是啊,是周佚主动亲了你。”

    于是陈立果的脑子里开始不断的重复三了字:亲了你、亲了你、亲了你。

    陈立果说:“你确定??没有看错??”

    系统说:“爱信不信。”

    陈立果终于信了,他心脏里瞬间冒出了无数个粉色的泡泡,他想,周佚亲了他呀,好幸福啊,好幸福啊,幸福啊,啊。

    陈立果重重的咬了口包子,说:“没想到我这个世界的初吻对象是周佚,真是太美好了……”

    系统说:“原来的世界你的初吻对象是谁?”

    陈立果沉默三秒,艰涩的说:“还没有初吻。”

    系统:“……”

    陈立果哭着说:“你别不说话啊。”

    系统说:“你再努力一下就能当魔法师了,还是等级最高的那种。”

    传说三十岁没有破/处的人都可以成为魔法师,陈立果觉得自己很有成为大魔导师的潜质。

    然而系统接下来的话,无情的摧毁了陈立果的粉红世界,系统说:“你的初吻对象不是周佚啊。”

    陈立果懵逼了,说:“那是谁?”

    系统说:“林昭容上次不是绑了你一次么。”

    陈立果说:“啊?”

    系统说:“他亲了你一口。”

    陈立果陷入了迷之沉默。

    许久后,陈立果才道了一句:“所以,我被林昭容亲过了?”

    系统说:“是的呢。”

    陈立果简直想大声的哭出来,他说:“我纯洁的身子就这么被玷污了,林昭容真是个王八蛋,我讨厌他,我讨厌他!!!”

    系统没理陈立果,由着他继续发挥。

    周佚见陈立果吃个饭的表情都能这么精彩,道:“你想什么呢?”

    陈立果正想到悲痛之处,被周佚一喊,差点没被嘴里的食物呛死。

    “咳咳咳。”重重的咳嗽着,陈立果一张脸都涨红了。

    周佚走过去拍着他的背,无奈道:“你啊。”

    陈立果喝了水,又咳了一会儿,这才好了些,他喘了口气岔开了话题说:“□□出来了吧,你对答案了没?”

    周佚说:“还没有,急着什么。”

    陈立果说:“好吧,等会儿一起对?”

    周佚说:“好啊。”

    陈立果魂不守舍的吃完了饭,脑子里全是系统说的林昭容把他初吻抢了的事,不过要从好的方面想,就是林昭容只夺取了他的初吻……

    周佚已经叫人去买了今天新出来的报纸,报纸上不光有昨天的高考题还有答案,他拿了报纸走到陈立果旁边,道:“一起看吧。”

    于是两人开始一起对答案。

    不得不说,陈立果是挺喜欢对答案这件事的,因为感觉就和买彩票似得,特别的刺激。

    两人先对的英语,对完之后周佚问陈立果怎么样。

    陈立果说:“一百三吧。”

    周佚道:“那么自信?”

    陈立果说:“对啊。”他是对系统自信。

    周佚说:“不错。”

    陈立果说:“你呢?”

    周佚说:“不知道,得看作文扣了多少分。”

    陈立果:“……”也对,平日里只要有准确答案的科目,周佚的成绩都基本往满分靠,没有准确答案的他也没差多少。

    对完了陈立果最差的英语,其他科目似乎就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

    今年的数学题果然够难,连周佚都错了一道大题加一道选择题。

    陈立果问系统,说他考了多少分。

    系统说:“我失误了”

    陈立果说:“啊?”

    系统说:“我居然只做错了最后一道大题。”

    陈立果说:“……”

    系统说:“完了陈立果,你要鸡立鹤群了。”

    陈立果对系统对成语的熟练程度表示震惊,鸡立鹤群这种词也能自己创造出来。

    鸡立鹤群的陈立果又对完了其他科目的答案,最后估分接近七百。只要上了六百八,不管分数线怎么划,a大陈立果都上定了。

    周佚也是正常发挥,如果没有意外,两人肯定不会分开。

    陈立果他妈也打电话问他怎么样了,因为怕孩子紧张,所以她在考前也没敢和陈立果叮嘱怎么,但这都考完了,再不问问就真的憋坏了。

    陈立果说:“还行吧,a大没问题。”

    他妈说:“什么?a大?a大附校吗?”

    陈立果:“……”

    他妈说:“a大附校也不错,你不要有压力,实在不行咱还能复读。”

    陈立果说:“妈,是a大,不是a大附校……”

    他妈说:“a大?你是在说胡话,还是我在做梦。”

    陈立果对他妈无话可说。

    最后好不容易让他妈终于相信了他儿子不是考傻了,他好生费了一番口舌。

    陈立果打电话的时候,周佚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直到陈立果叹着气挂了电话,他才道:“你妈不信?”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说:“对啊,好不容易信了——听她那口气,都快把你当着我的再生父母了。”

    周佚笑出了声。

    考完之后,一身轻松,除了自己初吻被林昭容夺走这件事让陈立果有点不开心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很完美。

    周佚问陈立果暑假准备怎么过。

    陈立果说:“我也不知道。”

    周佚说:“和我出国玩?”

    陈立果说:“可是我没护照啊。”

    周佚说:“没事,我给你弄。”

    陈立果说:“那行,都听你安排。”

    出成绩的十几天里,陈立果过的是那是相当的糜烂,天天睡到十点多才起床,还是被周佚强行拉起来的。

    新闻里报道他们省的数学题严重超纲,据说能及格就是好成绩。陈立果真是太佩服周佚了,周佚居然能和系统考的差不多,远远超过了平均线。

    成绩下来那天,陈立果稍微有点紧张,周佚倒是全程冷静脸,看到成绩后道了句:“和我估的分差不多。”六百九,差两分到七百。

    陈立果比周佚低三分,六百九十五,上a大稳稳的。

    “我们可以读一所大学了。”陈立果笑的眼睛眯起来,“我还在想,要是没考上,我该怎么办呢。”

    周佚瞅了陈立果一眼,道:“就算你没考上,我也有办法让你读。”

    陈立果说:“真的?”

    周佚揉了揉他的脑袋,淡淡道:“当然是真的。”没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分开。

    陈立果露出一个痴痴的笑容。(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