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虚幻的现实(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从看到林昭容第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变态。

    周佚现在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更是确定了他的想法。

    后来陈立果才从周佚嘴里知道,这个林昭容以前劣迹斑斑。他只要看上了别人,那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昭容对他那么温和。

    因为一回来就被周佚被打了屁股还委屈的哭了一场,所以背单词的事情也就这么算了,陈立果幸运的逃过一劫。

    高中的时间过的飞快,周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就期末考试了。

    陈立果考完之后神清气爽,说自己夜观天象,他肯定能考个好成绩。

    他的同桌接了句:“那你没考好是不是还要怪天象没发挥好?”

    陈立果沉默两秒,对他心爱的天象说:“天象,你觉得这次发挥的怎么样?”

    天象说:“还行。”

    陈立果眼巴巴的说:“能进前一百么?”

    天象说:“进一百干什么?”

    陈立果说:“咱妈不是答应了我进一百就让我暑假好过一点么?”

    系统说:“那我看有点悬。”

    陈立果凄惨说了句:“爹,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系统说:“儿子,你要学会自己努力啊。”

    然而陈立果却沉迷谈恋爱无心学习,满脑子都是周佚的他就是个因为早恋影响学习的典型,只可惜谁都没发现。

    考完之后,周佚找到陈立果问他生日打算怎么过。

    陈立果一脸懵逼说什么生日啊。

    周佚说:“你八月份的生日忘了?”

    陈立果刚想说自己的生日不是在冬天么,就想起来那是他被送去孤儿院的日子,所以孤儿院长把他的生日定在了那一天。

    陈立果说:“啊……我没计划怎么过呢。”

    周佚道:“你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可以告诉我。”

    陈立果说:“嗨呀大兄弟,你太客气了,我这人根本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我就要b城三环内一套房吧……”

    周佚:“……”

    陈立果说:“实在不行六环也成哦。”

    周佚:“……”

    陈立果见周佚不说话,露出邪恶的笑容,说:“要是你的都没有,就用肉偿吧。”

    哪知周佚听了陈立果这话,反而陷入了沉思,片刻后道了句:“好像有点麻烦。”

    陈立果愣了一会儿才醒悟周佚在说买房的事情麻烦,他悚然道:“周佚,我开玩笑的,你不会真要给我买房吧。”

    周佚说:“没啊。”

    陈立果听着他说没啊,眼神却是认真的,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在敷衍自己,他赶紧解释说自己真的是开玩笑的。

    哪知周佚吐出句:“b城房还是买得起的。”

    陈立果闻言露出沉痛之色,他觉得要把周佚娶回家实在是压力太大了,他媳妇说买房就买房,他怎么养得起哦。

    周佚倒是没有多想什么,伸手拍拍陈立果的肩说:“走,去打篮球。”

    陈立果说:“好啊好啊。”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排名和陈立果想的完全一样,年级第一百名,不多不少,很是完美。

    老师和陈立果的父母都对此感到非常欣慰,觉得陈立果的确是努力了。陈立果也很感动,对系统表示了深深的感谢。

    系统说:“没有马赛克,一切都好说。”

    陈立果说:“我已经为了你许久不撸了……作为一个青少年……”

    系统说:“活了十几辈子的青少年?”

    陈立果:“……爸,你嫌弃儿子岁数大了么?”

    系统说:“我只嫌弃你智商低。”

    陈立果哭出了声,说:“还不是你遗传你的基因。”

    系统说:“我儿子要你这样早把他揍的六亲不认。”

    陈立果:“……”

    暑假两个月,学校补了一个月的课。

    好在陈立果生日的时候,学校已经放假了,这个生日对于其他学生来说或许平平无奇。只是一顿饭一个蛋糕的事情。但陈立果却是第一次这么过。

    以前他对生日这两个字全然是没有概念的,对他来说生日就只有一天,就是出生的那一天。

    切蛋糕的时候,陈立果许愿说自己想和周佚考同一个大学,然后吹灭了蜡烛。

    系统问他你许什么愿了。

    陈立果笑嘻嘻的说:“我要和佚佚上同一所学校。”

    系统说:“所以这个愿望是给我准备的?”

    陈立果这才想起来考试的是他心爱的老父亲,他说:“爸!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系统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陈立果说:“反正不是那个意思!”

    一人一系统正在说绕口令,周佚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陈立果,你这时候都能走神的?”

    陈立果啊了一声,才发现大家都在等着自己切蛋糕。

    陈立果嘿嘿的笑了笑,拿起刀认认真真的把蛋糕切成了十几块,他的表情认真极了,害怕切坏了一个角。

    蛋糕是周佚买的,选材用料都是上乘,陈立果咬了一口,傻笑着说真好吃。

    周佚温柔的看着他,说:“傻果儿。”

    其他同学开玩笑说你们两个就别秀恩爱了。

    陈立果说:“就要酸死你们。”他觉得这蛋糕真是软,软到了他的心坎里。

    吃完饭,大家又玩了一会儿就散了。

    周佚骑着单车送陈立果回家。夜晚的风已经凉了下来,破开热气扑打在人的脸上,陈立果的脸贴着周佚的背,嘴里回味着刚才吃过的蛋糕的香甜。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周佚说:“陈立果,到了。”

    陈立果睁眼,有点失望的从后座上跳下来。

    周佚递给陈立果一个盒子,说:“生日快乐。”

    陈立果接到盒子,慢慢的打开,看到了盒子里的礼物。那是一块手表,和周佚手上戴的手表是同一个款式,只是颜色有细微的不同。

    “我来给你戴上。”周佚把表拿起来,垂着头认认真真的戴在了陈立果的左手腕,他说,“果果,不要取下来哦。”

    陈立果看着手表,心扑通扑通的跳,他想,能和周佚戴一样的手表,已经满足了他内心深处某种不可言说的幻想。

    周佚和陈立果告别,陈立果看着他离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才转身进了楼梯。

    哪知他刚上了一楼,就看到楼梯间站了个人,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生日快乐。”林昭容的面前丢了一地烟头,他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他说:“陈立果,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

    陈立果面露警惕之色,他道:“你怎么在这儿!”

    林昭容说:“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

    陈立果一愣,才想起自己手机开了静音,掏出来看了看发现手机上面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我没看到。”陈立果说,“你有什么事么?”

    林昭容的目光停留在了陈立果的手腕上,他显然是看到了那一块和周佚手腕上一模一样的手表。两人间沉默许久,陈立果本以为林昭容会说些什么,然而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平静的笑了笑,道:“没有,我只是来同你说一声生日快乐。”

    陈立果的神色依旧有些戒备。

    周佚回国后,同他说过一些林昭容的事情。这个人的确非常的恶劣,他的大部分狩猎目标都是不经世事的学生,一般会用物质先进行引诱,如果物质不行就使用其他手段,反正一定要成功为止。

    周佚还说有个女学生因为林昭容自杀了,让陈立果以后遇到林昭容,千万要躲着点。

    “我走了。”陈立果等着林昭容接下来的动作,哪知林昭容说走就走,神色之间丝毫不见犹豫。

    陈立果看着林昭容留下的满地烟头,心中轻叹,也没多想便回了家。

    这个暑假陈立果的父母本来是想让他出国旅行的,但是陈立果却拒绝了,说自己马上高三了想好好学习。

    他妈听他这么说第一个反应是:“陈立果,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

    陈立果一脸懵逼,说:“没有啊。”

    他妈说:“那你怎么那么乖。”

    陈立果:“……”

    他妈说:“难不成儿子真的长大了?”

    陈立果说:“妈……我是真的想好好学习!”

    他妈说:“这样啊,你确定你不去?”

    陈立果说:“不去!”

    他妈说:“那好吧,随便你。”

    陈立果不想出国是觉得太浪费钱了,他去过那么多世界,看过那么多风景,觉得再花这个钱出去旅游实在是有点浪费。

    于是接下来的暑假里,陈立果天天都和周佚泡在一起好好学习,哦不对,是系统天天都和周佚泡在一起好好学习。

    陈立果则每天都在心里舔着周佚的脸流口水。

    也不知是周佚去和林昭容打了招呼,还是林昭容自己想通了,陈立果接下来的暑假里都没有看到他。

    直到快开学的时候,陈立果才在学校门口看见过林昭容一次。

    只不过那次林昭容好像是来学校送什么人,他们两人对视一眼,陈立果装作不认识他匆匆忙忙的走开了。

    高三,对于很多高中生来说都是最为艰难的一年。

    没有止境的习题和巨大的升学压力死死的压在学生们的身上。他们班级上的气氛更加凝重,就算到了下课也没有人离开座位,几乎每个人都是要么趁着下课十分钟做几道习题,要么背几个单词。

    陈立果也是如此。

    他穿了太多的世界,对于原来的知识已经忘记的差不多。

    他英语口语虽然不错,但笔试却有点烂,于是咬着笔头做了一篇完形填空,却发现二十个错了十二个。

    陈立果苦着脸说:“统统,这儿不选a啊。”

    系统说:“选c。”

    陈立果的笔头都快被他咬烂了,他皱着脸说:“怎么选c啊。”

    系统正打算和陈立果解释一下这题,陈立果却忽的感到地板一阵震动。

    教室里响起了一阵惊呼:“地震了!”

    这话一出,全班的学生疯了似得往外跑。

    陈立果也跟着跑了出去,他看到走廊上头顶的吊灯一个劲的晃悠,好似随时可能会从天花板上落下砸到地上。

    陈立果的教室在三楼,他跑出教室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下楼去,而是上楼去找周佚,看看他怎么样了。

    陈立果正在这么想着,他的手就被人死死的牵住,周佚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发什么呆呢,跑啊!”

    陈立果被周佚拉着跑了出去,他感到牵住他的那双手无比的火热,仿佛是一簇火焰,要将他的灵魂也点燃。

    从三楼跑了下来,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去了操场。

    周佚一直没有松开陈立果,直到众人都平静下来,他才慢慢的放了手。他放手的时候,两人的手心里都全是汗水。

    周佚说:“陈立果,你站在人群里想什么呢。”

    陈立果没吭声。

    周佚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说:“说话。”他的语气里带了点焦躁。

    陈立果说:“我、我想着往哪里跑呢……”

    周佚闻言似乎颇为无奈,他说:“你啊,什么时候都在走神,我真担心你以后怎么办。”

    陈立果说:“这不是有你在么。”

    周佚听了这话,眉眼微微弯起,又露出脸颊上那个好看的酒窝。

    陈立果的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他想,若不是这里到处都人,他真想亲亲他家周佚佚的脸蛋。

    众人在操场上待了一会儿,老师过来说是旁边的省地震了,让他们不要慌。

    又在操场上等了半个小时,通讯恢复后老师过来通知说下午停课,让他们先回去。

    周佚说:“走吧,回家。”

    陈立果说:“好。”

    于是周佚就骑着单车把陈立果送回了家,陈立果下车之后和周佚对视了许久,周佚先说话,他说:“你一定要好好考,我们上同一所学校。”

    陈立果说:“我会好好努力的。”

    周佚知道陈立果很努力,他说:“嗯,蠢果儿加油。。”

    陈立果说:“加油加油!!”

    周佚这才走了。

    陈立果觉得人真是一种贪婪的动物,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反而别无所求。有的东西多了,却想要更多。

    因为这场地震,本来已经消失的林昭容又出现了,他给陈立果打了很多个电话,属于那种不打通誓不罢休的模样。

    陈立果无奈,只能接了。

    “陈立果。”林昭容的声音透过话筒穿来,他说:“你没事吧。”

    陈立果说我没事。

    林昭容说:“注意安全。”

    陈立果说:“好。”

    然后两人就沉默了。陈立果隐约感到林昭容似乎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林昭容说:“陈立果,我喜欢你。”

    陈立果心中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按理说,林昭容于他而言本该是糟糕的经历,可是听到这句喜欢,他还是有些心跳加速。

    林昭容说:“你要好好的。”

    陈立果觉得林昭容这人真是奇怪,明明他们两人之间完全不熟,但他说话的语气,却充满了沧桑和无奈且仿佛做下了什么难以抉择的问题。

    他说话这话,就挂了电话。

    陈立果听着嘟嘟声,和系统说了句:“林昭容这人真是奇怪。”

    系统说:“能有你奇怪?”

    陈立果说:“唉……”自己也是挺奇怪的。

    整个高三一年,学生们的颜色都是灰的。无边无际的习题是生活的全部,而陈立果唯一一点亮色,就是他心爱的周佚。

    周佚又长高了些,穿着衬衫和牛仔在门口等陈立果的样子美的好像一幅画。

    有高一和高二的学妹给他递情书,他却一封都没有看,全部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我现在没精力想这些。”周佚拒绝人的时候,也是温柔的,他说,“很抱歉,但我想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陈立果见过周佚拒绝太多人了,以至于他每次都会幻想一下自己向周佚表白后,被他拒绝时的样子。

    周佚大概会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有些神情依旧温柔的同他说:“陈立果,抱歉,我只是把你当做朋友。”

    那这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是装作开玩笑,还是干脆和周佚撕破脸皮占了便宜就跑?

    陈立果正想得起劲,周佚就回来了。

    当然回来的时候身后还多了个哭兮兮的女生。

    周佚说:“走啦,蠢蛋。”

    陈立果哎了声,挠挠头跟在他身后回去了。

    被太多人喜欢,有时候的确是件让人苦恼的事,被周佚拒绝的第二天,那女生居然不死心的找到了陈立果。

    “你帮帮我吧,你和周佚的关系那么好。”女生长得挺可爱的,事实上敢和周佚表白的人,都长得不差,她说,“我真的好喜欢周佚,就算只当他一个星期的女朋友,我也愿意。”

    陈立果心想我还愿意只当他一天的男朋友呢,你也不看他肯不肯。

    女生说:“陈立果,只有你能帮我了!”

    陈立果说:“我帮不了你。”

    那女生眼圈一下子又红了。

    陈立果其实挺受不了女生哭的,但这件事他实在是帮不上忙,他说:“对不起。”

    女生眼泪落了下来,哭着走了,陈立果撑着下巴看着她的背影,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一场没有回应的单恋,真是件折磨人的事情。

    生活就这么平静无波的继续,高三上学期结束,期末考试的时候陈立果成绩又进步了一些。

    因为最近一直没有性/生活,所以系统的脾气也好了很多,说他工作完回总部一定要休个长假。

    陈立果说:“你可以来地球玩啊,地球可好玩了。”

    系统幽幽的回了句:“有你的地方都不好玩。”

    陈立果说:“……对不起我给地球人丢脸了。”

    系统说:“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陈立果流出一滴愧疚的泪水。

    整个寒假都过的平平无奇,但陈立果却爱死了这样的生活。他就想每天在热乎乎的被窝里醒来,吃一顿热乎乎的早饭,然后和周佚一起上学。

    周佚喜欢吃糖心蛋,陈立果吃蛋却一定要全熟的。

    周佚也就惯着他,每天都叫阿姨给他准备两个白煮蛋。

    陈立果一口一个,吃的像只要过冬的松鼠。

    周佚说:“你吃慢点别噎着了。”

    陈立果说:“窝才屋会噎呢……”

    周佚面露无奈。

    上学大部分时间都是周佚骑单车带着陈立果,有时候天气不好周佚就让司机开车送他们去。

    陈立果觉得坐在后座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小王子,周佚就是自己的国王。

    系统听了他的比喻,面露鄙夷之色,说陈立果,你的文化水平就这点了,你是王子他是国王,那他不就是你爹么。

    陈立果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改了一个比喻,说自己是王子,周佚是骑士。

    系统说:“为什么不是周佚是骑士。”

    陈立果傻乎乎的笑,说:“因为每天是在他在骑自行车啊。”

    系统:“……”很有道理。

    陈立果说:“王子落难了,被骑士救了起来,然后王子向骑士求了婚……”

    系统补了句:“再然后变/态王子就被骑士一刀砍死了。”

    陈立果:“……”他觉得系统补的这个结局很有逻辑怎么办。如果周佚真的知道了自己喜欢他,会不会讨厌自己,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陈立果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点麻烦,他记得谁说过一句,世界上不能掩饰的三件事就是咳嗽、贫穷和爱情。

    但总的来说陈立果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他在原世界里,隐藏了整整十年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