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虚幻的现实(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周佚和他父母的关系一直有些奇怪。这一家人一年到头,大概只会聚个两三次,一年里大多数时间都是两国分居。

    如果周佚真的想和父母团聚,以他家的条件是非常简单的事。但是他却并没有去,而是选择了住在国内,从小学到大学,最后出学校工作。

    周佚虽然温柔,骨子里却暗藏着固执,就像当初他邀请陈立果和他一起同住,陈立果开始还不同意,最后还是被他说动了。

    他这次出国给他父母过生日要请几天假,陈立果死缠烂打撒娇卖萌说自己不想补课也想放几天假。

    周佚甩给他一个单词本,说不学可以,等他回来把单词都背了,一个没背就揍一次屁股。

    陈立果捏着单词本子不可思议的说:“你要去一个月啊?”

    周佚说:“为什么这么问?”

    陈立果说:“不去一个月这么厚一本我怎么背的完?”

    他话刚说完,就见周佚温柔的笑了起来,一般陈立果看到他这种笑容是挺开心的,但今天却觉得后背发凉。

    因为周佚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小皮鞭,在手上试了试说:“挺顺手的。”

    陈立果:“……”

    周佚说:“一个单词一下啊。”

    陈立果委屈的说:“我妈都没打过我。”

    周佚说:“人生就该有点新的体验。”

    陈立果:“……”

    周佚当天晚上就走了,陈立果也回了家。

    他妈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说:“怎么?回自己家还不乐意了?”

    陈立果手里捧着单词本好像捧着一个□□,哭着说:“妈,有人要打我!”

    他妈一听,还以为陈立果遭遇了校园霸凌,赶紧问怎么了,谁要打你。

    陈立果委委屈屈的把周佚威胁他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妈听完之后,点点头说:“这样啊,那麻烦周佚了。”

    陈立果:“……”

    他妈又说:“哎,看看人家,出去休息了都不忘帮助你学习。”

    陈立果的泪水落下,觉得自己被心爱的母亲抛弃。

    班上的人都知道周佚请假了,还说陈立果不要趁着周佚不在又不好好学习,他们都是要告状的。

    陈立果被他们班上人的嘴脸震惊了,他说:“为什么你们要和周佚告状?”

    “因为周佚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回来就揍你。”回答问题的是个娇小的女生,笑眯眯的看着陈立果,说:“我们都好期待哦。”

    陈立果:“……”

    他的辣鸡同桌也在点头,说:“对哦,不好好学习就揍你。”

    陈立果这下确定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陈立果原本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却还有心爱的善解人意的统统,但没想到统统看穿了他的灵魂,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会帮你背单词的。”

    陈立果说:“这不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吗?”

    系统说:“陈立果,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若是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陈立果被系统这语气感染,情绪激动的说:“不,我不要离开你,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然后系统沉默三秒,幽幽的问了句:“要是这样,我选择死亡。”

    陈立果:“……”

    系统长叹一声。

    陈立果:“……爸爸再爱我一次。”

    系统说:“爸爸老了,你要学会自己努力。”

    陈立果说:“所以单词没得商量?”

    系统说:“没有。”

    陈立果哭着说:“我没有你这样残忍的爸爸。”

    周佚走了,全世界抛弃了陈立果,所以单词还是得背。

    除了背单词,还有一件让陈立果头疼的事是最近几天回家,陈立果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陈立果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哪知却越来越明显。

    跟踪这种事情本来正常人是很难感觉到的,然而陈立果遇到的变态已经可以绕地球五圈。

    陈立果绕了绕路,在自己绕了一个圈发现那车还在自己后面跟着后,他干脆的把车骑到那车的旁边,然后停下敲了敲车门。

    这车里的人没动。

    “你谁啊?”陈立果没好气道,“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车窗缓缓的摇下来,露出一张陈立果熟悉的脸——居然是林昭容。

    陈立果看见他,第一个想法就是,他来找自己吃饭了吗……

    “好巧。”林昭容这模样真是太有欺骗性了,他说,“我正好到这边来办事,看见你就跟了一段。”

    陈立果心里嘟囔你天天来办事啊,他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变态,但又不好直接撕破脸皮,他说:“我不喜欢你,你别跟着我了。”

    林昭容不答,脸上的笑容却淡了下来。

    陈立果直觉林昭容不是个好惹的角色,特别是林昭容不笑的时候,这种气质就更加明显了。

    林昭容沉默的看着陈立果,看的陈立果浑身发毛。

    陈立果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林昭容说:“一起吃个饭?”

    陈立果不太想和林昭容吃饭,他觉得这人身上的气场太像他曾经遇到过的变态了,但总觉得拒绝变态好像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陈立果想了半天,还是拒绝了,说自己急着回去。

    哪知他这话一出口,林昭容就来了句让他毛骨悚然的话,林昭容说:“急着回去背单词?”

    陈立果说:“你怎么知道?!”

    林昭容说:“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

    陈立果警惕的看着他。

    林昭容说:“真的不去?”

    陈立果说:“我真的有事,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一起吃。”他一边说着,一边又上了自己的自行车,然后飞快骑走了。这次林昭容倒是没有再跟着他,只是那眼神在陈立果的身后刺的他浑身难受。

    陈立果本以为林昭容这件事只是一个插曲。

    哪知第二天他被人绑了架到了林昭容的面前。

    陈立果被架到车上的时候,哭着对系统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林昭容真是个大屁/眼子。

    系统说:“为什么你吸引的都是变态。”

    陈立果说:“我吸引的第一个是你……”

    系统:“……”怪我咯。

    林昭容说:“坐。”

    陈立果战战兢兢的坐下。

    林昭容:“点菜。”

    陈立果战战兢兢的点菜。

    林昭容说:“吃。”

    陈立果敞开膀子开始吃。

    林昭容看着陈立果的模样,说:“好吃么?”

    陈立果本来正在啃一个猪脚,听到这句话,颤声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林昭容有点无语,他说:“你这时候说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陈立果把猪脚上的蹄筋啃了一块,咽下去后,楚楚可怜的说:“我真的好害怕。”

    林昭容又好气又好笑,他说:“你怕什么?”

    陈立果说:“我怕你对我做什么。”

    林昭容说:“菜里都下了春/药。”

    陈立果:“……”

    林昭容说:“所以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陈立果瞪着眼前的菜,然后哇的一声全吐了。

    被陈立果吐了一身的林昭容:“……”

    陈立果哭着说对不起,我对春/药过敏,一吃就吐。

    林昭容:“……”他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能对春/药过敏的。

    陈立果说:“我给你擦擦!”

    林昭容要是能在这种气氛里硬起来,那还真是奇怪了,况且他又没有真的在菜里下□□。

    林昭容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好了太多,要是换了其他人,早就被他弄死了。

    林昭容说:“陈立果,你真有意思。”

    陈立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引起林昭容的兴趣。他感觉他就是在大街上走着,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入了这变态的法眼。

    林昭容面色如冰的站起来,出去了。

    陈立果看着自己面前这一桌子好菜,轻轻的叹了口气。

    十分钟后,林昭容回来了,看见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走吧。”

    陈立果立马站起来,往外走。

    林昭容忽的又道:“等等。”

    陈立果全身僵住。

    林昭容说:“把他送回去。”

    陈立果刚想说不用了,就听到林昭容道:“要么让人把你送回去,要么就别回去了。”

    陈立果心想,是是是,你是霸道总裁,我都听你的。

    林昭容在陈立果走后,叹了口气。

    林昭容的手下好奇的说:“林哥,你真喜欢他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怎么就放他走了?”

    林昭容淡淡的看了眼自己的手下,道:“以后不要自作主张。”

    那手下紧张的应了一声。

    林昭容说:“我要是真舍得,还有这些事?”

    那手下心里嘟囔,他们老大也没见过这人几次啊,怎么就舍不得了,难不成他们老大也会一见钟情?

    陈立果抱着他的书包坐在车后座上。

    一路无话,陈立果从后座上下来的时候还冲司机说了声谢谢。

    那司机看到陈立果一副乖学生的模样,有点意外的和陈立果说了句:“年轻人,你别和林总死犟。”

    陈立果愣了片刻,苦笑道:“好。”

    那司机叹了口气,开车走了。

    陈立果进屋的时候,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种事。原世界的时候,他从来不曾认识叫做林昭容的人。

    不过晚上的时候周佚说他明天回来的消息让陈立果的心情好了许多。

    周佚说明天不去学校,让陈立果晚上回家后和他一起吃饭。

    陈立果说好好好。

    周佚说:“笨蛋。”

    陈立果被他叫的心都化了,他仿佛看到整个世界都在冒粉红色的泡泡。

    系统只觉得辣眼睛。

    第二天晚上,一下课陈立果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周佚的家里。

    周佚家的阿姨准备了一桌子好菜,居然还准备了酒。

    去了国外七八天,周佚身上倒是没什么变化,他看着陈立果,眉间依旧是盈盈笑意,他说:“果儿,单词背的怎么样了?”

    陈立果说:“你能别见面第一个就问这个么?”

    周佚说:“不好好学习的人是没有未来的。”

    陈立果说:“哼呀。”

    酒是红酒,虽然度数不高,但后劲挺足的。

    周佚只给陈立果倒了一小杯,就让人把酒瓶子收起来了。

    陈立果一边吃饭,一边和周佚聊天,脸上浮起了一朵红晕,他笑的傻傻的,说周佚我可想你了。

    周佚说:“有多想?”

    陈立果说:“可想可想了。”

    周佚伸手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说:“吃饱喝足,就该背单词了。”

    陈立果觉得自己世界的粉红泡泡被周佚拿出一把铁刷子直接刷没了。

    温情时间结束,冷血无情周佚佚把单词本和小皮鞭从身后掏了出来,然后对着陈立果说:“来吧。”

    陈立果觉得这画风转的太快,直接从电视剧频道转到了教育频道。

    他脸蛋蛋红红的,眼里也都是水汽,可怜兮兮的说:“能别现在背么?”

    要是平时,周佚大概也就同意了,但今天的陈立果却看起来特别好欺负,以至于周佚一时间没有控制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恶劣因子。

    他听到自己回答了陈立果的问题,说:“不行。”

    陈立果没办法,只能一个个的背,但喝了点酒的脑袋实在是不清醒,背了好几个都背错了。

    周佚说:“原因怎么拼?”

    陈立果说:“!”

    周佚说:“错了,这是错的第四个。”他说着挥了一下手里的小皮鞭。

    陈立果说:“我真的脑子是晕的,周佚佚,我们明天背好不好?”

    周佚说:“可以。”

    陈立果正想高兴,就听到周佚说:“那先把今天背错的账先结了吧。”

    陈立果傻眼了,他说:“可、可是……”

    周佚说:“怎么?想耍赖?”

    陈立果觉得今天的周佚真是太坏了,居然这么欺负人,可是使坏的周佚又是那么的好看。

    陈立果还在愣着,就被周佚一下子扯到了他的腿上。

    陈立果感到屁股一凉,周佚居然褪去了他的裤子。

    客厅里虽然没人,但陈立果还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羞耻感,他说:“周佚——你放开我!别这样,别在这儿!”

    周佚没说话。

    陈立果正挣扎着,就感到自己屁股上挨了一下,虽然周佚并没有用力,但陈立果还是难受极了,他开始疯了似得挣扎,说:“不要这样,你放开我——”

    周佚没有放开陈立果,他以为陈立果只是生气了,所以只是说:“陈立果,你不好好学习,我们怎么上一所学校?”

    陈立果突然就不动了。

    周佚又打了他第二下,他说:“陈立果,我不想和你分开。”

    陈立果一动不动的趴在周佚腿上。

    周佚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把陈立果翻过来一看,才发现他居然哭的泪流满面。

    周佚赶紧丢了小皮鞭说:“不哭不哭,是我的错,我只是想逗逗你。”

    陈立果没说话,嘴巴紧紧抿着,也不吭声。

    周佚把他抱在怀里,不断的安慰着。

    许久后,陈立果才抖着声音说了句:“你不能欺负我。”

    周佚说:“我错了,乖,以后都不这样了,不哭啊。”

    陈立果说:“我只有你,你不能欺负我。”

    周佚这才发现这他家小孩儿是委屈大了,他心中叹气,没控制住自己的低头亲了亲陈立果的发丝,他说:“陈立果,我不欺负你,我只是……”

    陈立果以为周佚会说出喜欢两个字,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陈立果有点难过,他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不能从周佚嘴里听到那两个字了。

    陈立果哭完了有点累,又觉得有些丢脸,于是就闭着眼睛装睡。

    周佚抱着陈立果去了卧室,把他放在床上,摸着他的脑袋说:“果果不哭了,好好睡,我给你妈说你晚上不回去了。”

    陈立果缩成一团,听到周佚轻轻的关上了门。

    屋子里一片寂静,陈立果说:“我每天都在害怕自己醒来。”

    系统低低叹息,说:“别怕了,睡吧。”

    陈立果说:“统统,我真的好喜欢他。”

    系统没有回答,陈立果喜欢周佚,这不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么,若他不喜欢,怎么会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了周佚的命。

    周佚一直知道自己的心理有点问题,特别是在控制欲方面。

    他虽然在人前表现的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但实际上只要是他在意的东西,就会死死的握在手里。

    周佚清楚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这一点从他选择待在国内,就体现了出来。

    换了其他的小孩,□□岁的时候或许还在粘着父母要零用钱花。但他却在八岁做下了决定,他要留在中国陪着自己的爷爷。

    这个决定在他的父母看来都非常不理解,也劝过他很多次,说他可以经常回国,没有必要在国内定居,但他的决心却不曾动摇。

    周佚十岁的时候,他的爷爷便过世了,父母再次想要将他接到身边。

    然而周佚却拒绝了,他冷静的表达了自己的诉求,说自己喜欢这里,并不想换个环境。

    万幸的是他的父母也非常的民主,在确定他的确是这么想的后,就由他去了。于是周佚一个人在国内从小学上到了高中。

    然后,周佚遇到了陈立果,他觉得自己等待的东西,终于来了。

    陈立果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丢脸的不想起床。

    他居然在周佚面前哭了出来,还哭的那么惨。

    陈立果说:“呜呜呜呜,我没脸见他了。”

    系统说:“你居然也有没脸做的事情。”

    陈立果说:“呜呜呜他会怎么看我,会不会看不起我?”

    系统说:“没事反正你也不要脸。”

    陈立果:“……”

    他正在纠结,周佚就敲响了门,问陈立果醒了没有。

    陈立果没吭声,结果周佚直接推门而入。

    “醒了?”周佚看到被子里的一团有点好笑,他说:“还在哭呢?”

    陈立果露出一双眼睛,没吭声。

    周佚见他这副模样,心都要化了,他坐到床边,道:“好了,我错了,以后不和你开这种玩笑了。”

    陈立果说:“哼。”

    周佚说:“蠢果儿。”

    陈立果嘟囔说:“我才不蠢呢,我可聪明了。”

    周佚说:“好好好,你最聪明。”

    陈立果说:“哼!”

    周佚又摸了摸陈立果的鸡窝头,说:“前几天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陈立果说:“什么事儿啊?”

    周佚说:“真没遇到?”

    陈立果犹豫片刻,还是道:“林昭容来找了我一次。”他倒也没有提跟踪的事情。

    周佚一听到林昭容的名字,眉头就皱了起来:“他?他来找你做什么?”

    陈立果说:“他非要请我吃饭……”

    周佚说:“陈立果。”

    陈立果一听周佚这种语气叫自己名字,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正事。

    果不其然,周佚下一句便是:“你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瞒着我。”

    陈立果真是不太愿意提林昭容这个人的,但周佚这么严肃,自己如果再隐瞒那肯定不太好。

    于是陈立果只能将他和林昭容的事情说给了周佚,虽然省去了绑架跟踪一些细节。

    周佚一听,脸色黑的不行,他说:“这事情你别管了,我找他去谈。”

    陈立果说:“你认识他?”

    周佚冷笑说:“这人就是个变态,我倒是不想认识。”

    陈立果说:“他怎么变态了?”

    周佚掐了陈立果的脸一下,然后严肃的说:“他就喜欢玩你这样的小男孩,下次他来找你,一定要离他远点。”

    陈立果点点头说好。

    周佚瞅着他,柔柔的说:“小孩儿,你要听话。”

    陈立果觉得周佚真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