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虚幻的现实(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被陈立果扯掉泳裤的周佚光着屁/股爬上岸抓住了陈立果,追到之后把陈立果扛回了泳池,然后在陈立果的惨叫声中,把他整个人都丢进了泳池里。

    周佚站在岸边哈哈大笑,说:“陈立果,你看看你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陈立果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裤衩没了,他怒道:“还给我——”

    周佚笑眯眯的看着他,甩了甩手里的裤衩,他道:“不给。”

    陈立果说:“啊啊啊啊啊!”

    周佚说:“叫声老公来听听就还给你。”

    陈立果沉默片刻,然后捏着嗓子说:“老公,你要你就早点说嘛,不早点说人家怎么知道你想要,老公公~”

    周佚的段位显然没有陈立果高,因为他在听到了陈立果的声音后,浑身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说:“你和谁学的呢。”

    陈立果成功的拿到了自己的小裤裤,穿上之后还朝着周佚抛媚眼,说:“自学成才啊。”

    周佚这才笑了。

    两人玩了一天,晚上周佚骑车送陈立果回家时,陈立果抱着周佚的腰心想,周佚的腰可真细啊,他的背可真宽啊,抱着的手感可真好啊,然后想着想着差点睡着从车上翻下去。

    周佚被陈立果的动作吓了一跳,说:“你想什么呢,坐稳点。”

    陈立果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嘟囔一句:“差点睡着了。”

    周佚一听,无奈道:“你怎么这样都能睡着。”

    陈立果说:“这样不是挺好的么……”

    周佚弯起了嘴角。

    寒假之后,就是紧张的高三。

    篮球队里的主力一般都是高二的学生,因为那时候学习的压力比较小,训练也可以挤出一些时间。但到了高三就不一样了,整个年级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压抑起来。

    陈立果所在的这所高中,是他们市最好的一所,正因为是最好的,所以每年都会收一些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免学费,甚至补贴生活费。

    原世界的陈立果就占了一个这样的名额,不然他不可能有机会上学。

    开学的时候,周佚问陈立果退不退篮球队。

    陈立果想了想说不退了,偶尔去玩玩还是可以的嘛。

    周佚说:“你妈妈没意见?”

    陈立果说:“没有啊。”

    周佚说:“那就好。”

    他去陈立果家的时候,感觉陈立果的妈妈还是满在乎孩子学习的,没想到在这件事上这么宽容。

    陈立果笑着说:“我妈可好了。”他的父母虽然经常叫他好好学习,但却也不会强制他做什么,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路都是自己选的,只要以后不后悔,现在如何都是自己的事。

    陈立果为自己有这样的父母感到骄傲。

    开学之后,班里的学习氛围也紧张了起来,各科老师想尽办法的占课,什么音乐课啊体育课啊,能占全都占了。

    与此同时晚上的晚自习也开始强制要求学生上,除非是家离得特别远的。

    陈立果因为之前莫名其妙的被绑架了一次,惴惴不安的等了一段时间却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于是就松懈了下来。

    他想着肯定是那人绑错人了,如果没有绑错人,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把他放回来了呢。

    结果没过多久陈立果又用自己证明了一次什么叫做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这天放学有些晚了,他们下课之后去打了半个小时的篮球。

    打完球之后周佚还问陈立果要不要自己送他回家,陈立果说:“不用了,我坐公交就好。”

    周佚说:“那你小心点。”

    陈立果说:“嗯。”

    两人在学校门口告别,陈立果看着周佚的身影消失在马路尽头。

    这时候学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陈立果正和系统聊天。

    系统最近没怎么看马赛克,脾气也好了许多,说你要是早这样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

    陈立果说:“所以说我们到底走成什么样了?”

    系统说:“我们曾经是可以当朋友的。”

    陈立果说:“那现在的我们是什么?”

    系统幽幽的吐出两个字:“父子。”

    一直管系统叫爸爸的陈立果发现自己还真是无法反驳……

    两人正聊的的开心,陈立果忽然听到系统一声:“小心!”

    陈立果一愣,扭头就看到一辆车朝着自己的方向猛冲了过来,这一幕让他觉得太过熟悉,以至于身体甚至无法做出反应,直接僵在了原地。

    万幸的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系统接管了陈立果的身体。

    他直接控制陈立果,朝着身后的车站牌方向扑了过去,那车从陈立果的腿边擦过,然后碰的一声撞停在车站牌的柱子上。

    陈立果倒在地上,满脸都是被吓出来的冷汗,他浑身发软,甚至站不起来。

    那司机马上下了车,也是一头冷汗,说:“同学你没事吧!”

    “你怎么开车的?!”陈立果怒道,“我要是躲慢一点就被你撞死了!”

    司机苦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的车刹车出了点问题,真的对不起。”

    陈立果又怒骂了几句。

    司机赶紧报了警叫了救护车。

    陈立果冷静下来了,才觉得自己大腿疼的离开,他的腿侧刚才被车擦了一下,裤子已经破了,鲜血大量溢出,显然是受了伤。

    那司机一直在旁边道歉。

    这场车祸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陈立果看到有几辆车的司机都从驾驶室里露出个头往这边望。

    陈立果疼的浑身冒冷汗,结果老天也和他作对,原本还晴着的天空居然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救护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

    司机站在旁边愁眉苦脸的想要拦出租先把陈立果送去医院,结果拦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有人停下。

    陈立果已经疼了有点神志不清醒了,以前的世界系统可以屏蔽痛觉,这个世界却不行,陈立果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

    就在这昏沉之中,陈立果感到有人把他抱了起来,放进了车里。

    他心里莫名的有点不安,可闭着的眼睛实在是太沉了,怎么都没能睁开。

    陈立果第二天才从浓浓的消毒水味中醒来。

    他没想到自己醒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人居然是周佚。

    周佚正在给陈立果削苹果,见他醒了淡淡的问了句:“醒了?”

    陈立果哑着嗓子说:“你怎么在这儿?”

    周佚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陈立果说:“你不上学么?”

    周佚说:“上学能有你重要?”

    陈立果心想大兄弟你嘴巴真是太甜了可太会说话了。

    周佚说:“怎么出车祸了呢。”

    陈立果也觉得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一连生气的把那司机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周佚一听,皱眉道:“刹车失灵?这概率也太低了吧。”

    陈立果说:“我也觉得。”

    “对了。”周佚突然道了句:“你认识送你来医院的那个人么?”

    陈立果说:“谁啊?”

    周佚观察着陈立果的表情,见他一脸茫然,神色不似作伪,心道难不成是巧合?但若是巧合,这未免也太巧了,他说:“林昭容……这名字你知道么?”

    陈立果依旧茫然,他摇了摇头:“不认识啊。”

    于是周佚简单的形容了一下林昭容的长相,陈立果有些疑惑周佚为什么要如此在意这个人,道:“这人怎么了?和我的车祸有关系?”

    周佚说:“不是……他……”他有点欲言又止。

    陈立果很少看见周佚这么犹豫的时候,他道:“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没事。”周佚说,“只是我认识他,想着没想到居然是他把你送来了医院,真巧。”

    陈立果直觉周佚在隐瞒什么,但看周佚的表情,显然自己就算是问,也问不出个理所然来。

    于是陈立果干脆去找系统求证,问系统他见没见过周佚口中的那个林昭容。

    系统倒是干脆,说:“见过啊。”

    陈立果说:“啊?”

    系统说:“你都见过两次了。”

    陈立果:“……啥?”

    系统说:“第一次你回家的时候他在车站和你搭讪,开的是卡宴。”

    陈立果这才隐隐约约想起来。

    系统说:“第二次是把你绑架的时候,开的路虎。”

    陈立果:“……”

    系统说:“第三次就是今天。”

    陈立果说:“开的什么车?”

    系统说:“大切诺基。”

    陈立果流出了一滴泪水,心想我家的系统和外面的妖艳贱/货真是不一样,关心的重点居然是人家开的什么车。

    陈立果说:“所以,你最喜欢哪个牌子的?”

    系统说:“我喜欢哪个你都买不起。”

    陈立果:“……”爸,儿子不孝啊。

    不过自己已经见过三次林昭容这件事,确实是出乎了陈立果的预料。

    陈立果试探性的问了周佚一句:“这个林昭容,是什么人啊?”

    周佚手里的苹果已经削好了,切成块开始喂食陈立果,他说:“他?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特别是最近……”

    陈立果说:“最近怎么了?”

    周佚淡淡道:“这人最近就是个疯子。”

    陈立果听的心惊胆战,总有种自己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的感觉。

    周佚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立果一边嚼苹果一边含糊的说:“好奇嘛。”

    周佚叹气,说:“你可千万别对他有兴趣。”

    陈立果觉得这苹果又脆又甜可真好吃,于是问周佚苹果哪里买的。

    周佚说家里提过来的,陈立果说你再给我提点其他水果呗,周佚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陈立果说:“老公,你都把人家看光了还不想对人家负责。”

    周佚说:“看光算什么,吃进肚子才是自己的人。”

    陈立果:“来吧,不要怜惜我这朵娇花。”

    周佚见状笑了起来,眉宇之间的阴霾散去了不少,他说:“果果,我都叫你小心点了。”

    他不提还好,一提陈立果就想起来自己上次出事的时候,周佚也叮嘱他注意安全……

    陈立果:“感觉我心爱的佚佚中了可怕的诅咒。”

    系统说:“什么诅咒?”

    陈立果说:“一说我要注意安全,我就要出事的诅咒。”

    系统说:“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

    陈立果:“……”大兄弟,这话你让我怎么接?

    陈立果吃完一个苹果,他爸办了住院手续回来了,看见陈立果醒了脸色也不错,说:“你啊,也不小心点,你妈哭惨了,你还在这儿吃苹果。”

    陈立果瞪着他的大眼睛,哭兮兮的说:“爸,我饿。”

    他爸立刻放弃了说教,道:“饿了?我去给你买点饭,想吃什么,想喝汤吗?”

    陈立果觉得自己有爸爸真好,于是说随便吃点什么,他爸又转身出去给他买饭了。

    陈立果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后来听周佚说才知道自己其实伤的不轻,流血过多要不是送医及时估计就死在半路上了。

    这么看来,那个叫林昭容的人,居然还救了自己一命。

    周佚似乎看出了陈立果在想什么,他叹了口气道:“你就别想着感谢他了,以后遇到他离他越远越好……陈立果,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陈立果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周佚说:“不是好人。”话止于此,再往下,周佚就不肯多说了。

    陈立果无奈,也只能转开了话题。

    后来陈立果他妈来了,见到陈立果就开始哭,说他这孩子一点不让人省心,真是吓死他们了。

    陈立果被他妈抱在怀里,觉得自己就算受了伤,也是那么开心……

    之后几天周佚放学都有来看陈立果,一起来看他的还有班上的同学和篮球队的伙伴。

    总而言之病房里的人就没有断过。

    陈立果第一次觉得受伤也能受的那么幸福。

    据医生说陈立果虽然没有伤到筋骨,但是还是得静养好几个月,出院了也得坐轮椅。

    陈立果一听就颤声说,医生,我想打篮球。

    医生瞪了他一眼,说:“现在正在举行残奥会不然你趁热打铁把腿锯了去打那里打篮球?”

    陈立果:“……”现在的医生怎么那么凶残。

    医生说:“修养的时候就别想着折腾了,真折腾坏了是一辈子的事。”

    陈立果说:“好好好。”

    医生说:“好个屁,你不是要打篮球么?”

    陈立果:“……不打了我错了。”

    医生这才哼了声,转身走了。

    陈立果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想如果他不是gay,一定要取个这样的妹子。

    系统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后嘲讽他说:“你还说自己不是抖m。”

    陈立果说:“你还知道抖m??”

    系统说:“我还知道抖s呢。”

    陈立果:“……”看来这些旅程让我们两个都变了许多。

    在医院住了十几天才出院,热爱学习的陈立果深深感到自己被时代抛下了,他决心付出更多的努力更上大家的学习进度。

    陈立果说:“系统,马上要中期考试了你准备好了么?”

    系统;“……”

    陈立果说:“想吃水果么?想喝牛奶么?需要生命一号吗?”

    系统说:“我需要你闭嘴。”

    陈立果:“……”

    出院后,重新回到到班级中的陈立果受到了同学的热烈欢迎。

    特别是经常催他作业的英语科代表哭着说再也不催陈立果交作业了,她害怕给陈立果的人生留下遗憾。

    陈立果对她无话可说。

    自从陈立果出车祸后,他爸就开始每天来接他放学,一是他腿脚不便,二是他妈怕他又出事了。

    陈立果说我没那么脆弱,我很坚强,这只是个意外。

    他爸妈和周佚对此都表现出了:你要是足够坚强就不会出车祸了。

    撞到陈立果的那个司机态度倒是很好,赔了陈立果的医药费和营养费,交警检查之后发现的确是他的车子刹车出了问题,才出现了这么一场车祸,好在后果还在可承受范围内。

    陈立果就这么被当成易碎瓷器的保护了几个月。

    到了暑假的时候,陈立果的腿总算是好得差不多了。

    这几个月来他都享受的是一级待遇,连上厕所都是周佚推着他去的。陈立果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被周佚嘲笑了几次,他就坦然了。

    周佚说:“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了,你有啥不好意思的?”

    陈立果说:“你看了啥不该看的?”

    周佚说:“唉……”

    陈立果:“……”你这一生叹息很容易失去我的友情你知道吗?

    周佚口中的林昭容并没有出现在陈立果的面前,事实上陈立果战战兢兢了几个月,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他都要以为那个林昭容不会再来了。

    但是快到暑假的时候,某天陈立果的爸爸有事没能来接他。他在校门口等车的时候,看到一张已经有点想不起来的脸。

    “腿没事了?”林昭容身后停着一辆保时捷跑车,陈立果仔细看了看居然没认出车型,他对系统道:“多、多少钱?”

    系统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别问了,反正你买不起,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

    陈立果:“……”有道理。

    林昭容有点好笑,他没想到这小孩儿这么容易走神的,他道:“陈立果?”

    陈立果这才回神,说:“啊?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林昭容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我问你腿好了么?”

    陈立果说:“好了好了,谢谢你送我去医院啊。”

    林昭容说:“嗯,刚好遇到就送你去了。”

    陈立果说:“哦,有空请你吃饭!”他也就随便说说,想着这人这么有钱,怎么着也不用蹭他一顿饭吧。

    结果林昭容这人特别会顺杆子往上爬,听到陈立果这话下一句就是:“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就有空,一起吃个饭?”

    陈立果正想找借口推脱,就听到林昭容道了句:“你逃了自习课想来也应该没什么事吧。”

    陈立果:“……”

    于是陈立果闷闷不乐的上了车。

    林昭容看着他这模样有点好笑,但也却也不打算放过陈立果,于是干脆利落的发动了引擎。

    到了吃饭的地方,陈立果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钱包,他觉得自己的钱包可能要瘪。

    等他在里面坐下开始点餐,看到上面的菜价,他觉得已经不是钱包瘪不瘪而是要卖几个肾的问题了……

    林昭容眼里带着笑意,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

    陈立果说:“我们两个吃这么多能吃完么……”

    林昭容说:“吃的完,这里分量少。”

    陈立果摸着自己的肚子心说:腰子,我就要失去你了……

    林昭容说:“怎么?舍不得了?”

    陈立果一脸大义凛然,说:“不会啊,你救了我的命,一顿饭算什么呢?”

    林昭容于是把侍者叫过来,说再开一瓶拉菲。

    陈立果眼泪差点掉下来,心想大哥你还是把我的命拿去吧。

    林昭容说:“我叫林昭容,你应该知道了吧?”

    陈立果喝了口水,心里想的是这餐厅贵的果然不一样,连水都这么好喝。

    林昭容说:“我也知道你叫什么,陈立果,挺可爱的名字。”

    陈立果把水喝光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账单,林昭容说了啥完全听不下去。

    林昭容显然也发现了陈立果的心不在焉,他有点无奈道:“好了,不要你买单,别想你的钱包了。”

    陈立果说:“真的?”

    林昭容说:“真的。”

    陈立果立马操起袖子,说:“服务员,再把菜单拿来给我看看!”

    林昭容:“……”你可以的,陈立果。(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