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虚幻的现实(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好好学习,陈立果出卖了自己纯洁的肉/体,和系统定下了不撸不挂科的悲惨协议。

    系统全程冷漠脸,倒是陈立果哭天抢地,表示等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不在使用系统最后撸个昏天黑地。

    系统心想陈立果也就在这件事上最有奋斗动力了……

    期末考试一完,第二天篮球队的一群人就约上了,作为主力队员,陈立果自然也是准时到达。

    他到了篮球馆的时候发现场馆旁边的观众席上还有不少女生。

    陈立果说:“来加油的?”

    “什么来加油的,是来看周佚的。”另外一个队友说,“你看看他们,眼睛就黏在周佚身上没移开过……”

    陈立果朝那边望了一眼,心想果然是这样。

    周佚倒是没这个自觉,换好衣服之后,已经开始站在场边热身了。

    陈立果的目光在观众席转了一圈,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凑到周佚身边,嘟嘟囔囔的说:“你还说你没和孙蔚谈恋爱呢。”

    周佚抬头,就看见他家小孩儿鼓着张脸,他说:“什么谈恋爱?”

    陈立果说:“你瞅瞅,人家都来给你加油来了。”

    周佚顺着陈立果的目光看过去,笑了,他道:“来给我加油的都是我女朋友?那你也得问问她们乐不乐意啊。”

    陈立果闻言心中微微一松。他想周佚居然真的没有孙蔚谈恋爱,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

    周佚催着陈立果做热身运动。

    一场球赛结束,大家出了一身汗,不过少年人身体素质好,也不怕感冒。

    陈立果嘴里叼着水壶,看到孙蔚从观众席上跑了下来,手里还拿着水瓶。

    “周佚。”孙蔚成绩好,长得好看,性格也不错,在年级上非常受欢迎,她目光盈盈的看着周佚,说,“你可以过来一下么?我有话对你说。”

    周佚却没动,他道:“你就在这里说吧。”

    孙蔚说:“私事啦,你就过来一下嘛。”

    周围的人见状都开始起哄,周佚微微皱了皱眉,还是站起来和孙蔚走了。

    “我就说他们两个是一对。”有好事的人在陈立果旁边八卦,他说,“郎才女貌,他两真是般配。”

    陈立果没吭声,他说:“我去趟厕所。”

    那人说:“去吧去吧。”

    陈立果去了厕所,把冷水从脑袋上淋了下来,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莫名的觉得有些陌生。

    镜子中的少年已经不是那个营养不良的豆芽菜了,无论是发型还是衣着,都能看出这人的家境不错,这个世界的陈立果,比曾经高二时的他高了足足八厘米。

    陈立果把脸上的水擦干净,回到了球场上。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了陈立果的预料。

    他本来以为孙蔚会表白成功,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却见到周佚面色沉沉的回来,孙蔚擦着眼泪走了。

    陈立果愣了,说:“你怎么没答应她?”

    周佚说:“我不喜欢她啊。”

    陈立果倒是第一次见到面色如此冷漠的周佚,周佚待人温和,就算是心情不好,也不会露出太多的负面情绪,大学里的他尤其如此。

    只是高中的周佚还略显稚嫩,遇到不开心的事,脸上却还是露出了端倪。

    陈立果说:“啊?”

    周佚说:“啊什么啊。”他伸手在陈立果的鼻子上捏了一下,说,“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我看你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陈立果说:“我这样的哪有人买啊。”

    周佚听到这话,却是颇有深意的看了陈立果一眼。

    陈立果被周佚看的莫名其妙。

    看来孙蔚和周佚,两人的事是彻底的黄了,反正自从那天之后,陈立果就再也没有看见孙蔚主动出现在周佚的面前。

    寒假过到一半的时候,陈立果他们的学校的球队和其他学校打了场比赛。

    这场比赛里的周佚,简直抢眼极了,他们队一共拿了五十二,他一个人居然就轰下二十四分,所有在场女生的目光几乎都凝固在他身上。

    中场休息他坐在场边喝水,身后响起女生们兴奋的呼声。

    这时候的女生们还没有那么开放,不然肯定有人会跑过来问周佚的电话号码。

    陈立果看向周佚的眼神里全是星星,他想他大概就是这么爱上周佚的。就算是活在阴暗的角落,心中却依旧向往着灼热的太阳。

    周佚见陈立果这两眼放光模样,心中好笑,他道:“媳妇,快过来给我香一口。”

    陈立果说:“讨厌啦,这么多人人家不好意思。”

    周佚说:“你脸皮这么厚还会不好意思?”他这么说着,居然真的扯过了陈立果,在他头上亲了一下。

    陈立果说:“满头是汗也不嫌脏。”

    周佚微微笑了笑,没说话。

    陈立果又想手贱去戳周佚的酒窝了。

    周佚看出了陈立果想做什么,开口就是一句:“戳一下亲一口啊。”

    陈立果虽然住了手,但心里却在想,大兄弟你这么说是想让你的脸被我戳烂么……

    比赛之后,就是新年。

    这是陈立果在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年。

    妈妈包了好多饺子,还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爸爸去买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在门口炸开了。

    妈妈说:“你今天不想放烟花了?”

    陈立果说:“不放了,你儿子长大了。”

    他们家和老家的关系不太好,据说是妈妈那边的人不同意她和爸爸在一起,但具体是怎么样,陈立果却不太清楚。

    他吃了一口鱼,问:“妈妈,你想姥姥么?”

    妈妈说:“想她做什么,她可过的比你好。”她说着自己的母亲,脸上没有什么喜色,看得出她和自己母亲的关系并不好。

    爸爸没接话。

    陈立果吸了口气,他终于做足了心理准备,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他说:“妈,什么情况下,你们会不要我啊。”

    妈妈笑起来,她说:“你不听话我们就不要你了。”

    陈立果嘟囔着说自己是认真的。

    妈妈说:“不要自己的孩子?除非我和你爸都死了。”

    陈立果胸口一窒,含糊的说了句:“我最爱你们了。”

    他说完这话,就匆匆忙忙的去了厕所。

    妈妈疑惑的看向爸爸,说:“我看错了么?这孩子怎么哭了?”

    爸爸说:“估计是又看了什么电视剧了,别管他。”

    陈立果在厕所里低低的哭,他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他说:“系统啊,我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

    系统说:“乖,不哭了。”

    陈立果说:“我又没有哪里残疾,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啊。”

    系统低低叹气。

    陈立果说:“现在我知道了,大概不是他们不要我,是他们没办法要我。”

    系统安静的听着。

    陈立果伸手擦了一把眼泪,他说:“我真的好开心啊,统统。”

    系统说:“开心就好嘛。”

    陈立果说:“但是又觉得不真实——你知道那种感觉么?”就好像是寒冬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眼前全是虚幻的美景,只要手里的火柴一灭,就会回到寒风凛冽的现实里。

    系统说:“这就是现实。”他的语气是如此笃定,让陈立果慌张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陈立果说:“有你陪着我可真好。”

    系统说:“你撸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陈立果眼泪已经止住了,他说:“那时候我还年轻……”

    系统:“那现在呢?”

    陈立果说:“已经戒不掉了……”

    系统:“……”你去死吧。

    陈立果从厕所走出去,一口气吃了三十多个饺子。

    把他妈吓着了,说你差不多就行了啊,吃这么多也不怕把自己撑到医院去。

    陈立果说:“还不是都怪你做的太好吃了。”

    妈妈又气又好笑,说:“你现在是越来越会夸人了。”

    结果陈立果还真的吃撑着了,他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瘫在沙发上,等着跨年,放在身边的手机里全是祝福的短信。等到跨年钟声响起,陈立果第一个接到了周佚的电话。

    周佚那边也很闹,他的声音却如陈立果熟悉的那般温柔,他说:“媳妇,新年快乐啊。”

    陈立果说:“嗯,你也是。”

    周佚说:“等我回来给你带新年礼物。”

    陈立果说:“你在国外?”

    周佚说:“嗯。”

    两人间一阵沉默。

    周佚突然问道:“你打算考哪所大学?”

    陈立果说:“a大。”

    a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本来按照陈立果的这个成绩,基本是不可能去的,但周佚并没有说这个,他说:“你要是想去,一定能去得了,我们大学一起读好不好。”

    陈立果说:“好。”

    窗外全是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陈立果却仿佛能从电话那头听到周佚轻微的呼吸声。

    周佚说:“我挂了。”

    陈立果说:“晚安。”他说完这话才想起,周佚那边应该是白天。

    周佚轻轻的笑了一声,说:“果果晚安。”

    陈立果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

    在原来的世界里,大学对于陈立果来说,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他不但和周佚上了同一所大学,还鬼使神差的和周佚住在了一起——虽然只是普通的室友关系。

    大学陈立果还认识了很多朋友,认了一个干妹妹,这个妹妹虽然和陈立果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给陈立果带来了很多……陈立果也尝到了亲情的味道。

    这个年陈立果过的开心极了。

    爸爸妈妈都给他包了红包,陈立果捏着红包笑的像朵花儿。他拿着钱想着给周佚买什么新年礼物,但想来想去,却又觉得周佚似乎什么都不缺。

    陈立果说:“系统,你说我送他什么啊。”

    系统说:“钱。”

    陈立果:“……可是他有钱啊。”

    系统说:“没人嫌钱少。”

    陈立果陷入了迷之沉默,他发现系统真是越来越哲学了。

    但是虽然系统这么说,陈立果却不能这么送,他说:“你说我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对他说,来吧,我就是你的新年礼物,周佚会怎么对我?”

    系统痛心疾首,说:“厨房里就有刀,你为什么要选择那么痛苦的死亡方式。”

    陈立果觉得系统说的挺有道理的,因为被人活活打死应该真的挺疼……

    于是思前想后,陈立果最后选了个篮球。

    这篮球是限量版,属于那种只要是个这种年纪的男孩子都会喜欢的东西。

    陈立果背着篮球去周佚家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忐忑。

    周佚回国之后就叫陈立果来他家做客,陈立果推脱不掉,就答应了。

    周佚电话里说的是,他家没人,随便玩。

    陈立果一听脸就红了,还好两人是在打电话,没被周佚看见。

    周佚是骑着摩托来的,他递给陈立果一个头盔,说:“上来。”

    陈立果说:“你还会骑摩托啊?”

    周佚说:“我还会开飞机呢。”

    陈立果:“……”别人说这话他觉得再开玩笑,周佚说这话为什么他觉得是真的。

    男神就是男神,骑自行车好看,骑摩托车也好看,陈立果觉得他家周佚真是帅的合不拢腿。

    周佚家有好几套房子,平日时住在离学校最近的一套,等放假了就回其他地方。

    这次他们两人去的那边反正是没大人,周佚载着陈立果,一路飞驰。开到一半陈立果突然问了句:“不是说没成年不能骑摩托么。”

    周佚说:“对啊。”

    陈立果说:“那你还骑摩托来带我?”

    周佚说:“不然我三轮车来带你?”

    陈立果:“……”他一想到周佚骑三轮车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周佚说:“还好意思笑。”

    两人说说闹闹,就到了周佚家里。

    陈立果环视了一下四周,确定这房子他没来过。

    原世界陈立果和周佚关系好了之后,周佚带着陈立果基本把他家的房子逛遍了。陈立果也深深的感觉到了他和周佚之间的差距——其中任何一间房,他想要买下来,都要穷尽一生。

    陈立果下车的时候说:“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

    周佚:“……资本主义今天就在这里把你揍了。”

    陈立果被资本主义拎进了房子,丢在沙发上,喂食了零食,然后堕落成了资本主义的俘虏。

    周佚说:“给我的礼物在包里?”

    陈立果抱着自己的包,警惕的说:“你怎么知道这是给你的。”

    周佚说:“是篮球?”

    陈立果:“……”唉,和聪明人猜谜真没意思,你才说个开头,人家就把答案猜出来了。

    周佚把陈立果的包拖了过去。

    陈立果感觉被拖过去的不是书包而是自己的内裤。

    周佚把陈立果的内裤,哦不,是书包拉开了,看到了里面的篮球,他说:“嗯,媳妇,我真是爱死你了。”

    然后他说:“我也给你带了礼物,你等着,我上楼给你拿。”

    他说着,拿着书包噔噔噔的上了楼。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走到窗边透过玻璃看着旁边的室内游泳池。他想,也不知道周佚会送他什么……

    过了一会儿,周佚下来了,手里拿着个盒子。

    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他。

    周佚说:“哝,拿去。”

    陈立果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撕开了包装,看到了礼物。

    周佚送他是一款最新的游戏主机,是这个世界的陈立果,最想要的东西,陈立果说:“这也太贵重了吧。”这东西他没记错,国内价格好像至少五位数。

    周佚说:“你不是一直想要么?拿去吧,游戏光盘我都给你买好了。”

    陈立果说:“真的不能要,太贵重了。”

    周佚说:“你不喜欢?”

    陈立果说:“喜欢啊……虽然喜欢……”

    周佚说:“喜欢就拿去。”他的声音虽然还是柔柔的,但语气里却充满了不容置疑。

    以陈立果多年和他相处的经验来说,周佚应该是有点不高兴了。

    陈立果心中一叹,还是道:“好吧,我收了啊,要是我成绩下降肯定怪你。”

    周佚这才露出笑容,他说:“没事儿,下学期我们一起补课。”

    陈立果觉得周佚这人真是太犯规,长得这么好看也就算了,性格还这么好,世界上真的会有人不喜欢他么?

    周佚说:“要不要去楼上看看,楼上有很多电玩?”

    陈立果犹豫片刻,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口,他说:“你家不是有游泳池么?我们去游泳吧!”

    周佚闻言稍微愣了愣,随即笑道:“好啊,我给你拿泳裤去。”

    陈立果的计划得逞,在心中暗暗的流了一滩口水。

    陈立果说:“年轻的,美味的,周佚佚!”

    系统说:“你简直就像一个中年怪大叔。”

    陈立果说:“中年怪大叔怎么了,中年大叔也有中年大叔的尊严。”

    系统说:“哦,冷漠。”

    周佚给陈立果拿了泳裤来,陈立果穿上去发现十分的宽松。

    周佚说:“嗯,我的尺寸对于你来说好像大了点。”

    陈立果:“……”感觉自己的中年大叔的尊严受到了侮辱。

    周佚见陈立果整张脸都因为那松松垮垮的泳裤皱成一团,好心安慰,说:“没事儿的,你正在发育。”

    陈立果:“……”你不也正在发育么。

    两人到了泳池边上,周佚先下水。

    他的身材太完美了,完全不像一个青涩的高中生,肩宽窄臀,猿臂蜂腰,自由泳的时候露出水面的结实肩膀和脊背,让陈立果恨不得上去摸两把。

    但陈立果忍住了,他擦干净了自己的口水,一脸严肃的下了水。

    虽然是冬天,但室内的水温却是恒定的,陈立果觉得泡在里面特别舒服,游了两圈就装尸体飘着不动了。

    周佚说:“怎么不游了?”

    陈立果说:“让我瘫一会儿……”

    周佚见了好笑,伸手在陈立果的腰上摸了一把。

    陈立果腰上特别敏感,被周佚一摸吓的呛了好几口水,他说:“别随便我摸腰啊!”

    周佚笑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都摸不得,媳妇,你这腰真不能摸?”

    陈立果说:“再摸收钱!”

    周佚说:“怎么收?”

    陈立果说:“一下一百块!”

    周佚想了想,说:“老板,我先来一千块的,办月票有优惠吗?”

    陈立果以前倒也没发现周佚这人耍起流氓来比自己还厉害,他又被周佚摸了好几下,实在不行了开始求饶,说:“大爷,别摸了,再摸就要死人了。”

    周佚说:“死了我负责埋。”

    陈立果是真的被摸的没力气了,最让他难受的是周佚还不让他上岸,扯着他的腰就牢牢的按在往上爬的楼梯上。

    最后没力气的陈立果只能瘫在他怀里,说:“你再摸这房子都要抵给我了。”

    周佚笑眯眯的看着陈立果,他的眸子里,含了点其他味道,但陈立果却没有注意到,他说:“蠢果儿。”

    陈立果瞪着周佚,心想这人这么折腾一个中年大叔真是太过分了,他说:“你别逼我对你动手!”

    周佚说:“动什么手?”

    陈立果说:“哎?你不是说你家没人么?那人是谁啊?”

    周佚也没多想,往后望了一眼。

    然后陈立果突然发难,扯着周佚的泳裤就往下一拉,然后跟只猴子似得窜到了岸上。

    周佚:“……”

    陈立果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佚咬牙切齿的叫了一声媳妇。

    陈立果:“哎?”

    周佚说:“你是不是忘记了,这里是我家?”

    陈立果:“……”哦豁。(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