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虚幻的现实(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事件对于陈立果来说太突然了。

    突然发生,突然结束,他甚至都没搞清楚那人为什么要绑架他。

    或许是绑架错人了?晚上做作业的时候陈立果还在想,应该是绑架错人了吧,不然不会这么轻松把他放回来。

    做完作业的陈立果也不愿意再多想这件事,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次准时收到陈立果作业的英语课代表惊恐的表示陈立果你真的转性了么,真的打算好好学习了么,以后自己真的再也不用来催作业了么。

    陈立果说:“对啊对啊,我已经决定洗心革面好好交作业了。”

    英语课代表拍了拍他的肩,语气深沉的说:“陈立果,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说出来,我们可以帮帮你。”

    陈立果:“……”他就只是想热爱一下学习而已。

    反正陈立果想好好学习这件事让大家都挺震惊的,班上还有好事的人开始开盘说要赌陈立果能热情几天。

    陈立果悄咪咪的围观了一下,发现十天以上的赔率都挺高的。

    最后陈立果把自己的零花钱拿出一部分让自己的同桌去下了个到高三结束。

    他同桌捏着钱,惊恐的表情和英语课代表极其相似,他说:“我心爱的果儿,你到底哪里想不开了?遇到什么事你说啊,千万别闷在心里。”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说:“你那么惊恐做什么,难不成你已经下注了?”

    同桌悲痛的点了点头。

    陈立果:“……”

    沉默一会儿,他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说吧,下了多少?”

    同桌哭着说:“全部零用钱。”

    陈立果说:“赌的几天?”

    同桌说:“三天!”

    陈立果:“……”一个热爱学习的我要怎么拯救一个不要我热爱学习的你。

    无言以对的陈立果只能拍拍他的肩膀,长叹一声道:“儿啊,爸爸救不了你了。”

    同桌哭着说:“爸爸你再爱我一次啊。”

    陈立果说:“赌桌之上,无父子。”

    同桌:“……”

    陈立果的零用钱在高中生里都算多的了,他穿的用的,几乎都是班里面最好的。前几个月他生日,他爸才送了他一个国外进口的随身听,市价差不多是四千多人民币。

    四千多人民币,这个数字对于高中时候的陈立果来说,已经是他接近两年的生活费了。

    陈立果没什么音乐细胞,也怕把这东西弄坏了,所以一直放在家里没怎么用,今天带在身上想的是回家路上听听英语光盘。

    家境好,性格好,长得又好看,这样的人很自然的会成为班级里的追捧对象。

    今天没有训练,陈立果能早点回家。

    昨天发生了那莫名其妙的绑架,陈立果也稍微有点虚,不想太晚回去。

    周佚来找陈立果问他放学要不要一起去学校附近吃米粉,那家米粉是他们最喜欢的小吃,几乎隔三差五就要去一次。

    陈立果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说:“我要做清洁,你先走吧。”

    周佚说:“好吧,那明天一起去。”

    陈立果说:“好啊。”

    和陈立果一起做清洁的还有他们组的组员,做完之后太阳还在天边挂着,整个校园都被橙色的夕阳笼罩。

    陈立果背着他的书包走到了学校外面。

    然而他不想惹麻烦,却总有麻烦找到他。

    陈立果感觉有什么人从自己身后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肩,他一扭头,就看到了四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

    “小朋友。”这些人虽然叫陈立果小朋友,其实也没比陈立果大多少,他们大多头发都染着乱七八糟的颜色,衣服上也全是铆钉,从穿着上来看,显然就是之后被嘲的最厉害的杀马特风格。

    陈立果抽了他们一眼,说:“怎么了?”

    “给两个钱花花呗。”这些人眼力也不错,虽然不认识陈立果衣服的牌子,但是一眼就看出陈立果身上挂着的随身听价值不菲,他们笑嘻嘻道,“哥哥们想去喝点小酒。”

    陈立果眨眨眼睛,说:“大哥哥,我没钱。”

    “没钱?”其中一个女的忽的身手掐了一把陈立果的脸,说,“这小孩长得真可爱,没钱?没钱就把你的随声听给我们玩玩呗。”

    这随声听看起来那么漂亮,想来也可以换个几百块钱花花。

    陈立果低头看了自己的随声听,心想这东西要给你们了,那我就不回去了。

    陈立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都没有什么人。

    陈立果说:“可是这随声听我很喜欢呀。”他的眼睛长的大,皮肤又白,这么瞪着人无辜的模样,格外的招人疼。

    “要么给钱,要么给东西。”有人却不耐烦了,推了陈立果一把,他道:“谁和你废话呢。”

    陈立果被推的往后一踉跄,他的眼神也沉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说:“要是我不想给呢。”

    “小孩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那女生说,“你是想挨揍?”

    来找陈立果要钱的人有四个,三男一女,那女的一看就没什么战斗力。

    这些学生都是附近学校的混混,经常来他们的高中寻找目标。一旦被盯上,那可不是一次威胁就能解决的,特别是让他们吃了甜头之后,只要落单,这些人就会像苍蝇一样扑上来。

    原世界的陈立果也被威胁过,不过那时候的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那些人自然不信,于是便想教训陈立果。

    然而陈立果却不是个好欺负的性格,他虽然被揍了一顿,但那些人也没有讨着好,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

    陈立果说:“揍我?凭你们?”这个世界的陈立果参加了篮球队,营养又跟上了,早就不是原世界的陈立果那个瘦弱豆芽的模样,已经一米七六的个子比这些混混还要高上一点,他冷笑起来的气势,竟是让那几人都微微瑟缩了一下。

    陈立果说:“走啊,练练?”他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打架。

    那几人没想到陈立果这种看起来这么乖的学生居然能说出练练这话,脸上均是微微一惊。但年轻人嘛,都怕丢了面子。于是互相看了看后,都和陈立果往稍微偏了些的地方走去。

    陈立果往偏僻地方走的时候,还在观察这三个人,想着先把那个战斗力看起来最弱的解决了……

    几人到了学校附近偏僻的小巷里,陈立果转身放下了自己的书包。

    “小孩儿,你可别逞能啊。”那女生见几人真要打起来,略微有点慌,她说,“为了一个随身听挨打……”

    陈立果却是道:“动手吧。”

    几人闻言,正欲往前,却听到巷口传来一个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陈立果扭头,居然看到了本该已经回家的周佚。

    “你怎么还没走。”陈立果瞪着眼睛。

    周佚无奈道:“你现在应该惊讶的是这件事么?”

    陈立果嘟囔着说:“你不是去吃米粉了么。”

    周佚举了举手上的米粉,说:“我这不是给你带回来了么。”

    几个小混混听到二人的对话,有点不耐烦了,说:“他妈的废话怎么那么多,要么给钱要么挨揍!”

    若说之前陈立果还觉得自己会吃点亏,那现在看到周佚也彻底放心了。他知道周佚专门学过格斗的,还是最实用的那种。

    反正陈立果在他面前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果不其然,周佚也没有要和这几人和解的意思,他冷着脸把打包的米粉放到了旁边,然后挽起袖子,说:“打吧。”

    于是几人混战在了一起。

    周佚的战斗力,陈立果是见过的。

    大学的时候他们半夜喝的烂醉,周佚送一个女生回家,正好遇到有人持刀抢劫。然后周佚只用了一招,就把那人揍趴下了。

    陈立果当时看的下巴都要惊掉了,周佚却揉揉他的脑袋笑着说,这么瞪也不怕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下来。

    这几个小混混显然不是周佚的对手,况且陈立果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们两人很快就结束了战斗。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陈立果看周佚的脸看的心脏狂跳有些走神,被一个人的拳头擦了一下下巴。

    打完架,那女混混看着倒一地的同伴哭着说要报警。

    陈立果心想这时候才想起可爱的警察叔叔,于是掏出手机问她需不需要自己帮忙。

    那女混混妆都哭花了,还是没说要。

    周佚无奈道:“走啦,和他们多说什么。”

    陈立果哎了一声。

    两人离开小巷子,回到学校里随便找了个洗手间。

    周佚皱眉看着陈立果,伸手在他的下巴上轻轻点了一下,道:“怎么受伤了。”

    陈立果低着头洗手,嘟囔说没注意,被擦到了一下。

    周佚说:“等会儿去医院看看,看医生需不需要打破伤风。”

    陈立果说:“这么点伤算什么,哎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小巷子里。”

    周佚说:“我正好听到周围有人说看到一个学生被拉进小巷子了。”

    陈立果说:“哦。”

    周佚说:“你就那么不在乎自己的?”

    陈立果有点莫名其妙,说:“这伤确实很轻啊,没什么事,真的,不用去医院。”

    周佚越看陈立果下巴上的伤口越碍眼,特别是陈立果不在乎的态度让他更觉得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是直接用手抬起了陈立果的下巴,然后在陈立果的伤口上轻轻咬了一口,还用舌头舔了舔陈立果的下巴上破损的皮肤。

    陈立果被周佚的动作吓呆了。

    周佚做完之后也猛地察觉自己这行为好像有点奇怪,他赶紧道:“我只是听说口水能消毒。”

    陈立果呆呆的哦了一声。

    周佚说:“怎么这么呆,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

    陈立果的所有注意力还在周佚触碰他下巴的触感上面,他的脸有点红,说:“你好啰嗦。”

    周佚拍拍他脑袋,说:“走吧,粉都要糊了。”

    结果打包回来的粉还是糊了。

    但是陈立果却吃的挺开心的,吸溜吸溜的吃完了。

    周佚说糊了就别吃了。

    陈立果说这粉这么贵,不吃多浪费啊。

    周佚笑道:“以前倒是没发现你是个小财迷。”

    陈立果一擦嘴,说:“我这可不叫财迷,我这叫节约。”

    周佚等陈立果吃得差不多了,才和陈立果说:“陈立果,以后遇到这种抢劫的,就把钱给他们,生命是最重要的,没有了命就什么都没有了。”

    陈立果含含糊糊的应着。

    周佚说:“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陈立果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他们肯定不敢再来找我。”

    周佚有点无奈,他知道陈立果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

    陈立果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完全融入这个世界的角色。在这个世界里,他不再是不能失去任何东西的陈立果了,他可以选择妥协退让,因为这种妥协并不会威胁他的生命。但陈立果原本所在的世界却不一样,一百块钱就意味着他未来两个星期的饭钱,这钱若是被抢了,那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粉吃完后,陈立果浑身都暖洋洋的,这会儿他倒是觉得下巴开始疼了。

    周佚说:“你回家怎么和你爸妈解释?”

    陈立果一愣,他发现自己完全忘记了这茬。

    周佚说:“哎,我的祖宗,你别告诉我,你忘了这事儿了吧。”

    陈立果说:“我还真忘了……”

    周佚满脸无奈。

    最后两人商量了一下,想出一个借口,说回家问起来就说打球的时候不小心剐蹭了,反正打球也经常受伤。

    周佚说:“走,我送你回家。”

    陈立果说:“不是不同路么?我可以自己打车……”

    周佚说:“怎么,你还嫌弃我两个轮子的车啊。”他说自己的自行车呢。

    陈立果最后还是坐到了周佚自行车的后座,他说:“哪能啊,你这车我又不是不知道,比好多摩托还贵呢。”

    周佚说:“哟,你这都能看出来?”

    在学校的时候,周佚非常的低调,很多人只知道他家境不错,却不知道他家境到底不错到了什么地步。

    陈立果其实也是上了大学后才隐隐约约知道的,毕竟高中时候的他可完全不相信会有自行车比摩托车还贵。

    坐到了后座,周佚叫陈立果搂着他的腰。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就虚虚的挽着。

    周佚说:“你脸皮这么厚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陈立果一气之下用尽全力勒住了周佚。

    周佚笑着说:“这还差不多。”

    陈立果说:“你女朋友呢,我把她位置坐了,她不会想打我吧。”

    周佚说:“什么女朋友,你又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陈立果说:“孙蔚不是你女朋友?”

    周佚说:“谁说她是我女朋友了,我媳妇明明就只有一个叫陈立果的。”

    陈立果坐在后座,看着周佚的白衬衫被风吹的像两只雪白的翅膀,他把自己的脸贴在周佚的后背上,感受着他后背传来的温度,心里想着,如果这是个梦,那也太美好了吧,美好的他都不敢再继续梦下去。

    到家后,陈立果的母亲还叫周佚进去吃晚饭。

    周佚礼貌的说自己吃过了,然后随口提了一下陈立果的伤口,还说叫陈立果去医院包扎他非嫌麻烦。

    陈立果的妈妈说:“这孩子就是这么懒,陈立果,你看看人家周佚!”

    陈立果说:“妈……”

    陈立果妈妈说:“人家这次肯定又是年级前十,你瞅瞅你!别凑过来撒娇,一身臭汗,快去把澡洗了!”

    周佚看着陈立果母子二人的互动,眼神里全是笑意,他说:“伯母,我先走了。”

    陈立果妈妈点点头。

    陈立果站在门口目送周佚骑着单车离开。

    陈立果妈妈说:“你这孩子,也不招呼人家进来喝口水。”

    陈立果心想不能喝了,我心脏已经要跳出来了,他再坐在我家喝水,我要是当场硬了起来,那岂不是大家都很尴尬。

    于是陈立果就哼着小曲儿去厕所洗澡。

    洗完澡他妈叫他出来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陈立果支着下巴让妈妈给他下巴抹了些碘酒消毒,嘴里丝丝的。

    妈妈说:“这会儿知道疼了,打球的时候怎么那么不小心。”

    陈立果说:“哎呀,男孩子,受点伤算什么嘛。”

    妈妈说:“那就别怕疼啊。”

    陈立果心想自己真是娇气了,当年鞋子不合脚,两个指甲都被挤得坏死的时候也没觉得多疼啊,还是自己亲手把坏死的指甲拔下来的呢……

    有人疼的孩子,终归是要娇气一些,因为他知道自己难受了,是有人疼的。

    包好了伤口,陈立果又被赶去看书。

    陈立果坐在桌子面前,说:“系统啊,世界太美好了。”

    系统说:“只要没有马赛克,世界一直很美好。”

    陈立果嘿嘿的傻笑,他摸了摸书桌上的相框里的自己,说:“你说周佚会不会也有一点喜欢我啊。”他想起了周佚舔他下巴时的神情,脸又红了。

    系统悚然道:“陈立果,你也有这么纯情的时候?”

    陈立果说:“我一直很纯情谢谢。”

    系统说:“你那么纯情你硬什么?!”

    陈立果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说:“还好没请周佚进来喝水……”

    系统:“……”

    陈立果说:“嘿嘿嘿嘿嘿。”

    系统真是被陈立果的猥琐震惊了,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陈立果能用这么纯洁的脸,做出这么邪恶的表情。

    然后陈立果背了半个小时的单词冷静了一下,晚上入睡的时候,嘴角都挂着甜蜜的笑意。

    第二天,陈立果一到学校就听人神神秘秘问他知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陈立果说:“什么啊?”

    给他八卦的同桌道:“昨天我们学校旁边的小混混被揍了!”

    陈立果一听来了劲,说:“被揍了?真的么?”

    同桌道:“对啊,听说可惨了,几个人腿都被打断,救护车还来了。”

    陈立果心说这是谣传吧,他可没有打断那几个人的腿,虽然看起来严重,但也最多是皮外伤……

    “是真的!”同桌说,“我们班上有人亲眼看见了。”

    陈立果还是不太信,直到下午的时候周佚来找到他,说那几个小混混真的被打断腿了,只不过是在他们离开之后。

    “那是被谁打断腿的?”陈立果有点不可思议,“难不成他们的仇人这么巧找上门来了?”

    周佚说:“不知道。”他想了想,似乎想起一点什么,但也没有和陈立果提。

    陈立果说:“哎……没想到啊。”

    周佚说:“别想那么多了,寒假的时候有篮球比赛,你可别忘了。”

    陈立果说:“我记得,记得呢!”

    眼见着来这里几个月了,这学期也进入了尾声。陈立果的学习成绩在系统的“帮助”下,缓步上升着,让家长和老师都十分的欣慰。

    陈立果他妈还承诺说陈立果这次要是靠近了前两百名,就带他出国玩。

    陈立果说拼了系统这条老命也要考进前两百。

    被陈立果莫名其妙拼了命的系统表示,两百可以有,只要陈立果高三一年不撸。

    陈立果被系统震惊了,他说:“你太残忍了吧。”

    系统说:“选择吧!是要爽还是学习成绩好!”

    陈立果企图和系统再商量一下,但系统都严厉的拒绝了陈立果的撒娇卖萌。

    最后陈立果妥协了,和系统定下了撸一次考砸一次的凄惨条约。

    陈立果:“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反人类的系统。”

    系统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反系统的人类。”

    陈立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