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虚幻的真实(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陈立果早早的起了床。

    妈妈还在惊讶今天儿子怎么转了性,变得这么勤快了,她道:“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家果儿居然不用我喊就起来了。”

    陈立果洗漱完毕,正在桌子上吃热腾腾的早餐,他咕咚咕咚的喝了一杯牛奶,说:“我决定要好好学习!”

    闻言,爸爸和妈妈都笑了起来,爸爸说:“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经历了那么多个世界,陈立果其实已经把高中的课程忘得差不多了。并且他们家正直严苛从来都是不畏强/暴的系统宣称绝不帮他作弊,任由陈立果怎么说都不动摇,系统靠不上,陈立果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了。

    陈立果昨天做作业时就一脸懵逼,但还是勉勉强强连猜带蒙的做完了。今天他早早去了学校,把作业交给课代表的时候课代表一脸见鬼的模样。

    “你今天没吃错药吧?”昨天那个来收作业的英语女课代表道,“陈立果,你居然主动来交作业?!”

    陈立果说:“我已经决定好好学习了。”

    女课代表道:“那我决定我要考清华。”

    陈立果:“……”

    两人正说着话,就有人在门口和陈立果打招呼,问放学陈立果去不去滑冰。

    陈立果想了想,拒绝了,他今天放学有点其他事情想做。

    众人都察觉了陈立果身上的变化,但大多却将这种变化当做他一时间的心血来潮——哪个成绩不好的学生没有说过自己想好好学习呢。

    中午的时候,陈立果跟着一群人去吃午饭。

    他们在食堂找好了位置,有人笑道:“陈立果,你今天也和我们一起吃啊?”

    陈立果说:“对啊。”

    那人道:“行,我给你们占着位置,你们帮我也打一份。”

    食堂分大锅饭和小炒,一般学生都是吃大锅饭,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则吃小炒。

    陈立果排队的时候时不时往食堂窗口望。

    他同学见状笑了:“我看你是真饿了,这眼巴巴的样子真招人疼,来给哥哥我香一个。”

    陈立果说:“讨厌啦哥哥,你这么调戏人家,人家好紧张的。”

    他同学邪笑道:“第一次未免都有点紧张。”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陈立果原来很少在学校里面吃,都是随便买点馒头什么的将就着,不饿肚子就行了。高中三年,他一周才会吃一次正餐,还是找人最少的时候去。那时候不好吃的菜都剩下了,食堂大叔会特别大方的给一大勺子。当时学校里也有发救助金,但都是打在卡里,这些钱陈立果从来都是省着用,因为他的生活用品就靠这些钱了,有时候还能帮同学在超市买点东西把钱换出来……

    排到陈立果的时候,陈立果对系统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吃两个学校食堂的肉饼!”

    系统说:“很好吃?”

    陈立果说:“可好吃了,我就吃过一次,只是可惜后来回学校的时候,这肉饼已经不卖了。”

    系统说:“吃吧,多吃点,吃吐了就不想了。”

    陈立果嘿嘿一笑,点了菜端着盘子往外走。

    众人打完菜,往坐的地方走,正好遇到了周佚和他们班的同学在一起。

    “周佚,这边来坐。”有人招呼着。

    周佚笑道:“坐不下了,这边五个人。”

    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陈立果身上。

    陈立果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他端着碗过来了。

    “我要多了,给你两个。”周佚这么说着,往陈立果的碗里夹了一个鸡腿两个卤蛋。

    周围人哄笑道:“周佚,还是你疼小果儿。”

    周佚也笑了,露出那个漂亮的酒窝,他说:“你们像果儿那么可爱,我也疼你们。”

    陈立果盯着自己碗里的鸡腿和卤蛋,笑容也乐的像一朵花儿。

    有人开玩笑说:“果儿,你不是有两个卤蛋么?分我一个呗。”

    陈立果说:“下面的可以给你,这两个可不行。”说着就一口气把两个卤蛋都塞进了嘴里。

    周佚在旁边看着,这才开口道:“你慢点,别噎着了,和谁学的荤笑话呢!”

    陈立果的魂儿都差点被两个卤蛋噎出来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周佚无奈,赶紧拍了拍陈立果的背,还给他喂了点汤。

    陈立果眼泪汪汪的看着周佚,那神情像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周佚气笑了,道:“叫你一次吃两个。”

    陈立果含糊的说:“我怕他们抢我的。”

    周佚说:“抢了我再去给你买呗。”

    陈立果说:“那怎么能一样。”

    好不容易咽下去了,陈立果的眼睛也红了一圈,眼泪在眼眶里挂着。

    有人开玩笑说:“吃两个卤蛋你就感动的流泪了,把鸡腿吃了你是不是要对周佚以身相许啊。”

    陈立果说:“许就许,天天有鸡腿,不许是傻蛋。”

    热热闹闹的吃完了午饭,众人正准备回教室休息,就看到一个女生突然跑到周佚旁边,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十六七岁,正是青春的年纪,其他人看到这情况,立马开始挤眉弄眼。

    陈立果的心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掏了一下。

    这个女生他是认识的,是周佚曾经交过的女朋友。他们两人从高二谈到高三,后来大学考的不一样,才分开。

    当时的陈立果和周佚并不熟悉,只是最最普通的同学关系,陈立果也知道他和周佚是不可能的,他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算周佚喜欢男人要找男朋友,也不可能找他这样的。更何况周佚还是个直男……

    陈立果见周佚和那个女生走了,和系统抱怨说:“当初就不该接受他那块肉饼,不然也不会喜欢上他。”

    系统说:“人家一块肉饼就把你买了?”

    陈立果说:“妈的,他还长得好看啊,你不知道,他给我肉饼那天,我看他简直觉得他浑身都在发光。要是换了你这样的,说不定我就坚定的拒绝了呢!”

    系统:“儿子,别忘了我是你爸爸。”

    陈立果:“……”

    陈立果回了教室,趴桌子上正准备睡觉,没想到和女生出去的周佚居然回来了,他走到陈立果身边,捏了捏他的脸,道:“醒醒。”

    陈立果被周佚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周佚的家教非常好,所以和人相处时一般都不会出现这种过分亲密的举动,就算他们大学时同居,周佚也没有捏过他的脸。

    陈立果的脸有点红,他嘟囔道:“干什么呀。”

    周佚说:“有东西给你。”

    陈立果说:“什么东西?”

    周佚也没说是什么,直接递给了陈立果一个粉色的信封。

    陈立果一看就傻了,这信封里还带着香气,显然就是一封情书,只是周佚给他是什么意思,需要他转交给谁么?

    看见陈立果懵懵懂懂的模样,周佚叹气道了句:“果然是小孩儿,给你的。”

    陈立果心想我这是在做梦吧,我怎么会收到情书——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不是那个作为孤儿的陈立果了。

    他有了疼爱他的爸爸妈妈,不用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不用放学就再匆匆忙忙的去打工,不用舍不得吃一个三块钱肉饼。

    于是周佚就看着陈立果眼里的懵懂变成了闪烁的星星,他听见这小孩儿说:“我也有情书啦,也有人给我送情书啦!”

    不知怎么的,周佚心里突然就有点不舒服。

    陈立果咧着嘴把情书开了,他嗅着萦绕着情书的香气,一字一句的认真看完,然后小心翼翼的又叠起来放好。

    周佚一直在旁边看着,他问道:“你也喜欢她?”

    陈立果说:“没啊。”事实上他甚至都不记得这个女生的长相。

    周佚说:“那你那么小心做什么。”

    陈立果瞪了他一眼,道:“女孩子都是用来疼的,当然要小心一点了。”陈立果一直觉得,如果自己不是个gay,一定更愿意生个女孩,给她穿好看的裙子,把她像公主那样疼。只是可惜他这辈子好像都没这个机会了。

    周佚无奈道:“你啊!”

    陈立果说:“我明天给她回信!”

    周佚道:“好……随便你。”

    眼见午休时间过了,周佚也打算回自己的教室,他走之前问了句:“刘辉有没有叫你放学一起去滑冰?”

    陈立果说:“我放学有点事,今天不成。”

    周佚说:“什么事?”

    陈立果说:“私事,私事。”

    周佚说:“你该不会背着我去和哪个女孩儿约会吧媳妇?”

    这句媳妇都是大家开玩笑叫的,其实篮球队里还有不少人叫陈立果小媳妇,谁叫他是队里长得最可爱的那个。

    陈立果说:“大郎,你的烧饼快糊了,快去看看吧!”

    周佚笑骂了一句,走了。

    这一天上课陈立果都精神抖擞的,吓的他同桌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陈立果说:“我已经打算好好学习了!”

    同桌:“妈呀,陈立果脑子坏了!大家快来看看他!”

    陈立果:“以后谁不让我学习,谁就是我的敌人。”

    同桌:“……你真的没病吧。”

    陈立果没病,陈立果很好,陈立果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下午下课铃声一响,陈立果biu的一声就冲出了教室,让来堵人的周佚没逮到人。

    周佚说:“有人知道陈立果去哪儿么?”

    陈立果的同桌张口就来:“他去见他的相好了。”

    周佚说:“相好?”

    同桌说:“对啊,相好,他自己说的。”

    周佚瞥了瞥眉,道:“哦。”他也转身走了。

    陈立果还不知道他被自己的同桌污了一波,他风一般的冲出了校门,风一般的冲到了公交车上。

    这会儿正值下班,人挤人像沙丁鱼似得。

    好不容易到了站,陈立果赶紧下去了。

    他下车的地方,在一片低矮的平民窟,这里和主城的建筑完全格格不入,陈立果凭着记忆,七绕八绕到了一栋破旧的矮楼面前。

    陈立果站在楼梯口,指着二层道:“我以前就住那儿!”

    系统说:“一个人?”

    陈立果说:“对啊,不过你别看这里破,这里的人都可不错了,我一个邻居老婆婆帮了我好多忙。”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了楼。

    陈立果说:“他们都觉得我苦,其实吧,生活也没有那么难过。”他终究是撑过来了。

    但是陈立果到了二楼,敲了敲门时,才发现里面没有人,他从窗户往里望了望,嘟囔一句:“没人啊?”

    系统说:“这楼要拆了吧。”

    陈立果说:“嗯?为什么?”

    系统说:“楼梯间有个拆字。”

    陈立果愣了愣,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的确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没有晾出来的衣服,门窗上也都是灰尘。

    陈立果说:“那、那个婆婆呢。”

    系统说:“这个世界和你的世界的是会有区别的,她的命运也可能有区别,或许没有和你的世界那样住在这里,而是家庭和睦儿孙满堂了。”

    陈立果说:“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他的语气到底是有些失落。

    系统轻叹一声,他道:“这个世界有这么多好东西,你不喜欢么?”

    陈立果无奈的说:“这里好过头了,总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系统说:“不是梦。”

    陈立果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道:“好吧,有肉饼吃的日子是挺开心的。”

    陈立果又坐公交回了家,结果回家就听到他父母在吵架。

    说是吵架,倒不如说两人在撒狗粮。

    他妈说:“都怪你,非说我穿着裙子好看,哪里好看了!他们都说太艳了。”

    他爸说:“亲爱的你穿什么都好看啊,我真没说谎。”

    他妈说:“你就知道说这种话,我让你认真的看——”

    他爸说:“哎哟亲爱的,我发誓,你穿什么都是最美的。”

    两人看见陈立果回来了,又拉着陈立果评理。

    陈立果有点好笑,跟着他爸道:“妈,你真的穿什么都好看。”

    “你们两父子!”他妈怒道,“就知道说讨喜的话,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

    父子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笑了。

    他妈已经做好了晚餐,饭桌上全是陈立果喜欢吃的各种菜色,看来两个世界的陈立果在口味上倒也没有什么不同。

    吃完饭,陈立果去沐浴焚香,准备回那封粉□□书了。

    他展开信纸,拿出钢笔,然后认认真真的在信纸开头写了个:胡子妍同学,你好。

    陈立果说:“好紧张啊,我要怎么拒绝她才显得自己经常收情书的样子。”

    系统说;“你就回她一句话,你爱学习,学习使你快乐。”

    陈立果沉默两秒,然后深深的点头,说:“有道理。”

    然后他就用两千字阐述了学习的重要性,并且表示他深爱学习。

    结果第二天,这封信送出去没多久,陈立果就被周佚说了一顿。

    周佚说:“你给她的信里写什么了?她怎么看完就哭了?”

    陈立果一脸懵逼,说:“我就是拒绝了她啊。”

    周佚说:“只是这样她为什么哭的那么委屈?”

    两人正说着话,英语课代表就把上次小测验的卷子发到了陈立果面前,她道:“陈立果,三十二分,啧啧啧。”

    陈立果:“……”这个让人熟悉的数字。

    周佚拿起卷子一看,说:“一百五的题你怎么考到三十二的。”

    陈立果说:“ifyoudreamit,youcandoit.”

    周佚:“……”

    陈立果的信是送出去的了,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份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成绩倒数的他,用他爱学习这个理由拒绝人家女生,是不是敷衍的有点过分了……

    系统说:“对,是挺假的。”

    陈立果说:“还不是你出的鬼主意!”他有点难过,心想自己回的第一封情书,居然以这么糟糕的方式结束了。

    系统说:“但是你可以用自己未来的成绩向她证明,你没有撒谎!”

    陈立果说:“有道理!”

    系统说:“你可以的,你是最棒的!”

    陈立果说:“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帮我考试作弊了吗?”

    系统:“……”

    陈立果说:“不然我跟你总部投诉你!”

    系统说:“……你这样利用非法的手段窃取果实真的快乐么?”

    陈立果说:“我他妈的都要高兴死了。”

    系统:“……”

    然后两人间沉默许久,系统长叹一声,道:“教育系统的悲哀啊……”

    陈立果:“嘻嘻嘻。”

    陈立果和系统做完了肮脏的交易,还得应付周佚,周佚问他昨天去哪儿了,陈立果说随便到处转了转。

    周佚眸子里含了点深意,他说:“转了转?你去哪儿转了?”

    陈立果说:“没有哪儿了……就随便,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周佚说:“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陈立果觉得周佚的眼神很奇怪,但他也没有多问什么。

    周佚说:“今天放学有活动,你别忘了啊。”

    陈立果说好呀好呀。其实他挺佩服周佚这样的人的,成绩和课外活动从来都是两手抓,也不知道他怎么有那么多的精力。

    今天打完球稍微有点晚了,陈立果家的那班公交车已经停运,于是他和众人告别后,就去了学校后面那条路,想着打车回家。

    周佚走的时候还叮嘱陈立果要注意安全。

    陈立果没把他的叮嘱当回事儿,他以前经常打工打到半夜,为了节约车费就坐黑车,也从来没有出过事。

    所以陈立果在被人蒙上眼睛,拖进车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他感到绑他的人不止一个,有人制住他的手脚,有人捂住他的嘴。

    陈立果呜咽着挣扎,但他的力度于简直就是蚍蜉撼树。

    捂住陈立果口鼻的药剂开始起作用,陈立果昏昏沉沉,甚至来不及和系统商量是怎么回事儿,就陷入了深眠之中。

    后来发生了什么,陈立果没什么印象了,反正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家里。

    他的妈妈还在说:“你总算是醒了,怎么在门口就睡着了?没带钥匙?”

    陈立果一脸懵逼,他道:“我、我在门口睡着了?”

    “对啊。”妈妈说,“不是说了今天晚上我和你爸要出去吃饭么,我们十一点回来,看见你缩在门口睡觉。”

    陈立果说:“啊……这样啊。”

    妈妈说:“你没事吧?怎么脸色那么难看?”她摸了摸陈立果的额头,道,“没发烧啊。”

    陈立果勉强笑了一下,道:“我、我去洗个澡。”

    妈妈狐疑的看着陈立果。

    陈立果匆匆忙忙的进了浴室,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什么的痕迹,他道:“系统,那些人对我做了什么?”

    系统沉默片刻,道:“他们把你绑到了一个地方。”

    陈立果颤声道:“然后呢。”

    系统说:“然后把你送了回来……”

    陈立果说:“啊?!就这样?”

    系统说:“对啊,就这样——你这语气是在失望吗?”

    陈立果说:“人家才不是这种人呢哼,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系统没吭声,他没有告诉陈立果,他在被人绑过去的时候,有人亲了他一口。但鉴于亲一口这件事实在是太小了,于是他就没告诉陈立果,给陈立果添堵。

    陈立果说:“我还以为我晚节不保了呢。”他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认自己没有问题,才松了口气。

    系统全程安静如鸡,直到陈立果洗完澡出去时,他才叮嘱了一句:“以后别走那些小巷子了,注意安全。”

    陈立果点头说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