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潘多拉魔盒(十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在往自己身体里注入药剂的时候陈立果还在想,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异能呢,是风是水还是电,亦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异能,等他有了异能要不要抓紧机会逃跑……

    事实证明,陈立果真的是想太多了。

    陈立果再次实验室的时候,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平凡是福。

    实验室里的人大多都长背对着陈立果站在自己的桌子前,所以陈立果就看到了一排排光溜溜的屁/股,这些屁/股有大有小,有白有黑,有的上面还长着痣辣的他恨不得自戳双眼。

    陈立果哭着对系统说:“我的眼睛要被辣瞎了。”

    系统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陈立果:“……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个。”

    系统说:“那你想要什么?”

    陈立果说:“白烟楼和他的兄弟们回来了吗?”

    系统:“……”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了辣鸡陈立果。

    白烟楼今天出去的时候就有点心神不宁。他的预感向来很准,所以做事的时候格外小心。然而当一切结束,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白烟楼便问了基地里,问基地里有没有出事。

    基地里的人说没有什么事啊,今天整天都特别的平静。

    白烟楼说:“何辰忧呢,有没有异常。”

    “何教授?也没有。”那人一般都会特别注意实验室里的陈立果,说。“一天都在做实验。”

    于是白烟楼就放心了,结果他还是放心的太早——

    白烟楼他们队伍回来的时候,整个基地都非常热闹。陈立果真是抓心挠肝的想去看看,但是碍于人设,他又不能去。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没一会儿白烟楼带着几个队伍里的兄弟来找他了。

    “何辰忧。”白烟楼的声音在陈立果身后响起的时候,陈立果居然有点紧张。

    白烟楼说:“你今天没事吧?”

    陈立果一听,心想白烟楼为什么突然问他有没有事,难不成是他搞出药剂的事情暴露了?但他还是不露声色的转过了头,更加不露神色的把白烟楼看了个爽。

    白烟楼的身材很好这件事陈立果早就知道了,但他从来没有日光灯下如此清晰的观察过。

    白烟楼的每一块肌肤,每一根毛发,都纤毫毕现。陈立果目光慢慢的瞟过了某个部位,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陈立果不敢置信的说:“到底怎么插/进去的!”

    系统:“……”这个问题不该问你自己么?

    陈立果说:“人体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系统不想和陈立果说话,并向他扔了一副八百度的眼镜。

    白烟楼觉得今天的何辰忧有点奇怪,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道:“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陈立果穿着防护服,眼镜从护目镜里露出来,一时间白烟楼也没有注意到他里面的眼睛没有戴近视眼镜。

    不过陈立果也不怕被发现,毕竟谁不想自己有异能呢,何辰忧被关在这里,不想方设法的逃跑才奇怪了。

    陈立果说:“没事。”他的目光又移到了白烟楼的胸膛上。

    白烟楼的胸/肌和腹/肌都漂亮极了,是属于东方人的那种漂亮,流畅充满爆发力,但又不夸张,只是看着,就能想象出手触碰上去时紧致的触感。

    陈立果其实已经悄咪咪的摸过很多次了,但现在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着,还是有点脸红心跳。

    白烟楼觉得陈立果的目光好像把他剥光了,他说:“何辰忧你怎么了?”

    陈立果心说我没怎么,就是想对着你撸一发……

    白烟楼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道:“你研究傻了?”

    陈立果看着白烟楼胸/前两点,鼻子一热,居然流出了鼻血。

    陈立果:“……不行了,太刺激了。”

    系统体贴的说:“我可以戳瞎你的眼睛。”

    陈立果为系统的人性化感到震惊。

    一起和白烟楼来的,还有几个和他一起出去做任务的兄弟,当然,这几个人也被陈立果无情的看光了。然而有了白烟楼这个胸/大屁/股翘的珠玉在前,其他几人已然入不了陈立果的法眼。

    陈立果说:“太瘦了,不及格。”

    系统:“……”

    陈立果说:“这个还不错,就是屁股太小。”

    系统:“……”

    陈立果说:“这个屁股是够大了,胸怎么那么平。”

    系统说:“陈立果,你以为你是地主在选媳妇吗?”

    陈立果委屈的说:“又不是我想看的,你试试一眼看过去全是白花花的屁/股的滋味,一点食欲都没有。”

    系统说:“怪我咯?”

    陈立果说:“你研究出的药剂只能背这个锅。”

    系统不屑的说:“你骨子里的猥琐改变了我药剂的成分。”

    陈立果和系统互不相让,开始互相甩锅,但是这口锅再怎么甩,这些屁股陈立果都看定了。

    白烟楼并不知道自己亲爱的在用眼睛出轨,他只是觉得今天的陈立果有点奇怪,白烟楼说:“何辰忧,你没事吧?”他说完这话,就嗅到了一股子轻微的血腥味。

    白烟楼表情一变,说:“你哪里受伤了?”

    陈立果一愣,赶紧摇头。

    白烟楼却根本不听,直接把陈立果的防护服剥了下来。

    防护服一落下,白烟楼就看到陈立果鼻子在流血,他拿出纸巾帮陈立果擦了擦,皱眉道:“怎么在流鼻血?”

    陈立果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想,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他就要崩人设的扑到白烟楼怀里揉他的公/狗腰了。

    白烟楼说:“何辰忧?”

    陈立果低低的咳嗽起来,然后他缓缓的说:“我没事。”

    白烟楼说:“你没事?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以后就不用做实验了。”

    陈立果一听,心中一颤,心想白烟楼你怎么知道我不想做实验了,唉……但他还是得装作被白烟楼威胁的样子,他说:“我研制出了新的药剂。”

    白烟楼闻言皱眉,他说:“是不是我走的这几天你都没睡觉休息?”

    陈立果委屈的形象我哪里睡得着啊,一闭上眼睛就是白花花的肉/体,胖的瘦的,老的小的,感觉把这一辈子的肉都吃完了。

    白烟楼冷冷的说:“你要逼死自己么?”

    然而陈立果没有回答他的质问,只是转身回实验室里取出了一支紫色的试剂。

    那淡紫色的试剂被装在玻璃管里,轻微抖动就能看见有淡色的光点漂浮其中,真是美不胜收。

    陈立果对着白烟楼说:“这是我新研制出的药剂。”

    白烟楼伸手把药剂接了过来。

    陈立果说:“已经非常完善了,它可以将之前那种药剂强化失败的普通人,变成异能者。”

    白烟楼的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他说:“真的?”

    陈立果点点头。

    白烟楼的目光停留在药剂上,然后他突然开口问了句:“所以你在你自己身上试了?”

    有谁不想当异能者呢,在原世界线里,何辰忧也在自己身上用过之前的那种药剂,只是他不太幸运,身体太过孱弱的他并没有变成异能者。只是陈立果扮演的这个世界,有系统这位大科学家在,所以对试剂做出了改良,陈立果有幸也成为了异能者。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陈立果觉得这坑爹的异能还不如没有。

    陈立果缓缓的点头,这事情是瞒不过白烟楼的,只要用那特殊的金属测试一下他就露馅了。

    白烟楼来了兴致,他说:“你的异能是什么?”

    陈立果机智的模糊了说法,他道:“视力。”

    白烟楼说:“你视力什么了?可以看很远?”

    陈立果说:“差不多吧。”

    白烟楼的组织里就有千里眼,所以他饶有兴趣的朝远处指了指,说:“那栋楼上晒的被子上面的字是什么?”

    陈立果:“……”哪里晒了被子,他怎么没看见。

    但被白烟楼用这种眼神盯着,陈立果只能硬着头皮吐了个字:“囍。”

    白烟楼说:“还真是千里眼。”

    陈立果:“……”我胡说八道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白烟楼说:“还好是千里眼,如果你的异能是透视的话,我就只能戳瞎你眼睛了。”

    陈立果:“…………”

    陈立果并不是第一个有透视能力的。事实上有透视异能的在基地里还有两个,他们平日的活动范围都不大,基本担任的就是门卫的功能。有他们在藏东西的地方再隐秘,也都基本一眼就搞定了,当然,把东西塞屁/股里的除外。

    陈立果幸运的躲过一劫,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因为陈立果研制出的药剂,本来才从外面回来的白烟楼,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陈立果研制出来的三管药剂。

    这些紫色的药剂被白烟楼当做礼物送给了他一个强化失败的合作伙伴。

    白烟楼的计划又往前推进了一步——这多亏了陈立果。

    陈立果研制出的这种药剂,对于整个基地来说都是救赎一般的喜讯。特别是王妍子,当她知道了自己的孩子在长大之后,还有机会获得异能时,当场喜极而泣。

    “谢谢你,何教授。”王妍子说,“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然而陈立果却根本不看她,依旧低头做实验。

    “何教授。”王妍子说,“你、你讨厌我了么?”

    陈立果心想,不是我讨厌你了,而是我不想占你便宜,姑娘,你快走吧,你再说话我就要扭头了!

    王妍子抓住了陈立果的手,她说:“何教授?”

    陈立果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神态冷漠的说:“你走吧。”

    王妍子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隔了好一会儿,陈立果才听到了王妍子关门的声音,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说,王妍子的命运完成度又往上涨了。

    这就证明陈立果走的路线是正确的,王妍子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孩子获得异能。

    陈立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系统说:“想家了?”

    陈立果挠挠下巴,说:“想啊,一直都想。”

    系统说:“再忍忍吧,快了。”

    陈立果露出一个笑容,他道:“不过这些世界也挺好的,至少回家之后看不到白烟楼的白屁/股了……”

    系统:“……”

    经过陈立果的仔细观察,基本上每个人四肢的颜色和身体的颜色都有点色差,至少看差多少罢了。

    但是白烟楼却和一般人不一样,陈立果悄咪咪的观察了他之后才发现,这人身上居然一点瑕疵都没有。从头到脚都是那么的完美,简直不似活人。

    陈立果第一次有了种把人从头舔到脚的冲动。

    陈立果本来以为这个世界会平稳的发展下去,等王妍子的孩子再大一些,用了药剂之后命运完成度就能满。

    可是世事无常,陈立果发现自己生病了。

    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很高,但也有绝症,陈立果在得知自己不幸中奖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系统说:“离你的生命结束还有三百六十六天。”

    陈立果说:“为什么不是三百六十五天?”

    系统说:“明年是闰年。”

    陈立果:“……”

    这病还是系统先发现的,他研究了一下发现没法治,因为这就是何辰忧的命运。

    陈立果:“给宿主选择这么一具身体的系统真的没问题?”

    系统说:“有问题你去投诉我啊。”

    陈立果:“……”不肯给投诉方式的系统就是这么吊炸天。

    陈立果在突如其来的得到这个消息后,看向身边的一切时,都充满了悲悯的气息。

    白烟楼最近也忙得不着家,完全不知道他心爱的教授快要离开他了。

    陈立果研究的速度慢了下来,没办法,现在只要他站久了就开始流鼻血。

    陈立果:“感觉自己鼻子好像来了大姨妈。”

    系统:“……”

    白烟楼忙了几个月,终于稍微可以喘口气,回家就看见陈立果坐在笼子里看书。他看了眼表,发现现在是上午十点,陈立果应该到实验室去了。

    白烟楼说:“怎么在这儿?”

    陈立果抬头瞅了他一眼,发现白烟楼的腹部有个伤口,他说:“嗯,休息。”

    白烟楼说:“不舒服?”

    陈立果点点头。

    白烟楼说:“那休息一下吧。”

    他们两人的脸上都不太好,陈立果的是近乎透明的苍白,白烟楼则是一种惨白色。

    白烟楼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坐到了陈立果旁边,把陈立果搂入了怀里。

    虽然屋子里多了个笼子,但却变成了白烟楼陪陈立果一起睡的情况。

    白烟楼摸着陈立果的黑发,他说:“何辰忧,你想走么?”

    陈立果一愣,他说:“为什么这么问?”

    白烟楼没说话。

    陈立果沉默片刻后,慢慢的说:“我当然想走了,谁会想活在笼子里呢。”很真诚的回答,一点也没有出乎白烟楼的预料。

    白烟楼说:“好,我放你走。”

    陈立果:“……”等、等等,你放我走我去哪里看你的白屁股!

    白烟楼说:“但是你必须把药剂的配方留下。”

    这是意料之中的要求。

    陈立果看着白烟楼冷漠的面容,慢慢的点了点头。

    白烟楼最后还是和陈立果达成了交易,交易的内容包括:白烟楼放陈立果走,但是陈立果必须把药剂的配方留下,出去之后也不能将配方告诉其他人。交易的时间定在一年后,期间陈立果必须完全配合白烟楼的要求。

    陈立果一听交易的时间是一年后就答应了,一年后他都去其他世界了,还怕被白烟楼送走?!

    这个交易中唯一会给陈立果带来一点难度的就是期间陈立果必须完全配合白烟楼的要求了。

    白烟楼像是要把陈立果玩够本似得,什么玩法都来了。

    陈立果搂着他的颈项哭着说不要的时候,白烟楼笑着亲了亲他的鼻尖,道:“含的那么紧还说不要?”

    然后他抓着陈立果的手按在了陈立果自己的肚子上面,陈立果的手心清楚的感到了自己腹部被顶起了一块。

    陈立果:“……”所以居然真的能□□来,人体真可怕。

    时间流逝的飞快,一年之期很快就要到了。

    陈立果流鼻血的次数越来越多,多到他感觉自己要是在小学里,这一年的红领巾他都能染红。

    系统对陈立果的这种比喻无言以对,他发现陈立果近来文学功力见长,难不成是死前最后的绚烂?

    白烟楼还不知道陈立果要死了。

    他最近心情有点暴躁,对待陈立果也不似以前温柔。

    陈立果知道他在暴躁什么,养了那么久的宠物要被送走了,主人暴躁一点也是应该的嘛。

    在两人做的时候,白烟楼经常问陈立果,问他是不是真的想走。

    陈立果对于这个答案从来都只给肯定,所以被经常被白烟楼弄的晕过去。

    陈立果每次晕过去的时候,就骂白烟楼渣男,不过漂亮的胸和屁股可以稍微给他加点分。

    陈立果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用手一擦,就感觉自己又在流鼻血。

    白烟楼皱眉看着他,说你怎么又流鼻血了?

    陈立果说:“嗯,上火。”

    白烟楼有些狐疑。

    陈立果马上移开了话题,他说:“我什么时候能走。”

    白烟楼一听到走这个字就炸了,他道:“何辰忧,你就一天到晚想着走?”

    陈立果闭上眼睛。

    白烟楼摔门而去。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王妍子孩子的生日了,作为一岁的生日礼物,他们会给孩子注入陈立果发明的药剂。

    陈立果心情平静的好似一汪湖水,他对系统说:“我已经看遍了世间百态。”

    系统说:“世间百态?”

    陈立果说:“人们的屁股。”

    系统:“……”

    陈立果:“还有胸。”

    系统:“……”

    陈立果:“还有大鸡……”

    系统说:“好了下一个话题。”

    陈立果说:“我很累了。”真的很累了,看肉/体看多了就好像天天吃肉,搞得他做/爱都没兴致了。

    系统说:“所以?”

    陈立果说:“所以我什么时候死?”

    系统:“……快了。”

    陈立果说:“快死的时候,我要给白烟楼一个大惊喜。”

    系统知道陈立果说的大惊喜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在内心深处隐隐生出几分对白烟楼的同情之情。

    白烟楼还不知道自己要遭受人生中最惨痛的一次打击。

    他对陈立果要离开他这件事,感到了难以抑制的暴躁。

    他们两人之间没有爱情这件事,他是早就知道的,可他却依旧期盼着那人能软化一点……

    可是却没有。

    说到要离开的时候,那人的眸子里全是星光,就好像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白烟楼把烟灭了,有些冷淡的想,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如果何辰忧到最后还没有改变主意,那自己就帮他变一变吧。

    王妍子孩子一岁生日当天。

    基地里热闹非凡,大家都在为这个孩子庆祝。

    作为母亲的王妍子抱着孩子,站在一个大蛋糕面前,蛋糕的前面还放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盒子里面插了一支紫色的药剂。

    陈立果没有去,他并不想看见这一片辣眼睛的肉/体,所以他选择在家里和系统一起看泡沫剧。

    系统说:“要结束了哦。”

    陈立果说:“嗯,我知道。”

    系统说:“没有什么想对白烟楼说的?”

    陈立果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本子,说:“这就是我想对白烟楼说的。”

    系统:“……”他终于明白了陈立果的险恶用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