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潘多拉魔盒(十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和白烟楼终于撕破了脸皮,不,准确的说是白烟楼单方面不再做出一副“我想谈恋爱却很不知所措”的模样。

    陈立果给他的评价就是婚后的男人终于露出了真实的丑恶面容,而柔弱无助的自己却依旧要遭受没有止境的家庭暴/力。

    系统听了陈立果的评价只回了他一个滚字。

    近来陈立果的研究目标略微有些调整,他开始试图研究出让世界和平的药剂——把全世界的人都变成异能者,这界限就没那么分明,应该就不会爆发之前那种世界大战了。

    陈立果的想法是很美好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的药剂也有缺陷,就是体质太弱的人使用之后并不会拥有异能,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人变成了异能者的原因。

    陈立果说:“我觉得我的想法很好。”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说:“宝贝,你觉得呢?”

    系统沉默两秒,然后用一种冷漠语气道:“能研究出来当然是最好的。”

    陈立果立刻称赞系统:“爸爸你可以的你是最棒的。”

    系统:“……”

    没错,研究的任务还是得系统来,如果真的要陈立果亲身上阵,那大概还是等地球毁灭来的靠谱一点。

    陈立果和白烟楼冷战的情况,都被其他人看在眼里。

    可以说是整个基地,站在陈立果这边的人寥寥无几,而支持白烟楼的人,却是数都数不过来。

    王妍子就是支持陈立果的少数派,她曾经十分厌恶陈立果,但接触之后才发现其实这人还不错,只是做研究的时候格外冷血无情。

    但是王妍子的同情并不会给陈立果带来什么好处。

    事实上每次王妍子来找陈立果说了话,白烟楼都会借机惩罚他。

    惩罚的手段千奇百怪,大多时候陈立果都会因为这种惩罚第二天不能去做实验。

    有一次王妍子第二天又来看陈立果,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看到陈立果来实验室。但就算是时间很短的一下午,陈立果也都是做一会儿休息一会儿。

    王妍子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不舒服。

    结果后面王妍子却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像是手机振动一般的嗡嗡声,伴随着这种嗡嗡声,她看到陈立果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接着整个人的腿好像都软掉了。

    王妍子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脸刷一下就红了,嗫嚅两句,却什么都没说的转身走开。那一刻,王妍子脑子里想的却是:白烟楼为什么要这样折辱何辰忧,他们两人间,真的还有爱么。

    陈立果如果知道王妍子在想什么,大概会说一句:我们从来没有过爱情,只有纯洁的肉/体关系。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流逝。

    在陈立果逃跑的第二年,王妍子结婚了。

    她本来没想那么快结婚的,但是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于是和自己的提前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王妍子答应别人结婚的那天,头上的进度条就往前涨了二十多点,直接到了八十。

    陈立果看着她的进度条欣慰的想,这次终于不用自己慢慢电渣男了。忘了说,虽然差点弄死王妍子的渣男有了隐身技能,但依旧是陈立果的实验对象,并且实验的内容还变得更广……

    王妍子给陈立果发来了请帖,让他在婚礼当天请务必到场。

    陈立果接过请帖,却没有说自己会不会去。

    这一年来,陈立果和白烟楼的关系并无改善。陈立果的逃跑似乎耗尽了白烟楼的爱意,他没有再尝试软化陈立果,而是选择强硬到底。

    然而就算身处逆境,坚强的主角也不畏强/暴,坚决和恶势力做斗争——这说的是系统,因为他每天晚上看完马赛克,第二天还要继续努力研制新药。

    陈立果对系统的无私真的特别感动,说走的时候一定好评返现。

    系统说你滚远点就是对我最大的爱意。

    陈立果说我们都做了这么久的交易了,你为什么态度就不能软化一点呢。

    系统说我软了怕你不高兴啊。

    陈立果被系统这句话噎的无言以对,他早就发现系统说这种没有敏感词的小黄话的功力日益见长,真有一种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恐慌感。

    王妍子结婚的仪式很简单,但基地里的大部分都去了,他们是第一对在基地里结婚的,王妍子也是基地里第一个怀孕的女异能者。所有人都对这次婚姻和新生儿充满了期待。

    陈立果没去,基地里讨厌他的人挺多的,去那里估计是自讨没趣。

    他的颈项上套着项圈,就好像白烟楼的宠物,主人要他向东他不敢往西。

    所以听着外面的喜乐,陈立果继续默默的做着实验。

    晚上陈立果回去睡觉,白烟楼坐在沙发上叫他过去。

    陈立果走过去后,白烟楼直接伸手勾住了陈立果的项圈,强迫他低下头,道:“今天怎么没去?”

    陈立果冷漠道:“去干什么?”

    白烟楼说:“今天可是王妍子的婚礼。”

    陈立果说:“所以呢?”

    白烟楼的表情颇有深意,他道:“你就不想去看看?”

    陈立果没有一丝动摇,他说:“不。”

    “你可真无情。”白烟楼亲了陈立果一口,似笑非笑,他说:“你没有把王妍子当做你的朋友?”

    陈立果冷冷道:“和自己的小白鼠做朋友?”

    白烟楼喜欢陈立果的这句话,于是他吻了眼前的人,眼前的人嘴唇很冰,大概和他的血也是一个温度。

    王妍子后来的确问了陈立果为什么没来,陈立果回答的挺敷衍的,说自己没时间。

    王妍子闻言有些失望,但也没多说什么,她大概以为陈立果是真的没时间吧。

    结婚的时候,王妍子就已经怀了四个月了,这几个月一过,她的肚子更是像吹气球一样蹭蹭蹭的大了起来。

    陈立果觉得时间真是过的飞快,转眼间他就听到了王妍子生产的消息。

    只是孩子出生提前出生,身体状况不太好,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是个早产儿。

    据系统发来的影像,陈立果看到了那个小小一团的小女孩,她缩在保温箱里,像一朵柔软的小花儿。

    陈立果说:“系统,你真幸福。”

    系统听的莫名其妙。

    陈立果说:“有我这么孝顺又健康的儿子……”

    系统:“我宁愿没有。”

    这一对没有什么父子之情的父子互相伤害完了之后又开始继续做实验了。

    这个新生儿让整个白盐都充满喜悦的味道。

    白烟楼也很高兴,作为礼物,他送给了王妍子一支陈立果产的药剂。

    这药剂可以强化异能,也可以让普通人有可能获得异能。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说异能者生出的也一定是异能者。

    陈立果还在和系统讨论遗传学,说他夜观天象,看王妍子一定生出了而一个不世之材。

    系统说:“那你怎么不夜观天象看看药剂的成分是什么?”

    陈立果说:“天象说他化学不好。”

    系统:“哦,冷漠。”

    天象化学不好,所以研究还是得靠自己。

    陈立果为了自己有个光明的未来,去实验室的时间更勤了。

    白烟楼也不管他,反正陈立果跑不了,而且每天都得乖乖的回来睡觉。他问陈立果在研究些什么,陈立果说:“在研究f84药剂和v45药剂的兼容性,我想要利用c4做融合反应,但是不太成功。”

    白烟楼说:“我听不懂。”

    陈立果心说你听不懂就对了,我就是在胡说八道……但他脸上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让白烟楼也不敢追问。

    系统再次对陈立果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感到震惊。

    然而再震惊,他这个当爸爸的,也不能抛下自己的弱智儿子。于是系统继续艰苦研习,从总部下资料啊,翻阅各种典籍啊,寻找各种思路啊,想要尽快研制出药剂。

    陈立果说你这么努力就是想早点离开我。

    系统说:“你知道就好,不说了,我去看书了。”

    陈立果:“……”唉,系统爱学习,学习使他快乐。

    陈立果依旧住在白烟楼家里的笼子里,但这并不影响他发奋学习的一颗心。

    又过了一段时间,系统终于有了眉目,说他找到了药剂的突破点。

    陈立果说:“真的吗真的吗?爸爸你好厉害啊,可以给我说一下原理吗?”

    系统说:“根据&¥%我研制#¥%#突破口在¥&*”

    陈立果以为自己听到了一次乱码,于是他让系统再说了一遍。

    第二遍后,陈立果确定,自己不是听到了乱码,而是真的一点都听不懂。

    但他觉得自己也不能在系统面前露怯,于是他认真的说:“哦,原来是这样。”

    系统说:“你听懂了?”

    陈立果自信满满:“*不离十吧。”

    系统说:“哦,我胡说八道的。”

    陈立果:“……”你到底跟谁学坏了。

    反正系统是有了思路,按照他的说法是,说来陈立果也听不懂,就懒得说了。陈立果装/逼被拆穿,无言以对,只能灰溜溜的保持沉默。

    其实这段时间来陈立果日子过得很不错,差不多每个月白烟楼都要给他带回一个巨型水果,有荔枝,有芒果,有龙烟,还有车厘子……反正乱七八糟的,这巨型水果最诱人的地方在于,水果的核还和以前一样小……

    陈立果一般就像只仓鼠一样抱着啃啃啃。

    白烟楼就在旁边点根烟看着。

    近年来白盐发展迅速,也和外界更多了,白烟楼的压力自然大了起来,但他从未因此露出一丝狼狈。

    陈立果啃水果的时候,啃的满脸都是汁水。

    白烟楼烟抽了一半,突然来了句:“王妍子的孩子没有异能。”

    陈立果闻言一愣。

    白烟楼说:“你的药剂可以给小孩子用么?”

    陈立果擦了擦嘴:“可以,其实是越早越好的。”因为那时候的人体最容易改变。

    白烟楼点点头,他说:“好。”

    陈立果没想到王妍子的孩子居然没有异能,想来他们这对父母都肯定很担心。整个基地里,没有异能的是少之又少,如果孩子在这里长大,会不会反而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陈立果一直关注着这件事,没过几天他就知道白烟楼把这个月份的药剂给王妍子的孩子使用了。

    然而药剂入体,孩子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咯咯咯的笑着,在场大人们的心都沉了下去。

    面前探测异能的金属依旧保持着它冰冷的光泽,丝毫不因为周遭人复杂的心情有任何变化。

    王妍子眼里终于露出失望之色,她强笑道:“没关系,就算没有作用也没事……”

    白烟楼皱皱眉头,他说:“我去找找何辰忧。”

    自从生了孩子之后,王妍子已经很久没有去找陈立果玩了,她说:“算了,这件事不用强求。”

    白烟楼道:“不用担心。”

    虽然王妍子依旧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但说自己一点都不失落,那肯定是假的。哪个父母不想给自己孩子最好的,王妍子不想看到孩子将来知道自己没有异能时失望的表情。

    时隔许久,陈立果的实验室又迎来了白烟楼。

    其他人看见白烟楼都露出略微有些惊讶的表情,自从陈立果逃跑失败后,白烟楼就再也没有来这里接过他了。

    白烟楼把其他人都叫了出去。

    陈立果取下护目镜,道:“怎么了?”

    白烟楼说:“来看看你。”

    陈立果说:“看我?”

    白烟楼说:“不可以?”

    陈立果说:“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要做什么当然可以。”

    白烟楼扫了一眼陈立果桌子上七七八八的药剂,道:“哪一个是你说的f84?”

    陈立果:“……”没想到自己胡说八道的东西还被白烟楼记得那么清楚,玩脱了吧。

    白烟楼说:“你该不会骗我的吧?”

    陈立果心说哟呵,这都被你发现了,但他知道这么和白烟楼说话是要挨/操的,所以随便指了一管试剂。

    白烟楼拿过那试剂一看,道:“何辰忧,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

    陈立果:“……”

    白烟楼把那试剂翻了一面,之间试剂管上贴了一个标签:红盐。

    陈立果:“……”

    白烟楼说:“嗯?”

    陈立果说:“反正说了你又不懂。”

    白烟楼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

    于是陈立果把系统给他说的乱码给白烟楼重复了一遍,看见白烟楼的眸子里染上点点疑惑。

    陈立果说完之后,道:“你懂了吗?”

    白烟楼沉默片刻,说:“懂了。”

    陈立果:“看,系统,又抓住一个装逼的。”

    系统:“……”说真的,你们人类为什么就喜欢互相伤害。

    但陈立果没有拆穿白烟楼,他怕白烟楼恼羞成怒,于是他故作深沉的点点头:“没想到你悟性挺高的。”

    白烟楼说:“还行吧。”

    陈立果在心里乐开了花。

    但白烟楼也不是那么好敷衍的,他观察了一下陈立果的表情,忽的眯了眯眼,说:“何辰忧,你不会在玩我吧?”

    陈立果没吭声。

    白烟楼伸出手搂住了陈立果的腰,然后把他整个人都举起来了。陈立果虽然瘦弱,但也是个成年男性,白烟楼把他整个人举起来却丝毫不费力气,他说:“好好给我说话,不然就在这里操了你。”

    陈立果抿了抿唇。

    看着陈立果这幅表情,白烟楼忽然就来了兴致。

    他环视四周,找到了一张用来放资料的桌子,然后将桌子上的资料用异能全部移到了地上。

    陈立果被白烟楼放到了那张桌子上。

    桌子是白色的,躺在上面的人也穿着白色的研究服,他向来冷漠的黑色眸子终于多了些恐惧和瑟缩,他说:“白烟楼,不要——”

    白烟楼一颗颗的解开了他心爱的何教授的衣服扣子,然后将里面穿的衬衫脱了下来,却让研究服挂在他的身上。

    “不要在这里!”何辰忧哑声道,“别这么对我!”

    白烟楼说:“你明明很喜欢。”

    何辰忧的眼镜被取下来,眼前一片模糊,但白烟楼身体的热度却源源不断的透过肌肤传到他的身体上,仿佛要将他的灵魂也烧灼起来。

    “你明明也很喜欢。”冷酷的男人这么说着,然后进入了身下的人。

    陈立果却莫名的觉得白烟楼说的这话他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到底是在哪里,他却又有些记不清楚了……

    昨晚后,白烟楼抱着陈立果离开了。走之前自然不忘清理了一下实验室,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异能可真是种非常好用的技能。

    其他研究员都在外面等着,看到白烟楼抱着陈立果出来的时候,差不多都明白了里面发生了什么。

    一些认识陈立果的研究员面露同情之色,心想何教授也真是倒霉,不知道怎么就勾起了白烟楼的兴趣。

    睡了一晚上的陈立果为耽误了系统学习的时间深深感到内疚。

    白烟楼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和陈立果说了王妍子的事情,问他能不能把药剂改良一下。

    陈立果正在吃一个生煎,听到白烟楼这话,微微的点了点头,道了句:“可以。”

    白烟楼没想到陈立果居然这么好搞,他本以为还要使用其他手段才能让陈立果为他研究新的药剂,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轻易的答应了。

    白烟楼说:“真的没问题?”

    “我正在研究。”陈立果擦了擦嘴,道,“有点眉目了。”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按理说自己的诉求得到了陈立果的满足,白烟楼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但是听到陈立果说自己早有了这方面的打算,白烟楼却又有点笑不出来了。

    他说:“你该不会早就为王妍子想到这个了吧?”

    陈立果看了白烟楼一眼,说:“你不要无理取闹。”

    白烟楼说:“这叫无理取闹?这个基地里,我看你最关注的就是王妍子。”其他人来找陈立果,陈立果的的态度从来没有那么有耐性过,唯独王妍子——

    陈立果说:“我走了。”

    白烟楼等着陈立果的背影,他道:“何辰忧,你记住,你是我一个人的!”

    陈立果心想,现在的男人啊,真是越活越小气了。

    大方的陈立果到了实验室,开始继续沉迷学习。

    系统说他研究有了眉目的事情果真不假,才过了两个月,他就真的搞出了一支药剂。

    陈立果弄出这药剂的时候谁也没说,而是私藏了起来。

    系统问他要干什么。

    陈立果说:“爸爸,我也想有异能!”

    系统:“……”

    陈立果说:“我愿意当爸爸的试验品。”

    系统发现他对陈立果没啥好说的,这人要作起死来啊,天都拦不住。

    于是陈立果就去作了一波死,他悄咪咪的找了个针管,更加悄咪咪的寻了个监控找不到的地方,然后给自己扎了一针。

    药剂入体,陈立果突然觉得有点痛。

    陈立果说:“我怎么感觉有点痛?”

    系统说:“我已经帮你屏蔽了90%的痛觉。”

    陈立果:“……”哦,那我现在应该是剧痛无比。

    这种疼痛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陈立果睁开眼睛时,感到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他取下了度数已经不合适的眼镜,看到了他平日里看不到的东西,他甚至看清楚了角落里的一小撮灰尘。

    陈立果说:“来吧,告诉我我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然后他从角落里回到了实验室,再然后他就傻逼了。

    陈立果震惊的说:“为什么这些人都没穿衣服的?”

    系统:“………………”可以,这异能很陈立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