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潘多拉魔盒(十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白烟楼并不知道自己因为十三块一斤的山竹失去了自己的爱情。

    他还沉浸在他的小可爱依旧爱着他,愿意吃他的醋的喜悦中。

    当天晚上,白烟楼就屁颠屁颠的去找了又准备在实验室混一晚上的陈立果。

    他一进到实验室,看到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宝贝,走吧,我错了,你别在这里睡了。”

    陈立果心想真不容易白烟楼你居然知道自己错了。

    白烟楼还是一脸我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模样,他说:“宝贝,我准备了补偿你的东西。”

    陈立果闻言心中一喜,想着难不成白烟楼这王八蛋真开窍了准备了几箱好吃的给自己?于是他反驳了几句,就被白烟楼强行抱回去了。

    然而到了屋子里,看清楚了屋子里放着的几个箱子,才证明陈立果真是高估了白烟楼的情商。

    这王八蛋的确是准备了好吃的,只不过不是上面吃的,是下面吃的。

    陈立果看着这些玩具脸都气紫了,他说:“白烟楼,你就这么对我?”

    白烟楼舔着脸说:“宝贝,这些很好玩啊。”

    陈立果说:“好玩,你看我用你身上好不好玩?”

    白烟楼委屈的脸都要皱成一团了。

    陈立果说:“我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他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那么暴躁世界还是很美好的……结果路过厨房的时候,已经快要平静下来的陈立果看到了垃圾桶里快要堆满的水果皮。

    陈立果:“啊啊啊啊啊他们背着我吃了多少为什么有的皮连我都没见过??”

    系统冷静的说:“葡萄、山竹、猕猴桃、荔枝……好像还有六十八一斤的车厘子。”

    陈立果:“……”

    系统说:“冷静下来!”

    陈立果深吸几口气,然后爆发了:“啊啊啊啊啊杀了白烟楼,我要杀了他!!!”

    系统:“……”看来陈立果是冷静不下来了。

    白烟楼并不知道陈立果进出浴室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而言之,本来就在生气的陈立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更生气了,甚至气到威胁自己再动他他就自杀的地步。

    白烟楼一脸懵逼的看着陈立果走了。

    陈立果临走之前,还狠狠的朝白烟楼骂了句:“你以为你用肉/体来勾引我,我就会上当吗?呵,天真!白烟楼,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

    白烟楼:“……”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立果走后,白烟楼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之中。

    实在没办法,白烟楼又去问了那个那天坐在他腿上企图气他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的名字叫冉峰,虽然年纪小,但是已经是个久经情场的老手了。他听到白烟楼的描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洗个澡就把事情洗黄咯?”

    白烟楼说:“对啊,怎么回事啊。”

    冉峰说:“你娃该不会和别人出轨保险套丢在厕所头了造你家那位看到了撒。”

    白烟楼:“……”

    冉峰:“哈哈哈,我开个玩笑。”

    白烟楼:“……”他一点都不觉得冉峰是在开玩笑。

    但就这么说,冉峰肯定是找不到原因的,于是他去白烟楼的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得出了一个让白烟楼一脸雾水的结果。

    冉峰说:“你给他送一篮子水果试试。”

    白烟楼:“水果?什么水果?”

    冉峰说:“只是叫你试试……我不保证啊。”

    反正现在何辰忧不理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于是白烟楼听从老司机的冉峰的嘱咐,第二天就给陈立果送了一大篮子的水果,还全是当天晚上特意空运回来的。

    陈立果收到水果的那天,所有的怒气都化为了一腔柔情,他吃着甜美多汁,核小肉肥的大芒果,嘴上糊了一圈黄色,含含糊糊的对系统说:“白烟楼终于开窍了。”

    系统:“……”陈立果你这头猪。

    篮子里不光有芒果,还有大荔枝大山竹大香蕉,总而言之什么都很大,什么都很甜,什么都很美好。

    陈立果吃的觉得自己真是深爱白烟楼,白烟楼就是自己要寻找的那个纯洁天使。

    吃到一半的时候,白烟楼就进屋来了,看了看陈立果,看了看陈立果身边的果皮,幽幽的问了句:“好吃吗?”

    陈立果矜持的用纸巾擦干净了嘴,没说话。

    白烟楼走到陈立果旁边,坐下,他说:“我们可以和解了么?”

    陈立果更加矜持的看了白烟楼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然而他的这种不理不睬的态度,已经比昨天的核/爆态度好太多了——白烟楼担心的事情终于成为了事实,他家何辰忧,不是因为他腿上坐了个小男孩生气,而是因为他腿上坐着的小男孩在吃水果而生气——

    白烟楼气的想把水果全掀了,可是他严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那何辰忧肯定又得去实验室睡一晚上。

    于是白烟楼憋着气说:“何辰忧,你真的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陈立果把嘴里的荔枝核吐出来,没理白烟楼。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心里跟火燎似得,他想,何辰忧这个人,吃了他的水果,睡了他的人,居然还能这么云淡风轻,真的好想——操/死他。

    这么想着,白烟楼就这么做了。

    做的时候还往陈立果底下喂水果,听到陈立果带着哭腔说不要,他怒道:“不要,你不是更喜欢水果么?怎么现在给你又不要了?”

    陈立果眼泪婆娑,被白烟楼弄的乱七八糟,他哑着嗓子道:“浪、浪费……”

    白烟楼:“……”都这个时候了,陈立果还有心思想这个,他的亲爱的到底是对水果有多大的执念啊。

    没错,陈立果就是个舍不得吃水果的小抠门,就算假装过无数的有钱人,他骨子里还是那个舍不得吃水果的陈立果。

    当天晚上,陈立果把所有的水果都尝了一遍——用身体的各个部位。

    第二天,陈立果没去实验室。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真的起不来了,整个人一动就颤个不停,身体好像是散架了似得。

    白烟楼这王八蛋冷酷的为陈立果叫了水果粥,人就溜。

    陈立果到下午的时候才感觉身体好了些。

    他爬起床,洗漱完毕,吃了午饭,神清气爽的去实验室做实验。

    当然,此时神清气爽的只有陈立果一个人,因为白烟楼还在和他的情圣好友冉峰诉苦。

    白烟楼说:“为什么?为什么他居然是因为水果在生我的气?我连水果都比不上吗?”

    冉峰嘴里叼着根烟,他说:“那要看什么水果……”

    白烟楼:“……”

    冉峰说:“好了好了,你说说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帮你分析分析。”

    于是白烟楼就把他和陈立果从认识到现在,大致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冉峰悚然拍着白烟楼的肩膀,敬佩的说:“白烟楼,他没有捅死你,就说明他爱过你啊。”

    白烟楼:“……”

    冉峰说:“好好珍惜你家小可爱吧!”

    白烟楼的三观再次受到了冲击。

    昨天一天,陈立果的身体和胃都爽了,今天做实验也特别的有状态,整个人都非常的投入。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想的,然而在其他人的眼里,何辰忧教授又被白烟楼虐待了。

    连□□的手腕上都是红痕,眼睛好像也有些红肿,今天的何教授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脱下防护服穿上衬衫的时候,这种感觉更明显。

    王妍子感觉何辰忧又瘦了,好像自从来了基地,何辰忧的身体状况就不太好,今天则更是格外的明显。

    他的衬衫扎进裤子里,露出纤细的腰肢和笔直的背脊,漂亮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冷漠。

    然而只有和他接触的人才知道,他并不像他外表表现出的那样不可靠近。

    王妍子凑上前去问了句好。

    陈立果看了她一眼,微微点点头。

    王妍子说:“何教授,这么晚才回去呢?”

    陈立果说:“嗯,做的晚了些。”

    王妍子说:“哦……你也别太辛苦了呀。”

    陈立果说:“不会。”

    两人一问一答,就到了陈立果楼下,陈立果指了指楼上道:“我先上去了。”

    王妍子瞅着他点点头,心想何辰忧真是辛苦……白天做实验,晚上还要被做……

    白烟楼因为白天的水果事件遭受了严重的打击,陈立果好几天都没看见他,但没看见没关系,盒饭和水果不断就行。

    陈立果刨着盒饭含糊的对系统说其实白烟楼人还不错,自己不该对他那么凶。

    系统说:“还不错?”

    陈立果吃了颗提子,满目幸福,说:“的确还行啊。”

    系统觉得要想把陈立果勾走实在是太容易了,估计一个果篮就差不多。

    水果事件,成为了白烟楼心上的一根刺,他陷入了何辰忧到底爱的是我,还是我的水果的绝望选择题中。

    他朋友冉峰倒是想的挺明白的,说你多给他买点水果,他不就连带着你一起喜欢了么。

    白烟楼这个没谈过恋爱的人装逼说:“这种爱情不纯粹!”

    冉峰闻言心想以前这么装逼的人后来都成为单身狗被炖了吃肉了……

    陈立果本以为自己接下里要做的事情,就乖乖的研制药剂,等着王妍子和她的亲爱的结婚,然后就功成身退。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他还是被麻烦找上了门。

    “白盐”的基地里是有政府的奸细的——这事情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那奸细隐藏的太好,一直没有被人找到。

    而这个奸细,居然私底下悄悄的联系了陈立果。

    当时陈立果正在做实验,有人从他身后走过的时候,突然塞给他一张小纸条。

    陈立果掏出小纸条一看,发现上面写了一个时间和地址。

    陈立果第一个反应是:“系统,我被人约了吗!”

    系统:“……”

    陈立果说:“不行啊,没看见刚才那人什么样呢。”

    系统说:“我看见了,贼丑。”

    陈立果说:“哦,那我不去了。”

    系统:“……”

    嘴上说着不去,身体却很诚实的陈立果在实验结束之后还是赴了约。

    那人看见陈立果来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何教授,我是张伟明教授的学生。”

    张伟明是陈立果的老师,也是政府的爪牙。当时白烟楼他们发起暴/乱的时候他并不在实验室里,所以也躲过一劫。

    这人说这话,显然是想要博取陈立果的信任。

    陈立果警惕的看着他,道:“你什么意思?”

    那人说:“何教授,您别担心,我们已经为您制定出了一个离开的计划——只要您想,过段时间就能离开这里了。”

    在此时的政府眼里,陈立果作为一个可以改变异能者身体状况研究员,甚至比大部分异能者还要珍贵,想要将他弄出基地,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

    然而陈立果的态度却十分冷淡,他说:“走?我为什么要走。”

    那人闻言有些讶异,他说:“何教授,您真的不想走?”

    陈立果说:“不想。”

    那人还欲再劝,却忽的明白了陈立果为什么说的这么果断——陈立果根本不信他,不信他是政府的奸细,甚至还怀疑他是不是白烟楼派来试探他的。

    那人深深的看了陈立果一眼,道:“何教授,我还会再来找您的。”

    陈立果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这暧昧的态度证实了那个异能者的猜想。

    陈立果看着那人离开,他说:“统儿啊,你说这是白烟楼给我设的局么?”自从上次被白烟楼阴了一次,他和白烟楼之间其实就没什么信任可言了。

    系统说:“不太像,但是我建议你小心点。”

    陈立果思考了片刻,转身走了。

    这段时间白烟楼的心情实在是不太好,他不但要忙,还要担心自己要是经常不回来,在何辰忧的心里分量会更少——从半斤山竹变成二两。

    于是白烟楼虽然忙,但却坚持经常回家看看。

    陈立果从实验室回去,看见白烟楼窝在沙发上打电话,他打电话也没有背着陈立果,陈立果发现他通话的内容居然就是有关叛徒的……

    反正大致意思就是,白盐组织里又出了几个白眼狼,背着白烟楼去干了不该干的事,然后还被白烟楼抓了个正着。

    白烟楼的态度非常明确,一旦发现这种人,绝不留活口。

    陈立果在旁边悄咪咪的听着,发现白烟楼这人不谈恋爱的时候还挺帅的。

    白烟楼说:“杀了啊,不杀留着浪费米?”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语气冷了几度:“情谊?背着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情谊?”

    然后那边的人似乎妥协了,白烟楼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

    几句话之间,白烟楼就决定了几人的生死。

    他打完电话,扭头便看向陈立果,说:“亲爱的,今天有人给我带了特别的水果。”

    陈立果问什么水果。

    白烟楼用一种温柔的好像在看自己傻儿子的眼神看着陈立果,然后更加温柔的说:“在冰箱里呢。”

    陈立果走过去,打开冰箱,看到了一颗脑袋大的山竹。

    陈立果:“……”

    白烟楼走到陈立果身后,拥住他,说:“亲爱的,我们认识一年了,这是我送给你的一周年礼物。”

    陈立果已经在心里默默的擦了擦口水。

    别人家的周年纪念日送鲜花送戒指,他家的就送水果,不过这礼物深得陈立果的心,于是他说了句:“谢谢。”

    白烟楼亲了亲陈立果,说:“那亲爱的,你是喜欢这颗山竹还是喜欢我呢?”

    陈立果沉默两秒,说:“如果我选山竹你会生气么?”

    白烟楼说:“我不会生气呢。”

    陈立果:“……”他为他的脑袋大山竹感到了危险。

    于是陈立果斟酌二三,决定还是为了吃的出卖一波灵魂,他说:“我更喜欢你。”

    白烟楼高兴了,说:“那我们去做/爱吧!”

    陈立果目光就挂在山竹上面,他说:“能吃了去么?”

    白烟楼的表情瞬间阴沉,他说:“你骗我对不对?”

    陈立果感觉自己仿佛在面对一个能问出:我和我妈掉进水里你先救谁,生孩子难产了你保大还是保小的无理取闹的恋人。

    白烟楼沉默着把山竹拿在了手上。

    陈立果觉得白烟楼手上的不是山竹,而是自己的命根子。

    白烟楼说:“要山竹还是我?”

    陈立果:“……你。”

    白烟楼说:“说的那么不情愿?大声一点,要山竹还是我?”

    陈立果真是服了白烟楼了,他说:“你!!”

    白烟楼说:“哼!我就知道你不需要山竹,有我就好了。”

    然后他就把陈立果拉进卧室了,虽然陈立果在进卧室之前,眼睛还向厨房里瞟了好几眼,但是白烟楼也能自我安慰说他家亲爱的好歹嘴上承认了自己比山竹更加高贵的地位。

    这一做就做了整整一天。

    第二天的下午,陈立果才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那个脑袋大的山竹。

    这山竹好像是植物系的异能者培育出来的,当陈立果捧着巨大的山竹肉开始啃的时候,他有种自己就算这么死了在这个世界也值得了想法。

    白烟楼对水果兴趣不大,就坐在旁边看陈立果啃。

    陈立果啃完之后,他过来用毛巾把陈立果的脸和手擦干净,说送他去实验室。

    陈立果说好啊。

    然后两人就往实验室走。

    半路上,陈立果正好看到了那天来找他的政府细作。

    那细作似乎和白烟楼还挺熟的,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

    白烟楼说:“你看他做什么?”他注意到陈立果的目光在那人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陈立果说:“没事,一个实验室的,觉得面熟。”

    白烟楼说:“我不喜欢你看别人。”他说完这话,在心里悄咪咪的加了句,也不喜欢你看别的水果。

    陈立果没吭声,反正白烟楼这王八蛋连水果的醋都吃,更不用说人了,要是天天理他,自己这日子也别想过了。

    到了实验室,白烟楼拉着陈立果又给了他一个吻。周围的人已经习惯了他家老大和何教授这幅天天腻腻的样子,也没人多投来目光。

    陈立果没啥留恋的,转身进去了。

    白烟楼则看着陈立果的背影,目光之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这一幕正好被王妍子看进了眼里,她深深的觉得,此时的何教授显得那么的无情,她家老大显得那么的无助脆弱……

    当然,这种感觉不过刹那。

    因为在看不见何辰忧后,白烟楼身上的气势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看见王妍子,道了句:“最近怎么样?”

    王妍子说:“挺好的,没什么异常。”

    白烟楼点点头,淡淡道:“认真一点,不要漏掉每一个人。”

    王妍子抿了抿唇,嗯了一声,此时他们周围没什么人,王妍子没忍住又问了句:“白老大,你为什么肯定一定会有人来呢?”

    白烟楼从包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之后神色间带了点嘲讽,他说:“因为他是最终要的战略资源,没了他,谁都不好过。”

    王妍子哦了声。

    白烟楼抽着烟对着王妍子挥了挥手,转身走了。王妍子看着自家老大,表情却略微显得有些复杂……她有时真的挺怀疑白烟楼到底喜不喜欢何辰忧,若说不喜欢,那白烟楼怎么会满目爱意,若说喜欢,在某些时候,为什么会冷静的让人觉得害怕。

    不过这些事情,不是王妍子要思考的,她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牢牢盯紧何辰忧。(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