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潘多拉魔盒(十)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王妍子的前男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有了隐身这一种异能。

    但是这隐身的异能在对付其他异能者来说实在是不太好用的。因为成为异能者之后,五感都会变得极为敏感,一个人就算刻意的放慢了脚步,异能者也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脚步声。而且最尴尬的地方在于……那人可以隐身,身上的东西却不能隐身。

    第一次使用能力的时间比较短,王妍子看着自己的前男友露出厌弃的表情。

    不过也没什么人在意这人到底如果,他就是个试验品,是用来证明陈立果的药剂是可用的。

    这种药剂不但可用将部分普通人变成异能者,最主要的效果还是加强异能者的能力。比如原来只能用意念弯勺子的异能者在使用了药剂之后,现在或许就可以毁掉一栋高楼,抬起一辆汽车,总而言之就是能力是之前的好几倍。

    第二个使用强效药剂的,是白烟楼的一个手下。

    陈立果冷着脸把药剂注入了他的身体。

    那人还和陈立果开玩笑让陈立果别生气他们的气了。

    药剂入体,异能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白烟楼也在旁边看着,见状回头看了陈立果一眼。

    陈立果冷淡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正常反应。”

    白烟楼点点头。

    惨叫之后,那异能者的身体就开始发生异变,肌肉骨骼都有些扭曲。接着他的身边便开始快速的愈合。

    一切结束后,那异能者长啸一声,那叫声刺的人耳朵发疼。

    陈立果见状,便知道差不多了。

    白烟楼眼睛微微眯起——陈立果看到他这个表情,让陈立果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狡诈的狐狸,正在算计着什么。

    白烟楼伸出手,搂住陈立果,低低笑道:“亲爱的,你都不知道自己改变了什么……”

    陈立果心想我哪里不知道,我不就加速了地球毁灭的进度么。

    这药剂一出,白烟楼这些异能者的腰杆子瞬间挺的更直了。

    不过这药剂唯一一个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产量太少,白烟楼倒是觉得这种缺陷可以慢慢改善。

    这药剂一出,白烟楼的行程就变得繁忙了起来。

    陈立果开始天天在基地一个人吃双层四鸡腿四肉排豪华盒饭。

    王妍子闲得没事儿,天天找陈立果聊天,王妍子说:“何教授,你不知道白老大在外面可受欢迎了。”

    陈立果瞅了王妍子一眼,没吭声。

    王妍子继续给他老大的后院点火,说:“有几次我和老大一起出去,晚上都看到有人给他送人过来……”

    陈立果看着自己面前的试剂,语气神态没有一点变化,他说:“那他上了吗?”

    王妍子嘻嘻嘻的笑着,她说:“老大哪里敢啊!我只看见老大和你在一起过!”

    陈立果心想还好他不敢。

    随着“白盐”的扩张和白烟楼胡萝卜加大棒的态度,这个世界的政府居然开始逐渐容忍异能者的存在。

    这和原来的世界发展简直是天差地别。

    原世界线的何辰忧在基地还没毁灭的时候就研究出了药剂,在基地被毁灭时,大量异能者已经使用了这种药剂。这就导致了白烟楼的组织收编异能者的计划遇到了很多的麻烦。

    一些强大的异能者非得被白烟楼揍一顿才乐意归顺。但异能者打架,破坏力是惊人的,所以民众的矛盾也一天天的加剧。

    现在就不一样了,白烟楼塑造出的可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形象。没有滥杀无辜的异能者反而成了民众们的憧憬目标,政府态度相对于上个世界也要缓和许多。

    陈立果对系统说:“这大概是拖延症起到的最正面的作用了。”

    系统居然觉得陈立果说的挺有道理的。

    研发出了这种药剂,陈立果的工作慢慢闲了下来,于是他开始去制作一些比较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什么吃了之后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找喜欢的人表白的胶囊啊,比如什么吃了就想唱歌的喷雾啊,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功效都有。

    王妍子吃了一次,就发誓自己再也不会吃了,因为她吃了那个药之后,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去找了自己暗恋的异能者,然后一脸羞涩的告白了。

    最最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被王妍子告白的那异能者还答应了。

    等药效过去,他们已经确认了男女朋友的关系,王妍子一脸我要昏倒的模样去找了陈立果。陈立果的态度很冷淡,说:“我不是叫你别乱吃了么?”

    王妍子说:“这药气味太诱人了,我最喜欢草莓味的糖果了?”

    陈立果想了想道:“好吧,那我换成葡萄的。”

    王妍子:“……”

    算了算了,反正其实也算陈立果帮了她的忙,只是药剂失效之后,王妍子一想到自己做了什么,真是觉得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那两天王妍子都在陈立果的实验室赖着不肯走,陈立果一开始还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直到这姑娘某天突然拿来了一瓶芒果味的饮料。

    王妍子把饮料递给陈立果说:“何教授,你试试看?这是我新榨的芒果汁。”

    陈立果瞅了她一眼,说:“你该不会在饮料里放了我药吧?”

    王妍子说:“怎么可能!”她的眼神略微有点飘忽。

    陈立果也哦了一声,接过饮料一口喝了大半。

    王妍子立刻露出好奇的表情。

    哪知陈立果喝了饮料过了一个多小时,都依旧站在那里做实验,一点没有要去哪里找谁的意思。

    王妍子有点不敢相信,她说:“何教授,你居然没有喜欢的人?”

    陈立果就知道,他说:“没有啊。”

    王妍子说:“你不喜欢老大啊?”

    陈立果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他?”

    王妍子面露讪讪之色,自从离开实验室,她就看到陈立果和白烟楼一直在一起,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两人是情侣,却没有去细想白烟楼到底对陈立果做过什么。从一开始,陈立果在这段关系里或许不是自愿的,只是因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才被迫成了白烟楼的禁脔。

    王妍子想通了这个,莫名的觉得心里有点慌,她说:“何教授……”

    陈立果看了王妍子一眼。

    王妍子嗫嚅着说:“你、你想离开白老大吗?”

    这个问题倒是问得好,陈立果推了推眼镜,神色淡淡道:“我能离开他?”

    白烟楼绝不可能允许他走的。

    王妍子咬了咬唇,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确,以白烟楼的性格而言,就算他不喜欢陈立果了,也不可能让拥有如此价值的陈立果离开。

    之后王妍子就走了,陈立果也不知道这姑娘又去干了什么,直到晚上白烟楼突然出现在实验室里,陈立果才反应过来,她居然把那药剂又给白烟楼吃了……

    白烟楼走进来的时候陈立果刚换下防护服,正在水池边洗手。

    陈立果感到他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然后头埋到了自己的颈项间,含糊不清又带点委屈的情绪说:“宝宝,我喜欢你。”

    陈立果的动作一顿。

    “我喜欢你。”他这么说着,又扭头去吻陈立果的耳朵。

    陈立果被白烟楼吻的浑身发麻,他说:“你做什么呢?这还在外面。”

    白烟楼说:“我不管,你是我一个人的。”他黑色的眸子里泛着淡淡的蓝色,配上那完美的面容,简直就像蛊惑人心的魔鬼,好似陈立果一旦答应了他的契约,下一秒就会被他拖入地狱。

    陈立果倒是没想到,白烟楼居然真的喜欢他。

    这天晚上,一些出来散步的人看到他们家老大怀里抱着何教授,一脸喜气洋洋的回屋子里去了,众人纷纷对白烟楼这种撒狗粮的行为表示了愤怒。

    白烟楼这种头脑不清醒的状态,维持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他就察觉了自己不对劲,第一句话就是:“你给我下药了?”

    陈立果整个人有点迷迷糊糊,被白烟楼弄醒之后觉得很不愉快,他说:“我怎么给你下药?”

    白烟楼想了想觉得也对,这段时间他天天在外面跑,陈立果连接触他的机会都没有,能下药那才奇了怪了。

    白烟楼皱眉道:“那我昨天怎么会这样?”

    陈立果没有把王妍子给卖了,他道:“我哪知道。”

    白烟楼似乎有点苦恼,他抱着陈立果,在陈立果的头顶上蹭了蹭,道:“我那么喜欢你,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陈立果看着他,说:“有啊。”我挺喜欢你这张脸的……

    白烟楼得到了陈立果肯定的答案,却还是不太高兴,他想自己那么喜欢陈立果,结果陈立果居然只有一点点喜欢自己。

    昨晚很晚才入眠的陈立果露出一丝倦意,打了个哈欠说自己还想睡。

    白烟楼低叹一声,由着陈立果睡过去。

    等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白烟楼人已经不见了,陈立果起床洗漱完毕,然后直接去找到了王妍子。

    王妍子的反应也证实了陈立果的猜测,她目光略有些躲闪,说:“何教授,怎么啦?”

    陈立果说:“你给白烟楼吃药了?”

    王妍子见陈立果的态度如此肯定,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赖不掉了,她无奈的点了点头。

    陈立果说:“我下次不会再给你我研发的其他药物。”

    王妍子一听,急了,她道:“何教授你别呀,我只是想知道白老大对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如果不真心,我可以帮你逃出去的!”她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明显变小了。

    陈立果道:“逃出去?”

    “对啊。”王妍子说。

    陈立果说:“白烟楼会让我离开?”

    王妍子说:“我其实已经试探过白老大了,他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交出试验药剂的技术,就可以放你走。”

    陈立果说:“你现在还这么想?”

    王妍子说:“我……”她之前还是这么想的,但是在她给白烟楼下了药,看见白烟楼第一个找的人居然是陈立果后,这种想法就变得动摇起来。

    以白烟楼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他喜欢的人离开。

    陈立果冷冷的笑了笑。

    王妍子看着陈立果的笑容心里有点难过,她看得出陈立果在基地里过的不开心……

    陈立果说:“算了吧。”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走。留下王妍子在原地面露悲伤之色,她注意到了陈立果手腕上的牙印,想来昨晚,何教授一定很难熬吧……

    然而昨晚难熬的可能不是陈立果而是系统……

    陈立果说:“嗨呀,没想到白烟楼居然喜欢人家。”

    系统:“……”

    陈立果说:“要是给你吃了这药你会不会也来找人家呀?”

    系统说:“我可能会直接过来捅死你。”

    陈立果:“……”你就是喜欢我死对吧?

    陈立果深深的感觉到他和系统之间并没有爱情,只有单纯的*关系……

    后来白烟楼还是知道了王妍子给自己下药的事情了,找到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喜欢你啊。”

    陈立果:“……”啧,你是青春期的小女生么,还要特意来说一句。

    白烟楼说:“肯定是你的药有问题。”也不知道在外人面前沉熟稳重的白老大被人看见这么一副幼稚的模样,会不会被人吓掉下巴。

    陈立果放下手里的试剂,说:“你过来就是说这个的?”

    白烟楼说:“你花我的经费就研究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陈立果:“……”

    白烟楼说:“那那种药还有吗?”

    陈立果说:“你想干嘛?”

    白烟楼沉默了半天才扭捏的问了句:“你吃过吗?”

    陈立果:“……”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的反应,皱起眉头,语气也冷了下来:“你吃过了?”

    陈立果:“……没有……”

    白烟楼说:“你骗我!”

    陈立果:“……”对,我骗你的。

    白烟楼情绪一下子暴躁了起来,他说:“何辰忧,你吃了这个药居然不来找我!”

    陈立果被白烟楼的无理取闹震惊了,他很想说,我吃的又不是□□,我来找你嘎哈啊。但鉴于现在的白烟楼就是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所以陈立果只能把自己内心深处的话憋了回去。

    白烟楼想直接点烟,但被陈立果阻止了,陈立果说:“这里是实验室,你要抽出去抽。”

    白烟楼拧眉拉住陈立果,把陈立果从实验室里拉了出来。

    陈立果对待白烟楼的态度向来都是不咸不淡,这次也一样。

    白烟楼说:“何辰忧,你什么意思?原来你不喜欢我?”

    陈立果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

    白烟楼的眼里露出明显的怒火,他道:“何辰忧,你可以的。”

    陈立果抿了抿唇。

    白烟楼直接转身走了。

    陈立果心想王妍子,看看你干的好事,把你家老大刺激大发了吧!小心被扣工资啊!

    结果过了几天陈立果才知道,最后被扣工资的那个人,变成了自己。

    当下一批实验材料下来的时候,陈立果发现居然只有上次的一半。

    陈立果因为这件事去找了白烟楼,白烟楼这王八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别花多余的材料在一些莫名其妙的药物上面。”

    陈立果:“……”这男人可真小气。

    白烟楼和陈立果说话的时候,怀里还抱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那男孩子乖乖的坐在白烟楼的腿上,给白烟楼喂着葡萄。

    陈立果心想这让人吃醋的方法真是低级,一看白烟楼就没有谈过恋爱。

    陈立果说:“好吧。”他说完就走,也没有怎么争辩,关门的时候还轻手轻脚的。

    陈立果一走,白烟楼就道:“滚滚滚,别他妈在我腿上坐着。”

    那男孩子从白烟楼腿上下来,操着一口川普道:“妈卖批,白烟楼,怪不得人家看不上你,看看你个龟孙的蠢样儿。”

    白烟楼说:“……你行你上?”

    那男孩儿说:“我倒是想上你让吗?”

    白烟楼心里想着当然不可能让了,你要是真上了我非阉了你不可。

    那男孩儿说:“我给你说,一看你就没有谈过恋爱——”他这一点倒是和陈立果达成了共识。

    白烟楼说:“那你给我出出主意?”

    那男孩儿说:“我给你说,谈恋爱就要显得大度一点,你这么小气人家肯定受不了的。”

    白烟楼说:“我要怎么大度?”

    那男孩儿说:“你别关着他啊,你放他出去,让他看看外面世界的险恶,然后他就会发现还是回到你身边有多美好了。”

    白烟楼:“……”

    男孩儿说:“你啷个不说话了?”

    白烟楼幽幽的问了句:“你认识王妍子?”

    男孩儿一脸疑惑:“王妍子?谁?你基地里的?”

    白烟楼说:“真不认识?”

    男孩儿说:“你说是谁啊,说不定我认识长相不知道名字呢。”

    白烟楼颇有深意的说:“哦,还好你不认识。”不然我都要以为,你们是一伙的了。

    陈立果并不知道他还有几个盟友正在帮助他,他出来的之后,脑海里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

    系统说:“想什么呢?”

    陈立果说:“想白烟楼……”

    系统刚想说你该不会喜欢上白烟楼了吧,就听到陈立果接了下一句:“吃的葡萄……”

    系统:“……”

    陈立果说:“看起来好甜。”个个晶莹剔透,盈润饱满,一看就甘甜多汁。

    系统:“……”

    陈立果说:“这葡萄得多少钱一斤啊。”

    系统沉默两秒,说:“怎么着也得八块吧。”

    陈立果说:“妈的,白烟楼,我讨厌你!”

    系统心想白烟楼怀里的男孩在陈立果眼里还没有八块钱一斤的葡萄拉仇恨,一时间竟是对白烟楼生出了几分同情。

    陈立果因为八块钱一斤的葡萄生气了一天。

    这一天大家都发现何教授的心情不太妙,脾气也没有平时那么好。

    白烟楼知道陈立果在生气的时候,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他想,我的计划终于起了作用,陈立果肯定是因为小男孩儿吃醋了,所以才不高兴的。

    这一想法,在晚上更是得到了证实,因为陈立果晚上回去困觉的时候,发现桌子上一串葡萄都没有了,于是直接摔门而去。

    白烟楼在陈立果后面抿唇轻笑。

    陈立果气的在楼底下转了一圈,心想这一天是睡不着了,看见白烟楼那张傻脸就生气。于是干脆没回去,去实验室将就了一晚上。

    结果第二天他回家吃午饭的时候,看见白烟楼怀里居然又搂了个小男孩,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一对奸/夫/淫/妇,居然在吃陈立果最喜欢的山竹——皮都堆成小山了。

    陈立果:“我正式宣布,白烟楼这王八蛋已经失去我了。”

    系统:“……”

    陈立果说:“我要弄死他!”

    系统不由的为陈立果鼓起掌来。

    然而此时的白烟楼还不知道自己因为十三块一斤的山竹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何教授,他还在内心暗喜,想着他家何辰忧果然是又生气了,何辰忧果然还是在乎自己的!

    倒是白烟楼怀里的男孩觉得陈立果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劲,迟疑的说:“你家那位是真的吃醋了?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啊。”

    白烟楼自信满满,他说:“他肯定是吃醋了,我这么好看,他怎么会不喜欢。”

    陈立果如果知道白烟楼在想什么,估计会回一句,好看是什么好看能吃吗?你能比十三块一斤的山竹还好看吗!——说这些话的陈立果好像已经忘记自己曾经也是一个颜狗的事实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