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潘多拉魔盒(九)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年轻的女孩子曾一美被陈立果的话堵的说不出话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久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带着哭音的话:“你、你撒谎!”

    陈立果心想着还是别把人家欺负的太过分了,万一哭了就不好了,于是他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结果他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抽抽噎噎的哭泣声,陈立果一扭头,看见曾一美哭的妆都花了……

    陈立果无奈的对系统说:“你说被□□的是我,她哭什么啊!”

    系统说:“你的男神是强.奸犯你不哭?”

    陈立果想了想,认真严肃的回答了系统这个问题,他说:“我的男/神要是□□犯……我肯定先去勾引他来一发啊!”

    系统:“……”

    陈立果说:“然后再去警察局利用我柔弱的身躯报案。”

    系统心想陈立果你厉害了,你真是越来越牛逼了。

    那天曾一美到底哭了多久,陈立果是不知道的,反正接下来的好几天他都没有在基地里看见这个姑娘。

    那几天陈立果都心惊胆战的,深怕白烟楼来找他算账。但几天白烟楼都没影子——除了那个两层装的盒饭,他在陈立果的眼里已经没有啥存在感了。

    哦,忘了说,因为白烟楼长期吃不饱,已经把盒饭换成双人豪华套餐了,鸡腿有四个,陈立果一天能吃两。

    这天陈立果做完了实验,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吃盒饭。

    白烟楼居然在家里,还正在抽烟,见到陈立果来了,没说话,熄烟之后换了一根继续抽。

    陈立果也没和他打招呼,自己拿了盒饭开始刨。

    等陈立果吃了一半,白烟楼才悠悠的开口道:“何辰忧。”

    陈立果后背上的汗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事实上一般情况下,白烟楼都是叫他小可爱,宝贝,等等辣人耳朵的昵称,一般只有他要收拾陈立果了,才会叫他的全名——这就好像某天你/妈突然叫你全名一样杀气腾腾。

    陈立果警惕的看着白烟楼。

    白烟楼说:“你和人家曾一美说什么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陈立果居然有种自己考了三十二分的卷子被家长从沙发里翻出来的大石落地感,他说:“我只是实话实说。”

    白烟楼伸手一把把陈立果拉进了怀里,揉着他的屁/股道:“说的好像你没硬一样。”

    陈立果的态度非常冷淡,他说:“换了塑料的一样会硬。”

    白烟楼说:“我比塑料好用?”

    陈立果的眼角有泪水划过,他说:“我现在还喜欢的是女人。”

    白烟楼捏着陈立果的耳坠细细的咬,咬的陈立果身体软了一半,他才道:“奸了那么久,再怎么也算是合/奸吧?”

    陈立果瞅着他没说话。

    他们两人有段时间没做了,白烟楼一弄陈立果,陈立果就没出息的硬了,然后白烟楼把陈立果放到了沙发上,手慢慢伸进了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说:“系统,你看啊,是他强迫我的!”

    系统:“哦,冷漠。”

    白烟楼一只手掐着陈立果的腰,正低下头吻着陈立果的唇,就听到一声尖叫。

    “白烟楼!你居然真的是强/奸犯!”曾一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陈立果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自动的飙演技,他拉住自己的领口,惨笑道:“白烟楼,放过我吧。”

    白烟楼看陈立果那眼神简直就是想要杀人了。

    陈立果说:“我真的不爱你。”

    白烟楼:“……”

    曾一美还在吼,说:“白烟楼,我看错你了!”她说完就走,还把门给重重摔上了。

    她走后,陈立果立刻松开了自己的领口,冲着白烟楼眨眨眼睛。

    白烟楼咬牙切齿的说:“叫啊,怎么不叫了。”

    陈立果说:“我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我啊。”

    白烟楼:“……”总感觉自己的台词被人抢了。

    陈立果说:“白烟楼,放开我!”

    白烟楼也没去管曾一美,听到陈立果这话,低头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了一个牙印。

    陈立果被他咬的不住的抽气。

    白烟楼冷笑道:“操/死你。”

    陈立果心想不要怜惜我这一朵娇花。

    然而两人就干了个爽。

    这一天,陈立果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出现在了实验室里。

    实验室的其他人员,都对他露出同情之色——全基地都知道他在被白烟楼强行发生性/关系。

    还有人来问陈立果要不要休息。

    陈立果摇了摇头,哑声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那人并不明白陈立果这话什么意思,但眼神里还是露出的钦佩之色。

    其实陈立果也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他就是瞎几把乱说了一句而已……

    后来,听王妍子说,曾一美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打击,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男人会强/奸别人。

    好在他们双方这时候的合作已经稳固了,就算曾一美很不开心,她爹也不能撤资。

    白烟楼因为这件事狠狠折腾了陈立果几天,搞的陈立果觉得自己需要吃点补肾的东西,不然早晚死在床上。

    在把王妍子救回基地的那次,王妍子的命运完成度就足足涨了二十多点,之后陆陆续续的又涨了一些。

    陈立果还有个非常诡异的发现,就是他每点击骗了王妍子的渣男一次,王妍子的命运完成度就往上涨个一两点。

    虽然数量上有点少,但可以可持续性发展嘛。

    随着时间的流逝,“白盐”这个组织已经曝露在全世界人民的视野里,就算官方禁止,但民间却充满了关于他们的传说——虽然大部分都是瞎编的。

    和一般的恐/怖组织不同,大部分民众都对白盐抱着好奇又向往的心情——人对异能这个东西从来都十分的感兴趣,当看到异能真的存在时,第一个疯狂的便是那些正值年少的男女。

    白烟楼的态度倒是很明确,基地里只收有异能的,没有异能的普通人除非给大量的资助,否则进都别想进来。

    于是除了陈立果的研究团队以外,整个基地里就没有其他普通人的存在了。

    陈立果做实验的时候天天逼着系统给他讲笑话,系统讲了一两次,看见陈立果每次笑的跟中风似得浑身乱抖,就道:“不讲了,再讲你一辈子都研究不出药剂。”

    陈立果可怜兮兮的说自己以后不笑了,一定可以忍住。

    系统说:“我会信你?”

    陈立果说:“那你讲个来考验一下我。”

    于是系统就随便说了个老掉牙的笑话:“有人用军体拳对付匪徒,耍了十六套被砍了三十二刀。”

    陈立果:“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系统全程冷漠脸。

    两人的友谊到此结束,系统再也没有对陈立果讲过笑话。

    因为陈立果药剂研发速度的减缓,这个世界的异能者并没有像原世界那样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在行事上也颇有收敛,没有一来就干出特别天怒人怨的事情。

    陈立果本来想着最完美药剂的研制最起码要再拖个一年,却没想到他的计划还没实现,基地里就出了事。

    不,准确的说,是他研制出的药剂出了事。

    一场战斗中,陈立果提供的本该持续一个小时的药剂却提前没了效果。

    当时异能者们正在和政府激烈的交战,因为这个问题,直接出现了惨烈伤亡。

    在场十七个异能者,三个死亡,其余的都或轻或重的受了伤,命运之女王妍子也在其中。

    这些异能者回到基地的时候,全部将矛头对准了陈立果。

    “是他给我的药剂突然失效了。”一个断了几根肋骨的风系异能者还能说话,他对着白烟楼道:“白老大,你还要护着他么?”

    白烟楼抽着烟,面容被烟雾掩盖,有些看不真切。

    “他就想我们死!”一个女异能者哭嚷着道,“如果不是营救及时,这次还要死多少人……”

    陈立果被如此多人指责,第一个反应是:“卧槽,出问题的那批药剂该不会是我听你说笑话的时候搞出来的那批吧?”

    系统:“……”

    陈立果:“统儿,出个声啊。”

    系统幽幽的说:“说的好像你不听笑话,就能制造出药剂一样。”

    陈立果想了想觉得系统说的很有道理……

    系统说:“药剂不会有问题的,我确定。”

    陈立果哦了声,道:“那我们岂不是被人阴了!”

    系统说:“对啊,看来是有人想要你死。”

    所以才会不惜这么大的代价,拿异能者的命来换。

    陈立果的沉默让众人更加的愤怒,最后还是白烟楼淡淡的开了口,他说:“有什么证据证明药剂是在何教授这一环出了问题?”

    有人说:“白老大,难道你还想护着他?”

    白烟楼眯了眯眼,他道:“杀了何辰忧,下黑手的人却在暗中笑,这个结果,不是我要的。”

    陈立果有点感动,觉得自己真没白给白烟楼操。

    结果他刚想完,白烟楼这王八蛋下一句话就是:“不过何辰忧到底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把他先关起来吧。”

    陈立果:“……”唉,拔吊无情白烟楼。

    于是陈立果就在众人仇视的目光下,被关起来了。

    关他的地方虽然条件还不错,但是问题是有个地方非常让陈立果不满意,系统问他哪里不满意了。

    陈立果当即表示:“我爱研究,研究使我快乐。”

    系统说:“说人话。”

    陈立果说:“唉,吃不到白烟楼的双层盒饭了。”

    系统:“……”

    药剂被做手脚导致死伤惨重的这件事,让整个基地的气氛都非常的凝重。

    白烟楼将接触过药剂的人全部排查了一遍——其实如果有人真的想动手脚,那要发现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都是异能者,随便想个法子就把药剂换了。

    而陈立果则变成了嫌疑最大的人。

    白烟楼来看过陈立果,他站在屋子里,又在抽烟。

    陈立果说:“你能别抽了么?”

    白烟楼说:“没事,我一天也就一包。”

    陈立果说:“我只是不想抽二手烟……”

    白烟楼:“……”他还是动手把烟灭了。

    两人之间沉默片刻,白烟楼道:“何辰忧,你给我交个底,这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陈立果推了推眼镜,他说:“请问我做这件事,有什么收益?”

    白烟楼说:“他们死了不就是你最大的收益么。”

    陈立果定定的看着白烟楼,道:“你觉得是我做的?”

    白烟楼闻言似乎有些烦躁,他说:“何辰忧,你告诉我,那天你在做实验的时候,为什么在哭?”

    陈立果:“我……”

    他话还没出口,白烟楼说:“别告诉我你是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笑话!”

    笑点很低的陈立果感觉自己被侮辱了。

    白烟楼说:“那种笑话你都会笑哭?你真当我傻?”

    陈立果:“……”他很想说,你可以侮辱我的*,请不要侮辱我心爱的小笑话……

    白烟楼说:“说吧,你为什么哭。”

    陈立果瞪着白烟楼。

    白烟楼说:“你回答不了我的问题?”

    陈立果第一次有了使用暴力的*。

    白烟楼说:“死的三个人,全是我的手下,从离开实验室就跟着我。”

    陈立果抿了抿唇。

    白烟楼低低的叹气,他说:“何辰忧,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真的救不了你。”

    他说完这话就离开了,根本不信陈立果的解释。

    陈立果难过的说:“统儿,你瞅瞅,我们之间根本毫无信任可言。”

    系统冷漠的说:“你要是告诉我你被哪个笑话逗的笑哭了,我也不信你。”

    陈立果:“……”

    总而言之,陈立果的处境变得艰难了起来。

    但让他下定决心的,还是白烟楼准备对陈立果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下手。

    白烟楼需要平息异能者的愤怒,他又舍不得动陈立果,于是只能拿陈立果身边的那些人开刀。

    在白烟楼准备动手的时候,陈立果找到了他,开口第一句就是:“别动他们,我研究出了新的药剂。”

    白烟楼说:“新的药剂?”

    “对。”陈立果说,“全新的,没有副作用的——可以将部分普通人变成异能者的药剂。”

    白烟楼挑了挑眉,看着陈立果,他道:“这药剂你早就研究出来了吧?”

    陈立果没说话。

    白烟楼说:“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

    陈立果脸上露出冷笑,他道:“白烟楼,我给你这个药剂,自己能有什么好处?给你卸磨杀驴的机会?”

    白烟楼眯起眼睛笑了。

    他这个笑容让陈立果觉得非常不舒服,以至于陈立果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设想,他说:“你在骗我?”

    白烟楼轻轻道:“嗯?”

    陈立果站起来,重重的的抓住了白烟楼的衣领,他说:“白烟楼——你居然骗我!”

    白烟楼慢慢的把陈立果的手掰开,他说:“亲爱的,我们两个不是强/奸犯和受害人的关系么,既然如此,又何来骗你的说法。”

    陈立果咬着牙瞪着白烟楼。

    白烟楼伸出手摸了摸陈立果的头发,他说:“不过,那个笑话是真的挺不好笑的。”

    陈立果:“……”说真的,白烟楼这人真是十足的王八蛋,骗他就算了,骗完了也不忘吐槽他的笑点。

    陈立果冷冷的说:“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白烟楼淡淡道:“我不怕。”

    陈立果看着白烟楼吻了下来,这次两人接吻,陈立果将白烟楼的嘴唇咬破了,白烟楼也不曾放开。

    第二天,陈立果就被放了出去。

    放出去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那三个本来该死了的异能者。

    那三个异能者看见陈立果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向他打招呼说:“何教授,不好意思啊,老大吩咐的,我们也只能照办啊。”

    陈立果心说白烟楼,你知道你天天被手下出卖吗……

    然后中午陈立果去食堂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天那个演技爆棚的女异能者,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对陈立果道了歉,说她也是被迫的,让陈立果别放在心上……

    陈立果没理她,继续吃自己的盒饭。

    那女异能者表情有点尴尬,又说了两句,见陈立果还是不回她,便只能转身走了。

    女异能者走了没多久,王妍子又来了。

    陈立果正啃着一块排骨,王妍子端着饭盒过来,屁颠屁颠的把自己的鸡腿夹给了陈立果,她说:“何教授,吃饭呢?”

    陈立果冷冷的瞅了她一眼,那天她可是也跟着这些人一起骗自己。

    王妍子挠挠头,她道:“其实我不想去的,但是老大非说我去的话真实一点……”

    陈立果心想白烟楼那个老狐狸说的话你也信,什么真实一点,他还不是怕一个人背锅,想找个熟人和他一起被骂而已……

    王妍子说:“何教授,你别怪我呀,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她。

    王妍子被陈立果看的特别难受,低着头又给陈立果夹了好几块肉排骨,说:“何教授,真的对不起……”

    陈立果端起餐盒就走,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王妍子看着陈立果的背影嘟囔道:“白老大真是骗子,还说撒个娇何教授就不生气了……唉。”

    陈立果把王妍子给他的鸡腿和排骨啃了,啃完骂道:“白烟楼这个王八蛋,还把王妍子给带上了。”

    系统说:“想开点,这药剂早晚要研发出来的。”

    陈立果说:“早研发出来早毁灭地球?”

    系统说:“毁呗,反正我又不在地球上。”

    陈立果:“……”

    陈立果中了白烟楼的阴招,于是只能乖乖的生产药剂。

    但他也不会一口气就满足白烟楼的需要,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这药剂非常的特殊,一个月只能产出两支。

    白烟楼还在和陈立果讨价还价,说:“两支,两支数量太少了吧?”

    陈立果说:“你让我操一次,我就给你多加一支。”

    白烟楼:“……”

    过了一会儿,陈立果就听见白烟楼自言自语的说:“嗯,其实两支也够了,少点有竞争力。”

    陈立果:“……”这王八蛋。

    在陈立果看来,白盐这个组织是不会走太远的,毕竟他们的领头人居然都不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组织的进步。

    系统对陈立果的要求非常无语,他说:“如果白烟楼真的答应让你操,你真的会给他增加药剂?”

    陈立果想了想,说:“增啊。”

    系统说:“那万一他一个月让你操个几百次呢?”

    陈立果说:“……放心我硬不起来几百次的。”

    系统陷入了迷之沉默。

    过了十几天,陈立果才拿出了第一支药剂,白烟楼捏着药剂说:“去给人试试。”

    陈立果说:“基地里没有人体可以试验……哦,我忘了。”王妍子的还没有放走呢。

    于是王妍子的前男友就成了第一只小白鼠。

    王妍子知道实验对象是差点弄死她的那个渣男时,整个人都非常的兴奋,说想去围观。

    陈立果就由着她去了。

    一阵药剂注射下去,王妍子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人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套衣服。

    王妍子震惊道:“这药剂是隐身药剂?”

    陈立果伸手摸了摸,道:“不,看来他的异能是隐身。”

    王妍子思考片刻,露出鄙夷之色:“不愧是混蛋,连异能都这么下流。”

    陈立果:“……”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籍才有了这种联想。(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