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潘多拉魔盒(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放出视频的人一看就是别有用心。

    视频里将异能者们拍摄的格外厉害,什么空中悬浮啊,什么意念控制啊,陈立果还看见了一个特意用胸口碎大石的。

    这视频简直就是专门用来宣传异能者的。

    当局的人立马想要删除这些视频,但基地里却已做好了和他们打持久战的准备,网站上删除了就私下传播。

    这视频很快就起了作用,才过几天就有人来找白烟楼说想加入他们的组织。

    陈立果也不知道白烟楼和那人谈判的内容,反正大家回家的时候心情都挺好的,盒饭里还加了鸡腿。

    自从陈立果吃了一次白烟楼的盒饭后,他就爱上了那个分量比他的大一倍的盒饭。天天到了饭点就往白烟楼那里凑。

    白烟楼也不说他,一般都是看着他吃完然后再把剩下的吃了。

    今天陈立果也吃了大半盒饭,撑得在沙发上瘫着。

    白烟楼瞅了他眼,忽的问道:“药剂怎么样了?”

    陈立果慢吞吞的说:“什么怎么样。”

    白烟楼道:“别告诉我一点进展都没有。”

    陈立果想了想,道:“有进展,不快。”

    白烟楼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道:“你不怕弄的这么慢,我失去耐心?”

    陈立果态度有些无所谓,他道:“失去耐心也没有用——谁叫你没把我的实验室带出来。”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白烟楼若有所思。

    这几天基地里的命运之女一直有点魂不守舍。根据陈立果的观察,发现她魂不守舍的原因居然是在原世界里背叛她的渣男联系上她了。

    如果按照原世界的轨迹,那王妍子可能会回去找那个渣男,然后被他出卖导致死亡。

    陈立果自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说自己的实验需要雷系异能者的帮助,问白烟楼能不能调个雷系异能者过来帮忙。

    白烟楼一听就说我来啊,我会雷系。

    陈立果有点无语,他说:“你到底会多少种异能?”

    白烟楼笑眯眯的看着他,道:“那得看有多少种异能。”

    白烟楼的这个表现,倒是让陈立果想到了末日里吞噬别人异能的陈系……

    本来想来帮忙的白烟楼,在陈立果的坚持下最后还是换成了王妍子。这姑娘的态度就没有白烟楼那么好了,看向陈立果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阶级敌人,恨不得来一发异能直接把陈立果劈成一块黑炭。

    陈立果也不在意,反正只要王妍子天天来他这里报道他就放心了。

    但陈立果显然把这件事想的太简单,因为某天王妍子还是放了他的鸽子,陈立果看了看表,都快十二点了都没看见她的影子。

    陈立果在基地里找了一圈,问了问其他人也都说没有看见王妍子。于是他赶紧去找了白烟楼,说王妍子不见了。

    白烟楼一听便皱起眉头,闭上眼睛开始使用异能寻找王妍子。

    片刻之后,白烟楼睁开了眼,此时他的眼里燃起了熊熊怒火,也没和陈立果说话,直接摔门出去。

    陈立果后来才知道,白烟楼看到王妍子的时候,王妍子已经受了重伤,若不是白烟楼及时带人赶过去,那这姑娘就交代在那儿了。

    总而言之,陈立果的干预虽然还算及时,但回到基地的王妍子,还是处于濒死状态。

    一起被抓回来的还有出卖王妍子的那个渣男。他从进基地的时候就在求饶,但没有一个人理他。

    陈立果瞅了他好几眼。

    白烟楼说:“怎么,你还看上他了?”他的语气有点不愉快,似乎很不高兴陈立果关注这么个人。

    陈立果说:“这人……能送我么?”

    白烟楼抽烟的手顿了一下,眼神询问他要这人干什么。

    陈立果推了推眼镜,慢慢说:“做实验啊……”

    白烟楼有点无语,他靠过去,咬了一口陈立果的鼻尖,在上面留下一个小小的牙印,开口道:“拿去吧。”

    陈立果被咬的莫名其妙,周围的人都是一副这狗粮真是腻人我们完全不想吃的表情。

    于是渣男就归陈立果了,陈立果开心的在他身上做起了实验。

    白烟楼的组织也终于有了名字,叫做“白盐”。

    陈立果觉得这名字真是深深的体现了白烟楼的不要脸,什么白盐,干脆叫白烟算了。而且这名字总会联想到咸的同音字闲。一听这组织就很无聊的样子。

    白盐,洁净一切。陈立果看见白烟楼为宣传这个组织真是下了血本——他在直播里面上演了大变活人。

    白烟楼被警察追捕到三十层的楼高,然后踏着风,消失在白白的云中,走之前还对着电视机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

    不得不说,若是不知道白烟楼的性格,那他这个笑容真是充满了欺骗性。让大家还以为他真的像他的脸一样完美。

    反正那个笑容吓的陈立果手上的薯片都掉了。

    电视切了画面,陈立果把最后一块薯片放进嘴里,吸了吸手指,做实验去了。

    这电视一报道,网络的媒体和论坛全部爆炸,无数少男少女都为白烟楼疯狂,陈立果曾经亲眼看见他们收了一大堆的包裹——等等,他们不是非法组织么,为什么快递还能过来?

    陈立果为这个不科学的世界感到震惊,觉得这要是换在他原来的世界,估计他们基地早就被炸弹炸的渣都不剩。

    白烟楼那边利用他的美色勾引别人,这边王妍子的伤也好了许多。

    随着她的伤势逐渐好转,王妍子对待陈立果的态度也开始转变,至少她没有再叫陈立果:“死变态”而是换成了“何辰忧”。

    王妍子说:“何辰忧,你在嘎哈呢?”

    这亲切的东北话让陈立果手里的试管抖了抖,他瞥眉道:“你怎么进来的?”

    王妍子说:“我说我进来给你做实验,他们就让我进来了。”

    陈立果:“……”

    王妍子说:“好啦,别这幅表情,我消毒做了,衣服也换了!”

    陈立果说:“那你也不能随便进来。”每次进来都吓我一跳,也不怕我手一抖把实验室给炸了。

    王妍子似乎有点无聊,于是蹲在旁边看陈立果做实验。

    陈立果没理她,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你能研究出更好的药剂吗?”王妍子问道,“最近白老大很急啊……”

    陈立果冷冷道:“你少说几句话我就研究出来了。”

    王妍子撇嘴。如果当时她失踪的时候,何辰忧没有去找白烟楼,那估计没有人会发现自己不见了,也不会有人来救她,那她这条命就交代在那儿了。所以虽然王妍子不愿意承认,但何辰忧,还是救了她一命。

    反正现在王妍子觉得何辰忧人还不错——特别是在何辰忧电她那个垃圾男友的时候。

    王妍子内心深处很想对陈立果说:你电人的时候特别帅。

    也不知道陈立果如果知道王妍子脑子此时的内容,会露出什么样表情。

    因为宣传效应,最近白烟楼身边多了一些可爱的男男女女——据说是来参观基地的。

    陈立果看到这些男女深深的怀疑他们是不是政府派来的间谍。

    白烟楼却在笑着,他道:“间谍是有的,但是也有青春期的可爱孩子们嘛。”

    陈立果说:“那你怎么分辨他们?”

    白烟楼撑着下巴,懒懒道:“政府那边派过来的人都特别丑……”

    陈立果:“……”

    白烟楼重复了一遍说:“嗯,特别的,丑。”

    陈立果觉得颜控如果是病,那白烟楼已经是晚期没得治的那种。

    某一日,陈立果正好啃完白烟楼的爱心盒饭,放下刚准备走,就看到白烟楼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回来了。

    白烟楼看见陈立果,也不嫌陈立果嘴脏,凑过来亲了他一口。

    那女孩子看见两人接吻,露出犹如见鬼一般的表情。

    白烟楼没管她,对着陈立果道:“吃饱了?”

    陈立果点点头。

    白烟楼又摸摸他的头,说:“乖,去吧。”

    陈立果嗯了声,转身走了。

    白烟楼和女孩子一起到了屋子里,女孩看见白烟楼捧起陈立果吃了一半正准备吃,悚然道:“你和他是恋人吗?”

    白烟楼想了想,道:“单恋?”

    女孩子道:“他单恋你?”

    白烟楼说:“当然是我单恋他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神台都分外的坦然,让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吧。”女孩子嘟囔道,“你这样的条件怎么有机会单恋别人。”

    白烟楼无所谓的笑道:“这不就正在单恋么。”

    过了几天,陈立果才知道白烟楼带回来的那个女孩是个富豪的独生女,因为看了视频就疯狂的迷恋上了白烟楼,要死要活的想来参观基地——这样的孩子数量还真不少,而且不是每一个都有机会和白烟楼近距离接触的。

    陈立果觉得白烟楼要是去做生意,那肯定是个营销大神级的人物啊。

    女孩子来的这几天,王妍子总是和陈立果碎碎念,说白老大应该不会那么花心吧,还让陈立果把白烟楼看紧一点。

    陈立果闻言有点哭笑不得,他说:“我们又不是谈恋爱的关系,为什么要看紧一点?”

    王妍子张了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何辰忧说的挺有道理呀。

    事实上这段时间陈立果挺无聊的,和他一样无聊的还有系统。

    陈立果说:“统儿,讲个笑话来和我听吧……”他做实验的时候都是系统在操纵身体,自己无聊得很。

    系统想了想说:“从前有条小鱼,他对着大鱼说:‘大……鱼……大……鱼,你……喜……欢……吃……什……么……呀。’”

    陈立果继续听着。

    系统说:“大鱼说:我喜欢吃说话很慢的小鱼。”

    陈立果眨眨眼睛。

    系统说:“小鱼说:噢,酱紫啊,我造了。”

    陈立果:“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系统:“……”有那么好笑吗?

    陈立果真是眼泪都笑出来了,他说:“再来一个!”

    系统说:“再来一个你确定实验进行的下去?”

    陈立果这人真是笑的身体都在抖。

    陈立果说:“没事,没事,我努力憋住不笑。”

    系统想了想,正准备说下一个,就看见白烟楼从门外进来了。

    陈立果赶紧憋住了笑意,装出一副正在认真做实验的样子。

    哪知白烟楼穿着防护服在旁边看了陈立果一会儿,突然伸出手拉住了陈立果,将他从实验室里拉了出来。

    出了实验室,白烟楼对着陈立果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哭?”

    陈立果:“……”啊?

    白烟楼伸手摘掉了陈立果的防护服,手指在他的眼角擦了擦,感到手指上的确有些水汽,道:“为什么哭?”他一进去,就看到陈立果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走进一看,发现陈立果的眼圈居然是红的。

    陈立果瞪着白烟楼,对系统说:“咋办?”

    系统说:“谁叫你笑点那么低。”

    陈立果委屈的说:“明明就很好笑啊。”

    系统没理陈立果,心想这笑话我说给别人听别人可从来没这效果,也就你这个弱智能笑的这么乐了。

    白烟楼见陈立果抿着唇,不吭声,道:“说话。”

    陈立果说:“我没哭。”

    白烟楼说:“难不成你是在笑?”

    陈立果一听,立马道:“对,我就是在笑。”

    白烟楼皱起眉头,他道:“什么那么好笑。”

    陈立果没办法,只能把系统给他讲的笑话同白烟楼说了一遍。说完他自己又笑了,还问白烟楼好不好笑。

    白烟楼沉默的看着陈立果,他慢慢的说:“别笑了。”

    陈立果:“……”啊?

    白烟楼说:“不好笑。”

    陈立果对系统道:“哦豁。”

    系统冷漠道:“你看。”

    陈立果委屈的读系统说:“真的很好笑啊!是他没有get到笑点!”

    系统说:“不,是你的笑点太奇怪了。”

    白烟楼忽的伸手搂住了陈立果,他说:“不想笑就别笑了,谁欺负你了,和我说。”

    陈立果一脸懵逼。

    白烟楼说:“我知道你在这里不开心,等你研发出了药剂,我就放你走。”

    陈立果闻言,心中一颤,心想大兄弟,你这么一说,我就更不想研发出药剂了啊!陈立果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白烟楼低下头,吻了吻他的睫毛。

    两人间的气氛本该是温馨的,但奈何他们的脑电波根本不在一路上面,陈立果想的是一个笑话引发的血案,白烟楼想的是我还是不能给他想要的。然而他并不是知道陈立果想要的就是一个大盒饭外加一个像他这样的完美炮/友。

    听了白烟楼承诺的陈立果笑不出来了。

    陈立果:“讲道理,现在的人脑补的剧情怎么都那么多。”

    系统冷漠脸:“谁叫你笑点那么低。”

    陈立果:“……”怪我咯!

    然而虽然白烟楼的表情告诉陈立果,他是如何如何的心疼自己,但陈立果却依旧坚定的觉得——需要自己死的时候,白烟楼依旧不会手软。

    因为这件事,陈立果在基地的待遇又变得好了些——这是让从第二天白烟楼盒饭多出来的一个卤蛋里的得出的结论。

    说来陈立果也是生气,白烟楼好像没有打算和自己分餐的打算。盒饭就是一盒,加量不加数,想要吃就得在饭点去白烟楼的屋子里蹲着。

    陈立果:“感觉自己为了一盒盒饭失去了尊严。”

    系统说:“那给你盒饭的人亏了。”

    陈立果:“……”

    亏了的那个人正好进来,看见陈立果就说:“今天不吃盒饭。”

    陈立果:“……”我要在你们的药剂里吐口水。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的表情笑了,他说:“今天去吃大餐。”

    陈立果警惕的说:“吃什么?”

    白烟楼说:“好吃的。”

    陈立果之前也听白烟楼这么说过,只不过是在床上,而下一秒的他就口含大吊了。

    但今天白烟楼还算有点良心,带着陈立果去了个小屋子,然后端出了一盒新鲜的寿司和刺身。

    他说:“吃吧,加餐。”

    陈立果说:“为什么?”

    白烟楼说:“什么为什么?”

    陈立果说:“为什么要加餐?”

    白烟楼听了这话,沉默片刻,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对陈立果太苛刻了,以至于给陈立果加餐,都让他觉得如此的不可思议,受宠若惊。

    白烟楼露出疼惜的神色,他说:“吃吧,以后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

    贫下中农陈立果闻言立刻拿起了筷子,然后把盒子扫了大半。

    白烟楼用一种看傻儿子的眼神看着陈立果,把陈立果看的有点毛骨悚然。

    陈立果说:“你不吃?”

    白烟楼说:“我吃过了。”

    陈立果被白烟楼感动了,心想白烟楼,你真是一个合格的饲主——这种感动一直持续到他某天得知白烟楼天天在外面吃香喝辣,吃完才帮他把剩菜打打包带回来。

    吃的差不多了,两人从小屋子里出来,正好遇到路过的王妍子。

    王妍子说:“白老大,回来了?”

    白烟楼点点头嗯了声。

    王妍子说:“曾一美没和你一起?”曾一美就是白烟楼带回来的那个可爱女孩子,这姑娘的爹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富豪。

    白烟楼说:“没有。”

    王妍子颇有深意的看了陈立果一眼。

    陈立果心想你看我干啥,他出轨我难道拦得住吗?!

    王妍子说完这话,就走了。白烟楼扭头看向陈立果说:“你别误会,我和曾一美没什么。”

    陈立果清冷的笑了笑,他心想,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有什么……我就打断,哦不,咬断你的第三条腿。

    白烟楼被陈立果笑的有点发毛,他说:“你别这么笑啊,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陈立果冷冷瞅了他一眼。

    白烟楼说:“真的!”

    陈立果冷笑一声,道:“你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白烟楼:“……”

    陈立果说:“我们很熟?”

    白烟楼:“……”

    陈立果说:“呵。”

    然后白烟楼就看着陈立果犹如谪仙一般飘然而去,他想,如果何辰忧没有天天来吃他的盒饭,他这表现可能会更真实点……

    王妍子在接下来的几天都委婉的提醒陈立果,让他看着点白烟楼,说那个曾一美天天粘着白烟楼,就差光明正大的自荐枕席了。

    陈立果态度非常冷淡,说知道了。

    王妍子见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幽幽的叹气。

    陈立果对王妍子的担忧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心想我们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为什么要搞的那么复杂。

    也不知道白烟楼如果知道陈立果是怎么想的,会不会炸毛。

    总而言之,在其他人的眼里,曾一美这个新欢步步紧逼,陈立果这个旧爱失宠在即。

    就连曾一美找陈立果聊天的时候……心里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陈立果看着眼前暗中得意的小姑娘,觉得自己这老胳膊老腿是真的争不过了。

    曾一美说:“你就是白烟楼的恋人么?”

    陈立果沉默三秒,然后慢慢的说:“不,我一直在被他强/奸。”

    曾一美:“……”

    陈立果对系统说:“你看,她还是太年轻了,接不下去了吧。”

    系统:“……”

    陈立果说:“换你你怎么接?”

    系统冷冷的说:“能动手,就别废话。”

    陈立果觉得系统说的真是非常有道理,毕竟柔弱的他还真不一定打得过这姑娘……(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