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潘多拉魔盒(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的研究速度,到底是慢了下来。

    如果说之前的他有把握在三个月内研发出最完美的药剂,那么现在的他就要在这个世界把研制出药剂的时间拖到一年。

    然而延长速度,陈立果就必须面对白烟楼失去耐心的情况。

    晚上的时候,白烟楼又把陈立果折腾了一顿。陈立果皱着眉头一语不发,白烟楼抚着他汗湿的头发笑嘻嘻的问道:“何教授,你该不会在刻意减缓药剂研发的速度吧?”

    陈立果低低的喘息,冷冷道:“你行你上啊。”

    白烟楼发现他还真拿何辰忧没什么办法,何辰忧是整个研究所里最了解这种药剂的人,如果他想要减缓药剂研发速度,那白烟楼也只能干瞪眼。

    于是白烟楼重重的顶弄了一下陈立果,开口道:“我这不是正在上么。”

    虽然平日里,白烟楼都对何辰忧是一副温柔似水的模样。然而其实他们两人心里都清楚,这场交易的平衡一旦打破,那白烟楼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可以激发异能的药剂一出,这世界就是异能者的天下,而陈立果就是可以被舍弃的卒子,所以就算陈立果有了思路,他也绝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

    陈立果对这件事的想法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太大变化。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研制出原世界何辰忧制作出来的药剂。那种药剂的威力太大了,甚至可以让部分普通人也拥有异能。这无异于给异能者壮大队伍。

    陈立果说:“爸爸,我得和你商量点事儿。”

    系统说:“儿子,你又要干嘛。”

    陈立果说:“何辰忧在研制出完美药剂之前,是不是还研制出了许多失败品?”

    系统说:“是啊。”

    陈立果说:“里面是不是有一种药剂,时效性比较短?”

    系统说:“难不成你想……”

    陈立果点头称是,说:“先把这种药剂搞出来吧。”

    那种名为a72的药剂,是何辰忧研究出来的失败品。这种药剂可以增强异能者的能力,还没有副作用,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只能维持一个小时的效果。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再次使用药剂是无效的。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何辰忧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试验品有这种缺陷,于是他甚至都没有告诉上面的人,他搞出过这样的东西。

    系统差不多明白了陈立果想要做什么。

    陈立果叹气,心里想着异能者和人类这一仗大概是早晚要打的,就看打起来后的破坏程度了。

    又过了两个月,在白烟楼的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陈立果终于拿出了自己的药剂。

    白烟楼第一个挨针的。

    当药剂注入白烟楼的身体时,陈立果立马从实验房里退了出来。

    他一出来,就透过玻璃看到白烟楼身上冒气了丝丝寒气——几乎是片刻之间,白烟楼便冰冻了整个实验室。

    那寒气还在不断的往外蔓延,看起来像是白烟楼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于是他的异能不断外泄。

    陈立果赶紧转身往外走,然而他没走两步,脚就被冰块冻住了,整个人一动也不能动。

    陈立果有点恼怒,他道:“白烟楼,你想我死么?!”其他研究人员都被他预先叫出去了,偌大的实验室里就剩下他一个,温度再这么降下去,他就成冰块了。

    实验室的玻璃丝丝的裂开,发出一声清响,最后整块都全部碎裂。白烟楼推开电子门——那电子锁已经被冻的失效了。

    陈立果脸上身上已经挂上了白霜,他口中哈着冷气,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白烟楼走到了陈立果的面前,抱住了他。

    突然出现的热源,让陈立果不由自主的回应了白烟楼的拥抱。他看向白烟楼,才发现这人的眼睛居然变成了冰蓝色——就和他第一次在白烟楼身上看到的幻觉一模一样。

    “白烟楼。”陈立果愤怒道,“你要冻死我?”

    白烟楼没有回话,他摸着陈立果的眉眼,片刻后,才拖长了声音道:“对——啊——”

    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想陈立果死。

    瑟瑟发抖的陈立果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药剂有时效性,最关键的成分只有我知道!”

    白烟楼打量着陈立果,似乎在估量陈立果说这话的真实性。

    最后,白烟楼似乎终于妥协了,他说:“好,我不杀了你,我们在这里做吧。”

    陈立果已经被冻的有点神志不清了,压根不知道白烟楼在说什么。

    白烟楼慢吞吞的说:“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陈立果要是知道白烟楼这么说,估计会大骂他无耻。

    实验室里的监控器,也因为极低的温度爆掉了。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三个小时后,陈立果从实验室里出来时,众人看到了他满目疲惫的表情。

    “怎么样,何教授?”有人问道。

    “成功了。”陈立果抚开身上的冰渣,语气有点冷漠,“但是药剂只能维持一个小时。”

    “副作用呢?有没有其他副作用?”另一个教授有点焦急的确认。

    陈立果说:“没有。”

    众人闻言均都欢呼雀跃,唯有陈立果,眸子里露出一丝阴郁和愤怒。

    白烟楼这王八蛋在他身上吃饱喝足后,又去装柔弱了。

    陈立果回到自己的房间,清理了自己身上那些糟糕的痕迹。

    当液体顺着他腿根流下的时候,他重重的锤了一下墙,恨恨道:“白烟楼,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系统心想陈立果你这是被冻傻了么,入戏这么深……

    然后陈立果的下一句就是:“他把我冻晕了,我根本就没爽到!这王八蛋!”光感觉到菊花火辣辣的疼了,干他爸爸。

    系统:“……”

    这药剂出来之后,上面的人挺满意的。

    问陈立果药剂可不可以量产,陈立果一口应下说没问题,他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技术。

    只是白烟楼却不太满意,他说:“就只能到这里了?”

    陈立果对他的态度可谓是一天比一天冷淡,他道:“嗯。”

    白烟楼道:“好。”

    陈立果说:“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白烟楼似笑非笑,他道:“我打算做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陈立果皱着眉头看着他。

    白烟楼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陈立果的眉毛上,他说:“何教授,你每次这么看着我的时候,我都想狠狠的操/你。”

    陈立果冷笑,说的好像你没操似得。

    药剂研制出来没多久,某一天白烟楼突然对着陈立果道:“明天不要离开你的房间。”

    陈立果当时手里正捏着一管试剂,手一抖,这试剂便滴多了些,他说:“为什么?”

    白烟楼懒洋洋的说:“因为我们要离开这了。”

    陈立果抿唇看着他,道:“你打算对研究所做什么?!”

    白烟楼打了个响指,他的指头上,燃起了一簇火焰,他说:“当然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陈立果抿着唇,露出一个固执的表情:“不要毁了这里——”

    白烟楼道:“如你所愿。”

    陈立果说:“如果可以,也不要动我的团队,我已经用习惯了。”

    白烟楼满不在乎的说:“看情况吧。”

    异能者毁灭实验室,这件事是早晚要发生的,陈立果只想着将这件事的危害降低到最小。

    这天陈立果一夜没睡,凌晨的时候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

    这些声音逐渐扩大,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陈立果听到了一些属于人类的惨叫声。

    陈立果对系统说:“我觉得他们大概是不会留活口了。”

    系统说:“按照原世界是这样的。”不但留不下活口,这个研究所还会被毁灭,一些珍贵的研究成果全部埋葬其中。

    陈立果心中微叹,被抓来做人体实验的试验品突然有了自由,想要杀死研究者是再正常不过的情绪,陈立果阻止不了,也只能不去多想,闭着眼睛装作自己睡着了。

    闭着眼睛眯了一整天,傍晚的时候白烟楼打开了陈立果住所的门。

    虽然他身上干干净净,但陈立果还是敏锐的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白烟楼身后跟了几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

    “走吧。”白烟楼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身上的研究服已经被换了下来,他冲着陈立果扬了扬下吧,道,“何教授。”

    陈立果神色冷漠,他从床上站了起来,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跟着白烟楼往外走。

    “老大,这个人不是杀么?”有人显然已经杀红眼了,直接将枪口对准了陈立果。

    白烟楼瞅了那人一眼,冷冷道:“我之前和你说什么了?”

    男人闻言,露出悻悻之色。

    白烟楼见状一巴掌把旁边的特殊墙壁拍出了一个手印,他说:“我不需要不听话的人。”

    男人面露惧色,赶紧点头称是。

    白烟楼带着陈立果一起走出了房间。

    整个研究室里都充满了血液气息,陈立果一路上看到了十几具尸体,其中有几个他还认识。陈立果怀疑白烟楼没有留下除了他以外的活口。

    这场逃亡,已经是蓄谋已久了。

    之前逃出去的异能者,早就在外面准备了交通工具接应。

    陈立果和白烟楼一起上车的时候,还看到了命运之女王妍子。

    和之前比起来,王妍子的精神好了太多,她穿着一身劲装,身上还背着枪,看到白烟楼和陈立果一起走出来,露出惊讶之色,她道:“老大,这人为什么没杀?”

    作为研究者存在的何辰忧,在王妍子这种被研究的对象眼里,和恶魔无异。她没想到何辰忧居然能完整的走出研究室,还以为这人早就死了。

    “他是我的,不杀。”一句话就决定了陈立果的命运,白烟楼半眯着眼睛,道,“走吧。”

    一行人离去了。

    陈立果从车窗里,看着冒着滚滚浓烟的研究室,略微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在车上,白烟楼没有管陈立果,于是周围的人,都对着陈立果投来不善的眼神。

    一个曾经被陈立果研究过的异能者实在是没忍住,开口就是一句:“何教授,你没想到自己能有今天吧!”

    陈立果态度冷淡,根本懒得回应。

    那人暗暗咬了咬牙,若不是白烟楼在场,他估计早就对陈立果动手了。

    白烟楼也没有要帮陈立果的意思,直到到达目的地,他都不曾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群人选择的基地在一个远离市区的地方。

    期间换了好几辆车,似乎是为了掩盖行踪。

    到了目的地,众人安排房间的时候,白烟楼直接来了句:“不用给他安排,他和我住。”

    众人脸上微讶,似乎在惊讶白烟楼和陈立果两人间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

    陈立果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听到白烟楼这么说,便道:“我不要。”

    白烟楼扭头看了陈立果一眼,伸手托起了他的下巴,懒懒道:“你有选择的权力?”

    的确没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白烟楼选择不庇护陈立果,那陈立果定然会死得很惨。

    陈立果有点心烦。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了,陈立果被白烟楼直接拎进了房间。

    没想到白烟楼的房间还挺精致的,电气设备一应俱全,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新闻,新闻的内容就是一所研究室失火,导致十几人伤亡……

    研究所那边的反应倒也挺及时的,但是他们并不敢播出实情,一百多个试验品逃出的事实实在是太过震撼,特别是这一百多个人还是没有公之于众的异能者。

    白烟楼站在陈立果的身后,笑着说:“瞧瞧,掩耳盗铃多有趣。”

    陈立果道:“你接下来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白烟楼说:“当然是攻占全球,毁灭世界了。”

    陈立果抿唇,他并不觉得白烟楼是在开玩笑。

    电视里,爆炸声哭喊声连绵不断,记者还在前方发来报道。

    陈立果有点倦,看着看着,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烟楼冰冷的眸子在看着陈立果睡去后软了下来,他伸手捏了一下陈立果的耳坠,便将手收了回来。

    逃出实验室,对于这群异能者而言,只不过是旅程的开始。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各种武器,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

    作为异能者的领头人,白烟楼的态度却一直显得很懒散,除了晚上和陈立果困觉的时候,几乎一天都不怎么喜欢说话。

    不过虽然他很沉默,但在异能者里的威信却丝毫不减。

    按理说这些异能者食用了陈立果发明的药剂后都能力大涨,应该有人会觉得不服气,可事实上,这些异能者都特别的拜服白烟楼。

    当然,作为研究人员的陈立果就没白烟楼那么好的待遇了。

    他简直就是这个基地里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

    连吃饭的时候,他的盒饭都没几块肉。

    陈立果拿着自己的盒饭,看着里面绿油油一片的青菜默默无语,他们也不敢不给陈立果饭吃,于是干脆把肉都挑出来,只给陈立果吃最便宜的蔬菜。

    陈立果吃了几天,终于吃炸毛了,中午的时候拿着盒饭就去找了白烟楼,然后把饭丢在了他的面前。

    白烟楼当时正在和人打电话,看到地上全是蔬菜的盒饭,眼里露出几丝笑意。

    陈立果阴着脸色,等着白烟楼挂断电话后,第一句话就是:“白烟楼,你手下的人都这么做事的?”

    白烟楼说:“怎么了,宝贝儿。”

    陈立果说:“我都吃了好几天这种菜了。”

    白烟楼扬了扬下巴,道:“我的在桌子上,你吃我的。”

    陈立果走过去拿起白烟楼的盒饭一看,发现这盒饭几乎是自己的一倍,不但有两个大鸡腿,还荤素搭配,一看就是爱心盒饭。

    陈立果也没客气,拿着筷子就开始吃。以他平时的饭量,这么多盒饭吃个一半就差不多了,但是今天他鼓着一口气,硬是把这一盒饭干下去三分之二。

    白烟楼也不劝,点了根烟看着陈立果刨饭。

    最后陈立果吃完了放下来,白烟楼还问他吃饱了没。

    陈立果说吃饱了。

    白烟楼这才接过去把剩下的吃了。

    陈立果看到白烟楼的动作有点惊讶,他没想到白烟楼居然还愿意吃他剩下的。

    白烟楼吃完后,才道:“那么惊讶做什么。”

    陈立果抿了抿春,没吭声。

    “我给你准备了实验室。”白烟楼又点了根烟,他说,“还有你原来的团队。”

    陈立果说:“这么快?”

    白烟楼点点头,他说:“等不得。”陈立果给他们提供的药剂还有巨大缺陷,一个小时的时间限制太致命了,必须让陈立果研制出更加完善的药剂。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你们做事?”陈立果冷冷道,“你可是把整个研究所都毁了。”

    白烟楼闻言似笑非笑,他说:“何教授什么时候有这么浓的正义感了?”

    陈立果道:“我没有正义感,但也不是白眼狼。”

    白烟楼淡淡道:“研制不出没有关系,这里有多少人恨你,相比你也是清楚的,我的耐心很好,但他们的,却就不一定了。”

    这话说倒是有趣,好像威胁陈立果的人不是白烟楼一样。

    陈立果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冷淡。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伸手按住了陈立果的嘴唇,看着他皱起眉头,道:“何教授,你最好乖一点。”

    陈立果一口咬在白烟楼的手指上。

    两人的目光对视,均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尖锐的味道。

    这盒饭事件,只是陈立果在基地里处境的小小缩影。

    事实上大部分时间,这基地里的人都想方设法的为难陈立果,陈立果一开始还忍着,后来就不忍了,一出事就去找白烟楼告状。

    白烟楼也是干脆,陈立果一告状,就减少那人的药剂的供应量。

    有人不服,他就说:“这药剂就是他研究出来的,那么讨厌他,少用几支难道还不好?”

    于是不服的人也无话可说了。

    白烟楼也怕陈立果有小情绪,所以对着自己的收下千叮咛万嘱咐,说现在药剂就是陈立果弄出来的,如果他们让陈立果不高兴了,陈立果在药剂里动动手脚,那他们岂不是都玩完了。

    手下一听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潜移默化之下,陈立果的处境总算不那么尴尬了。

    从研究室出来之后,政府马上派出了军队想要围剿异能者们。

    但白烟楼选的基地地址非常微妙,虽然是在郊区,但事实上离市区也不太远,只要打起来,那肯定是有大阵仗的。而且他们所在的地址,非常靠近一个水坝,白烟楼直接放话说把他们逼急了,他们就去把水坝炸了。

    于是政府一时间也不敢行动。

    但大的行动没有,小的行动却不断,最频繁的一天他们两拨人一晚上交战了三四次。

    当然异能者还是占了优势,毕竟他们不但有武器,还有着常人没有的异能。

    陈立果则是两耳不闻,一心只求搞研究。

    白烟楼的确是给他留了几个研究室的人,但这几个人哪里够陈立果差遣,于是陈立果正好也利用这个借口强行减缓了研究速度。

    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在两方对峙半年后,网络上突然出现了大量关于异能者的视频。

    异能者的存在,终于被民众们知晓了。

    这对于政府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于异能者们而言,却是一个天赐良机——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招兵买马。(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