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潘多拉魔盒(六)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被嫌弃的白烟楼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

    他舔了舔陈立果汗湿的耳朵,又亲亲他的耳坠,道:“你明明也有爽到。”

    陈立果没理他,虽然他的神色之间饱/含情/欲,但若是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眸深处全是厌倦。

    白烟楼重重的顶/弄了一下,见陈立果闷哼一声,他才道:“生什么气呢。”

    陈立果没理他。

    白烟楼也不再安慰陈立果,索性把陈立果吃了个干干净净。

    两人在梦里玩了一晚上,第二天陈立果直接睡到了中午。

    因为没有实验做,陈立果也不用强迫自己早起了,他从床上坐起来,去洗漱完毕后吃了点早饭就拿了本书开始看。

    秦笙走进来的时候,就看了这样的一幕。

    他的老师坐在床边,眉头瞥起,手里捧着一本书。他身上穿的囚服有些松,露出漂亮的颈项和锁骨,听到他来的声音,何辰忧也不曾扭头,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老师。”秦笙开了口。

    陈立果没有理这个出卖了自己的徒弟,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打算给,直到秦笙走到他的面前,扯下他的书,他才语气冷漠的说道:“有事?”

    “老师,你在怪我么?”秦笙的面容略微有些苦涩,他道:“对不起,我不该告诉他们……”

    陈立果没说话。

    “可是老师和试验品发生关系这件事,难道不是真的?”秦笙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道:“老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这种事明明是被禁止的——”

    陈立果冷冷的抬头,他说:“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谁,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他的态度是这样的冷漠,将秦笙的心一下子冻结了起来。他原本以为他的老师至少会争辩两句,却没想到他的老师连争辩都不屑,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最低劣垃圾。

    这种感觉让秦笙的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脑子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竟是一把将他的老师推倒在了床上。

    陈立果一时不察,被秦笙推了个正着,他正欲坐起来,却被秦笙直接按住了双手。

    “老师。”秦笙低低的喃喃,他看着身/下的人,眼里的痴迷终于流露了出来,他说,“我好喜欢你。”

    陈立果当时有点傻,问系统这是什么套路。

    系统说:“自己勾引的徒弟,跪着都要被日。”

    陈立果委屈:“我嘎哈就勾引他了,你这系统还讲不讲道理。”

    系统说:“安心去吧,我去念佛经了。”

    陈立果:“……”

    因为两人的动作,陈立果向来整齐的头发变得有些凌乱,囚服的领口很宽大,秦笙甚至隐隐约约看到了陈立果白皙的胸膛。让秦笙觉得无法忍受的是,他居然又他老师的胸膛上,看到了一些暧昧的红痕,这些红痕是如此的醒目,刺的秦笙仿佛眼睛也疼了起来。

    “你又和他做了?”秦笙说,“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时候?他□□操的舒服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过分的话,这些话要是放在平日的他身上,或许一辈子都说不出来。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秦笙,即便是处于弱势,他的神态依旧高高在上,他说:“秦笙,你太让我失望了。”

    秦笙闻言苦笑,慢慢的用被单将陈立果的双手裹了起来。

    陈立果虽然脸上装得很所谓畏惧,其实内心已经有点慌了,他很想说大兄弟你冷静一点啊,别这么容易弯啊,还有那么多美女在等着你呢!

    秦笙低低的叫着说:“老师。”伸手将陈立果的眼镜取了下来。

    眼镜没了,露出陈立果一双漂亮的眸子,这双眸子里正喷薄着怒火,陈立果说:“秦笙,你在找死?”

    秦笙低下头想吻陈立果的唇,却被陈立果直接躲开,他道:“老师,我真的喜欢你。”

    陈立果心想我还喜欢系统呢!你看看他是怎么对我的!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那我岂不是要喜欢全世界的人。

    系统如果知道此时的陈立果在想什么,一定会为他的不要脸而感到震撼。

    秦笙正准备下一步,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出现了。

    陈立果穿的这囚服是脱不下来的,只有上厕所的时候能拉开拉链,但是就算拉开,也只能露出个屁股。

    陈立果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只对秦笙拉开裤子拉链的模样——或者说秦笙已经禽兽到了只要陈立果露出个屁/股就满足的地步?

    万幸的是秦笙没有饥不择食到这个程度,他也察觉了这个问题,于是道:“老师,让我亲亲你我就走。”

    陈立果心想大兄弟,你这话和男人说的“我就蹭蹭不进去”一样是来骗小女孩的吧,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你就别这么骗我了……

    秦笙说:“老师……”

    陈立果有点无奈,心想着不给秦笙甜头,这人估计也不会走,于是一咬牙一狠心,减少了自己挣扎的力度。

    秦笙一看陈立果的态度有些软化,心中一喜就要低下头来,然而他的唇离陈立果还有三四厘米,就感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胸口上,整个人都直接飞了出去。

    陈立果一脸懵逼的看着秦笙重重的飞到墙上,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就直接晕了过去。

    陈立果:“……”唉呀妈呀,看起来好疼。

    虽然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淡然之色,道:“谁?”

    “除了我还有谁?”一个熟悉的,带了点委屈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本该被囚禁起来的白烟楼居然出现在了陈立果的房里,他的表情不太愉快,对着陈立果道:“如果我不来,你就由着他欺负你?”

    陈立果心中悲凉说你居然把我想成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

    白烟楼面色不善,他说:“难道你不是?”

    陈立果没理白烟楼,他的水晶少男心碎了一地,目光之中全是凄凉。

    白烟楼说:“哟,还委屈上了?”

    陈立果冷冷道:“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

    白烟楼听到这句话,竟是直接将已经晕倒的秦笙掐住脖子举了起来,他说:“没关系?那好,我今天就在这里杀了他。”

    白烟楼是认真的,他的神态之中饱含戾气,好似下一秒就会让秦笙身首异处。

    陈立果见状却是冷冷的笑着,他说:“动手啊。你难不成以为我会为他求情?”

    白烟楼再一次认识到了眼前人的薄情。对于何辰忧来说,生命里除了研究之外,其他都是多余的。秦笙是他的学生又如何,他的这个学生已经背叛了他,让他身陷囹圄。秦笙就算是被白烟楼杀了,何辰忧或许也不会觉得可惜。

    白烟楼把秦笙放了下来。

    秦笙因为疼痛又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捂住自己的喉咙不断的咳嗽,眼前一片昏花。

    然而待他的眼睛再次聚焦,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却恨不得自己能晕过去。

    他的老师此时正被人浑身赤/裸的抱在怀里,虽然有被褥遮住了关键部位,但任谁都能看出两人在做什么。

    何辰忧平日里冷淡的脸上全是羞恼,白皙的脸蛋上附着着薄薄的红晕。

    “畜生。”何辰忧一边低低的喘息,一边这么骂着。

    抱着何辰忧的那个人秦笙也认识——或者说整个研究所的人都认识,他就是那个何辰忧用尽手段也想要得到的试验品a1白烟楼。

    “你看看,你的徒弟醒了,正在看着你呢。”白烟楼恶劣极了,他轻轻松松的脱掉了陈立果特殊的囚服,更加轻松的侵/犯了他。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现实里做。

    何辰忧到底是没有习惯这种事,浑身一直紧绷着,听到白烟楼这么说,也不过是咬紧了牙关,一语不发。

    “你在对老师做什么!”秦笙终于从震惊之中缓了过来,他想要过来帮助陈立果,却被一个无形的罩子拦住了。

    “白烟楼你这个神经病。”陈立果咬着牙,恨恨道,“这屋子里有监控!”

    白烟楼心想这人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于是弄的更狠,口中道:“让他们都看看何教授这模样岂不是更好?”

    陈立果一口咬在了白烟楼颈项上,简直像是要咬下一口肉。

    秦笙已然看呆了,他做梦也未曾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这幅模样的老师。

    陈立果背对着他,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反倒是白烟楼,冲着秦笙舔了舔嘴唇,做出一个挑衅的表情。

    秦笙终是转身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他的双腿之间已然起了反应,离开这间牢房的时候,整个人神情都十分恍惚。

    两人做完之后,白烟楼带着陈立果去洗了个澡。

    陈立果眼睛半眯着,有些倦怠的被白烟楼抱在怀里,他说:“你明明可以离开这里,为什么还跑来折腾我?”他以前或许会觉得白烟楼是被禁锢着,但他都能突破重重防线来见到自己,那他早该可以离开研究所了。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能走到什么地步。”白烟楼这么说着,手掌心摩挲着陈立果的腰侧,他说,“特别是你,何辰忧。”

    陈立果呼吸重了点,他说:“你想做什么?”

    白烟楼道:“未来的世界,是属于异能者的。”

    陈立果观察着白烟楼,看出他的神色不似作伪,他道:“只有一个你这样的异能者,是不够的。”其他异能者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在未来占有一席之地。

    “没错。”白烟楼说,“所以我需要你。”

    陈立果明白了白烟楼的意思,他需要的是自己研发的药剂,只要有了陈立果的药剂,其他异能者的能力也能得到加强。

    陈立果眯了眼睛,觉得白烟楼这人真是阴险狡诈极了。

    两人在被窝里温存,陈立果也没问白烟楼怎么不怕人发现,反正这不是他要担心的事情。

    直到半夜,白烟楼才离开。

    结果第二天,研究所就出事了。

    陈立果名下的几个异能者居然都逃离了研究所。这对于上面的人来说可是件大事——若不是陈立果目前还被关着,那这个锅肯定得他来背。

    这几人逃走的途径和方法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几人离开时整个研究所的监控系统都坏了。

    秦笙对着好几个人说他知道是谁干的,那些人问他是谁。

    “是a1!!!”秦笙说着谁也不信的话——是谁都不可能是a1啊,研究a1的实验室里,可是整天都有十几个研究员,a1怎么可能做到在十几个人眼皮子底下大变活人?

    于是秦笙说的话,根本没有人信,唯一知道真相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命运之女也逃出去了。

    她逃出去的时候,命运完成度就往上涨了不少。

    陈立果有点担心,说他们会不会把研究所毁了。

    系统说你怕什么,他们老大还在里面呢。

    陈立果想想也是。命运之女和几个异能者出逃这件事,绝对是白烟楼搞出来的,这人到底有多少种异能根本就是个谜团。如果说之前陈立果还有可能探究出来,那么此时被囚禁起来的他完全无力探寻。

    因为陈立果被关起来这件事,研发药剂的速度也缓慢了下来。

    这药剂本来就是陈立果主导的,他掌握了全部的数据和研究思路,虽然秦笙天天跟着他,但学到的也不过是皮毛罢了。

    药剂虽然已经有了成品,但是这成品还是有一定的副作用,目前并不能完全投入生产。

    想要投入生产,还得继续研发。

    白烟楼对这件事也有点不满意,陈立果还没被关几天,就来找陈立果抱怨,说那群人简直就是饭桶,抽了他好几次骨髓了,都没什么用。

    陈立果冷眼瞅着白烟楼把研究所当自己家,来来去去完全没人管。

    来找陈立果的白烟楼还抱怨说:“他们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要是你恐怕早就研发出来了。”

    陈立果捧着书随口问了句:“研发出来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白烟楼懒懒散散,说出的却是让人心凉的话,他说:“用完的东西都是垃圾,还能怎么办……全部杀了呗。”

    陈立果冷冷道:“全部杀了?”

    白烟楼凑过来,舔了舔陈立果的唇,道:“当然,宝贝你这么可爱,我可舍不得动手。”

    陈立果冷笑一声。

    白烟楼说:“或许可以来个选美?好看的都留下?”

    陈立果:“……”颜狗这种东西,果然到处都是。

    虽然白烟楼说这些话的时候听着挺像在开玩笑的,但陈立果却有种这人是认真在说的感觉……

    在白烟楼骚扰陈立果的这段时间里,最痛苦的人不是陈立果,而是知道了真相的秦笙。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看到了真相,但被蒙蔽了眼睛的人,却将你当做疯子。

    秦笙对其他人说了他看到的事,其他人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还叫他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了。

    秦笙去找了监控录像,然而监控录像里却根本没有白烟楼的影子,他眼睛看到的一切,都好似自己妄想后的幻觉。

    白烟楼在用自己的方法一点点将秦笙逼到绝境。

    陈立果全程的态度都很冷淡,白烟楼以为他会为秦笙求情,但事实上陈立果都不曾询问过秦笙的现状。

    他们两人之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然而随着药剂研发速度的减缓,这种平衡还是被打破了。

    陈立果被囚禁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就被人再次请了出去。

    请他出去的人态度非常好,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何教授,让您受委屈了。”

    陈立果神色冷漠。

    那人道:“何教授,我们对之前的视频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发现那个视频的确是假的。”

    陈立果说:“然后呢?”

    那人道:“接着我们对提供视频的人进行了审问,发现他是被其他人指使……”

    “其他人?”陈立果冷笑,“其他人是谁?”

    那人被陈立果尖锐的态度弄的有些尴尬,他道:“我们暂时……还没有审问出来。”

    陈立果冷冷的哦了声,他就知道这人肯定没那么容易被抓。

    那人见陈立果被放出来后的态度一点没有他想象中的欣喜,反而格外的冷淡,一时间也有点惴惴不安,他道:“何教授,您别生气,这事情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陈立果没说话,他知道,如果不是某个人急着要成品,绝对不会轻易的将他放出来。

    而急着要成品的人,也在急着要他们这群研究人员的命。没错,他说的就是白烟楼。

    白烟楼不是个好人,他如果拿到了药剂,整个研究所里能活下来的人可能寥寥无几。

    于是陈立果就这么丝毫无损的回到了实验室。

    他进去之后,扫了一圈,发现还是之前那些人。只不过却少了个秦笙。

    陈立果说:“秦笙呢?”

    有人小声的回答了陈立果的问题,说何教授,你被放出来的那天秦笙被人带走了,说是他做了伪证……

    陈立果哦了声,便不再追问。

    白烟楼大概是研究所里最自由的一个实验体了——但是这只是在陈立果的眼里,在其他研究员的眼中,他却还是个小可怜。

    陈立果曾经就听到有女性的研究员私底下说白烟楼真是可怜,一醒来就被关在实验室里,还遇到了整个实验室最心狠手辣的研究员。

    陈立果听了这评价有点不满意,心想着白烟楼可怜,那被白烟楼操的妈妈都不认识的自己岂不是更可怜了。

    今天白烟楼又在装柔弱。

    陈立果拿着针管进去取血样的时候,他轻轻的问,医生,可不可以轻点,我好疼。

    给陈立果当助手的一个女性研究员露出不忍之色。

    然后她就听到陈立果冷冷的拒绝了白烟楼,说:“不能。”——妈的昨天晚上我求你轻点你怎么不轻点。

    然后白烟楼这王八蛋就轻声的抽泣起来,那女性研究员小声开口道:“何教授,不如我来吧?”

    陈立果:“……”信不信我用手里的针爆了你的菊花。

    抽完血,又要测一个体温。

    白烟楼露出半个雪白的肩膀,楚楚可怜的看着陈立果。

    陈立果冷冷的对他说:“裤子脱了,测肛/门。”

    白烟楼:“……”

    女研究员:“……”

    陈立果说:“怎么,有问题?”他倒想看看这王八蛋能装到什么时候。

    白烟楼说:“我、我不要这样……”

    陈立果真是服了白烟楼了,这王八蛋眼泪真是说掉就掉,掉的那女研究员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揽入怀中好好安慰。

    陈立果说:“统儿,我终于知道你的感觉了。”

    系统说:“哦,冷漠。”

    陈立果:“……”

    总之最后在女研究员的“强烈建议”下,还是测了腋下的温度,白烟楼趁着女研究员转身的功夫,凑上去就给了陈立果一个吻。

    陈立果立马露出嫌弃的表情。

    白烟楼用口型说:晚上等着。

    陈立果心想等着就等着,他又不是系统,看见的反正不是马赛克……

    收集好了白烟楼的数据,陈立果转身出去了。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的背影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表情——陈立果收据数据的时候这么严肃,也不知道真的实验起来,会不会故意留一手延缓实验的速度。

    事实证明白烟楼还是很了解陈立果的,因为陈立果这次真的不打算直接把药剂研究出来。和白烟楼相处的这段时间让他清楚的认识到这是个多么变态的人,也难怪在原世界里,白烟楼轻轻松松的就把地球毁掉了一大半,还完全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