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潘多拉魔盒(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这场病足足病了三四天。

    后面两天的时候医生看情况不对,还是过来给他输了液。

    作为陈立果的学生,秦笙在陈立果生病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守着他,每天给他带食物,似乎十分害怕他这个不在乎自己身体的老师就这么饿死病死了。

    几天后,低烧终于褪了下去,陈立果回到实验室继续做实验。

    其他人早就习惯了,何辰忧不就是那种死也要死在实验室里的怪胎么,就算他发着高烧坚持实验,恐怕也没有人奇怪。

    新的药剂在白烟楼的帮助下不断的完善着。

    陈立果把完成的药剂注入了动物的体内,让研究人员密切注意数据。

    结果第二天研究人员就来和陈立果说那动物发狂死了,但是死前身体素质得到了高度强化,而且死亡的时间比之前的药剂往后推迟了几个小时。陈立果检查了一下数据,道:“减少一半的剂量,混合十毫升k07。”

    研究人员点头称是。

    第二次的实验结果很快出来,这比例的药剂相比之前的药剂效果好了许多,副作用也少了,这证明陈立果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这个结果大家都很满意,陈立果也能向上面的人交代了。

    晚上白烟楼和陈立果见面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你很高兴?”

    陈立果脸上其实没什么表情,但神态之间,却在透露淡淡的愉悦。这种愉悦让白烟楼看了觉得非常不愉快——事实上任何出现在陈立果身上,于他无关的情绪,都让他感到有些不满。

    陈立果没有回答他,上次白烟楼折腾他的事情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两人至今还在冷战。

    白烟楼见陈立果不答,并不恼怒,反而笑了起来,他说:“这磨还没有卸呢,驴就急着杀掉,恐怕不太好吧。”

    陈立果伸手推了推眼镜,他神色淡淡,道:“这不是还没杀么?”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忽的有点好奇眼前的人若是伤心狂喜,亦或者悲伤愤怒,会是什么模样了。白烟楼手上脚上都套着锁链,身上还穿着特殊的隔离服,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陈立果,却也给陈立果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白烟楼舔了舔嘴唇,不说话了。

    两人间的关系实在算不得好,只要陈立果白天折腾白烟楼,那么晚上倒霉的就是他自己。但即便如此,陈立果在做实验的时候也丝毫不肯手软。

    因为那种改善的药剂,上面的人又找陈立果谈了一次话,问他这种药剂可不可以投入使用。

    陈立果说:“可以,但是也有副作用,这种药剂还有改良的空间。”

    来询问陈立果的人点了点头,又和陈立果交换了一些信息,在要走的时候,突然对着陈立果问了句:“何教授是谈恋爱了?”

    陈立果闻言一愣:“什么?”

    那人以为陈立果没听清楚,于是又问了一遍。

    陈立果哑然,他道:“为什么这么问?”

    那人笑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下面。陈立果一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直到他到了厕所里,看到自己耳朵下面的皮肤上有一个明显的牙印,才反应过来是白烟楼搞出来的事情。

    陈立果气的不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该怎么遮住。

    回到实验室里,陈立果对着白烟楼道:“你能不能别在我身上留下痕迹?”

    白烟楼看着陈立果,漫不经心道:“来支烟?”

    陈立果皱眉。

    白烟楼道:“没烟不聊天。”

    陈立果心里憋着气,他转身出去拿了支烟,回来随手扔给了白烟楼。

    白烟楼吸了一口,眯了眯眼,道:“玩的太疯,忘记了。”

    陈立果抿着唇,瞪着白烟楼。

    白烟楼被陈立果盯的笑了起来,他道:“别这么看我,你都把我看硬了。”

    陈立果冷冷道:“白烟楼,你不要太过分。”

    白烟楼的目光露骨极了,他上下扫视了陈立果,简直就像用眼神把陈立果的衣服剥了,他道:“何教授,我过不过分,你还不知道?我若是真的过分起来,你已经在哭着说不要了。”

    两人的交流注定是不愉快的,因为没有任何一方会做出妥协。这个事件的最后结果就是,陈立果每次出门之前都会先检查一下自己身上有没有白烟楼留下的痕迹。

    然而陈立果并不知道,因为白烟楼的到来,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些变化正在悄悄进行。

    命运之女王妍子感到了自己的异能在变强,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会强的这么快。

    当她释放的雷电可以击穿空气后,她第一个反应是研究所里的科学狂人给她吃了什么特殊的药物。可是她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任何的不适……异能逐渐的加强,就好像她被什么东西潜移默化的影响了。

    王妍子将自己身体的变化隐藏了起来。因为最近实验的强度减低,极限测试的时间也少了许多,所以她一直没有暴露,而陈立果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试验品在慢慢发生变化。

    王妍子对于自己身体的疑惑,终于在某天晚上得到了解答。

    给她答案的那个人,神奇的出现在了她的梦境里。

    “你好。”男人很好看,唯有完美二字可以形容。

    王妍子看了看周围,觉得眼前的一切非常不可思议,有哪个梦会如此的真实?她道:“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男人说:“王妍子,你想从这里出去么?”

    王妍子冷笑,这个问题就废话,有哪个实验体会不想从这里离开?

    男人说:“我给你机会。”

    王妍子眼睛亮了起来,但她并不没有直接答应,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这男人给她东西,肯定要她付出代价。

    果不其然,男人说:“离开这里的前提条件是,你的异能等级达到a”

    a?王妍子一听就觉得这人是在开玩笑,这个研究所里异能的确是分了等级,用研究人员的话来说,她就是那种连冲个手机都要分好几次的e级,要让她达到a级,简直如同痴人说梦。

    男人打了个响指,隐约的黑暗里,浮起了一朵冰蓝色的花,这朵花好似是用电构成的,慢慢漂浮着,到了王妍子的面前。

    男人说:“吃下去。”

    王妍子的理智告诉她应该拒绝,可她的本能却让她无法抗拒这朵蓝花的诱惑。

    于是王妍子慢慢的张开了嘴,一口含住了那冰蓝的花朵。

    蓝花入口,王妍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她感到有猛烈的电流通过了自己的身体,直接将她整个人都电晕了过去。

    男人看着王妍子昏倒在地,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笑容,然后结束了这个梦境。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自己的成果了。

    陈立果觉得最近研究所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头。

    包括他的学生在内,几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躲躲闪闪,更有甚者是只要他一靠近,就会停止说话。

    虽然之前研究所里的人对他的态度也算不上热切,但和现在的差别似乎也太大了。

    陈立果一心研究也没有去关注太多,等到他察觉的时候,才发现这种情况已经非常严重。

    陈立果有点奇怪,问系统他是干了什么导致这些人态度这么奇怪。

    系统说:“叫你天天看泡沫剧,周围出事了都没发现。”

    陈立果有点无奈,他做实验的时候都是系统在开金手指,真要他自己上手,恐怕这实验室都爆炸了几千次了。

    实验都被系统做了,陈立果太无聊就只能看泡沫剧——他总算是不看恐怖电影了。

    陈立果是挺想找个人询问一下到底怎么了的,但是问这种问题似乎不符合何辰忧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格。所以犹豫之下,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周。

    某天下午,突然有人来找到了陈立果。

    那些人穿着防化服拿着枪,对待陈立果的态度非常不友好,开口就是:“何教授,和我们走一趟吧。”

    陈立果放下手中的试剂,皱眉道:“什么事?”

    领头的那人冷淡道:“有人举报你和实验体发生了关系。”和实验体发生关系是严重违反规定的。

    陈立果冷冷道:“有证据?”

    领头人道:“没证据我们也不会在这里。”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陈立果再反抗就是自讨苦吃,于是他冷静的脱下手套做了个简单的清洁后,就和这群人走了出去。

    接着,陈立果被带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里。

    房间里的灯光特别亮,陈立果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男一女。

    女人看着陈立果,做了个请的姿势,道:“何教授,请坐。”

    陈立果在二人面前坐定,他的表情一直非常冷静,没有露出一点慌乱。

    “我的每分每秒都很珍贵。”陈立果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女人道:“当然,我们不会随便浪费何教授的时间。”她说着,用手按了一下桌子上的一个遥控器。

    一个光幕在三人面前升起,随后里面传来了声音和图像。

    看到光幕里的内容,陈立果的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只见光幕之中,他和一个试验品正在床上翻滚,两人身上盖着被子,虽然不能完整的看到二人在做什么,但是个成年人都清楚。

    陈立果被这画面震撼到了,立马和系统确认说何辰忧没有潜规则过试验品吧。

    系统说没有啊,何辰忧直到死都没有和人发生过关系,这个科学狂人的爱人就是实验室。

    陈立果说:“那这视频咋回事啊。”

    系统说:“假的呗。”

    陈立果:“……我觉得挺真的咋办。”

    系统想了想,道:“嗯,我也觉得挺真的。”

    陈立果:“……”

    连陈立果这个当事人都觉得真实,那这事情就好玩了。

    女人问道:“何教授,视频上的人是你么?”

    陈立果皱眉,他说:“不是。”

    女人直接把视频了个近景,让视频里的两人面容都清晰的出现在大屏幕上,她说:“真的不是?”

    陈立果态度冷淡,道:“长得一样就是同一个人?”

    女人笑了笑,她说:“没关系,我们还有证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按了桌上的响铃。片刻后,屋外走进了一个陈立果的熟人——他的学生秦笙。

    秦笙的面容有些憔悴,看向陈立果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

    陈立果说:“秦笙?”

    “老师。”秦笙苦笑着。

    女人说:“秦笙,你是不是曾经在何教授身上看到过奇怪的痕迹?”

    面对凝视他的陈立果,秦笙咬了咬牙,声音沙哑的说了句:“对。”

    女人对着陈立果说:“何教授,你看。”

    陈立果闻言,想起了之前白烟楼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这王八蛋难不成老早就开始策划这件事了?!而且根据之前对白烟楼的了解,他的确是可以对监视器动手脚。

    陈立果说:“这不是我,这个实验体我根本不认识。”视频之上,女人的的面容是陌生的,陈立果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

    问陈立果话的人却笑了,她道:“何教授,你确定你不认识她?她可是已经怀孕了。”

    陈立果:“……”到底谁我在做梦,还是你们在做梦?

    秦笙低低道:“老师,对不起。”

    陈立果简直要一脸懵逼了。

    审讯陈立果的男人这才开了口,只不过一开口就宣布了陈立果的死刑,他说:“何教授,证据证人都在这里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陈立果觉得自己真没什么想说的——才怪,他道:“这个视频是假的!那个实验体也是假的!白烟楼呢?我要见他!”

    审讯的男人冷冷道:“已经有其他人接手了白烟楼,何教授,你恐怕不能继续这个实验了。”

    陈立果差点没把桌子砸了,他说:“你们明明知道视频是假的……难不成……”他忽的明白了什么,扭头看向秦笙,道:“秦笙,你出卖了我?”

    秦笙抿唇,不说话。

    陈立果说:“你知道我最后的药剂已经研制出来了?”

    秦笙垂了眸子,他说:“老师,对不起,我不能帮你隐瞒。”

    陈立果这才醒悟过来,这一切大概都和白烟楼没关系。他们都知道这个视频是伪造的,视频里的人也是假的,有人需要他消失,接手即将完成的药剂,所以才伪造出了这么个东西。

    陈立果咬牙道:“秦笙——我哪里对不起你。”

    秦笙不说话。

    “何教授。”审讯的男人不咸不淡道:“你再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们的证人?”

    陈立果气的浑身发抖,他说:“你们这是强取豪夺。”

    然而已经没有人听他说话了,外面直接进来了几个穿着护卫服的人,把陈立果的手上拷上手铐,直接带走。

    陈立果走的时候,秦笙的表情有点难看,他似乎有些自责,但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居然在秦笙脸上看到了丝丝的兴奋。

    陈立果哇的一声就和系统哭开了,他说:“他们都欺负我呜呜呜呜,都抢人家的东西呜呜呜。”

    系统:“……”

    陈立果说:“爸,你儿子活不下去了!”

    系统说:“儿子,坚强一点。”

    陈立果说:“他们都一群大屁/眼子,讨厌他们,讨厌他们!我辛辛苦苦的努力了那么久……”

    系统幽幽的说:“努力了那么久?”

    陈立果被系统噎到了,然后生气的说:“站着看泡沫剧也很辛苦啊!”

    系统冷漠的哦了一声。

    陈立果的泪水落下,心想他爹居然和那群屁/眼子,哦不,骗子是一伙的……

    被塞进了牢房里,那些人给陈立果拿来了囚服让他换上。

    囚服和陈立果研究服最大的差别就是穿上去之后需要特殊的钥匙才能够打开,然后还会记录这个人每天去的地方,做的事,上了几次厕所……

    陈立果阴沉着脸色去换了衣服,他知道这时候反抗是没用的,至少他不想被人强行扒掉衣服。

    看来那些人也没有做的太绝,至少囚禁陈立果的地方环境没有太差。一室一厅厨房厕所,除了不能出去不能做实验还穿着囚服之外,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陈立果:终于可以坐下来安静的看我的泡沫剧了。

    系统对陈立果无话可说。

    这次行动,应该是早就开始策划的。而且策划人肯定不止一个势力,也难怪他们能干出这种事情。陈立果制造的药剂稍加完善,就能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

    陈立果心想这的确是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的,一个不小心还能把地球的格局也改变——毁掉半个什么的。

    白烟楼知道他家小可爱被人囚禁起来的事情,还是第二天有另一个研究员来接手他。

    那研究员看起来四十多岁,形容邋遢,见到白烟楼时满目兴奋。

    白烟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然后露出厌弃的神色,道:“何辰忧呢?”

    那研究员道:“他啊?把试验品肚子搞大被抓起来了。”

    白烟楼沉默两秒,心想被搞大肚子的不该是何辰忧自己么?然后他道:“被抓到哪里去了?”

    那研究员没想到何辰忧作为一个实验体还这么关心研究人员的私生活,不过他以后要和白烟楼相处,所以也就回答了白烟楼的问题。

    他道:“具体哪里不知道,应该还是在研究所里,只是不能做研究了。”

    白烟楼态度冷淡的哦了声。

    晚上的时候,白烟楼就和陈立果见了面。

    白烟楼抱着他的小可爱。他的小可爱心情非常不好,被他抱住后,第一句就是:“滚开。”

    白烟楼舔了舔陈立果的耳朵,含糊道:“拔吊无情?”

    陈立果冷笑:“你倒是让我拔一次啊。”

    白烟楼揉着陈立果的胸/前的嫣红,听着他的喘息一点点的加重,他道:“别生气,我帮你报仇。”

    陈立果冷笑道:“帮我报仇?就凭你?”

    白烟楼心想为什么被他家小可爱嘲讽也会感觉那么兴奋呢?好想把他的嘴堵上,上面下面都一起。

    白烟楼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陈立果被白烟楼抱在怀里,他在白烟楼肩膀上咬出一个压印,含糊的说:“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白烟楼在他身体上留下的痕迹,绝对是故意的。

    白烟楼说:“我这不是想给你打个印子么?”

    陈立果浑身紧绷,然后又松懈了下来。

    白烟楼说:“他们怎么舍得这么对你。”

    陈立果半眯着眼睛,白烟楼把他拉入梦境的次数多了,让他都有点分不太清楚梦境和事实。

    他看着白烟楼附着薄汗的额头,道:“为什么可以进入人的梦境,这有什么科学原理?”

    白烟楼没想到何辰忧这时候还能问出这么学术的问题,于是他思考了一会儿,严肃道:“或许是我可以制造一个磁场?”

    陈立果没吭声,心想只要和灵异挂了点钩的事情,是不是都要用磁场来解释……

    白烟楼说:“这不该是你研究的内容么。”

    陈立果把自己的手腕在白烟楼面前晃了晃,那上面有一个醒目的镣铐,他道:“可惜他们不让。”

    白烟楼低低的笑了,他说:“好想把你操/坏,最好连脑子一起。”

    陈立果:“……”他又想起了某天晚上某个人火力全开的样子。

    白烟楼说:“怎么,怕了?”

    陈立果冷笑道:“怕什么?既然我不研究你了,为什么还要被你操?”

    白烟楼:“……”

    陈立果一字一顿,面目厌弃,他道:“滚、远、点。”

    白烟楼:“……”(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