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潘多拉魔盒(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的心情很不妙。

    白烟楼显然和他身边的异象有关,但如果白烟楼不承认,陈立果却又拿他毫无办法。毕竟他总不可能告诉其他人,说他梦到了白烟楼,还差点被白烟楼在梦里活活掐死了吧。

    白烟楼最后直接被电晕了过去。

    晕过去时旁边的研究人员担忧的问陈立果接下来怎么办。

    陈立果瞅了工作人员一眼,冷淡道:“把他弄醒。”

    其他研究人员也不知道为什么何辰忧对待白烟楼的态度如此奇怪,前一天两人还关系融洽,第二天白烟楼就把陈立果得罪了。

    白烟楼被人弄醒后,陈立果走过去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

    陈立果冷笑着看着他,开口道:“白烟楼,你要搞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

    即便是在被电击的时候,白烟楼依旧没有露出痛苦之色,现在他醒了,眼里的笑意越浓——只不过这笑意却让人看了后觉得非常不舒服。

    白烟楼不说话,慢慢的舔了舔嘴唇。

    陈立果甩开了而他头,面无表情的走了。

    陈立果发火这件事,只不过是个插曲。研究还是要继续进行,就算陈立果恨死了白烟楼,也不能把他弄死。

    而白烟楼也抓住了这一点,无止境的挑衅着陈立果。

    当天晚上,他们又见面了。

    这次还是在陈立果的梦里,再次被白烟楼拉入梦境之中,陈立果显得淡定了太多。

    周围一片漆黑,陈立果面色如冰,他说:“白烟楼?”

    白烟楼那熟悉的笑声传来,黑暗中的他好似一只猎食的猛兽,悄无声息的享受着猎物的恐惧。

    陈立果的肩膀突然被一只手按住了,他一扭头,便感到灼热的吐息喷打在自己的脸上。

    随后是一个温柔的吻,陈立果又开始挣扎,然而他的挣扎在白烟楼的领域里,无非是一点小小的情趣罢了。

    陈立果本来以为这个吻,就是结束,但是当他被白烟楼强行按在地上,剥掉了衣物的时候,他才明白白烟楼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居然想在梦里侵/犯自己!

    察觉了白烟楼要做什么的陈立果的脸色难看极了,他道:“白烟楼!你在找死!”

    白烟楼并不说话,依旧在低低的笑着,陈立果正欲再说话,身体却猛地一阵颤抖——这王八蛋居然在电自己!

    陈立果惨叫一声,彻底没了力气。

    黑暗的梦境简直真实的可怕,陈立果甚至怀疑自己被白烟楼弄死在这里后,外面的世界也会死亡。

    陈立果感到白烟楼慢慢的进入了他。

    陈立果半睁着眼,浑身都是冷汗,眼睛透过黑暗,仿佛看到了虚无。

    白烟楼终于说话了,他说:“何辰忧,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陈立果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他感到白烟楼身体之上传来了猛烈的电流,他连一声惨叫都喊不出来,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好在这种感觉只不过是刹那,白烟楼轻轻擦去了陈立果额头上的冷汗,他说:“宝贝,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陈立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死了一般。

    这梦境到底持续了多久,陈立果也不知道,反正他被系统叫醒的时候,天还没亮。

    系统的语气里充满了担忧,他道:“陈立果,你还好吧?”

    陈立果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梦境中被侵犯和电击的感觉是如此真实,真实的让他觉得仿佛现实中也发生过了。

    陈立果低低道了句:“卧槽真的有二十……”

    系统:“……”

    陈立果说:“可能还不止。”

    系统:“……”

    陈立果落下泪来,他说:“那种顶到嗓子眼的感觉,让我仿佛开始怀疑人生。”

    和陈立果一起怀疑人生的还有系统。

    陈立果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他爬起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然后穿好衣服,就奔着白烟楼去了。

    看见白烟楼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可以控制其他人的梦境?”

    白烟楼冲着陈立果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没有想到经历了昨晚的事情,眼前这个人居然没有一点要崩溃的迹象,反而在表情之中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兴奋——何辰忧,明明长得像纤细的菟丝子,结果却是坚韧的藤蔓?

    白烟楼对陈立果更有兴趣了。

    白烟楼道:“何教授,难不成昨晚你梦到我了?”他估计将这句话慢慢的吐了出来,神态语气,都充满了挑/逗,这语气让陈立果想起了昨晚的某些细节。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他,他道:“白烟楼,你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白烟楼说:“原来何教授只关心这个?”

    陈立果道:“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研究,就别怪我狠心。”白烟楼绝对是个特殊的研究体,他的异能也绝不局限于将水变成冰块这种事。

    作为研究者的何辰忧在他身上看到了广袤的未来——他甚至敏锐的嗅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味道。

    白烟楼又笑了,他比一般人还要喜欢笑,虽然有时候笑容让人看了非常不舒服,但大部分时间,这笑容还是很漂亮的。

    白烟楼说:“给我一支烟。”

    陈立果眯着眼睛。

    白烟楼淡淡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给我。”

    陈立果思索片刻,起身去同其他研究人员要了一支烟,然后回到了白烟楼的房间里。

    白烟楼直接用手指燃了火焰点起香烟——这就是在告诉陈立果,他的确不止会冰系异能。

    陈立果见状眼眸之中全是兴奋之色,他说:“说。”

    “我们做笔交易吧,何教授。”白烟楼慢慢的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他说,“一个能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交易。”

    陈立果在白烟楼对面坐下,道:“什么交易。”

    白烟楼道:“我配合你的研究,你让我操。”

    陈立果心想那你岂不是亏惨了,我可是赚了双倍……咳咳,不对,陈立果严肃的皱起眉头:“你为什么会对我产生兴趣?”

    白烟楼又吸了一口烟,他眯起眼睛,眼神十分赤/裸的上下扫视着陈立果,然后道:“我喜欢漂亮的东西。”

    陈立果冷冷的说:“看见漂亮的东西就发/情?”

    白烟楼并不在意陈立果尖锐的态度,他平静的笑了笑,说:“对。”

    陈立果点点头,道:“可以。”

    白烟楼把最后一口香烟吸完了,道:“何教授你真让我刮目相看。”他本来以为何辰忧至少会在内心纠结一下这个问题,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轻易的答应了自己的条件。

    陈立果道:“但是你不准对我使用其他手段,比如电击。”昨天晚上的梦简直就是噩梦,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在梦里,早就被白烟楼玩残了。

    白烟楼却有点不太乐意,他说:“看心情吧。”

    陈立果皱眉。

    白烟楼眼见两人肮脏的交易要黄了,赶紧道:“好吧,我在使用之前,先问你的意见可以吧?”

    陈立果说:“好。”

    交易达成,陈立果开始满目兴奋的询问白烟楼关于他身体状况的问题。

    如此兴奋的陈立果,让白烟楼也感到惊讶。看来何辰忧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小白兔……

    何辰忧问了许多问题,白烟楼大部分都回答了,比如他为什么能进入陈立果的梦境,再比如关于他异能的一些秘密。

    陈立果在研究室里和白烟楼待了整整一天。

    其他的研究人员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昨天还针尖对麦芒的两人,今日却和解了——殊不知这两人已经进行了一次交易。

    最能感觉到陈立果和白烟楼变化的还是陈立果的学生秦笙。

    今天的秦笙觉得他的老师显得有些奇怪,晚上汇总资料的时候,神色之中还带了些隐隐的兴奋。

    秦笙道:“老师,今天有什么好事?”

    陈立果抬头瞅了他一眼,道:“嗯。”

    秦笙笑道:“是么,那恭喜老师了。”

    陈立果闻言,眼神柔和了许多,他说:“我已经有了思路,那改良药剂很快就会研制出来……”

    秦笙笑意更浓,正欲说什么,笑容却忽的凝固在了脸上。

    他注意到了陈立果挽起袖子的手臂上,有着奇怪的红痕。这痕迹绝不可能属于蚊虫——事实上他们研究室里一只虫子的影子都见不到。

    秦笙道:“老师……”

    陈立果嗯了声。

    秦笙抿了抿唇,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然而发现事实就好像是扯线团,当你发现了一个线头,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内容被扯出来。

    秦笙接下里的几天里,都在暗中观察陈立果,然后,他得出了一个让他觉得万分不可思议的结论——他的老师,似乎和人发生关系了。

    略微有些发肿的嘴唇,颈项上若隐若现的红痕,让秦笙彻底确定自己想法的,却是他老师耳朵上一个咬痕。

    那咬痕非常隐秘,恐怕何辰忧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而和何辰忧关系很好的秦笙,却透过那若隐若现的发丝,发现了这个痕迹。

    怎么会这样?秦笙觉得这简直太玄幻了,他的老师和谁在谈恋爱?可是明明他每天都和老师在一起,为什么却没有看到他老师的恋爱对象?

    这是秦笙第一时间的疑惑,但他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和他们每日待在一起的不止有研究员,还有试验品。

    秦笙已经隐约猜到,陈立果或许是和某个试验品发生了感情。

    这种事情,发生在何辰忧的身上,对于秦笙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以至于让他实验频频犯错,完全静不下来。

    陈立果皱着眉头看着他的学生,他道:“秦笙,你怎么回事?”

    秦笙低着头说对不起。

    陈立果说:“你是不舒服么?”

    秦笙说有一点。

    陈立果道:“不舒服就去休息——我不需要你挤出这种时间来做实验。”秦笙已经报废了几组样品了,陈立果的心简直就是在滴血。

    秦笙无法,只能点头称好。

    他在临走之前,又往陈立果的方向看了一眼。陈立果背对着他,并未注意到他的视线,也没有看到秦笙身上的异样。

    不得不说和白烟楼的龌龊交易,是非常值得的。

    因为反正就算陈立果不同意交易内容,还是会被白烟楼拉去操/个痛快,于是索性干脆赚点什么聊以自/慰。

    白烟楼果真不是个普通的异能者,根据他给陈立果的资料,陈立果知道了他至少有十多种异能。

    当然,这些消息陈立果完全没有告诉其他人,现在的白烟楼已经够抢手了,如果再让其他人知道这些,陈立果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他保下来。

    白烟楼倒是不太在意,什么都和陈立果说,还和陈立果讨论晚上想怎么玩——并且承诺只要陈立果答应他,那他就告诉陈立果更多。

    一般这种情况,陈立果的眉头都会皱的紧紧的,嘴唇也抿成一条线。白烟楼喜欢看陈立果为难的模样,他知道,眼前的人最后还是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陈立果果然是答应了,晚上自己坐上去的时候,神色之间都还满是羞恼。

    白烟楼抱着他的腰,低低的笑着说让他快一点。

    “快不了。”陈立果似乎有些恼怒

    ,他低低的说,“太长了。”

    白烟楼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么冷静的语气说“太长了”,一下子激动的不行,让陈立果两腿直接软了下来。

    由于白烟楼的配合,陈立果研究药物的速度飞快。

    其他本来对他独霸白烟楼有意见的人也只好住了嘴——他们并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像陈立果这样迅速的研发出药剂。

    因为花了几乎是所有的时间在白烟楼身上,命运之女王妍子已经很久没有被抓去电击了。并且她还有了一个诡异的发现——她的异能,居然在慢慢的变强。

    虽然进度非常的缓慢,至于与她一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确定这是真的。

    她甚至可以隔空放电了。

    和王妍子一样变强的还有其他异能者。

    这些变化,陈立果都不知道,他去见了王妍子一次。但是这姑娘对他的态度实在是非常的暴躁——就像她的雷系异能那样,几乎是一点就炸。

    “我早晚要弄死你——”王妍子真是恨不得一口咬死陈立果,事实上她唯一记得脸的研究者,就只有陈立果。

    谁叫他是一群人里长得最好看的呢。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王妍子,什么反驳的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王妍子看着陈立果的背影,咬了咬唇,她有点后悔自己的暴躁,但是她实在是恨死了这个地方,还有把他抓进这个地方的人……

    陈立果的药剂,在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着。

    根据白烟楼的基因,陈立果利用自己的聪明智慧终于逐渐改善了药剂的副作用——才怪。他全是靠着系统的金手指在努力装逼。

    系统还在和陈立果讨论,说让他不要太快研究出来了,太快了也可能会导致崩了人设的。

    陈立果心想这系统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太快也不行,太慢也不行,还得快慢适中,粗细合适……

    系统知道陈立果几乎每晚都在和白烟楼进行龌龊的交易,他劝了陈立果几次,就懒得劝了,反正也劝不动。而且陈立果在梦里和白烟楼乱搞有个好处,就是他完全不用看马赛克……唯一美中不足是陈立果睡着了老喜欢哼哼……

    白烟楼真是个王八蛋,和何辰忧王八蛋的程度其实是差不多的。因为何辰忧是不把研究体当人,白烟楼是不把何辰忧当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是相当的般配。

    这一天晚上陈立果被白烟楼折腾惨了,因为他白天的时候给白烟楼注射了一种药剂,那种药剂入体后,白烟楼直接冲到厕所里呕吐了半个多小时。

    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惨白惨白的。

    陈立果还在记录数据,注意到白烟楼不善的眼神,他才轻描淡写的说分量放太重了。

    白烟楼似笑非笑,他说:“太重了?”

    陈立果道:“嗯。”

    白烟楼说:“你不是故意的?”

    陈立果记录的笔停顿了一下,然后一种淡定的语气说:“只是想试试。”

    白烟楼心想试试?这要是换了其他人,说不定就被试废了。

    但白天到底是陈立果在主导,所以白烟楼没有说什么。陈立果心里有点不安——他知道自己晚上肯定惨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陈立果在黑色的梦境里直接失/禁了,即便是他开始求饶,白烟楼也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

    白烟楼说:“怎么样?何教授?舒不舒服?”

    陈立果连话都说不出来,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色,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感到自己仿佛会一辈子被囚禁在这黑暗之中。

    白烟楼说:“何教授,想不想看看自己什么模样?”

    陈立果还未回答,眼前的黑暗中就出现了一盏不太明亮的灯,而陈立果的面前,也立起了一面镜子。

    陈立果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梦境中的他,和现实的他差别是那么的大。他面色潮红,两眼无神,白烟楼搂着他的腰肢,吻着他的颈项。

    “何教授。”白烟楼说,“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陈立果闭了眼睛,低低的喘息。

    白烟楼挥手灭了灯光,开始下一轮的狂欢。

    第二天,陈立果出乎意料的请假了。

    他起床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发低烧,一站在地上就头晕目眩差点摔倒。

    医生过来给他看了一下,开了点药剂,说烧褪不下去就打针。

    陈立果瞥眉说能不能不吃药。

    医生瞅了他一眼,道:“可以不吃,但是好的特别慢——何教授,你继续熬夜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陈立果咳嗽几声,没说话。

    医生见状叹气,他说:“算了,说了也是白说,没有好再给我打电话——记得吃饭啊。”

    陈立果点点头,说了句麻烦医生了。

    医生走后,陈立果倒在床上就昏昏沉沉的陷入了睡眠。

    秦笙敲了许久的门,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无奈之下,他只能拿出门禁卡刷开了陈立果的门——因为陈立果三天两头出事,所以秦笙是有陈立果住所的门禁卡的,陈立果自己也有点担心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家里。

    秦笙刷开门禁卡后,小声的叫了句老师。

    没有回答,秦笙叹了口气,说:“老师,我给你送午饭来了。”

    他慢慢的走向卧室,推开门后,看到了正在熟睡的陈立果。

    陈立果的睡衣没有扣口子,似乎因为身体太热,被子也只盖到了腰间,他面色潮红,一看就是在生病。

    秦笙本来是想叫医生的,但他看到了桌子上的药,知道医生大概已经来过了。

    把午饭放到了桌子上,秦笙正欲去把陈立果叫醒,让他吃饭,然而当走近床边,整个人却完全愣住了。

    只见陈立果白皙的胸膛之上,是一片暧昧的痕迹,这些痕迹绝不可能是女人弄出来的——秦笙呆立在原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

    陈立果还在熟睡。

    秦笙看到了他老师的乳/首,那上面甚至还有一个明显的牙印,胸上的粉色的两点肿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没有被少欺负。

    秦笙发现自己有了反应。这反应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于是他没有叫醒陈立果,而是选择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熟睡中的陈立果并不知道,自己的睡颜就这么掰弯了自己的徒弟。

    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大概会说对系统一句:“我就知道我的美貌一种罪孽。”

    而系统则会默默的朝他脸上吐口水。(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