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潘多拉魔盒(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a1坐在陈立果的对面。

    陈立果的手里捏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资料里全是关于a1的内容。

    a1穿着试验品穿的特殊研究服,手脚上戴着镣铐,他微笑着看着陈立果,眼眸之中温柔似水。就好像他和陈立果并不是被试验品和实验者的关系,而是两个正在热恋之中的情侣。

    陈立果态度冷淡的为对话开了头,他说:“你好。”

    a1也微笑着回答,道:“你好。”

    陈立果推了推眼镜,道:“以后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合作,希望可以合作愉快。”能把人体研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估计也就只有何辰忧了。事实上他是真的觉得研究室一件神圣的事,能参与进来,就是试验品的荣幸——虽然大部分试验品,并不想要这份荣幸。

    a1的反应也出乎了陈立果的预料,他笑着说:“好呀。”

    陈立果道:“我叫何辰忧,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a1眨了眨眼睛,慢吞吞的回答了陈立果的问题,他说:“我叫白烟楼。”

    白烟楼,这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的。

    陈立果说:“你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昏迷的么?”

    白烟楼的手撑着下巴,思考片刻后,嘟囔着说:“太累了,就睡着了。”

    听到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陈立果微微皱眉。

    白烟楼说:“我睡了多久了?”

    “你已经在这里睡了十三年。”陈立果道,“至于到底睡了多久,我不知道,今年是公元2234年。”

    白烟楼从新来开始,对周围的一切就并不显得十分讶异。所以应该不是个什么都没见过的古代人。很有可能他只昏睡了十几年。

    白烟楼撑着下巴看着陈立果,他说:“哦,我睡了三十二年……给我支烟?”

    陈立果淡淡道:“吸烟对身体不好。”研究室里都是不允许抽烟的。

    白烟楼叹了口气,露出有点无聊的表情。

    陈立果说:“白烟楼……”

    他话才说了一半,白烟楼就打断了他,白烟楼看着陈立果,然后忽的冒出了一句:“何教授,你被男人操过么?”

    陈立果想要说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白烟楼满意于陈立果的反应,他笑着道:“看来是没有。”

    陈立果说:“我不歧视同性恋,但是这种事情这么问出来,是不是不太好?”

    白烟楼闻言笑的更厉害了,他道:“有什么不好的——或者说,你觉得很害羞?”

    陈立果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但是白烟楼开了这不好的头后,就越来越过分,陈立果的问话完全进行不下去。

    白烟楼甚至开始问他多久自/慰一次,喜欢用哪只手,自/慰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谁……

    陈立果有点恼了,他说:“白烟楼,你不要太过分。”眼前这个男人叫着这么小清新的名字,问的却是这种问题。

    白烟楼说:“这样吧,我们来做笔交易,你问我一个问题,我问你一个问题,双方都必须诚实的回答。”

    陈立果思量片刻,道:“关于研究的问题我不一定能回答。”

    白烟楼说:“可以,我只关心你私人的问题。”

    他话已经说的如此直白,陈立果不可能听不懂。但这笔交易他是绝对会做的,用自己的*来交易试验品的资料,这买卖对于何辰忧来说,十分的合算。

    于是两人就开始了交易。

    陈立果问他是哪里的人,白烟楼问陈立果是否和人发生过关系,陈立果问他昏迷之前最后遇到的事情是什么,白烟楼问陈立果喜欢什么体/位,陈立果问他的异能是什么,白烟楼问陈立果乳/头是什么颜色。

    鉴于白烟楼问的问题越来越黄暴,陈立果的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

    被问的怀疑人生的陈立果,已经开始在思考,监控室里的大兄弟们看到他和白烟楼的交易,会是什么样的复杂心情了……

    最后所有问题结束的时候,陈立果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白烟楼的目光就挂在陈立果的身上,他说:“我可以问问你多少岁了么。”

    陈立果淡淡道:“你没必要知道。”

    白烟楼眼神一转笑了:“也对,除了你的年龄我不知道以外,好像其他事情都知道了。”

    陈立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没有回答转身离去。

    a1实验体白烟楼,一看就不是个容易应付的角色。关于这一点,陈立果深有体会。

    研究所领导者的意思是,如果可以,尽量争取他的合作,不要把双方关系搞的太僵。陈立果听后心中冷笑,心想一边要研究人家,一边又想和他搞好关系,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偏偏还有人把这痴人说梦当真。

    白烟楼说自己是b市的人,没有职业,昏迷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去赏月。至于为什么会去赏月,到底又是怎么晕倒的,全都没有提到——他说的内容陈立果大概只能信个三分,但在得到资料后,他确定a市确实有白烟楼这个人。

    “为什么之前没有查到?”陈立果看着电脑里传来的资料,皱眉问。

    “他是个孤儿,又喜欢到处跑,失踪了也没有人发现。”那边是这么回答的,“现在都没有人去警局报案。”

    的确,没有警局的备案,想要找一个人,简直太难了。

    陈立果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个说法。

    通过两人漫长的对话,陈立果就感觉到了白烟楼不是个好搞的角色,但是第二天,他对白烟楼的难搞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陈立果一进到白烟楼的住处,就嗅到了一股香烟味。

    他一愣,随即怒道:“白烟楼,你哪里来的烟。”

    白烟楼转过头来,他嘴里还叼着一根染了一半的香烟,他缓缓道:“别人给的啊。”

    陈立果走过去,一把将他嘴里的香烟抢了过来,他道:“别人给的?!谁给你的?”

    白烟楼的眼睛微微眯起,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的身材比陈立果高大了太多,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立果,给了陈立果很大的压力。

    但陈立果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退却,他冷冷的回瞪白烟楼,一点也不打算退让。

    白烟楼笑了,他说:“有意思。”

    陈立果把白烟楼的香烟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给白烟楼香烟的是和陈立果一个项目的研究员,他的能力没有陈立果出众,但却有后台,所以才能参到了这个项目里来。

    想来他给白烟楼香烟,就是想和这个试验品打好关系。

    陈立果直接给那人发了通讯器叫他过来。

    那人过来的时候还满不在意,问陈立果怎么了。

    陈立果冷冷道:“你给他香烟了?”

    那人说:“对啊,一根烟而已。”他有点看不惯陈立果,所以态度也不怎么好。

    陈立果说:“你以后不用来了。”

    那人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知道陈立果肯定会因为这件事生气,但却没想到自己会直接被陈立果赶走。

    那人愤怒道:“你有什么权力叫我走——”

    陈立果冷笑几声,他道:“就凭这个项目是属在我的名下!”这就是为什么陈立果不惜利用药剂,也要得到项目署名权的原因。作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他有权力让项目里妨碍他的人退出!

    那人怒道:“何辰忧,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

    陈立果说:“滚!”

    那人愤怒的咆哮:“你这么得意,早晚一天要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陈立果冷笑着看着他走开,丝毫不介意这人的威胁——如果威胁有用的话,他都死了千百遍了!

    白烟楼的烟没得抽了,给白烟楼烟的人也倒霉了。

    按理说陈立果应该会心情好一点,但是他却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白烟楼这王八蛋,天天都想着怎么调戏陈立果,用出的手段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就连陈立果这个老司机都有种自己要翻车的错觉。

    陈立果对系统说如果他不是有二十厘米,这友谊早就进行不下去了。

    系统闻言说:“那要是他三十呢?”

    陈立果沉默两秒,用手在自己的腹部比了比,然后说:“三十不成,三十就出人命了。”以前开玩笑互相问骑车的时候把那玩意儿放哪里,如果真的是三十……估计就是缠在腰上了。

    系统对陈立果实在是无话可说,他觉得再这种情况下陈立果还有心思计算长度,他真的是应该佩服一下陈立果的神经强韧程度……

    白烟楼的出现,让其他的异能者得到了丝丝喘息的机会。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个珍贵的素材身上。

    白烟楼说自己的异能是冰系的——他也的确是制造出了冰,陈立果却觉得哪里不对劲。他问系统说冰系能毁灭地球吗?

    系统说可以啊。

    陈立果说怎么毁灭啊。

    系统说:“把半个地球冻起来不就毁了?”

    无法反驳系统理论的陈立果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他仔细的回顾了一下系统给他的记忆,发现这个白烟楼还真是特别的神秘。至少在原世界线里,从命运之女的角度来看,直到她死去,都不知道白烟楼真是的异能是什么。

    然而那时却有传言说白烟楼的异能根本不止一种,有人见过他控水,有的人见过他控火,还有人说他是雷电系的异能,总而言之直到命运之女去世,这个问题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这些消息到底是以讹传讹还是真实的,谁都说不出清楚。

    因为研究的目标变成了白烟楼,陈立果手底下好几个异能者都过上了比较轻松的日子。

    命运之女王妍子就是其中之一。

    她发现自己不用再每天都被去电击注射药剂后,终于觉得生活有了点盼头。

    和其他恐惧实验的异能者比起来,白烟楼却十分的淡定。

    他目前还没有被电击——毕竟谁都怕他出个什么问题,所以研究的时候都采取的是最温和的方式。

    陈立果在他身上采集到了大量样本。

    他在研究样本的时候,发现白烟楼身上的细胞活性发生了质变。休眠中的白烟楼和此时的白烟楼,简直就像两种完全不同的物种。

    陈立果沉迷研究,不可自拔——才怪。

    系统给他开了金手指,事实上别人眼里正在研究药剂的陈立果,正在看恐怖片。

    系统问陈立果为什么要看恐怖片,陈立果说他要练练胆子。

    系统说你胆子还不够大吗?

    陈立果哽咽了一下,说:“人家那是故作的坚强。”

    系统说好吧,你看吧。然后就给陈立果找了几部恐怖片。

    结果看的时候陈立果这王八蛋还要求把弹幕打开。

    何辰忧做研究,一般很少有人敢去打扰。他虽然平时表现出来的性格还算温和,但事实上如果有人打断了他的研究思路,他是会直接爆炸的。

    秦笙就见过他老师因为这事情发飙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他老师生气。

    在实验室里从早晨待到了晚上。

    一切结束的时候,陈立果感到自己的灵魂也得到了洗练。

    陈立果:“就算我穿到灵异世界我也不害怕!”

    系统;“……”你是知道自己马上要走了才开始立flag的吗?

    “老师。”见陈立果从实验里回过神来,一直陪着陈立果的秦笙道,“我帮你把晚餐热了一下。”

    陈立果说了声谢谢。秦笙这个学生的确不错,如果没有秦笙处处提醒,何辰忧大概已经饿死累死好几次了。

    陈立果接过饭,慢慢的吃了起来。

    秦笙问陈立果关于a1的研究进行的怎么样。

    陈立果随口道:“不太顺利。”

    秦笙说:“不顺利?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叹了口气,心想还不是白烟楼太难搞——这王八蛋每次研究的时候都要想方设法的语言调戏他。但他又拿白烟楼没啥好的办法,毕竟上面已经放了话,说不要用太过激的手段,毕竟是最珍贵的一个研究体。

    陈立果说:“没什么大事。”

    秦笙抿抿唇,知道他老师大概是不会告诉他关于a1的事情了。

    陈立果没有注意到秦笙的异样,收拾好了东西,就回去休息。

    看了一天的恐怖片,陈立果觉得自己的灵魂强度已经得到了提升。

    陈立果说:“我很强,我根本不怕鬼——啊啊啊啊,为什么窗帘在动啊!”

    系统:“……”

    事实证明,看恐怖片是不会提升胆子的,不但不会,还会让陈立果有更多关于此类东西的联想。以至于陈立果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于是系统就看见陈立果哆哆嗦嗦的脱了衣服,哆哆嗦嗦的进了浴室,一步三回头的模样让系统无话可说。

    陈立果洗澡的时候都不敢看镜子,在头上抹上了洗发露,随便搓了几下就赶紧冲干净。他闭上眼睛时,脑子里全是会不会有个女鬼在自己头上盯着自己的恐怖猜想。

    系统看着他这模样,心想以前就知道陈立果很怂了,没想到陈立果居然能怂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怂货中的战斗机。

    陈立果飞快的冲完头,正准备更加飞快的冲出厕所,就忽的眼前一黑——居然停电了!

    “系统?系统?”陈立果叫了两声,发现系统竟是没有给他回应,他觉得自己离吓尿只有一个女鬼的距离,他道,“你别吓我爸爸!!!到底咋了!!!”

    还是没有回应,陈立果的眼睛完全看不见,只能摸索着往外走,所以当他摸到了某个光滑的身体时,他的心情是崩溃的。

    陈立果:“……”啊啊啊啊啊救命有鬼啊啊啊啊啊。

    被陈立果摸到的人似乎察觉了陈立果的恐惧,竟是直接伸出手,将陈立果搂入了怀里。

    两人都是赤/裸的,肌肤相亲,陈立果开始用力的挣扎:“放开我,你是谁?!”

    那人根本不答,如铁铸一般的手臂死死的抱住陈立果,任由陈立果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接着,便是一个带着浓重欲/望的亲吻,陈立果感到那人的舌头探入了自己的口腔,"yun xi"着自己的舌头,他的氧气一点点的被吸走,整个人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混沌。

    “唔……唔……”陈立果感到自己要窒息了,他开始剧烈的挣扎,想要呼吸新鲜的空气。

    “何教授。”白烟楼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你的味道果然如我想的那般美味。”

    陈立果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立果在系统的叫喊声中缓缓恢复了意识。

    系统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他道:“你没事吧?陈立果?醒醒!”

    陈立果呻/吟了一下,他睁开眼睛,看到了橙色的灯。浴室里的喷头依旧在喷出热水,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逐渐清醒了过来。

    系统说:“你怎么洗着洗着就晕过去了?!”

    陈立果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晕过去了?我晕过去了?!”

    系统说:“对啊,你突然倒在地上,把我吓了一跳。”

    陈立果把水关了,脸色不大好看,他说:“我梦到白烟楼了。”

    系统沉默两秒:“关于二十厘米的内容?”

    陈立果:“……”

    系统说:“还真是?”

    陈立果怒了,他道:“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做春/梦的人吗?我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关心一下我的心理状况?!”

    系统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确是对陈立果太苛刻,于是他换了种关心的语气说:“那你梦到他什么了?”

    陈立果挠了挠头:“我梦到他吻我了……”

    系统:“……”干你爸爸。

    陈立果说:“哎,我不是自愿的啊,哎系儿?统子?统统?你咋不说话啊?”

    系统对陈立果无话可说,并向他扔了个二十厘米。

    用浴巾擦干净了身上的水,陈立果从浴室里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他浑身都还在颤抖——完全是被白烟楼那王八蛋吓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鬼片里的女鬼全部变成八块腹肌,腿长腰细的裸/男,陈立果还会那么害怕鬼片吗?

    嗯,这个问题……很值得思考。

    陈立果第二天就去把白烟楼骂了一顿。

    白烟楼满目无辜,说何教授,我对你做什么了?

    陈立果总不能说我昨天梦到你亲我了,你要对我负责……哦不,是你为什么要来性/骚扰我。所以他只能愤怒的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白烟楼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立果,道:“何教授,该不会你昨天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却非要怪到我身上吧。”

    陈立果冷冷地道:“白烟楼,你给我适可而止!”

    白烟楼笑着伸出舌头,在唇上舔了一圈,他说:“何教授,什么叫适合而止?”

    陈立果气的浑身发抖。

    白烟楼道:“日子还长着呢。”

    陈立果冷笑着道:“你这是在自讨苦吃。”

    白烟楼依旧满不在乎。

    陈立果站起来出去就修改了研究计划——开玩笑,这可是在他的地盘!

    于是下午的时候,白烟楼第一次尝到了电击的滋味。

    但是让陈立果有点不安的是,被电击的时候白烟楼依旧在笑,那笑容让陈立果简直是浑身发毛,仿佛看到了一个灵魂扭曲的变态狂。

    电量已经开到了最大,陈立果还企图往上加的时候,其他研究人员却担忧的说不能加了,如果再加大会电死人的。

    陈立果冷冷道:“电死了算我的。”

    研究人员:“……”

    白烟楼低低的笑着,他冲着陈立果做了个口型,陈立果当时没明白,等到晚上的时候,才发现那口型的意思是:□□你。

    陈立果:现在的试验品,动不动就想搞个大新闻……(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