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潘多拉魔盒(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无法解释眼前景象的系统让陈立果感到的莫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陈立果自己就是研究异能的,那他肯定会觉得自己是看见鬼了。

    但是他现在是个无神论者的科学家,所以只能抛弃了灵异相关的想法,开始思考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实验室的其他人再次进来看到一地狼藉的的时候,均是露出震惊之色,他们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不,那已经说不上是碎玻璃了,因为玻璃碎片几乎都变成了粉末。而何辰忧就站在粉末之中,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基地的材质都是特殊的,异能在一般情况下都无法穿透。可是现在,异能不但穿透了墙壁,还将实验室里的玻璃震成了粉末。

    秦笙走过来紧张的问:“老师,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

    陈立果冷漠的推了推眼镜,道:“把监控调出来。”

    秦笙点点头,赶紧联系安保人员调出监控。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监控录像到了某个时间点就停住了。监视的人员也没有发现异常,等监控的内容再次动起来的时候,却已经是玻璃碎裂后的场景了。

    秦笙看的有点毛骨悚然,他道:“老师,这是……”

    陈立果其实也挺害怕的,他很想对秦笙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很害怕,我还想辞职呜呜呜……

    但坚定的信仰让他忍住了奔腾的内心,反而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道:“这是示威。”

    秦笙眼睛瞪大眼睛,他道:“示威?”

    陈立果道:“没错,示威。”一个强大的异能者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所以使用异能给他们警告。

    秦笙说:“那……”

    陈立果冷笑,他道:“再调几台仪器出去,把研究所附近全部查一下。”

    他们抓捕的这些异能者,全是依靠一种电子的仪器。这种仪器上镶嵌了一种特殊的金属,越靠近异能者,颜色就会越深。

    被抓进研究所里的一部分异能者,在被抓进来之前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特殊的能力。

    秦笙说了句好。

    虽然解决的方案定下了,但陈立果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玻璃上的那个mine字母,他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显然……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当天晚上,陈立果那好的不灵坏的灵的预感就实现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人。

    这些年来,陈立果做过太多的梦了。这些梦大多数都光怪陆离,是不属于陈立果这个名字的梦……

    但现在,他却在梦境里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

    男人很高,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正背对着他。

    陈立果站在他身后,看着男人洗手做汤羹,男人说:“陈立果,你真的是要被我揍。”

    陈立果听到自己的声音:“揍我做什么,我给你做月老,你不该要请我吃饭?”

    男人沉默两秒,然后有些无奈的叹气,他说:“你就这么想赶我走。”

    陈立果也沉默了,他很想说,如果我不赶你走,你会和我住一辈子么?

    不会,不会。

    答案是他早就知道的。

    陈立果慢慢的走过去,他想伸出手,抱住男人劲瘦的腰,但是却怎么都伸不出手。

    男人还在说话,可说的内容却让陈立果的心冷了,他说:“果果,我已经有了想过一辈子的人。”

    陈立果的手收了回来。

    男人说:“那个人就是你。”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才猛然察觉自己在做梦。因为在现实里,男人是不会对他这么说话的。

    陈立果觉得呼吸有点困难,挣扎着想要从梦境里醒来。

    男人似乎察觉了他的想法,轻轻叹息着,他说:“你怎么可以喜欢我喜欢的如此清醒。”

    男人慢慢的转过身,陈立果看到了他的面容。

    这张面容他已经许多许多年未曾见过,本该淡忘。但就算经过了那么多个世界,这张面容却深深的刻入了他的灵魂,他记得太清楚了,以至于在看到的刹那,泪水就流了下来。

    陈立果正欲开口说什么,周围的场景却忽的一变,下一刻自己整个人都仿佛被浸入了冰水之中。

    刺骨的水漫过了口鼻,陈立果开始剧烈的挣扎。周围都是黑色的,他似乎被关在了一个奇怪的容器里……

    突然,冰冷的唇度来的氧气,陈立果像垂死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死死的攀附着面前的人。

    那人度给陈立果几口氧气后,便开始低低的笑,然后凑到了陈立果的耳边,笑着说:“亲爱的,你喜欢我么?”

    陈立果不语。

    那人捏着陈立果的下巴,又细声细语的问了一遍:“你爱我么?”

    陈立果还是不说话。

    他的沉默让那人感到愤怒,他掐着陈立果的颈项的手开始慢慢的用力,看着陈立果痛苦的表情,然后冷冷的说:“时间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

    无法醒来的噩梦,陈立果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这种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待陈立果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秦笙担忧的面容。

    秦笙道:“老师,您没事吧?!”

    陈立果咳嗽几声,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低低的到了句:“我没事。”

    秦笙道:“我一直叫不醒您,就去从护卫那里拿了钥匙……”

    陈立果坐起来,低低道:“我真的没事,你出去吧。”

    秦笙看着陈立果苍白的表情,觉得他的老师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但他知道自己老师的性格,所以欲言又止之后,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转身出去了。

    秦笙出去之后,陈立果开始剧烈的咳嗽。

    他一边咳一边问系统他怎么了。

    系统疑惑的说他似乎是做恶梦了,虽然全身的数值都非常的正常,但是怎么也叫不醒。

    陈立果沉默两秒,哑声道:“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梦里。”

    系统这时才猛地想起一个问题。他可以屏蔽陈立果物理上的痛觉,但是却没办法控制陈立果的梦境。

    如果这个世界有的人的异能就是控制梦境,那么那人在梦里对陈立果做什么他都帮不上忙。

    陈立果拿了干净的衣服,进浴室想要洗个澡。

    系统立刻把这种情况给陈立果说了。

    陈立果冲着头含糊的问:“我还有几个世界能回去?”

    系统说:“两个。”

    陈立果心中一松,仿佛卸掉了一块大石头,他道:“还剩两个?”

    系统说:“对。”

    陈立果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他说:“那就先试试看吧。”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他扮演的是个上位者。可以给命运之女不少的便利,如果就这么放弃,未免有些可惜。

    系统说:“你确定?我感觉不太好。”其实自从圣子的那个世界崩过一次剧情后,他就觉得世界线出了点问题,但是总部说bug已经修复好了……

    陈立果道:“我没事。”

    系统点点头:“不行就撤,别硬撑。”

    陈立果道了句好。

    但是在洗澡的时候,陈立果还是发现了异样。就是他的颈项之上,居然真的出现了被人掐过的青紫痕迹。

    那痕迹就像一个项圈,牢牢的套在陈立果的脖子上面。

    陈立果有点烦,便选了件高领的衬衫,然后将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个。

    秦笙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才看到了他的老师。何辰忧才三十二岁,正是男人最风华正茂的年龄。他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可神态却十分冷漠,无论是在做研究还是在同人相处时,似乎永远都不会露出一个柔和的表情。即便是微笑,也笑的十分公式化。

    今天的何辰忧尤其如此,他将衬衫扣到了最上面一个,外面穿着雪白的研究服,神态语气,比平日时的他更加冷淡。

    “哎,你能跟着何教授研究可真幸福。”其他组的人对着秦笙这般道:“何教授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前途不可限量啊。”

    秦笙笑了笑,没有答话,他大部分时间都为自己有这样的老师而感到自豪,但是偶尔,却会冒出另一种大不敬的想法……

    陈立果没有关心秦笙在想什么,他现在正在研究那个a1的数据。

    事实上如果按照正常的原有世界线,离何辰忧发明出改变身体的药剂还有一段时间。但是陈立果却开始思考他要不要将这个过程提前……

    因为早一天研发出药剂,就意味着这些异能者早一天能脱离实验室。当然,也可能让地球早一天毁灭。

    陈立果这边在研究,那边各种各样的实验还在进行。

    昨天碎掉的玻璃已经再次安了上去。也有安保部门的人员来找陈立果谈了谈,陈立果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具体过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那安保人员听完之后神色凝重,说他们一定会严查这件事,让陈立果不要担心。

    陈立果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何辰忧作为研究所的一级研究人员,享受的自然是最高规格的保护。但显然,这种保护对于异能者而言,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实验室里传来了实验品凄惨的叫声。

    今天实验的内容和昨天差不多,是极限测试。研究人员会根据每一个异能者制定一个相应的数值要求他们达到。

    如果异能者无法达到,研究人员就会使用各种激烈的手段对异能者进行刺激。

    这种实验对于被研究者来说非常残酷,但是效果却很好。异能者的潜能一点点的被逼到极限,同样到极限的还有对研究者的恨意。

    所有的异能者都恨极了陈立果的研究团队,也难怪他们离开这里之后,做的第一件是就是把这个研究所轰成了渣渣。

    “何教授。”突然有人拨打了陈立果的通讯器,陈立果接起来就听到一句:“a1醒了!!”

    陈立果一听,傻了,这a1怎么这会儿醒了。

    他道:“什么时候醒的?!”

    那边道:“刚才——不到一分钟,您快过来吧。”

    陈立果说:“好,我马上过去。”

    秦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见陈立果放下手上的资料,急急忙忙的往外走奇怪道:“老师,你去哪里?”

    陈立果头也不回:“a1醒了。”

    秦笙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不,准确的说听到这个消息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a1的来历未知,即便是以陈立果的权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被搞进研究所的。在进入研究所的时候,他就处于一种植物人的状态。

    虽然有呼吸和心跳,但是完全没有意识。

    研究所里也试图将他刺激醒,但用尽了手段,a1却还是没有反应。

    如此只能作罢,a1成了研究所里的最珍贵的材料。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珍贵的材料,会有突然醒来的一天。

    醒来的a1依旧在巨大的玻璃容器里,只是他的眼睛却睁开了,还有了焦距,似乎正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陈立果说:“数据。”

    有人马上递给了陈立果资料,道:“没有变化。”

    陈立果看了一眼,果真是没有变化,似乎醒着亦或者睡着了,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有人道:“何教授,要不要把他放出来?”

    陈立果没有回答,他走到了玻璃容器边上,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点。

    然后下一刻,陈立果面前的容器就出现了一条裂缝。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陈立果,他道:“昨天,就是你?”

    a1眨了眨眼睛,他的黑发在水中漂浮着,面容完美的就好像一个只有童话里才能见到的王子。听到陈立果的问话,他露出一个轻微的,让陈立果感到浑身发冷的笑容。

    “咔擦。”玻璃完全碎了,营养液喷涌而出,将陈立果整个人都淋湿。

    a1站在了陈立果的面前。十几年的沉睡并没有让他变得虚弱。他的身体依旧完美的像大理石雕刻而成的罗马雕塑。

    他歪了歪头,对着陈立果露出一个笑容。

    陈立果浑身湿透,看见a1的表情,微微瞥了瞥眉。

    “你好。”a1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完美,他说,“你好漂亮,我可以喜欢你么?”

    陈立果:“……”讲道理,被实验体一醒来就表白,他大概是研究所里的第一例了。

    其他人也惊了,全场气氛都凝固了一般。

    最后还是陈立果开了口,他道:“清理一下现场,给他一件衣服。”

    这句话才打破了寂静,所有人的动了起来。

    陈立果看着a1被待下去,直到离开,这人的眼神都没有从陈立果身上离开过,他的表情也格外的露骨,简直就像一头找到了狩猎目标的野兽。

    a1醒来的消息,让整个研究所都爆炸了。

    事实上研究了那么多年,他们也只是从a1身上提取出了可以加强异能的物质——甚至至今都不知道他的异能到底是什么。

    之前就曾经有人断言,说a1如果醒来,绝对可以给研究带来突破性的进展。而现在,这个遥不可及的梦,终于实现了。

    a1醒了,并且身体指数非常的完美,是一个绝佳的研究对象。

    陈立果也很兴奋,毕竟他仔细观察后,发现并不止十八厘米。

    最起码有二十。陈立果和系统讨论的时候说:“有点长的太过分了。”

    系统说:“你可以的你是最棒的。”

    陈立果:“……”

    系统说:“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陈立果说:“准备好了什么?”

    系统温柔的说:“当然是准备好,被他捅穿了。”

    陈立果:“……”

    系统说:“软的时候都有二十,你觉得呢?”

    陈立果:“……”自从系统跟了他,生活阅历就越来越丰富了,真可怕。

    其他人兴奋的点可能和陈立果不太一样,但总而言之,整个研究所都跟过了年似得,大家都非常的高兴。

    当然在高兴之余,却有人开始动其他的心思了。

    被研究的对象只有一个,可研究人员却有很多,陈立果的资历的确够老,但是问题是有背景的人却比他多。

    于是陈立果被上面的人叫过去的时候,一看找他谈话的人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果不其然,那人第一句话就是:“何教授,你是我们都尊重的研究员。”

    陈立果:“……”

    那人下一句就是:“但是a1这个实验体太珍贵了,我们无法只将他交给你一个人。”

    陈立果心想二十厘米够几个人分啊!他道:“你们什么意思。”

    “我们的意思是。”旁边的人淡淡的把话接过去,道,“我们打算为a1单独准备一个研究项目……您当然可以参与其中的,但里面肯定也会有其他研究员。”

    陈立果冷漠的说:“但是之前a1是完全属于我的。”

    那人冷笑道:“那是因为他是个植物人,a1的价值所有人都看到了,何教授,你该不会想独占这份功劳吧?”

    陈立果抿着唇,神色紧绷,他说:“我不同意。”

    他们闻言却笑了,道:“不同意?这件事我们只是通知你,并不是在咨询你的意见。”

    陈立果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临走之时还重重的甩上了门。

    秦笙看到陈立果怒气冲冲的回来,问道:“老师,出什么事了?”

    陈立果冷冷道:“他们想共享a1的研究权。”

    秦笙吸了口气,他也清楚,说是共享,如果这事情真的成了,那陈立果可能连碰都碰不到a1。

    秦笙说:“那怎么办?”

    陈立果说:“怎么办?想这么容易的从我手里抢走a1,他们是在做梦!”

    秦笙第一次看到这么生气的老师,他却莫名的觉得,眼前怒气勃勃的人,多了一分人气。

    秦笙道:“老师,你别急,和他们好好谈一谈,这事情应该会有转机的。”

    陈立果却不愿和秦笙多说,转身就走了。

    秦笙看着陈立果的背影,心里想着不知道他老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结果第二天,陈立果就让他震惊了。

    因为陈立果直接对着上面说,他已经研究出了一种新的药剂,对异能者的改善非常大,但是这种药剂还不完善,如果没有了a1,那研究进程会直接中断。

    当然,听到陈立果这么说,上面的人自然是有点怀疑,说要陈立果演示药剂的功能。

    陈立果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药剂使用在了实验室的异能者身上。

    被使用药剂的异能者当时就把实验室的玻璃震碎了,随后陷入了昏迷之中。陈立果摊着手对怀疑他的人道:“这就是效果。”

    上面的人得到了这个信息,心中的立场便开始动摇。

    毕竟每一次新药剂的研发,都需要漫长的过程,效果还不怎么好。虽然陈立果的药剂看起来有副作用,但是好歹已经寻觅到了方向。

    于是本来已经定下的事情有了转机,a1的研究权依旧是几个人共享,只不过陈立果却成了主导者——这个项目将在他的实验室进行。

    秦笙对于陈立果拿出来的药剂非常惊讶,他说:“老师,你什么时候研究出来的这种药剂?”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每件事都要和你汇报?”

    秦笙哑然。

    陈立果淡淡道:“有时间关心我,倒不如好好看看你的研究内容,你来研究所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和个没长大的孩子似得。”

    秦笙握紧拳头,嘴张了张,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事实上何辰忧没比秦笙大几岁,但在研究领域里,他却已经是元老级的人物了。

    陈立国说完就走,将秦笙一个人留在了实验室。

    秦笙看着陈立果的背影,硬生生的将自己的牙咬出了血。老师,我一定要让你刮目相看——秦笙这么想着,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