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潘多拉魔盒(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是被人活活推醒的。

    推他的似乎花了大力气,见他懵懵懂懂醒来的时候,脸上还带了点庆幸的味道。那人道:“何老师,您没事吧?”

    陈立果一坐起来就觉得头昏眼花,甚至看不清楚眼前的景物,他含糊的说了句没事。

    那人看陈立果的模样也不像没事,赶紧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他,道:“您还是赶紧去睡一会儿吧,都三天没休息了。”

    陈立果没吭声,事实上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在滚筒洗衣机里,被搅来搅去,以至于现在都有一种想要呕吐的*。

    那人见陈立果抿着唇,脸色苍白如纸,表情也十分难看,赶紧道:“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给您找医生,您等会儿!”说完他赶紧跑了出去。

    陈立果趁着这会儿工夫让系统给他下载了这个世界的资料,还问系统自己怎么了。

    系统说没事,你挺好的。

    陈立果听到系统说他没事儿他挺好的,瞬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癌症。

    去找医生的人回来的飞快,那医生给陈立果诊断了一下就说他是劳累过度,让他好好休息。

    那人叹气:“老师都三天没休息了,我让他去睡觉他也不肯。”

    那医生冷淡的说了句:“打一针吧。”

    男人有点犹豫,但看陈立果坐在原地沉默不语的样子,就知道他老师肯定是还没有缓过来,于是干脆道:“打吧!”

    医生闻言直接拿出针管,对着陈立果的手臂就来了一针。

    陈立果感到冰冷的液体注入自己的身体里,然后他啥想法都没有了,整个人直接陷入昏迷状态。

    这一觉睡了足足一天,等陈立果再睁开眼睛,总算没有了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然后系统说:“醒了?”

    陈立果点头。

    系统说:“给你下载资料了,传了啊。”

    陈立果说了句好,一闭眼一睁眼,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

    这个的陈立果名叫何辰优,是研究所的研究员,但他做的研究却十分的特殊。他们研究的对是人体,甚至已经研发出了一些人体改造的药剂和方法。

    当然,除了改造人体的药剂,他们也研究一些比较特殊的东西,比如说——异能。陈立果本来以为异能这种东西只存在在末日或者玄幻的世界背景里,没想到这个世界和他的原世界那么贴合,居然也有异能的存在。

    他们的研究所抓到了许多的异能者,这些异能者拥有的异能大部分都比较鸡肋,什么掰弯勺子啊,什么隔空移物啊,反正属于那种发次功都要休息好几天的。

    命运之女就是其中之一,她的能力是雷电,不过虽然听着挺牛逼的,但是现在的她其实就和一个五号电池差不多,连个手机都充不满……

    陈立果:充不满手机的异能者都是辣鸡。

    系统:……

    但是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因为就是陈立果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居然研究出了一种改造人体的强力药剂,服用下了这种药剂的异能者能力都会大涨。不但能给手机充电了还能电死人了。

    由于这种改变,异能者们都开始蠢蠢欲动。

    故事最后的结局就是这些异能者逃出了研究所,并且将研究所里的药剂洗劫一空,最后正常人类和异能者狠狠的打了一架,把地球毁了一半。

    陈立果被这个结局震惊了,他感觉这个结局给他的感觉就是编剧编不下去就瞎搞了个结尾。

    陈立果:“说真的,他们为什么要毁灭世界?”

    系统说:“可能说因为寂寞吧。”

    陈立果:“……”坏人做坏事都是因为寂寞对吗?

    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都是没有活到世界毁灭的,这姑娘比较惨,逃出去之后就去找了自己的爱人,然后被自己的爱人给卖了,再然后被人围剿死掉。

    看完整个世界发展路线的陈立果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

    陈立果在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之后,就更悲伤了。因为他穿来的这个时间点,就是何辰忧还未研发出药剂的时间点。

    陈立果:“……所以你叫我来是想让我看看地球是怎么炸成烟花的么?”

    系统冷漠的说:“你想多了,原来的何辰忧在那些人出逃的时候就被天花板砸死了。”

    陈立果陷入了迷之沉默。

    就在陈立果沉默的时候,他的学生秦旌在外面咚咚咚的敲门,问老师你醒了吗?

    陈立果说了句醒了。

    秦旌道:“老师,我给你准备了吃的!你醒了就出来吃点吧。”

    陈立果说好。

    秦旌听到声音就走了,其实他想进去看看他老师的情况,但碍于他老师非常不喜欢别人进他的屋子,所以他只好确认完他老师还活着,就转身走了。

    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去厕所里洗了个脸。

    何辰忧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色也略显苍白,和他一身雪白的研究服搭配起来,更是显得冷淡,放在学校里一看就是那种最不好相处的老师。虽然长得是挺好看的,但科也挂的多啊。

    陈立果洗完脸,把眼镜戴了回去。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屋子里出来把他学生给他准备的食物吃了。

    研究所里的食物味道都不太好,但这些研究狂人也不在乎,像何辰忧这样的,简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研究所里窝着,浪费一分钟都觉得是对生命的亵渎。

    陈立果也不好耽搁太久,正在往嘴里塞东西,就听到通讯器响了起来。

    他接起含糊的应了一声。

    通讯器那头紧张的声音传来:“不好了!a1出现问题,你快过来看看!”

    陈立果一听到a1两个字,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出去了。

    a1是他们研究所最特殊的一个实验体,何辰忧研发出的药剂就是从他身上提取出来的。

    这个实验体的外形虽然和人类差不多,但是身体数值却和人类差别很大,也不知道上面是从哪里搞来的这生物。

    陈立果赶到a1所在的房间时,看到所有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凝重。

    房间的中央放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水槽,水槽之中就漂浮着浑身赤/裸,闭着双眼的a1.

    何辰忧的记忆里虽然有关于a1的记忆,但陈立果亲眼看到时还是被震撼了一下,当然,他震撼的内容让系统很想打他。

    因为陈立果这王八蛋说:“卧槽,他怎么那么大啊。”

    系统说:“大?”

    陈立果在心里悄咪咪的用手比了比,然后道:“十八都不止……”

    系统:“……”

    陈立果说:“可以的可以的。”

    系统很想弄死陈立果。

    不亏是最优质的实验体,这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完美的符合了地球人的审美观。陈立果一边感叹,一边开始听其他人汇报情况。

    原来是傍晚的时候,a1的身体情况突然出现了波动,甚至一度停止了呼吸。

    这个最珍贵的实验体如果出了问题,那负责人肯定是要倒霉的,所以负责人赶紧把陈立果叫来了。

    然而等陈立果到这里的时候,却没有检查出什么异样的情况。

    甚至可以说a1的身体状况和他上次离开这里时一模一样。为什么说是一模一样呢,因为这人每分钟的心跳,呼吸频率,脑电波的频率,都是固定的数值——这对于一个地球人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在眼前的不明生物上却实现了。

    所有人都大概知道眼前的男人绝不会是人类,他完美的就像一台机器,而*不过是他寄生的皮囊。

    “哎?!怎么又好了?”负责人满头雾水,他道,“刚才我还以为他要死了!”

    陈立果检查了一下之前异常的数据,也没有理出个所以然来。

    那负责人道:“是不是因为药液的比例不对?何老师您帮我们检查一下吧。”

    陈立果说了句好。

    药液是对的,电压是对的,温度是对的——精密实验室里几乎不可能出现这些低级错误。那又是什么让眼前的实验体突然波动?

    陈立果也找不出原因。

    那负责人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陈立果想了想,道:“这两天让人看紧点,别出什么意外。”

    负责人点头如捣蒜,他道:“好好好,我这两天一定让人看紧点。”这人出了事,谁都不负不起责任。

    陈立果走的时候,往水槽里看了一眼,然而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居然和水槽里的实验体对上眼了。

    那实验体的眼睛是冰蓝色,两人对视不过瞬间,陈立果却感到自己好像被人按住头浸入了极寒的海水里。

    “何老师?”负责人见陈立果突然不动,疑惑道:“你没事吧?”

    陈立果这才猛地回神,再一看去那实验体还是闭着眼,他道:“没……事。”

    “哦,那就好。”负责人碎碎叨叨,道:“您可千万不能出事。”他这话不是在拍马屁,何辰忧十八岁的时候就进到了这个实验室,现在已经在实验室里待了十五年了,可以说是这个实验室最资深的研究员。实验室里很多关键性的技术问题,都是他解决掉的。

    陈立果迟疑道了句:“你刚才有没有看见……”

    负责人说:“什么?”

    陈立果皱起眉又说了句没事。

    刚才那个应该是他的幻觉,因为他突然想起,实验体是个亚洲人,眼睛是黑色的。他对这实验体非常的了解,从身高到体重,甚至记住了他身体的状态的每一个数值。

    难道是太累了么?陈立果取下眼镜捏了捏眼角。

    负责人见陈立果满目疲惫,道:“何老师你是不是累了?累了就去休息吧……我把你叫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他也听说了何辰忧晕倒的事情。

    陈立果点点头,却没说好还是不好。

    负责人以为何辰忧会去休息一会儿,但没想到他一出门就朝着另外一个实验室的方向去了。

    负责人也不好劝什么,只是把他送到了门口,又劝了几句才转身回去,

    其实已经懒习惯了的陈立果是很想回去休息的。但是问题是以何辰忧的角色设定来看,他要是回去休息那就可能瞬间就崩人设了。

    研究所里,除了研究人员和被研究的异能者,剩下的就是守卫。因为研究内容的特殊性,这些守卫也不是一般的保镖,而全部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精英。

    陈立果走过短短一段走廊,就看见好几个拿着枪的。

    把自己研究室的门打开,陈立果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哭泣声。

    有人看到陈立果来了,开口道:“何老师,你来了。”虽然有些人的年龄比何辰忧还要大,但还是愿意叫他一句老师。

    陈立果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老师。”陈立果的大弟子秦笙道:“您感觉好些了么?”

    陈立果说:“我没事。”

    秦笙说:“我们正在做抗压测试,这个实验体的身体素质有点有点糟糕……测评连b都达不到。”

    陈立果扭头看向了玻璃里,那里面有一个女人正在尖叫着哭泣,她一边哭一边企图从椅子上挣扎下来,但是以她的力量来看,想要挣脱束缚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陈立果说:“力量呢?”

    秦笙说:“还不到c?”

    陈立果翻了一下资料,态度冷淡道:“把她移去f区。”

    秦笙听到f区,心中一叹,虽然他早就猜到了他老师的决定,但还是觉得把这么个姑娘弄去f区有点残忍,他犹豫片刻,道:“老师,这人的异能是心灵感应……f区,会不会有点浪费?”

    陈立果看了眼他的学生。

    秦笙被陈立果看的额头冒出了几滴冷汗,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师在研究方面是绝对不肯马虎的。虽然看起来是挺残忍的,但也就是因为足够冷静,才能不断有新的进展。

    秦笙以为自己的提议会被无情的否决,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老师忽然淡淡的吐出一个好字。

    接着,陈立果说:“那你觉得把她放到哪里合适?”

    秦笙试探性的说:“c区可以么?”

    陈立果说:“可以。”

    秦笙还是第一次遇到老师这么好说话的时候,正在心中庆幸,就听到他老师说了下一句话,他老师说:“既然你这么关心她,那她就是你下一个项目了。”

    秦笙:“……”

    陈立果说:“好好干,别给我丢脸。”

    屋子里的姑娘已经被弄晕了,以至于开始不停的呕吐,但她进去之前就被完整的清洗过,所以只能吐出一些酸水。

    陈立果看了眼显示的数据,说了句差不多了。

    其他的实验员有些失望,抱怨说送进来的异能者真是一个不如一个,好不容易来了个心灵感应的特殊异能,哪知道承受能力这么差,能力也不高。

    陈立果听着他们抱怨,心里想怪不得人家异能者最后把地球毁灭了……

    玻璃那头的姑娘,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神志不清,连哭都哭出来。

    陈立果以为这是最后一个实验者,但是没想到两分钟后,他就看到了下一个。

    下一个还有点特殊,居然是命运之女。

    命运之女比那姑娘的精神好了很多,一进来就对陈立果一行人破口大骂,用词之粗暴,语气之愤怒,让陈立果深深的感到了她的战斗力。

    命运之女名叫王研子,原本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是在某一天她发现自己有异能的时候,她的生命轨迹,就突然扭曲了。

    “窝草你们这群狗娘养的贱人,他妈的生孩子浑身都是屁/眼!”这已经算是非常温柔的一种了,只是秦笙还没习惯,脸色有点难看。

    王研子骂道:“长得人模狗样,干的却是畜生的事——啊啊啊啊!!”

    疼痛打断了她的骂声。

    陈立果皱起眉头,他道:“谁让你打开打开关的。”

    控制开关的研究人员干笑道:“何老师……”

    陈立果冷冷道:“你走吧,我的研究室里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那研究人员愣了,似乎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动作会触到何辰忧的逆鳞。

    陈立果道:“我们是做研究的不是让你动私刑的,就因为她骂了你,你就可以随意修改实验的内容?”

    那研究人员赶紧认错,但陈立果却根本不想和他多说什么,直接让守卫把他请了出去。

    在这个实验室里,何辰忧就是有这样的权力,他可以随意的选择自己的研究人员和研究内容。

    那人被赶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一个大男人居然开始哭,然而陈立果却丝毫没有动摇。

    一时间全实验室的人都噤若寒蝉。

    陈立果语气平淡道:“如果不能没有一颗冷静的心,那我还是建议你们早点改行。”

    秦笙呼出了口气,他说:“老师……”

    “秦笙。”陈立果道,“继续试验。”

    这次试验的内容其实算是挺温和的,因为是想测试命运之女的能力极限。

    陈立果直接对着玻璃那头的命运之女说:“不想被电就用心一点。”

    命运之女恨恨的盯着陈立果,简直想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她知道这个人模狗样的研究员是整个研究室的头,如果自己不听他的,那肯定的得不了好果子吃。

    于是咬着牙,王研子还是开始释放雷电。

    但就和陈立果吐槽的一样,她的异能其实非常的弱——充个手机都要费老大的劲儿。

    秦笙一边记录一边和陈立果汇报道:“有效果……”

    陈立果眉头却撇着。

    秦笙心想这姑娘又要遭罪了。

    果不其然,陈立果下一刻就道:“尝试一下c59药剂。”

    下一刻,王研子的手臂就被注入了新的药剂。

    这药剂还是没什么效果,反而王研子变得有点昏昏欲睡。

    陈立果说:“怎么回事?”

    秦笙这才想起什么,他赶紧道:“她之前一直在吃c76……”

    陈立果说:“谁让她吃的?!”

    秦笙干笑道:“这、这我们都是抽签决定……”

    陈立果说:“停了。”c59和c76会起嗜睡反应,王研子的反应在陈立果预料之中。

    既然实验对象都睡了,那就只能先算了。

    陈立果低下头开始思考。

    秦笙也不敢打扰他的老师,一直站在后面,直到有人叫他们吃晚饭,他才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老师,要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么?”

    陈立果摇了摇头。

    秦笙心中微叹,想着还是给他老师带点回来吧。不然这人真的能把自己活活饿死在实验室里。

    实验室里的人都去吃饭了,就剩下陈立果一个。

    他捏着笔正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却忽的有一种自己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

    背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陈立果扭过头问了句谁在那儿。

    空荡荡的实验室里没有人回答陈立果的问题,然而那视线的存在感却越来越强——陈立果身体甚至都开始微微发抖。

    “你是谁?”陈立果道。

    没人回答。

    陈立果皱眉,就在他开始思考,这或许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的时候,陈立果听到一阵轻微的碎裂声。

    他扭头,看到实验室的玻璃上出现了一串串裂痕,那些裂痕组成了一个英文字母:mine。

    我的?这是什么意思。

    还未等陈立果想明白,那连子弹都打不碎的玻璃,就在陈立果的面前刷拉一下变成了粉末,落了一地。

    陈立果毛骨悚然,赶紧找系统剧透。

    系统研究了一会儿,说他剧透不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陈立果哭着说他怕鬼。

    系统深沉的说:“你知道世界上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什么吗?”

    陈立果说:“是不肯给我剧透的系统。”

    系统说:“嘻嘻嘻,你答对了。”

    陈立果:“……”(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