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始社会好(十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的这场发烧来的非常突然。

    毫无征兆一般,他直接被烧迷糊了。

    浮蝶心中焦虑,只能去找了些野生的草药给陈立果喂下。但陈立果的身体和普通的野人比起来到底是太虚了,药喂下去之后几乎是没有什么效果,依旧是烧的满目通红,已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浮蝶没办法,只能不断的用酒来为陈立果擦身体,想要他快点降温。

    他们第一次相遇,就是陈立果因为腰侧的奴隶印记发烧的那一次。浮蝶一边给陈立果喂药,一边在陈立果耳边低低喃喃,让他坚强一点,一定要撑过来。

    陈立果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看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记忆碎片,太多世界的记忆让他甚至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个世界,嘴里也开始说胡话。

    好在这胡话说的不太清楚,不然这大概也算一次崩人设。

    足足烧了七八天,陈立果身上的温度才退了下来。但他整个人都烧脱了形,狼擎好不容易给他养起来的那点肉都全没了。

    陈立果睁开眼睛,感到身下在一起一伏,知道自己应该是在浮蝶的黑蛇背上。

    “知水,你醒了!”浮蝶见到陈立果睁眼,惊喜道,“有没有饿,想不想吃东西?”陈立果昏迷的时候,她只能给他喂食各种蜂蜜水和食物制成的汁液,因为担心,她也好几天没有合眼了。

    “唔……”陈立果虚弱道,“我、我睡了多久?”

    浮蝶说:“七八天了。”她都差点以为,陈立果不会再醒过来了。

    “哦。”陈立果呆呆道,“是有点饿。”

    浮蝶闻言赶紧去给陈立果准备吃的。

    陈立果把食物吃光,看了看周围熟悉的景象,道:“我们回来了?”

    浮蝶微笑着说:“嗯,我们回来了。”

    狼擎死了,浮蝶怕陈立果就这么死在路上,所以飞速往回赶。

    万幸的是小祭司到底是熬了过来,没有死在半路上,不然浮蝶绝不会原谅自己。

    陈立果脑袋还有点木木的,他把东西吃完,休息一会儿后才对着系统道:“我怎么烧了那么久。”

    按理说系统一般不会让宿主生那么久的病的。

    系统闻言道:“要是没有我,你就死了。”陈立果这场病来势汹汹,若不是系统给陈立果改善了体质,那陈立果早就死了——就算没死,他也要变傻子。

    陈立果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颤声道:“我已经开始想狼擎了。”

    系统听到这句话,正欲开口安慰陈立果几句,让他别伤心,却听到陈立果的下一句话是:“他妈的我的屁/股好痒啊!”

    系统:“……”

    陈立果泪流满面:“所以说,没了狼擎,我下半辈子要怎么过。”

    这是个问题,自从狼擎给他屁/股里塞了蛇珠,每隔个十几天就痒得不行。虽说偶尔他会用一些小玩意儿自己解决,但是问题是总不能一直这样啊——那些小玩意儿根本没那么好用。

    陈立果真的后悔了。

    他趴在蛇身体上痛哭流涕。

    系统对陈立果无话可说。

    然而再怎么后悔,他心爱的人形按/摩棒还是永远的离开了他,陈立果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浮蝶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知水。

    她看着知水的模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脑海里升腾起来,这个想法让她的心有点慌,以至于叫出知水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知水。”浮蝶这么叫着。

    陈立果听到浮蝶的叫声,轻轻的应了句。

    浮蝶走过来,将陈立果抱起,这孩子又轻了,瘦的几乎就像是只剩一把骨头。浮蝶心里难受,低低道:“我给你准备了新的住处。”

    陈立果没吭声,由着浮蝶抱着。

    浮蝶心里慌的更厉害了,但她却不敢开口同知水确认,只是抱着他去了住的地方。

    待把知水放到了床上,浮蝶看着他虚弱的样子,终是问了一句:“知水,你是不是喜欢狼擎?”

    知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浮蝶感到仿佛有一桶冰水淋头浇下,她说:“你真的,喜欢狼擎?”

    陈立果淡淡道:“没有,我不喜欢。”

    真的么?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呢?难过的好像连命都不要了。浮蝶终于是笑不出来了。

    陈立果完全没有注意到浮蝶的异样的神情。事实上他觉得自己都要痒疯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狼擎真是个王八蛋,他往陈立果屁屁里面塞珠子的时候,就料到了这一天。就算他不在了,陈立果也绝对不可能轻轻松松的忘了他。

    陈立果哭着对系统说:“我只想要十瓶风油精。”

    系统冷漠的说:“十瓶够么。”

    十瓶肯定是不够的,一想到这里,陈立果哭的更惨了。

    浮蝶放下陈立果后,便匆匆的离开了。在她发现知水在发抖之后,她就没办法继续再在这里待下去。如果知水真的喜欢狼擎,那她大概是做了来到这个世界后最糟糕的一件事。可是为什么会喜欢上呢,知水不该是恨狼擎的么?

    浮蝶脑子有些混乱,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知水时的场景,这个小祭司才被烙上了奴隶的印记,因为发热整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浮蝶看到了他,想起了穿来之前,自己哥哥的模样。也就是因为这些相似之处,让浮蝶对知水特别的看重。

    浮蝶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用叶子裹些烟草。

    她吐出一口气,第一次觉得有些疲惫。

    等痒劲儿过去时,陈立果都已经脱力了,他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说:“狼擎真死了?”

    系统说:“死的透透的。”

    陈立果:“我……”

    系统警惕的说:“金手指已经用了啊。”

    陈立果:“……”爸爸,你为什么那么懂我。

    系统说:“既然狼擎死了,就好好完成任务吧,争取早点到下个世界。”

    他这话说的是十分温柔的,毕竟唯一一个能和陈立果浪的飞起的人已经被陈立果亲手废了,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再也不用看马赛克了?

    陈立果被系统的险恶用心震惊。

    浮蝶收编狼擎部落的事情并不太顺利。那些战士们都被狼擎搞的心高气傲,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自家族长去世的事情。

    浮蝶知道这事情急也没用,于是胡萝卜加大棒,准备一点点的侵蚀。

    陈立果就看着浮蝶的命运完成缓缓的往前涨,终于是八十多快到九十了。

    陈立果和系统都以为,就这么慢慢等,就能等到浮蝶的命运完成度满,然后离开这个世界。

    但显然,他们两个,都太天真了。

    系统说狼擎死了,陈立果就真的认为狼擎死了,所以当骑着滚子的狼擎出现在部落里的时候,陈立果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茫然的看着狼擎,然后被飞奔过来的滚子一口叼起,甩到了狼擎怀里。

    狼擎抱着陈立果冷笑一声:“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陈立果心想,这梦还真是够真实的。

    狼擎说:“说话。”

    陈立果没吭声,怕自己说话就醒了。

    狼擎见陈立果半晌不吭声,直接把他的头扭了过来,重重的吻了下去。

    陈立果这才知道自己居然不是在做梦——梦哪有那么真实,他每次一梦到狼擎就醒了好么!

    陈立果激动不已,说系统,系统你看,狼擎没死!

    系统:“……这不可能!”他那边查数据,狼擎明明就已经没生命特征了,难不成这是金手指使用之后的后遗症?

    陈立果感动的泪流满面。

    系统满脸冷漠的提醒陈立果,说让他先别急着高兴,别忘了狼擎被谁阴了才差点死的。

    陈立果:“……”唉呀妈呀,我他妈就光顾着高兴了,这都忘了。

    系统:“……”

    和陈立果一样震惊的还有浮蝶,她看着完整归来的狼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狼擎冷笑着对她道:“是不是很失望?”

    浮蝶道:“你怎么逃出来的——这不可能——”

    狼擎冷冷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都几个月了,若不是狼擎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浮蝶是绝不可能相信他还活着这件事的。

    狼擎说:“杀了她!”

    滚子就猛地朝着浮蝶扑了过去,浮蝶的黑蛇挡下了这一击。

    陈立果眼看事情不妙,赶紧转身对着狼擎道:“别杀她——狼擎,别杀她,我求你了!”

    狼擎捏着陈立果的下巴,语气里尽是厌恶,他说:“你凭什么求我?”

    陈立果颤声道:“是我想这么做的……是我,是我求浮蝶杀了你。”

    狼擎觉得自己的心脏上面简直就像是被知水的话插了几把利剑,他说:“知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还未等陈立果继续说话,浮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她坐在黑蛇之上,对着狼擎道:“别动知水,他骗你的——是我想杀了你,我逼他做的。”

    狼擎冷笑:“你逼他?”

    浮蝶道:“就是我逼他。”

    狼擎终是松开了陈立果。浮蝶的这话让他心情稍微好受了些,这件事对他最大的打击不是他被人阴了差点死掉,而是知水居然也想杀了他。

    一蛇一猫再次打了起来,只不过和之前一样,黑蛇不是滚子的对手,再加上滚子这次一点也没有留余力,所以很快就把黑蛇打的直不起身。

    最惨的是打斗的地方是在浮蝶的部落,虽然没有伤到人,但是两只巨型坐骑打斗,还是毁坏了不少的建筑。

    浮蝶有些心疼,她最心疼的还是在狼擎怀里默默流泪的知水。如果是她的年代,她很高兴知水可以遇到爱他的人,但狼擎爱知水么?一个奴隶主怎么可能会爱上奴隶!

    战斗越来越激烈,滚子和黑蛇都负了伤。

    陈立果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转身抱住了狼擎,哀求他住手。

    狼擎抓住陈立果的头发,冷笑着问他是不是舍不得了。

    陈立果哭着说都是自己的错,求求他不要杀了浮蝶。

    狼擎说:“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陈立果哽咽道:“怎么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了,求你了。”

    狼擎看着陈立果哭的乱七八糟的脸,心情有点烦。按理说,他被陈立果这么阴,本该是巨怒无比的,可这种愤怒,在他看到哭的满脸是泪痕的小奴隶后,居然的熄灭了大半。但他并不打算表现出来,眼神反而更加的凶恶,他说:“你有什么给我的?”

    陈立果差点说出,我这破烂的身子你就拿去吧。但他知道说出来他大概就穿去下个世界了,所以只能道:“我的灵魂,我的身/体……我的所有……都给你。”

    狼擎冷冷道:“滚子,停手。”

    滚子喵呜一声,似乎有点不乐意,但狼擎都发话了,它也只好暂时放过那只黑长虫。

    黑蛇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都是伤口,浮蝶也心疼,她说:“知水——等我——”

    然而她话还没出口,就被陈立果打断了。

    陈立果对着她道:“别来救我了,浮蝶。”

    浮蝶微微睁大了眼。

    陈立果语气有些忧郁,他说:“浮蝶,忘了我吧,好好活下去。”

    这一次,奇迹般的,浮蝶并不觉得知水说出这句话是因为狼擎的威胁。知水的神态是那么平静,看不出一丝的勉强,他说出的这句话,真的是发自内心。

    浮蝶说:“知水。”

    狼擎已经在叫滚子离开了。

    浮蝶看着二人的背影,泪水第一次夺眶而出,她轻轻的叫着:“知水……”

    狼擎把陈立果带回了部落,第一件事情就是帮陈立果止痒。

    两人脱/光光后,陈立果忽然凑到了狼擎的耳边,低低的喃喃了一句:“你觉不觉得,我身上少了点什么。”

    狼擎盯着陈立果,眼神也在发光,他低头,含住了陈立果的耳坠,含糊的说:“是,少了个漂亮的耳饰。”

    心中的想法在这一刻被证实,陈立果的心中充满了庆幸——狼擎还好没死。

    两人并不敢多做交谈,狼擎吻住陈立果的嘴唇,把自己内心的渴望发泄了出来。

    这一次系统足足看了三天的马赛克,当然,他中途还离开了一会儿去参加了佛学交流会。

    这三天时间陈立果真是觉得格外的漫长。

    前期还好,因为他自己也挺开心的。后面就不行了,狼擎这人想方设法的折腾他,他求饶也没用,最后都喊爸爸了也不管事。

    狼擎是真的在生气,他被陈立果背叛的时候,简直不吝于被人在最柔软的部位捅了一刀。

    而他被藤蔓卷入深坑的那一刻,甚至也在怀疑自己是否能活下来……

    但是到底他还是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要回了他可爱的小祭司。

    陈立果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他轻声的哼着,听到狼擎说等天气再暖和一些,就去给陈立果搞条鲫鱼来吃。

    陈立果颤声说不要。

    狼擎却是冷笑着捏了捏他的腰,道:“不要?这是你能选的,你不过是我的奴隶而已。”

    陈立果泪光盈盈,说求求你别这么对我。

    狼擎说哼,我要你不敢出门去,只当我一个人的奴隶。

    陈立果哽咽不已,但他真的是眼泪都哭干了,狼擎这王八蛋这次是完全没有留手,万花节上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一样样的全部用到了他的身上。

    最后结束时,陈立果身上没有一处没被狼擎碰过。

    狼擎看着他沉沉睡去,伸手捏了捏陈立果的耳坠。

    浮蝶这次受到的打击着实有点大,狼擎的突然归来,将她的计划完全扰乱。

    因为两人打的这一架,部落里的大部分房屋都需要重建,但是这只是个开始——狼擎在回去的第三天,带着一群战士来又和浮蝶打了一架。

    说是打架,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劫掠。

    他们带走了浮蝶部落里大部分的武器,但让浮蝶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动部落里的人。

    狼擎看着浮蝶,满目嘲讽,他说:“你该感谢知水。”

    浮蝶面无表情。

    狼擎说:“若不是他求我,你早就死了。”

    浮蝶抿着唇,整张脸都紧绷起来。她的心情简直乱到了极点,狼擎没有死是很糟糕的事,但最糟糕的,是她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

    她真的能做到么?她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么?她甚至连狼擎都杀不掉……

    狼擎的人走了,留下一地的狼藉。

    其实在来之前,已经有人向狼擎提议,说干脆杀了浮蝶,将她的部落收入囊中。

    但狼擎还是没有做下这样的决定,他说:“浮蝶还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东西。”

    于是陈立果在狼擎部落的人的眼里,就变成了那个祸国殃民的妖人。

    陈立果出门的时候都有人指指点点,说都是因为他才差点害死狼擎,要不是仗着这张好看的脸,狼擎绝不可能那么宠他。

    陈立果听到这些流言蜚语,深深的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是的,他很爽,他对系统说:“都怪我的太好看了,才让狼擎失去了理智。”

    系统;“……”

    陈立果说:“我的美貌果然是罪孽。”

    系统:“……”

    陈立果说:“爸你咋不吭声啊。”

    系统说:“你说什么,我刚才在听佛经没听清楚。”

    陈立果:“……”

    反正狼擎部落的族长是被妖人蛊惑了,他们部落的祭司更是看见陈立果就恨不得冲上来用拐杖揍他。

    陈立果还是表现的那么柔弱楚楚可怜,然后狼擎一回来就开始告状。

    狼擎说谁欺负你了?

    陈立果说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他心眼挺小的,每个欺负他的人都被他记得一清二楚。

    狼擎有点好笑,说好,帮你报仇。

    于是朝着陈立果说闲话的人发现每次一嘲讽陈立果,就会被派出去打猎采集,没有个十天半月是回不来的。

    这种事情多了,大家也就不敢嘲讽陈立果了。

    当然,这个部落的祭司除外,陈立果每次看到他拄着个拐杖朝自己冲过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都是拔腿就跑。

    狼擎问他跑什么,难道连个个老头子都打不过么。

    陈立果说不是打不过,是怕把他打出事儿了。

    狼擎闻言,摸了摸陈立果的脑袋笑了笑。

    浮蝶还不知道自己心爱的知水已经在狼擎的部落里朝着妲己和褒姒的方向发展,在她的记忆力她的知水还是那个清纯不做作的小祭司……

    最近狼擎总是去找浮蝶的麻烦,他们两个部落还有交易,但这合作怎么看都是狼擎给浮蝶的施舍。

    交易的内容就是,狼擎不把他们的部落灭了,但是浮蝶制作所有武器的时候必须有狼擎的人在场,还必须回答狼擎部落派去的人的每一个问题。

    浮蝶一开始也抗议,后来狼擎让又长大了一圈的滚子把她的一个手下含进嘴里,直到浮蝶答应了他的条件,才让滚子吐出来。

    滚子吐出来的时候还有点不太高兴,喵呜了好几声。

    狼擎拍拍它的脑袋说人不好吃,全是骨头,晚上给它抓肉猪吃。

    滚子这才满意了。

    浮蝶看着一猫一人的互动,想到了自己还在养伤的黑蛇,心情更不美妙。

    狼擎还嘲讽她,说自己已经把知水调/教成了没男人就不行的小妖精,让浮蝶赶紧别打知水的主意了。

    浮蝶说:“你放屁,我的知水是最纯洁的!”

    狼擎听了这话心情很是微妙,估计如果系统知道浮蝶是这么想的,那心情大概也和狼擎差不多。

    如果说陈立果是世界上最纯洁的人,那应该世界上就只剩下他一个喘气的生物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