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始社会好(十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一开始天真的以为这次出行,和之前的性质一样。

    然而行程还未开始,命运之女却给了陈立果当头一棒。

    浮蝶来找到了陈立果,然后给陈立果详细的述说了她的计划。这计划非常的详细,看得出是经过精心思考的,她在描述的时候,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

    陈立果却听的头抽着疼,他说:“浮蝶,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浮蝶冷笑道:“不会失败的。”

    陈立果说:“我只担心……”

    浮蝶伸出手,重重的抱住了陈立果,她现在身高一米八几接近一米九,抱一米七几的陈立果跟抱儿子似得,她道:“别怕,就算失败了,你推到我身上来就好。”

    陈立果眼中含泪。

    浮蝶伸手拭去了他的泪水,她道:“我知道你也恨他,所以知水,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陈立果的泪水夺眶而出。

    没错,浮蝶的计划就是趁着这次出行,把狼擎给做掉。看得出她真的是恨透了狼擎了,研发出来的炸药第一个就想要用在他的身上。

    陈立果的泪水是真的,只不过他哭的不是要做了狼擎,而是自己的金手指居然浪费在了狼擎的身上。

    陈立果:“妈的,这笔买卖我亏惨了!”

    系统:“……”

    陈立果说:“这感觉就好像在淘宝上面花大价钱买了一根电/动棒!”

    系统无言以对。

    陈立果颤声道:“结果没用几天,就得亲手把他折了……”他是万万没想到,命运之女对狼擎的恨意如此之深,以至于到了和命运完成度挂钩的地步。

    系统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嘻嘻嘻。”

    陈立果被这三个字刺激到崩溃大哭。

    浮蝶还在安慰陈立果,说别哭了,别害怕,狼擎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杀了他,就能奔小康了……

    陈立果:我不要奔小康啊,我就要原始社会啊!小康社会全是和谐,他压根不喜欢啊!

    陈立果内心的呐喊,浮蝶是无从得知的,所以她以为陈立果的眼泪是害怕和喜悦。

    两人抱在一起,气氛和谐的有点诡异。

    还好这一幕没被狼擎看到,要是看到了说不定陈立果这一趟就不用去了……

    出发的那天,陈立果抱着他的嫩黄色鸡仔没精打采的坐在滚子身上。

    滚子对鸡仔很感兴趣,一直往后瞅,还跃跃欲试的想用舌头舔。

    当然,它的这种渴望最终被狼擎制止了,狼擎坐到了陈立果的身后,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头顶,道:“怎么不高兴?”

    陈立果说:“没有啊。”

    狼擎看着陈立果的模样,从怀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塞到他的嘴里。

    陈立果一尝舔舔的,道:“这什么?”

    狼擎说:“给你找的果子。”他又掏出了几个。

    陈立果发现那果子和普通的水果完全不一样,味道模样都挺像他吃过的水果糖的,在原始社会绝对是稀奇的玩意儿。

    甜味在陈立果的嘴里化开,让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狼擎说:“好吃吗?”

    陈立果点点头。

    狼擎说:“乖,等回来了,我再给你找些。”

    陈立果心想那我估计是没得吃了。

    浮蝶也有了坐骑,不过和狼擎的猫咪滚子不一样,她的坐骑是一条巨蛇,体长比滚子还要长,通体黝黑,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这蛇是她在其他部落缴获的战利品,然后自己辛辛苦苦亲手养大的。

    一蛇一猫,勉强能够和平相处,这两只之前打过几架,都是滚子占的上风。不过按照浮蝶的说法是,等她的蛇长大了,就能把滚子揍趴下。

    陈立果对这种说法保持怀疑的态度,因为看滚子的外貌体征,也是一只还未成年的半大幼猫。

    浮蝶和狼擎领着人从部落出发了。

    有了两只巨大的坐骑护法,队伍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而他们早就探查好了路径,所以便朝着目的地飞速前进。

    这次他们的目标,是一个临海的部落。

    陈立果之前一直以为他们是在内陆,但现在才发现他们离海边并不太远,以滚子的脚程二十多天差不多就到了。

    步行赶路要慢些,大概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海边的部落战斗力非常剽悍,所以浮蝶早已备齐了火药和武器,且和狼擎制定出了周密的计划。

    要做戏,自然要做足。浮蝶不想让狼擎看出破绽——若不是计划的一环一定要让知水帮忙,她甚至都不愿意告诉知水这件事。

    小祭司的心实在是太软了,完全不像这个世界的人,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浮蝶特别看重知水的原因。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祭司是特殊的存在。

    狼擎还不知道自己被自己的小奴隶和浮蝶惦记上了,他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陈立果这两天特别的乖,乖的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狼擎狐疑的问陈立果有没有出去偷汉子。

    陈立果正在撸自己鸟仔绒毛的手一抖,立马道:“没有。”

    狼擎说:“你真的没有?”

    陈立果恨恨道:“你是在侮辱我的灵魂!我、我怎么会取找别的男人!”

    狼擎哦了一声,信了。

    陈立果看着他结实的胸/肌、腹/肌、小臂、大腿……

    狼擎浑身抖了一下,他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陈立果心想我得多看几眼,以后就只能靠记忆力撸/管了,但嘴上却道:“谁看你了,我没看你。”

    狼擎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虽然陈立果不愿意,但还是到了和浮蝶约定的那一日。

    那天,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阴沉沉的天空中飘着小雨,就像陈立果此时的心情。

    浮蝶把一包药递给了陈立果,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低下头亲了一下陈立果的额头,然后她说:“去吧知水,杀了狼擎我们就回家。”

    陈立果:“……”他本来是信心满满的,结果听了浮蝶这句话就觉得自己凶多吉少了。做了xx事就回家的这种死亡flag是随便立的吗?这句话简直就和,我押完这趟镖就金盆洗手;等一切结束后我就回老家结婚——一样都是说完就可以去领便当的台词。

    陈立果的感觉很不妙,他看着浮蝶信任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是要辜负组织的期望了。

    但是革/命是不允许退缩的。

    陈立果抖着手接过了药粉,然后转身离去。

    浮蝶看着陈立果的背影,露出欣慰的表情。

    狼擎正在处理食物,见陈立果回来了随口问了句怎么那么久。

    陈立果说:“有点拉肚子。”

    狼擎闻言皱眉,他道:“拉肚子?不是没有吃其他东西么,你又背着我啃野果了?”他怕陈立果的身体受不了,其他人吃干粮的时候,还要特意为陈立果打猎。

    手上这只鸟就是他为陈立果准备的,肉烤的金黄,正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陈立果说:“没有……”

    狼擎道:“你身体不好,不要随便吃东西。”说着,他把手里的肉递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接过来,撕下一块吃了。

    哦,忘了说,自从复活之后,狼擎的厨艺就蹭蹭见长,虽然做的东西都比较简单,但好歹是不用陈立果亲自做饭了。

    吃着鸡,陈立果有点走神。

    狼擎似乎没有注意到陈立果的异样,而是把自己的干粮也烤了。

    两人吃完饭,狼擎说他要去解决一下,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丛林中。

    陈立果吸了口气,把手里剩下的鸡肉放下,然后拿起狼擎白天贴身背着的包裹,一点点的将浮蝶给他的粉末撒在了上面。

    陈立果做这些的时候心情有点复杂。

    系统见他这模样,道:“怕了?”

    陈立果冷笑:“呵,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就这个我会怕?”他当年做黑帮大佬的时候,可是亲手崩过人的!

    系统说:“你没怕手别抖啊!”陈立果这弱智,手抖的大半药粉都撒在地上了。

    陈立果说:“太刺激了,有点受不了。”

    系统说:“不想杀就别杀。”

    陈立果说:“那任务完成不了啊。”

    系统也不吭声了,浮蝶对狼擎的恨意,任谁都看得出来。如果弄死狼擎,浮蝶的命运完成度估计会前进一大段。

    陈立果到底是撒完了药粉,然后用脚把撒在地上的碾了,他低着头,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想回家了……”

    系统轻轻的叹了口气。

    狼擎出去了很久,天完全暗下来才回来。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株药草,递给陈立果让他吃。

    陈立果说:“这是什么?”

    狼擎说:“止泻的,你不是肚子不舒服么。”在橙色火光的映照下,他的小祭司显得这么好看,让他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小祭司的嘴角。

    小祭司红了脸,这次竟是没有躲开。

    狼擎心中一动,开玩笑道:“想做了?”

    狼擎本以为小祭司会不理睬他,没想到他居然看到小祭司点了点头。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狼擎心中狂喜,但他却压制住了内心的渴望,他道:“还是算了,这几天要赶路,你体力不够用的。”

    陈立果也说不出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失望。

    狼擎伸手把陈立果抱进了怀里,两人睡到滚子身上,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出发的时候,狼擎将那个包裹背到了背上。

    陈立果安静的看着也没有阻止。

    浮蝶趁着狼擎没有注意的时候,朝着陈立果使了个颜色。

    陈立果微微的点了点头。

    浮蝶这才露出笑容。

    陈立果再一次深深感到了浮蝶恨不得狼擎去死的心情……

    狼擎这时候还不知道他被他家小奴隶和浮蝶一起联手算计了,没什么表情的和大部队一起继续赶路。

    今天的路程是要通过一条比较危险的丛林,这丛林里有很多深不见底的大坑,和一些奇怪的植物。

    浮蝶要除掉狼擎,靠的就是这些深坑和植物。

    她给陈立果的那些粉末,是一种植物的雄粉,说是植物但它们却有动物的特点,就是可以行动。而这些植物中的雌花对雄粉极为敏感,只要是察觉到了,就会直接靠近,然后将雄花直接卷走,塞入自己的雌蕊里。

    浮蝶曾经来这里探过路,所以她知道,这些生长在神坑里的植物,在见到身上全是花粉的狼擎时,会出现什么反应。

    在要进入这一段路程的时候,浮蝶强烈要求陈立果去她的坐骑上。

    狼擎自然是不同意,浮蝶却是道:“我就想和知水说说话,你都和他黏了几天了!他又不会逃跑!”

    狼擎说:“不行!”

    浮蝶怒道:“这么黏在一起知水早晚会对你失去兴趣的!”

    狼擎眉头一皱:“知水,你想去么?”

    陈立果终是点了点头。

    狼擎摸摸他的脑袋,叹了句:“去吧。”

    他这话一出,浮蝶就叫她的坐骑凑过来把陈立果接到了那边。

    陈立果在滚子身上是坐狼擎的身前,他以为到了浮蝶那边好歹是坐浮蝶前面了吧,结果没想到浮蝶把他像抱鸡仔似得提了提,然后往身前一放,还喜道:“知水你太小只太可爱了。”

    陈立果:“……”你这么说我我就要不高兴了。

    陈立果到了浮蝶的坐骑上,浮蝶就能放开手脚了,众人缓缓的进入丛林,陈立果的心提了起来。

    陈立果知道浮蝶也在紧张,因为他能感到浮蝶抱住他的力度变大了许多。浮蝶跟在狼擎的身后,看着他一步步进入了丛林深处。

    突变就在刹那之间,只见无数的藤蔓忽的从草丛中拔地而起,朝着狼擎袭了过去。

    狼擎一时不察被裹了个正着,整个人都被腾空捆住。

    浮蝶见状大喜,从她的坐骑身上直接跳起,朝着狼擎跑去。

    狼擎一开始还以为浮蝶是来帮忙的,但当浮蝶冷笑着举起手里的炸药时,狼擎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冷冷道:“你做的?”

    浮蝶大笑,她说:“对啊,我做的,你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

    狼擎说:“知水也知道你的计划?”

    浮蝶扭头看了眼陈立果,她道:“这重要么?你反正都要死了,就让我来送你一程。”她冷冷的瞪着狼擎,然后直接将手里的炸弹朝着狼擎扔了过去。

    这炸弹虽然简陋,但是炸死一个人已是绰绰有余,狼擎再强也不过是个人类,浮蝶有这个自信可以轻松的灭了狼擎。

    狼擎不断的挣扎,然而那些藤蔓却疯了似得禁锢住了他的身体,他的目光穿过了浮蝶,投到了陈立果身上。

    在炸弹爆炸之前,狼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知水,你知道她想杀了我么?”

    陈立果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于是他缓缓的移开的目光。

    狼擎原本亮着的眼眸逐渐暗淡,知水的沉默已经给了她这个问题的答案。

    轰隆一声巨响,烟雾腾起,滚子听觉本来就十分敏锐,被这声音刺激的喵呜一声惨叫,居然直接丢下狼擎拔腿抛开了——

    浮蝶没有去管滚子,她的脸颊也被炸弹的弹片划伤,眼睛却依旧死死盯着狼擎所在的位置。

    跟在狼擎和浮蝶身后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巨大的声响让队伍里升腾起了恐慌的情绪。

    但浮蝶没有急着去安抚队伍,她安静的等着烟雾散去。

    面前的景象逐渐清晰,地上没有尸体,只看到了大片血迹,甚至还能看到一些碎肉。浮蝶弯下腰,捡起了狼擎落下的匕首,她随手把匕首擦了擦,顺手揣到了自己的怀里。

    陈立果是看着狼擎死去的,他的心情有点难以言语,以至于浮蝶回来叫了他好几声,他才缓过神来。

    “知水,知水!”浮蝶见陈立果的模样好似被吓傻了,有点担忧的拍了拍他的脸,她道:“你怎么了?吓着了?”

    陈立果看了眼浮蝶,又看了眼狼擎消失的地方,他说:“狼擎死了?”

    浮蝶说:“嗯。”那一地的鲜血就证明了狼擎绝对是受了重伤,至于尸体,可能是被藤蔓直接拉进深坑里了。受了重伤的狼擎就算没死,身上有花粉的他绝不可能被藤蔓放过的。

    陈立果勉强笑了笑,他说:“好、好突然啊。”

    浮蝶有点心疼这个模样的陈立果,她抱了抱他,说:“一切都过去了,知水,你自由了。”

    陈立果没动,由着浮蝶抱着。

    这时候队伍的慌乱达到了顶点,有狼擎部落里的战士来问浮蝶出了什么事。

    浮蝶冷冷道:“你们没听到刚才的巨响么?那是你们的族长触怒了神灵,被神灵带走的声音!”

    众人哗然。

    有人自然不肯相信,说蝴蝶肯定是在撒谎。

    浮蝶却是道:“撒谎?连我都差点被神迁怒——谁有意见,可以站出来!”

    她话语落下,就有几个战士直接从队伍里站出。

    浮蝶看着神色不逊的几人,冷笑一声,伸手在她的坐骑头上重重一拍。浮蝶的坐骑黑蛇得了命令,竟是伸长了脖子直接将那几个有异议的人全部一口吞了。

    陈立果还坐在黑蛇身上,他是第一次看到浮蝶亲手杀人,浑身直接僵住。

    浮蝶感受到了陈立果的僵硬,她温柔道:“知水,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她对待知水的态度和她对待其他人的态度,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立果勉强笑了笑:“嗯。”

    浮蝶也不想在陈立果面前杀人,但是狼擎死了第一时间立威效果肯定是最好的,她看着噤若寒蝉的其他人,冷漠道:“还有人有意见么?”

    没人说话。

    浮蝶道:“没有意见?那就回程。”

    队伍依旧安静,没有人敢对浮蝶提出异议。这次出征的目的已经达到,浮蝶根本不打算继续往前走。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去接收狼擎的部落。

    浮蝶脑子里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也没有注意陈立果的表情有点难看。浮蝶觉得自己最大的障碍已经扫除了,她把她的只是从狼擎手里救了出来,不用担心知水再被狼擎欺负。她还能接手狼擎的部落,利用那里的战斗力继续开疆扩土……

    陈立果看到浮蝶脑门儿上的命运完成度足足涨了十多点,和他的猜测一模一样。他本该是要高兴的,但却有点笑不出来。脑海里全都都是狼擎死前盯着他的眼神。

    整个队伍悄无声息的赶路,直到到了晚上休息。

    众人坐在火堆旁烤食物的时候,浮蝶才发现陈立果很没精神。

    她道:“知水,你不舒服么?”

    陈立果说:“我还好啊。”

    浮蝶看着他,皱起眉头,伸手探了探他额头。浮蝶的手背一触碰到陈立果的额头,就知道大事不好。

    陈立果的额头滚烫无比,再仔细看看他的面容,整张脸都被烧红了。

    浮蝶惊恐道:“你在发烧!”

    陈立果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哎,对哦。”

    这个时代里,死亡率最高的就是发热了,因为没有有效的药物,只能使用物理降温,然后听天由命。

    特别是陈立果这种莫名其妙的发烧,更是让浮蝶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她赶紧从水袋子里取了水,冰敷在陈立果的额头上。

    陈立果稍微舒服点,轻轻的哼了声。

    浮蝶让陈立果靠在自己的怀里,她摸着陈立果的发丝,忧郁道:“知水,是不是白天吓着你的了?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动手的。”

    陈立果说:“没事,我挺好的。”

    浮蝶说:“但是狼擎已经死了,等回去,我杀了祭司,融了部落,你就是唯一的祭司了。”

    陈立果没吭声。

    浮蝶的神情更难过了,她说:“知水,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陈立果心想,对啊,我为什么,不高兴呢,我应该……很高兴的呀,可是眼泪怎么就——止不住呢。(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