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始社会好(十)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浮蝶虽然厌恶狼擎,到底是没有失去最后一分理智。

    她知道自己打不过狼擎,所以强行压抑下了心中的愤怒,道:“我们可以做笔买卖!”

    狼擎微微挑眉,道:“买卖?”

    “对。”浮蝶冷冷道,她说完这话,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丢向了狼擎。

    狼擎伸手接过匕首,仔细的观摩一番,然后手指在匕首的刀刃上抚了抚,脸色就瞬间变了。

    狼擎平日里使用的全是骨刃,而这匕首却是金属的,锋利度和韧性都还不错,也不知道浮蝶是怎么在这种生产力低下的世界里搞出来的。

    狼擎说:“这是什么?”

    浮蝶道:“想知道,用知水来换吧!”

    狼擎倒也没想到他的小奴隶居然还能这么值钱。制造这匕首的工艺绝不一般,如果能得到,他们部落的实力都会往上提升。

    然而狼擎却淡淡道:“我为什么要同你换?我可以抓住你们部落的人,逼你给我造出这个匕首。”

    浮蝶冷笑,她道:“你该不会以为我只会造匕首吧?”

    狼擎说:“哦?”

    浮蝶说:“这只是冰山一角,我能造出的东西,多得很!”

    狼擎知道浮蝶是在为自己增加筹码,但他却并未多做考虑,而是直接拒绝了浮蝶。

    浮蝶生气道:“你说了他只是你的奴隶,一个奴隶换这么多好东西,这笔买卖为什么不做?!”

    狼擎道:“因为我不高兴。”

    浮蝶几乎要咬碎一口牙。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陈立果却朦朦胧胧的从梦中醒来了。

    他眼神里还带着朦胧的睡意,被狼擎抱进怀里的时候,嘴里低低的哼了哼。

    狼擎用皮包裹了陈立果,抱着他亲亲他的脸。

    陈立果□□在外面的颈项已经告诉了浮蝶,他到底遭遇了什么,浮蝶看着两年黏在一起的画面,一时间有些心浮气躁。

    看着焦躁的浮蝶的表情,狼擎不紧不慢的说:“不过我们可以改变一下交易的内容。”

    浮蝶说:“你说。”

    狼擎道:“你告诉我匕首怎么制作,我每三十天让他回一次你的部落。”

    浮蝶说:“不可能!”

    狼擎冷笑:“那你就可以滚了!”

    二人的争吵之声越发的激烈。陈立果也彻底的醒了。

    他也没想到一醒了就看到浮蝶和狼擎在吵架——不,准确的说是在讨价还价。

    浮蝶一脸“别让老子逮到你,不然老子捅死你。”

    狼擎一脸“你有种就捅死我,不能捅死我就活该被我恶心。”

    两人的表情倒是挺配的,都是一副卧槽我真想让你去死的模样。

    最后吵的天都黑了,陈立果才看到二人达成了协议。

    浮蝶为狼擎提供制造匕首的工艺,陈立果则每隔十六天去浮蝶的部落里一趟。

    就十五天还是十六天问题,两人还争论了很久,陈立果一集泡沫剧都要看完了,才吵出了结果。

    浮蝶被狼擎赶走的时候,眼睛还停留在陈立果的身上,她说:“知水,我等你。”

    陈立果看着她离开,却被狼擎强硬的掰回了脸。

    狼擎冷笑道:“你该不会也在等她吧?”

    陈立果抿唇,不说话。

    狼擎说:“哼!”

    但到底狼擎和浮蝶达成了协议,虽然两边都挺不爽的。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狼擎去把屋子的门关上了。

    陈立果没事情干,就看着狼擎处理猎物。狼擎杀的那条红蛇可是个好东西,皮肉骨都能用。当然,最珍贵的那部分,已经被陈立果的屁股吸收了。陈立果心想这真是暴殄天物。

    因为那场泥石流,狼擎部落元气大伤,他回来的时候直接把企图拍卖陈立果的那群人直接剁了,据说场面极其血腥,但陈立果都没看见。

    原始社会,实力为尊,狼擎只要够强,做什么都是对的。

    不过虽然狼擎喜欢陈立果,但部落里的其他人对陈立果却并不友好。甚至觉得陈立果是个祸害。

    特别是他们部落里的祭司,叽里咕噜的对狼擎说了一段话,大意就是陈立果是灾星,把他留在部落里是要出大事的。

    然而狼擎并不像之前的族长那样尊重祭司,他只是敷衍着,一点没有要送走陈立果的意思。

    浮蝶和狼擎吵架没过几天,陈立果就听系统用一种悚然的语气说:浮蝶受的刺激好像有点严重。

    陈立果说:“咋了?”

    系统说:“她开始研究火药了!”

    陈立果:“……”

    系统说:“啧啧啧。”

    陈立果心想难不成浮蝶还能带着原始人从冷兵器时代走向□□时代么,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冬天在漫长的下雪中过去了。

    狼擎整合了部落,待到来年春天的时候,已经完全确立了族长的位置。

    陈立果的心情却很糟糕,因为狼擎给他屁/股里塞的珠子,出现了另外一个效果。

    每隔十天的晚上,陈立果的屁/股就开始痒,痒的陈立果魂儿都要飞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去找狼擎。

    有一次狼擎还在和人谈事情,就看着陈立果面红耳赤的夹着腿走进来,磨磨蹭蹭的到了他旁边。

    狼擎伸手揽着陈立果的腰,毫不意外的在陈立果身上嗅到了一股子清淡的香气。

    狼擎漫不经心道:“怎么了?”

    陈立果声音抖的厉害,说:“不行了……”

    狼擎说:“客人还在这里呢,别和我撒娇。”

    陈立果眼里全是泪水,看了眼那个客人,两腿已经快要站不住。

    狼擎笑道:“乖,去屋子里等我。”

    陈立果死死咬着嘴唇,没动。

    狼擎故作无奈,他扭头对着客人道:“小奴隶太会撒娇,实在是拿他没办法。”

    把客人看着陈立果的眼神已经直了,笑道:“明白,明白,那我就先走了。”

    狼擎看着他走出去,拉着陈立果的手臂让他坐在自己的怀里,就开始帮他止痒。

    结果浮蝶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陈立果身上虽然盖着毯子,可二人的动作却在告诉浮蝶他们在干什么。

    浮蝶一脚把旁边的椅子踹了个稀巴烂,这声音似乎让陈立果恢复了一点神志,他看着浮蝶,颤声道:“不要……不要看我……”

    狼擎却弄他弄的更厉害了。

    “啊!”小祭司被掐着腰,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掉。

    浮蝶可以转身走出去,但她却没有,不但没有,还硬是将全过程看了下来。

    看到最后陈立果软在了狼擎的怀里,浮蝶握着拳头,指甲将手心掐了个口子。

    狼擎露出餍足之色,问浮蝶道:“有事?”

    浮蝶冷冷道:“我要和你做笔买卖。”

    “什么买卖。”狼擎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抱着陈立果,两人身上盖着皮草,空气里弥漫着麝香的味道,气氛格外的暧昧。

    浮蝶说:“帮我灭一个部落,我要那里的铁矿。”

    狼擎说:“铁矿?”

    浮蝶说:“对,一种非常重要的黑色石头,是制造武器的必需品。”

    狼擎思考片刻,道:“可以。”

    浮蝶露出丝丝兴奋之色。

    狼擎又道:“但是——你们得出一半的人手。”

    浮蝶皱起眉头,她道:“我们最多出十个。”

    狼擎说说:“太少了。”

    浮蝶瞅了狼擎和他怀里的陈立果一眼,道:“你让知水回来住几天我就出一半。”

    狼擎直接说:“你不出一半我就不同意。”

    这两人又开始谈生意,自从陈立果回到狼擎部落里后,他们两人谈生意的次数就直线上升。狼擎部落里有人建议狼擎强行吞并浮蝶的部落,毕竟那里都是女人,但他却一口回绝。

    “和她做交易,好处更多。”这是狼擎的原话。

    也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总觉得这次复活后,狼擎变了许多,如果换做以前的他,估计早就不耐烦的把浮蝶抓了。

    两人最后达成一致,狼擎出三分之二的人,浮蝶出三分之一的人,陈立果可以多在浮蝶的部落里待一天。

    陈立果:“我强烈怀疑浮蝶的梦想是世界和平。”

    系统幽幽的说:“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陈立果说:“我怎么啦。”

    系统说:“你这个不争气的身子。”

    陈立果:“……”

    在浮蝶身上最恐怖的事情是,她灭一个部落,身上的完成度就会涨一点。

    这次也不例外,当浮蝶和狼擎两人出征归来的时候,陈立果才发现她身上实在是变了太多。

    这时候已经是初春了,经过一个冬天的修养,浮蝶身上的伤口几乎全部愈合。

    她神色中仅剩的柔软也因为那一次背叛被剥离,远远看去,倒是和冷厉的狼擎十分般配。

    不过这两人大多数时候都在为陈立果的事情吵架,如果不是狼擎的实力完全压制浮蝶,恐怕打架都有可能。

    这次两人出去的时间不算长,铁矿也搞到了,还带回来了四十多个奴隶。

    浮蝶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挑了两个男人两个女人。

    狼擎说:“你就要这么点?”

    浮蝶说:“嗯。”她不需要部落里有太多人。

    狼擎说:“你们部落里不是只有女人么?要男人做什么?”

    浮蝶瞅了他一眼,淡淡道:“日子过久了,部落里的女人们也想解解馋嘛。”

    陈立果:“……”

    狼擎:“……”

    不得不说,听完这句话的他们,都对浮蝶产生了一丝敬畏之情。

    那两个男人被浮蝶领回去,看到这么多女人还以为是好事。结果一个月后,陈立果去浮蝶部落里看的时候,看到一个人蹲在路边哭。

    另一个女人不耐烦的说他没用。

    陈立果:“……”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自从浮蝶被捅了一刀后,整个人的思想都变了许多。她隐约明白,想要把一个世界从原始社会改变成社会主义社会是不太可能的,既然社会主义不行,那就试试封建社会吧,好歹封建社会里勉强有点人权,好歹算是一种进步。

    陈立果:一看浮蝶就是干大事的。

    同样和浮蝶一起干大事的还有狼擎。

    这两人一人出力,一人出武器,趁着冬天刚过去,其他部落最虚弱的时候,把周围的部落都扫了一圈。

    不过是一个春季的时间,浮蝶的完成度就从二十多升到了六十多。

    背叛浮蝶的那个柿蒂,也被人逮到了。还是狼擎亲自出手的,他把柿蒂送到了浮蝶的面前,很想看看浮蝶会怎么处理这个叛徒。

    柿蒂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求饶说知道自己错了,只是鬼迷心窍,绝不是故意想要背叛浮蝶。

    浮蝶说:“你有孩子了么?”

    柿蒂点头说有了有了。

    浮蝶说:“你选吧,是你死还是你孩子死。”

    柿蒂表情扭曲了一下,然后她几乎是没有犹豫就做了决定,她说:“我想活着。”

    浮蝶轻轻叹了口气,她说:“你真让我失望。”

    然后手一挥,把她交给了手下。

    最后柿蒂被怎么处理的,陈立果不知道。反正柿蒂的孩子浮蝶没有接手,而是送给狼擎的部落了。

    浮蝶不是那种被人捅了一刀差点死掉还会去原谅别人的圣母,柿蒂这种人连孩子都愿意舍弃保命的人,她是不会留下来的。

    第二年万花节的时候,浮蝶带了他们部落一半的人去。

    这些人都是自愿去的,有的是想要个孩子,有的却单纯想男人了。

    原始社会对欲/望放得很开,女人想男人和男人想女人一样不是羞耻的事情,没有道德的束缚,大家对这件事都非常的宽容和坦然。

    狼擎没有带陈立果去。

    虽然他是挺想去的,但奈何部落里的事情太多了,于是委托了几个战士让他们给自己带点好东西。

    陈立果哪里会不知道狼擎嘴里的好东西是什么,气的好几天没狼擎——至于他是生气狼擎不带他去万花节,还是气狼擎托人带礼物回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段时间狼擎对陈立果放的很松,也不给他套链子了,让他随便去浪。

    滚子对陈立果已经是非常的熟悉,相比于狼擎它更喜欢软乎乎的陈立果,于是经常给陈立果带礼物,并且表现出很想舔陈立果的样子。

    陈立果的细皮嫩肉要是被舔一口,那他估计就剩个骨架子了,于是狼擎还得教育它的坐骑,让它不要对陈立果产生非分之想。

    万花节之后,浮蝶部落里多了二十多个孕妇。

    陈立果对原始社会的繁殖能力表示了震惊,然而狼擎摸着陈立果的白肚皮说:“肉肉的,是你背着我也怀上了?”

    陈立果:“……”别闹了大兄弟,那是我的肉,肉!!

    狼擎受了浮蝶部落的刺激,当天晚上格外的努力,陈立果肚子被他浓的鼓起来的时候,他把脸贴上去,亲亲陈立果的肚脐,然后笑道:“终于怀上了。”

    陈立果:“……”滚!!

    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着——这是对于陈立果来说。

    事实上浮蝶和狼擎的日子一点都不平淡,两人把周围的部落扫荡干净后,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更远处的草原。

    他们两个的部落加起来数量不到一千,但战斗力却惊人。一是浮蝶提供了最先进的武器,二是狼擎提供了最强大的战士。

    不过战无不胜却有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那就是打败了那些部落,俘虏回来的奴隶要怎么办呢。

    浮蝶只接手很小一部分的奴隶,狼擎则需要接手大部分。

    但他也不是那种养着人吃闲饭的,有多余的劳动力后干脆开始搞养殖业,让这些人种种土豆啊,红薯啊之类的高产作物。

    狼擎见陈立果每天都特别的闲,就去让滚子给陈立果搞了一颗鸟蛋。

    当然,这鸟蛋已经孵化的差不多了,破壳而出之后,那鸟就认了陈立果当妈妈。

    这个世界的鸟也特别的大,生出来就有头的大小,浑身奶黄色的软毛毛,声音也是清脆的啾啾声。

    于是狼擎的部落里,众人就能看见那个表情高冷的奴隶身后一只奶黄色的鸟一摇一摆的跟在后面。有时候运气好了,还能看见鸟后面还跟了一只巨大的猫咪……

    有一次浮蝶看到了这一幕,激动的把陈立果抱进怀里使劲的□□。

    陈立果被浮蝶抱的差点窒息。

    浮蝶说:“知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没有之一。”

    陈立果道:“可爱?!”

    浮蝶用一种慈爱的眼神看着陈立果,然后理好了他的头发,说:“好好好,知水不可爱,知水最帅了。”

    陈立果:“……”

    浮蝶似乎把陈立果当做孩子来疼了,同样企图做陈立果父母的还有狼擎。

    狼擎一边操陈立果,一边问他爸爸大不大。

    陈立果哭着和系统告状,说爸爸有人想和你争父亲的位置。

    系统冷漠的说:“去吧,反正你都是捡来的。”

    陈立果心中悲伤难忍,流出了哀愁的泪。

    狼擎和浮蝶两人暂时达成了微妙的平衡,这个平衡的中心点就是陈立果。

    陈立果在两个部落间游走,担任着和平大使的职务。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

    陈立果来到原始社会已经三年了,他终于学会了用刀而不是指甲刀剪指甲。

    以前这些事情都是狼擎来的,但是最近狼擎有点忙,所以陈立果就自己动手了。他认认真真的把指甲一点点的削断,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脚趾。

    狼擎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陈立果蹲在床边摆弄他自己的脚。

    狼擎说:“在做什么?”

    陈立果说:“剪指甲。”

    狼擎沉默片刻,他知道陈立果的手指甲都是用牙齿啃的,虽然陈立果都是偷偷摸摸的啃,但还是被他抓到了几次。

    手指甲可以啃,脚趾甲就不行了,所以一般都是他用刀帮陈立果削。

    他走过去,半蹲下来,捏住了陈立果的脚。

    陈立果被他捏的有点痒,嘟囔道:“做什么呢。”

    狼擎看着陈立果白皙的脚背,检查了一下,看见上面确实没有伤口才放开。

    他说:“以后我来,你不要自己动手。”

    陈立果说:“我都十几天没看见你了。”

    他和狼擎现在的关系已经不像是奴隶和主人,虽然狼擎还会叫他小奴隶,但对待他的态度却十分尊重。

    狼擎说:“嗯,浮蝶搞出来了点新东西。”

    陈立果问是什么。

    狼擎的表情有点奇怪,他似乎在找形容词来形容浮蝶搞出来的新玩意儿,纠结许久后,他才到了句:“一种可以爆炸的黑球。”

    陈立果:“……”

    狼擎说:“威力非常大。”

    陈立果知道浮蝶是在研究火药,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能这么迅速的搞出火药制品。所以这姑娘在穿越过来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狼擎说:“我们打算去更远的地方。”

    陈立果哦了一声,他知道他们早就有这个打算。

    狼擎说:“你也和我们一起去。”

    陈立果稍微愣了愣。

    然后狼擎慢条斯理的说:“我和浮蝶都觉得,把你一个人丢在部落里太久,不安全。”

    陈立果说:“为什么不安全,我又不是小孩子。”

    狼擎慢慢道:“怕如果我死在外面,你会去找别的男人。”

    陈立果沉默了,然后他对着系统说:“……系统,他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系统说:“他说的难道不对?”

    陈立果很冷静的说:“当然不对了,他就算不死在外面,我也可能去找别的男人啊。”

    系统:“……”

    狼擎说:“别怪我,我只是不放心。”

    陈立果心想我不怪你,因为你看穿了我龌蹉的灵魂,唉……(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