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始社会好(九)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和狼擎的见面,都是在寂静的午夜。

    狼擎本可以轻易的将陈立果掳走,但他却仿佛爱上了这种和陈立果偷/情的感觉,经常在深夜里来骚扰陈立果。

    陈立果被他按在床上捂着嘴,满脸都是泪水。

    狼擎低低笑着,说怎么,害怕浮蝶听见了么。

    陈立果哽咽一声,近乎绝望道:“放过我吧……”

    狼擎闻言却是道:“放过你,你是我的奴隶,我怎么可能放过你。”说完这话,他折腾陈立果的力度又变得大了些。

    陈立果只好不再说话,只能将自己的嘴捂的更紧。

    浮蝶也发现最近的陈立果有点走神,但她以为是陈立果在担心即将到来的冬天,所以也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冬天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难熬的季节,无法打猎,可以食用的果实也被深雪覆盖,只能日日龟缩在小小的屋子里,艰难的等着寒冷过去。

    浮蝶在附近找了一个山洞,早在夏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让人准备柴火和粮食,为过冬做打算。

    让陈立果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浮蝶居然在这个世界找到了煤炭。

    煤炭对于原始人来说是种很可怕的石头,因为它竟是可以燃烧,简直就像是恶魔的产物。

    然而浮蝶却说煤炭是神赐给他们的,神想让他们利用这种石头制造温暖,度过寒冬。

    现在浮蝶的威望在整个部落里都到达了顶点,她说什么就有人信什么,再加上陈立果这个神棍的配合,大家居然很快就接受了。

    看得出浮蝶是个实干派,她能搞出复合弓这种神奇的东西,就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

    煤炭,陶瓷,肥皂,玻璃,所有穿越者能够制造出的东西都出现在了浮蝶的手里。反观陈立果——简直就是穿越人士中的耻辱。

    陈立果:“那是因为我不能崩人设,要是我能崩人设——”

    系统说:“你会怎么样?”

    陈立果想了想,然后说:“我好像也什么都干不了吼。”玻璃陶瓷不会造,煤炭肥皂找不到,更别说复合弓了,让他弄个反曲弓他估计都要研究半辈子。他穿了这么多辈子,化学方程式早就还给高中老师了。

    但浮蝶的野心,显然不仅限于制造出这些东西。

    陈立果一直以为浮蝶是准备让大家在冬季来到之后聚在一起,然后就这么熬过去,可浮蝶却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

    浮蝶开始和部落里的另一些人讨论袭击另外一个部落的事。

    她们围着火堆,一个个非常有条理的向浮蝶汇报。

    陈立果在旁边听着,才发现这些人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将那个部落的情况探查的一清二楚——想来这也是为什么她们能在狼擎的队伍出事后,飞速赶来救下陈立果的原因。

    浮蝶面无表情的听着,然后用炭笔在一张巨大的叶子上写写画画。

    等到所有人都说完,她就定下了日子,道:“就在初雪的时候吧。”

    众女闻言,脸上竟是都出现了兴奋之色,她们不害怕战争,甚至十分期待。

    那个部落在初雪落下的时候,会举行一个庆祝活动,而那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机会。

    浮蝶又和她们讨论了一些细节和人手的问题。

    最后,她来问陈立果,说初雪大概多久能降下来。

    陈立果看了看系统提供的天气预报,道:“一周后吧。”这里的降温都降的非常快,经常是今天还十多度,第二天就下雪了。

    浮蝶点头,她看向陈立果的眼神和看其他人不太一样,就像在看自己的亲人,她说:“我前几天打了只猎物,让她们给你做件皮子,这天气冷,你身体不好,不要生病了。”

    陈立果无奈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柔弱。”

    浮蝶眼神里笑意更浓,她道:“嗯,我知道,我只是关心你。”她的眼神似乎在透过陈立果看其他人。

    陈立果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浮蝶的好意。

    半个月后,初雪如陈立果预料的那般落下了。

    初雪的第二天早上,浮蝶就带着十几个女人离开了部落。

    陈立果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了丛林里,心中为他们祈祷着。

    目送浮蝶离开的荼丝依旧对陈立果充满了敌意,她这次没有跟着浮蝶出去,见到浮蝶走后,对陈立果道了句:“你不要靠近浮蝶!”

    陈立果看了她一眼。

    荼丝道:“你根本不配喜欢她。”

    陈立果也不知道荼丝为什么对他敌意那么大,或许是嫉妒浮蝶对他的特殊待遇?

    陈立果没有回应,只是抬头看了眼天空。

    好在荼丝并未得寸进尺,说完这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陈立果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心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陈立果的预感从来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他那系统会爱上他的预感就从来没有实现过,但更糟糕的预感实现了——三天后,浮蝶重伤归来。

    她的腹部被人捅了一刀,虽然没有伤到内脏,但伤口却很深。在这种医疗手段极度缺乏的时代里,这种程度的伤几乎就没有治好的先例。

    浮蝶被人抬回来的时候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陈立果焦急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女人恨恨道:“有人背叛了我们。”

    陈立果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一时间也愣了。

    女人道:“柿蒂偷袭了浮蝶,跟着其他部落的人跑了。”

    陈立果知道这时候抓奸细也没有用,他走过去检查了浮蝶的状况后,问系统怎么样。

    系统说:“不太好。”

    陈立果说:“能挺过去么?”

    系统说:“很难。”

    陈立果看着浮蝶,眉头死死皱着,他说:“我们可以去找些草药……”至少系统可以帮忙。

    系统轻声叹气,他道:“可以。”然而到底是冬天来了,他们只能去碰碰运气。

    “我知道什么可以救浮蝶!”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荼丝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说,“你们知道红蛇么?!”

    “红蛇?”有人似乎听过这个名字,她道,“是那种可以让伤口直接愈合的蛇?”

    荼丝说:“对!就是这个!只要抓住它,我们就能救下浮蝶了!我知道哪里有这种蛇——”

    另一个女人颤声道:“可、可是我们能打过它么?”那蛇一向都是传说,就算看见了,也没人会去打它的注意,它太大了,大到让人完全丧失勇气的地步。

    荼丝强笑道:“可以的,只要我们一起去,一定可以的,谁愿意和我一起去?”

    有十几个人举起了手。

    荼丝这才松了口气,她道:“事不宜迟,我们快点上路吧。”

    陈立果也举着手,然而荼丝却无视了他。最后众人准备出发的手,荼丝才对着陈立果说了句:“你留在这里,照顾浮蝶。”

    陈立果说:“我也可以帮忙。”

    荼丝道:“你帮不上什么忙,浮蝶需要人照看,你好好照顾她,等我们回来。”

    陈立果看着荼丝固执的表情,终于是妥协了。

    荼丝带着人离开后,陈立果又去附近找了些草药,勉强维持着浮蝶的生命。

    部落里的气氛非常凝重,甚至都没有人敢大声说话。此时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荼丝身上,希望她能够带回那条有着起死回神效果的红蛇。

    菟丝去了四天,回来的时候,陈立果只看了一眼,就暗道不妙。

    因为众人脸上全是麻木绝望之色,荼丝脸上有伤,正在一个劲的掉眼泪。

    陈立果赶紧过去问她怎么了。

    荼丝哽咽着说:“我们打不过它。”他们的箭支和武器,甚至没有办法在它的皮上留下一个小小的伤口。

    陈立果的心沉了下去。

    荼丝说:“浮蝶呢,怎么样了?”

    陈立果说:“情况很不好。”

    浮蝶已经烧脱形了,腹部的伤口也没有要愈合的迹象,她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若不是还有呼吸,简直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荼丝看着浮蝶的模样,眼泪掉的更厉害。

    看着哭泣的众人,陈立果的脑子里却冒出了另一个想法,他道:“只要得到红蛇就能治愈浮蝶么?”

    荼丝说:“这是唯一的办法。”

    陈立果说:“我去找狼擎。”

    荼丝听到狼擎二字,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道:“你去找狼擎?你疯了?他会杀了你的。”

    陈立果说:“只有他能杀了红蛇。”

    荼丝哑然,的确,以狼擎的实力来说,和红蛇或许真的有一搏之力。但狼擎真的会同意陈立果的请求么?他不会当场击杀陈立果吧!

    荼丝想要劝陈立果别去,但浮蝶的情况却让她说不出口。

    陈立果还是走了,荼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丛林里。这个祭司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像她想象中的柔弱,他或许需要人保护,但他可以保护别人的时候,却也不会退缩。

    陈立果义无反顾的进入了丛林里,往狼擎所在的部落去了。

    这时候天上已经开始飘起片片雪花,陈立果的头上肩上也积了薄薄一层。其实狼擎的部落离这里并不远,陈立果连夜赶路,第二天傍晚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

    他到达狼擎部落时,几乎整个人都被冻僵了,本来就白皙的脸更是没有一丝血色。

    被守卫发现的时候,他差不多已经失去知觉,只能麻木的迈动步子。

    那守卫认识陈立果,立马把他带去见了狼擎。

    狼擎正在和其他人说话,见到守卫抱了个雪人进来,他一看,便立刻认出了那是陈立果。

    “怎么回事?”狼擎这几天都没有去找陈立果,却没想到陈立果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陈立果被狼擎抱在怀里,已经冷透了的身体连说话都那么艰难,他抓着狼擎的衣服,颤声哀求:“救救浮蝶吧。”

    狼擎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

    陈立果说:“求求你救救浮蝶……只要你救了她……什么都好,我什么都愿意做。”

    狼擎冷笑:“什么都愿意做?”

    陈立果绝望的点点头。

    狼擎说:“继续回来当我的奴隶也愿意?”

    陈立果颤声道:“我……愿意。”

    狼擎冷冷道:“好,要我怎么救。”

    陈立果赶紧把红蛇的事情给狼擎说了,狼擎听完之后,就将陈立果反身放到床上,道:“我去,你在这里休息,等我回来。”

    陈立果说好。

    狼擎起身出了门,外面的雪却似乎更大,不过片刻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雪幕之中。

    屋内的火焰温暖了陈立果的身体,他放松下来后,神志也变得有些模糊,闭着眼睛混混沌沌的睡了过去。

    陈立果是被人叫醒的,叫他的人也是个奴隶,表情非常小心翼翼,见到陈立果醒了,道:“大人,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陈立果缓了一会儿,道:“我睡了几天了?”

    那人道:“两、两天了。”其实陈立果连第三天都要睡过去了,守着陈立果的人实在是害怕他睡出事,所以在壮着胆子把陈立果叫醒。

    “吃些吧。”陈立果腹中饥馁,缓声道:“谢谢你了。”

    那奴隶道:“不用不用。”他很快就给陈立果端来了食物。

    陈立果是饿得狠了,也不管味道如何,狼吞虎咽的把食物全部吃光了,那食量把奴隶都吓了一跳。

    吃饱后,陈立果问系统浮蝶情况如何。

    系统说在恢复,情况不错。

    陈立果说:“狼擎已经抓住红蛇了?”

    系统说:“对的。”他没有告诉陈立果,昨天的时候浮蝶差点要死了,但还好狼擎及时赶了过去,在最危机的关头将浮蝶救了下来。

    陈立果一听浮蝶没事了,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他躺在厚厚的皮草里,看着眼前的火堆发呆。

    吃下红蛇后,浮蝶的情况迅速好转,生命体征也彻底的稳定下来。

    陈立果知道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狼擎是在当天晚上的时候回来的。

    陈立果看到屋外一个黑色的人影由远及近,最后走进了屋子,被火光照亮。

    狼擎的身上头上全是雪,他随手用手抹了抹,就朝着陈立果走了过来。

    陈立果有些紧张,身体微微往后缩了缩。

    狼擎低下头,捧住了陈立果的脸,然后吻住陈立果的唇。

    陈立果感到狼擎的嘴唇已经冷透了,他并没有拒绝,任由狼擎的舌头侵/入了他的口腔。

    狼擎伸手死死的抱住了陈立果,恨不得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陈立果呜咽一声,感到狼擎的手按到了他的腰侧——有蓝色莲花花纹的那里,

    “小奴隶。”狼擎说,“你是我的。”

    这种宣告对于祭司来说简直就是羞耻极了,他夹紧了腿,却被狼擎强硬分开。

    狼擎见他羞愧难当的表情,笑道:“都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没有习惯。”

    陈立果咬着唇,浑身都在微微发抖。

    狼擎把他按在床上,从上到下亲了个遍。

    狼擎脱下衣服后,陈立果才发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大部分伤口都已经没有再流血了,也不知是冻的还是自己愈合的。

    那些伤口把陈立果的肌肤摩擦的有些疼,可以看出擎杀红蛇的时候到底有多艰难。

    狼擎看着他的小祭司红了眼圈,泪珠子一颗一颗的落下来。

    狼擎有点无奈,他道:“哭什么。”

    陈立果慢慢的推着他,道:“不要……”

    狼擎闻言动作不停,做好了准备工作后,就进入了陈立果的身体。

    好冰。这是陈立果的第一个感觉,狼擎的肌肤完全是冰的,包括进入他那部分。

    陈立果丝丝的抽着气,狼擎这次却没有怜惜他,直接大开大合的做了起来。

    距离两人上次亲密接触,已经有一个月了,陈立果的眸子有些溃散,被狼擎掌控着节奏。

    狼擎看着陈立果陷入了他制造的漩涡里。

    或许是舒服的狠了,小祭司抽泣着说着不要,连脚趾都蜷缩起来,狼擎根本不予理会,继续把眼前的人吃干抹净。

    最后结束的时候,陈立果很没出息的失/禁了。

    他整个人都有点呆傻,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

    狼擎见陈立果似乎吓傻了,有点怜惜的亲了亲他的耳朵,道:“没事的,乖。”

    “坏了,都怪你,你要把我弄坏了。”小祭司一个劲的哭着,眼神里全是慌张。

    狼擎却在笑,他说:“哭什么,坏了我也要你。”

    小祭司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打嗝,被狼擎拍着后背哄睡着了。

    抱着怀中的小奴隶,狼擎也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睡了一天,等陈立果再次醒来时,系统告诉他浮蝶的身体已经脱险了。

    陈立果这才放下了心,看来自己拥在狼擎身上的这个金手指还是有意义的。

    狼擎感到陈立果醒了,用下巴蹭了蹭陈立果的头顶,道:“醒了?”

    陈立果含糊的应了声。

    结果他刚说完,就感到狼擎某个部位又有了反应。

    陈立果脸瞬间绿了,他可没有狼擎那么强悍的身体素质,再作弄下去,是要死人的。

    狼擎察觉了陈立果身体的僵硬,他笑道:“没事,我这次给你带了好东西。”

    他说完翻身下床,在衣服里翻找了半天,然后翻出了一颗珠子。

    那颗珠子散发着红色的暗光,似乎是从红蛇身上取下来的。

    狼擎说:“这可是个好东西。”

    陈立果懵懵懂懂的看着狼擎靠近他,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口服的,结果被狼擎翻身按在床上,他才反应过来。

    陈立果道:“你、你要做什么!”

    狼擎说:“给你治疗一下。”他说完,把那珠子直接塞进了陈立果的某个部位。

    陈立果啊的一声,就想要挣扎,狼擎却死死的制住了他。

    珠子入/体后,陈立果竟是感到它逐渐融化在了自己的身体里,他瞪着眼睛,满目不可思议。

    狼擎咬了有陈立果的臀/尖,道:“怎么样?”

    陈立果颤声道:“那是什么东西……”

    狼擎道:“红蛇身上的。”

    陈立果:“……”不要什么都往我身体里塞啊大兄弟!

    陈立果很快就感觉那玩意儿在自己身体里起了作用,他身体酸痛的感觉开始减少,然后开始发热。

    狼擎这王八蛋义正言辞的对着控制不住自己用身体摩擦他的陈立果说:“这会儿不能动你,动了就不管用了。”

    陈立果眼泪都下来了,这次不是装的是真哭,他觉得自己魂都要烧没了,特别是某个部位,卧槽,简直比赛风油精还刺激。

    狼擎看着陈立果不断翻滚,最后哭着求他。

    狼擎说;“你自己求的啊。”

    陈立果气的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本来红蛇是给浮蝶准备的,哪想到陈立果也莫名其妙的躺了枪,后来他才知道那是红蛇头顶上的珠子,是一种可以治愈很多伤口和疾病,改变人体质的重要药材。

    没想到狼擎居然如此轻易的用在了他的身上,还选择的是这么不要脸的使用方式。

    于是狼擎就顶着一身伤和陈立果胡乱玩了好几天,直到浮蝶都苏醒过来了,两人才总算消停了。

    陈立果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听着狼擎和其他的奴隶对话,狼擎听说浮蝶来找陈立果,语气冷淡的叫奴隶把浮蝶领进来。

    陈立果脑子还再当机状态,竟是没有反应过来狼擎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浮蝶已经站在狼擎面前了。

    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把知水还给我!”

    狼擎抱着浑浑噩噩的陈立果,冷笑着说:“还给你?知水是我的!”

    浮蝶张口就道:“你放屁!”

    气氛剑拔弩张,两人眼见就要打起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