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始社会好(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狼擎以为自己死了。

    铺天盖地的泥土混杂着污浊的水,从山上涌了下来。

    他用尽了全部力气奔逃,然而却依旧没有抵抗过大自然的力量。当泥土盖到他头上的时候,狼擎脑子里想的却是他的小奴隶——如果他不见了,小奴隶会遭遇什么?会不会被人抢走,会不会被人欺负,会不会……忘了他……

    狼擎的心往下沉着,他的气息逐渐微弱,然而却依旧奋力的挣扎。

    可他的力量在此时太过弱小。

    泥土禁锢了他的身体,石块和各种残骸都在狼擎的身上留下了伤口,他感到氧气一点点的从自己肺部挤出……

    最后狼擎的身体终是不动了。他和泥土融为一体,被深埋在地下。

    这大概就是结束了吧,狼擎有些难过,他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笑容。那张脸他从未见过,但他却莫名其妙的认为,这张脸是小祭司的,是属于他的。

    狼擎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走不到最后了。

    陈立果在纠结之中还是和他家系统做了肮脏的交易。

    系统说:“找到狼擎了。”

    陈立果说:“死了?”

    系统说:“死了。”

    陈立果没想到狼擎真的死了,心想这大兄弟果然不是主角命,他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说:“救吧。”

    系统说:“你确定?”

    陈立果说:“救!”

    系统说:“好。”

    于是他便开始向总部申请,开始试图复活狼擎。

    陈立果这会儿还在屋子里蹲着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

    狼擎的屋子里能被搬走的东西都被搬走了,据说拍卖就在几天后举行。这时似乎大家都忘记了部落里死掉了三十几个强壮战士的事情,部落里没有一丝悲伤的气息,反而对即将到来的拍卖感到兴高采烈。这大概就是原始世界的残酷之处,人们只会记得活人,连悲伤的时间都省去了。

    磨黑骨藤的人换了好几拨,才将陈立果颈项上黑骨藤磨出了一个口子,艰难的斩断。

    这几天陈立果都吃的是土豆和最糟糕的食物,这也让他知道了这个部落里正常情况下,奴隶的生活水平是怎么样的。

    肉是想都别想了,能舔舔主人吃剩的骨头已经是优待。每天还要做非常多的重活,做完了晚上还得暖床。

    陈立果真真切切的感到了什么叫做原始社会没有人/权。

    在被拍卖的前一天,陈立果问系统狼擎怎么样了。

    系统说:“把他的身体恢复需要三天时间。”

    陈立果哭着说:“那我岂不是被卖定了?”

    系统说:“别怕,宝贝,士可杀不可辱,要是你的新主人太丑,我们可以选择死亡。”

    陈立果:“……”

    然而系统却好像给陈立果立了个flag,因为拍卖结束的时候,陈立果的新主人丑到了让人感到震惊的地步。

    据说这人已经玩死了好几个奴隶,他对陈立果觊觎已久,这次几乎是花了所有的积蓄来拍下陈立果。

    他成功拍下之后,便走到陈立果面前嘿嘿一笑,然后猛地拽了拽陈立果颈项上的藤蔓。陈立果被他拽的跌倒在地,他抓住陈立果的脸正想亲,却被陈立果躲开了。

    “你躲什么!”那人非常的不高兴,一巴掌就扇到了陈立果的脸上,打的陈立果的脸歪向了一边,他说,“你以为你还是狼擎的奴隶呢,信不信我就在这里上了你?”

    陈立果浑身瑟瑟发抖,却依旧固执的不肯妥协。

    那些人看到陈立果这模样,冷笑道:“这么倔,行啊。”然后他转过身,对着周遭的战士道,“今天我请客,大家都来尝尝这个奴隶的味道吧。”

    其他人一听,都面带兴奋的围了过来。

    陈立果看着周遭的一切,绝望道:“杀了我吧——”

    那人嗤笑:“你是我大价钱买来的,杀了你?想的美!”说完就要撕扯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低着头,正在和系统商量要怎么死比较好看,却听到撕扯他衣服的人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随后往前倒在了地上。

    陈立果愕然的的抬头,那人身体里喷涌而出的温热鲜血溅了他整张脸。陈立果的脸上带着浓浓的茫然,他竟是看到这人的身后插了一根弓箭,倒在地上已然不会动弹了。

    死了?怎么死的?似乎所有人的反应都和陈立果差不多,都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开始不断有人中箭,不断有人往地上倒去。

    部落里最强壮的三十个战士都死在了泥石流里,这对于整个部落来说简直就是元气大伤。可夺取别人财产的喜悦却让部落里剩下的人忘记了这个事实,他们甚至没有在拍卖的时候往周围放出巡逻的人。

    陈立果亲眼目睹了这场战斗。

    不,这已经说不上是战斗,只能说是一场屠杀。

    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箭支密密匝匝,却又格外的精准,将广场上有战斗能力的人全部射倒在了地上。

    鲜血溅陈立果浑身都是,其他人都尖叫着逃散了,可他的颈项却被拴着,于是只能坐在原地等一切结束。

    万幸的是,射箭的人好像并不准备杀掉陈立果,所以他活了下来。

    陈立果以为袭击他们部落的是其他部落,但他只猜对了一部分,因为这个其他部落,就是浮蝶创造的部落。

    当穿着皮甲的浮蝶和一群女人来收拾战利品的时候,陈立果整个人都傻了。

    浮蝶竟是又长高了,她的皮肤变成了漂亮的古铜色,四肢修长充满充满了力量。光看模样,也知道她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但这不是最让陈立果惊讶的,最让陈立果惊讶的,是她手里拿的弓箭。

    那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一把精致的复合弓。看工艺,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浮蝶走到陈立果的面前,一刀砍掉了捆着陈立果的草藤,她说:“知水,好久不见。”

    陈立果勉强笑了笑:“好久不见。”

    旁边有女人走过来,对着浮蝶道:“族长,这部落里还有一百多个战士。”

    浮蝶说:“都逃走了?”

    女人点点头。

    浮蝶冷冷的说:“不用去追,他们还会回来的,按计划来。”

    女人说好。

    陈立果之前一直听说浮蝶当了族长,但今天亲眼看到,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浮蝶弯下腰,擦了擦他脸上的血迹,温声道:“吓着了吧?走,能站起来么?”

    陈立果说可以,于是站了起来。但他在地上坐的久了,脚有些麻,于是起身的时候,踉跄了几下。

    浮蝶见状,居然直接伸手给了陈立果一个公主抱。

    陈立果:“……”

    浮蝶说:“没关系的知水,你很轻。”

    陈立果:“……”完全没有被安慰到谢谢。

    战场被打扫的很快,尸体被堆到一起,射出的箭支则和各种战利品一起都被回收。

    浮蝶他们似乎不打算在这里久留,收拾好了东西就准备离开。

    然而直到离开的时候,她也没打算把陈立果放下。

    陈立果有点迟疑,他说:“你们要去哪儿?”

    浮蝶说:“回属于我们的部落。”她看向陈立果的眼神里充满了怜爱,这种怜爱让陈立果觉得毛骨悚然……

    陈立果哦了一声。

    浮蝶说:“那里很好,没有奴隶,你可以在那里当一个祭司。”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

    然后浮蝶回头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原部落,冷淡道:“当然,如果你喜欢这里也没关系。等过几天,我们就来把这个部落接管了。”最强大的那三十个人死在了天灾里,此时这个部落是最虚弱的时候。

    浮蝶深谙其道,绝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让陈立果最不明白的,是浮蝶对他的态度,为什么浮蝶会对他那么特殊,就连带他离开这里都愿意亲自来抱……

    后来浮蝶的一句话,给了陈立果答案。

    她说:“我以前有个哥哥长的和你特别像。”

    陈立果:“……”

    浮蝶说:“他死了。”

    陈立果只能对她说节哀。

    然后浮蝶笑眯眯道:“这不是还有你么?”

    陈立果:“……”

    浮蝶的部落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天堂,因为部落里全是女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白的黑的,温柔的火辣的。

    但这里是陈立果的地狱,因为他是个gay,只喜欢男人的gay。

    陈立果:“真觉得自己待在这里是暴殄天物。”

    系统深以为然。

    浮蝶把陈立果带回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表示了惊讶。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这个族长特别讨厌男人,所以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亲自带一个男人回来。不过这男人长得倒是挺可爱的。

    浮蝶说:“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她指了指离她住所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

    陈立果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便应下了。

    浮蝶说:“这里没有奴隶,所有人都是自由的。”这就是她的梦想,她终将会实现它。

    到了浮蝶的部落,陈立果看着部落里的一些东西,几乎肯定浮蝶是穿越过来的了。她制作了很多原始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其中就有几把精致的复合弓。

    这些复合弓最大的优点就是省力,但是组装非常麻烦,还要用到一些金属。

    不过既然已经建造出来,那这些困难想来是已经克服了。

    陈立果有点好奇浮蝶穿过来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浮蝶的部落里还有一些水车之类的先进产物,让陈立果叹为观止,深深的感到了佩服。

    系统说:“这才是穿越的正确姿势。”

    陈立果说:“我摆好了姿势你就让我去下个世界了。”

    系统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一件事。”

    陈立果说:“什么事。”

    系统说:“狼擎复活了,在到处找你。”

    陈立果听到狼擎两个字,后背微微的抖了抖,他颤声道:“他回部落了?”

    系统说:“嗯。”

    陈立果说:“知道浮蝶带走了我?”

    系统说:“对。”

    陈立果严肃的说:“能把金手指收回来吗?我觉得他可能并不需要我的帮助……”

    系统温柔的说:“不行。”

    陈立果当即落下泪来,他实在是很不愿意看见浮蝶和狼擎打架,因为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最重要的是他怀疑浮蝶打不过狼擎。

    陈立果:“要是狼擎把浮蝶打死了——”

    系统说:“我们就可以下个世界见了。”

    陈立果眼前发黑,觉得生命失去了光彩。

    来到浮蝶的部落不过十几天,陈立果却已经见识到了浮蝶的领导能力。她对待其他人的态度并不热切,甚至说的上冷淡,然而其他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敬畏。

    和浮蝶一起离开部落的荼丝,大概是和浮蝶关系比较近的一个人了。她不喜欢陈立果,甚至还因为浮蝶带回陈立果这件事,偷偷在底下生了几天闷气。

    但浮蝶做的决定从来很少更改,所以荼丝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想着这个祭司在这么多女人里会不会经受不住诱惑,破戒然后被浮蝶赶出去。

    不过荼丝的想法似乎是永远不会实现了,因为陈立果很遗憾的只喜欢男人。

    雨季漫长又湿润,陈立果的心也湿的不行。

    他从系统那里得知,狼擎回到部落后,很快的整合了部落里剩下的人,还当上了族长。

    陈立果正在夜观天象,听到这消息震惊了,他说:“浮蝶不是说要把那个部落灭了么?”

    系统痛心疾首说:“去晚了!”

    陈立果&系统:“唉!”

    浮蝶看到陈立果站在空地上抬头看天,走过去对着陈立果说了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最能震撼人们的心灵,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二便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陈立果被这句深沉的名言震撼了,然后他说:“啥?”

    浮蝶:“……”唉,果然不是穿越的。

    陈立果心想别和我对暗号了,我要是对上了就崩人设了。

    浮蝶有点难过,她感到了一种灵魂上的孤独感。

    陈立果要是知道她这么想,大概会说一句:你感到孤独那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天天想要弄死你的系统。

    浮蝶也知道了狼擎回来的消息,她对这个消息非常的重视,研究了很久,还是决定暂时将进攻计划放下。

    荼丝不解道:“为什么要放弃进攻?那个部落里明明就只剩下一点战斗力了。”

    浮蝶道:“因为狼擎一个人就够对付我们了。”

    荼丝茫然道:“一个人就对付我们?可是我们有那么多人……”

    浮蝶冷笑道:“给你十个人,你能打过狼擎?”

    荼丝咬了咬唇。

    浮蝶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她道:“行了,就这样吧。”

    陈立果对浮蝶说的深有体会,因为狼擎的战斗力绝对是爆表——特别是被系统复活后。

    系统这王八蛋还特别体贴的告诉他,说他复活之后狼擎的身体素质变强了,这次被泥石流盖住都不会死。

    陈立果只能天天祈求上天保佑不要让他再落到狼擎手里了。

    在浮蝶的部落里,陈立果的工作就是天气预告,好在他有系统,连第二天多少度都能报出来。

    系统说:“明天二十到二十四度,大雨。”

    陈立果和浮蝶说明天要下雨。

    浮蝶看了看满天繁星,眼神里有些好奇,她道:“你真的能从云层里看出明天的天气?”她一直不太相信这种东西,但每次陈立果预测的内容都是准确的,次数多了,她也不得不信了。

    陈立果深沉的说:“我有自己的信仰。”

    浮蝶点点头,露出一丝敬佩之色。

    陈立果基本也就靠这个来装装逼了,除了预告天气之外,他就是一只可怜的咸鱼。

    咸鱼陈立果天天祈祷不要遇到狼擎,然而祈祷如果有用的话,陈立果早就和系统分家了。

    所以该遇到的事情逃不掉,陈立果在某天晚上,看到了狼擎。

    当他从睡梦中睁开眼,看见自己面前站了个黑色人影的时候,他差点大叫出声。

    然而他的嘴却被死死的捂住,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狼擎的声传来,他说:“小奴隶,逃跑了那么久,是不是该回家了。”他的声音低低哑哑,让陈立果听了骨头都酥了。

    但这时候显然不是被美□□惑的时候,陈立果不住的挣扎,却被狼擎轻轻松松的捆住手脚。

    狼擎说:“在这里过的好不好?”

    陈立果轻轻的呜咽着。

    狼擎说:“不要发出声音……如果你不想看我我把她们全都杀了。”能潜入陈立果身边,自然能潜入浮蝶那里,虽然可能会有点麻烦,但如果狼擎铁了心要杀了浮蝶,那也大概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陈立果感到狼擎捂住他的嘴松开了,他哽咽几声,语气里带了点绝望的味道,他道:“你、你要做什么?”

    狼擎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吻住了陈立果。他的这个吻有点粗暴,就好像要发泄心中等待太久的愤懑一般。

    狼擎说:“你猜我要做什么。”

    陈立果浑身发抖。

    狼擎说:“当然是就在这里侵犯你,浮蝶就在你旁边,却不知道你正在被我操。”

    陈立果哽咽一声,他道:“你、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是你的奴隶了,我不是……”

    狼擎说:“你永远都是我的奴隶。”

    他慢慢褪去了陈立果的衣物,然后进入了他。

    陈立果低低的啜泣着,他害怕惊醒就在不远处酣睡的浮蝶,可是狼擎却一点都不留情面。

    到最后他只能用自己的手捂住嘴,才能勉强不发出声音。

    这一晚上对于知水来说,应该是非常难熬的。但对于陈立果,却是爽的魂都飞了。

    第二天狼擎走的时候,陈立果的衣服又回到了身上,只是他红肿的嘴唇和满脸泪痕,却告诉别人昨晚发生了什么。

    狼擎没有在陈立果□□出的地方留下痕迹,但只要陈立果脱下衣服,就会看到那些肌肤上全是狼擎的印记。

    第二天,陈立果寻了个偏僻的角落补了一天的觉。直到天色暗下来,他才回了部落。

    浮蝶问他去哪里了。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说自己随便去其他地方走了走。

    浮蝶若有所思,她道:“是么?记得早点回来,晚上这边不安全。”

    陈立果点头称好。

    长的似乎没有尽头的雨季终于要结束了。

    秋天意味着丰富的食物和即将来临的冬季。

    浮蝶将整个部落安排的井井有条,有的人去采摘,有的人去打猎,有的人则开始编织冬季要使用的衣物。

    陈立果作为部落里的祭司,依旧是最清闲的。

    浮蝶也不打算让他干重活,毕竟从陈立果的身板上看来,他的力气估计还不如部落里的一些女人大。

    不过他这么闲也没人有意见,因为陈立果真的可以很准的预测天气——这对于原始社会的人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被神眷顾的人,受到其他人的另眼相待是正常的事。

    部落里一开始不愿意接受陈立果的人也逐渐开始习惯他的存在。

    浮蝶看着天气渐渐凉下来,说着冬天要来了。

    陈立果说:“会不会很难熬?”

    浮蝶闻言,却笑了笑,她头上的进度条缓缓的往前推进了一点,然后她说:“是很难熬,但更多的是期待。”

    冬天的时候,一些奴隶会被赶出他们的部落,而浮蝶的部落,就是依靠这些人建立起来的。

    陈立果对浮蝶的敬佩又深了点,他觉得这女人,真是个干大事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