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始社会好(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浮蝶似乎全然不明白,为什么陈立果为什么会这么说——直到站在她身后的狼擎,冷冷开了口。

    他说:“浮蝶,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浮蝶表情一变,回头便看到了狼擎。

    狼擎手里提着猎物,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浓浓的戾气。浮蝶丝毫不怀疑,他随时可能对自己发起进攻。

    若是以前的浮蝶,或许会因为狼擎的威胁退让,但今天她却没有,不但没有还带着嘲讽的表情对着狼擎道:“你以为杀了我,就能得到知水了?”

    狼擎的目光从浮蝶身上移到了陈立果的身上,他冷冷道:“奴隶,告诉她,你要不要跟她走。”

    他的语气是那般的冰冷,让陈立果不由的想到了被狠狠调/教的十几天,他从狼擎的眼神里看到了决绝的味道——毫无疑问,如果他答应了浮蝶,那么狼擎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浮蝶,你走吧。”陈立果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哀求的味道,他说:“走吧。”

    浮蝶手握成拳头,几乎要把牙齿咬碎,她恨恨道:“知水,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狼擎听到这话,直接将手里的匕首掷向了浮蝶,浮蝶虽然及时躲闪,但还是被那匕首划出了一条伤口。在划伤了浮蝶之后,那匕首直接没入地下几寸,只留了一柄把手在外面。

    浮蝶看了那匕首一眼,不再犹豫,转身就走。

    陈立果盯着她的背影,眼里透出几分忧郁。

    狼擎走到了陈立果的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会和她走么?”

    陈立果的眸子有些躲闪,没有回答狼擎的话。

    狼擎伸手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他道:“说话。”

    “当然。”陈立果的语气有些虚弱,狼擎的气息是那么强烈,让他即便是说出内心的渴望,也显得有些瑟缩。他到底是被狼擎折腾怕了。

    狼擎一点点的把手上的鲜血抹在了陈立果的脸颊上,他说:“我真想在这里杀了你。”

    陈立果浑身一紧,他感觉得到,狼擎是认真的。

    然后狼擎说:“记住,若是你再和她说话,就在全部落的人面前□□,让你知道你到底属于谁。”

    陈立果喉咙发干,缓缓的垂了头。

    狼擎说:“记住了么?”

    陈立果终是点了点脑袋,示意自己记住了。

    然而当天晚上,狼擎还是把陈立果折腾了一顿,陈立果一边哭一边求饶,狼擎也不曾放过他,直到他彻底的昏过去。

    陈立果本以为浮蝶回到部落这件事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插曲,但是没想到,这件事却只是一个开始。

    陈立果这几天都没有被允许出门,狼擎也没有出去打猎。

    那天见天气不错,狼擎便允许陈立果出去走一会儿。

    狼擎走在陈立果的身后,手里牵着一根绳索。这种情况在部落里并不少见,其实作为主人的狼擎,和其他人比起来,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他只收了一个奴隶,还把这个奴隶养的白白胖胖,穿的吃的,比部落里的战士们还要好。

    陈立果和狼擎走到了部落的广场,看到一群人聚集在那里。

    说是广场,其实就是一块用来举行活动的平地罢了。这里这么多人,估计差不多整个部落的人都来的了。

    前面的人挡住了陈立果的视线,让他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狼擎注意到了他的好奇,他淡淡到了句:“荼丝被抓住了。”

    陈立果一愣:“抓住?”

    狼擎说:“她想带走部落里的其他女人。”——做的是和浮蝶一样的事。

    陈立果道:“那她会被什么样?”

    狼擎的语气懒懒散散,道:“她现在已经不是部落里的人,她的战士要将她拍卖出去。”

    陈立果瞪了眼睛,他说:“可是荼丝是女人——”

    狼擎说:“在部落里,犯了重罪的都是奴隶。”

    陈立果看不见里面,只能听到荼丝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哭泣声。他对这个妹子的印象一般般,但见到如此粗暴的场景,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当时狼擎没有给浮蝶留面子,那她是不是也会被作为奴隶拍卖?

    见到这个世界全貌的陈立果,再次加深了对这个原始世界有多么残酷的认知。

    狼擎说:“怎么,你想看?”

    陈立果勉强的笑了笑,他道:“不,我们回去吧。”

    狼擎冷冷道:“你应该感谢我。”他说着,重重的摩挲了一下陈立果的腰侧。

    陈立果脸上挂上了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道:“谢谢主人。”

    狼擎闻言,这才有些满意了,他低下头,吻住了陈立果的嘴唇。

    陈立果根本无法拒绝,狼擎的吻带着点粗暴的味道,他的吻技已经比他们第一次接吻时好了太多太多——全是在陈立果身上练出来的。

    陈立果被他吻的浑身发软,被迫靠在了狼擎的怀里。

    直到陈立果站都站不住了,狼擎才松开他。

    陈立果喘了好几口气,缓过来之后,发现周围人的目光已经投到了他和狼擎的身上。有男有女,有的在看他,有的在看狼擎。

    在没有道德约束的世界里,这些人的目光都十分露骨,甚至有个战士主动走了过来,道:“狼擎,你愿意把你的奴隶借给我玩几天么?”

    狼擎没说话。

    那战士道:“我愿意出个好价钱——几天就行了。”他说完就看向了陈立果,这个奴隶实在是太诱人了,光看着两人接吻,他的身体就已经有了反应。

    狼擎闻言却是淡淡道:“什么价钱?”

    陈立果没想到他没有一口回绝,居然问起了价钱,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那战士舔了舔嘴唇,他说:“十个骨币怎么样?”——的确是个好价钱了,十个骨币,已经足以购买三个上等奴隶。但他却出了这个价格来购买小祭司的几天。

    毫无疑问,如果这笔买卖真的成了,那小祭司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地狱里度过。

    狼擎捏了捏陈立果的腰,他道:“知水,去么?”

    “不、不……”陈立果颤声道,“主人,不要让我去,求你了。”

    狼擎冷笑着说:“你之前还想跟着别人走呢,这下能如愿,不是很好?”

    陈立果死死咬着嘴唇,绝望道:“我知道错了,主人,我知道错了,不要这么对我……”

    那战士有点迫不及待了,这小祭司不情愿的模样也是如此诱人,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他在床上的风/情。

    然而本以为狼擎会答应这笔买卖的战士,却注定要失望了。

    狼擎淡淡道:“我的小奴隶不愿意,这买卖恐怕是做不成了。”

    战士道:“狼擎——我还愿意加钱。”

    狼擎道:“我缺钱?”

    战士无言,这倒也是,狼擎毫无疑问是他们部落里最富有的那个战士。不然也不会花大价钱买下这么一个奴隶。

    陈立果的腰被狼擎不轻不重的捏着,他的脸上浮着薄红,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战士走后,狼擎才低头对着陈立果道:“看到了么?没有我的庇护,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陈立果缓缓点头,眼里已经开始积蓄泪水。

    狼擎看着陈立果这模样,心情总算是好了许多,他正准备带着陈立果回去,却听到人群里发出一阵骚动。

    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在人群里响了起来,她说:“我打过你,你就让她和我走对不对?”

    是浮蝶的声音!陈立果对几天前才听过的这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他悚然道:“系统,浮蝶要和男人打架?”

    系统说:“对啊。”

    陈立果说:“能打赢么?”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正在分析数据,然后道:“可以。”

    陈立果目瞪口呆,他道:“可以打赢?”

    系统说:“对啊。”

    陈立果有点不信,拥有荼丝的那个战士陈立果是见过的,比狼擎瘦弱不到哪里去。虽然没有狼擎那么强,但已经算部落里比较厉害的战士了。

    陈立果还在和系统说话,广场上的两人却已经打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因为打斗的两人变得有些松散,陈立果也透过缝隙隐约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浮蝶真的在和那个战士战斗,才几天时间,她便把一头黑色长发剪成了利落的短发,身上穿的也是只有战士才会穿的皮甲。

    那战士态度有点敷衍,似乎是觉得作为一个女人的浮蝶根本和他没有一战之力。

    抓着这样的机会,浮蝶直接猛攻过去,她修长的腿部充满了力量,陈立果甚至看到她踏在土地上硬是将土地踏出了深深的印子。

    轻敌是要付出代价的,特别是轻视浮蝶这样的敌人。

    战斗开始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当浮蝶一个飞踹踹到那个战士的胸膛上,将那个战士踹晕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发出了抽气的声音——包括陈立果。

    陈立果:“卧槽!太帅了!”

    系统幽幽的说:“对啊,比你强多了。”

    陈立果:“……你有本事给我换具身体?”

    系统说:“爸爸有本事会生出你这么个儿子?”

    陈立果:“……”这辣鸡系统。

    战士晕了过去,便代表着战斗的结束,浮蝶的脚踏在他的身上,对着周围围观的人冷冷道:“现在荼丝是我的奴隶了,我想要带走她,或者怎么处理她,都是我的事。”

    部落里是有这样的规定的,你可以用武力抢夺其他人的奴隶,但是这种人一般都会被部落里的所有人厌弃——浮蝶也不在乎这个。

    “你是个女人,怎么能拥有奴隶?!”有其他人站了出来,言语神态都对浮蝶充满了轻视和敌意。

    浮蝶闻言冷笑,然后踹了一脚那个战士,道:“他连女人也打不过,就有资格拥有奴隶?”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浮蝶也懒得管他们,走过去捆住荼丝的绳索,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荼丝缩在浮蝶的怀里,轻轻的抽泣着。

    浮蝶扭头看了一眼人群,她的目光穿过了许多人,最终停留在了陈立果身上。

    然后陈立果看见她动了动唇——没有声音,只能看到唇形,她说:“知水,等我回来。”

    陈立果感到狼擎握着他腰的手突然用了力。

    陈立果:“……”围观全程的陈先生表示自己都躲到地窖里还是被流弹打中了。

    浮蝶似乎和狼擎对视了一下,就转身带着荼丝离开了部落。

    看着二人远去,陈立果听到自己身侧的狼擎发出一声冷笑。

    狼擎说:“怎么?舍不得她走?”

    陈立果:“……”大兄弟我什么话也没说啊!

    狼擎说:“说话!”

    陈立果颤声道:“没有……”

    狼擎道:“我以前倒是不知道,你和她的关系那么好。”

    陈立果也不知道为什么浮蝶会那么看重自己,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长得特别好看?

    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询问浮蝶的话,似乎是得不到解答了。

    看着面前的人群散去,狼擎也带着陈立果回了家。

    由于浮蝶的刺激,陈立果又被狼擎一顿折腾。

    狼擎咬着陈立果的颈项,他说:“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和她走——你自己应该清楚是什么下场。”

    陈立果呜呜的哭着,泪水一直往下淌,他叫主人也不管用,看来浮蝶是真的把狼擎刺激狠了。

    狼擎说:“我下次再看见她,就亲手杀了她。”他的神态和语气都在告诉陈立果,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打算弄死浮蝶。

    于是陈立果只能在心中祈祷,祈祷浮蝶不要再出现,至少现在别出现。

    浮蝶在救出荼丝之后,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陈立果只能隐约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一些关于浮蝶只言片语的消息。

    有的人说她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部落,有的人说打猎的时候看见她在捕捉巨大的猛象,有的人说她现在能打得过他们部落里最优秀的战士,有的人却说她是被神遗弃的存在。

    这些消息大多零碎不堪,陈立果也不敢去特意打听,于是只能知道个大概。

    浮蝶对于狼擎来说是个敏感字眼,如果让他知道陈立果特意打听她,那陈立果肯定是回家就挨一顿操。

    不过现在小祭司的身体,已经早已不像当初那般生涩,他全然习惯了狼擎对他做的事,甚至还会自己分泌液体。

    这倒也方便了狼擎,无论在哪里拉着陈立果就能来一次。

    这个世界的夏天最高温也不过二十多度,很适合晒太阳。

    狼擎这几天出去打猎的地方远了点,于是便把滚子唤出来,守着陈立果。

    陈立果见天气不错,翻身爬上了滚子的身体,然后把长长的毛整理一下,躺在上面开始睡觉。滚子也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一大一小睡的格外酣甜。

    睡着睡着,天却突然阴了,滚子呼噜呼噜几声,陈立果这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含糊道:“怎么了。”

    滚子喵呜喵呜几声。

    陈立果抬头看了看天,道:“要下雨了?”

    滚子扭头含住陈立果的衣服,把他从自己的背上叼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门边,示意他进屋。

    陈立果伸手拍了拍滚子的头,道:“去躲雨吧,我进屋子了。”

    滚子蹭了蹭陈立果的手,转身跑走了。

    陈立果刚进屋子没多久,一场大雨落了下来。

    陈立果知道这个世界夏天的雨水十分充沛,但他没想到会充沛到这个地步。

    这场雨一下,竟是直接下了足足七八天。

    还好狼擎家的地势比较高,倒也没有被水淹没的危险,但是外出打猎的战士却遭遇了更加糟糕的事。

    出去三十多个人,回来的却只有四个,还都受了伤,带回来的消息说遇到了一场滑坡,剩下的人都被埋了。

    陈立果一听心就悬了起来,因为狼擎也没有回来。

    其实放在原始社会里,狼擎这个主人已经算对陈立果不错了,虽然对陈立果身体索求甚多,但并没有要求陈立果干什么粗活重活,吃的穿的给陈立果的都是最好的。

    雨一直下,陈立果的心情和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

    陈立果吃了口土豆,道:“狼擎不会真的死了吧。”

    系统说:“我哪儿知道。”他只能探查和命运之女有关的人的信息,狼擎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在原世界浮蝶的命运里,只能算个路人甲。

    陈立果叹了口气:“世事无常啊!”

    系统:“……”为什么感觉你下一句话就是我又要找新的饭票了。

    雨幕让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如此模糊,陈立果蹲在门口当望夫石。

    他心想着雨停了,狼擎说不定就回来了,然而七八天过去,天边泛起晴云,他都没有看见狼擎的身影。

    陈立果莫名的有点难过,心想这大兄弟估计是回不来了。

    家里的土豆已经差不多吃完,颈项上的藤蔓却怎么都磨不开,陈立果逃也逃不掉,只能在家里继续等待。

    又过了两天,在陈立果以为自己会被饿死在家里的时候,终于有人上门来了。

    不过来人不是狼擎,而是陈立果不认识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一进屋子就看到了缩在床上的陈立果,其中一人开口道:“狼擎回不来了,他的奴隶也可以充公了吧。”

    另外一个人搭腔:“对,还有这间屋子。”

    狼擎的奴隶和屋子都是整个部落最好的,他在的时候没人敢动,现在死了,自然被不少人觊觎。

    陈立果还未说话,有个人便上前想要砍断陈立果颈项上的藤蔓。

    然而他砍了十几下,那藤蔓都没有露出一点破损,那人也有点郁闷,道:“这是什么藤?怎么砍不断。”

    其他的人看了看,有识货的惊讶道:“这不是黑骨藤么?”

    屋子里顿时寂静下来。

    陈立果不知道,其他人却很清楚,黑骨藤是一种特别珍贵的藤蔓,材质非常的坚韧,以他们的力量想要砍断恐怕也要花个三四天的时间。

    而黑骨藤附近都会盘踞着大量的毒蛇——至今从未有人取到过完整的黑骨藤,他们看到这藤蔓才发现狼擎的实力居然高到了这种地步。

    一时间,众人心中都生出一点惧怕,有人小心的开口,道:“如果狼擎没死……”

    “不可能!”另一人暴躁的打断了那人的话,他道:“我亲眼看见他被泥土埋了,那可是上神发怒,他怎么可能活下来!”

    “那这藤蔓怎么办。”有人道,“我看了打结的地方,解不开,还是得用砍的。”

    “那就砍吧。”众人讨论之后,只能得出这个结果。这根藤可是好东西,还有不少人看中了狼擎的小奴隶。

    陈立果似乎有些害怕,在床角缩成一团。

    有人想要上去摸他,却被人拦住了,拦的那人没好气道:“你动我的东西做什么!”

    想摸陈立果的人说:“这是你的东西?!”

    拦的人说:“当然——到时候拍卖的时候,我会把他买下来!”

    僧多粥少,倒也让陈立果躲过一劫。

    陈立果还在和系统吵架,说看吧,非要给他找个这样的身份,出事了吧,出大事了吧!

    系统说:“那你想咋办?”

    陈立果急的火急火燎的,他说:“不行,狼擎不能死!”

    系统说:“人都没了说这个有啥用啊。”

    陈立果说:“我不是有金手指么?我要狼擎活过来!”

    系统说:“这个也太难了,你就不能换一个?”

    陈立果想了想,拍掌道:“那我要自己变得强壮无比!能从这里打出去!”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去找找狼擎死在哪了。”

    陈立果:“……”所以让我变强比复活一个死人还要难么?你们总部的计算方式到底有没有问题。(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