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始社会好(六)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多的肾是没有了,陈立果只能靠着自己的两个肾艰难的继续苟活。

    好在狼擎也没有把陈立果往死里逼,还是给了他喘息的空间。

    之后的一段时间,陈立果都没有怎么见过浮蝶。虽然狼擎还是经常独自出去打猎,但浮蝶却再也没有趁着狼擎不在来找过陈立果。

    漫长的冬季,眼看就要来到了。

    这个世界的冬天气温极低,因此也特别的难熬。趁着还没有落雪,狼擎打猎的时间也增加了一些。

    他特意为陈立果抓了不少小动物,这些小动物肉质鲜嫩,很适合陈立果这样脆弱的奴隶食用。

    为了过冬,狼擎还准备了不少动物的皮子、柴火和腌菜。

    冬天对一个强大的战士而言,其实并不险恶,他往年都过得非常随便,唯独今年,却考虑了很多。

    狼擎回家的时候,他的小奴隶正窝在床上睡觉。

    屋子里烧着的火,将整间屋子都映照成暖暖的橙色。床上的人正在酣眠之中,他睫毛长长,白皙的脸上浮着红晕,好像一个正在沉睡的精灵,让狼擎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

    陈立果睡醒后,发现狼擎已经回来了。他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才从睡意中缓了过来。

    狼擎正在处理一头小猪,这小猪的皮子和肉都很好吃,做成肉冻更是美味,是一种非常适合身体瘦弱的人的生物。只是这猪的体型太小,非常不好抓。不过这唯一的缺点对于狼擎来说算不上缺点,只要他想,还是可以抓到的。

    陈立果道:“下雪了?”

    狼擎朝门外望去,看到了几颗飘飘扬扬的雪花,他道:“嗯。”

    陈立果吸吸鼻子,嘟囔一句:“怪不得好冷。”

    狼擎道:“柴火堆在墙角,冷自己去加。”

    陈立果坐在床上不动。

    狼擎瞪了他一眼,他觉得自己真的对自己这个小奴隶太好了,让他懒到了这种程度。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狼擎还是拿过柴火,添进了火堆。

    火堆的火变得更加旺盛,陈立果看着火堆发呆。

    第一场雪落下之后,天气就迅速的冷了下来。黑色的土地凝结成结实的冻土,然后开始堆积厚厚的白雪。

    狼擎不太怕冷,打水之类的事情就落到了他身上。陈立果则彻底的变成了一只米虫。

    这日狼擎打完水,见到了许久不曾见的浮蝶和荼丝。荼丝穿着单薄的坐在雪地里,似乎正在哭,浮蝶站在她旁边,不知道在说什么。

    狼擎对他们两人是不太关心的,于是提着水就回去了。结果第二天,荼丝跟的那个战士就开始在整个部落寻找,说是荼丝不见了。

    那战士也来找了狼擎,只是态度非常的恭敬,问狼擎有没有看到他的女人。

    狼擎说没有。

    那战士闻言也没有怀疑,转身走了。

    “荼丝不见了?”陈立果正闲的蛋疼,听到这消息就来精神了,他道:“这么冷的天,她去哪里了?”

    狼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那么关心她做什么。”

    陈立果心想我这不是无聊么,但他脸上还是一副,哼,你不说人家就不问了的表情。

    狼擎将炖好的汤,端给陈立果,看着他喝下去,才缓缓道:“我看见她和浮蝶在一起,大概是跟着浮蝶一起走了。”

    陈立果差点没呛死,他道:“走了?她们去哪里?”这天冷成这样到处乱跑是要死人的啊。

    狼擎说:“我怎么知道。”浮蝶没有□□过的战士,没有怀孕,也不是奴隶,她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陈立果心中打鼓,问系统浮蝶怎么样了。

    系统说:“挺好的啊。”

    陈立果说:“挺好的?”

    系统说:“对啊,完成度还在缓慢提升。”只是提升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零点几零点几的往上涨,因此他也没有提醒陈立果。

    陈立果想不明白了,或者说从他到这个世界,得了这个身份就特别的不明白。按理说系统一般会选择方便他完成任务的角色让他扮演,这个世界却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奴隶,难不成奴隶这个身份,对于浮蝶而言,有什么特殊意义?

    陈立果喝了汤,感到狼擎又在摩挲他腰侧的蓝莲花。

    也不知是喜欢还是厌恶,狼擎是非常的在意陈立果腰侧的这花纹,他有时候还会轻轻的亲吻,用舌头舔舐。

    陈立果那块肌肤本来就敏/感,被狼擎亲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但他的力气和狼擎比起来实在是太弱了,狼擎把他按着舔/遍全身,陈立果都没什么办法。

    隆冬终于来了,狼擎也不再出门。

    屋子里的门紧紧关着,却依旧可以听到屋外呼啸的风声。

    陈立果窝在狼擎的怀里,看着面前的柴火偶尔噼啪的爆开。

    狼擎吻着陈立果脊背,看着陈立果的背因为他的亲吻紧绷起来。

    陈立果含糊的说:“不要了。”

    狼擎突然伸手捏住了陈立果的耳坠,然后他眼里冒出些疑惑,似乎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动作,他说:“知水,我是你的谁?”

    “主人。”知水细细的叫着,那段时间狼擎对他的调/教终于是起到了作用,他害怕再经历那样的事,于是小声的颤抖着,叫出这两个本该叫不出口的字。

    狼擎满意了,却又感到内心深处有些不愉,他也不知道这种不愉的来源,也没有去细想,便扶着陈立果的腰,缓缓的进/入了他的身体。

    温暖的屋子,温暖的人。

    陈立果靠着狼擎火热的胸膛,仰着头看着木头做的屋顶。他的神志有点不清醒,整个人都软在了狼擎的怀里。

    狼擎说:“舒服么?”

    陈立果含含糊糊的应着。

    狼擎看着陈立果的模样,发出低低的笑声,他喜欢小奴隶这迷糊的模样。

    两人缠绵了许久,至始至终,狼擎都牢牢的搂着陈立果。

    在没有书籍、没有游戏、没有电子产品的冬天里,这种运动就好像是唯一的消遣了。

    陈立果也没有拒绝的权力,狼擎要他如何,他便只能如何。

    这个冬天实在是太漫长了,陈立果天天掐着日子过,甚至开始让系统在他脑海里放电视剧来看。

    这系统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报复他,天天给他播什么《小小娇妻带球》《未婚妈妈向前冲》之类的泡沫剧。

    陈立果看的毛骨悚然,他说:“你就那么盼着我怀孕?”

    系统说没有啊。

    陈立果说:“那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系统说:“给你看看婚前性/行为的危害性。”

    陈立果:“……”他怎么记得,以前系统并不反对婚前性/行为。

    系统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说:“思想都会进化的。”

    陈立果对系统无言以对。

    冬天过到一大半的时候,狼擎带陈立果出去了一次,说带他去部落旁边的湖里钓点新鲜的鱼。

    陈立果同意了,他觉得他再在家里憋着,自己都要成为一颗干果了。

    出门的时候,狼擎怕陈立果冷着了,就把他像绑孩子似得绑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还用一只手托着。

    陈立果觉得这姿势简直羞耻到不能直视,刚想要抗议,就听到狼擎道:“要么这么出去,要么家里憋着。”

    陈立果只能没骨气的同意了。

    到了外面,陈立果惊恐的发现若不是狼擎天天出去除雪,这雪几乎都要把他们的房子淹没了。天地之间只余下茫茫雪白,陈立果把头埋在狼擎的颈项里,口里哈着气。

    狼擎的身体就像一个天然的火炉,因为寒冷,陈立果贴他贴的更近了。

    狼擎抱着陈立果走到了离部落不远的冰湖上,凿了一个洞后,迅速的离开了冰湖。

    眨眼之间,冰湖上的冰就出现了裂痕,接着一头两米多长的大鱼硬是从那个洞里冲了出来。

    那鱼有点像陈立果的世界里的鲫鱼,但是两米长的鲫鱼——陈立果看着汗毛都立了起来。

    两人的肌肤贴在一起,狼擎也感觉到了陈立果身上起的鸡皮疙瘩,他有点好笑,拍了拍陈立果的脑袋,道:“不怕。”

    陈立果瞅了狼擎一眼,心想哼,人家才不害怕呢哼。

    狼擎走过去,一叉子直接把那鱼的脑袋戳爆了。但鱼还在疯狂的挣扎,狼擎也不急,就这么看着它到处蹦跶,隔了一会儿它挣扎的力度才慢了下来。

    狼擎走过去单手拖着它的尾巴,就这么慢慢的把它拖回了家。

    半路上,陈立果有点无聊,就张口咬了咬狼擎的肩膀,这禽兽的肌肉真是硬的可怕,他觉得自己要是用尽全力的咬下去,先被崩掉的有可能是自己的牙齿。

    狼擎瞪他一眼,道:“别闹。”

    陈立果咬了半天,都咬不动,他有点不服气,脑子忽的一热,就想到了某个更加柔软的部位——

    后来想来,陈立果觉得是自己大概是智商也被冻没了,因为他居然去咬了狼擎的咪咪。

    狼擎被咬的瞬间,浑身就绷紧起来,他直接把手上的鱼丟在地上,然后掐住了陈立果的腰。

    陈立果还咬的津津有味,被狼擎冰冷的手一掐,才梦醒一般的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傻事。

    狼擎说:“你找操?”

    陈立果惶然的松口,把头抵在狼擎的胸口上,没说话。

    狼擎把他的脸拉出衣服,他说:“满足你。”

    陈立果感到了狼擎身体变化,他睁着眼睛,像一头可怜的无辜小鹿。

    狼擎没有心软,他环顾四周,然后找到了一颗树,然后这畜生居然把树挖出了一个洞,然后抱着陈立果就进去了。

    接下的事,陈立果真的是不堪回首。

    天地之下,一切都是那么寒冷,唯有狼擎的身体是热的。

    陈立果只能死死的抱着他,他害怕自己会被冻死在这里。

    狼擎感受着陈立果少有的热情,他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次要去哪里做……

    不过考虑到陈立果的身体,狼擎也没有太过分,一次结束后,就带着陈立果回了家。

    陈立果抽泣着,表情特别的委屈。

    狼擎说:“你哭什么。”

    陈立果抿着唇,扭头。

    狼擎把陈立果的手拿起来,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他说:“来,把你的口水擦干净。”

    陈立果:“……”讲道理,他刚才为什么会那么做啊。

    晚饭是鱼汤,陈立果下厨做的。

    狼擎就坐在旁边,盯着陈立果奶白的腿,和纤细的腰。

    陈立果两腿发软,也没时间管狼擎耍流氓,他把鱼肉煮了,加了些盐和辣子。

    这鲫鱼太大了,只吃肚子上的肉,就够陈立果吃好长一段时间。

    狼擎却一口没吃,陈立果一开始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吃,后来才知道自己又被这王八蛋阴了。

    这个世界的鲫鱼,和陈立果世界的鲫鱼,都有一个功效,那边是催/乳。

    陈立果一直以为催/乳这个功能,只对孕妇起作用,但他没想到鲫鱼变大了,功效也变厉害了,所以——

    陈立果躺在床上哇哇大哭。

    狼擎在旁边安慰他,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陈立果说:“你就是故意的,我恨你!!我恨你!!”

    狼擎看着小祭司被他折腾的乱七八糟的模样,他说:“我也不知道。”

    陈立果信了他才有鬼!!他道:“那你为什么不吃——”

    狼擎说:“我不喜欢吃鱼啊。”

    陈立果:“……”这个大屁/眼子!!!

    陈立果汪汪的向系统哭诉狼擎有多讨厌,说他是大骗子,骗自己吃鲫鱼。

    系统冷漠脸:“奶都有了,孩子还会远么?”

    陈立果:“……”

    系统说:“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不生以后谁来帮你养啊。”

    陈立果:“……”爸爸,你的角色什么时候变成了恶婆婆啊。

    但是无论陈立果怎么哭怎么有小情绪,那鲫鱼还是吃了。于是狼擎对陈立果又有了新的兴趣。

    陈立果说:“吃的是操,挤的是奶。”

    系统:“……”

    陈立果说:“告诉我,命运之女怎么样了?”

    系统说:“活着,活的可能还不错。”

    陈立果心想这大概是他唯一的安慰了。

    鲫鱼的副作用陪伴了陈立果的后半个冬天,他成为整个部落里唯一的奶制品供应商。这一次,陈立果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好像身体被掏空。

    好在春天来的时候,鲫鱼的副作用终于要结束了。

    陈立果低头看着自己被折腾了一个冬天的胸,心想自己也是有胸肌的人了。

    狼擎看了陈立果的模样,眼里浮现出丝丝的笑意。

    漫长的冬天,终于熬过去了。

    春日一到,雪水便迅速的融化,流入了附近的小河。

    狼擎问陈立果想不想吃鱼。

    陈立果差点没说我吃你大爷。

    但他还是忍住了,耻辱的说:“你到底还想怎么折磨我?”

    狼擎说:“真的是意外。”

    陈立果说:“你吃一次我就相信是意外。”

    狼擎安静片刻,然后坦然道:“好吧,我就是故意的。”

    陈立果:“……”这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系统对陈立果说:“你终于遇到对手了。”

    陈立果:“……”

    系统说:“狼擎真是个好男人。”

    陈立果:“爸爸你再爱我一次啊爸爸,我才是你亲生儿子啊爸爸。”

    系统说:“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就是生了你。”

    陈立果:“……”啧。

    春天到了,终于不用穿着厚厚的皮毛,陈立果也能到处乱跑了。

    于是他脖子上的藤蔓又拴了上去。

    狼擎说:“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狼擎,眼里是不屈的意志。

    然后狼擎说:“再这么看我顿顿吃鲫鱼。”

    陈立果眼里瞬间盈满泪光,他颤声道:“你到底要逼我到什么地步。”

    狼擎的语气有点奇怪,他说:“你是我的奴隶,我想对你做什么,不都是很正常的事?”

    这话是对的——至少放在现在这个世界是对的。

    狼擎说:“你当祭司的时候,难不成还会对被俘虏的奴隶产生怜悯之心?”

    小祭司被狼擎的这句话严重的打击了,似乎他终于醒悟,自己是根本无法要求狼擎平等的对待他的。因为他就曾经坦然的如此对待别人。

    奴隶是什么,奴隶不过是私产。

    有谁会对家里的家具产生怜惜的感情?

    知水的心沉了下去,他看着狼擎,好像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狼擎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是如此的坦然,因为那些想法在他的脑子里根深蒂固,全然无法撼动。

    知水的嗓子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责怪狼擎的话来。

    狼擎看着他的小奴隶露出世界崩塌一般的表情。

    但狼擎没有要安慰的意思,他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早点来,或许还是好事。

    白雪融化,露出漆黑的土地。土地上开始冒出点点新绿,和知水死寂的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的世界观被打碎了,狼擎在这时候趁虚而入,他对他说:“你不用想那么多,只要乖乖当我的奴隶就好。”

    多么糟糕的话,却怪异的让人安心。

    狼擎褪去了他的衣服,一边侵/犯他的奴隶,一边低低的喃喃。

    陈立果看着狼擎的面容,心中一片哀伤,他想,大兄弟,只要不吃鲫鱼,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系统对陈立果说:“浮蝶好像回来了。”

    陈立果说:“她情况怎么样?”

    系统说:“比你好。”

    陈立果:“……”

    系统说:“至少不是奶制品供应商。”

    陈立果觉得等他回到原来的世界,他第一个要灭口的就是这个辣鸡系统。

    浮蝶是真的回来了,不过她是悄悄回来的。和离开时的她相比,此时的浮蝶居然又长高了,之前她只比陈立果高一点,现在却足足有一米八几。

    她的身体也更加强壮,像蓄势待发的猎豹,浑身充满了力量。冬季的严寒洗去了她的孱弱,也洗去了她眸子里的天真。

    浮蝶私下里找到了陈立果,她的第一句话就让陈立果的下巴差点没脱臼,她说:“知水,跟我走吧,我建立了一个部落。”

    陈立果:“……”

    浮蝶说:“那里没有奴隶——”

    陈立果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浮蝶的命运完成度在涨了。这姑娘的目标居然比他想的要伟大太多太多——她居然想推翻奴隶制!

    浮蝶说:“我们缺一个祭司,如果你来的话,刚好合适。”

    陈立果心动了,他要是和浮蝶走了,不但可以完成任务,还可以不用吃鲫鱼,一切都看起来很完美。

    浮蝶说:“你愿意吗?”

    陈立果的嘴唇动了动,他那句愿意还没出来,就咽进了肚子里。

    因为本该在外面打猎的不知何时狼擎出现在了浮蝶的身后,他左手提着猎物,用手拿着武器,身上还沾着新鲜的血液。

    悄无声息出现的狼擎,凝视着正在对话的两人,就像一只捕猎的野兽——只要猎物露出破绽,他便会扑过来咬断猎物的咽喉。

    陈立果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说好,狼擎会直接杀掉浮蝶。

    陈立果的嘴唇动了动,他道:“不、我不能走。”

    浮蝶眼里露出失望之色,她有种直觉陈立果特别的,所以才对他格外的关注,却没想到,他居然拒绝了自己的邀请。

    浮蝶说:“为什么?”

    陈立果想说,因为你挖墙脚的对象就在你身后,提着柴刀随时能砍死你,但这话他不能说出口,于是他说:“我要为自己犯下的罪孽付出代价。”完美的借口,陈立果为自己的机智鼓起掌来。

    不过从浮蝶的表情看来,她倒是不怎么觉得陈立果的借口有多完美……(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