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始社会好(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被狼擎扔在了床上。

    狼擎盯着他,眸子里好似结了冰。

    刚才狼擎踩住陈立果的时候,脚下丝毫没有留力,陈立果一点也不怀疑,若是他答应浮蝶同她离开,会被狼擎直接一脚踩死。

    在这个残酷的原始世界里,一个奴隶是没有选择权的,若是有了,那么大概也只是选择生还是死。

    而对于这些事情格外抗拒的浮蝶,在这个世界里便显得特别格格不入。

    陈立果微弱的喘息着,无力的瘫软的在床上,被狼擎剥掉了衣服。

    他的背部已经显露出一个明显的青紫痕迹,和周围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狼擎看了那痕迹觉得十分碍眼,然而更加碍眼的,还有陈立果刚才犹豫的态度。

    “怎么?还想着跟她走?”狼擎抓住了陈立果的头发,一点点将他的脸拉进了自己。

    小奴隶的脸色惨白,眸子里是恐惧和愤怒,还有丝丝的耻辱和绝望,他低低的喘息,喉咙里带了泣音。

    狼擎说:“说,谁是你的主人?”

    陈立果抿唇,却是不肯回答。

    狼擎加重了手里的力道,陈立果拒绝承认自己对他的专属权,这对于狼擎来说是个巨大的侮辱。他再怎么喜欢眼前的人,他也不过是个奴隶,奴隶有什么拒绝的权力?

    陈立果吃痛吸气,然而狼擎却不为所动,他说:“不想说?”

    陈立果咬牙道:“我……我才不是你的……奴隶。”

    狼擎的眸子暗了下去。

    陈立果畏惧的缩了缩,然而狼擎却一把将陈立果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怀里的人在瑟瑟发抖,他害怕、畏惧,然而这些情绪并不足以让他放下心中的骄傲。他的灵魂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祭祀。

    狼擎冷漠的笑了起来,他转身去取了一个袋子,扔在了陈立果的面前。

    陈立果看见袋子时,原本就煞白的脸色,更是没有了最后一丝血色。这袋子是狼擎在万花节买的,里面装满了他在万花节上淘来的各种小玩意儿。

    狼擎说:“自己选。”

    他声冷如冰,听起来丝毫没有退让的余地。

    陈立果看着那个袋子,眼泪一滴一滴的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他哽咽着拒绝给狼擎答案。

    狼擎明白了陈立果的沉默,他道:“好,你自己选的。”

    ……

    之后的好几天,浮蝶都没有见过被狼擎带走的知水。

    她想去狼擎家找人,却发现狼擎家的门都锁着,她在外面叫“知水”,里面也没有人回应。

    浮蝶心中有些奇怪,便去问和狼擎一起狩猎的战士。然而那些战士都表示这几天狼擎都没有出来打猎。

    浮蝶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去找狼擎直接要知水这件事过于莽撞了,不但没有帮上忙,反而可能害了那个孩子。

    屋子里的陈立果听到了浮蝶的声音。

    但他却不敢回应,因为张开嘴,他吐出的就是哭泣和求饶。

    狼擎贴在陈立果的耳边,轻轻吻着他的耳廓,沙哑的嗓音好听了,他道:“怎么不说话?她在叫你呢。”

    陈立果低低的呜咽,手死死的抓着身下的皮毛。

    狼擎说:“乖,说话。”

    陈立果将唇咬的更紧。

    后来浮蝶走了,陈立果的喊声到底是没有忍住。

    狼擎这次是真的一点没有留手,把所有能折腾的法子都用上了。

    小祭司后面已然是有些精神崩溃,以至于狼擎让他叫主人,他也乖乖的叫了。不但叫了,还叫的特别好听。

    狼擎满意的听着,亲了亲陈立果光洁的额头。

    浮蝶后面几天,又来了几次,但和第一次来的一样,屋子里依旧大门紧闭,看起来没有人的样子。

    浮蝶想了想,便以为狼擎是带着陈立果出去了。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十几天后,浮蝶看见狼擎打猎回来。

    从表情看来狼擎的心情不错,肩上扛了一头羽毛艳丽的鸟儿。浮蝶认识这鸟,据说是一种极为难抓的禽类,肉质极度鲜美,羽毛也很特殊——整个部落里,一年能见上一次,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浮蝶走过去叫了他一声。

    狼擎居然没有无视浮蝶,不但停下脚步,还扭头看了她一眼。

    “狼擎。”浮蝶道:“你这几天和知水去哪里了?”

    狼擎淡淡道:“哪里都没去,就待在家里。”

    浮蝶露出不信的深神色,她道:“家里?那为什么我去找你看你锁着门?”

    狼擎也没解释,随口嗯了声。

    浮蝶道:“知水——怎么样了,你不会打他了吧?”

    她这话问的好笑,在这个年代,打一个奴隶简直就是正常的再正常不过的事。整个部落里也就只有浮蝶会这么紧张。

    狼擎道:“他怎么样了,你自己去看。”

    浮蝶愣了片刻:“你不拦我?”

    狼擎道:“不拦你。”他说完就走,没有再看浮蝶一眼。

    浮蝶面露迟疑之色,她没想到狼擎居然会同意自己去看望知水。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没忍住,跟着狼擎一起回了家。

    待浮蝶进了屋子,她终于明白了狼擎说他们这十几天没有出门的确是没有撒谎了。

    知水躺在床上,正在昏睡中,他的身体被柔软的皮毛遮的严严实实,但露在外面的颈项却告诉了浮蝶他经历了什么。

    狼擎坐到了知水身侧,叫道:“知水,醒醒。”

    陈立果醒来了,他一睁眼就发出泣音,含含糊糊的说不要了,求求主人放过他。

    狼擎露出满意的表情,他说:“浮蝶来看你了。”

    浮蝶两个字似乎勉强唤回了小祭司的神志,他艰难的扭过头,看到了站在床边的浮蝶。

    然而浮蝶一句话还未说,便听到陈立果崩溃般的哭道:“让她出去——出去——我不要看见她——”

    狼擎说:“真的不要?”

    陈立果说不要,不要。

    狼擎笑了,他对着浮蝶说:“你看,这是他自己选的。”

    浮蝶瞪着狼擎,就像在瞪一个恶魔,她道:“你对知水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狼擎冷笑道:“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浮蝶还欲再辩解,小祭司却似乎已经受不了浮蝶的声音了,他哭嚷着:“出去——不要再说出了,求求你出去——主人,让她出去——”

    狼擎也没有催促浮蝶,看着浮蝶眼神里浮出狼狈的之色。

    浮蝶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狼擎待她走了,才把陈立果拉入自己怀里,道:“别哭了,怎么哭的那么厉害。”

    陈立果呜呜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狼擎说:“我是你的什么?”

    陈立果绝望道:“主人,主人——”

    狼擎道:“嗯,乖,晚上我们吃好吃的鸟。”

    陈立果心想鸟就算了,他这十几天吃的够多了,能换成羊腰子吗,他这老胳膊老腿儿真的是浪不动了。

    狼擎去做他的鸟去了,陈立果和系统唠嗑。

    陈立果道:“统儿,你这十几天嘎哈去了?”他都没怎么听见系统吭声。

    系统开口就一句:“阿弥托福。”

    陈立果:“……”

    系统说:“施主有何事?”

    陈立果小心翼翼道:“统儿,你咋了?”

    系统冷漠道:“没咋。”

    陈立果:“……宝儿你有啥想说的?”

    系统说:“命运之女的完成度升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那般的生无可恋。人家家的宿主辛辛苦苦披荆斩棘的让命运完成度上升,他家宿主浪了十几天,命运完成度居然就提升了。这让系统连怪罪陈立果的借口都找不到。也难怪他的语气是如此的沮丧。

    陈立果说:“咋升了?”他和系统一样懵逼啊。

    一人一系统都没想出个到底为什么,最后还是陈立果得出个诡异的结论:“难不成要命运之女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才是我们的任务?”

    系统迟疑道:“不会吧?”

    陈立果觉得也不该是这样,他摸了摸下巴,道:“再看看吧,我也举得不太可能。”

    系统对他们总部还是挺信任的,一般拯救下来的命运之女都是这个世界的中轴线,将她的命运改变之后,整个世界的世界线都会随之改变。

    如果真的按照陈立果说的那般,那他们绝对是在把命运之女往糟糕的方向改啊。

    于是两人更加纠结了,纠结到狼擎的鸟做好了,陈立果都愁眉不展。

    狼擎直接把鸟端到了床边,道:“吃吧。”

    那鸟拔了毛也没剩多少,也就够陈立果一个人吃的。

    陈立果瞅了眼那卖相实在是不太美味的烤肉,还是接过来咬了一口。

    本以为这肉会和狼擎之前烤的肉一样柴瘦无味,却没想到一口下去后陈立果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肉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鲜嫩的简直不可思议,陈立果从未尝过这种味道。

    狼擎满意的看着陈立果把整只鸟都吃了,他现在对陈立果哪里都挺满意的,就是觉得陈立果有点瘦的过头了。

    狼擎已经决定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就是把小祭司喂的白白胖胖的,最好脸能大上一圈。

    陈立果把鸟肉吃光后,发现鸟的骨头也是脆的,能很容易嚼碎,还特别的香。于是最后一只鸟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狼擎看见陈立果吃完,伸手把陈立果的嘴擦干净了,道:“喜欢么?”

    陈立果看着狼擎,脸上轻松的表情瞬间又警惕了起来。

    狼擎发现这小祭司还真是有韧性,明明前几天都是一副被他玩坏的样子,今天居然又恢复了精神。

    但这样子的陈立果也挺可爱的,狼擎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像安抚滚子那样。

    陈立果恨不得缩成一团,可又畏惧狼擎的手段,只能咬着牙撑着。

    看他这模样,狼擎却露出了隐约的笑容。

    经过十几天的折腾,陈立果好像是真的怕了,虽然还是不肯在清醒的时候叫狼擎主人,但也不敢公然拒绝狼擎的要求。

    狼擎本来以为他和他的小奴隶可以过长一段长长的,没有人打扰的生活。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万花节哭着喊着要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居然找到了他的部落了来。

    那女人也是厉害,竟是找到了和狼擎一个部落的战士,央企他们带自己过来。

    这年头女人是珍贵的资源,有的战士穷其一生都娶不到老婆,所以她这么央求别人,自然很容易的被带上了。

    她晚了十几天到狼擎的部落,到达的时候正道遇到狼擎带着陈立果浪完,心情最好的时候。

    女人的名字叫荼丝,长得倒是挺漂亮的,也不知道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认定了狼擎,要死要活的都要跟着他。

    这要是放在其他男人身上,可能虽然不太喜欢,也就收了。但偏偏遇上了狼擎,陈立果作为吃瓜群众眼睁睁的看了一波什么叫做辣手摧花。

    第一天,荼丝找到了狼擎家,跑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抱着狼擎说自己喜欢他,愿意跟着他,他就算不喜欢自己也没有关系,她愿意给他生孩子……

    当时陈立果正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狼擎这王八蛋把他抱起来,摸着他腰侧的莲花说:“小奴隶,你想要个女主人么。”

    陈立果被狼擎搞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淌,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微微的抽泣。

    于是狼擎满意了,他对着荼丝说:“我的小奴隶不愿意。”

    荼丝闻言满目不可思议,她从来不觉得狼擎是个会听取奴隶意见的人,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他不但听了还跟从了。

    荼丝喊道:“狼擎大人,他不过是个奴隶,你怎么能听一个奴隶的话呢!”

    狼擎淡淡道:“谁叫我的小奴隶独一无二呢。”

    陈立果的腰测被狼擎弄的好像着了火似得,他不住的扭动,想要脱开狼擎,却被狼擎牢牢的固定在怀里。

    不得不说,眼前两人间的气氛,已经和谐到了碍眼的地步。

    荼丝见过很多奴隶和主人,可却从未见过狼擎和知水这样的。她甚至看到了狼擎眼神里的宠溺,甚至感到这屋子里多余的那个人是自己。

    荼丝强笑一声:“可是狼擎大人,男人可没有办法给你生孩子,我不求什么……”

    狼擎闻言低头看向陈立果,他淡淡道:“听到没有,人家说你说不出孩子。”

    陈立果浑身一僵。

    狼擎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咬陈立果的耳坠,含糊道:“你还得更努力。”

    陈立果由狼擎这话联想到什么,他的脸颊上浮出一抹薄红,仿佛是难以启齿的羞恼。

    狼擎笑道:“我就说含的还不够久。”

    荼丝气的浑身都在发抖,狼擎和知水,这两人简直就是在自己的面前*。荼丝以为自己姿态低一些,再哀求几句,狼擎再怎么样也会心软。但她却猜错了,狼擎不但没有心软,看向她的眼神里反而多了浓浓的厌恶。

    他在厌恶自作主张的荼丝。

    第一次,荼丝无功而返了,她离开的时候甚至都不敢看狼擎的眼神,害怕自己失去最后的勇气。

    狼擎冷眼看着她离开,一点也没有要叫住她的意思。他若是真的要找一个女人□□,那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所以对这种送上门的货色一点兴趣都没有。

    陈立果真的是恨死荼丝了,不是因为她喜欢狼擎,而是因为她给了狼擎新的思路。

    狼擎这王八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做的时候都喜欢问陈立果怀孕没有,逼着陈立果说怀了怀了,才会满意的停下。

    陈立果真是要被狼擎搞疯了,这个世界应该是他真是特别的狼狈,自己的体力跟不上狼擎也就算了,偏偏原始人也不知道什么叫怜惜。陈立果有几次有觉得自己会这么玩死……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每次陈立果都觉得自己不行了,可狼擎的尺度却有把握的非常好,不至于让陈立果真的出现生命危险。

    荼丝来过之后的一个月里,陈立果听到怀孕两个字就打哆嗦。

    然后眼见着一个月过了,狼擎终于要从荼丝受的刺激里缓过来,结果荼丝这姑娘居然又来了第二趟——

    陈立果看到她的时候,眼泪差点没落下来。

    狼擎当时正在处理手上的食材,这快要过冬了,他们家里需要腌不少鱼和肉,狼擎处理好食材,陈立果则来制作腌肉需要的酱料。

    陈立果哭着对系统说:“我的天啊,我真的需要一对羊腰子补一补。”

    系统冷静的说:“羊腰子没用了,直接换肾吧。”

    陈立果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悲伤,看着荼丝盯着狼擎开口道:“狼擎大人,要过冬了……”

    狼擎瞅了她一眼,态度依旧十分冷淡。

    荼丝道:“我、我还没有找到愿意要我的战士,如果您真的不要我,那我就只能离开了。”她的眼里含着泪水,显得那般楚楚可怜,她说,“我是真的爱上您了,也不求您给我什么……就算您不愿意要我,可以在我离开之前,让我把身体奉献给您么?”

    在这个时代里,几乎没有一个战士会拒绝女人这般要求。毕竟没有道德和法律的束缚,繁殖才是最神圣的事。

    然而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狼擎居然连头也没有抬。

    荼丝的脸色一点点灰败了下去。

    狼擎处理好了手里的一条鱼,才抬头看向她,冷漠道:“你看看我的奴隶,再看看你自己,除了能生孩子之外,你哪里比得上他?”

    荼丝闻言露出屈辱之色,然而狼擎的话她却反驳不了。

    知水此时穿着最柔软的皮毛,坐在狼擎的身边,他眉目精致,肌肤白皙丝滑,看上去就像用最新鲜的牛乳构筑而成。

    跪在地上的荼丝甚至看到了他精致的脚踝和秀气的脚趾,那双脚上没有一点伤痕,让她看了都不由自惭形秽。

    这样一个本该是奴隶的人,却过的比她还要好,神态比她还要骄傲。

    荼丝咬牙道:“可是他不能给您孩子——”这就是她唯一的优势。

    狼擎冷冷道:“我想要一个孩子,还不简单?”

    荼丝失去了言语。的确,这个部落里,想要跟着狼擎的人太多了。

    “走吧。”狼擎说,“我对你没兴趣。”

    又一次被残酷冷漠的拒绝,荼丝终于丧失了最后一分勇气,她踉跄着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了天边沉沉的落日。

    漫长的冬天要到了,她却没有达成本该达成的目标,也不知道这个冬天能否熬的过去。

    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没入地下,一起沉下去的还有陈立果脆弱的心。

    狼擎说:“你看看,她又来了。”

    陈立果:“……”怪我咯,怪我没有用绳子拴好你让你出去逗猫惹草。

    狼擎说:“大概只要你把孩子生出来,她才不会再来。”他说的那么认真,还看了陈立果的肚子一眼。

    陈立果浑身僵硬,手上的动作也慢了许多。

    狼擎有点忧郁的说:“我已经够努力了,怎么就是怀不上呢。”

    陈立果:“……”怀上了才恐怖好吗。

    狼擎说:“知水,你说呢?”

    陈立果战战巍巍的埋着头,深怕刺激了狼擎这个死变/态,但他一句话都不说的态度显然让狼擎有点不高兴。

    他说:“你根本就不关心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陈立果:“……”大兄弟别瞎几把乱想了,你是假酒喝多了吗。

    狼擎说:“我就知道,你还想着浮蝶。”

    陈立果已经发现狼擎这人真的是特别卑鄙了,他折腾自己就算了,还非要找个折腾的理由,好像这样就能站在道德的高地制裁自己——陈立果以为自己已经是戏很多的人了,但遇到了狼擎才发现,这人根本就是奥斯卡出生的。

    陈立果奄奄一息的说:“系统,我需要金手指。”

    系统说:“你决定生孩子了?”

    陈立果迷之沉默片刻:“这金手指也他妈的能开?”

    系统说:“系统,超出你的想象。”

    陈立果:“……”

    系统说:“所以,开吗朋友?”

    陈立果破口大骂:“开个屁,要生孩子这金手指我还不如多要几个肾换着用!”

    系统:“……”

    陈立果说:“所以能多给我几个肾吗?”

    系统冷漠道:“哦,不行。”孩子可以有,性/生活绝对不能加。

    陈立果:“……”他就知道,好生气可是还要微笑哦。(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