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始社会好(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无论陈立果再怎么不愿意,万花节还是如期而至。

    这节日对于所有部落的人而言都是盛大的庆祝,至少在现在,繁殖还是一件神圣的事。

    陈立果又一次骑上了那只巨大的猫咪滚子。滚子猫咪猫咪的对狼擎撒着娇,就差躺在地上打滚转圈了。

    狼擎摸了摸它的脑袋,道:“别撒娇了,走。”

    滚子喵呜一声,飞速跑了起来。

    万花节的地点离狼擎所在的部落有些远,就算是滚子,也得赶个五六天的路。

    若是没有陈立果,狼擎本该是和部落里的战士们一起去的,但他却不愿意让自己的小奴隶和其他的奴隶住在一起,于是便提前上路了。

    小奴隶腰上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一朵漂亮的蓝莲花出现在了他的腰侧,狼擎经常摩挲那里,陈立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赶路赶了好几天,都是陈立果做的饭。

    陈立果实在是忍受不了狼擎的厨艺了,这大兄弟烤个土豆都不撒盐,经常吃的就是白水煮鸡和碳火烤肉,烤出来的肉还外面熟里面生。

    休息的时候,狼擎就去打猎,然后还把猎物处理好,剩下的就由陈立果动手。

    这个世界的动物,肉质都非常好,从小到大,就算是两层楼高的兔子,肉都不会太老。

    陈立果在狼擎串好的肉上面抹上蜂蜜,再用骨刀划出痕迹方便入味,就架到了火上。

    被碳火炙烤的肉类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陈立果撒了些盐和辛辣的香料,看着肉慢慢的变了颜色。

    一个小时后,肉烤好了。

    狼擎把肉分成了两份,陈立果吃的不多,但拿到手的从来都是最嫩的那部分。

    陈立果一边吃烤肉,一边吃狼擎给他找来的水果,看着狼擎迅速的把剩下的肉吃干净,差点连骨头都嚼了。心中不由怜惜的想,这大兄弟这辈子肯定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那白水煮肉是人吃的吗?!

    两人吃完饭,就去滚子身上睡觉。

    滚子已经趴在树底下打呼噜了,狼擎走过去把它的毛整理成了一个小小的窝,然后抱着陈立果躺了进去。

    夜晚的丛林并不静谧,虫鸣和偶尔的鸟啼萦绕在耳边。

    陈立果看着星星,听着狼擎心脏的跳动,缓缓入眠。

    就这么走了几天,万花节的举办地点终于到了。

    那是一个铺满了鲜花和绿草的山谷,也不知道当初的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陈立果看到的第一眼,就被这里的景色震撼。

    陡峭的山崖和柔软的草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陈立果光着脚踏在上面,感受到了脚底传来的柔软。

    狼擎道这里的时候,几乎是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他身/下的滚子太显眼了,只有最强大的战士,才能驯服一只巨猫作为自己的坐骑。同样显眼的还有陈立果。

    他肌肤白嫩的模样,完全不像一个饱受折磨的奴隶。有些知情的人甚至已经猜到他就是那个被俘虏的祭司。

    陈立果颈项上套着一根藤蔓,虽然腰侧的奴隶标记被遮住了,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狼擎的奴隶,因为藤蔓的另一头牵在狼擎的手上。

    狼擎拍拍滚子的头,滚子就转身跑走了,然后他牵着陈立果进入了已经被鲜花覆盖的峡谷。

    万花节已经开了,姑娘们都打扮的十分漂亮,这个世界装扮的手段不多,她们用尽了一切手段来让自己看起来美丽动人。同样这么打扮自己的还有想要寻个姑娘的战士,他们穿上了最珍贵的皮草,画上了最凶狠的纹身,只为吸引姑娘们的目光。

    相比情绪激动的其他人,狼擎就要淡定许多了,他牵着陈立果走在其中,目光大多都停留在街旁出售的货物上面。

    陈立果发现这个世界的商业其实已经发展的非常繁荣了,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世界居然还有成/人用品的存在。

    狼擎停在了一个小摊旁,然后蹲了下来。

    那小摊上全是一些木制的小玩具,光看形状就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摊主笑着问是不是给他的奴隶买的,他这里有不少好东西。

    狼擎说:“最好的是什么?”

    摊主立马掏出了一个玉制的玩意儿,他说:“这个是最好的!”

    陈立果眼角瞪着那玩意儿,对系统说:“我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系统:“……”他想起了陈立果死活想要带走某样东西,但被他阻止的事。

    狼擎转过头看了一眼陈立果,道:“就要这个了。”他可爱的小奴隶似乎有些恼怒,耳根都浮起一抹红色,却殊不知狼擎最喜欢看的就是他这羞恼的模样。

    陈立果看着狼擎把那小玩意儿收入怀里,然后给了摊主一袋子的货币。

    这个世界的货币是动物一个特殊的部位,每个动物只有脑门儿上有那么一块,想要得到不是很容易。但以狼擎的实力来说,却是非常简单的事。

    狼擎,和被狼擎牵着的陈立果注定是引人注目的。

    狼擎高大的身形吸引了不少姑娘的目光,陈立果已经看到好几个姑娘往狼擎的身上扔花了。

    如果战士有意,接下姑娘的花后这事就成了。

    陈立果本来以为狼擎会半路丢下自己,但没想到直到太阳落山,他都没有看上任何一个姑娘。

    反而是在天黑之后,寻了个隐秘的地方,把白天买的器具在陈立果身上用了。

    陈立果哭着说不要。

    狼擎动作不停,却问道:“白天的时候你再盯着别人看,我就干/死你。”

    陈立果呜呜的哭着,真是有口说不清,什么叫他盯着别人看,他就算盯着别人看,那些人的眼睛还不是凝在狼擎的身上移不开。

    狼擎舔了舔陈立果红润的嘴唇,他道:“你只许看我一个,知道了吗?”

    陈立果赶紧点头。

    狼擎这才满意了。

    但是第二天,狼擎这王八蛋以不放心为理由,硬是没有把小玩意儿取出来。

    就这么牵着陈立果在街上逛了一天。

    陈立果走路的时候浑身都在打颤,特别是狼擎还故意要他弯下腰看一些商品。

    这一天狼擎更加受欢迎,他要是站着不动,往他身上丟的花都能把他整个人都埋了。

    然而狼擎却依旧没有什么兴趣,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在其他女人身上停留,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折腾陈立果身上。

    陈立果只能忍着眼泪,踉跄着跟在狼擎身后,在街上走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晚上的时候,陈立果实在是不行了,对狼擎破口大骂。

    狼擎听了很高兴,又把陈立果拉走好好快活了一晚上。

    陈立果有气无力的对系统说:“我发现了,狼擎这王八蛋根本就不是来找女人的。”他就是在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折腾自己。

    系统:“……”

    陈立果没精神道:“你最近还在学佛学吗?总部的bug处理的怎么样了?”

    系统说:“bug被修复了……佛学,唉,佛学。”

    陈立果:“……”宝贝儿你的语气为什么那么沧桑啊,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系统显然不愿意和陈立果多说佛学到底怎么了,只是叮嘱陈立果好好完成任务,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瞎浪,早晚要浪脱/肛,这里可是原始社会,脱肛了也缝不上……

    陈立果被系统的话震惊了,然而最让他震惊的是脱/肛居然不是和谐词语。

    系统冷漠脸:“这只是一个病症,为什么要和谐?”

    陈立果:“噢,酱紫哦。”

    系统说:“还是一个系统一辈子估计都遇不到的病症。”

    陈立果:“……”怪我咯?

    万花节的第三天是高/潮,晚上的时候,在山谷中间会有节目表演。

    各个部落最漂亮姑娘和战士们都可以表演自己的节目,跳的好看了,自然会有人看上。

    狼擎对这个兴趣不大,他现在所有的兴趣都放在了他的小奴隶身上。

    这万花节真是个好节日,里面卖的好多东西,平日里都看不到。比如那一串用珍珠做的串/珠。

    狼擎一眼就看中买了下来。

    这串珠原本是给爱美的姑娘戴在颈项上作为装饰的,但他会把他可爱的小奴隶打扮的更漂亮暧昧?——不,他不会,他的小奴隶已经够可爱了,他不想让他更加引人注目。

    于是串珠就进了另外的部位。

    陈立果在狼擎的怀里崩溃的大哭。

    狼擎擦着他的眼泪说:“别哭了。”

    陈立果抽泣着说:“你为什么不去找其他女人,就来折腾我!”

    狼擎说:“我就喜欢你。”

    陈立果哭的更厉害了。

    狼擎说:“怎么还哭?是怕掉出来?”

    陈立果呼吸一窒,几乎猜到了狼擎这王八蛋下一句是什么。

    果不其然,狼擎缓声道:“我帮你堵住好了。”

    陈立果:“……”你可真是个王八蛋。

    后来,陈立果思考的时候,发现人类还真是可怕的动物。也不知是不是狼擎天赋异禀,居然能想出如此多的玩法。

    万花节的那天晚上,狼擎也带着陈立果去看了。

    这个世界虽然是原始世界,但姑娘们却个个都很漂亮,连陈立果这种对女人没兴趣的都觉得十分养眼。

    然而狼擎却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好几个妹子来和他说话,他都态度十分冷淡。有的姑娘脸皮薄,转身就走了,有的却不介意狼擎的冷淡,缠着他几乎是一晚上。

    万花节夜幕降临的时候,几乎随便去哪个草垛子里都能看见几对。

    那姑娘缠了狼擎一晚上,本以为他随便怎么样也会和自己过一晚,哪知道这人牵着奴隶就走了。

    姑娘生气的说:“你是不是不行啊?!”

    狼擎面无表情的瞅了她一眼。

    陈立果听到这话差点哭出来,心想狼擎要是不行,那这个世界估计就没人行了。

    那姑娘被狼擎一瞪,接下来的话也说不出来,气呼呼的鼓着脸走了。

    陈立果两腿间还是湿的,整个人都有点瑟瑟发抖。

    狼擎慢慢的说:“她说我不行……”

    陈立果:“……”你看我嘎哈,又不是我说的!

    狼擎说:“你觉得呢?”

    陈立果哑声道:“走开!”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和畏惧。

    狼擎说:“那么怕?”

    陈立果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他的哭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一些战士在看了陈立果的模样后,表情也变得有些奇怪。其实这几天受欢迎的不止是狼擎,还有从祭司沦为奴隶的陈立果。

    他肌肤白皙,模样又好看,即便是被狼擎用藤蔓牵着,神色之间也带着丝丝骄傲,于是便有人来问狼擎可以不可以交换奴隶,或者借他玩几天。

    狼擎也不拒绝,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人,然后问陈立果:“想去么?”

    陈立果立刻疯狂的摇头,狼擎说:“他不愿意。”

    来交换的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还要问奴隶意见的,不过这样漂亮的奴隶,主人舍不得想来也是正常的,于是此事作罢。

    那人走后,狼擎扭过头咬了陈立果的颈项一口,然后对他说:“你怎么那么喜欢勾引别人?”

    陈立果眼里全是水汽,他身体里还含着东西,走路都艰难,哪有力气去勾引其他人。

    狼擎说:“如果有下次……”

    陈立果哽咽了一句。

    狼擎也就没有再说有下次会如何。

    万花节的那天晚上,陈立果是和狼擎在滚子身上度过的。

    滚子呼噜噜的睡觉,陈立果呜呜呜的哭。

    狼擎摸着他的脸,低低笑道:“怎么又哭了。”

    陈立果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了。

    狼擎说:“不喜欢毛么?”

    陈立果赶紧点头。

    狼擎说:“那你下次还敢不敢勾引其他人。”他果然还记着这事儿呢。

    陈立果说不了,不了。

    狼擎说:“嗯,乖。”

    反正一晚上陈立果都没睡,第二天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睡到了下午,睁开眼睛时万花节已经到了尾声了。

    他整个人都是傻的,坐在猫背上脑子根本转不动。

    狼擎正在不远处和一个女人说话,那女人的声音特别尖锐,陈立果听着就觉得脑门儿疼。

    最后陈立果看见狼擎冷着脸回来,说了一句走吧。

    陈立果也没问他怎么了,被狼擎拎着上了滚子的背,两人就准备回去。

    被狼擎丢下的女人直接狂奔到了滚子旁边,大声喊道:“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带我回去吧!!回你的部落!我愿意为你生孩子——”

    狼擎眼神冷漠的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不需要。”

    女人闻言大哭起来。

    狼擎拍了拍滚子的头,道:“走吧。”

    滚子喵呜一声,拔腿狂奔起来。

    万花节的时候,陈立果本来以为狼擎会找一个女人,没想到他整天和自己鬼混,别说找女人了,连别人的手都没碰一下。

    狼擎伸手紧紧的抱着陈立果,下巴放在他的头上,一路都没说话。

    赶了几天的路,两人回到部落。

    一进部落,就有人冲着狼擎打招呼,问他怎么没有带个女人回来。

    狼擎说:“没遇到喜欢的。”

    那人笑道:“你太挑剔了……不过有个这样的奴隶,眼光挑一些,也是正常的。”

    陈立果被狼擎严严实实的抱着,只露出有点疲惫的面容和一双白皙漂亮的脚。这双脚看起来秀气极了,完全不像男人的,甚至可以说部落里大部分的女人都没有这样漂亮的脚。

    狼擎笑了笑,并不答话。

    陈立果赶路确实是累了,被狼擎抱回家都没有什么意识,直到第二天才清醒过来。

    他醒了之后却发现狼擎的表情非常的难看,见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你和浮蝶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立果被问的莫名其妙,他一脸茫然道:“什么?”

    狼擎冷冷的说:“她来找你。”

    陈立果啊了一声。

    狼擎说:“说要把你换走——”

    陈立果没想到这姑娘这么放不下他,真是让陈立果深受感动。然而现在显然不是他感动的时候,因为狼擎是真的生气了。

    狼擎说:“你背着我和她说了多少话?”因为之前花蜜事件,狼擎怕把陈立果带出去再有意外发生,于是他打猎的时候陈立果都在家里休息。

    陈立果说:“没……没有……”其实他还真和浮蝶说过几次话,但都是浮蝶来找他,来和他闲聊一些事情,但两人绝对没有逾越的举动。不过这时候承认显然是愚蠢的举动,狼擎绝对不会认为他们两人是清白的。

    狼擎冷笑:“没有?没有她会来要求换你?”

    陈立果面露惧色。

    狼擎说:“我真的是对你太好了。”

    陈立果被狼擎拉过来就要往外走。

    陈立果一开始还不知道狼擎要带自己去哪儿,出去了之后才发现浮蝶等在外面。

    浮蝶看到两人出来,脸上一喜,她道:“你同意了?狼擎?”

    狼擎冷笑道:“奴隶,你愿意跟她走?”

    陈立果被狼擎甩在地上,满目茫然,浮蝶见状赶紧道:“知水,你愿意跟着我么?我不会像狼擎那么对你——”

    陈立果颤声道:“我……”

    他话还未出口,狼擎便一脚踏上了他的背,这一脚狼擎没有留余力,陈立果当即被死死的踩到了地上。

    狼擎冷冷道:“说之前想清楚。”

    浮蝶怒道:“你做什么?!狼擎,他不愿意你又何必威胁他!”

    狼擎冷漠的看了浮蝶,他道:“不过是个奴隶而已,威胁他又怎么样?”

    浮蝶想要反驳,但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狼擎说:“说啊,知水。”

    陈立果被狼擎死死踩着,完全说不出话来,他感到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浮蝶说:“你这么踩着他让他怎么说话——”

    狼擎说:“说不出来,就等于他默认不想走。”

    浮蝶哑然,她终于明白,狼擎其实根本不打算给知水选择的权力,在他看来,知水就是他的私产,怎么对待都是正确的。

    浮蝶道:“你不是答应我,让他自己选么?!”

    狼擎说:“他难道现在不是自己在选?”

    陈立果虚弱的挣扎着,根本说不出话。

    狼擎冷漠道:“我数三声,你不说话,我就理解成你不想走了。”

    陈立果心想大兄弟你快数啊,你再不数我他妈半截身子都要被你踩进土里了——

    浮蝶面露紧张之色,她说:“知水!说出来!”

    陈立果:“……”我还萌萌站起来呢!

    狼擎面色如冰,缓缓的数出了三个数。

    陈立果被踩的魂飞魄散,连个屁都放不出来,更别说说话了。

    浮蝶到底是要失望了,陈立果再次被拉进狼擎怀里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说:“你根本就没把知水当人!他会被你弄死的!”

    狼擎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那又如何?”

    浮蝶咬着唇,被狼擎气了个半死。

    狼擎说:“我的奴隶,我想怎么对待,都是我的事。”

    他抱着虚弱的知水,转身就回了屋子里,把浮蝶一人留在外面。

    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很无辜的陈立果真是想把这一男一女拿来烤了吃了,陈立果:“我腰是不是断了?”

    系统冷漠的说:“没有。”

    陈立果说:“那我为什么感觉不到我的腰?”

    系统说:“小孩子家家的有什么腰。”

    陈立果:“……”他真的不太懂系统了。

    狼擎把陈立果扔到了床上,看着他咬着牙瞪自己。

    狼擎冷笑道:“你是不是很恨我?”

    陈立果没说话。

    狼擎捏住他的下巴,冷冷道:“那就再恨一点吧。”反正你再恨也只能和我在一起。(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