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始社会好(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狼擎比陈立果要提前醒来。

    他醒来后,怀里还抱着他正在熟睡的小奴隶。

    小奴隶缩在他的怀里,嘴唇颈项上全是暧昧的痕迹,他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似乎正在做什么不安稳的梦。

    狼擎本该把他的小奴隶叫起来让他乖乖去干活,但鬼使神差的,他不但没有叫醒他的小奴隶,还反而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用皮子遮住了小奴隶的白肚皮。

    陈立果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

    待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鼻间嗅到了一股食物的香气。

    “起来。”狼擎叫道。

    陈立果艰难的睁开眼,看到了站在床边的狼擎。

    他的眼神本来朦胧中带着睡意,然而在看清楚在他面前站着的狼擎后,瞬间带上了恐慌——他在害怕昨晚狼擎对他的事。

    “怕什么。”狼擎看到了陈立果眸中的恐惧,这恐惧让他非常的不悦,他伸出手捏住了陈立果的下巴,语气也冷了下来。

    陈立果虽然害怕,但身为祭司的尊严却让他勉强从床上爬了起来。被子滑落,露出他满是暧昧痕迹的身体。这些痕迹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醒目,这种痕迹若放在平日里,本该招人疼惜,但眼前的人却是狼擎的奴隶——没有任何人会疼惜一个奴隶,于是狼擎只是眸色略微深了些,并没有别的动作。

    陈立果慢慢从床上爬起来,他感到什么东西顺着自己的腿根流下,脸上霎时间有些茫然。然而茫然不过是瞬间的事,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咬了牙,眼里也浮了水光,陈立果抓过裤子就想要穿起来。然而他的手却因为昨晚的高强度运动有些脱力,穿的时候不住的颤抖。

    狼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就这么冷漠的看着陈立果。

    看着陈立果穿好衣服后,他转身道:“过来。”

    陈立果踉跄着跟在狼擎后面。

    早饭居然已经做好了,只不过用的还是狼擎那惨不忍睹的烹饪手法。

    熬的汤里面就放了点盐,光是放在面前,都能闻到浓浓的腥味。

    陈立果虽然有点喝不下去,但想着不能浪费食物,就捏着鼻子喝下去了。

    狼擎看着陈立果一点点的把汤喝光,眼神里也露出满意之色。

    他道:“我今天要去狩猎,你和我一起去。”

    陈立果感到自己摩擦过度的菊花在隐隐作痛。

    但主人说话,奴隶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狼擎叫陈立果去做什么,他就得去做什么,就算他把陈立果当储备粮吃了,陈立果都只能拿着盐往自己身上撒。

    出门的时候,陈立果和系统抱怨,他道:“唉,这个世界真是没有人权,我昨天在床上那么卖力了,今天就不能放一天假吗?”

    系统全程冷漠脸:“爽完了不就该干活了?”

    陈立果:“……”居然无言以对。

    不过不得不说,狼擎这人虽然看起来没啥经验,但还真是天赋异禀,陈立果满意的点点头给他打了个九十四的高分——剩下扣掉的六分是因为今天他还要上工。

    作为全部落最强的战士,狼擎狩猎的范围很广。平日里他一个人就能去的地方,因为今天带上了陈立果,所以不得不也把自己的坐骑骑上了。

    陈立果在看到狼擎坐骑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看看,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看错——那是一只巨大的猫。

    猫蹲在地上,一身梨花花纹,眸子瞪的像铜铃,这要是缩小十几倍,就是一只正宗的中华田园猫。

    那猫被狼擎唤出来,围着他绕了几圈之后喵喵直叫,叫声震的陈立果耳朵疼。

    狼擎拎着陈立果跟拎只鸡——哦不,应该是拎只蚂蚁似得上了猫的后背,然后他把和他比起来娇小无比的陈立果放到了自己的面前,伸手拍了拍猫咪的后背,道:“滚子,走。”

    被叫做滚子的猫咪喵呜一声,随即狂奔起来。

    陈立果的脸色有点难看,第一次坐这种坐骑,他有些害怕,连带着原本抗拒狼擎拥抱的动作也软了下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往狼擎怀抱中缩了过去。

    狼擎察觉了陈立果的动作,他伸手在陈立果的屁股上捏了一下,道:“怕了?”

    小奴隶倔强的哼了声。

    狼擎看着小奴隶那因为恐惧变得有些苍白的脸,和带着些恐惧的眸子,竟是一下子有些亢奋起来。

    他把头埋到陈立果的颈项间,吻了吻他的脖子。

    陈立果被狼擎吻的动也不敢动,他感觉到了狼擎身体的变化,甚至一点也不怀疑他会在爱骑的背上,再次进行昨晚曾经发生过的事。

    好在狼擎最后还是忍住了,他知道小奴隶的身体和他差了不少,如果继续这么折腾下去。身体瘦弱的小奴隶说不定就这么死了——他在部落里见过不少折腾死奴隶的例子。

    大猫简直像是在御风而行。

    很快就脱离了部落的地盘,到达了陈立果未曾见过的密林。

    这个世界果然让陈立果大开眼界,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都比陈立果原来的世界要大许多,唯一不同是到底大多少。

    狼擎狩猎的地点是在森林的深处,那里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危险。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小奴隶带上——反正他只是觉得自己不想让小奴隶离开他的身边,于是他便这么决定了。这片森林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祭司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可能是路边的一朵花,就会要了陈立果的命。

    从大猫滚子身上下来的时候,陈立果整个人都有点晕。

    狼擎拿了自己的武器,对着他道:“在这里等我。”说完就留下了猫和陈立果,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陈立果和满脸好奇的大猫大眼瞪小眼。滚子对陈立果是挺好奇的,它很想用舌头舔一舔面前的人,虽然主人反复叮嘱它不可以随便舔别人,可它到底是只动物,于是陈立果就看到了一条粉色的,布满了倒刺的舌头朝着自己舔了过来。

    陈立果吓的赶紧躲开,这一下要是舔实了,那他就可以直接去下个世界了。

    在他躲开后,他仿佛听到了系统失望的叹息。

    陈立果:“……”你就那么不满意,那么想我死吗我的系统爸爸。

    同样不满的还有滚子,它委屈的喵了一声。

    陈立果竟是也听出了它语气里的委屈和难过,他赶紧拍了几下离自己最近的大爪子,道:“不要舔我,会死人的。”

    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

    陈立果听着他撒娇,丝毫不为所动。

    滚子有点悲伤,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像主人那般喜欢我——也只有狼擎那一身肌肉,能受得了滚子全力一舔了。

    猫都是傲娇的动物,即便是已经被驯化成了坐骑的滚子也一样。它见陈立果一点也不打算来哄它,大叫了几声,居然就飞身跑走了。

    陈立果被滚子跑走时的扬起的风和尘土吹的摇摇欲坠,他眼睁睁的看着滚子消失在了丛林里,留下他独自一人。

    陈立果无语的说:“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的旅程已经结束了。”

    系统说:“恭喜你。”

    陈立果说:“唉,猫真难搞,为什么会养只猫当宠物?”

    系统说:“强,任性。”

    陈立果:“……”还能不能好好交流,到底还能不能好好交流?

    猫跑走后,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陈立果站在原地,觉得自己是一只可怜的小白兔,谁都能上来啃上一口——他的这种想法止于看见了这个世界真正的小白兔。

    那兔子有两栋楼那么高,跳起来震的地面簌簌作响,并且正在往陈立果的方向移动。

    陈立果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块长得有点奇怪的石头,那石头挺大的,斜插在地面上,正好能够让陈立果躲进去。

    陈立果小跑着躲进了石头地下,看着可爱的小白兔蹦蹦跳跳的从自己面前跑走。

    危机解除,陈立果本该是要高兴的,但是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躲的这块石头根本不是石头,而是什么一朵花的花蕊,陈立果被花蕊卷入花苞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我陈立果纵横这么多年,居然折在了一朵花的手上。

    被卷入花苞的陈立果以为迎接自己的是可怕的消化液,但进去之后他才发现,花苞里全是甜甜蜜蜜的花蜜。陈立果舔舔嘴唇,发现味道还真不错。

    他今天本来就只喝了一碗汤,土豆也没吃几个,这会儿还真是饿了。花蜜摆在面前,陈立果一个没忍住,就喝了好几口,然后越喝越上瘾,等到他察觉有问题的时候,他已经快喝饱了。

    陈立果喝着花蜜,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腿上蠕/动,他低下头,发现蠕动的东西居然是花苞里的花蕊。

    陈立果悚然道:“我出现幻觉了吗?”

    系统说:“没有。”

    陈立果说:“花蕊为什么在动?”

    系统冷漠脸:“你刚才不就是被另外一条花蕊拉进来的么?!”

    这时候陈立果想要往花苞外面爬却已经太晚了,他全身都是花蜜,根本无从着力,而花苞也非常的厚,陈立果完全没有破开的能力。

    陈立果感到那花蕊顺着自己的腿根就朝着某个不可描述之地奔去了。

    陈立果:“啊啊啊啊,我要被花日了!!”

    系统:“……”妈的辣眼睛。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陈立果发现那花蕊并没有直接进入他,而是在做着一些很是挑/逗的动作,而他刚才喝下去的花蜜好像有着其他的功效——他感到自己全身都开始发热。

    陈立果觉得自己是跑不掉了,于是他艰涩的说了句:“都是花,就不能相互怜惜一下么?”

    系统:“……”这时候还有时间讲黄/段子。

    狼擎回来的时候,在原地没有看到陈立果,他皱了皱眉,吹了一声哨子,把滚子唤了出来。

    滚子直接从旁边的树上跳下——它其实没有走远,一直在偷偷守着陈立果,还亲眼看着陈立果被花蕊拉进去。

    滚子知道那花苞不吃人,还是个好东西。它每次想找母猫了,只要咬一朵花苞去讨好它们就行。于是他也没有去管被卷进去的陈立果,觉得那人那么弱,在花苞里等着它主人回来也挺好的。

    “人呢?”狼擎问道。

    滚子往前走几步,舔舔面前的花苞。

    狼擎面色一变,几步走过去,就将那巨大的花苞破开了。

    花瓣碎裂,流出浓郁的花蜜和躺在里面已经神志不清的陈立果。

    祭司的身上全是花蜜,白皙的肌肤已经变成了粉红色,他神志不清的抽/泣着,嘴里说着狼擎听不懂的话,似乎是在求饶。

    狼擎看到了伸入祭司腿/根的花蕊,他眼神冷了几分,拔出武器就将花蕊砍断了。

    祭司还是没有知觉,他喝了太多这种花蜜,被狼擎提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在狼擎身上摩擦。

    狼擎把祭司翻转过来,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在确定他没有被花蕊侵/入时,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狼擎抱着陈立果,瞪了滚子一眼:“我叫你看着人,你就是这么给我看的?”

    滚子委屈的喵了几声。

    狼擎说:“还委屈?”

    滚子喵喵喵的叫着。

    狼擎不再理他,抱着陈立果就往附近的湖去了。

    到了湖边,他把陈立果身上的花蜜全部洗干净,连某个部位里的也没有放过。

    陈立果毫无意识的抽泣着,身体也不住的扭动,让狼擎越发的上火。

    狼擎伸手在陈立果的脸上拍了几下,看见陈立果睁开了眼。

    “呜……难过……呜……”陈立果这么叫着,眼神里并没有焦点。那花蜜他吃的实在是太多了,这会儿能睁开眼睛就已经很不错了。

    狼擎却不为所动,他亲了一口陈立果的嘴唇,也尝到了甜蜜的滋味。

    花蜜味道不错,但眼前的人更美味。

    狼擎说:“想要么?”

    祭司似乎并不知道狼擎话中的意思,他露出无助委屈之色,口中抽泣声更浓。

    狼擎这时候想要占有祭司是非常简单的事,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

    他摸了摸陈立果的头,用一种严肃的,却充满诱导味道的语气说:“想要就自己来拿吧。”

    祭司的眼里全是泪水,他慢慢、慢慢的靠近了狼擎,然后舔/了舔狼擎的唇。

    狼擎露出满意之色。

    接下来的事,都不可描述。

    反正等陈立果再次醒来,他大骂狼擎是个王八蛋。

    喝了花蜜之后的记忆,陈立果都有,他完全记得狼擎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自己最后到底有多失态。

    狼擎带着失去意识的陈立果回到了部落,一起带回去的还有他打到的猎物。

    今天他运气不错,遇到了一头零齿狐,这种动物的皮子是最好的,狼擎已经想好了用这皮子请部落里手最巧的女人给陈立果做条漂亮裙子。

    他的小奴隶缩在他的怀里,被他用厚厚的猫毛裹着,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陈立果身上任何一块皮肤。

    狼擎回到部落的时候,正好遇到和他一个队伍的战士。

    那战士注意到了狼擎坐骑背上的陈立果,他也是机灵的,立马朝着狼擎挤眉弄眼道:“味道怎么样?”

    狼擎和他关系不错,于是便淡淡的到了句不错。

    战士道:“真佩服你,能买下其他部落的祭司。”俘虏拍卖的时候,祭司的价格最高,他反正是买不起的。

    狼擎淡淡的嗯了声。

    战士道:“那我先走了。”

    狼擎点点头,然后带着陈立果回家了。

    陈立果整个人还是晕的,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喝蜜糖之类的东西了。狼擎这王八蛋趁人之危,一点都没有留手,把陈立果差点没折腾死。

    最后陈立果实在是受不了了,趴在他怀里崩溃的大哭,狼擎才停下了动作,把陈立果放在水里然后转身去找了点草药喂了陈立果。

    草药入口后,陈立果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而他也明白过来——狼擎不是治不好他,是根本不想治。

    他就想看着他的小奴隶神志全无,放飞自我的模样。

    到家后,狼擎烧了热水,给陈立果洗了个澡后,就把他丢到了床上。

    陈立果缩成一团,嘴里还在轻声的抽泣。

    狼擎知道陈立果已经清醒了,他道:“哭什么?”

    陈立果瞪眼看着他,他道:“你这个恶魔,总有一天,你会受到神的惩罚的!”

    狼擎说:“那你的神怎么不来救救你?”

    陈立果哭的更凶了。

    狼擎也不好把他家小奴隶欺负的太狠,于是揉了揉小奴隶的头,道:“睡吧。”

    陈立果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陈立果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幼儿时期,被妈妈抱在怀里喂奶。

    这种梦对他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因为陈立果几乎就没有对于父母的回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

    但被拥抱在怀中的温暖,却是那么的真实。

    陈立果甚至能感到乳/汁的甘甜。

    然后他吸着吸着,朦朦胧胧的醒来了,一醒来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瞪着他的视线。

    陈立果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到了狼擎有些扭曲的脸。

    狼擎说:“你在做什么?”

    陈立果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注意到自己被狼擎抱在怀里,而狼擎胸口上还挂着他的口水。

    陈立果:“……”大兄弟你胸大不能怪我啊。

    狼擎拍了一下陈立果的头:“睡!”

    陈立果有点心虚,伸手把狼擎胸膛上的口水擦干净,然后若无其事的睡了过去。

    陈立果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第二天早上,他发现狼擎的咪咪肿了的时候,就知道他完蛋了。

    这时候天气有点热,几乎所有的战士都裸/着上身,狼擎也不例外。他沉默的坐在床边,气压非常的低。

    陈立果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发现还真被他吸肿了,一个大一个小,贼明显。他看完一眼后,赶紧闭了眼睛,装睡。

    狼擎说:“别装了。”

    陈立果:“……”

    狼擎伸手把陈立果拉入了自己的怀里,他看着陈立果还带着些许睡意,此时显得格外楚楚可怜的脸,道:“你在找打?”

    陈立果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狼擎冷漠道:“哦。”

    陈立果心中一转,立马流出了眼泪,他说:“我梦见了阿母,我、我只是太想她了。”

    狼擎的眼神几乎是瞬间就柔了下来,他嗯了声,没有再为难陈立果。

    陈立果看着他漂亮的背影和翘挺的屁股,露出一个痴汉的笑容。

    然而狼擎不找他的麻烦了,但咪咪还是肿着。

    于是陈立果就看见狼擎想了个办法——这大兄弟在自己胸上增加了新的图腾。

    陈立果对他的机智感到非常的敬佩。

    不过这敬佩只维持了三秒钟,因为狼擎说:“明天把你带去祭司那里。”

    陈立果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狼擎摩挲着陈立果的肩膀,淡淡道:“你该烙上奴隶的印记了。”

    奴隶印记一印上奴隶的身体,陈立果就彻底和祭司两个字没有关系了,他脸色瞬间惨白,颤声道:“一定要这样?”

    这是废话,奴隶当然要印上奴隶的痕迹。

    狼擎的表情有点奇怪,他说:“当然,你不过是我的奴隶而已。”

    这是主人的决定,身为奴隶的知水,根本没有说不的资格。

    原始社会里,规则就是这么的残酷。狼擎或许会生出爱意,但这种爱意,绝对不属于作为奴隶存在的知水。

    陈立果流下了泪水,心想这虐身又虐心的戏码,他真是……喜欢死了呢,嘻嘻嘻嘻,反正辣鸡系统可以屏蔽痛觉,把他烤成煎饼他都可以不背叛革/命。(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