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始社会好(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睁开眼睛便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好不容易才清醒了一点,看清楚了眼前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他跪在一个台子上,手还被绳索捆着,一个脸上画着花纹的老头正在叽里咕噜说着陈立果听不太懂的话,还未待陈立果搞清楚他到底说什么,就见他直接抱起一个陈立果身边的和他一起被捆住的人,直接硬生生的插到了木桩上。

    那个可怜人被尖锐的木桩从腹部插入,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这惨叫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衰落,然后那人在痛苦中没了声息。

    陈立果虽然眼前是一片血红的马赛克,但他心田里的泪水却要溢出来了,他声嘶力竭的喊道:“系统爸爸!你到底给我选了个什么世界!”

    系统冷静的说:“儿子,这是随机的。”

    陈立果说:“我不信!!”

    系统说:“我是说真的——”

    陈立果哇的一声哭开了,他说:“还不如你给我选个世界呢。”

    然后那脸上花着花纹的老头又开始对着陈立果叽里咕噜的说话,他说话的情绪好像非常激动,台子下面的人群也骚动了起来。

    就在陈立果以为自己是下一个竹签烤肉串的对象时,台子底下走上来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的身形格外高大,相貌也非常的英俊,他裸/着的上身露出结实的胸肌和腹肌,人鱼线消失在一条漂亮皮草裙中,胸膛之上还画着漂亮的黑"se tu"腾。

    陈立果目测这人最起码也有一米九的样子,站在他的面前,简直像座小山。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立果,伸手递给了老头一块什么石头。

    老头看见石头情绪变得非常激动,朝着男人不住的点头,又说了一堆陈立果听不懂的话。

    男人也点了一下头,然后弯下腰把陈立果直接扛了起来。

    陈立果在心中尖叫:“爹——你儿子要去下个世界了——”

    系统说:“冷静!”

    唯一让陈立果松了口气的是,这男人并没有往尖锐木桩的方向走,而是走下了台子。

    男人扛起陈立果的时候,台子之下的人群一阵喧哗。陈立果假装自己是根没有生命的湿面条,搭在男人身上就一动不动了。

    陈立果也不知道男人到底要带他去哪里,不过没走多久,陈立果家的坑爹系统也终于下载好了这个世界的资料。

    当资料往陈立果脑海中输送完毕,陈立果的眼泪都差点没掉下来。

    这他妈居然是个原始社会,陈立果现在所穿的人,是一个部落的祭司。陈立果所在的部落,和扛着陈立果走的这个男人的部落刚进行完一场战斗。毫无疑问,陈立果所在的那个部落已经被打的妈都不认识了。

    陈立果的部落里,几乎所有的战士都战死,只剩下一部分没有战斗力的俘虏。

    于是这堆俘虏就被拍卖了,没有人要的俘虏会被当场处死,而有人要的则会被买去,要么当奴隶要么当诱饵,反正是怎么惨怎么来。

    这是陈立果第一次穿成比命运之女还要惨的存在,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好歹是本部落的人,虽然之后她的丈夫会在一次打猎中死去,孩子也会难产,自己还会残废——但总比陈立果一来就有被竹签烤肉的危险强的多吧。

    陈立果看完了原世界的剧情——这个祭司是真的惨啊,被人带回去之后就过上了奴隶的生活,陈立果哭着说:“我怎么觉得我是命运之男,可以叫个人来改变一下我的命运吗?”

    系统冷静的说:“我把你的痛觉关了,你安心的去吧。”

    陈立果:“……”

    系统说:“看来随机抽取功能是不大好用的。”

    陈立果惨叫道:“你以前没用过啊?”

    系统说:“没有啊,我们对宿主进入的世界一般都是精挑细选。”

    陈立果:“……我要投诉你!!!”

    系统说:“可以,你说一下,我帮你记录下来,我现在就是客服,你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吧。”

    陈立果:“……”

    就在陈立果和系统废话的时候,那个原始人已经把陈立果带回家了。

    陈立果现在所穿的祭司是个性格倔强的人——想来穿成肉串的时候,也会成为一块倔强的肉。

    那男人随手把陈立果往地上一丢,将他手上的绳索解开。

    陈立果坐在地上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男人。

    那男人冷漠的看了陈立果一眼,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不听话的宠物,他转过身,拿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单手把陈立果给提了起来——

    陈立果被拎着手提起,双脚离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然后那男人另外的一只手在陈立果颈项上套了个什么东西。

    陈立果低头一看,才发现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东西是一根绿色的藤蔓。这藤蔓还有一段丟在地上,想来是起到了禁锢陈立果不让他到处乱跑的作用。

    然后陈立果就被男人用一种嫌弃的目光打量了,从上到下,由内而外,陈立果抿着唇,做出倔强的模样——我和我最后的的倔强,就算做肉串也绝不能忘。

    陈立果:“他会用竹签子插死我吗?”

    系统说:“不会。”

    陈立果说:“为什么?”

    系统说:“因为他花了钱。”

    陈立果说:“……很有道理。”毕竟花了钱呢,呵呵。

    事实证明系统说的是对的,这男人对陈立果进行了审视之后,就把他放开了,然后对他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

    陈立果咬牙道:“你做梦!!”

    男人直接捏住了陈立果的下巴,手上慢慢用力,看着陈立果那张小脸因为自己的力量一点点的变得惨白。

    男人说:“或者你想选择死?”

    陈立果差点没对男人喊出我错了,大兄弟,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他忍住了话,眼里闪起倔强的泪光。

    男人冷漠的的松开他。

    陈立果下巴上几乎是瞬间就出现了青紫的手印,他低了头,肩膀微微颤抖,似乎正在压抑住自己内心激烈的情绪。

    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出去了。

    陈立果说:“系统!!我为什么这么瘦弱,我到底成年了没有?!”

    系统冷静的说:“成年了,你今年二十三,比你主人还要老三岁。”

    陈立果:“……”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进入角色开始叫人家主人了啊辣鸡系统。

    系统说:“我们从来不虐待儿童。”

    陈立果的泪水落下:“可我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宝宝。”

    系统冷漠脸:“哦。”

    男人出去之后,又回来了,然后又把陈立果像提小鸡一样提了出去。

    陈立果发现他们两人的身高真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距目测陈立果这身体最起码有一米七五的样子,但这男人还是比他高了一个头。再加上强壮的身形,陈立果在他面前毫无缚鸡之力。

    而半个小时后,陈立果对缚鸡之力四个字,有了全新的认识。

    那男人把陈立果直接扔在了一条清澈的小溪里,然后让陈立果洗干净。

    陈立果一边洗着,却突然想起了其他事情,他道:“说真的,我上个世界到底完成没有啊?”

    系统说:“没有啊。”不是还差十几点么?

    陈立果冷静的说:“你确定?我说你是故意整我的吧,之前明明都会提醒我有危险,为什么这次没有提醒我谢千九带了枪?”

    系统沉默两秒。

    陈立果说:“你该不会旷工出去玩了吧?”

    系统说:“我是那种会丢下宿主出去玩的系统么?”

    陈立果迷之沉默。

    系统说:“……”

    唉,他们两人爱情不见了,连信任都没有了,只剩下父子关系勉强维持。

    最后系统无奈的说了句:“好吧,我承认,你被枪杀的时候,我的确是分了个神去参加佛学研究学会的一个讲座。”

    陈立果:“呵……”

    系统:“……”你不呵我们还能当朋友。

    陈立果说:“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系统道:“这样吧,上个世界算你完成了,这个世界我再给你开一个金手指好不好?”

    陈立果说:“什么样的金手指?”

    系统说:“看你的要求……”

    一人一系统正在做肮脏的交易,小溪边上的树林里就传出一阵鸡叫,守着陈立果的男人没啥反应,于是陈立果便以为这没什么。哪知片刻之后,树林里就窜出了一只巨大的母鸡。

    这母鸡的外形和陈立果原来世界的差不多——除了身体足足大了五六倍,陈立果有生之年终于看到了比自己还大的母鸡。

    陈立果瞪着这鸡,第一个反应是:“这鸡的鸡腿好吃吗?鸡这么大是不是也有这么大的鸭子?那鸭脖子岂不是特别的长……等等,现在好像不是我吃他是他吃我。”

    系统对陈立果无言以对,他发现陈立果是真的喜欢吃肉,各种意义上的。

    那男人看到这鸡朝着他们冲过来,随手在旁边折了一段树枝。

    然后几步飞跳过去——为什么要用飞跳这个词来形容呢,因为这大兄弟一个踏步跳起来足足跳了两米,然后猛地往下一劈。

    可怜的母鸡被劈到脑袋,直接倒地而亡。

    陈立果差点就为他鼓起掌来——如果这人没有对他说:“拖走”两个字的话。

    陈立果看着鸡,再看看自己,觉得拖这只鸡和成为肉串相比,还是后者更容易一点。

    那男人见陈立果不动,直接狠狠拽了一下陈立果颈项上的藤蔓。他冷冷的看着陈立果,道:“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尊贵的祭司,只是我手下的奴隶,如果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

    陈立果没办法,只能去拖鸡。然而就和他想的一样,无论他怎么用力,这鸡都一动不动。

    男人见陈立果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出来,模样不似作伪,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道:“你居然这么弱?”

    陈立果心想我们做祭司的不都是文职工作者么,怎么和你比啊。

    男人道:“没用。”

    陈立果心碎无比,然后他被男人丢在了鸡身上,男人拖着陈立果和鸡一起回去了。

    那鸡的羽毛还挺软的,陈立果躺在上面差点睡着,到家的时候那男人把他拎了下来。

    陈立果在这个世界穿的祭司叫知水,一听这个名字就很鲜嫩多汁的样子。

    拎走陈立果的男人名字叫狼擎,这名字一看就是主角。

    因为陈立果的视角是从命运之女的角度来看的,所以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但他也知道狼擎是这个部落里最强的战士,可以狩猎这个世界最危险的野兽。

    这个世界的女人身体非常孱弱,所以一般情况下,除非是部落危急存亡之时,都是让女人们在部落内部做一些最简单的活儿。

    到家后,狼擎似乎本来想让陈立果处理鸡肉,但他刚准备开口,就看到了陈立果那小胳膊小腿儿。

    之前身上沾了灰尘还看不出来,现在陈立果洗了个澡,白皙的肌肤便变得非常的醒目。

    陈立果肤白似雪,和狼擎古铜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祭司长期不用劳作,陈立果身上也没什么肌肉,用手拎起来的时候,狼擎甚至都怕直接把他的手弄折了。

    眼前这鸡这么大,陈立果来弄还不知道要弄到猴年马月去,狼擎冷冷的叫陈立果去烧热水,自己则飞快的把鸡肉处理了。

    陈立果不是第一次烧热水,但是绝对是第一次在原始社会烧热水,他一边烧一边想着鸡肉和肌肉,觉得其实原始社会也挺好的。

    这种想法止于狼擎随便切了块肉丟进水里撒了几颗粗盐。

    陈立果瞪着水里的肉,心想不会要这么吃吧?

    狼擎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于是他说:“这不是你吃的。”陈立果心中一松。

    然后狼擎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几个土豆模样的东西,扔在陈立果的面前,道:“这才是你吃的。”

    陈立果:“……”刚才是哪个弱智觉得原始社会好来着。

    陈立果看着土豆,觉得这就是自己之后的人生了。

    把土豆塞进火堆里,随便烤烤就熟了,于是他看着狼擎吃鸡肉,自己吃着热土豆。

    陈立果:“现在自杀还来得及吗?”

    系统说:“随时欢迎你。”

    陈立果咬了一口土豆,艰涩的说:“等着我,等我吃完了这个土豆……”

    他话还说了一半,土豆还含在嘴里,就见狼擎站了起来,然后抱住了他的腰,像抱小孩子那样把他举了起来。

    陈立果惊慌道:“你要做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和狼擎说话,之前都是狼擎吩咐他做事。

    狼擎听到陈立果的问话有点不满:“我现在是你的主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的手掐着陈立果的腰,感受着上面细滑的肌肤。

    不得不说,在整个社会体系里,祭司绝对是最养尊处优的一个职位。因为他们不需要打猎,甚至不需要任何的劳作。

    陈立果被狼擎摸的有些发痒,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挣扎:“放开我!”

    狼擎不理,只是仔细的凝视着眼前人的眉眼。

    知水虽然和狼擎比起来身形瘦小,但事实上看面容也算得上是个已经长开的青年人了,他的眼睛是最标准的丹凤眼,不笑的时候变显得有些冷漠,嘴唇是薄薄的粉色,好像咬上去就会破开流出汁水一样——倒也真是人如其名。

    在狼擎的面前,知水就好像是一颗肥美的鸡蛋,轻轻一碰就会破皮,却还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揉捏触碰他。

    狼擎向来都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眼前的人是他的奴隶,就算他要了他的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于是狼擎把陈立果举近了些,一口咬上了他的唇。

    陈立果被咬懵了,直到狼擎的舌头试图挤进来他才反应过来,他不住的挣扎,可是这点力度在狼擎面前几乎就只是情趣罢了。

    “不……唔……”口腔被侵入,因为愤怒或者是恼怒,陈立果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未经人事的祭司根本不知道狼擎的这个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只是隐隐感到,这绝不是个好的兆头。

    氧气被吸尽,陈立果挣扎的力度变小了,身体也软了下来,狼擎停下了这个吻,满意的看到陈立果眸子里浮起水光,身体也染上薄红。

    “你在做什么?!”可怜又可爱的祭司虽然害怕的发抖,却还是故作坚强,他的腰被狼擎死死的掐住,就像一只蛛网上的可怜小虫。然而他却又不能完全领会狼擎的意图,于是眼神里还有些许疑惑的味道。

    “为什么要亲我?”小祭司颤声道。

    狼擎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从来都不是个会怜惜奴隶的人,几乎是一瞬间就决定了接下来他要做什么。

    祭司穿着简陋的皮裤——他原本的华服在被俘虏的时候就被脱下来作为战利品收收了。他被狼擎扔到床上的时候,神态中里还是满目茫然,只是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缩了缩,好似一只发现了危险,却又无处躲藏的小动物。

    “你……”祭司的话刚出口,便看到狼擎在自己面前退下了皮裤。

    他看到了狼擎的某个部位,然后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狼擎伸手抓住了小祭司的头发,把他的头往这边拉了过来,他说:“我是你的主人。”

    小祭司呆呆的看着他,眼眶有点发红。

    狼擎知道他定然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心情突然好了许多,动作也柔和些,他道:“好好记住我对你做的事。。”

    说完,他重重压了过去。

    一夜无眠。

    第二天,系统在陈立果那魔音灌耳的歌声中,迎来了朝阳。

    陈立果在唱:“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男女光着屁/股跑。男的追,女的跑,追到按在地上搞一搞~”

    这歌无论是调子和歌词,都让系统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系生。他今年二十多岁,还是个很年轻的系统,还有大把美好的时光,然而,他却遇到了陈立果这样的宿主。

    系统心想,他的系生,还真是无常啊。

    等陈立果唱完,系统幽幽的问了句:“还死吗?”这货昨天吃土豆的时候,叫的跟吃/屎一样。

    陈立果义正言辞的说:“生命是如此的宝贵,我是随随便便就去找死的人吗?”

    系统:“……”你就是。

    陈立果说:“卧槽,我给你说啊,那个狼擎简直就是天赋异禀——”

    系统说:“我可以不听吗?”

    陈立果大方的说:“可以啊。”

    系统幽幽的同陈立果道谢。

    陈立果说:“唉,我就说你们总部有问题,性怎么了?性是好东西啊,没有爱爱人类早就灭绝了。”

    系统说:“我们无性繁殖谢谢。”

    陈立果冷漠脸:“哦。”

    一人一系统相顾无言,思维都从小小的石屋飘向了浩瀚的海洋,陈立果想的是系统他们怎么繁殖的,难不成是有个人专门编程序?系统想的是爱爱有那么爽么,人类怎么都那么喜欢?

    两种文明在和谐的相处中,终于达到了容纳会和,相互理解的目的——才怪。

    系统:我该怎么让陈立果早点挂掉。

    陈立果:我该怎么坚强的活下去。

    在原始社会里,是没有其他节目的,天一黑,就好像剩下了一种可以进行的运动。而最糟糕的是,陈立果还是个男人,一个不会怀孕的男人。所以最后一种停止这种活动的理由也没有了。

    系统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这他妈比末日世界里一个月的马赛克还要恐怖啊,到底他是怎么随机到这个世界的?总部中的病毒真的清理好了吗?!(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