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杨文娅喝完陈立果给她叫的醒酒汤,捧着酒瓶又大喝了一通。

    那豪爽的样子把剧组的人都给吓了一跳。

    别人问她怎么了,喝的晕晕乎乎的杨文娅也只是笑着道:“高兴嘛!”

    于是酒宴结束,她已然醉的有些不省人事。

    陈立果和她的经纪人一起把她带上了后座,柳莎莎则在前面开车。

    柳莎莎道:“怎么喝的那么多?”

    陈立果坐在后面闭目养神,听到这话也只是淡淡的道了声:“玩过头了。”

    杨文娅的经纪人看了,心中暗赞果然不愧是孙影帝,这气度真是让人心神向往……殊不知柳莎莎已经开始在心中感叹陈立果这货的演技是越来越精湛了。

    把杨文娅送回家后,陈立果也准备回去。

    柳莎莎见陈立果目送杨文娅上楼,那眼神简直像是在看什么宝贝,她迟疑的说:“陈立果,你不会真的对杨文娅有意思吧。”虽然陈立果自己说只是把杨文娅当做妹妹疼。可他们本来就素不相识,陈立果却莫名其妙的特别偏向杨文娅,这种情况在外人看来很难不误会啊。

    陈立果无奈道:“我没有那么想。”

    柳莎莎哼了声:“我倒是恨不得你那么想。”

    陈立果的电影差不多也要杀青,这部剧的票房没有秦宫记和黑暗之桥那么厉害,但也不错,算得上近年来侦探剧里的精品了。

    柳莎莎回去的路上还在嘟囔,说陈立果给杨文娅选资源真是用心,两部剧都大爆,还问他怎么不对自己用心点,全都选的是这种小投资的电影。

    陈立果听着柳莎莎的抱怨,却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喜欢唠唠叨叨的柳莎莎。

    但陈立果没想到,庆功宴的第二天网上就出现了一条似是而非的新闻,上面是陈立功扶着杨文娅的模糊照片,标题更是直接,写着孙清逸地下恋情曝光,对象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线女星?

    陈立果看了看网站,悚然道:“这不是咱们公司的网站么?”

    柳莎莎瞅了一眼,道:“对啊。”

    陈立果说:“那我的公司为什么要黑我。”

    柳莎莎道:“傻孩子,当然是因为你把咱们家公司的老总得罪了啊。”

    陈立果:“……”说真的,柳莎莎不提,陈立果都快要忘记谢安卓这个人了。

    柳莎莎说:“别怕,这绯闻不是□□,到时候澄清一下就行,不用管它。”

    陈立果点点头。

    不过陈立果不管,有人却想管,谢安河看到新闻后就生气了,给柳莎莎打个电话问是怎么回事。

    柳莎莎的态度爱理不理,道:“就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儿啊。”

    谢安河说:“那么回事儿是怎么回事?”

    柳莎莎说:“当然是误会了。”

    谢安河道:“真的?”

    柳莎莎不耐烦的说:“不然你问问孙青青?”

    谢安河说:“我才不会去问他,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柳莎莎:“……”这男人不要脸起来真是特别的可怕。

    于是这条绯闻在陈立果和杨文娅双方的申明下就这么淡出了众人的视线,也没人把它放在心上。殊不知却埋下了隐患。

    秦宫记庆功宴结束后,杨文娅出席了一个宣传活动。

    在活动现场,一个女生突然手持硫酸朝着杨文娅泼了过去,虽然她瞬间被制服,也没有伤到人,但她的举动却让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陈立果从系统那里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直接汗毛立了起来,他道:“统儿,她没事吧?”

    系统说:“没事,她的命运完成度没变。”如果真的出了这件事,那杨文娅的命运完成度肯定是会降低的。

    陈立果这才放了心。

    泼硫酸的女生当场就被擒住了,不过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十分让人堪忧,被抓住的时候还在疯了似得大吼:“孙清逸是我的!!!你这个婊/子,不要脸的贱/人——你凭什么可以和他谈恋爱——”然后又说了一系列的诅咒杨文娅的话,其用词之恶毒,让在场的人听了都胆战心惊。

    杨文娅脸色煞白,她经济人把她扶着走开,这次活动算是彻底的毁了。

    这件事情几乎是同时就曝光在了网络上,网上一片哗然,虽然大部分都在谴责泼硫酸的那个女生,但居然也有小部分的声音在骂杨文娅。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不是她非要死皮赖脸的贴上孙清逸,也不会被泼硫酸,简直就是活该。

    那女生是陈立果的粉丝,所以在知道这件事后,陈立果第一时间就赶往现场。

    杨文娅坐在休息室里休息,陈立果进去的时候还看见她皱着眉头。

    陈立果说:“文娅。”

    杨文娅没有想到陈立果会出现,她睁开眼,眼神里全是惊喜,她道:“孙哥,你怎么来了?”

    陈立果说:“我担心你。”

    杨文娅道:“我倒是没有受伤……”

    陈立果看着她眸子里亮晶晶的星星,实在是没忍住,脱口道:“文娅,我喜欢男人。”

    杨文娅当即愣住。

    陈立果说:“我真的很抱歉,我的确是只把你当妹妹。”

    若说之前陈立果说的话,杨文娅还可以当做推辞,但他现在说出的这一句,却让杨文娅的心都碎了。

    她的眼眶里开始积聚泪水,虽然还在强颜欢笑,可这笑容真是比哭了还难看。

    陈立果看了竟是有些心疼,他说:“别哭了。”

    杨文娅伸手抹着眼泪,她说:“是只喜欢男人嘛?”

    陈立果道:“嗯……是的。”

    杨文娅哭的更厉害了,但她一边哭,却又一边在笑,她说:“嗯,我知道了,唉,好难过啊。”

    陈立果说出这话其实挺犹豫的,但他实在是不想再让杨文娅对他产生任何的误会,不过让陈立果没有想到的是,他说出这话之后,杨文娅的命运完成度居然涨了,还涨了足足十几点,直接冲到了六十多的位置。

    陈立果道:“……女人心海底针。”

    系统道:“是的呢,比你的还细呢。”

    陈立果:“……”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谢谢。

    杨文娅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后,真的是哭惨了。见她哭的梨花带雨还要强行压住哭音,眼见就要晕厥过去的模样,陈立果没忍住把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杨文娅没有拒绝,她死死的抓着陈立果胸前的衣服,把头埋到陈立果的胸膛——最后一次祭奠自己死去的可怜爱情。

    陈立果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搂着像哄妹妹那么哄呗。

    于是两人之间气氛和谐,一个哭,一个劝。

    谢安河进到屋子里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和谐无比的场景。

    杨文娅靠在陈立果的怀里,伸手抱着陈立果。陈立果也没有拒绝,慢慢的拍着她的肩膀。

    这画面是如此的美好,又是如此的刺眼,让谢安河一刻都看不下去。

    他唤道:“清逸。”

    陈立果闻言动作一顿,扭头看向谢安河。

    谢安河说:“你们不会真的在谈恋爱吧?”他的眸子里没了平日的温度,仿佛被薄冰覆盖。

    陈立果低低道:“没有。”

    杨文娅见有人来了,才不太情愿的从陈立果怀里出来,她说:“谢总,您怎么来了?”

    谢安河咬牙道:“你是我旗下的艺人,我来这里很奇怪么?”

    是挺奇怪的,杨文娅看着谢安河和陈立果之间的互动,再联系刚才陈立果说的话,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想法。

    她哑然道:“该不会……你们……”

    她话刚出口,便看到孙清逸被谢安河抓住了手腕,下一个动作便是谢安河重重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带了点粗暴的味道,孙清逸在谢安河的怀里不断的挣扎。

    杨文娅看着孙清逸脸上带上了一抹羞恼,手却被谢安河死死的拽着,最后他的挣扎越来越弱,直接软倒在了谢安河的怀里。

    谢安河这才松开了孙清逸。

    “你一定要当着别人的面这么对我么!”陈立果有点恼怒,他说,“谢安河,成熟一点好不好。”

    谢安河哼了声,他咬了陈立果的手腕一口:“不好。”

    陈立果似乎便拿谢安河没有办法了,他道:“幼稚!”

    谢安河说:“我不管,我看见你和其他人抱在一起就吃醋。”他说的如此坦然,坦然的让陈立果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杨文娅已经看傻了。她心爱的偶像被别人抱在怀里强吻,这种事情她本该是要愤怒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看着孙清逸羞恼的样子,她的内心深处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苏醒,这是她第一次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男人。

    谢安河说:“这件事,清逸这边会发声明。”

    陈立果道:“牵连你很抱歉。”

    杨文娅道:“没事……”

    谢安河说:“我们走吧。”

    陈立果皱起眉头,他看了看杨文娅,又看了看谢安河,那眼神显然是不放心把杨文娅一个人放在这里。

    谢安河无奈道:“你啊,也不想想,如果你的粉丝看见你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会不会对杨文娅产生更多的误会……”

    这一点的确是陈立果疏忽了。

    杨文娅也道:“对,我没事了……孙哥你和谢总一起走吧。”

    陈立果说:“有事给我打电话。”

    杨文娅点点头。

    于是谢安河便和陈立果一起往外走。

    坐上车,谢安河给陈立果系好安全带,他开口问道:“青青,你是怎么把我哥一家子都得罪的?”

    陈立果道:“一家子?”

    谢安河说:“对啊,他和他女儿谢千九。”

    陈立果这才恍然想起小九的事,于是他把小九和杨文娅的爱恨情仇说给谢安河听了。

    谢安河一听,到:“原来是这样,我说怪不得她天天一副要吃了你的样子。”

    陈立果道:“泼硫酸的人不会是小九安排的吧?”

    谢安河说:“这倒是不会,不过你粉丝的情绪倒是很有可能是她煽动的。”他们一家子都是白皮黑心的汤圆,表面上还冲着你笑呢,转个身就掏出刀子把你捅了。

    陈立果心有余悸。这硫酸还好没有泼到,如果真的泼到了,那杨文娅的演艺生涯大概就结束了,她这辈子说不定都毁了。

    谢安河说:“你最近要减少和她的来往。”

    陈立果点点头。其实他也没怎么和杨文娅来往,只是秦宫记结束之后,他才和她的关系走的近了些。

    也怪这几年来孙清逸都没有什么绯闻,一和某个女星走进,众人的质疑之声就冒了出来。

    最后泼硫酸的那女生因为没有伤到人,所以只被刑拘了一段时间。而陈立果的公司立马发了声明,说他和杨文娅的确不是恋人关系,只是前辈和和后辈关系比较好,让粉丝们不要误会。

    因为这件事,陈立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杨文娅见面,都是手机联系。

    年末的时候,秦宫记和陈立果预料的那般得了不少奖项,杨文娅破天荒的荣得桂冠——谁都没想到她居然能拿下影后的位置。

    一个才出道几年的新人,居然就得了这个奖项,的确会让许多人不平。但杨文娅的发挥又摆在那里,让人无法质疑。

    在秦宫记里,她完美的扮演出了一个从天真到狠戾的公主,天真时谁都看得到她眼眸中的星光,狠戾时谁都看得到她眼神里的深渊。

    不得不说,天赋这种东西,有时候真是让人嫉妒。有的人穷尽一生追求的东西,有的人却一出生就自带了。

    虽然杨文娅现在还稍微有点生涩,但谁都能看到她身上迸发出的强大潜力。

    陈立果没有去参加颁奖晚会,那天他和谢安河窝在被窝里,看陈立果新上映的侦探片。

    谢安河这臭不要脸的舔着脸叫陈立果侦探先生——陈立果在剧中扮演的角色。

    陈立果浑身发热,咬着牙叫他别闹了。

    谢安河说:“你亲亲我,我就不闹了。”

    陈立果被他压着,气的不行,抬头对着他鼻子就咬了一口。

    谢安河把头埋在陈立果的颈项里,他说:“我希望时间凝固,又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陈立果轻轻的抽着气。

    谢安河说:“我真的爱你。”

    电视里的剧情到了结尾,两人的甜蜜时光才刚刚开始。

    春节的时候,谢安河也没有回家。这几年他都是陪着陈立果过年的,今年也不例外。

    陈立果看着他光着屁股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伸出脚在他屁股上轻轻的踹了一脚,道:“蠢奴才,还不快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谢安河扭头看了陈立果一眼,道:“是,主子。”

    一会儿谢安河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桶牛奶和一个杯子。

    陈立果说:“你拿那么多干什么?”

    谢安河说:“主子,你要和去年产的牛奶呢,还是今年产的牛奶,还是最新鲜的鲜奶?”

    陈立果一开始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直到这个臭流/氓低下头往身下看了一眼。

    陈立果当即被谢安河的黄/暴程度所震惊,他说:“谢安河,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谢安河笑嘻嘻,凑过去亲亲陈立果眼睛,他说:“还是热的哦。”

    然后陈立果就被迫喝了最新鲜的牛奶。

    陈立果和谢安河两人窝在家里,就这么幸福的度过了无比消磨人意志的暖冬。

    陈立果的侦探剧实在贺岁档上映的,票房表现不俗——这几年来陈立果几乎已经成为了票房的代名词,他从未接过一部烂剧,几乎是部部精品。只要看到他的名字,观众们几乎就能肯定这部电影不错。

    陈立果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系统说:“杨文娅的命运完成度又涨了。”

    陈立果含含糊糊的问:“咋又涨了?”

    系统说:“我发现了一件事……”

    陈立果这才清醒了一点,他伸出手抹了一把脸,道:“啥事?”

    系统说:“自从她不喜欢你了之后,那命运完成度就涨得飞快……”

    陈立果:“……”

    系统说:“唉。”

    陈立果:“……”这一口叹气,让陈立果想起了系统曾经说过的话:谁年轻的时候没看过几个人渣。所以系统是在杨文娅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吗真是有点心疼呢。

    生活还在有条不紊的继续,陈立果维持住影帝地位的同时,杨文娅也在崛起。

    作为近年来崛起的新星,她无疑是最成功的一个。有实力,有资源,够刻苦。这样的人不成功,简直天理难容。

    去年泼硫酸事件,也有了调查结果。果不其然其中有小九参与其中,她对陈立果真的是恨到了骨子里。

    谢安河也拿她没办法,干脆把她骚扰杨文娅的事情给谢安卓说了,让谢安卓去处理。

    陈立果忧郁的说:“她为什么那么讨厌人家啊。”

    谢安河说:“因为她嫉妒你啊。”

    陈立果说:“哦。”

    谢安河说:“你不问她嫉妒你什么?”

    陈立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道:“除了美貌和才华,我还有什么让人嫉妒的么?”

    谢安河:“……”爱人这么自信,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总而言之,小九被她爹给拎走了,而且目测短时间都不会出现在陈立果的眼前。

    这个世界对于陈立果而言真的是挺美好的,吃好喝好,还可以光明正大的过性/生活,并且命运之女的完成度还涨的非常有规律,基本是接一部戏,得一个奖,就能涨一点。

    陈立果:“好久没看见这么耿直的命运之女了。”

    系统深有同感。

    不得不说,杨文娅红起来的速度,还是超出了陈立果的预料。

    黑暗之桥票房大爆,秦宫记得奖,接着杨文娅又接了好几部电影,这些电影都是陈立果和谢安河精挑细选出来的。有的是原来世界杨文娅曾经拍过的电影,有的则是适合她拍的电影。

    某天在片场的时候,系统又提醒陈立果说杨文娅的命运完成度涨了。

    陈立果当时正在演一个到处乱飞的侠客,听到系统这话问为什么。

    系统说:“她错过了渣男啊。”

    陈立果回忆了一下,才想起如果按照原来世界的诡异,那杨文娅大概是在今年遇到那个毁了她的渣男,不过系统突然说她命运完成度涨了,那便说明杨文娅和渣男的缘分彻底的断了。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杨文娅就告诉陈立果,有个追求她很久的男明星向她表白,她犹豫之下,还是答应了。

    陈立果满脸欣慰之色,像是个嫁出了女儿的蠢爸爸。

    杨文娅无奈的说:“孙哥,你能别露出这个表情么?”

    陈立果眨着眼睛看着她,说:“就让我感动一下吧,文娅,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杨文娅想了想,她以前的梦想就是和陈立果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但是自从知道陈立果喜欢男人,他们二人之间绝无可能后,这种想法就淡了。并且随着事业的提升,她有时候反而会生出一些属于女人的脆弱情绪。

    认真思考后,杨文娅说:“梦想?我现在的梦想,就是有一场盛大的婚礼,一个爱我的丈夫。”

    陈立果便从杨文娅的这句话里,猜到了他离开的时间。

    想来杨文娅结婚的那天,就是他离开的时候吧。

    一想到要离开这里,陈立果的心中生起了几丝惆怅,他说:“下个世界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谢安河这样的老乡。”

    系统说:“我会信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走?”

    陈立果说:“好吧,你看透了我的灵魂。”这个世界他可以瞎崩人设也没什么关系,下个世界肯定就不行了,哎呀,好生气好想再自爆一次噢。

    系统哼了一声,不理陈立果了。

    陈立果见状更加惆怅的叹了口气。(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