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柳莎莎看着两人一起进了卧室。

    她本来以为陈立果说要上谢安河这话只是说着玩玩的。但是一刻钟之后,她居然听到了谢安河凄厉无比的惨叫。

    随着谢安河惨叫的是陈立果的冷笑声,她家的小娘炮一边冷笑一边大声的说:“还要不要,还要不要?!”

    柳莎莎:“……”没看出来啊,孙青青在床上居然如此的勇猛。

    这叫声持续了很久,最后谢安河似乎没力气了,柳莎莎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但听到谢安河都没声了,她也放下了心,对着陈立果道了句:“青青,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啊。”

    陈立果从里面走出来,裸/着的上身沾满了薄薄的汗水。虽然柳莎莎已经知道陈立果不是自己的菜了,可是看见这幅模样的他,柳莎莎居然还是很没出息的觉得心跳加速。

    她说:“怎么出来了?”

    陈立果随手擦擦汗水,道:“中场休息。”

    柳莎莎:“……”

    陈立果道:“呵,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不把人家榨干了,还真是不肯停手呢~”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感到自己的梦破碎了。她掩面而走,不愿再回头。

    陈立果见柳莎莎关好了门,便又遛回了卧室里。

    此时谢安河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看样子一万个男人来过之后,他已经是神志不清了。

    陈立果挑起他的下巴,说:“这样你就不行了?呵,我还没玩够呢!”——也不知道谁规定的,反正总裁说话一定要加个呵,好像这样才逼格比较高。

    谢安河睁开眼,也没说话,咬牙切齿的直接把陈立果扑倒在床上。

    陈立果一时不察,立马道:“你要干嘛,干嘛啊!”

    谢安河一口咬在陈立果的耳朵上,咬的陈立果嗷嗷直叫。

    谢安河恨恨道:“我就不该对你太温柔了——”

    陈立果眨眨眼睛,道:“温柔吗?”

    谢安河冷笑:“我让你看看不温柔的!”

    说完他就开始戴套套,然后把剩下的风油精倒了上去。

    陈立果已经猜到了谢安河想要做什么,他悚然道:“不,你不能这么对我。”

    谢安河冷漠的说:“我可以!”

    陈立果流出悲伤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他还以为这个世界自己没机会说这话了呢。

    谢安河冷笑着说:“因为我爱你啊,蠢东西。”

    最后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陈立果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谢安河只能拍着他屁/股让他放松点。

    陈立果愤怒的说:“放松点,你来试试?!”

    谢安河咬牙道:“我刚才没试?”

    陈立果:“……”对哦,你试了大半瓶呢。

    然后他开始耍赖,道:“我不管,我不管,你哥都把我看光了……”

    谢安河闻言有点无奈,但似乎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于是他也不解释,更加卖力。

    陈立果最后混混沌沌失去了神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下半身完全瘫了。

    他躺在床上,这次轮到谢安河在旁边抽烟。

    陈立果有点无聊,便和谢安河闲聊,聊什么命运之女啊,聊什么未来的娱乐圈啊,聊什么逝去的爱情啊……

    聊完之后起床洗漱,两人走路都有点瘸。

    柳莎莎正好要接陈立果出席活动,看到他们两个惊了:“青青你为什么也瘸了?”

    陈立果说:“腰扭着了……”

    柳莎莎:“……”

    谢安河没有要和柳莎莎说话的意思,穿好衣服就很低调的走了,也没留给柳莎莎嘲讽他的机会。柳莎莎是落井下石的那种人么?不,她不是,她并不会落井下石,而是会直接把那口井给用水泥封了。

    最近陈立果休息过了,开始忙了起来。看着他这幅纵欲过度的模样柳莎莎非常不满意,让化妆师折腾了好久才勉强忍了。

    影之灯上映之后大获好评,不少电影奖项都发来了请帖,邀请陈立果一起去观奖。

    陈立果也都去了。

    和原来的世界一样,影之灯的确是揽收了大部分文艺电影的奖项。唯一不同就是原本由陈立果独自领取的最佳男主角,变成了双黄蛋——谢安河这个圈外人,居然也获奖了。

    评委们的评语对影之灯中两人的表现大加赞扬,特别是谢安河这个“新人”,说他简直天生就是演戏的,对于这点,陈立果是深有体会。

    领奖的时候谢安河没有出席,是他的经纪人帮他领的。

    陈立果这才知道谢安河也有个经纪人,还是个面貌清秀的小年轻。

    陈立果吃醋了,他说:“这个谢安河,真不是个好东西,背着我找替身也就算了,居然还背着找这么可爱的经纪人……”

    系统冷静的说:“自己约的炮,跪着也要约完。”

    陈立果说:“你忙完啦宝贝?”最近找系统唠嗑,系统都没个响。

    系统说:“差不多吧。”

    陈立果说:“怎么处理的?”

    系统说:“我们总部把那个ai权益协会给黑了。”

    陈立果:“……”

    系统幽幽的说:“让他们自己出草了一份这事情就这么结束的声明……”

    陈立果:“……”可以,感觉系统口中的总部都和系统一个风格,一看就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系统说:“所以既然谢安河这么渣,我们就快点去下一个世界啦。”

    陈立果说:“下个世界你还阻止我浪吗?”

    系统说:“我觉得以前自己对你太差了,你是有权力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所以以后都不会再阻止你。”

    这句话陈立果听了本该说非常感动的,然而系统这温柔的语气,却让陈立果流下了冷汗,他说:“爸爸你再爱我一次。”

    系统微笑着的说:“傻儿子,爸爸一直爱着你啊。”

    陈立果:“……”妈妈我好怕,爸爸好像坏掉了。

    不过下个世界到底怎么样,恐怕只有到了才知道了。

    颁奖结束之后,陈立果忙碌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接下了新的片子,还得赶一些宣传和广告。

    柳莎莎对于这些安排从来都是游刃有余——她想着陈立果忙起来了,就会把那些糟糕的事情忘记。

    于是谢安河和陈立果见面的时间就被压缩到了极点。

    有天谢安河赶过来,和陈立果温存一次后,说自己正在外面办事,听到陈立果有休息时间,便急急忙忙的赶回来,打车都花了一千多——他的本意是想要强调自己赶了多远的路,然而陈立果听完这句话,转身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千块钱,放到了谢安河的胸口,然后拍着他的脸说:“很好,好好伺候爷,爷有钱。”

    说完这话的陈立果又被伺候了,这次伺候的贼惨,陈立果一边求饶一边说不行了。

    谢安河恨恨的说:“孙青青,我真想把你吞进肚子里。”

    就这样陈立果都还不肯住嘴,来了句:“然后第二天就把我拉出来?”

    谢安河:“……”

    陈立果:“啊啊啊啊,轻点人家撑不住了啦!”

    做完之后,谢安河什么时候走的陈立果都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柳莎莎气的要死,她说:“你看看你脸上这个牙印!我要怎么解释?!”

    陈立果说:“说被狗啃的?”

    柳莎莎说:“可以啊,那你是不是还要告诉别人你被□□了?”

    陈立果:“……”唉。

    因为这个牙印,陈立果扑了好厚的粉底,遮遮掩掩的出席完了那个活动。

    陈立果在这边忙,杨文娅的完成度也在缓慢的涨。

    只是她成功选角秦宫记的那次,涨得比较快一点。

    虽然杨文娅的名字不高,但演技的确挺好的,再有了谢安河的帮忙,她毫无悬念的拿下了这个角色。

    拿到之后,杨文娅说想请陈立果吃饭。

    陈立果同意了,去了杨文娅定下的包厢。

    这次吃饭就两个人,不过气氛并不暧昧,因为陈立果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将杨文娅当做了一个可以提拔的后辈,言语举动都没有逾越。

    杨文娅对陈立果说:“孙哥,虽然我接下了秦宫记,但是说实话,我对自己实在是不太有信心……”

    秦宫记的剧组和导演均是一流,投入的资金更不用说。在这样一部戏里出演女主角是无数演员梦寐以求的事。杨文娅本来以为自己只是个打酱油的,却没想到真的拿下了女一的角色。

    被馅饼砸到脑袋,杨文娅除了狂喜之外,还有一丝的畏惧和怀疑。

    陈立果说:“我很看好你,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自信一点。”

    杨文娅是有天赋的,不然原世界她也不会凭着自己的的能力火了起来。

    杨文娅浅浅的笑:“孙哥,你这么夸我都不好意思了。”

    陈立果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杨文娅脸有点红,被自己的偶像这么夸赞,简直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陈立果又安抚了几句杨文娅,两人便跳过了这个话题。

    秦宫记开拍是明年初春的时候,估计要拍一整年的时间,接着再除去后期和宣传的时间,估计第二年的下半旬才能上映。

    陈立果也接了电影,所以最近是真的挺忙的,来陪杨文娅吃饭,还是特意抽出来的时间。

    吃完饭,陈立果出了门。

    柳莎莎问陈立果为什么这么看重杨文娅。

    陈立果想了想说:“这姑娘挺可爱的啊。”

    柳莎莎安静片刻,道:“你难道喜欢她?”毕竟在谢安河之前,孙青青还是喜欢女人的。

    陈立果笑道:“怎么可能。”

    柳莎莎不吭声了。

    这一年,忙碌又充实。

    陈立果接的那部戏说部悬疑剧,剧里他扮演的是一个侦探,一点点抽丝剥茧找出了事情的真相。

    这部剧的编剧非常有名,是个业界专门写悬疑剧的大手。

    据说他当初选角的时候,他一眼就看中了陈立果,第一个就把剧本递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挺喜欢这部剧的,于是便接了下来。

    谢安河最近和他哥哥掐架掐的昏天黑地,到处都在说谢家兄弟反目。但哪个记者也没有找到他们为什么反目。

    但在陈立果进剧组后,谢安卓私底下又找了陈立果谈了一次。

    这次谈话连柳莎莎都不知道。

    谢安卓把陈立果请过去,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做到让安河这么死心塌地的?”

    陈立果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语气平淡的说:“凭借人家的美貌,谁能逃出人家的手心?”

    谢安卓:“……”

    陈立果走过去,伸手拽起了谢安卓的领带,笑道:“难不成,你也对人家有了意思?”

    说真的,谢安卓对陈立果是有那么一点兴趣,但这兴趣却仅限于伪装之后的陈立果。

    谢安卓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离开他?”

    陈立果说:“除非他死了。”这个世界他就只能找一个□□,没了谢安河,他的人生一片灰暗。

    谢安卓冷笑着看着他,他道:“你死了不也一样么?”

    陈立果在沙发上坐下,说:“讨厌啦死鬼,你就天天咒人家去死。”

    谢安卓发现这个孙青青真不是个好对付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软弱可欺,但谈下来却会发现他真是寸步不让。

    谢安卓说:“你就不信我封杀你?”

    陈立果说:“请便。”

    谢安卓挑眉。

    陈立果说:“封杀我之前,你是不是先得把你那个被我蛊惑的弟弟处理掉?”

    谢安卓不说话。

    陈立果站起来朝着他挥了挥手,走了。

    经过这次谈话,谢安卓和谢安河的关系居然莫名其妙的没有以前那么紧张。

    也不知道谢安卓是真的放弃了,还是在私底下憋大招,想一口气把陈立果秒了。

    不过这些陈立果是不太关心的,因为秦宫记上映了。

    陈立果也在秦宫记里面客串了一下,客串的是一个只出场过一次的国师。当他穿着白色的祭服光着脚走向祭台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他的侧颜上。

    国师极美,面容之上还划着精致的血"se tu"腾,他微微垂了眸,口中念着别人听不懂的咒语,然后缓步踏上祭台,开始行礼。

    这是杨文娅第一次如此近的看陈立果拍戏。

    她眼神里全是惊艳和痴迷,毫无疑问,唯有这样的孙清逸,才配得上影帝两个字。

    眼前的人将剧本里国师的惊艳完全展现了出来。

    当祭礼结束,天边划过了一颗流星,秦宫记三个大字才出现在了荧幕之上。

    秦宫记的首映非常成功,杨文娅没有辜负陈立果的期望,她并不像原世界秦宫记的女主角那本遭到了所有人的诟病,反而在男主角强大的压力下,依旧展现出了属于自己的风采。

    首映结束之后,网上一片叫好的声音。

    看过首映的人中也有陈立果的粉丝,看完之后纷纷在网上表示,光看陈立果那一段,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陈立果扮演的国师太仙太美,让人不敢生出亵渎之心的同时,却又激发出了内心深处的某种黑暗的情感。

    有粉丝非常激动的表示:好想把他家青青扒光了在祭台上侵/犯啊,好想看见他隐忍愤怒却又毫无办法啊,好想看他眼角带着泪水,却又强忍不发出声音啊……

    陈立果这些评论震惊了,他说:“真是好不要脸啊!”

    柳莎莎摸着下巴没吭声。

    陈立果说:“莎莎?”

    柳莎莎说:“我觉得他们说的挺有道理的……”

    陈立果:“……”

    柳莎莎捏着陈立果下巴,语重心长的说:“要不是知道你的真实面目是什么,我也想在祭台上了穿着白衣的你……”

    陈立果:“……”现在的女人,真是越来越可怕。

    这个所有影迷的梦想,最后还是被谢安河这个王八蛋实现了。

    谢安河悄咪咪的清了场,悄咪咪的骗陈立果穿上白衣,更加悄咪咪的把陈立果给上了。

    陈立果被他压在祭台上的时候,还在继续演:“王上,请自重!”

    谢安河冷笑:“这国家都是朕的,你也是朕的。”

    国师白了脸色,开始挣扎。

    王上压住了他,吻住了他的唇。

    白衣飞散,一夜春/宵。

    结束的时候谢安河把陈立果用毯子裹着抱进了车里。

    那祭台有点硬,膈的陈立果背上全是红痕。

    谢安河有点心疼,到家后还特意去买了药给陈立果一点点的抹上。

    陈立果躺在床上指挥他左左右右。

    谢安河恨恨的说:“别扭了啊,再扭把你操了。”

    陈立果瞬间扭成了一朵花。

    谢安河伸手就在他屁股上狠拍了一下,他道:“我兜里还有风油精呢!”

    陈立果躺平安静如鸡。

    谢安河说:“扭啊,怎么不扭了?”

    陈立果幽幽的说:“你是变态吗?为什么会随身带这玩意儿?”

    谢安河冷笑:“你上次不也随身带了么?”他后来想了想为什么陈立果兜里会带着风油精,一想就发现不对头了,这小王八蛋恐怕早就对他起了这贼心,只是一直没有贼胆。不过最后不还是让他得逞了。

    陈立果在祭台上被谢安河上了这件事第二天就被柳莎莎知道了,她知道后痛心疾首的骂了陈立果一顿,说他毁了自己美丽的国师。

    陈立果幽幽的说:“如果国师站在你面前你会对他做什么?”

    柳莎莎想了想,脸红了。

    陈立果:“……”

    柳莎莎深有感触的冒出一句:“唉,也不怪谢安河。”

    陈立果:“……”他突然觉得自己挺危险的。

    总而言之,秦宫记是火了。

    连带着杨文娅身价也跟着飞涨。如果所黑暗之桥那部电影让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那秦宫记则为杨文娅圈了不少粉。

    陈立果看着杨文娅微博粉丝疯涨,从几十万一直到了八位数。

    与此同时一起涨的还有她的命运完成度。

    秦宫记票房最后停在了十七亿这个数字上,虽然没有破记录,但是已经是大赚了。

    庆功宴的时候,杨文娅喝了不少酒。

    她的压力也是非常的大,如果她没有抗住这部戏的角色,那迎接她的绝不会是飞涨的粉丝团,而是一片骂声。

    接下一部商业历史剧,对于一个初出茅庐演员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而杨文娅撑过了最艰难的时候,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胜利果实。

    她喝的太多,中途去厕所吐了很久。

    陈立果见她好久没回来,便想去看看她,哪知走到厕所附近,看到她蹲在地上抽烟。

    这个模样的杨文娅,是陈立果没见过的。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杨文娅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说:“孙哥。”

    陈立果说:“嗯,胃不舒服么?”

    杨文娅点点头,她说:“喝太多了……”

    陈立果说:“我给你叫了醒酒汤,今天就别喝了。”

    杨文娅突然叫了一声:“孙哥。”

    陈立果听到她这个语气,心中有一点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杨文娅的一句话便是:“我、我……孙哥,你对我可真好,我……”眼见那句话就要说出口。

    陈立果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打断了杨文娅想要说出口的话:“文娅,我只当你是妹妹。”

    杨文娅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用手背抹着,强忍住了内心的难过。

    陈立果摸摸她的头,说:“文娅,你值得更好的人。”

    杨文娅摇摇头,她苦笑着说:“孙哥,你太温柔了。”

    陈立果心中叹气,他说:“好了,小姑娘,想喝多少喝多少,我负责把你送回家。”

    杨文娅把泪水擦干,重重的嗯了一声。她想,她已经够幸福了,可是人真是贪婪的动作,*始终都无法被满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