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可以,柳莎莎不想再看见谢安河。

    若不是因为谢安河,孙青青也不会经历这些糟糕的事。这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以是毁灭性的打击,更不用说孙青青这种神经脆弱的人。

    谢安河进了屋子,在客厅里坐下。

    柳莎莎道:“抽烟么?”

    谢安河点点头。

    柳莎莎递给了谢安河一支烟,两人都点了起来。

    香烟浓郁的气息逐渐充斥了整个客厅,两人沉默的对视着,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柳莎莎先抽完一根,她把烟头碾熄在烟灰缸里,淡淡的对着谢安河道:“说吧,你想怎么办?”

    谢安河瞥起眉头,他说:“这的确是我的错,我会负责的。”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宇之间浓郁的烦躁,似乎随时可能爆发。

    柳莎莎冷冷的看着他。

    谢安河说:“青青呢?”

    “在睡觉。”柳莎莎道:“他的心情非常糟糕,你去见他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

    谢安河道:“嗯。”

    柳莎莎有很多话想对谢安河说。但她却又在思考这些话说出口之后,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谢安河真的喜欢孙青青么?如果他喜欢孙青青,怎么会由着谢安卓做出这种事情。

    柳莎莎正在想着,卧室里就传出了窸窸窣窣脱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客厅里的两人扭头看去,看到了穿着睡衣揉着眼睛,从卧室走到了客厅的陈立果。

    “你、你们怎么都在?”陈立果看到了谢安河,他惊恐道,“你来做什么?”

    谢安河道:“青青!”他走上前去,想要抱住陈立果。

    陈立果尖锐的叫了一声:“放开我——”

    谢安河道:“青青,是我!我是谢安河!”

    陈立果眼眶中泪光盈盈,他缩在墙角,可怜兮兮的看着谢安河,想对他说,你哥是个超级无敌大变态,他居然在我的菊花上撒花风油精——那感觉就好像一万个男人来过了。

    “我不干净了,我不干净了——”陈立果绝望的摇着头,他说,“别碰我谢安河!”

    谢安河闻言心中酸涩,他伸手死死抱住了陈立果,颤声道:“别这么说自己——青青,你是最干净的。”

    然后站在旁边的柳莎莎就看见这两人一个“我不干净了”一个“不,你是最干净的”这么叽叽歪歪了好久,酸的人牙疼。

    烟都抽了三根,这两人还没酸完。

    柳莎莎咬牙切齿道:“谢安河,青青不舒服,你让他先去睡觉——青青,你出来做什么?”

    陈立果这才想起,泪眼朦胧的说:“我出来上厕所。”

    柳莎莎道:“那你快去啊。”

    陈立果感到谢安河勾了勾自己的手心,他泪眼婆娑道:“嗯,我去了。”说完他飘然而去。

    谢安河看着陈立果的背影,眼神里是满满的心疼,他狠狠道:“这事情绝不会就这么完了。”

    柳莎莎闻言,却在心中冷冷哂笑,不会就这么完了?谢安卓到底是谢安河他哥,难不成谢安河还能把谢安卓给阉了不成?!

    陈立果从厕所出来之后,谢安河已经走了。

    柳莎莎看着他寻人的表情,道:“青青,他去帮你报仇了。”

    陈立果心想怎么报仇,也去往谢安卓的菊花上倒风油精么?噢,记得多倒一点。

    柳莎莎说:“你继续睡吧。”她摸了摸陈立果凌乱又柔软的头发,道,“有我在呢。”

    陈立果被柳莎莎的母爱感动,在她的催眠曲中慢慢入睡。

    这件事闹腾了足足半月之久。

    柳莎莎本来以为谢安河说他去给孙青青讨场子的话,只是说来好听的,没想到他还真的对谢安卓动了手。

    近来媒体上关于谢家兄弟决裂的报道愈演愈烈,甚至有人说看见他们在公共场合大打出手。

    谢安河每天都要来这里坐一会儿,虽然有时候看不见孙青青,脸上却依旧带着幸福的表情。

    柳莎莎见他这模样,嘲讽他说:“当初怎么不好好珍惜?现在在这里假装深情有用?”

    谢安河艰涩道:“是我的错。”

    柳莎莎说:“你还真和谢安卓打架了?”

    谢安河苦笑几声,并不回答。

    于是柳莎莎也就不问了。

    因为这件事,陈立果原本定下的计划受到了影响,柳莎莎本来想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再接工作,哪知陈立果却主动要求按原计划来。

    陈立果道:“如果多做点事情,或许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吧。”

    柳莎莎听了这话,心里难受,她说:“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青青,不要憋着好么?”

    陈立果点点头,他说:“莎莎,你别担心我。”其实他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但柳莎莎显然不这么想,她将陈立果此时的表现当做了伪装出来的坚强,于是更加心疼了。

    但再心疼,在陈立果的坚持下,柳莎莎还是给他安排了工作——一个目前最火的真人秀的一期嘉宾。

    其实真人秀是最容易暴露明星本质的节目,虽然可能会有台本,但在节目中小细节却不会骗人。

    陈立果去参加的这节目有点类似侦探和寻宝结合,反正娱乐性挺高的,陈立果就当做去玩玩也不错。

    只是没想到陈立果到了片场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人——杨文娅。

    “她怎么在这儿?”陈立果讶道。

    “谁?”柳莎莎正在翻台本,有点漫不经心的问。

    还没等柳莎莎回答,杨文娅就看到了陈立果,她几步走过来,叫了一声:“孙哥,你来啦!”

    陈立果点头。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参加这个节目。”杨文娅满脸兴奋,她道,“好久没有看见你了……”

    陈立果道:“嗯,好久不见。”

    杨文娅道:“孙哥你不舒服么?怎么脸色那么差?”

    其实最近陈立果脸色都挺不好看的,风油精对他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大的他现在见了绿色的东西就哆嗦。

    陈立果道:“我没事,你呢?最近怎么样?”

    杨文娅赶紧把自己最近的安排同陈立果说了。她对陈立果的态度依旧像一个痴迷的粉丝,交谈之际丝毫没有保留,就连秦宫记叫她去选角的事情说了出来。

    杨文娅道:“孙哥,等我拿下了这部剧,就请你吃饭!”

    陈立果看着他,心想姑娘你其实早就被内定了啊,不过他也没说,只是淡淡道:“好啊。”

    杨文娅瞅了一眼柳莎莎,表情稍微有些欲言又止。

    柳莎莎见状,道:“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买水。”

    陈立果点点头。

    柳莎莎走后,杨文娅把她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说:“孙哥,你最近有和小九联系么?”

    说到小九,陈立果脸上的笑意瞬间淡了下来,他道:“说她做什么?”

    杨文娅有点纠结,她说:“她之前一直缠着我,最近却突然消失了。”她现在对小九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担心。

    “不必管她。”现在想来,小九是谢安卓的女儿,如果让她爹发现她喜欢上了一个女明星,恐怕会被关在家里什么好好教育。

    杨文娅听陈立果这么说,也就放了心。

    两人的谈话气氛挺融洽的,陈立果作为一个前辈,不摆架子还愿意给自己建议,对杨文娅而言,已然是最大的惊喜。

    她又同陈立果说了许多,陈立果发现这姑娘的野心是真的不小,也不知道原来的世界,怎么会毁在了一个男人的手上。

    柳莎莎端着两杯冰水回来,给陈立果和杨文娅一人递了一杯。

    陈立果喝了一口,消消暑气。

    这时候片场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节目地点原本是定在室外的,但天气太过炎热,节目组也害怕演员中暑,所以临时租了场馆,改成了室内。

    这次节目的形式有点像狼人杀,就是每个人都要抽取一张身份牌,然后自己寻找线索,找出杀手。

    这节目的确是有台本的,但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而是一部分由着明星自己发挥,如果不够精彩就要台本上场了。毕竟现在的综艺收益率就是饭碗,如果完全由着明星自己来,可能没有那么吸引眼球。

    结果陈立果抽到了杀手的身份。

    然后节目组收回了身份牌,让他们进入了定好的地点。

    搜寻证据一小时,讨论二十分钟,最后全体投出一个人。而杀手每天有杀死一个人的机会,也可以在场馆中寻找到可以帮助自己的技能卡。比如有的技能卡可以让某个人不能说话,有的技能卡可以让某个人不能笑……

    和陈立果一起当杀手的,还有另外一个长相甜美的女星。

    他们两人的风格都是一脸无害,第一次搜寻证据结束后,完全没有人怀疑到他们身上。

    反倒是杨文娅凑过来笑眯眯的问陈立果是什么身份。

    陈立果说:“我要是杀手,肯定第一天就把你杀了。”

    杨文娅闻言道:“孙哥,你好狠心啊——”

    陈立果眼里浮出些许的笑意。

    但是很不幸运的是,第三次搜集的时候就有人找到了关键性的线索,并且确定了杀手是一男一女,女的还是长头发的。

    这下子怀疑目标直接缩小到了三个人,再根据其他的线索,和陈立果一起当杀手的女星直接被众人投票票了出去。

    于是接下来便只有陈立果孤军奋战了。

    这时候已经死了六个人,其中有一个杀手,还剩下五个平民和一个杀手。

    杨文娅这时候对陈立果的身份已经产生了怀疑,白天搜寻证据的时候就跟在陈立果身边,陈立果由着她跟着,态度非常的淡定,反而让杨文娅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就在两人黏在一起的时候,广播响起,宣布有人出局了。

    杨文娅悚然道:“怎么会突然有人出局?”

    陈立果道:“杀手动手了吧。”

    杨文娅道:“孙哥,你真不是杀手啊?”

    陈立果故作无奈,他道:“当然不是——你都跟了我两轮了,还没看出来?”其实他是使用了技能卡。

    杨文娅看着陈立果无辜中带着点无奈的表情,心想如果孙清逸真不是杀手,那他的演技就是真的太好了。

    杨文娅道:“啊,那真是我猜错了,我再去看看其他人……”

    陈立果说:“嗯,有线索告诉我。”

    杨文娅点点头。

    陈立果看着杨文娅离去后,才转过头对着摄像机微笑道:“下一个就杀了她。”

    摄像机师父看着陈立果温柔的笑容,居然感到背脊一凉——他也是见过不少明星了,但演技如此逼真的,还真没人比得过孙清逸,怪不得人家是影帝。

    陈立果依旧没有被怀疑,白天投出了一个无辜的平民,而杨文娅则死在了搜寻证据的时候。

    死后遗言的时候,杨文娅还说:“到底谁是杀手啊,我现在能排出嫌疑的只有孙哥——我跟了他两次了,他都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杨文娅走后,众人面色沉重。

    陈立果看着众人,道:“我现在怀疑还有两个杀手在场上。”

    一个男明星问陈立果为什么这么想。

    陈立果道:“你们找到的其中一条线索是青丝如瀑——我们大家都理解为杀手是一个长发的女生,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起来,我们还在场上的人里,有一个人拍过一部电影叫长青丝?”

    众人露出恍然之色。

    节目组给的线索的确是给的好,只要知识够丰富,就会发现线索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法。

    被陈立果点名的那个男性一脸惊恐,他说:“我真的不是杀手啊!孙哥,你别冤枉我!”

    陈立果笑道:“我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到底是不是还需要大家来讨论。”

    不过他话虽如此,但已经给了众人无数的联想,于是这个男明星直接在白天被投了出去。此时场面上只剩下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人便是陈立果。

    因为缩小了范围,所以已经有人怀疑到了陈立果身上,陈立果想了想,干脆在搜集证据结束后,把一张禁言卡拥在了自己身上。

    于是讨论的时候,他只能全程闭着嘴,偶尔用手势表达出自己想说的。

    因为陈立果被禁言,原本将枪口对准的他人便有了新的怀疑目标,于是陈立果顺利的度过了最后一天。

    最后导演组宣布杀手胜利的时候,全场人都傻眼了,场下的人回来之后都对场上的人表示十分心疼,说他们都被陈立果骗了……

    “啊!!孙哥你居然真的是杀手!”杨文娅不敢置信,“你演的太像了吧!”那无辜的表情,那委屈的神色,想来任哪个女生看了都受不了啊。

    陈立果笑道:“我还以为自己会被投出去了呢。”

    “天啊,你太厉害了。”杨文娅说,“还有最后一天,你怎么想到会禁言自己的——”

    陈立果摊手:“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一期出来后,身为孙清逸粉丝的杨文娅已经可以想象出孙清逸的粉丝们疯狂的模样了,她说:“当明星真好啊,可以和自己的偶像一起拍戏,我好开心啊啊啊。”说出来其他人或许会认为她在拍陈立果的马屁,事实上杨文娅想成为明星,还真是因为孙清逸——作为一个迷妹,能做到她这个地步的,大概是最大的成功了。

    拍完节目后,陈立果也有点累了,本来节目组还想要请他们吃饭,但他有点困便拒绝了。

    坐上保姆车,柳莎莎问他感觉怎么样?

    陈立果疲惫的说:“感觉身体被掏空……”

    柳莎莎:“……”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陈立果在车上闭目养神,系统和陈立果说杨文娅的完成度又升了一点,但不多,进度非常缓慢。

    陈立果说:“呵,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系统:“……”

    陈立果说:“宝贝,你最近一直不怎么爱说话啊?”

    系统说:“总部那边出了点问题,最近一直在开会。”

    陈立果悚然道:“开会?难道你有时候不在我的身体里?”

    系统说:“数据会议……”

    陈立果惨然道:“你居然用我的身体接收那么多糟糕的东西,呵,蠢系统,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系统:“好好说话。”

    陈立果说:“亲爱的你去开会吧我来奶孩子么么哒。”

    系统:“……”

    最近他们总部的系统出现了一些问题,据说是被ai保护协会告上了法庭,说他们对ai保护不力,让他们不但过时过量的工作,还让他们经受了各种折磨和摧残——从这一点上来说,系统真是深有体会。

    不过虽然这是份工作,但一般情况下系统和宿主的关系都挺好的,系统自己就听说过曾经有ai和宿主发生了超越种族的感情,最后……最后那ai自己做了一具身体去地球上找那个宿主了。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系统身上的,他如果完成了这份工作,要做的第一件是大概就是把地球加进自己的黑名单。

    陈立果这么折磨人的宿主,一个就够他回味一辈子了。

    当然,其实最严重的情况系统没有告诉陈立果,就是他们内部的数据好像出现了一点问题,各个世界的世界线都有些扭曲。

    系统听他的同事说,有个种马世界的宿主莫名其妙的被他一群兄弟给上了,那宿主精神严重受创,当即表示自己绝对不要穿到下一个世界。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陈立果的影响,在听到那个同事描述的时候,系统脑海里出现的却是陈立果脸上诡异且满足的笑容。

    不想穿到下个世界还想继续在这个世界浪什么的,一定是他看太多了陈立果而出现的错觉吧。

    因为这些情况,系统也没太多时间来管陈立果在这个世界到底浪成什么样了,反正这个世界就是给陈立果的补偿,由着他浪吧。

    陈立果虽然是说叫系统去开会,但还在和系统唠嗑,说好久没看见谢安河了,他和他哥打架打输了菊花也被灌了风油精吗?

    系统从陈立果的嘟囔中深深地感到了陈立果的怨念,可是为什么他不但没有怜惜甚至还想笑。

    做完节目回家,谢安河正好在楼下等着陈立果。

    柳莎莎对着他就没有好脸色,陈立果还是一副瑟缩的模样——和刚才在片场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谢安河说:“青青,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

    陈立果说:“抱歉,安河,你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想起被风油精支配的恐惧。

    柳莎莎看不下去了,她道:“你这么喜欢青青,也让他上你一次啊!你自己也来试试这种滋味!”

    陈立果和谢安河两人都迷之沉默。

    柳莎莎怒道:“孙青青,你该不会连上一次谢安河的想法都没有吧?”

    陈立果:“……哈哈,有的呢。”

    柳莎莎:“……”看这弱气的小受样儿啊。

    谢安河一咬牙,一狠心,他道:“青青,只要你开心,我愿意让你上!”

    陈立果本来想拒绝的,但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他说:“好。”

    谢安河:“……”还真好啊?

    陈立果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小绿瓶,微笑着看着谢安河:“当然好了。”

    谢安河:“……”他有一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陈立果伸出一根手指,挑起了谢安河的下巴,他淡淡道:“进屋去啊,难不成还要我抱你进去?”

    谢安河耷拉着脑袋进屋去了。

    柳莎莎看着这个模样的陈立果,心想到,要是孙青青真的像他演的这么霸气,也不至于被谢安河这个人渣欺负了……唉,可惜,这模样都是演出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