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没有在微博上面指名道姓,但依照程招娣的描述,多事的人却已经猜出了她说的是谁了。

    程招娣暗示陈立果耍大牌,被自己撞见,结果自己的活动却被人莫名其妙的撸掉了,她表示这个明星私生活极其混乱,只是太会装,才让大家觉得他是优质偶像。

    柳莎莎冷笑:“她这是在找死。”

    陈立果赞同的点点头。

    程招娣的情商看来的确是堪忧,不过如果不堪忧她也不会骂陈立果骂的那么大声,还被陈立果这个当事人撞见。

    陈立果说:“怎么办?”

    柳莎莎说:“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作死的人了,你别担心,有好戏看的。”

    陈立果知道柳莎莎的手段,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程招娣这一条微博出来,引了不少人的猜测,自然也有人猜出了真想。但柳莎莎却只是冷眼看着,由着程招娣继续吸引众人的眼球。

    因为这件事,陈立果的微博底下也多了不和谐的声音,又有人开始说陈立果的脾气好是装的,其实经常耍大牌。

    而陈立果的粉丝自然是见不得这些事,于是和这些人吵的特别厉害。

    眼见这件事越闹越大,天天在家守着陈立果涂指甲油的柳莎莎出了手,她直接在网上公布了一段视频录像。

    那视频录像非常的清楚,拍摄的就是一个影星骂工作人员骂陈立果的过程——当然,那个影星就是程招娣。

    这视频一出,黑子们全部息声了。

    程招娣微博下的一片同情之声全部变成了谴责和咒骂。

    柳莎莎去翻了两页,啧啧称奇:“也不知道她受得了不。”

    陈立果没啥精神的涂着指甲油,懒懒道:“你哪里来的视频?”

    柳莎莎说:“我早就说过这个程招娣戏多,所以多留了一手。”这视频也是个工作人员偷偷拍的,柳莎莎当时就注意到了,事后去找他要到了这个视频,没想到还真能用到。

    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什么龌蹉的手段没有见过,还会怕程招娣这些小伎俩?

    陈立果说:“下一部电影的档期……”

    柳莎莎说:“明年三月份,你最近是太闲了?”

    陈立果眨眨眼睛:“我哪里闲?”

    柳莎莎咬牙切齿的说:“你告诉我,不闲为什么这么多指甲油都只剩下半瓶了。”

    陈立果长叹一声,道:“没错,我很闲。”

    柳莎莎说:“最近有个真人秀想找你去……”

    陈立果说:“哪个?”

    柳莎莎说:“就是那个户外求生……”

    陈立果悚然道:“喝尿的那个?!”

    柳莎莎说:“对啊。”

    陈立果说:“你就不能给我找点优质的真人秀么?”

    柳莎莎无辜的说:“这这人秀收视率超高的耶。”

    没错,这真人秀的确是收视率超高,还特别的吸粉,但是陈立果觉得娇嫩的自己无法承认大自然的摧残,于是他说:“人家才不要去——那里有好多虫虫耶,人家好怕怕耶——”

    柳莎莎听到陈立果这句话才恍然,陈立果这么娘去这个节目的确是不太合适……

    陈立果说:“人家想去更加美腻,更加舒服的真人秀了啦。”

    柳莎莎想了想,点点头,走了。

    陈立果这才松了口气。

    柳莎莎走后,陈立果换了身衣服准备下楼吃碗面。

    意外就发生在陈立果等电梯的时候,只听见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人直接拉了其中,然后捂住了口鼻。

    毛巾里浓烈的药味让他的头脑眩晕起来,他被人从身后死死的制住,然后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陈立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然而待他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在一间白色的屋子里。

    陈立果茫然道:“我在哪儿。”

    系统说:“具体位置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

    陈立果想要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索捆住了,他道:“我被人绑架了?你为啥不提醒我电梯里有人……”

    系统说:“我也不知道那人想对你做什么啊。”

    陈立果:“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系统温柔的说:“真的呢。”

    陈立果:“……”好了,我懂了。

    就在陈立果和系统说话的时候,推门的声音响了起来,陈立果扭头看去,看到了一个熟人——谢安卓!

    谢安卓对陈立果的惊讶感到很满意,他走到床边,坐下,淡淡道:“孙青青。”

    陈立果可怜兮兮的看着谢安卓,道:“你、你为什么把我绑过来,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谢安卓冷冷的说:“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

    陈立果瑟缩的看着他。

    谢安卓伸出手,捏着陈立果的下巴,冷笑:“你……呵,拿了钱不办事,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陈立果赶紧甩锅,他颤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钱,我已经还给安河了!”

    谢安卓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立果。

    陈立果说:“我真的没有动那笔钱——绑架人是犯法的!”

    谢安卓说:“孙青青,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谢安河失去理智。”

    他说完,就要扒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想到了什么,立刻开始疯了似得挣扎。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谢安卓还是把陈立果的裤子给扒了。

    陈立果:“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被侵犯了啊啊啊啊!”

    系统说:“我来帮你!”

    他说完,陈立果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马赛克,连谢安卓的模样都看不清楚了。

    陈立果看着这花花绿绿的世界,同情道:“你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这比血腥暴力马赛克还要克的彻底啊。

    系统说:“对啊,我们总部对色/情管理的特别严格呢。”

    陈立果:“……但是我有个问题。”

    系统说:“说呢。”

    陈立果说:“我的*被侵犯了,你在我的眼前上打马赛克有用吗?”

    系统说:“没用啊。”

    陈立果:“……”

    系统说:“我就随便打着玩玩。”

    陈立果对系统无言以对。

    陈立果眼前一片方块的时候,谢安卓却已经低低的笑出了声,并且却笑越大声,笑的陈立果恨不得直接挣脱绳索和他打一架。

    陈立果说:“笑屁啊笑。”

    谢安卓说:“剃的挺干净的嘛。”

    陈立果一提这个就生气,因为这件事,谢安河已经和他接近半个月没见面了,因为一见面陈立果就想亲手捅死他。

    谢安卓伸手还摸了一把,道:“滑滑的。”

    陈立果生无可恋。

    谢安卓说:“怎么不哭了?”

    陈立果看着他,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他抽泣着说:“你好讨厌,为什么要这么对人家,人家不要这样……”

    谢安卓伸手抹去了陈立果的泪水,怜惜的道了句:“小可怜。”

    这本该是个充满温情的动作,但陈立果实在是温情不起来,以为谢安卓刚摸完他的小弟弟,又来摸他的脸。

    陈立果甩开他的手,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真的很脏啊!

    谢安卓冷笑着说:“我不但要碰你,还要把你上了。”

    陈立果瞪着眼睛。

    谢安卓说:“这么可怜的看着我,我也是不会心软的。”

    陈立果抽泣着说:“你、你这个变态,安河不会原谅你的!”

    谢安卓笑道:“我可不需要他原谅我。”

    说完,他真的就这么压了上来。

    陈立果尖声道:“不要啊啊啊,□□啦啦啦,你这个坏东西!!”他故意捏着嗓子叫,叫声之难听,已经足以让他自己都萎了。

    谢安卓说:“别叫了。”

    陈立果说:“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谢安卓被陈立果叫的心烦,随手拿过桌子上的毛巾盖在了陈立果的嘴巴上。

    陈立果被毛巾上的药一熏,又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然而当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精光了,不但如此,他身上还有十分诡异的白色液体,某个部位也好痛。

    陈立果悚然道:“卧槽,谢安河真的把我上了?”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说:“宝贝,宝贝,你说话呀。”

    系统生无可恋的声音响起:“他把你衣服扒了之后,盯着你看了好久,然后去了厨房。”

    陈立果:“……”

    系统继续说:“然后拿了瓶沙拉酱。”

    陈立果:“……”

    系统说:“倒你身上了。”

    陈立果:“……”真相有时候真的是残酷的吓人。

    陈立果说:“那为什么我的菊花那么的痛?”

    系统说:“因为他放下沙拉酱后,又拿起了风油精,还往你的某个部位上滴了不少。”

    陈立果:“……”干丨他爸爸谢安卓,这人真不是人,他的菊花真的好痛啊啊啊啊。

    正在陈立果痛的流眼泪的时候,罪魁祸首谢安卓冒了出来。

    谢安卓说:“早上好,宝贝。”

    陈立果心说好你大爷,别让我抓住你,不然把花露水塞你菊花里。

    谢安卓却拿起了手机,咔擦咔嚓拍了几张照片,他道:“你说你这幅样子,若是让谢安河看见了,他会怎么想?”

    陈立果已经知道了谢安卓想要做什么,他的泪水从刚才就没有停过——他的菊花太疼了。谢安卓居然还在嘲讽他,他说:“哭什么?你是已经知道了谢安河的答案?”

    陈立果的眼泪已经快要流成河。

    谢安卓看着陈立果流泪,弯下腰解开了捆着陈立果的绳索,他淡淡道:“我让你早点看清楚这所谓爱情的本质,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

    陈立果没说话,他缩成一团,像一只可怜的受了刺激的小动物。

    谢安卓的眼神里却毫无怜惜,他说:“孙青青,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陈立果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是风油精!!!

    谢安卓没有回答,他的眼神,看向陈立果就像在看没有生命的物体——你会因为摔破一个杯子有罪恶感么?谢安卓显然不会。

    谢安卓的手机响了起来,然而他并没有接,直接掐掉后关机。

    谢安卓说:“你可以走了,孙青青。”

    陈立果抖如筛糠。

    谢安卓说:“再见。”

    他说完后,将陈立果一个人留在了屋子里。

    如果陈立果真的是孙青青,那么脆弱的他大概会陷入一种极端的自我厌恶中,甚至可能精神直接崩溃。

    但陈立果不是,他不但没有感到悲伤,甚至体内的愤怒之魂,已经熊熊燃起。

    陈立果:“好想亲手弄死谢安卓。”

    系统说:“动手吧。”

    陈立果看了眼自己的小弟弟,冷笑一声:“呵,我不会让他死的那么轻松的。”

    系统:“……”

    这谢安卓最恐怖的地方在于,他虽然说要放陈立果走,但是居然没打算让人把陈立果送回家。

    陈立果踉跄着从床上爬起来,进了厕所,正想洗掉风油精,却发现这里居然没有水。

    陈立果:“啊啊啊啊,谢安卓这个死变态啊啊啊啊。”

    系统:“……”好样的。

    无奈之下,陈立果只能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裤子,踉跄着出了门,踉跄着打了车,踉跄着回了家。

    回家后,陈立果狂奔进了浴室,放了一大缸的热水,然后赶紧想要把风油精清洗干净——然而他已经疼的有点麻木了。

    讲道理,疼成这样,如果没有系统,陈立果还真是没法子分辨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被谢安卓这个畜生上了。

    想来如果他真的是孙青青,那么此时情绪估计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但精神上受不了,连*都饱受折磨。

    柳莎莎因为这件事急的嘴上长了好几个大燎泡,她知道陈立果失踪后,本来是想报警,但是却被谢安河拦住了。

    谢安河说:“我知道他在哪。”

    柳莎莎说:“你知道他在哪?!”

    谢安河说:“嗯。”

    柳莎莎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谢安河说:“青青被我哥带走了。”

    柳莎莎有点懵,她道:“你哥把他带走——他想做什么?!”

    谢安河低低的叹气,他说:“我不知道,我正在联系他。”

    柳莎莎瞪着谢安河,她道:“你就一点都不着急么?青青如果遇到了什么事——”

    谢安河说:“我哥不会对他做什么的。”他似乎对这件事十分的笃定。

    柳莎莎生气了,她道:“什么叫他不会对青青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青青那个性子!”就算谢安卓只是找他聊聊天,孙青青恐怕都会难过几天。而且这次谢安卓突然把孙青青绑走,想来也不可能只是谈谈心。

    柳莎莎咬牙切齿道:“孙青青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他活不下来的……谢安河,你到底懂不懂他?”

    谢安河道:“我已经在联系我哥了。”他也没有想到谢安卓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柳莎莎气的胃疼,可是又不能做什么。报警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让孙青青和谢安河的恋情曝光,那他就是真的完蛋了。

    就在二人交谈之际,谢安河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脸色大变。

    柳莎莎见他表情变化如此剧烈,急忙道:“出什么事了?”

    谢安河几乎要捏碎一个手机,他没有理柳莎莎就直接摔门而去。

    柳莎莎在后面叫着谢安河的名字,被谢安河甩在了后面。

    从谢安河的表情上看来,肯定是出了大事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柳莎莎心中焦急,却像无头苍蝇那般摸不着头脑。

    直到第二天,孙青青自己回来了。

    柳莎莎进屋子的时候,就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是孙青青的声音。

    “青青!”柳莎莎这么叫着,大步走进了卧室里。

    进了卧室,柳莎莎看见孙青青将自己用被子裹起来,只露出头发。

    “青青,出什么事了?”柳莎莎坐到床边道,“这三天你去哪儿了?谢安卓对你做了什么?”

    陈立果没说话,身体却抖的更加厉害。

    柳莎莎说:“青青?”

    陈立果哑声道:“莎莎,我不干净了。”人家冰清玉洁的身体,被谢安卓的摸了,那王八蛋撸了人家的蛋蛋,还滴了风油精,现在都火辣辣的疼。

    柳莎莎的心沉了下去,她颤声道:“他、他对你?”

    陈立果呜呜的哭了起来。

    柳莎莎都快要心疼死了,孙青青是她一路带出来的,她亲眼看着孙青青从青涩的少年,变成了万人瞩目的影帝。娱乐圈的确是不干净,可孙青青却也从未被人强迫过,他天赋高,运气好,一路通途,就没有遇到过这些龌蹉事。

    柳莎莎抱住了陈立果说:“别哭了青青,没事的,别哭了。”

    陈立果呜咽着说:“人家、人家不干净了——”

    柳莎莎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她说:“你是最干净的,青青,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陈立果和柳莎莎相拥在一起,互相安慰着对方。

    柳莎莎知道孙青青心思敏感,遇到这种事情,恐怕恨不得自己死了。

    她还注意到了孙青青手腕上的红痕——这种痕迹,即便是孙青青不说,她也能猜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渣,谢安卓这个人渣!”柳莎莎咬牙切除道,“谢安河呢,是他把你救出来的么?”

    陈立果缓缓的摇头,泪水流的更厉害了,他说:“我没有看见他,你别把这件事告诉他好不好?”

    柳莎莎死死的抱着陈立果,她说:“好、好,不说,我们不说。”

    陈立果哭声越发凄凉,让柳莎莎的泪水也没有停过。

    陈立果哭了很久,到后面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柳莎莎看着他的睡颜,心中却升腾起了对谢家兄弟的恨意。如果不是谢安河来招惹孙青青,孙青青也不会遭遇这种事情。

    而谢安卓这件事,几乎可以彻底的毁了孙青青。

    柳莎莎咬着牙,去了阳台给谢安河打了个电话。

    “谢安河。”柳莎莎冷冷的说,“青青回来了。”

    谢安河道:“回来了?他在家里?”

    柳莎莎说:“你居然还不知道他回来了?!”

    谢安河的声音有些疲惫,他说:“抱歉。”

    柳莎莎掏了根烟,点上,冷冷的说:“你知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

    谢安河沉默两秒,有些哀伤的说:“知道。”

    柳莎莎说:“所以你打算给他一个什么交代?”

    谢安河说:“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我很抱歉。”

    柳莎莎没想到谢安河还能说出抱歉这两个字,她道:“谢安河,你觉得孙青青需要你的对不起么?”

    谢安河哑然。

    柳莎莎冷冷的说:“你如果不能保护他,就离他远一点,这一次是谢安卓,下一次又会是谁。”

    句句诛心。

    谢安河许久没说话,最后才道:“我知道了。”

    柳莎莎不知道谢安河知道了什么,她吐了口烟,想起了孙青青崩溃的表情。遭遇了这种事情的孙青青,实在是太让她心疼。

    她无法去想象,待孙青青一觉睡醒,清醒的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时,会是什么样子。但毫无疑问,柳莎莎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模样的孙青青。

    她只想看到孙青青笑,涂指甲也好,穿女装也好,只要这个孩子足够开心,她也就满足了。

    半个小时后,谢安河还是赶到了陈立果的家。

    给他开门的是神情冷淡的柳莎莎。

    柳莎莎说:“你来做什么?”

    谢安河说:“我来看看他。”

    柳莎莎面无表情的转身:“进来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