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秦宫记这部戏,陈立果的印象也挺深的。

    因为这部戏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电影被大赞,然而其中作为女主角的演员却被骂的狗血淋头。

    在电影上映之后的,她被网民们扒出是带资进组,这还是她第一次拍电影。没有电影经验的她一下子接下这么一部大剧,自然不可能有太好的演技。

    总而言之,众人都说女主角是这部戏的唯一败笔。

    陈立果没想到谢安河的居然会想让杨文娅接手这部戏。

    虽然杨文娅的确是有天赋,可是一下子就来这么高难度的,她会不会撑不起来,最后被网民们口诛笔伐?

    陈立果和谢安河笃定的态度比起来略有一些迟疑。

    “你太小看她了。”谢安河道,“她比你想象中的有韧性。”

    陈立果道:“真的有必要冒这个险?”

    谢安河道:“当然。”秦宫记的男主角比女主角演技好,所以在这部戏后直接一跃成为一线影星,秦宫记虽然名字挺文艺的,但是却是一部商业局。恢弘的场面和完美的特效,都给了观众进电影院观观看的动力。而导演却没有因为它的商业性质,彻底放弃它的内涵。秦宫记讲的是历史上的一个故事,导演非常尊重历史本身,也正因如此,受到了绝大多数的好评。

    这么一个机会,轻易的让给别人,未免太可惜了。

    陈立果说:“让她自己来决定吧。”

    谢安河点点头。

    谢安河问陈立果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陈立果说他已经看中了一部电影,现在正在吃剧本。

    谢安河点头,道:“这电影不错。”

    陈立果心想咱都是穿的,难不成还能选到差的电影么……

    谢安河道:“青青,记住,无论其他人说什么,我对你的心都不曾变过。”

    陈立果现在总算发现了,谢安河每次一说这种情话就是有点什么事情要发生,他狐疑的看了谢安河一眼,道:“你不会又要去结婚吧。”

    谢安河眨眨眼睛,一脸无辜:“你在说什么呢,虽然我和她举办了婚礼,可是并没有领证啊。”

    陈立果点点头:“哦。”

    谢安河:“……我送你回去吧。”

    陈立果说好。

    事实证明,陈立果对谢安河了解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因为没过两天,就有事情发生了。

    谢安河的哥哥,陈立果的娱乐公司的boss,谢安卓找到了陈立果。

    陈立果其实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叫啥名字,在他听到这个名字后,惊恐道:“他们家不会还有个妹妹叫谢苹果吧。”

    柳莎莎说你怎么知道。

    陈立果:“……”这名字取的是真不走心。

    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安卓和苹果的,所以柳莎莎并不懂陈立果复杂的心情。

    反而她现在很是烦躁,因为谢安卓找陈立果,绝对不会是好事。

    柳莎莎在陈立果进去之前,就千叮咛万嘱咐,叫他坚强一点,千万别哭,谢安卓最讨厌哭的人了——特别是男人。

    陈立果说:“那、那他当初为什么会签下人家?”

    柳莎莎沉痛的说:“你是谢安河签下的。”

    陈立果:“……”哦豁。

    柳莎莎说:“去吧。”她看向陈立果的眼神,好比看一个烈士。

    陈立果弱柳扶风的飘进了屋子。

    谢安卓和谢安河一眼就能看出是兄弟,因为两人的相貌确实是非常的相似。只是谢安河的面容多了几份儒雅,而谢安卓则更加的刚硬。

    谢安卓听到陈立果的脚步声,叫他坐。

    陈立果在他面前坐下。

    屋子里的气氛非常的安静,这要是换了一般的人,可能会非常的不自然亦或者感到巨大的压力。然而陈立果并不会,因为他还在脑海里和系统互相伤害。

    陈立果:“你说谢安卓找我干什么,会不会是看中了我的美貌?”

    系统说:“可能是想亲手把你做掉吧。”

    陈立果:“……”

    系统说:“你看,他桌子左边是不是放了一把枪。”

    这个世界抢是可以合法持有的,所以陈立果看过去,在发现那真的是把枪后,眼泪差点落下来了:“我不想死!”

    系统冷冷的说:“由不得你……”

    陈立果:“……”他家的系统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天天盼着宿主早点挂掉,和外面的妖艳贱货简直一模一样。

    谢安卓觉得把陈立果晾够了,才淡淡的道了句:“孙青青?”

    陈立果诚惶诚恐的点头。

    谢安卓抬头,用一种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立果,然后冷冷的道了句:“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取之处?”

    陈立果在心里说了一句,我长得好看,但面上却是一副不堪受辱的模样,眼眶里已经开始闪着泪花:“谢总为什么要这么说?”

    谢安卓说:“安河是要娶妻生子的,你能给他什么?”

    陈立果哽咽着,颤声道:“我能给他一份举世无双的爱情。”

    谢安卓说:“呵,爱情?他根本不需要爱情。”

    陈立果捂着胸口,重重的摇头:“不,我不信!”

    谢安卓说:“他也不需要你,不然,他为什么要结婚?”

    陈立果的泪水划过眼角,表情楚楚可怜,他说:“谢总,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爱安河,离开他,我会死掉的。”

    谢安卓冷漠的看着陈立果,从胸口掏出了一支笔,然后开始签支票。

    陈立果眼巴巴的看着他签。

    谢安卓签完,直接走到了陈立果的面前,一点点的把支票塞到了陈立果的牛仔裤缝隙里,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慢,就像对待一个低/贱的舞男。

    陈立果想要挣扎,却被他狠狠的制住了。

    “我弟弟喜欢干净,别人碰过的东西,从来都不屑再下手。”谢安卓说,“所以,孙青青,别逼我对你动用更糟糕的手段。”

    陈立果头发凌乱,眼睛发红,黑色的眸子染上了泪水,白皙的肌肤也因为愤怒略微呈现了些许粉色,他此时正狠狠的瞪着谢安卓,这模样竟是让谢安卓隐约明白了,他那个弟弟为什么会对眼前的人产生兴趣。这人的确有些让人心痒难耐的风情。

    最后谢安卓放开了陈立果,陈立果像只兔子一样窜出了门。

    谢安卓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回到了桌子后面坐下。

    柳莎莎被陈立果的模样吓了一大跳,若不是她对谢安卓挺了解的,知道他绝对不会对旗下艺人出手,她都要以为陈立果被谢安卓给潜了。

    陈立果哭的梨花带雨,连柳莎莎问他的话都没法回答。

    “他好过分,好过分!”陈立果哭的差不多了,就开始从自己的内裤里掏支票。

    柳莎莎悚然道:“他对你动手了?”

    陈立果点点头:“他、他居然把支票塞进了人家的裤子里!”

    于是柳莎莎眼睁睁的看着陈立果从牛仔裤缝隙里掏出一张有点皱巴巴的支票。

    陈立果抽了抽鼻涕,发现支票上有八位数……

    柳莎莎说:“他……”

    陈立果说:“没错!他给我支票让我离开谢安河!”

    柳莎莎心中难过,她道:“青青,你别哭了。”

    陈立果看着支票,哽咽着说:“所以,现在问题来了。”

    柳莎莎说:“嗯,你说。”

    陈立果说:“现在哪里的房产买来升值比较快?”

    柳莎莎:“……”

    陈立果说:“哈哈哈,我开玩笑啦,我是那种为了钱抛弃谢安河的人吗?”

    柳莎莎沉默的看着陈立果,看样子很想说一句你是,但她忍住了,道:“青青,你别哭了。”

    陈立果说:“我坚强,我不哭。”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把支票揣回了兜里,然后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淡然道:“走吧,回家。”

    柳莎莎:“……”孙青青啊,你到底经受了多少生活的折磨,才有了现在的坚强。

    有钱不拿是弱智,陈立果赶紧第二天就去银行把支票兑了。

    兑了没多久,谢安河就给陈立果来了个电话,他的语气有点委屈:“青青,你真拿了钱了?”

    陈立果警惕道:“没有啊,什么钱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谢安河咬牙道:“我不要你的钱——”

    陈立果说:“哦,拿了。”

    谢安河说:“拿了他的钱就要离开我,你确定?”

    陈立果正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懒懒的说:“啊,我亲爱的安河,我不想离开你,可是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会有未来的。”

    谢安河说:“你等我。”

    二十分钟后,谢安河出现在了陈立果的家里,他看到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不行?”

    陈立果深沉的看了谢安河一眼说:“有些事情,你只用眼睛看,就知道了。”

    谢安河:“……”为什么你要看我的裤裆,陈立果,这种时候你能别耍流氓吗?

    陈立果说:“你懂吗?”

    谢安河咬牙切齿道:“那你看我怎么样?”

    陈立果摇头着头,低低道:“我不能耽误你。”

    谢安河说:“我爱你,青青——”

    陈立果的手捧着谢安河的脸,痛苦又绝望的说:“安河,你适合更好的人,忘了我吧,青青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谢安河拿起陈立果的手,对着陈立果的无名指就咬了一口。

    陈立果:“啊啊啊啊!!!”谢安河这王八蛋是一点没有留力气,疼的陈立果以为手指要被咬断了。

    谢安河冷笑道:“孙青青,你别想离开我。”

    陈立果说:“谢安河,你放开我!”

    谢安河把陈立果扑倒在沙发上,把他的花裤衩一剥,吃了个干干净净。

    事后。

    陈立果躺在床上抽烟,谢安河搂着他亲着他的肩膀。

    陈立果吐了口烟,疲惫的说:“安河,我们不合适啊——哎!别顶!”

    谢安河咬牙切齿的说:“孙青青,我这吊还没拔呢,你就开始无情了?!”

    陈立果无辜的说:“是你哥哥让我离开你啊。”

    谢安河说:“他说什么你都听,如果他让你和他在一起呢?!”

    陈立果冷笑:“呵,我会因为钱出卖灵魂么?”

    谢安河没吭声。

    于是陈立果只能不开心的自问自答:“不,我不是的。”——我的灵魂早卖给系统了,虽然看起来系统根本不想要,唉。

    谢安河说:“这件事你不用管。”

    陈立果把烟熄灭,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睡了。

    谢安河真是拿陈立果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亲亲他的嘴唇,也跟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陈立果是被柳莎莎从床上揪起来的,柳莎莎说:“孙青青——你和谁鬼混了?”

    陈立果说:“昨天有只仙鹤突然说要报恩……”

    柳莎莎瞪着陈立果。

    陈立果被柳莎莎瞪的虚了,无奈道:“好吧,谢安河……”

    柳莎莎说:“你不都是收了谢安卓的钱了么?”

    陈立果正义凛然道:“我的爱情,是一千万可以收买的?”

    柳莎莎发现陈立果越来越不要脸了,她说:“我懒得管你,你快点给我起来——”

    陈立果赶紧爬起来,去厕所洗漱。

    柳莎莎正在外面等着,就听到厕所里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

    陈立果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小弟弟,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冲出来拿了手机,又冲回了厕所里:“谢安河,你个死鬼,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谢安河在电话里委屈的说:“青青,我怕你背着我找别的男人。”

    陈立果:“……”所以你把我可爱的毛毛剃了?

    谢安河说:“爱你呢,么么哒。”

    陈立果掐了电话,眼泪落到了自己光秃秃的弟弟上面,谢安河,我们的爱情走到了尽头。没人能对我的小弟弟动手!没!人!

    柳莎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陈立果奄奄一息的模样,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但问陈立果好几次,陈立果都不肯说。

    柳莎莎也懒得问了,催着陈立果快点,飞机要晚点了。

    陈立果没精打采的应着——直到上飞机了,他都没什么精神。

    柳莎莎问他怎么了,陈立果哽咽着说:“我心爱的人背叛了我。”

    柳莎莎重重叹气,拍拍他的肩膀:“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立果:“……”

    在a城,陈立果明天有个活动,今天提前一天过来。

    他的粉丝知道这个消息,已经围在机场等他了。

    陈立果在保镖的保护下艰难的穿过了粉丝群,坐到了车里。

    去宣传地点的路上虽然有点堵车,但好歹是没有迟到,陈立果和柳莎莎下了车,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尖锐的女声。

    “你们就是这么安排住宿的?”那女声道,“凭什么他住的地方就比我好啊?!”

    陈立果和柳莎莎对视一眼,两人走进去便看到一个女星此时正在训斥工作人员。

    那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的姑娘,这会儿眼眶已经红了。

    女星背对着陈立果,没注意到他已经进来了,还在道:“不就是个喜欢穿女装的变态么?我哪里比他差了,我要和他互换房间!”

    陈立果淡淡道:“好啊。”

    那女星被陈立果的声音吓了好大一跳,她转头看向陈立果,干笑几声:“呀,孙哥你怎么来了?”

    陈立果说:“我不能来?”

    女星道:“孙哥……”

    她还想再说什么,陈立果却已经不想听了,冷淡道:“我累了,先去休息。”

    女星满脸尴尬,她刚才说的话都被陈立果听去了,这会儿要是陈立果给她好脸色,那才奇怪……

    工作人员如释重负的把陈立果领去了给他定下的房间。

    陈立果问了句:“怎么还有她?”

    工作人员干笑道:“她是投资方要求的……”

    陈立果道:“哦。”

    工作人员还想解释什么,陈立果却是道:“告诉投资方,有她我就不去了。”

    工作人员“啊”了一声。

    陈立果对她的语气倒是挺温和的,道:“你去传达这个消息就行了,别怕,和你没关系。”

    这姑娘听了陈立果的话,眼圈又红了起来,点点头,走了。

    柳莎莎见人走了,在旁边冷笑:“睡上来的货色也敢甩脸给你看?这程招娣还真是当自己是根葱了。”

    陈立果说:“程招娣?她不是叫程水烟么?”

    柳莎莎说:“什么程水烟,那是艺名——她真名就是程招娣。”

    陈立果:“哼,看着她就讨人厌噢,下次再说人家是穿女装的变态,人家就打她。”

    柳莎莎瞅了陈立果一眼,心想陈立果要是一直像刚才那么霸气该多好,可惜……唉,算了,不提了。

    那工作人员果然去传递了陈立果的意思,说程水烟在,他就走,投资方急急忙忙的派人过来询问是什么情况。

    柳莎莎直接把他们见到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说程水烟恶意造谣孙清逸,他们是不会和这种人一起合作的。

    被派来的人一听,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其实他也知道程水烟嘴上不把门,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没想到她这次居然敢当着孙清逸的面说他坏话,还说的那么难听,以孙清逸的咖位,不给她面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那人尴尬的不行,替程水烟说了几句,却见陈立果脸色越来越阴沉,也不敢继续,叹了口气道:“孙哥如果不满意,我们就把她换了,您可千万不要因为她生气啊。”

    柳莎莎道:“我家清逸脾气好的很,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

    那人急忙说:“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孙清逸的脾气是圈子里有了名的好,只是那程水烟嘴上不关门,什么都敢说,最重要的是还被孙清逸撞了个正着——这要是孙清逸还不甩脸色,那真是奇怪了。

    知道这事情是没什么转机了,那人又道了几句歉,转身出门。

    柳莎莎说:“那个程水烟也是个戏多的,你最近多注意点。”

    陈立果嗯了声,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第二天,程水烟果然就不见了,据小道消息说,她知道自己被退约的事情闹了一晚上,闹的主办实在是受不了,直接让保安把她请了出去。

    然后主办发又连夜找了个不那么出名的女星,来出席明天的活动。

    柳莎莎说:“人要作,就会死。”

    陈立果赞同的点点头。

    柳莎莎说:“我也是在对你说——孙青青,你收了谢安卓的钱还和谢安河搞在一起真的不会出事?”

    陈立果说:“可是我也给谢安河钱了啊。”

    柳莎莎有点没懂。

    陈立果说:“我往他内裤里塞了两百多块呢。”

    柳莎莎:“……”孙青青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贼了。

    陈立果说:“这是公平的交易,嗯,非常的公平。”

    柳莎莎恨恨的说:“到时候你别跑到我怀里来哭!”

    陈立果说:“我就要哭,我就要到你怀里哭。”

    柳莎莎:“……”

    第二天,陈立果去参加了活动。

    这活动是个公益宣传,主要的目的是帮助一些家中贫困,没有条件上学的小孩。当然,主办发真实的目的是借着公益的名头,宣传一下自己的产品。不过陈立果对这些倒是不太在意,毕竟这其实是一件双赢的事,既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主办方也获利了。

    陈立果在活动上捐出了自己所有的出场费。

    活动结束后,陈立果刚从舞台上下来,柳莎莎就走过来,对着陈立果道:“我就说那个程水烟戏多,她居然真的和你掐上了。”

    陈立果拿过手机一看,发现程水烟发了一条微博,拐弯抹角的把他骂了一顿。

    陈立果道:“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柳莎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