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十)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清洗完成之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谢安河看着陈立果的睡颜,表情里带着浓浓的无奈,似乎已经不知道该拿眼前的人如何是好。

    陈立果这一觉睡的特别沉,他再次醒来,却是因为激烈的争吵声。

    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坐了一会儿,朦朦胧胧的揉了揉眼睛,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谢安河,你为什么不爱我了,你不是一直爱着我么?”

    陈立果听到爱这个字,精神一下子就抖擞了起来,他体内的八卦雷达让他迅速的清醒。

    陈立果:“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系统:“不就是捅谢安河腰子的那个么。”

    陈立果说:“啧啧啧,好大一出戏。”

    他蹲在卧室门口,形容猥琐的听墙角。

    谢安河一直由着她哭,没有说话,那女人哭的嗓子都哑了,他才语气平淡的来了句:“你要的婚礼我已经给你了,你也复仇了,我答应让你有全新的生活——”

    女人哭声更凄厉了,她似乎察觉到了卧室里有人,道:“卧室里是谁?你到底爱上了谁?”

    谢安河没说话。

    女人冲过来直接拉开了卧室的门,陈立果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女人看见陈立果,脸色铁青,她说:“你居然真的爱上了他?”

    谢安河冷冷道:“你走吧。”

    女人哭的凄惨无比,说我不走,我爱你——

    围观的吃瓜群众陈立果表示这真是好大一幕戏……

    最后捅了谢安河腰子的女人,是被保镖拉走的。

    谢安河坐在客厅里瞪着穿着睡衣一脸问号的陈立果,道:“还不快过来,一脸兴奋干什么。”

    陈立果眨眨眼睛,说讨厌啦,他此时对谢安河的异样已经有了一个有点诡异的猜想……

    谢安河说:“她是我年前时候犯的错误。”他在说年轻时三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似乎对骂是的自己非常厌恶。

    陈立果飘过去,坐在谢安河身边,安静的听着。

    谢安河无奈的说:“那时候喜欢她,但是她一直不愿意,于是就动用各种手段——”

    陈立果嗯嗯的应着,听得津津有味。

    谢安河说:“但是三年前我就想通了——想通了,你知道么?”

    陈立果张了张嘴,做出一个口型:你三年前就穿过来了?

    谢安河瞪着陈立果。

    陈立果在做了口型,还没被系统警告后,发现这个世界他的确是被人开了后门,于是他说了句:“你也是穿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

    陈立果说:“三年前穿过来的?”

    如果谢安河不是穿的,那他已经可以骂陈立果是神经病了,但是他不但没有骂陈立果,表情里还多了惊异的味道——似乎在疑惑陈立果为什么能把这句话说出来。

    陈立果说:“我有一个可爱的系统……”

    谢安河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陈立果说:“大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我前辈啊!”

    陈立果说到这里,系统的声音响起来,他道:“陈立果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陈立果说:“哎呀,我哪里想到谢安河也是穿过来的嘛。”而且,应该还认识他。

    系统说:“让你可以轻微崩人设不是让你和同行叙旧的!”

    陈立果说:“啊,原来你一直知道有同行。”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说:“你咋不早点告诉我。”

    系统咬牙切齿的说:“我要是早点告诉你,你估计看每个人都像同行了吧。”大部分的世界里,都有一到两个穿越者来改变剧情。但这种事情他们是一般不会告诉宿主的,因为宿主知道后,多数会出现看谁都像穿越者的诡异情况,而且会变得非常容易崩人设——像陈立果的这种行为,若不是这个世界是给他的补偿,恐怕早就去下一个世界了。

    陈立果想,这么一来,谢安河的某些行为就解释的通了,估计这大兄弟穿来的时候,这身体的主人已经干了不少欺男霸女的事情,比如刚才那个被保镖叉出去的妹子……听谢安河的口气就是原主做的孽。

    谢安河看着陈立果发呆,他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陈立果面带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安河说:“……你。”

    陈立果说:“我?”

    谢安河说:“你不该喜欢谢安河。”

    这要是换了别人,大概是听不懂谢安河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陈立果却很明白。谢安河的意思是,他不是谢安河,所以让陈立果不要迷恋这个世界的角色。

    而陈立果同他倒是挺感同身受的,因为他也不是孙青青。

    谢安河伸手抓住了陈立果的手,低低道:“我真的喜欢你。”

    陈立果由他抓着。

    谢安河说:“你应该有另一场婚礼。”

    陈立果想起了之前谢安河说的话。

    他说“我想你和你结婚”,然后转个背这王八蛋就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陈立果心想大兄弟,本自同根生,相/奸何太急,不娶何撩。

    谢安河用手指在陈立果的手心里勾了勾。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知道这大兄弟大概和他一样,是不能崩人设,一崩就要滚蛋的。而且他还比自己惨一点,自己这个世界可以随便说话,他却还是得撑着。

    陈立果:“唉,看到了过去被系统欺压的自己。”

    系统冷冷的说:“你以为现在你就没被欺压了?”

    陈立果觉得系统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时间两人间的气氛祥和到了极点。

    柳莎莎来找陈立果的时候,一开门就被扑面而来的和谐气息惊到了。

    最让她惊恐的是,陈立果看向谢安河的眼神,简直和蔼的好像在看自己亲儿子——

    柳莎莎:“青、青青,你怎么了?”

    陈立果微笑着说:“莎莎,我很好啊。”

    柳莎莎说:“……他催眠你了吗?”

    陈立果说:“没有啊,我家安河可好了。”

    柳莎莎:“你疯啦,他才娶了别的女人!还被人捅了腰子!”

    谢安河:“……”柳莎莎,你可以不要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还说的那么大声么?

    陈立果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他说:“他的腰子没事,我试过了。”

    柳莎莎:“……”

    谢安河:“……”

    迷之沉默后,柳莎莎才幽幽道:“试过了,那还想走吗?”

    陈立果说:“走啊,我又不能住他家。”

    谢安河闻言伸手抓住了陈立果,他说:“青青,别离开我。”

    这本该是个渣攻贱/受的狗血戏码,然而陈立果伸手摸了谢安河的脸一把,然后说:“安河,我不走,我永远住在你的心里。”

    谢安河:“……”自从陈立果可以崩人设之后,他的台词就越来越难接下去了。

    柳莎莎:“……”为什么感觉孙青青才是那个撩完就跑真刺激的人渣。

    陈立果说:“噢,我的爱,我永远爱你,你住在人家的心田上,犹如夜空之中最美的明月。”

    柳莎莎打了个哆嗦。

    谢安河也打了个哆嗦。

    陈立果还想继续说,柳莎莎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把拉住他,道:“走吧,青青,别和他说了,和这种人渣有什么可说的。”

    “哦,达令,你伤了人家的心,人家感到好难过。”然而陈立果却还没有玩够,一边说一边被柳莎莎硬生生的拉走了。

    谢安河开始的表情有点扭曲,后来就是一副僵硬的僵尸脸,直到陈立果出门,他才松了口气。

    柳莎莎把陈立果拉上车,冲着他脑袋就来了一下,她道:“孙青青,你脑子是被谢安河做坏了么?他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他可是娶了别的女人!”

    陈立果冷静的说:“我不在乎。”

    柳莎莎说:“什么?”

    陈立果感到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后还有全世界的贱受在支持着他,他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说着让柳莎莎牙酸的话,他说:“安河娶女人,一定是有苦衷的。”

    柳莎莎:“……”

    陈立果说:“他爱的,一定是我。”

    柳莎莎:“……”

    陈立果说:“你这个表情看着我做什么?”

    柳莎莎说:“我在看你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穿了。”

    陈立果:“……”哦豁,掉马甲了。

    柳莎莎一边开车,一边对陈立果进行思想道德的教育。对他说男人喜欢男人是可以的,但是谢安河那种人渣就不行了,还拿他的好多事情来举了例子。

    陈立果惊悚道:“什么,他居然还试图用资源来威胁我?”

    柳莎莎说:“对啊,结果你还没被威胁就和他在一起了。”

    陈立果:“……”对不起,这大概就是可以和男人在一起的坏处了,总感觉谢安河的这个霸道总裁还没有走完剧情,他就已经愉快的和人家搞了起来。

    陈立果:“……谢安河一定很失望。”

    系统:“……”

    陈立果说:“他肯定想,我还没逼你,你怎么就来和我在一起了。”

    系统:“……”

    陈立果说:“话说你认识谢安河的系统吗?他的系统是正经系统吗?”

    系统冷冷的说:“都是正经系统。”

    陈立果说:“啧。”

    系统:“……”陈立果,你要为你的这一声付出惨痛的代价。

    总而言之,确定了谢安河是穿过来的陈立果心情是很美妙的。更美妙的是,他还怀疑谢安河是他认识的人。陈立果:终于有种在家乡的心安感。

    柳莎莎见陈立果不说话,以为他在思考自己的话,于是到家后,她还问了他,说:“你看清谢安河的真实面孔了吧,他真的不是好东西。”

    陈立果脱口而出:“只要他腰子还好,就不是坏东西。”

    柳莎莎:“……”

    陈立果说:“莎莎,我是真的爱他,我、我……”

    柳莎莎咬牙切齿道:“好言难劝要死鬼,孙青青,你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给我作完!”

    说完她碰的一声甩上车门,绝尘而去。

    陈立果看着柳莎莎的背影,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

    陈立果这两天玩的实在是太愉快,愉快的他把命运之女完全抛在了脑后。

    等到他回家了,才发现黑暗之桥已经上映,并且票房如原世界那般直接大爆,甚至可以说得上一飞冲天。

    这个年头,现象级的电影已经是少之又少,黑暗之桥却做到了,不但做到,还保持了这个记录许多年。

    而此时几乎所有的媒体,对这部电影都是好评如潮。

    杨文娅作为电影里的女三,身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当然,其中最大的赢家,还得是这部电影的投资人,谢安河。

    如果说以前陈立果会对谢安河投资眼光报以佩服的态度,但是现在这点佩服就完全没有了。

    毕竟谢安河和他一样都是开金手指的玩家,对未来的走向非常的清楚。

    黑暗之桥大爆后,陈立果收到了命运之女发来的邮件。

    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所以陈立果的换了个号码,以前的号码已经停机,最新号码的知道的也就三四个人。

    杨文娅无奈,只能给他发邮件联系。

    看得出,杨文娅是真的很喜欢陈立果,即便是这么忙的时候,也没有忘记给陈立果传来喜讯。

    陈立果感到很欣慰,让他最欣慰的是,杨文娅的命运完成度涨了。

    由于陈立果的介入,杨文娅对她曾经爱上的那个男演员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是全身心都扑在了事业上面。

    黑暗之桥,给了她可以和陈立果站在一高度的希望,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迷妹,杨文娅的素质是相当的高。

    陈立果给她回了邮件,并且告知了她,自己最新的号码,还约她吃饭。

    杨文娅很快就答应了,告诉陈立果她随时有时间——事实上她已经忙成一条狗。

    和陈立果那种终于见到老乡我好开心好开心,好想出去裸/奔的激动心情比起来,谢安河的心情则要复杂很多。

    他本来以为陈立果在知道他的身份后,会做出更加有意义的事,但他发现,他还是对陈立果不太了解——或者说对完全放飞自己的陈立果不太了解。

    陈立果这王八蛋已经完全爱上了渣攻贱受的我爱你你却不爱我还非要娶别人的狗血戏码。

    谢安河给陈立果打电话,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啊,安河,你居然还来找我,莎莎知道你来找我,会杀死我们的。”

    谢安河:“……”

    陈立果说:“啊,我的爱,你快回来。”

    谢安河:“……”

    陈立果说:“啊,亲亲安河,你为,什么,不,说话。”

    谢安河咬着牙冒出一句:“好好说话。”

    陈立果说:“嘎哈啊大兄弟,找我啥事儿啊。”

    谢安河:“……”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如果说以前陈立果是一个人嗨给系统看,那他现在就有了两个观众,可以辣四只眼睛——哦,不对,应该是六只,因为谢安河还有个系统。

    陈立果表示摩拳擦掌,兴奋不已。

    而谢安河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让陈立果发现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系统则非常淡定,他已经习惯了。谢安河什么心情,他大概是了解的,毕竟这人就是年轻时候的他——还没有对这种名字叫陈立果的奇怪生物免疫。

    谢安河说:“出来吃饭吧,青青。”

    陈立果说:“吃什么,吃你火热的心吗?”

    谢安河:“……”

    陈立果说:“你火热的心,融化在我的嘴里。”

    谢安河沉默三秒,把电话撩了。

    陈立果听着嘟嘟声,有点慌:“哎,他被我刺激跑了?”

    系统:“大概是受不了去拿刀捅腰子了吧。”

    陈立果:“……”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事实证明谢安河的神经还是足够粗的,半个小时候他出现在了陈立果楼下,把他拎上了车。

    陈立果坐在副驾驶上画口红。

    谢安河瞅了他一眼,没吭声。

    陈立果画完之后,转个身揪着谢安河的衬衣就亲了一口,道:“哼,我要你身上带上我的印记。”

    谢安河:“……”

    陈立果说:“死鬼,又背着你老婆和我鬼混~”

    谢安河:“……”啊啊啊啊,陈立果怎么戏那么多啊啊啊啊,他的系统呢,他的系统为什么不管管他,这人设都要崩成渣渣了吧!!

    系统如果知道谢安河在想什么,估计会露出不屑的笑,这种程度,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总而言之,在这一刻,系统和谢安河诡异的站到了同一战线上。

    到了目的地,谢安河又把陈立果拎了出来,并且郑重的对他说:“悠着点啊。”

    陈立果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谢安河看着他一双委屈的眼睛,又有点心软,他说:“……算了,随便你了。”

    陈立果:哦也。

    进了谢安河定好的包厢,陈立果瘫在沙发上面——因为他的这个习惯,谢安河现在吃饭都要选包厢里有沙发的。

    谢安河说:“想吃什么?”

    陈立果说:“随便呢。”

    谢安河点了几个菜,问陈立果怎么样。

    陈立果捏着菜单,翘着兰花指,嘟着嘴唇,细声细气的说:“这个太辣了啦,对人家的皮肤不好耶,这个太咸了,这个太甜了……”

    谢安河直接按铃,把菜单递给了服务生。

    陈立果:“……”

    谢安河说:“你不喜欢,我就放心了。”

    陈立果:“……”等、等等,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水晶般的人儿陈立果流出了晶莹的泪滴。

    谢安河说:“再哭就在这里操丨你。”

    陈立果顿时泪如泉涌。

    谢安河:“……”他真的是拿陈立果没办法了。

    这要是在其他的世界,陈立果还能有崩人设威胁他,但是奈何陈立果这个世界就是可以轻微的崩人设——话说轻微这个程度,到底该如何判定……

    系统和谢安河都陷入了沉思中。

    菜上来的很快,挑剔的陈立果也吃的很多,特别是他不喜欢的那几个特别辣特别咸的菜,谢安河基本都没动筷子,都被陈立果解决了。

    吃完后,谢安河说:“青青,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陈立果哈了个嗝,知道吃完饭了该干正事了,于是他说:“安河,我不怪你。”

    谢安河说:“青青。”

    陈立果说:“安河。”

    谢安河说:“青青,你的牙齿上有青菜。”

    陈立果:“……”谢安河,你已经失去我了你知道吗?

    陈立果把青菜弄掉,没精打采的说:“那你打算把她怎么办?”

    谢安河说:“我想让她过上新的生活。”原来的谢安河真真的是个人渣,那女孩也是无妄之灾,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答应和她举办婚礼——就为了让女孩在婚礼上捅他一刀。

    陈立果说:“那我呢,你把我放在哪里。”

    谢安河说:“我把你放在我的心田上。”

    陈立果听完这句话,突然有点后悔之前那么对谢安河了,因为这话听的真的挺恶心人的……

    谢安河说:“你就是我的灵魂伴侣。”说着,他牵起陈立果的手,吻了吻他无名指上的戒指。

    陈立果看着谢安河的动作,和略微带了些深意的眼神,脑子里冒出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猜想——这猜想让他稍微抖了抖。

    谢安河说:“怎么了?”

    陈立果说:“没事……”只是被自己的脑洞大的吓到了。

    谢安河点头,他道:“吃完了就来说说正事吧,黑暗之桥杀青后,我打算给杨文娅安排一部电影。”

    陈立果说:“哪一部?”

    谢安河说:“秦宫记。”

    陈立果瞪眼:“你确定?”

    谢安河擦了擦嘴,淡淡道:“差不多确定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