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柳莎莎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件事情是有人在针对陈立果。

    不但放出了照片,还编撰了陈立果各种扭曲的事实,这种东西如果放在平日里是绝不会有人相信的,可是偏偏配了照片,于是可信度就上升了许多。而网民们在水军的煽动下,几乎第一时间就给陈立果定了性。

    柳莎莎回到公司后,没想到能在公司看到谢安河。

    谢安河看了她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和面对陈立果时的温柔完全大相径庭,他说:“方案已经做出来了。”

    柳莎莎说:“这么快?”

    谢安河淡淡道:“我早就做了准备。”他在知道谢青青喜欢穿女装到处跑之后,就已经为今天发生的这种事情做了准备。

    柳莎莎说:“嗯,那就太好了。”

    他们两人的对话气氛并算不上和谐。柳莎莎对谢安河的观感实在是不太好,因为在她看来,谢安河去招惹孙青青,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从未考虑过他们的未来。

    只可惜她从来不敢找谢安河对峙这件事,毕竟如果谢安河真的想封杀掉孙青青,不过是动动嘴的事情罢了。

    谢安河说:“让孙青青转发你们公司刚发的那条微博。”

    柳莎莎闻言,拿起手机刷了刷自己的首页,然后看到了他们公司已经发了一条微博——微博里的孙青青在一张海报里,海报里的他穿着一袭红裙,裙摆飞扬,投射出一片阴影。而谢安河扮演的另一个男主角,则小心翼翼的牵住了红裙的一个角。海报上的最上面,清楚的用艺术字写着影之灯三个字。

    柳莎莎瞪眼睛:“这海报什么时候拍的?”

    谢安河道:“当然是拍摄完了之后。”他对这种事情的预感向来很准。孙青青喜欢穿裙子到处乱跑,绝对是他的演艺生涯上一个巨大的隐患。

    而现在,他只需要把这种隐患正常化——给孙青青的粉丝们一个他为什么要穿裙子的理由。

    柳莎莎不得不佩服谢安河的远见,她思考片刻,道:“原剧本里也改了?”

    谢安河说:“嗯。”其实原剧本里并没有穿女装的情景,但他还是要求导演拍了,反正到时候没有出现在电影里面,也可以找个“不合适剧情被剪掉了”的理由。

    柳莎莎看谢安河的神色之间有些疲惫,她道:“那就谢谢谢总了。”

    谢安河淡淡道:“先去告诉青青这件事吧。”

    于是柳莎莎便给陈立果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件事。

    水军已经请好,陈立果转了微博后,便开始在各大网站带节奏。

    而陈立果那条微博像颗□□似得在他的粉丝里爆炸——影之灯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除了剧组之外,就连圈内人知道这部电影的也寥寥无几。

    陈立果亲眼看着自己微博底下的评论开始飞涨——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就破了二十万。

    “卧槽,我就知道这是炒作,这年头炒作方式真是越来越烦人了。”

    “天啊,我家清逸真是太漂亮了,prprpr,谁都别拦我,让我舔个痛快。”

    “说真的,第一次看到穿女装还这么漂亮的男艺人,我要路转粉。”

    虽然还有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但都被大部分的正面言论覆盖。

    这时候影之灯的导演也开始出来助攻,连发了好几天微博夸陈立果的演技,说他是自己见过的最有灵性且刻苦的演员之一,这部电影很快就会上映,希望到时候大家去电影院支持。

    陈立果坐在家里,捏着手机就看着舆论一点点的往他的方向倒。

    柳莎莎又给陈立果来了个电话,她道:“青青,现在我们在查谁想搞你。”

    陈立果说:“嗯,好。”

    柳莎莎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陈立果感觉到她似乎已经有了猜测,并且还猜的*不离十。

    谢安河的效率一向都很快,无论是给陈立果洗白,亦或者找出那个想要弄死陈立果的人。

    他给陈立果来了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青青,你不要难过。”

    陈立果安静片刻,迟疑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答案,他道:“是小九?”

    谢安河说:“嗯。”

    陈立果说:“为什么?”

    谢安河说:“为什么你还要去问她。”

    小九和陈立果的关系很不错,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是什么让这个朋友做出这种事情。

    谢安河见陈立果沉默下来,开口安抚道:“青青,你别难过,你还有我。”

    陈立果苦笑一声,把电话挂了。

    小九接到陈立果的电话时,一点也不惊讶,语气还有些漫不经心,她说:“对啊,就是我做的,你什么时候傍上的谢安河?让他为你做了这么多?”

    陈立果道:“我怎么得罪你了?”

    小九冷漠的说:“谁叫杨文娅喜欢你呢。”

    陈立果差点没被口水呛到。

    “她天天在我面前说你的事情,说的我恶心死了。”小九冷漠道,“孙青青,为什么你就运气那么好,什么都能拿到手。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她又把魂儿都挂你身上了。”

    陈立果哑然。

    小九说:“就这样吧,我挂了。”

    她说挂就挂,从头到尾没打算和陈立果解释任何东西。陈立果听着电话里的嘟嘟音,道:“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吓人。”

    系统:“……”是有点。

    这人找到了还不如没找到,搞得陈立果恶心的都吃不下饭。

    柳莎莎从公司回来,面色有些忧郁,也不知道怎么了。

    陈立果问她,她也不说。

    不过从她拐弯抹角的提醒来看,似乎是谢安河要搞点什么出来。

    柳莎莎说:“青青,你不要陷的太深。”这话柳莎莎说过很多次,但都没有这一次说的痛心疾首。

    机智的陈立果来了句:“他不会要背着我结婚吧?”

    柳莎莎干笑几声:“怎么会呢,我觉得,谢安河不是这种人吧。”

    陈立果说:“咦,真的吗?”

    柳莎莎温柔的说:“如果他背着你结婚,就让他出门被车撞死好不好。”

    陈立果:“……”他就知道这个世界柳莎莎是他最不能得罪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陈立果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准的吓人。

    红裙子事件没过多久,窝在沙发上咸鱼瘫的陈立果眼睁睁的看到娱乐新闻上公布了谢安河的婚讯——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陈立果还看到了他们的订婚现场。

    看到正在举着举杯冲众人敬酒的一对璧人,陈立果眼睛都要从眼镜眶里瞪出来了。然而,让他想把眼睛瞪出来的原因并不是谢安河背着他结婚,而是谢安河未婚妻身上的那一身裙子——

    陈立果:“卧槽!谢安河好变态,他居然给他的未婚妻穿他穿过的裙子!”

    系统:“……”妈的,别提了,一提他就觉得自己眼睛隐隐作痛。

    陈立果嘶的抽了口凉气,他说:“这人真的好变态啊。”

    系统:“……”

    陈立果说:“这要是换了我,我肯定不会这么对我的未婚妻。”

    系统说:“你会怎么办?”

    陈立果想了想,道:“我会去买条一模一样的和她一起穿?”

    系统不但感到自己的眼睛疼,连脑袋也跟着疼了起来。

    因为那条裙子,陈立果原本稍微应该有的那种今日我家炮/友,明日他家新郎的哀愁也被冲淡了。

    陈立果:“谢安河太渣了!”

    系统说:“我是同意的。”

    陈立果说:“这我要真的是孙青青,还不得把眼睛哭瞎了。”

    系统说:“我还是同意的。”

    陈立果说:“哎,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当初孙青青是为什么退出的娱乐圈?”

    系统说:“因为他女朋友把他甩了。”

    陈立果:“……”

    系统说而来下一句:“他把自己眼睛哭的半瞎……”

    陈立果:“……”可以,这很符合孙青青的人设。

    柳莎莎其实早就知道了谢安河的婚讯。但她实在是不敢告诉孙青青,直到今天各大媒体都开始报道,她才急匆匆的赶到了陈立果的家。

    陈立果实在是挤不出眼泪,只好找了部电影来看。

    这电影主角实在是惨到让人不能呼吸,是个孤儿,遇到姑娘,最后被姑娘戴了绿帽子,还出了车祸,最后一个人孤独终老。陈立果每次一看这电影就会一边哭一边谢谢系统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

    系统的反应是:“我很后悔那时的自己太年轻。”才选择了和你绑定。

    陈立果说:“如果是现在的你遇到你呢?”

    系统想了想说:“大概我会是那个货车司机?”

    陈立果觉得他和系统不但回不到过去,连未来都彻底没有。

    柳莎莎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陈立果在哭。

    一边哭一边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陈立果在问系统为什么会想当货车司机。

    柳莎莎艰难的叫了一声:“青青。”

    正在飚戏的陈立果浑身僵住了。

    柳莎莎说:“青青,你不要太难过,他根本就是个人渣。”

    陈立果立马接上:“为什么,为什么谢安河要这么对我!”

    柳莎莎说:“不要为人渣难过!“

    陈立果说:“呜呜呜呜。”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哭,她心被什么揪着,几乎就要怀疑陈立果会就这么把自己的眼睛哭瞎——

    陈立果哭到了电影结束。

    柳莎莎见他不哭了,颤声道:“青青,你感觉好点了么?”

    陈立果已然哭的有点神志不清了,他含糊的说:“还好。”

    然后柳莎莎从包里掏出两个请帖,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说:“你还是一口气哭完吧,谢安河那王八蛋居然给你发了请帖。”

    陈立果说:“……”

    柳莎莎说:“你说不去,我们就把请帖撕了吧。”

    陈立果看着柳莎莎手上两张漂亮的请帖,问了句:“谢安河结婚,一般要随多少礼金啊。”

    柳莎莎:“……”重点是这个吗?

    陈立果说:“我可以不随礼就去吗?会被新娘发现了赶出去吗?”

    柳莎莎艰涩的说:“应该,不会吧。”

    陈立果说:“那我们去吧!”他真的太好奇,婚礼上面新娘会穿哪一套裙子了。

    婚讯爆出来后,谢安河就再也没有和陈立果联系。

    这男人啊,就是这么拔吊无情,陈立果说:“你们这些臭男人,今天发誓明天就忘了。”

    系统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男人?”

    陈立果悚然道:“难道你是女的?!!”系统一直是男人的声音啊。

    系统说:“数据不分男女谢谢。”

    陈立果说:“我不管,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抠脚大汉。”

    系统:“……”

    总而言之,现在谢安河在陈立果的眼里,就是个系统还要渣的渣男,还是那种撩完就跑真刺激的典型。

    杨文娅的黑暗之桥,也快要杀青了。他们这部戏动用了大量的特效,演员反而成了其中的陪衬。在陈立果穿女装的事情爆出来的时候,杨文娅还试图联系过陈立果,只是陈立果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黑暗之桥杀青,离上映还有挺长一段时间。

    而影之灯却没有黑暗之桥那么麻烦,当年暑假就可在院线上映。

    电影上映的那天,陈立果一个人去看了这部电影。

    因为这电影之前一直炒的很厉害,首映的时候几乎场场爆满,这对于一部边缘题材的电影来说,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立果拿着一桶爆米花,边吃边看,旁边的人已经哭成了傻/逼,而他还在为自己的演技鼓掌。

    电影里,尤光死掉的时候,陈立果已经听到了满场的抽泣声。

    陈立果右边的是个姑娘,一直眼泪就没停过,他左边则坐了个大兄弟,陈立果已经可以听到他捻鼻涕的声音了……

    然后亲眼看着尤光死掉的李莫念天天守着尤光送他的灯,最后那灯光伴随着哀愁的音乐熄灭,陈立果清楚的听到电影院的角落里发出一片崩溃的哭声。

    陈立果旁边的姑娘已经彻底情绪崩溃,发出嚎啕般的哭声。

    陈立果:“……”他有点被吓到了。

    然后灯光亮起来,陈立果发现这姑娘真不是个例,因为整个电影院都陷在一种难以自拔的哀愁中,甚至没有人起身。

    直到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才有人带着头起身鼓掌,其他的观众也纷纷响应。

    陈立果抓着这个机会赶紧溜了。

    出电影院后,陈立果打开了自己的微博,发现上面已经开始疯狂的弹出粉丝的评论。

    “清逸我要哭瞎了,怎么那么惨啊,我的天啊,我可怜的尤光——”

    “演李莫念的那个演员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呀。”

    “你们两个演的太棒了,我眼睛都要哭肿了。”

    “话说清逸你穿裙子的那一段我怎么没看见呀?是减掉的吗?”

    陈立果看着评论,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我就觉得,我的演技可以征服世界。”

    系统:“……”

    影之灯这部电影,拍出来就不是指望赚钱的。现在票房大热,纯属意外之喜。而谢安河也由此进入了民众的视线。

    谢安河的身份很神秘,虽然网友们非常的努力,但也只挖出一点关于他消息。开始还有人怀疑谢安河和陈立果是不是有一腿,但后来又有人科普了谢安河的婚讯,叫这些人别造谣,这种声音才平息了下来。

    陈立果收到了不少祝福的电话,其中却不包含谢安河。

    自从这大兄弟公布了要结婚的消息后,就好像很害怕陈立果提着四十米长的大刀当街砍他,于是消失的十分干脆利落。

    陈立果:“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

    系统:“……”

    不过再消失,他的请帖已经发出来了,婚礼的时间定在年底,陈立果那天查了查黄历,发现上面居然是忌嫁娶,宜出殡。

    陈立果:“……”讲道理,谢安河选这么个日子,究竟有何深意。

    影之灯上映后,陈立果又收到了不少剧本,他挑剧本的眼光自称第二,没人能敢说自己是第一,毕竟他是从未来回来的……

    所以正在选剧本的陈立果有点闲,闲的谢安河婚礼当天正好没事情做。

    柳莎莎对陈立果非常的警惕,她觉得被谢安河甩了之后的陈立果一不哭二不闹,三没有上吊简直不可思议。她都已经做好了陈立果割腕自杀的准备了。

    陈立果对此的态度是:“被渣男渣了与其自杀倒不如把他桶成马蜂窝再去跳楼。”

    系统:“你很有经验啊。”

    陈立果幽幽的说:“我都被关了那么多个世界了,能没有经验么。”各种死法都尝试了一遍,还不知道怎么对付渣男?

    陈立果说:“当然,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你去把渣男的女朋友抢了。”,末日里的陈墨薇就是人生赢家,对付渣男的典范。

    一提到陈墨薇,系统就有了糟糕的回忆,于是他什么都没说,让空气安静了下来。

    柳莎莎没想到陈立果居然真的要去参加谢安河的婚礼。

    她说:“青青,你冷静一点,你还有大好人生啊!”

    陈立果说:“我不能冷静,冷静不下来,我爱他,他是我生命的那只蝶,飞啊飞,飞到我心里面化成茧。”

    柳莎莎:“……”不是很懂你的梗。

    陈立果落寞的说:“算了,你不懂。”

    柳莎莎说:“婚礼你你可以去,但是你得答应我,你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陈立果沉默两秒,道:“什么算出格的事?”

    柳莎莎把她看过的狗血剧里可能出现的桥段都说了一遍。

    陈立果听完之后,感觉着姑娘也是不容易……他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柳莎莎的要求,他道:“好,我答应你。”

    柳莎莎见陈立果面色凝重,连“人家”这个自称都不用了,心中酸涩,她道:“青青,你还有大好的人生,不要为了谢安河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

    陈立果看着她,流出一滴泪水,他想说,系统早就把森林砍成了沙漠,而谢安河就是唯一的那棵树,可偏偏这棵树,还他妈是棵歪脖子树。

    陈立果:“我并不想在这棵树上吊死。”

    系统说:“……”

    陈立果:“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系统:“……说人话。”

    陈立功说:“电锯准备好了,就差树了。”

    系统:“……”

    不过陈立果也就随便过过嘴瘾,他不是那种为了男人放弃全世界的人——除非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

    婚礼当天,陈立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脚踩祥云,飘然而去。

    柳莎莎是陈立果的女伴,看她的表情,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用绳子在陈立果的脖子上打个结——一旦控制不住干脆就勒死他算了。

    陈立果再三承诺,他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柳莎莎说:“我不信你。”

    陈立果脱口而出:“爱已经碎了,连信任也没有剩下了吗?”

    柳莎莎:“……”说真的,最近陈立果越来越不娘了,但是她已经开始怀念过去娘娘的那个他,毕竟那时的他,还是正常的。

    到了门口,将请贴交予侍者,陈立果挽着柳莎莎的手,两人带着各异的笑容,踏入了谢安河的婚礼现场。

    而一进门,陈立果就看到了人群中央的谢安河。

    陈立果:“远远就闻到了一股子的人渣味。”

    系统:“……”

    柳莎莎伸手在陈立果的手上掐了一把,陈立果露出无辜之色,她却动了口型:你给我忍住了……

    陈立果:“……”宝贝你再掐我,信不信我当众哭给你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