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我想和你结婚”这句话太熟悉,却又太陌生。可惜说出陈立果最想听这句话的人,却只是一个过客。

    谢安河看着陈立果脸上的泪,有些手足无措,他说:“青青,你不要哭啊。”

    陈立果慢慢的把眼泪擦干净,道:“嗯,人家不哭。”他看眼谢安河被雪水润湿肩膀,道。“把外套脱了吧。”

    谢安河嗯了一声。

    本来到这里之前,谢安河有好多话想和陈立果说,然而看到了陈立果,他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想安安静静的抱着他,就这样度过一年中本该是最热闹的时光。

    屋子里开着暖气,陈立果缩在谢安河的怀里有点昏昏欲睡。

    谢安河低下头,把陈立果的发丝从他额头上撩开,道:“青青,我们做吧。”

    陈立果的眸子里有些朦胧的睡意,他含糊的应了一声。

    于是两人便做了,在柔软的大床上,陈立果轻轻的吸着气,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谢安河低低的笑着,他道:“青青,怎么又哭了。”

    陈立果瞪了他一眼,道:“不要说话……唔……”

    谢安河抵着陈立果的额头,吻着他有些寒湿的鼻尖,他道:“好,不说话。”

    电视里难忘今宵的音乐隐隐错错的传来,这一年,便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两人拥在一起睡到了十点过。

    陈立果起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木的。

    谢安河给陈立果做了早饭端到床边,看着他吃下去时,满脸都是笑意,他道:“青青,我有礼物送给你。”

    陈立果说:“什么礼物呀。”要是你还送给我指甲油我就把你赶出去——

    然后谢安河真的没送陈立果指甲油了,当他把大红色的露背裙子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时候,陈立果整个人的表情都微微扭曲了一下。

    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不端正的态度,露出喜悦之色:“好漂亮裙子呀——”才怪。

    谢安河说:“对啊,喜欢吗?”

    陈立果微笑着说:“呵呵喜欢死了呢。”辣鸡谢安河,你可以侮辱我的*,为什么还要扭曲我的纯洁的灵魂。

    谢安河并不知道自己被陈立果心中骂了一顿,他说:“青青,我想看你穿。”

    陈立果接过裙子,面带微笑的看着,然后他说:“安河,我有个新年愿望。”

    谢安河说:“说吧,我都满足你。”

    陈立果目光里充满了喜悦,然后他对谢安河说:“我们一起穿吧。”

    谢安河:“……”

    陈立果说:“我看到你箱子里还有好几件耶。”

    谢安河:“……”

    陈立果低下头,眉间全是忧郁,他说:“我一直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是不是很奇怪,你有没有讨厌我?”

    陈立果使出撒娇技能,谢安河中招,掉血一百,目前处于濒死状态。

    处于濒死状态的谢安河神志不清的点了点头。

    陈立果脸上的哀愁瞬间变成了一种诡异的迷之微笑,他说:“……安河,你穿裙子一定很好看。”

    谢安河:“……”为什么他从陈立果的表情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总而言之,想要互相伤害的两人,都成功了。

    陈立果还让谢安河先去穿,说自己还可以给他化妆和涂红指甲,他不是最喜欢红指甲了么。

    谢安河强忍住不让自己的表情扭曲,他说:“青青,这就不用了吧。”

    陈立果立刻说:“难道你嫌弃我?”

    谢安河:“……”

    然后陈立果又去摸了几双高跟鞋,让谢安河自己挑。

    谢安河整个人都要疯了,他刚想说青青,我真的受不了这个,结果话还没出口,陈立果就幽怨的看着他:“安河,你不会不愿意吧?我就想知道自己不是奇怪的人。”

    谢安河:“……”这我他妈的还能说什么。

    为了证明自己的确不觉得陈立果奇怪,谢安河只能咬着牙把红裙子换上了。

    陈立果:“唉,没想到他也有今天。”

    系统;“我的眼睛好痛。”

    陈立果说:“你的屏蔽功能呢?”

    系统说:“只能用在宿主身上。”

    陈立果闻言立刻悚然道:“那岂不是我看小黄片的时候你都和我一起看了?”

    系统冷漠的说:“是的呢。”

    陈立果:“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系统说:“我告诉你你就不看了?”

    陈立果说:“你告诉我我就去找更重口的看了——哎,朋友,你听说过两男一马吗?”

    系统:“……”听名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立果正在脑海里酝酿着新的风暴,那边谢安河的裙子却穿好了。

    说真的,谢安河真的不适合穿女装,他的骨头架子比陈立果大,眉眼也更加的阳刚,此时穿着裙子踩着高跟的模样,的确是非常奇怪。

    然而陈立果看了他一眼,还是可耻的硬了。

    陈立果:“我家亲爱的太美了。”

    系统:“……”这两个人完了。

    他走到谢安河面前,温柔的问:“小姐,你需要帮助吗?”

    谢安河正拧着眉头看自己的高跟鞋,听到陈立果这话,道:“我男朋友不见了,你能帮我找找嘛?”

    陈立果脸上换上了猥琐的笑容,他道:“小姐,你看我怎么样?”

    谢安河沉默两秒,还是依着陈立果继续演了下去,他道:“你走开,不然我叫人了。”

    陈立果朝着他身上扑了过去,他说:“小姐,别叫嘛,我是真的想和你玩玩。”

    谢安河被陈立果扑倒在沙发上,他还在叫:“来人啊,救命啊!”

    陈立果说:“哈哈哈哈,你叫啊,叫啊,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然后他把谢安河的衣服撕开,两人开始胡搞。

    搞完一轮后,陈立果瘫在了沙发上,谢安河狠狠的说:“先生,你还要玩吗?”

    陈立果瞪圆眼睛:“不要啦。”

    谢安河说:“不要?刚才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

    陈立果咽了咽口水,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真的不要了。”他的腰好酸啊。

    谢安河直接站起来走进了卧室。

    陈立果还以为他就这么算了,结果几分钟后,他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女装:“不要了?刚才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陈立果:“……”讲道理,他觉得看自己亲爱的穿女装的确是情趣,但是这情绪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没那么美妙了。

    但是体力差距摆在那里,陈立果硬是被逮着换了一身长裙,最恐怖的是谢安河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陈立果的硅胶假胸。

    陈立果:“……”这东西他不是扔床底下了么??

    谢安河:“我脱鞋的时候无意间看了眼床底下……”

    陈立果:“……”可以,这很巧合。

    谢安河把裙子拿过来,递给陈立果,咬牙切齿的说:“别告诉你你一开始就没打算穿啊。”

    陈立果说:“讨厌啦,人家才没有呢,人家最喜欢穿裙子了,人家还把最漂亮的那一条给你穿了。”唉……还是得穿。

    谢安河说:“是吗?那我看着你穿。”

    陈立果微笑着开始穿戴假胸穿裙子。

    不得不说,谢安河的眼光很好,给陈立果带来的裙子,都很讨人喜欢——前提是陈立果喜欢穿裙子。

    两个互相伤害的人,终于都达成了目的。

    陈立果穿好裙子,皱着眉头站起来,却感觉到有大家都懂的东西在顺着腿根流……

    谢安河说:“青青,你太好看了。”

    陈立果的眉眼精致,穿了裙子,戴了假胸和假发,稍微化一下妆就是一个身材略微有些高大的混血美女。

    陈立果满脸假笑,他说:“那我脱啦,这胸好重呢。”

    他这话刚说完,谢安河就把他直接横抱了起来,丢到了床上。

    陈立果愣了片刻,道:“不行了——”

    谢安河扑上去:“春节放七天假!”

    陈立果:“……”

    做的时候,谢安河也没把陈立果的衣服脱下来,只是掀开罢了。

    陈立果用手撑着床头,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谢安河真是个畜生,体力怎么那么惊人——

    两人胡搞乱搞了整整好几天,反正陈立果觉得这如果是灵和肉和结合的话,那他这辈子都不会灵魂出窍了。

    初四的时候,谢安河说他有事要走。

    陈立果说你快滚,哦,不对,是注意安全。

    谢安河说:“青青,等我回来。”

    陈立果懒懒的嗯了声,看着谢安河走了。

    柳莎莎也是初四回来的,回来之后打陈立果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她有点慌的跑到了陈立果的家,一打开门就被屋内的狼藉震撼了。

    陈立果还窝在沙发上吃麦片,看见柳莎莎道了句:“莎莎你怎么来了?”

    柳莎莎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年就这么过的?”

    她刚刚路过垃圾桶,亲眼看到里面全是安/全/套。

    陈立果见柳莎莎神色不善,立刻甩锅:“是谢安河逼人家的,人家可不乐意了!”

    柳莎莎幽幽的说:“是么……”

    陈立果说:“是啊,是啊。”

    柳莎莎走到陈立果身边,正打算坐下,却注意到沙发上也有一些痕迹,她沉默片刻,自己转身端了个小凳子坐下了。

    柳莎莎:“影之灯快拍完了吧?”

    陈立果嗯了声。正片已经拍摄的差不多了,等年过了之后,再补拍一些部分就差不多了。

    柳莎莎说:“嗯,这片子不错。”

    看着柳莎莎欲言又止的样子,陈立果道:“莎莎,你怎么了?”

    柳莎莎叹气,她道:“我倒是没事,就是怕你陷太深……谢安河……”

    陈立果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想说,万一谢安河只是玩玩呢?

    陈立果说:“莎莎,你别担心了……我有分寸的。”

    柳莎莎淡淡的嗯了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新的世界,新的一年,新的炮/友,陈立果感到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黑暗之桥的剧组集体没有回去过年,据经常探班的小九说杨文娅是个特别刻苦的姑娘。

    陈立果说:“刻苦是好事。”

    小九却闷闷不乐,她道:“我总是害怕文娅走的太快了。”

    陈立果说:“你不希望她火吗?”

    小九说:“我的心情好复杂的你知道吗……”

    陈立果摸摸她的头,道:“我懂你啦。”

    小九的心情显然是有点患得患失,既希望杨文娅能够快点火起来,又有一种自己的珍宝被别人发现的遗憾感。

    陈立果也不劝她,杨文娅是早晚要火的,不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新年之后,影之灯的拍摄继续。

    导演对这部电影非常的看好,杀青宴上特意向陈立果敬酒,说没有他就没有这部电影,他和谢安河,就是电影的灵魂。

    陈立果笑着说太客气了。

    导演说:“可惜今天安河没有来,不然我也要敬他一杯。”

    陈立果笑容浅淡,说他大概是太忙了。

    影之灯不是商业片,也不需要铺天盖地的宣传,所以拍完之后,陈立果可以喘口气休息一段时间。

    他也找了个空闲去看了黑暗之桥探班。对于他的到来,杨文娅一如既往的兴奋。

    “孙哥。”杨文娅说,“真是麻烦你过来看我。”

    陈立果说:“伤怎么样了?”

    杨文娅说:“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她在陈立果面前,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女生,耳朵通红。

    陈立果看到她头顶上的进度条慢慢往前移,道:“嗯,那你继续忙。”

    杨文娅点点头,回到剧组去了。

    孙清逸来探班杨文娅这件事,在剧组的人看来有些微妙。毕竟杨文娅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演员,有什么能量让孙大影帝来特意看她?

    不过陈立果来探班就是故意的,他要让人知道,杨文娅也有后台,做欺负她的事情之前,最好先考虑清楚。

    果不其然,在陈立果来过之后,许多工作人员对待杨文娅的态度都好了很多。

    陈立果探班完刚回家,柳莎莎的电话就来了,她的声音又尖又厉,道:“孙青青,你快上网看看!!”

    陈立果一愣,道:“怎么了?”

    柳莎莎说:“你女装的照片被人在网上曝光了——”

    陈立果赶紧打开电脑,点开网站之后,就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许多网站上都转载了他的女装照片,照片上的他一袭红裙,虽然面部模糊,但也能从那轮廓里认出是孙清逸的脸。

    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在哪拍的,陈立果全然没有印象,想来是他穿来之前,就已经被拍下的东西——那时候的孙青青,经常穿着女装到处乱跑。

    而此时陈立果的微博上一片质疑之声,有骂他恶心的,也有维护他的,几乎是乱成了一锅粥。

    柳莎莎说:“你别急,等我,我过来找你。”

    陈立果有点无奈,把电脑给关了。

    柳莎莎来的很快,虽然天气很冷,但她的额头上却都是汗水。她看到陈立果的第一句话便是:“那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陈立果嗫嚅着说:“很久……之前了。”

    “看来是有人想要搞你。”柳莎莎说,“联系谢安河了么?”

    陈立果说:“……联系他做什么?”

    柳莎莎伸手就在陈立果脑袋上来了一下:“当然是让他帮忙了!”

    陈立果抿了抿唇。

    看着陈立果的表情,柳莎莎狐疑道:“孙青青,你该不会不想让谢安河出手吧?”

    陈立果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柳莎莎没好气的说:“电话拿来,我帮你给他说!”

    看着陈立果扭扭捏捏,柳莎莎真是气的牙都要咬碎了,她说:“孙青青,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如果坐实了,你就要离开娱乐圈了!”没有任何粉丝能接受一个有异装癖的偶像,特别孙清逸人前的形象还那么的阳光。

    两人正在说着,柳莎莎还没要到谢安河的电话,陈立果的手机就响了。

    “是他!”陈立果一脸高兴。

    柳莎莎咬牙切齿的说:“接啊。”

    于是陈立果便接了起来。

    谢安河的声音有点疲惫,他道:“喂,青青。”

    陈立果说:“安河。”

    谢安河说:“网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陈立果心中感动极了,心想你对我真好,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只有这破烂的身子……

    谢安河说:“是谁做的我还在查,最近记得少出门。”

    陈立果说:“你会来看我吗?”

    谢安河说:“我会——只是现在在忙,你别急。”

    陈立果嗯了声,他说:“我知道,我不急。”

    谢安河又安慰了陈立果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柳莎莎见两人结束通话,急忙问道:“青青,怎么样?”

    陈立果说:“他说他会帮我处理……”

    柳莎莎道:“处理?那他没有告诉你怎么处理?”

    陈立果摇摇头。

    柳莎莎叹气,她说:“我们等吧——”这事情爆出来的太突然,上面的人都还没有反应,危机公关什么的肯定要做,不然就是坐着等死。

    这事情闹的很大,陈立果不回应的态度,更是给了黑子们想象的空间。

    有人说孙清逸本来就是gay,装得那么正直的样子就是在欺骗粉丝,还有人说他私生活乱的很,经常出入一些□□part.

    总而言之,真的假的,各种消息都一涌而出。

    柳莎莎把陈立果的电脑抢了,把他赶去客厅看电视。

    陈立果有点无奈,因为原世界线里,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孙清逸喜欢女装的事情一直隐瞒的很好,直到他退出娱乐圈,这件事情都是少数人才知道的秘闻。

    孙清逸在娱乐圈里向来都十分低调,为人也很和善,是巨星里少有的不刷大牌的那种。如果说他的黑点,那么大概就只有穿女装这一件事了。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就这一点,便足以彻底毁了他。

    陈立果倒是挺无所谓的,那个谩骂对于其他明星来说或许会形成巨大的压力,但于他而言,不过是换个世界就能解决的麻烦。

    这时候柳莎莎已经接到了上层的消息,她匆匆忙忙的往外赶,走之前还告诉陈立果,说:“你别出去,别上网,手机开着——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陈立果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他干脆关机,眼不见心不烦。

    “青青。”柳莎莎说,“你会熬过去的。”

    陈立果嗯了声,他道:“莎莎,谢谢你。”

    柳莎莎伸出手,给了陈立果一个重重的拥抱,又亲了亲他的额头,才道:“勇敢一点,不要害怕,还有我在呢。”

    陈立果说:“我挺好的,你去吧。”

    柳莎莎这才出门。她最担心的,就是孙青青的心理状态,在娱乐圈那么多年,柳莎莎见到了太多被压力毁掉的明星。她不想看到孙青青也走到最糟糕的那一步。

    柳莎莎不让陈立果上网,然而她却没想到电视上也有娱乐节目。

    或者说只要是娱乐新闻,现在都在提这件事。

    陈立果看着也就看着,内心可以说是毫无波动——如果说语言能把人折磨死,那他大概早就和系统双双殉情了。

    陈立果:“我们和解吧,我觉得统儿你还是挺可爱的。”

    系统:“我可以拒绝么?”

    陈立果说:“我要去看小黄片了。”

    系统:“……哦,我亲爱的朋友,你说什么呢。”

    陈立果闻言突然沉默了三秒,然后对系统说:“我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觉得在看黄片跟和你做朋友之间选择,我想选前者。”

    系统:“???”

    陈立果说:“毕竟我已经有左手和右手两个好朋友了。”

    系统:“…………”他是不是该开发点新功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