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六)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世界上还有比陈立果涂红指甲还辣眼睛的么,有,那就是陈立果一边撸一边涂红指甲。

    系统心中不由的感谢起了最新的屏蔽功能,让他眼前一片马赛克,声音也是一点都听不见。

    被柳莎莎发现自己在撸后,陈立果也不好再继续伤春悲秋,乖乖的关了电视休息去了。

    第二天,继续影之灯的拍摄。

    陈立果对其他的没把握,但是演戏却完全不虚。毕竟其他人是演的,而他却是真真切切的当成为过其他人。

    不过让陈立果十分惊讶的是,谢安河的演技也十分厉害,至少他在入戏之后,除了面容稍微成熟点之外,表现出的气质和一个高中生相差无几——一个人能做到改变自己的气质,这就已经非常逆天了。

    床/戏之后,就是细腻的感情戏。

    陈立果演的尤光就是个豪放派的,先对谢安河演的李莫念产生的兴趣,当然一开始并不是爱情,只是后来这种感情在时间的发酵里产生了别的味道。

    李莫念只想着读书,在接触尤光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世界上还有男人喜欢男人这种事,所以他一开始被吓的不轻。但后来在尤光的软磨硬泡下,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拍摄进行的非常顺利。

    陈立果和谢安河的演技,都让在场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啧啧称奇。导演甚至开始和陈立果约下一部戏,说如果有合适陈立果的角色一定来找他。

    陈立果听了这句话,十分灿烂的笑了,他道:“导演,就算不合适,我也可以演的合适嘛。”

    导演也知道陈立果有说这句话的资本,于是便点头笑着说的确是。

    谢安河最近还在继续追陈立果,只是他没有逼的太紧,所以两人的关系循序渐进的发展着。谢安河也不急切,反而是十分的享受期间过程。他甚至在拍摄期间还送了好几箱指甲油给陈立果。

    柳莎莎抱着指甲油上车的时候,那表情复杂的脸都要扭曲了,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孙青青和谢安河两人坐在床上,互相涂指甲油的场景,那真是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柳莎莎对陈立果说:“我就想找一个特别man的男人。”

    陈立果幽怨的看着她:“莎莎,人家不够man吗,人家可厉害了呢。”

    柳莎莎迷之沉默三秒,然后转移话题问陈立果晚上想吃什么。

    陈立果:“……”你这种态度很容易失去我你造吗?

    陈立果和谢安河这边拍摄进展顺利,杨文娅那头却出了岔子。

    黑暗之桥因为拍摄量非常大,所以在选角完毕后,剧组很快就开拍了。

    这部戏几乎可以说是巨星云集,杨文娅这张生面孔得到了女三的角色,未免让人怀疑她是带资进组。

    陈立果本来以为杨文娅最多在剧组里受些委屈,却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对道具动手脚——拍摄一个月后,杨文娅所在的片场突发意外,她从道具上跌落下来,万幸的是地下有很多箱子,所以只是擦伤,并没有太严重。

    结果时候调查后发现,居然是有人对道具做了手脚。

    这消息爆出来后,黑暗之桥算是真的未播先火,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谋杀演员”的这个话题。

    陈立果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谢安河,问他:“网上那些言论是你的手笔?”

    谢安河说:“怎么说?”

    陈立果说:“这事情不可能自己爆出来吧。”道具被动手脚这种事情,只要不是特别的明显或者出了人命,根本查不出来。而且这部剧的导演又特别的低调,没出片子前连话题都懒得炒。

    谢安河坦然承认:“对啊。”

    陈立果眨眨眼睛,他来找谢安河的时候,谢安河正在看剧本,这会儿和他说话也没把手里的本子放下,陈立果道:“为什么?”

    谢安河这才看了陈立果一眼,他微笑道:“你不是很在乎她么?”

    陈立果被谢安河的这笑容吓到了,脑子里一时间窜出了好几个男人的脸,这些男人的特点就是个个都是变态,只要一笑自己的菊花就要遭殃。

    陈立果尴尬的笑了:“哈、哈、哈,其实人家也没有那么在乎了啦,你这么说人家真是不好意思。”

    谢安河说:“青青,过来。”

    两人本来是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着,谢安河却突然朝着陈立果招了招手。

    陈立果有点莫名其妙,于是便走到了谢安河旁边。

    结果谢安河下一个动作就是拉住陈立果的手臂,将他压在了沙发上。

    陈立果一下子瞪圆了眼睛,这几个月来,谢安河实在是太绅士了,绅士的都让陈立果快要忘记还还在追求自己的事。

    谢安河压住陈立果,脸慢慢靠近,然后两人鼻尖相触摸,他道:“蠢东西,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喜欢你。”

    陈立果感到谢安河气息,脸上还是泛出点红色。

    谢安河说:“我不管,就算你今天不愿意,我也要亲你。”他也是个行动派,说完这句话,立马低下头吻住了陈立果。

    之前在影之灯的剧情里,谢安河和陈立果两人已经接过吻了,只是那么多人看着,剧情又摆在面前,于是这吻完全不含欲/望,就是两个青涩学生亲吻。

    不过这一次,谢安河却不是个青涩的学生。

    陈立果被他吻的七荤八素,眼前全是圈圈。

    谢安河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陈立果的腰线,低低道:“若不是怕你恨我,我真想在这要了你。”

    陈立果心中颤抖的想——不要怜惜我,我还可以承受更多。

    谢安河舔舔嘴唇,甜蜜的笑开了,他说:“或者说……就算我在这里要了你,你也根本不会恨我。”

    孙青青的私生活非常干净,哪里经过这样的撩拨,陈立果睫毛上开始继续雾气,他轻轻的推拒,道:“不要……”

    谢安河看的心中怜惜,可在怜惜的同时,又在灵魂深处生出一种破坏的*。他真想把眼前这个人扒光,看着他哭泣求饶,但即便是这样自己也不会放过他,最后自己会把他操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安河无奈的说:“哎,我忍不住了。”

    陈立果泪眼朦胧的看着谢安河,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原本是来找他说杨文娅的事情,却突然有了这么奇怪的发展。

    此时夏天已过,正值浓秋。

    谢安河认认真真的脱掉了陈立果穿的衣服,然后和他拥抱在一起,他道:“青青,你的皮肤上为什么有牛奶的味道。”

    孙青青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流,其实他也有了反应,只是这反应让他十分的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直到谢安河**他的欲/望,孙青青才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灵肉合一,本该就是幸福的事。

    孙青青挣扎的力度变得更小,他抓着谢安河的头发,哽咽着抽泣。

    谢安河却还在耍流氓,他道:“青青,你的屁/股,好白呀。”

    孙青青说:“谢、谢安河——”

    谢安河说:“嗯,我在。”

    孙青青可怜兮兮的说:“人家,人家好害怕,可以不要么?”

    谢安河说:“不可以哦。”他的声音也是温柔的,和平日里宠着孙青青的那个别无二致,只是动作却十分的果决,在做好准备工作后,就这么进入了孙青青的身体。

    陈立果又有了那种灵魂从*力飘出的错觉,他的眼前全是炸开的烟花,谢安河温柔的让他觉得窒息。

    灵魂离开了他的身体,飘过屋顶,飘向天空。

    最后陈立果是被疼痛唤回神志的,他看向谢安河,才发现谢安河咬住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就是取不下来的那枚。

    “这是什么?”谢安河问他。

    陈立果说:“我不知道……”他的语气有点委屈。

    谢安河说:“谁给你的戒指?”他说着重重的顶撞了一下。

    陈立果浑身一缩,眼泪掉的更加厉害,他道:“不、不知道啦。”

    谢安河说:“真的不知道?”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取不下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谢安河在陈立果的手指上留下了个牙印,他说:“取不下来,就不取了吧。”

    陈立果神情恍惚,也没有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们做了很久,陈立果下午六点多来找谢安河,第二天下午才在谢安河家醒来。

    陈立果睁开眼睛就看到谢安河坐在床边正在看什么,他哑声道:“几点了?”

    谢安河说:“嗯,十六点,你醒了?”

    陈立果的声音还是嘶哑的,他道:“谢安河,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谢安河说:“那尤光和李莫念是对不对?”

    陈立果的眸子颤了颤。

    谢安河说:“你明明对我有感觉。”

    陈立果闻言,似乎有些迷惑,他说:“人家不知道——人家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人家本来是喜欢女孩子的。”

    陈立果这句话也不知道怎么触到了谢安河的笑点,让他低低的笑出了声。

    谢安河说:“没事,亲爱的,我可以为你当女孩子。”

    陈立果听到这话,表情瞬间僵了五秒,谢安河的笑声于是更大了。

    十二个小时后,柳莎莎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被人家吃干抹净了。

    她在家里看到神色恹恹的陈立果时,整个人直接爆炸,她道:“孙青青,我昨天都联系不上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她说完这话,就注意到了陈立果身上不同寻常的变化,表情一下子扭曲了:“你、你们做了?”

    陈立果这才慢慢的点头。

    柳莎莎吸了一口气,她说:“你是自愿的?”

    陈立果沉默片刻:“……一开始不愿意。”

    柳莎莎:“后来觉得挺爽的?”

    陈立果:“……”亲爱的你太直白了。

    柳莎莎说:“给我一根烟。”

    陈立果:“……人家不抽烟的”

    柳莎莎瞪他一眼,然后转身去了卧室,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拿了个大包裹:“没收。”

    陈立果:“……”好心疼。

    柳莎莎抽着烟,眉头就没有松开过。两人沉默了许久,她才来了句:“青青,我觉得是他把你带进沟里了。”

    陈立果露出困惑之色。

    柳莎莎说:“你想想看,他之前不是想追你么?结果后来突然放弃,在你的面前表现的格外绅士,你说,你是不是开始感觉他不是那么糟糕的人?”

    陈立果点点头。

    柳莎莎继续说:“后来他又突然要和你一起演戏,还偏偏是这样的剧本。”她说到这里,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你性子本来就软,又多愁善感的,李莫念和尤光的感情的确感人,可是你不是尤光,他也不是李莫念。”

    陈立果呆呆的说:“那我该怎么办?”

    柳莎莎说:“你喜欢他么?”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抱着一丝丝的幻想。然而在看到陈立果听到她问的问题就垂下头后,她的幻想就被打破了。

    孙青青的性格不适合谈感情,一旦涉及感情这种事,他就会陷的比别人快,伤的比别人重。

    柳莎莎说:“他呢,他给你们之间关系的定义是什么?”

    陈立果满目茫然,他道:“谢安河说他喜欢我。”

    柳莎莎一阵胃疼。

    陈立果:“这、这还不行么?”

    柳莎莎不想再说了,她痛苦的说:“你好好休息,下午我来接你去片场。”

    陈立果满目惶然,他说:“莎莎,我做错了么?”

    柳莎莎走过去,敲了陈立果的脑袋一下,她说:“你没错,别想太多。”

    成功搞基,且没有崩人设,陈立果觉得谢安河仿佛是自己的天使,身后长了翅膀,脑袋上还多了个光圈。

    此时系统的死气沉沉和陈立果的活泼好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立果:“统儿,你咋不说话啦。”

    系统阴沉沉的说:“说什么。”

    陈立果想了想说:“噢,对哦,这个世界我可以搞基噢。”

    系统幽幽的叹了口气。

    陈立果说:“你现在在想什么?”

    系统说:“我在想要不要建议总部把马赛克换成电影。”——一出现马赛克,电影就自动播放。

    陈立果听完后,说了句:“那你有成为电影大师的潜质啊。”

    系统:“……”

    这边陈立果和谢安河关系更近了一步,那边杨文娅的事情也有了结果。

    对她的道具动手的是个曾经和杨文娅一起拍戏的龙套,在看到杨文娅居然能演女三这个角色后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当然,这人最后还是被警察带走了。

    陈立果还是抽了个时间去看了杨文娅。他走进病房就看见小九正在给杨文娅削平果,见到他来了,还叫了声:“清逸。”

    陈立果说:“没事吧?”

    杨文娅受宠若惊的说自己没事,她没想到陈立果居然还会来看自己。

    陈立果点点头:“毕竟是我把你介绍过去的,如果真的出了事,我心里也过不去。”

    杨文娅说:“孙哥你别这么想,都是我不小心,没有再仔细的检查一遍。”这话纯属是强行背黑锅了。她又不是道具组的,怎么可能演戏之前每一样道具都自己检查。

    陈立果说:“好好养伤。”杨文娅之受了些皮外伤,不会影响剧的进度。

    杨文娅点头如捣蒜。

    陈立果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他走后,杨文娅盯着门口看了好久。

    “文娅,你不会喜欢孙哥吧?”小九似笑非笑的问了句。

    杨文娅脸红通通的,她嗫嚅道:“小九你说什么呢……我、我怎么会喜欢他,而且我也不配呀。”

    小九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她道:“别这么说文娅,我相信以你的实力,红不过是时间问题。”

    杨文娅点点头,感谢道:“小九,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小九却没有答话,只是叫杨文娅吃水果。

    陈立果回到剧组后,继续拍摄。

    不得不说,演戏这种事情,一旦入戏了,就特别容易和戏中的角色产生感情。陈立果演完他们分别的一幕后,导演喊了卡他的眼泪也没有停下。

    谢安河见他哭的那么惨,还给他递纸巾。

    陈立果说:“见笑了。”

    谢安河说:“青青。”

    陈立果嗯了声。

    谢安河沉默片刻,道:“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吧?”

    陈立果擦眼泪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扭头避开了谢安河的目光,低低道:“我也不知道。”

    谢安河皱眉,他说:“你都和我做了,就是我的人了。”

    陈立果说:“那陈恒巍呢?他又是你的什么人?”

    谢安河无奈道:“我真的是连碰都没碰过他,我发誓——”他当时追陈恒巍的确是追的厉害,后来发现不对劲后,立马停手了。

    陈立果说:“哼,人家才不信。”

    谢安河说:“青青……”

    两人还没说出个结果,导演就又叫开始了。

    影之灯从夏天拍到了第二年的春天。

    这其间陈立果和谢安河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往里面陷,急的不行,她虽然觉得谢安河是个好男人,可却从来不认为他会和一个明星,特别是和一个男明星在一起。

    然而陈立果却做出了完全符合孙青青人设的举动——一旦恋爱,那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陈立果:“我深爱着他。”

    系统说:“有多爱?”

    陈立果说:“我愿意让他给我涂红指甲?”

    系统:“……”

    陈立果:“脚趾甲也可以让给他涂。”

    系统:“……打个分。”

    陈立果说:“满分多少?”

    系统说:“十分。”

    陈立果说:“我给自己的爱情打十八分。”

    系统:“……”所以,为什么是十八分?

    系统迷之沉默片刻,忽的道:“如果让你选择,可以留在某个世界,你愿意吗?”有爱你的人,你也喜欢他。

    陈立果懒懒的说:“不愿意。”

    系统问他为什么。

    陈立果说:“因为我是陈立果,不是孙青青啊。”再怎么精彩,也是别人的人生。

    系统被如此深沉的陈立果所震撼——如果他的宿主现在不是在一边看里番小黄片一边撸,说这话的可信度大概会上升很多。

    谢安河和陈立果做的并不多,他更喜欢的是两人之间安静相处的模式。然而奈何陈立果脑子里都是些黄暴的东西,就连吃个热狗都能浮想联翩。

    这半年来,他们两个人就做过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的数量,憋的陈立果欲生欲死,甚至开始怀疑谢安河是不是系统派来的间谍。系统则表示,自己选的男人,跪着也要过下去,这个锅他反正是不背。

    春节的时候,剧组放了五天假,连柳莎莎都回老家去了。

    陈立果窝在家里看电视,听到门铃声想起来。他还以为是外卖到了,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了谢安河。

    谢安河头上肩上全是雪花,他对他说:“青青,新年快乐。”

    陈立果看着他的样子,表情有点恍惚。

    谢安河说:“怎么,没反应过来?”

    陈立果说:“你不是回家了么?”

    谢安河说:“嗯,我放心不下你一个人。”

    陈立果垂了眸子,他道:“进来吧。”

    谢安河进屋,脱下外套。

    屋子里很暖和,地上也铺着地毯,陈立果光着脚走在上面,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怎么不穿鞋。”谢安河脱下自己的手套,捧起陈立果的脚——是冰的。

    陈立果看着谢安河,突然问了句:“谢安河,你会结婚么?”

    谢安河闻言动作一顿。

    陈立果说:“你会吗?”

    谢安河抬头,眸子里有些忧郁,他说:“青青,我想和你结婚。”

    陈立果看着他的面容,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